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1

,甚至連充電器,夜裏都要拔掉。要全然的黑,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在那樣的黑夜裏,他才能安然入睡。

重重疊疊的各種燈光中,困乏飽足的朱貝妮漸漸睡去。

陳小西躺在地上,閉上眼也不能阻擋亮光。索性睜開眼,起身去拿起朱貝妮放在書桌上的書,強迫自己逐字逐句看起來……

正文 第十三章 喚醒的期待

次日早晨,在鬧鍾聲中,朱貝妮睡眼惺忪醒過來。她翻個身,看見地鋪上空蕩蕩,側耳傾聽,洗手間了無聲音。陳小西去哪裏了?她猛然坐起來。

坐起來才發現,陳小西背靠著床正在讀書。

聽到聲音,陳小西回過頭看,正好看到擁著被子坐起來的朱貝妮。

“你已經醒了?”朱貝妮問他。

“嗯。”

“是不是沒睡好?”朱貝妮問道。陳小西看上去有些疲憊。

“還好。”

“你看的是我的書嗎?”

“是。”

“好看嗎?”

“好幼稚。竟然是本童書。”陳小西起身,把書放書桌,舉著胳膊對朱貝妮無奈一笑:“還得麻煩你幫我綁一下保護層。”他需要一個冷水澡洗去一夜不眠的困倦。

朱貝妮下床找垃圾袋。第二次比第一次效率高多了。綁好垃圾袋站床尾幫陳小西拉掉t恤。陳小西拿著脫下的t恤頭也不回地去了洗手間。

朱貝妮把目光落在了那本《13隻鍾》上。哼!幼稚嗎?堪比王爾德好吧?

朱貝妮一時心起,躡手躡腳下床,躺在了陳小西昨晚的被窩裏感受了一下。“沒有不舒服嘛。”她自言自語。偷偷體驗之後,心裏的負疚感一掃而光。

等陳小西從洗手間出來,朱貝妮仔細再看:挺精神的,像以往一樣帥得直發光!一顆心牢牢放在肚子裏。想來是自己剛剛起床,眼神不濟,看錯了。

朱貝妮洗漱出來,陳小西些許歉意地說:“你的包包要10點以後才能送到。看來你得空著手去上班了。”

“跟昨天的遭遇比,這都不算事兒。”朱貝妮灑脫一笑。

兩個人酒店吃過早餐,朱貝妮塑料袋裏裝著錢包和手機,直接叫車去了分公司。按照計劃,陳小西一直等到包和衣服都送回,中午結賬退房,下午在酒店大堂等朱貝妮下班。兩個人一起乘傍晚的火車回上海。

“你還以為找昨天的相親對象,再了解了解。”朱貝妮跟陳小西出主意,成功贏得陳小西爆栗一枚。

拎著塑料袋的朱貝妮重新出現在小王麵前時,小王滴溜溜地眼睛上下打量,噗嗤笑出聲:“要不是昨天見過你,你穿成這樣,我準以為是個高中生呢。”

朱貝妮扯扯身上的“潮牌”裙子,嗬嗬跟著笑。

按照規定,今天朱貝妮不需要人陪,隻獨自、隨機到處看即可。昨天看的是記錄,今天看的是執行。

朱貝妮東轉轉,西轉轉。看別人工作,時間過得總是比自己工作要快。很快半天過去。跟大夥兒一起吃工作盒飯午餐時,朱貝妮的手機響了。是陳小西。

“我想,要不要我們晚走一天?既然已經到無錫了,去看看太湖,如何?”電話裏,陳小西說得悠閑篤定。

“那豈不是還要住——”“住一晚”三個字,礙於同事在場,怎麽也說不出口。好在陳小西能意會。

“所以退房前,我打電話跟你申請呀。”

“額。”朱貝妮猶豫。她倒是想看太湖的。縹緲太湖,她還從未見過。觀賞太湖絕佳處的黿頭渚盛名在外,她在眼前,錯過也的確可惜。但一想到昨晚令人臉紅又驚心的“同居一室”,朱貝妮又不禁猶豫。

“今晚你可以住分公司宿舍。”體察到朱貝妮的猶豫,陳小西建議道。

“好。”朱貝妮頓時滿臉笑容溢出來。太好了,自己沒看錯,陳小西的確有正人君子的風範呢。朱貝妮心中,對陳小西又平添許多好感。

電話那頭的陳小西,更是笑容綻放:今晚好覺有著落了。

督查接近尾聲的時候,朱貝妮找周本舟經理反饋了自己的看法。“完美無缺。隻一點——員工騎電瓶車或摩托車外出時,有些人並沒有依照公司規定戴頭盔。”

