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05

了一遍。

“我一個親戚的閑置房。給我住,沒要錢。”在何美麗的注視下,楊薛蟬字斟句酌:“他,因為兒子隨時要結婚,不方便出租。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便宜我了。”

“那我們隨時都會被趕走?”

“不,不!原本要結婚,後來又意外分手,現在又合好。分分合合,我看一年半載結不了了。隻是,當局者迷啊,他爹娘總是會一廂情願地認為很快就結婚。你就放心地住吧。”

楊薛蟬一般不撒謊,撒起謊來也氣色如常。像他這樣意誌堅決的人,一旦發現自己無路可選,賊心賊膽都不是問題。

何美麗開始喜滋滋地放置行李。自從遇見楊薛蟬,自己運道一路開掛。莫非楊薛蟬是她的福星?有沒有可能用自己的魅力把這顆福星留在上海呢?上海多的是夫妻都來自外地的闖蕩者吧?

楊薛蟬在客廳沙發上瀏覽門戶網站的新聞,打發時間。新聞看個差不多,又看了一集橋梁專題紀錄片。看看何美麗仍舊沒有從她的臥室出來,自己便踱步過去。

何美麗的房門半開著,她仍舊細碎地在整理房間。

“下午去還車。中午外麵吃還是家裏吃?”

“家裏有東西吃嗎?”

“小區門口左拐第一家就是賣菜的地方。可以去買。”

何美麗心動,當即決定家裏吃。她要為楊薛蟬下廚做頓飯,彰顯她的女性魅力並非隻來自表麵。由頭嘛,自然是感謝他的搭救,感謝他的收留。

“家裏吃吧。正好我東西也收拾完了。我去買菜,中午我做給你吃。”何美麗嬉笑晏晏。

楊薛蟬受寵若驚的模樣:“一起去買菜,一起做飯。”

何美麗也不爭論。到時候嫌他礙手礙腳,趕出廚房就是了。她拿起錢包,換上鞋子,與楊薛蟬一道出了門。

因為菜市場距離此小區較遠,附近就催生出賣菜的門店。價格較菜市場裏的菜略貴,但勝過幹淨、清爽。

倆人細聲討論買什麽菜,何美麗伸出玉指,偶爾還挑挑揀揀。稱重算價錢的時候,賣菜的大嬸笑咪咪地跟楊薛蟬打招呼:“小楊,你媳婦兒也來啦?”

正文 第195章 人事的困擾

“小楊”同樣笑咪咪,遞錢過去,連零錢都不讓大嬸找了。

隻有何美麗,跟著笑也不是,黑著臉也不是。“小楊”嘴都快笑歪了。看來指望不上他洗脫罪名了,但跟賣菜大媽拉家常,何美麗還真是不習慣。

既然是“媳婦兒”,搭著“小楊”的胳膊也正常。何美麗暗中兩手掐住一小塊皮,毫不留情擰個圈兒。楊薛蟬臉上又笑又哭,真是精彩又解氣。

何美麗報複得逞,笑哈哈地跑開了。

午飯由何美麗一人操盤,做了三菜一湯。有葷有素,有紅(胡蘿卜)有綠(青椒),看上去讓人食欲大開。

楊薛蟬沒能搭把手,連廚房打下手也不行。被何美麗趕出廚房的他焦急地等待了四十分鍾,看到成果,覺得唯有大吃才能表達自己的感動。

三菜一湯吃個精光。

楊薛蟬勤快地收拾、清洗。

飯後兩個人找了部電影,盤腿在沙發上看。韓國青春片《二十》。講述三個城市普通男生二十歲的笑與痛、思考與成長。友誼、夢想、愛情等青春關鍵詞一個不少,愛情的不同形式都囊括其中,家庭的不同狀態亦娓娓道來。畫麵養眼,劇情也適合消食。看著看著,兩個人胳膊和胳膊靠在了一起。

連征兆也沒有,楊薛蟬轉過身,用手掌撫在何美麗臉頰,撲麵就吻了起來。

何美麗驚得兩眼圓睜,卻沒舍得用力推開。很快嚶一聲,閉上了眼睛。

何美麗仔細品味。楊薛蟬缺少技巧,卻熱情漫溢。嗯,的確,真誠可以彌補技巧。雖然反之也一樣,何美麗到底更愛真誠多一點。

楊薛蟬沒有開口問何美麗肯不肯做他女朋友,那完全是一句廢話。在他的直男思維裏,我對你這麽好,難道我拿你當別人?你不拒絕我吻你,自然也是認可我這個男朋友的。難不成誰吻你你都同意?

