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14

忽然心生憐香惜玉之感。剛才雖然沒有說一句有違真心的話,畢竟人艱不拆,胸小也不是她願意的嘛。

“別求了。辦不到。沒那閑功夫。有閑功夫也沒興趣。要勸你自個兒去勸!”

土思源一張口,朱弘就猜出他是想借自己的口勸薇薇安斷了不該有的念頭。他可是愛情大師!

白裝孫子了!土思源手指朱弘,“你你你”你不出個所以然來!

樂隊休息時間到,土思源無奈上台。

朱弘暗中“籲”了一口氣,雖然明著拒絕了土思源,他暗中決定還是找機會在薇薇安麵前“訴訴對阿影的衷腸”,好讓薇薇安理清立場。

說曹操,曹操到。剛想到阿影,阿影就從吧台後的辦公室裏出來了。

阿影微微紅著眼,舉手投足間有一種茫然。她對眼前的熱鬧略略怔了怔,出於朱弘意料,她沒有走進熱鬧,而是折身出了酒吧。

“哎,哎——”看她光著兩隻手要出門,朱弘才覺出不對勁。離身去追,恰逢美女到吧台要酒。是個中美混血兒,生得纖細豐滿,好像二次元裏走出來。朱弘與她互撩已久,曖昧變“明寐”的關鍵期,朱弘權衡間,慢了一步。

等他終於衝出酒吧門時,門口路上寂靜清冷,早已沒了阿影的身影。隻有三兩個歸家的年輕人,踉蹌著明顯喝多的腳步,歪歪斜斜在趕路。

朱弘的一顆心,頓時碎成兩半。他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阿影要有個三長兩短,他找陳小西拚命!

朱弘挑頭回酒吧,衝衝撞撞,腳不點地,飛也似的撲進陳小西的辦公室。他手指陳小西,胸口起伏,一時濃重情義激蕩非常,竟說不出話來。

“進門之前先敲門。我需要說第二遍嗎?”

朱弘終於淤氣得解:“你對阿影說了什麽?”

“我能說什麽?直陳事實而已。”

“什麽事實?”

陳小西瞥一眼朱弘,懶得再說話的樣子:“你不是號稱愛情大師嗎?一個熱戀中的人,還能有什麽事實!”

“你又一次拒絕了阿影!你個混蛋——”朱弘咬牙切齒,瘋了一樣低吼。衝動像行將漫堤的錢塘江魔鬼潮,朱弘一想到阿影茫然走出的模樣,不禁攥緊拳頭。

“難道你希望我模棱兩可,給她虛假的幻想,讓她在不可能的路上越走越遠?”陳小西回頭,目光犀利。看得朱弘一凜。

朱弘像鬥敗了的小公雞,垂著頭往外走。走了兩步,又停下來:“她剛才出門,空著手,什麽都沒有帶。”

“她帶著電話。鑒於我對她一貫疏離,對於結果,她沒你想得那麽不能承受。”

朱弘頭低得更很了。走了兩步,又退回來,仍舊是用後背對著陳小西的後背:“可我不明白,你為什麽寧肯失戀,也不肯跟阿影試一試?”

“你說得對!不試是因為結婚、離婚太麻煩。”

“可你不試,怎麽知道不合適?”

“沙盤上都推演不成功,你指望我去撞大運嗎?”

朱弘猛然回身:“你就是太理智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找個什麽樣的人結婚!”

“你不是看到了嗎?”

“朱貝妮?你們不是分手了嗎?”

“誰說我們分手了?”

朱弘目瞪口呆。他更不能理解了,為什麽熱戀的人不去卿卿我我,而是一臉平靜呆在辦公室對著電腦看數據!

陳小西不管朱弘,仍舊鎮定自若地完善自己的數據庫。“貝基金”將基於他已有的股市經驗,50%的份額擬分配在銀行股的購買上。

做股票的人都知道,絕大多數散戶是不碰銀行股的。在他們的概念中,銀行股盤子大,漲幅慢,握在手裏半天不動,沒意思。

陳小西不這麽看,他認為銀行股盤子大,跌得少,握在手裏抗跌,保值放心。且銀行股紅利發得多,即使一年不漲,僅紅利也有6%左右的均值。何況銀行股並非不漲。2015年,銀行股股值普遍翻了個倍。2017年,銀行股再次成為股市上升勢頭中的中流砥柱。

