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17

知怎麽就一下子複雜起來,當年一起睡地鋪的兄弟也……”餘總像是忽然想到傷心事,略略停頓之後自己解嘲般笑笑,擺擺手接著說。

“大概我老了,總是忍不住回憶過去美好的日子。發展壯大未必是好事。現在公司像是吃了膨脹藥的大青牛,我已經不能夠很好地駕馭它了,也許它有曆史設定的歸宿。你知道我擔心什麽嗎?”

“您擔心什麽?”朱貝妮聽得入神。

“我擔心的是我的員工。目前最壞的打算是,公司在國際巨頭的壓力下盈利不足於支持開銷,公司被迫轉讓或關門。你曾做過董辦秘書,看過公司的一些內部資料,你肯定知道公司目前不負債經營。

關門清算之後,我拿個幾百上千萬沒有問題吧。我的員工怎麽辦,我的四百多名員工怎麽辦?

你們幾個高學曆的,也沒有什麽可擔心的,也許換個環境你們會發展得更好。一些在這個公司做三個月那個公司做五個月的年輕人,我也不用擔心。

你可知道,我們公司有一批老員工,興許都上過小學,但肯定連初中都沒有畢業,他們一步步跟著公司發展,公司可能給不了他們高工資,但是每個月兩千來塊錢很可能是他們家的生活費和孩子學費。我每次想到他們,就恨自己無能。”餘總言真意切。

“您不必自責。您已經做得很好了。”朱貝妮不安,安慰的話不知怎樣說更有安撫力。

“企業做大之後,對社會的責任就凸顯出來了。說實話,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會考慮控製公司的發展規模。”餘總仍是平穩的語速,不高不低的語調,聲音裏透出安靜和淡定。

朱貝妮不知如何應接,這出乎她的閱曆。隻能淡淡一笑。

小丁是男生宿舍唯一的常駐人口,另外兩張床寢具俱全,是物流司機的休憩點。

查完男生宿舍,餘總隻在女生宿舍門前站了站,看了幾眼近鄰女宿舍門的廚房。笑盈盈地說:“當年我們就在這裏做大鍋飯吃。霍主管做麵條那叫一個拿手。番茄雞蛋小蔥麵,現在想起來我都流口水。”

“看好了?我們回去吧。本來是想安撫一下你的情緒,結果倒是,我難得暢所欲言一回。我要謝謝你。”餘總又哈哈笑起來。這回朱貝妮看得真切,餘總笑裏的調皮意味,源自他笑起來一邊嘴角比另一邊更上翹一些。

“遺憾我無能化解您的擔憂。沒什麽好謝我。”

“有一天你走得更高,比你身邊的人都高,你會知道,能暢快地說回話,也是奢望。”及時感著這樣的慨,餘總仍舊是愉悅的表情。

鎖門,往回走。魔都十月中旬下午四點後的陽光已經失去熱度。一輪明亮的太陽掛在高樓一角,一時間眼睛都要為這光亮所臣服,半閉起來。

“我給你講講霍主管怎麽做的麵吧。”餘總幾乎是咽著口水在講話。

“好。”

“通常江浙人家做麵,麵跟澆頭是分離的。清水煮麵,撈上來配一樣或幾樣澆頭。霍主管不是。他熱鍋冷油炒番茄,把番茄炒化,直接倒水到番茄菜鍋裏。水沸之後把掛麵放進去,一定是細細的龍須麵。兩滾之後,磕雞蛋進去,一人兩枚配額。妙就妙在他用筷子飛快的攪碎雞蛋,再滾一滾,就關火。

雞蛋與麵湯汁融為一體,看不出雞蛋,隻感到濃鬱鮮美,又抗饑餓。再有小蔥,小蔥切成細蔥花,有紅有綠,秀色可餐,肚子裏的老饞蟲都被勾出來了。

再也吃不出當年的感覺。我隻能在想象中回味它了。”餘總講起番茄雞蛋蔥花麵,臉上表情又生動又溫柔。

朱貝妮心中一動——她懂這種感受。

曾經有一位好朋友。她和她是鄰居,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一起穿過菜市場,一起爬過牆,有過甜蜜,有過慪氣,甚至今天發誓要一輩子在一起,轉眼又變成再跟你說話我是小狗……初中畢業後考取不同學校。年少的她們被身邊的熱鬧吸引,並不覺得相伴八年的友誼有什麽了不起。

直到以後再也遇不到可以讓自己放肆喜怒哀樂的人,才想起珍惜。

輾轉聯係上當年的老友,中斷的六年,到底留下了生疏的痕跡。她們無疑仍舊愛著對方,甚至比當初更珍惜。可是,再也回不到那種心無負擔地表露喜怒哀樂的過去。

那段親密無間的日子,從此隻能獨自懷念。

錯過了,就是永遠。

回到采購部工作的地方,正是忙碌的時候。朱貝妮有了昨天的經驗,便幫忙接電話記錄采購需求。

餘總站在空地不動聲色打量幾眼打電話的梁佼。等忙碌過後,餘總輕鬆隨意地跟梁佼搭訕:“你好像不住宿舍。上班路上遠嗎?”