何美麗想著他遙遠的荒山野嶺的故鄉,也懶得頒給他名分,樂得他不問,她正好打馬虎眼。這樣自己就可以進可攻、退可守了——若能挽留楊薛蟬不離開上海,她就歡天喜地認了他;若他執意返回故鄉,她就假當從來沒有這一任。

在甜蜜曖昧的氣氛中度過了後半天,迎來了十一後的首個工作日。

何美麗開機看到朱貝妮的通報批評,三兩眼掃過,根本沒有往心裏去。這些誇大其詞的紅頭文件大家已經疲勞。

何美麗隻奇怪,如果這些紅頭文件是朱貝妮寫的,她能戲虐調侃自己到這種份上,說明她內心根本不在乎。如果這些紅頭文件不是朱貝妮寫的,那就有趣了。

何美麗帶著鄙夷的神色瞥一眼斜對角的陶慕的後背。

陶慕好像心有靈犀,急速轉過頭,看到何美麗看自己,馬上頭搖得像撥浪鼓,用口型對著何美麗說:“不是我寫的。”

何美麗不覺放鬆後背:她是人事招聘,最清楚公司最近隻招聘了一位新前台。

既然是朱貝妮自己寫的,就意味著節前就完稿了。想到國慶節她過得歡天喜地,那自己就不用擔心她能否承受了。

何美麗拋開這個煩惱,認認真真研究起手扒羊肉來。

把羊腰窩帶骨肉切成條塊,過開水,撇去浮沫,撈出羊肉塊,洗淨。

重新在清水裏煮,放入大茴香、花椒、桂皮、蔥段、薑片、酒、鹽,用大火燒開,蓋上蓋,轉小火燜煮,至肉熟爛,撈出,放在大盤裏。

蘸上香菜末、蒜末、胡椒粉、醋、醬油、味精、麻油、辣椒油等調配而成的味汁,大功告成!

何美麗一邊看文字,一邊在頭腦中將文字化身為食物。過程看完,抽動鼻翼,仿佛聞到羊肉香。

得嘞,今晚就做這個菜!

何美麗信奉一切經典傳說。譬如:愛她就為她花錢;譬如,想拴住一個男人的心,先拴住他的胃。

臆想了半天的手扒羊肉,使胃口大開。她站起身,朝朱貝妮走去,想跟闊別七天的朱貝妮共進午餐。

走到辦公桌前,對視上朱貝妮發紅的兩隻眼睛,何美麗才驚從心來:竟然不是朱貝妮寫的,到底誰寫的紅頭文件?她可不相信是總經理自己!

“走!吃飯去!”何美麗拿出大姐大的姿態。

朱貝妮垂下眼簾,一路默默跟隨,出了辦公室。

楊薛蟬斜靠在辦公室門口的欄杆上,看樣子在等何美麗。見何美麗出來,自自然然地就跟了上來。

“今天中午不跟你吃飯。”何美麗拉一把身後的朱貝妮,

楊薛蟬看一眼何美麗,看一眼朱貝妮,委屈地撇撇嘴,還假模假式地握起拳頭做擦淚狀。何美麗好不容易才摒住沒有笑出聲。

看到她滿臉的笑意,楊薛蟬不再逗她,自己又等了一會兒,才獨自去覓食。

何美麗拉朱貝妮去兩條馬路之外的姐弟倆砂鍋土豆粉店。酸辣鮮香、風味獨特的砂鍋土豆粉一直是倆人的最愛,正如雞公煲是粒粒的最愛一樣。

今天午飯沒有等粒粒,因為何美麗不待見她;也沒有等陶慕,因為朱貝妮對她心中存疑。

倆人坐在姐弟倆砂鍋土豆粉店內,周圍人聲鼎沸,人們表情生動地在談論著各自的話題。

默默用餐巾紙重新擦完了小桌,何美麗不死心地開口詢問:“紅頭文件不是你寫的?”

朱貝妮搖搖頭。

“陶慕說也不是她寫的。”

朱貝妮明顯比較吃驚:“原來不是她!”