絕大多數散戶不買銀行股,絕不意味著銀行股不值得買。

畢竟絕大多數散戶在股市裏是賠錢的。

陳小西在完善的,是作戰細則。他在細分資金,首批投入多少,才能保證連跌的情況下有充足的資金繼續購買。如果投入後隻漲不跌,以他的保守性格,隻好等下一個波穀到來再入市。

寧肯少賺,他絕不拿真金白銀冒險。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朱弘盯著陳小西的背影,他嚐試各種努力,仍舊不能理解眼前的人,最後不得已自己搖著頭離開。

朱弘走向前台,中美混血兒手中的“憂傷星期三”整好剩最後一口。她仰脖喝下最後一口,眸光始終盯著朱弘,柔柔媚媚。要是擱往常,朱弘應該一邊調酒,一邊半眯著眼,好讓目光更深邃犀利,直直迎上她柔媚的眼神兒。

可今天,千頭萬緒,讓朱弘提不起心勁應戰。他有些沮喪,又說不出沮喪到底因何而起。

看到朱弘如此,混血兒最後一口酒喝嗆了。

“咳咳,excuse me,擬突然不西歡握了嗎?”混血兒的中文帶著歪國人特有的抑揚頓挫。

跌坐在凳子上的朱弘聞言抬起頭,他一臉懈怠,兩眼迷茫,明黃的射燈從頭頂打下來,肌膚微微泛光,潤潤紅唇微啟,想個無助的孩子。

正文 第213章 無眠的夜晚

a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這是朱弘第一次,半路出逃。

阿影曾說,bunny酒吧是她的愛好,是她的夢想,是她的孩子。朱弘說不出如此煽情的話,但他一直用行動表達著他對bunny酒吧的珍重和深愛。

他第一個來,最後一個走,有時愛得太深,甚至舍不得走。

他親手擦拭每一個酒杯,他熟念每一瓶藏酒,他熱愛每一寸裝潢,愛屋及烏,他對每一位顧客都笑得真誠燦爛。

今晚,明知酒吧砥柱阿影出走,陳小西對酒吧而言名存實亡,他還是半路出逃了。並非混血兒魅力難擋,實在是,他需要一個發泄口。

他不知道他的沮喪從何而來,卻憑著本能,知道如何能擺脫沮喪。

當他迷茫地抬起頭,看見混血兒胸前兩朵飽滿柔軟的雲朵時,他越發確認了本能反應將是行之有效的。

他站起身,同樣靠近吧台,額頭抵著混血兒的額頭。

混血兒喜歡這樣的浪漫,勝過直接當眾擁吻。

“follow me。”混血兒耳語。

於是,朱弘就這樣第一次半路出逃了。

混血兒的家是位於靜安區一幢老式別墅的閣樓。

朱弘匆匆一眼,看到牆——如果曾經有的話——被敲掉,所有的房間打通,整個閣樓視線無遮擋,僅靠家具劃為幾個生活區。靠南窗,是一張大床。靠西窗,是一隻獨立式浴缸。靠東窗,擺著一張書桌。目光剛收攏準備看房間居中的布置,混血兒就貼了上來。

朱弘拿出“朱氏深吻”的看家本領,想讓混血兒更燃,從而讓自己忘卻那令他痛側心扉的沮喪……

次日。

明亮的陽光從窗戶照到床上。

阿影身無他物,輪廓優美的背部起伏在柔軟的床上。

被朱弘稱之為“瘦胖子”的男人端了一把椅子,敞著浴袍坐在床前,喝著現磨咖啡,目不錯睛地細細打量床上的人兒。

良多感慨。

無疑,他在戀愛。

體重證明了一切。當他心中無愛時,就會用食物填補空虛感。當他遇到令他怦然心動的女人時,相思會轉移他對食物的興趣。他從不主動減肥,但他樂於見到自己瘦身。

上一個女孩柳欣恃寵胡鬧,被他冷靜打發。他空窗了一段時間。

其實他認識阿影,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匆匆轉學到她的學校,半年後又匆匆離開。一晃數年,他從未想起過她。直到一次行業大佬會上,阿影出現在會場,顯然是某位老板拉來充門麵的。

他也隻是一瞥,微微覺得似曾相識。仍舊是過眼就忘。

巧的是,很快,他們又遇上了。在一位朋友的兒子的婚禮上。她與一位頗為冷峻的年輕人一同出場。她無疑是愛得多的那一位,年輕人冷峻淡漠的表情,忽然就刺激了他。第一次,他主動去結識一位陌生的小姐。

