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09

她的手。有時一臉認真觀摩、讚歎她的新手鏈,有時驚呼她指甲太長他深表看不下去還是勉為其難幫她剪一剪吧。總之,狡猾如他,是不愁借口的。那時的她,對未來充滿莫名的信心,抿著嘴笑笑地看他計謀得逞……

朱貝妮分神的一刹那,隻聽許文衡問。

“所以,我們之間破冰了?”

許文衡神情自然,似乎未曾留意自己捉住了對方的胳膊。

“你在意嗎?”朱貝妮一掙之下,沒有掙脫。

“當然!我像當初一樣,對你愛得深沉。”

“噗”,朱貝妮笑場。“你還是先鬆手吧。”她實在忍不住,是不是女朋友不在身邊突發無聊,他閑來無事又來撩她?

“鬆手你就跑掉了。”

“你介意我把這話轉述給梁昉嗎?”

“她知道的!”

“你的意思是,她接受你內心愛著兩個人,完全沒有問題?”

“又有什麽不可以!父母會覺得兩個孩子愛不過來嗎?何況我既然想清楚了,就不會來糾纏你。難道行動上忠於當下的愛情還不夠,連內心的隱秘角落也全無自由?”

“既然是內心隱秘角落,請不要讓我知道。”

“可我還有事相求。”許文衡看向朱貝妮,目光澄清。

朱貝妮一時有些猶豫,她既想又不想知道他所求何事。躊躇間隻聽許文衡又道:“顯然今天你沒有心情。再說吧。我不求你馬上理解,但求你知道我的內心。”

許文衡終於鬆了手,朱貝妮一刻不停留,逃也似的跑了。

然而,朱貝妮心情並不壞。至少她聽到,他內心還是愛他的。咳咳,雖然這愛已經與她無關,但聽到有人愛自己,總歸不是討厭的事情。

反觀今晚的許文衡,口中說著不糾纏,但行為上卻做著糾纏的事。不能冠之以“光明正大”的名份,所做的事情就真的光明正大了。朱貝妮暗暗告誡自己,以後竊不可私自再接觸許文衡。不為陳小西,不為梁昉,隻為自己渴望簡單生活的內心,也應力避如此。

再則,朱貝妮對“善後”什麽的最不感興趣。如果分手,就各自負責療傷。何況她和許文衡之間,連分手都算不上。她著實對他無相欠,更犯不著補償,所以,所謂的“相求”一事,她其實連聽都不必聽。

這樣一場心理建設下來,她果然斷了好奇。

12點,沉甸甸的眼皮終於可以放心地闔上。臨睡前,依稀想起又是一個沒看書的夜晚。一邊懊悔,一邊沉沉睡去。

次日搬公司的家,周日搬私人的家。

采購部的物流車在樓下等,朱貝妮拖著兩隻行李箱,還沒出門,就聽見身後有人抽泣。粒粒先哭起來。一開始是小聲抽泣,後來索性不管不顧,放開嗓子嚎哭。

朱貝妮無法,隻好停步:“要麽你跟我一起去采購部的宿舍,幫我安置行李?”

“好。”粒粒一邊抽噎,一邊點頭。雖然分別在即,能拖一會是一會。

那天當值的是趙師傅。趙師傅是采購部的兩位司機之一,皮膚微黑,表情老實,為人低調,接人待物親切。他遠遠看見兩個女生拖兩隻皮箱,馬上從駕駛位上走出來,毫不惜力地將兩隻箱子都拿了過來。

物流車是改裝的九座金杯車。除了副駕駛,後排的座位統統拆除。

朱貝妮滿懷好奇地打量這輛車。車窗被塗黑,從窗外絲毫看不出裏麵做了改裝。趙師傅自己人一樣介紹,說城市內貨車限行,文具又體積小,改裝的金杯車雙向滿足實用需求,一舉兩得!

