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18

湯。陳小西中意它的物美價廉。

夾起細長、皮薄、柔嫩的鍋貼,朱貝妮狠咬一口:“沒錯兒!”

陳小西還在懷念新上工批門口那激動人心的擁抱,他實在不想,但又不能不,替梁佼說點公道話。

“咳咳,據我說知,他說的都是他親身經曆的。”

朱貝妮陡然抬眼:“你說他說的都是真的?有人24小時用子彈頭監視他?”

陳小西緩緩搖頭,糾正道:“攝像頭!你大概不知道,他的身份十分特殊,是滬上知名大財團的三公子。我想,他未必是被監視,更可能是被保護。他呢,不出意外就是個敗家子。他父親找個由頭假戲真做,教訓教訓他,也實屬情理之中。隻是梁佼養尊處優慣了,猛然遭受變故,難免反應過激,但總得來說,他的話並非無中生有。”

朱貝妮被陳小西“嚴謹”的話繞得有些暈,大意聽出來了,梁佼精神沒問題。朱貝妮低下頭,繼續吃鍋貼。

梁佼的身份,她從許文衡那裏聽到過。今天再聽,已經沒了第一次聽到時的震驚。她隻是情緒有些不可控地低落下去,這麽重要的消息,陳小西居然沒主動跟自己說過!要是她有什麽重大信息,必然會想到分享給他的呀。他到底心裏有沒有自己呢!

陳小西內心歎口氣:果然解除了梁佼的威脅,她就開始冷淡起來!

吃過飯,消食散步。陳小西攬朱貝妮的肩,被朱貝妮毫不猶豫轉動肩膀躲開了。陳小西內心受傷一萬點。

唯有用“尚在試用期,她這種反應也正常”來安慰自己。

於是斂了斂對她柔嫩肌膚的貪戀,隻好一本正經地並排走路。

“你對我最大的不滿意是什麽?”陳小西問朱貝妮。他思路清晰著呢,擒賊先擒王,對症下藥,才是效率之選。

朱貝妮幽幽看他一眼,多少個意思堆在齒間,可就是說不出口。她想問:你愛強強聯手,是不是你在意的是強弱,而不是我本人?我本人要是明年博士生考不上呢?要是將來一直不強呢?是不是你就會無情轉身,惋惜又冷淡地拋下一句:早就告訴你我隻愛強強聯手?

可這樣的話充滿了不自信,傲嬌慣了的朱貝妮覺得說出這樣的話,太掉價!像是在祈求他的愛情,分明是他在追求她!

難道非要她說出口?難道你就不能自省出自己不妥當的地方?朱貝妮看向陳小西的眼神,反反複複都在傳遞這樣的信息。

而陳小西看來,朱貝妮隻是有話要說的樣子。

“說出來。”他鼓勵她。

她張著嘴,內心掙紮:“我——”

“繼續。”他進一步鼓勵她。

“覺得你不上班不好。”

此話一出,倆人皆靜默。

陳小西倒是不意外。他對此早有心理準備。自他去機場接機,因受傷逃家快一周。媽媽打電話給他,他得瑟著說在外陪女朋友玩。他媽媽聽後的第一句話就是:“居然真有人看上不上班的你?”

還記得那時候他一臉耿直:“不上班怎麽了?又不是不掙錢!”

“知道的人會這麽想,不知道的還以為人家姑娘養個小白臉呢。”

“你——”

“可問題是你臉也不白呀。嘖嘖。人家姑娘到底看上你什麽了?”

陳小西在毒舌娘親麵前總是敗得一塌糊塗。他唯有以“我女朋友從衛生間出來了”之名強行掛斷娘親的電話。其實那會兒女朋友朱貝妮早已返滬上班去了。

雖然是娘親的兒子,但是實在無力理解娘親的腦回路。按說他這樣的大齡未嫁男青年,找到了女朋友,做媽媽的第一反應難道不應該是歡呼,慶祝,央求著一睹為快嗎?

拋開對娘親腦回路的反思,陳小西蹙眉思考朱貝妮對自己的“最大意見”。他無比冷靜且清晰地認識到,如果不解決橫亙在他和她之間的這個問題,他倆之間的關係永遠無法再進一步。也罷!

陳小西一往情深地望著朱貝妮,眼中無限不舍。“如果你一定要我去上班,那……我就去上班。”

朱貝妮歪著頭,並無興奮。哎,這個陰差陽錯鬧的。她原本想,如果陳小西反對,她也就意思意思地拉鋸幾回,就當被他說服而妥協呢。

“但是我得聲明,”陳小西義正辭嚴:“上班其實對我沒有任何意義!80% of life is just show up。雖然沒有任何意義,我也願意去浪費點時間,報報道,因為你要我去!”