“遠。”

“哦,你住哪裏?”

“哪裏你都認識嗎?”梁佼斜著眼,沒好氣地說。朱貝妮忍不住在桌子下用腳踢他,好提醒他友善些。眼前這位可是大老板!

梁佼吃痛,狠狠瞪一眼朱貝妮。他知道她的意思,可憑什麽!每天峰值過後他都累覺不愛。管天管地還要管他情緒嗎?

“說說看。我還真覺得腦子裏有張上海地圖。當年我也是從銷售做起來的。”餘總來了興致。

梁佼陰惻惻看他一眼,嘴角冷笑,惜字如金:“西木小區。”

餘總45度朝天,想了沒多久,就伶俐答道:“徐匯區!北臨斜土路,東抵小木橋路,南臨零陵路,西邊……我有點想不起來了。”

梁佼早已正襟危坐,目瞪口呆:“你,你……”

餘總特別開心,一臉滿足,拍拍梁佼的肩膀,信步閑庭,往耗材館去了。

正文 第219章 遭遇臆想症

a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餘總走到一半,遇到從耗材館過來的霍主管。

霍主管從屁股口袋裏摸出一張簡曆:“餘總,這是你要的梁佼個人簡曆。”

餘總蔚然一笑:“不用了。”

“怎麽,你已經摸過他的底?”霍主管一臉好奇。

餘總笑而不答,拍拍霍主管的肩膀,繼續往前走,慢吞吞拋下一句話:“多關照一下朱貝妮。”

霍主管一時有些不明白,餘總話裏的“關照”是什麽意思。身在總部的總經理經常電話給各分公司經理“關照”某員工,不久就把某員工“關照”走了。

霍主管小跑到文具館,看完朱貝妮看梁佼。莫說敏感的朱貝妮,連梁佼都察覺了異樣。小丁和霍主管驗貨的時候,朱貝妮偷偷拉梁佼到一樓某處已關門的館前。

“你有沒有覺得今天的霍主管不對勁?”朱貝妮問梁佼。

“不對勁的恐怕是新來的餘總。”回過味兒的梁佼冷笑一聲。他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這是一個讓他倍感心寒的答案,以至於現在他連偽裝的心情都沒有。

“怎麽?”朱貝妮一頭霧水。查內務時餘總談笑風生的模樣還栩栩如生,她對他既佩服又感動,深以為創業者(餘總)與職業經理人(總經理)果然不一樣。欽慕之下,怎麽也轉過不過腦子發現他“不對勁”的地方。

“你們是要逼死我嗎?”梁佼恨恨地咬牙切齒。臉色陰冷,手越攥越緊,恨到極處,一拳打在牆壁上。

朱貝妮更詫異了,“逼死”二字都出現了,“你們”又指誰?

“嗚嗷~疼死我。”梁佼舉著威武擂牆的手直跳腳。

“你到底在說什麽?急死我。”朱貝妮氣呼呼嘀咕,周圍人來人往,又不敢聲張。

“跟你沒有關係。是我。”梁佼吸口氣,索性一吐為快:“我做了讓家人蒙羞的事,他們把我趕出家門不算,還對我趕盡殺絕。不是今天餘總問我,我還不確定。他們動手腳,先是假裝我自己提離職,等不及了,又找人暗示我別他媽每天奔波費勁了。他們,這是要逼死我啊。”說到最後,梁佼痛苦地用手捂上臉。

一隻手上拳頭握起時骨節突出的地方,已鮮血淋漓。

“你不是親生的?”朱貝妮靈光一現,頓生憐憫。這種事,雖然不常見,但還是有的。前不久就有相關新聞,一位狠心的後媽為了再生自己的二胎,將年幼的繼子狠心推下樓,活活摔死。

“你才不是親生的!”梁佼俊眉倒立,怒不可揭。侮辱誰也不能侮辱他的母親!

憐憫心消散。朱貝妮抱臂後退一步,看梁佼的眼神充滿戒備。

“臆想症?”朱貝妮自言自語。

“你才精神病!”