“天——太——熱——啦。”周經理拖著音,笑嘻嘻地辯解道。

朱貝妮不再說什麽。

快下班的時候,小王拉住朱貝妮不放:“今天一天你話都沒說超十句!我真的好喜歡你!昨天你拒絕了周,今天不能拒絕我。就我們倆!我們倆姐妹吃個便飯。好不好?”小王央求朱貝妮,不帶發嗲,卻頗動人心魄。

朱貝妮正欲拒絕,小王又說:“不能搖頭,也不能說‘不’,隻能二選一。要麽說‘好’,要麽點頭。”

“求人還這麽霸道。”朱貝妮笑。

“難得還能遇到讓我願意求的人。”小王接。

“好。我的榮幸。”見小王實在不是客套,朱貝妮隻好答應。同時不忘告知陳小西。陳小西很回消息:“恩準!明早見!”

還以為小王要迂回誇獎分公司,打探一二總部消息,沒想到小王幹幹淨淨,點滴未沾任何公司的話題。兩個人就是單單純純吃了一頓飯,逛了一通街,滿大街亂指了一通美女、帥哥。

“昨天我在xx街上被人搶了。所以今天隻有塑料袋可拎了。”朱貝妮忽然想起自己昨日的遭遇。

“怎麽沒有打電話給周!他絕對分分鍾幫你搞定!你知道嗎?小偷也分地盤的。而且,小偷也需要做賬、買賬本。”

“當時正好有個朋友在,幫我把包追回來了。隻是髒了,要拿去清洗。”

“要是我在,我也會舍命幫你追包啊。”小王萬分流暢地說,臉上、語氣全是正色。聽得朱貝妮一振。

“真的假的?”朱貝妮笑著問。

“真的!我要是在你身旁,肯定會這麽想,這個小姑娘嬌滴滴的,柔柔弱弱的,我不幫她她怎麽能行!心中豪情一起,隻好舍命追包了。”

“我才沒有那麽柔弱呢。”朱貝妮推著小王笑。

“有可以欺騙人的外表就是王道!誰管你是真的還是裝的呢。”小王眯著眼睛笑。

朱貝妮將信將疑。見朱貝妮沒有回應,小王把頭貼過來,湊到朱貝妮耳邊:“就說我吧。治理一個無錫分公司,不要太小菜一碟哦。我一直在想,假如我擼起袖子大幹一場,會是什麽樣呢?說不定把整個公司的總部從上海搬到無錫也是可能的。妻貴夫榮。我把時間精力都給了所謂的事業,早早晚晚,老公也會把他的小蝌蚪給了別的姑娘——我其實也不介意他送小蝌蚪給別的女人啦,我隻是遺憾,從此心生嫌隙,我不再愛他,他不再愛我——金錢易得,愛情難求啊。”

朱貝妮詫異地看小王。一麵之緣的小王說的可是純體己話啊。

小王調皮一笑:“我現在是被愛情罩住了。什麽時候周要是背叛我,商界就會橫空出世一個女強人!”

朱貝妮認同不已,又頗疑惑地問:“愛情的魅力就那麽大嗎?”

“你沒有感受過嗎?”小王反問。

“說起來也不知道算不算是遺憾。大學四年我沒有正經談過戀愛,讀研究生的時候走了另外一個極端,很匆忙就開始了一場戀愛,不溫不火,最後不了了之。現在嘛,剛工作,千頭萬緒事情很多……”

朱貝妮還沒講完,小王已經忍不住驚呼:“不敢想象!你居然沒有主動愛過!遺憾!太遺憾了!”

“主動愛?”朱貝妮更疑惑了。

“對!主動去愛,而不是被愛,這個更珍貴。不要隨便談戀愛,不心動的愛情是累贅,是負擔。早晚有一天,你會體會到去愛的奇妙滋味。那種一個眼神就足以震撼整個靈魂,一個名字就足以改變心情的美妙愛情,會讓你覺得活著是如此美好!真的是棒極了!”小王說得自己激動起來。

朱貝妮對怦然心動的愛情之期待被小王迅速點燃。她滿懷羨慕地看著擁有心動愛情的小王,暗自遺憾自己活到二十幾,竟然不曾體會過小王說的如童話般美好動人的愛情。

“你跟周之間,誰愛得多一點,誰被愛多一點呢?”