這也算是一場難得的經曆了。

朱貝妮和粒粒共同擠在加寬的副駕駛位置上,對陌生的一切充滿新奇。

原上工批拆遷後,因為找不同相同體量大小的安置地點,便一分為二,一個取名為上工批文具市場,另一個取名為上海文化用品批發市場,兩者相距很近,所處位置涵蓋國慶路、光複路、北蘇州路、晉元路。

2015年10月,上海市政府宣布上海閘北區、靜安區正式合並,成立新靜安區。公司采購部的員工宿舍,位於新靜安區蘇州河畔的一個90年代末的商品房裏。與其他分公司租來的宿舍不同,據說這套房,是大老板的自有財產。

正文 第203章 生活兩重天

韓之煥自那日匆匆被小姨電話叫回家,吃父親特意送來的野生刺參後,就沒有再見過安彩瑞。掐指一算,已經有半個月。

此時,韓之煥在洛杉磯國際機場,等待當地時間11:35起飛,飛往中國浦東國際機場的航班。直飛需要13小時,再加上上海與洛杉磯之間16個小時的時差,如果一切順利,將於次日下午北京時間4點抵滬。

韓之煥即將迎來他的24歲生日。父親備下的生日禮物,正是此次的洛杉磯之行。

據母親和小姨說,父親動用了自己的私人關係,聯係上tadashi shoji總裁兼首席設計師本尊,為他爭取了一個為期兩周的禮服設計部考察、體驗的機會。

母親親自為他整理行裝,幫著係領帶的時候,眼睛裏幾乎要激動出淚花。母親雙手捧著他的臉,用溫柔的目光注視他,深情地說:“你看,你爸爸心裏是有你的。”那一刻,韓之煥也倍感溫暖。

身為小禮服設計師,tadashi shoji這個品牌韓之煥耳熟能詳。它是品牌名,也是公司名,更是創始人兼設計師的名字。作為品牌,它創建於1982年,總部設在洛杉磯,公認的紅毯王牌戰袍品牌,也是當今世界最著名、最成功的時裝品牌之一。

父親於眾多奢侈品禮服中獨獨選中tadashi shoji,也是有原因的。

tadashi shoji推崇每個女人,無論任何身材和體型,都值得擁有自信、舒適以及美麗。同品牌服裝極力挖掘女性本身的魅力,包容各種身材,各種場合。價格較禮服而言,又絕不讓人望而卻步。

父親統領下的雪花服裝集團,其名雖不揚,旗下推出的ceci品牌,卻如tadashi shoji一樣,致力於發揮美到極致的蕾絲與輕盈的薄紗之潛力,以“優雅的女性魅力”為設計目標,價格同樣具親和力,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小禮服中高端品牌。

能有機會親自體驗tadashi shoji的設計氛圍,激動與仰慕輪番轟炸他素來平靜淡定的心。韓之煥在兩周內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恨不得一個人掰兩個用。辛苦,卻也快樂異常。同時也神會到tadashi shoji奉之經典的a廓型與s廓型。

韓之煥內心雀躍著,仿佛被謬斯女神青睞,設計衝動使他手指發癢。他絕不抄襲,他隻是深受同行的設計精神感動。

不枉此行!

坐在洛杉磯機場候機位的韓之煥,對這份禮物無疑是滿意的。

他鮮少主動給父親打電話,這會兒,推算一下不過晚上八點,便撥通了父親的專線。

“爸爸,謝謝您。過去的兩周,我體會很多,感受很多,也收益很多。我非常喜歡您送的這份生日禮物。”

電話那頭的父親,明顯很開心。父親用輕鬆的語氣說,他的這份禮物隻是拉開了生日禮物的序幕,“你回來等著收驚喜吧。”

韓之煥在電話裏,聽到同父異母的姐姐韓晶瑩大喊不許父親透露風聲。他在電話這頭笑笑地聽,那一刻的溫暖與幸福,於不經意間銘刻心頭。

韓之煥收了線。他對著玻璃窗露出傻笑。

他的快樂,好想有人分享。

安彩瑞,就是這種情況下,第一個蹦進他腦海的人。

其實他認識不少名媛,也見過很多紅人。一些是他的同學,更多的是姐姐韓晶瑩的朋友。隻是,她們都知道他母親與他父親已離婚。因此,她們對他友好而客氣,卻分明保持距離。

他就原本就細膩而敏感,如何不知道這種刻意而為的距離感!

隻是他向來溫和,外加他也看不上她們不動聲色的勢利,因此心態還算平和。

安彩瑞,卻是一個不一樣的存在。她跟他不在一個生活圈,不風情,不溫婉,無才藝,卻比他見到的很多人都真實。真實讓她與眾不同。

相隔10500公裏的直線距離,韓之煥感到自己在思念安彩瑞。

韓之煥不免有些懊悔,在過去的兩周,他竟然因為職業上的興奮,直接忽略了他的靈感模特。

手機握在手中,韓之煥很是猶豫。

廣播播報,提示飛往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的航班可以登機了。韓之煥決定,還是落地後再聯係她吧。