朱貝妮再往後退一步,看向梁佼的眼神已是滿滿的惋惜。捎帶著,連小安都同情上了。

梁佼冷不丁往前躥一步,鉗住朱貝妮的手腕,拉她逼近自己的臉:“你不相信我說的話?你竟然不相信我說的話?”

朱貝妮臉唰地白了,她腦中一閃而過各種電影裏的瘋狂殺人魔,這些惡魔形象與眼前這位帥哥相疊加,急中生智,反而使她瞬間冷靜下來。

“我願意相信,你倒是說說,他們有多神通廣大?”朱貝妮急中生出來的“智”,就是順毛捋。

梁佼眼睛望向虛空:“不是我嚇你。他們可以360度無死角,24小時不間斷地監視你,不管你跑到哪裏,不管你自認為多保險,他們都能找到你。今天他們手中拿的是攝像頭,我敢保證,要是需要,隨時可以換成子彈頭。”梁佼說這些時,腦海裏回放著從父親手中接過的牛皮紙袋裏看過的一張照片。

朱貝妮試圖抽出自己的手。

“噓!”梁佼安撫掙紮的朱貝妮,湊得太近,眼中紅血絲,絲絲可見。“我會保護你。”

朱貝妮這會兒真的害怕了。她已確認,梁佼絕對不正常!

“對!你要保護我,我是無辜路人甲。帶我回辦公室!”

“好!”梁佼滿身義氣,罷,他們既然不要他,他就要多發展草根朋友。多條朋友多條路,從此以後要與人為善!

“切記,遠離餘總;現在,也要遠離霍主管。他們都是一夥的。”

朱貝妮瑟瑟發抖。梁佼總也不肯鬆開她的手,腎上腺飆升而手足無措,度秒如年,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思念陳小西!

梁佼帶朱貝妮進文具館前才鬆手,小丁和霍主管恰好點完貨。大家齊動手以分公司為單位打包,貼牌。整個過程,朱貝妮因為心神不寧而一句話也沒有講,細嫩的手上力氣有限,膠帶都纏不緊。小丁一雙大眼睛掃了一遍又一遍,忽然說:“朱貝妮姐,我來吧。”

朱貝妮姐?

朱貝妮眨巴著眼睛,算是反應過來小丁是在跟自己說話。

“哦。”她拘謹地起身靠牆站。不敢看梁佼,不敢看霍主管,簡直無處可安放目光……

--

陳小西從公交車上跳下車,饒有興致地沿蘇州河往上工批新址走。如今蘇州河水清澈碧綠,早已不是老上海人印象中的臭水浜。

垂柳如絲,隨風飄蕩。陳小西輕鬆的心情,猶如柳絲。

那天跟朱貝妮在電話裏坦誠溝通後,他終於如願獲得每日覲見權。

掐準了她下班的時間,他早十分鍾到場。鬧鍾定起來,2048的遊戲玩起來。

鬧鍾響的時候,陳小西關了遊戲,收了手機,盯著上工批的門口。嘴角早已不覺浮出笑意。

陳小西看到朱貝妮從大門內小跑著出來。她總是這樣,時不時雀躍,越接觸越覺得她心性像個孩子。

陳小西原地等她,等她跑近,等她咭咭呱呱講一天的見聞。不提防,朱貝妮陡然張開雙臂吊在他脖子上。他本能抽出手,順勢圈住她,心裏又驚又喜。怎能不驚喜,多少次他試圖碰觸她,都被她輕巧躲過!

“好怕!好怕!”朱貝妮踮著腳尖勾陳小西的脖子,越勾越緊,不肯鬆手。彎著腰的陳小西悄悄用力,將朱貝妮原地抱起。

“有人!”驚覺雙腳離地,想到周圍全是人,而同事們又都在身後,朱貝妮像蟲蛹一樣扭來扭去,從陳小西懷裏掙脫。

“怕什麽?”陳小西問她。

朱貝妮一歪頭,好巧不巧,正好看到梁佼陰鬱著一張臉,眉頭緊蹙地掃她一眼。朱貝妮一哆嗦,轉身就抱緊了陳小西,管它人多不人多,同事不同事,再不肯撒開手。

正文 第220章 意外解脫了

a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所以,”陳小西為朱貝妮夾一隻鍋貼,“你認為同事梁佼精神有問題?”聽完朱貝妮心有餘悸的講述,陳小西憋住笑,問道。

白玉廣場的四海遊龍台灣簡餐店內,陳小西和朱貝妮麵對麵坐著。餐桌上,原味鍋貼、酸辣湯、士林鹽酥雞、半筋半肉牛肉麵占去半張桌麵。朱貝妮尤愛他家的鍋貼和酸辣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