“傻瓜!隻有愛了,才會感動於被愛。”小王蔥白玉指,輕巧地戳朱貝妮的額頭。朱貝妮癡癡傻笑:原來被戳額頭是這種滋味。

“敞開懷抱,毫不戒備,把最柔軟、最容易受傷的地方袒露給他。你會敏感得無以複加,也會幸福得無以複加。相愛的人,對擁抱的感受,對親吻的感受,都會更加敏銳、深刻。更不要說對*的感受了。”談起愛情,小王滔滔不絕。各種愛的言論,在朱貝妮聽來都頗為新鮮。聽完一不留神想到了自己曾經擁有的一段愛情:自認為研究生時期的愛情不溫不火,不知對方會是什麽感覺。“說不定返校時會遇到,要不要到時候眼睛一閉隻管張口去問?”想著想著,自己先笑了。

“你是不是想起誰了?”小王盯著朱貝妮的笑臉。

“不是想起誰,而是想起一件好玩的事。”朱貝妮更正。

這樣說說笑笑,時間倏忽已經到了晚上九、十點。想著明天還要遊太湖,小王堅持送朱貝妮回公司宿舍。招搖的粉色迷你庫珀很拉風,常有旁邊的司機搖下車窗看過來。

跟小王道別的時候,朱貝妮發現自己如同小王所說,對小王也是“我真的好喜歡你”。高高興興分開,拿手機看大門密碼的時候,才發現有三個未接電話。打開一看,竟然來自三個不同的人,分別是陳小西、許文衡和楊青青。

一時想不明白,許文衡和楊青青呼叫她做什麽?又為什麽在同一個晚上想要聯係她?莫非是大學群裏發生了什麽特別的事情?可是今晚的大學群分明靜悄悄。百思不得其解,朱貝妮隻馬上回撥了其中一個。

“喂。我打電話給你,是想問你宿舍地址。準備給你送幹洗過的衣服。”陳小西接通電話,悠然說道。明明是討好般的送衣服,卻被他說得好像正常就應該如此。

聞言朱貝妮心中一片清涼。這個已顯燥熱的初夏,跑一天身上細汗無數,衣服果然是微微潮濕的。陳小西竟然想到了換洗衣服。聽說南方的男人心思細致,果然如此啊。

朱貝妮樂滋滋報上地址,索性不上樓,轉身往小區門口走。在小區門口等陳小西。

要等陳小西而人未到的時候,朱貝妮閑來無事,撥通楊青青的電話。

“你還好吧?”楊青青劈頭蓋臉問過來。

“怎麽了?”朱貝妮疑惑地問。

“你,你不是暈血了嗎?”楊青青收斂一下自己的急切。

“哦。你是說暈血呀。過一會兒就好了。”

“打你電話也不接,發你消息也不回。還當你怎麽了呢。”楊青青不無埋怨道。

“沒有看到你後來發的消息呀。”昨天陳小西洗澡時,朱貝妮閑來無事,是告訴了楊青青遭劫、暈血的事情。自上次陪過楊青青一晚,楊青青大概心有所感激,總是隔三差五主動找朱貝妮聊天。記得那時候楊青青聽說了她包被搶,人暈血,好似在聽故事,並沒有特別著急。為了確認是否遺漏消息,朱貝妮放了免提,重新找到消息頁麵。“的確沒有收到後來的消息呢。”朱貝妮道。

楊青青頓時語塞,搪塞起來,語焉不詳地說也許自己太著急了,隻顧得在意念中詢問,卻忘了實際上並沒有發消息給朱貝妮,反倒心急火燎地等朱貝妮的回複。說完自己嗬嗬笑起來。

“沒事就好。”楊青青大為放鬆。

朱貝妮心裏暖暖的。在一座陌生的城市裏,因為有一個牽掛自己的朋友,城市仿佛也跟著變得更可愛了一些。

“謝謝你。”朱貝妮低低地說道,聲音裏滿懷情感。

“好啦。不早了。你也睡吧。”楊青青道。

掛完電話,又等了一會兒。陳小西才到。看看時間已經十點有餘。陳小西把裝有換洗衣服的防塵袋遞給朱貝妮。兩個人在小區門衛大爺的炯炯注視下,互道晚安。陳小西便乘著來時的計程車離開了。

走在靜謐的小區裏,夜風吹過,帶來梔子花的清香。微甜清涼。朱貝妮感覺很幸福——小王帶來的因期待而生的幸福!

正文 第十四章 應召喚返校

幸福感就像保護屏,有效隔斷了“許文衡”三個字帶來的騷亂感。

朱貝妮想得很清楚,許文衡已遇到令他終於開口的愛情,自己也終會有一天遇上怦然心動的愛情。以後井水、河水各自發展,一別兩寬。在一個陌生的城市開始全新的生活,過去的是非曲直,都可釋然了。

懷著這份平靜,朱貝妮一夜酣睡。

第二天,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