陳小西說得平淡,朱貝妮聽在耳朵裏,卻不禁為這番話添加不止一個感歎號。原來——她想——原來他也是能說情話的。

朱貝妮臉上熱起來。她的眼睛開始發光,看向陳小西的目光也熱烈起來。她從他的這番話裏,聽出了他對她的愛!

“多久之內找到工作,應該沒要求吧?”陳小西問朱貝妮。

朱貝妮撥浪鼓一樣搖頭。

“知道了。晚上回去我就寫簡曆。”

朱貝妮食指咬在齒間……那個,師父,我還有一個小小的疑問,如果我永遠不能成為強者?

話還沒出口,電光火石間,朱貝妮忽然懂了,緣何自己對這個問題如此執著——這分明是許文衡舍棄自己的原因啊。

許文衡與她相處已久,篤定看透了她,知道生性小富即安的她不可能成為強者,更不可能永遠以強者的姿態與積極進取的他並駕齊驅。所謂非她良配,無非是倆人不適合的委婉表達。當她接收到他的拒絕信息時,下意識中轉化為他不要她是因為她不夠好,所以才傷心,難過,敏感!

啊,原來問題的症結在這裏!

朱貝妮激動起來,呼吸也隨之變得急促。他不肯接受她,那是他的價值觀投射下的選擇,跟她夠不夠好沒有關係!犯不著為此自輕自賤!

擁有神秘力量的下意識一旦用理性之光照射,瞬間變得蒼白脆弱!

“解脫了!”朱貝妮輕輕叫出聲。

陳小西聽得清清楚楚。卻以為她是因為他答應上班而“解脫”。不禁小小心疼一下:原來他讓她默默承受了憂愁。

正文 第221章 吃了有用嗎

a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何美麗背靠陽台,手裏端著新買回來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又一口。

她需要壓壓驚。

本來,她打好腹稿,特意選了周日的午後,跟室友楊薛蟬婉轉透露他將“被離職”的職場命運。沒曾想,竟發展成一場“幹柴烈火”的不能描述。

何美麗啜一口咖啡,整個事情在她腦中回味了好幾個輪回,然而,事情是怎麽開的頭,她仍舊一無所知。

能記得的,隻是她坐在沙發上,大姐大般拍著身旁的座位,對因為吃了韭菜花而非要去洗個澡的楊薛蟬說:來,過來坐。楊薛蟬一臉詫異,不過仍舊一邊撥濕漉漉的頭發,一邊朝她走過來,一屁股坐在她拍的地方。這時候嫌自己的胳膊短,已經沒有用了。何美麗悄悄移開一點。

“薛蟬,”她一向喊他楊薛蟬的,但為了使被談話者放鬆,她有意將稱呼變得輕鬆親昵。

hr培訓中,離職談話要點之一是“選擇最佳的麵談時機”,她所選擇周日的午後就是她心目中的最佳時機,周末過半,不用擔心壞心情糟蹋一個好周末;又在上班前,私人環境和半個緩衝的下午,完美!

明亮的客廳,柔軟的沙發,她有心提前播放的舒緩背景音樂,正迎合要點之二“營造寬鬆的客觀環境”,這一點,也沒錯!

“你認為你的特長是什麽?”何美麗問楊薛蟬。這是技巧性話頭,他無論說出什麽,她都可以歸結到“現在的公司崗位其實並沒有充分發揮你的個人特長”,鋪墊完“公司發展遇到瓶頸,眼看入不敷出”,就可以伺機詢問“可否為更好發展自己,同時也為緩解公司壓力而再謀新職”?何美麗自認為這個思路完全符合離職談話要點之三“充分運用技巧、積極傾聽引導”。

“特長?”楊薛蟬眯起眼睛,意味深長地看一眼近在咫尺的何美麗。“我認為,與其詢問,不如體驗。”

此話一出,畫風突變。

何美麗的記憶從此混亂。

是他先摸了她的腿,還是她預感不妙先起身逃走?不僅這一點沒有記憶,同時也想不起怎麽就跌坐到他懷裏……隻記得他的手,大而有力,按在她腰間,讓她平白生出自己腰身盈盈不足一握的錯覺……再往後……