邊出示值機牌給美國空嬸,邊暗自歎氣。韓之煥想,要是換個人,肯定不會像他這樣連發個消息解釋自己的突然蒸發都要糾結措辭吧,也肯定不會像他這樣因為允諾請吃飯未踐諾而心懷愧疚吧……

韓之煥的愧疚安彩瑞沒有感應到,不過,過去的兩周,她過得確實慘了點。

按說老板應該發工資給她的。

要知道邂逅韓之煥的那一天,壓倒她的,並非隻是因為分手,還因為一貧如洗。

從梁府逃出來,她少領了一個月的工資。之前的積蓄,卻作為押金抵押在王姐處——曆來是這個規矩,作為避免無端逃跑、偷竊、破壞的憑據。

因為梁府喜歡用強的三少和曖昧不明的二小姐,使她不敢貿然回去找王姐結賬,也不敢聯係中介,甚至連介紹她認識中介的黃大哥,她也有意避開。

她唯一能投奔的,是哲學博士生男朋友。沒想到,這枚男朋友,也成了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所幸,她遇到了他!

一切都以超出期待的驚喜態勢在發展,直到他突然蒸發。

他的突然蒸發像是一個休止符,提醒她別做美夢了。她就是那個注定活得辛苦、悲慘的苦命人兒。唯一的資本是趁年輕,姿色還有一些。命比紙薄,還顧及什麽自尊、自愛,莫若從了媽媽,好歹也算報答她的養育之恩……

安彩瑞開始意誌渙散。

直到她意外從儲物櫃裏扒出一盒塵念蒙灰的俄國魚肝魚子醬。

她一邊後悔太衝動將韓之煥轉賬給她的錢都買成了弟弟的衣服,一邊珍之若寶細嚼慢咽那盒不多的魚肝魚子醬。

這已經是斷糧的第三天,老板不見的第十五天。

她無數次摁下變賣一件老板的衣服的念頭,無數次想起“不要主動聯係我,不要打電話給我,也不要發信息給我”的冷麵囑咐……實在不行,就離開這裏,回到媽媽家裏。活人總不能被飯餓死吧。

可是,出於安彩瑞也說不清楚的原因,她遲遲沒有動身。屋子已經被她翻個底朝天,確實沒有東西可以果腹了。安彩瑞覺得,自己再不走,恐怕要爬著離開了。

不得已,她決定,再睡最後一晚,明天醒來就離開。

正文 第204章 卻意外當紅

曆經13個小時的長途飛行,飛越太平洋,抵達韓之煥出生、成長的城市。

久違的親切感洋溢在胸中。

走在寬敞明亮、現代感的浦東國際機場,別有一種自豪在心中鋪開。

韓之煥推著機場行李車,兩個大行李箱,其中一箱是帶給家人的禮物。首飾、絲巾送給長輩。在父親的價值熏陶下,大家並不倚重品牌,更看重物品本身的設計感。韓之煥挑的禮物,並不昂貴,卻夠獨特。

照例,一箱禮物中,97%是服裝。服裝家族的孩子有多愛服裝,可見一斑。在洛杉磯的兩周,工作之餘,梅爾羅斯大街和羅賓遜大街被韓之煥翻了兩遍,新奇設計服裝,但凡符合韓之煥審美的,均被韓之煥收入囊中。

不論有無機緣穿,這些服裝,韓晶瑩會鄭而重之地掛在衣櫃裏。

韓之煥自己的行李箱裏,悄悄放了幾套女裝。那是他帶給安彩瑞的。還私藏兩盒在洛杉磯備受推崇的源自比利時的歌蒂梵巧克力。一盒送給安彩瑞,一盒送給從未謀麵的安彩瑞的弟弟。

韓之煥想起這些,嘴角泛笑。他笑自己的過於謹慎。明明無人阻止,他偏偏做得像偷偷摸摸。他大概一向如此吧,天性要做那個乖而不惹是非的孩子。

父親在電話裏說的“驚喜”,果然不出機場就遇到了。

韓晶瑩親自去接機。

像大明星一樣閃耀的韓晶瑩毫無顧忌地朝他揮手、大笑。很快有狗仔隊哢嚓哢嚓拍照。韓之煥一頭黑線。他知道,很快娛樂頭條會上韓晶瑩的新聞,標題可能是“新晉女神韓晶瑩機場接神秘男子”,也可能直接抹殺掉他:“最貴平媒代言女神韓晶瑩現身機場”、“炙手可熱娛樂新星韓晶瑩機場裝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