她毫不領情。卻令他心中一動。但也僅此而已。

打發了小女孩柳欣,他偶爾想起過她。

能幹的部下隨即打探出她開的酒吧。他去,恰逢一場音樂會,看她忙得投入,他又不愛那種擁擠不堪的場麵,就撤了。從此,那嬌小的,頑強的,沉醉的忙碌身影,在他心中落下了根。

他誌在必得地去求愛,卻遭受毫不留情的嚴辭拒絕。

他甚至有意露富,拿出運通百夫長黑金卡。

可是都沒有用,她軟硬不吃,認準有錢人的情感不能指望,而她,隻要過細水長流的尋常生活。

他淡然一笑。他本懷疑,是那冷峻淡漠的年輕人的緣故,後來發現,那年輕人另有所愛。因此也省得他費周章。可她仍是不肯接納他。

算起來,他已經瘦了十斤,豐腴感盡消,隱藏在脂肪下的肌肉露出剛性的氣息。她仍是既不客氣又淡漠,絲毫沒有接受他的跡象。

他不打算用強。一隻貓和一隻嬌小無害的小耗子。他愛這種看似自由的局麵。除非有一天他耐心用光。

那天他看得出她去辦公室找別的男人。他忽然有些動怒。被說“強扭”,忽然就想真的露出點“強”來。隻是從此撕破臉皮,難免有些遺憾。他淡然一笑,飄然離開。

車行至家門口,他忽然又著人調頭,再奔bunny酒吧來。陰差陽錯,在酒吧門口看到垂手張望的她。

那一刻,真的有些驚喜。好多年,沒有驚喜的感覺了。

他開門,她上車。

一路無語,不需要言語。他深信,他和她心靈相通。不然,怎麽解釋說一不二的他忽然調頭?又怎麽解釋不早不晚,偏偏遇到?

她的頭埋在他胸前,他把她橫抱下車,直至臥室。她一呼一吸,在臂彎裏癢癢的,讓他的心,也癢癢的。

他想起他的第一次,帶著感激,帶著崇敬完成的第一次。

月光照進來。阿影閉著眼。第一次時,那女孩也像她這樣閉著眼,緊張使她微微發顫。

一碰即潰。

因為是不成功的第一次,少年時的他很生氣。不能將怒火發在自己身上,他便遷怒給那個女孩。他狠著心,冷著麵,對父親說,他餘生再也不要看到那個女孩。

他果然再也沒有見到過那個女孩。無人可傾訴,事後他是多麽懊悔。那個羞澀的,嬌小的,又高傲的同桌,上課時偷偷跟他牽手,親吻她耳垂時咬唇不吭聲的同桌。他的初戀,他的天堂,也是他墮落的起點。

十五年過去了。江山迭代,他坐上了父親的位置。黑暗血腥的經曆磨硬了他曾經敏感柔軟的心。身經百戰,戰無不勝使他終於能接受失敗的第一次。他非少年時,早已與不堪握手言和,也習慣了憑喜好而置人死地的自己。

靜水深流。他舍棄了自己精良高貴的鶴舞人間私人俱樂部,開始習慣去一家名不見經傳的酒吧消磨時光。直到他發現,自己對她表現出了出人意料的耐心。他粲然一笑,知道自己又戀愛了。

無論你能或不能想象,事實都不會改變——越是權高位重的人,越難有機會戀愛。

女人易求,戀愛難得。

他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向她透露他的身份,他想像普通男人一樣,體驗她在他麵前無壓力的各種任性。有時候他忍不住想,如果他不是他父親的兒子,第一次的女孩勢必還在,他也會像大部分男人一樣,既甜蜜又苦惱,熱熱鬧鬧,安安全全過一生吧。

正文 第214章 晨間酒吧見

a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瘦胖子啜一口咖啡,任絲滑醇香淌過舌尖,卻全然不在意。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俯臥在床的阿影身上。阿影頭側向他,濃密的睫毛微動,似乎在做夢。

他已經準備好微笑,等她醒來。

這時,門外突然想起踩步上樓梯的聲音,聲音有些遠,卻夠急。他怒從中來,誰這麽沒眼色,膽敢在這樣的清晨相擾!

劍眉冷壓,他目光斜斜地望向門口。當來人出現在門口時,他忍不住腦中嗡地一聲響。他把手指豎在唇間,示意來人勿出聲。他則快步走了出去。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