陽台空無一人,何美麗卻臊紅了臉。

再往後,楊薛蟬讓她認識了什麽叫流氓。他吻她的肚臍,吻到她無力喘息,吻到她幾近顫抖。

何美麗再啜一口咖啡。壓一壓當時猶如狂風巨浪的欲望餘波。

咖啡不是現磨的,也不是衝泡的,而是從瓶裝貝納頌裏倒出來的。自從楊薛蟬無意中為她買過一瓶後,她便欲罷不能。此前覺得奢侈的瓶裝雀巢乃至裝小資的星爸爸,都被她毫不留情棄之腦後。楊薛蟬投其所好,供應不止。

再品一口貝納頌,醇厚濃香,美鬱絲滑。何美麗垂下眼瞼,不自覺將手按在肚臍附近。

“美麗——”楊薛蟬拖著渾厚的男低音,喊她的名字。

僅這聲音,猶如撥弄琴弦的良手,搔得何美麗為之心漏一跳。

“來吃。”說話間楊薛蟬已經朝何美麗走過來。

吃……何美麗紅著臉應聲回頭看楊薛蟬。

裸著的上身,罩在一件連胸圍裙下,肌肉拱起,肌肉彈性觸感可見,微微的汗珠灑了一層,使淡棕色的皮膚更顯誘惑。

何美麗覺得自己一定咽了口口水。

“嚐嚐我做的手扒肉。”

楊薛蟬伸手攬過何美麗的腰,何美麗虎唬下臉,她要跟他撇清關係,本次純屬意外,決無下次。因此分外不留情地掙開。

楊薛蟬哈哈笑了幾聲,抬手朝她臉上捏了一下。

“可惜食材不夠肥美。什麽時候我帶你去內蒙,帶你去吃烤全羊,吃羊背子……”

“我不去!不去!永遠都不去!”何美麗叫起來。

歇斯底裏的樣子,把她自己都嚇一跳。她忽然想起來,這一次,同樣沒有保險措施。萬一,她不敢想下去。前一次冰冷器械在身體內無情探索尋覓的記憶還在以夢魘的形式緊緊纏著她。

“……”楊薛蟬回頭,看著何美麗在他麵前慢慢蹲下去。他嚇壞了。

“好了,好了。不去,我們都不去。”楊薛蟬小跑過去,輕輕拍她後背。

何美麗嚎啕大哭。稍一算日子,她便發起抖來。

不能體會這一切的楊薛蟬還當他隨口而說的“回內蒙”觸動了她的倔強,她是無數次表白過,絕不去內蒙他的故鄉,尤其是他在地圖上幫她指出過家鄉的位置後。

何美麗用哭泣發泄過心中的恐懼後,抹著眼淚站了起來。她一臉漠然,往內室走去。楊薛蟬小心地跟在身後,還以為她要去廚房查看他的拿手菜,沒想到她去了自己的房間,很快又折了出來,手裏多了一個錢包。

“你要出門?”楊薛蟬一邊問,一邊脫圍裙。

何美麗也不理財他,換好鞋子,在楊薛蟬的“等等我”中甩門而出。

小區左拐第二家,是家好德超市。何美麗吃一塹長一智,不能再讓自己被動聽天由命。這一次,她從櫃台旁抽一盒毓停,連眼都沒有眨一下,既不在於售貨員,又不在乎身邊顧客的偷窺與審視的複雜目光,全無上次買試y棒時的羞澀。

換好衣服連階跳著下樓的楊薛蟬衝出樓宇,在小區門口沒刹住腳,與何美麗正撞個正著。拿在何美麗手中的東西被撞在了地上。

眼明手快的楊薛蟬看到,不及何美麗彎身,他先撿了起來。他或許看不懂“毓停”,看不懂“左炔諾孕酮片”,但藥盒上還黑白分明的印著“緊急避孕用”。聯想到午後發生的事情,楊薛蟬瞬間明白何美麗在陽台上為什麽而哭。

楊薛蟬緊緊抱住一臉漠然的何美麗,不顧她的掙紮,死死圈住她。在她耳邊說:“對不起,絕不會有第二次。”

何美麗掙紮無果,索性在他懷裏歇息。

“記住你說過的話。”何美麗臉龐貼在他柔軟的t恤上,近乎自言自語。

“一定。”楊薛蟬話不多,卻鏗鏘有力。

楊薛蟬拉著何美麗的手,帶她上樓。上樓第一件事,先幫她倒了一杯水,臉上帶足了做錯事求懲罰的乖寶寶表情。

他拿起藥片:“這玩意這麽小,吃了有用嗎?”

“閉上你的烏鴉嘴!”

正文 第222章 她想要諒解

a ,最快更新愛情初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