“會是誰呢?總不會是總經理自己寫的!可最近人事並沒有招聘新的文案……難道是小安?”何美麗生疑。

“把小安調離大宗采購,小安肯定毫不猶豫就辭職。不會是她。”朱貝妮搖頭否定。

“會是誰呢?”何美麗托著下巴,想得出神。

“管他是誰呢,我隻遺憾我竟然頭腦發熱報考了一個企業培訓師資格考試。我真是太傻太天真,以為別人坐不穩的職位我隻要小心謹慎,就能坐穩。現在反倒弄得自己騎虎難下,不考吧,浪費錢;考吧,心裏已經不熱衷了。”朱貝妮很懊惱。當初陳小西勸過她既然定下考博的目標,就不要再節外生枝。

何美麗顰眉,她還在琢磨是誰寫的紅頭文件。身為人事,怎麽能對公司可能的人事調動毫無察覺呢?

“粒粒在公司有什麽後台?”朱貝妮突然問何美麗。

“她?她不就是個小前台嗎?哦,不,小輸單員。”何美麗忍不住露出嘲諷。她知粒粒內心純良,但她就是不待見粒粒的倔強與孤陋寡聞。

朱貝妮想跟何美麗說粒粒似乎提前知道紅頭文件的事情,想到她倆素有怨氣,唉,還是不要無端節外生枝了。

正文 第196章 生活在別處

a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當天下班後,陳小西打電話來關懷女朋友朱貝妮。

朱貝妮雖然有問必答,但明顯缺少聊天的興致,平時的快活和興奮全然不見蹤跡。陳小西有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誰讓自己上午拚命遊說她接受挑戰呢。

挑戰當頭,當然無心談情說愛。

陳小西勸朱貝妮放鬆些,能迎戰就迎戰,不能反正還有他。朱貝妮淡淡地哦了一聲。

結束和陳小西的通話後,朱貝妮有些心酸。她甚至莫名想起了讀研時的男朋友,想起每天晚飯前幫她打好的開水瓶,想起有一次寢室調整,他對自己說:你什麽都不需要動手,隻要在旁邊看著就行,想起他跑得飛快幫她運行李,後背衣服鼓起一個包……

原來男朋友跟男朋友是不同的。朱貝妮不由自主歎口氣。

她甚至跑了個神兒,如果是許文衡……許文衡一定支持她馬上辭職,然後囉嗦個不停說落她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是的,大學裏總是這樣,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打壓她,但自己總是隨意欺負她。

“唉。”朱貝妮坐在寢室裏靠窗放的一張書桌前,佝僂著背,一會歎了一串氣。她自己則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在歎氣。

一旁的粒粒更擔心了。明天寢室會來一名新的前台,可當下整個寢室隻剩下大貝姐姐。要是她拍桌子不幹……粒粒不敢再想下去。

“大貝姐姐。你這樣子,我害怕。”粒粒眼圈發紅,隨時有可能哭出來。

朱貝妮扭轉身,用奇怪的眼神看粒粒:“我怎麽了?”

“你不停地在歎氣,回來這麽久,一句話也沒有跟我說。你甚至連你考博的專業書都不看了。往常這個時候我們不是應該去社區活動中心的嗎?”

朱貝妮彈簧一樣扭回身:原來自己失魂落魄到這種程度了?!幸虧粒粒提醒,朱貝妮緊急刹車,不讓自己在悲傷的情緒裏淪陷更深。

“走,我們看書去!”朱貝妮勉強自己起身,抄起一本《語言學概論》,朝粒粒伸出手。

“太好了!大貝姐姐你是我的榜樣!”粒粒歡欣鼓舞,背上書包就朝朱貝妮懷裏撲。

來到熟悉的社區活動中心,閱覽室內大多坐著六七十歲的老伯伯。朱貝妮和粒粒找到座位相鄰的兩個空位置,在一片安靜中各自看起書來。

看到效率下降時,朱貝妮停了下來。她想起“攢錢”這件事。

說來慚愧,向來大而化之的朱貝妮花起錢來隨心所欲。買東西都是興之所至。拿著放大鏡,在她身上也找不出“財商”的蛛絲馬跡。

這也不能完全怪朱貝妮。成長在封閉而傳統的內陸小城,她的父母在孩子麵前是避而不談錢的。可能是借此希望孩子保持純真,也可能是覺得管錢這事,長大了自然會。

朱貝妮對錢的認識,來自我觀察。對自己家花銷的觀察,對同學家花銷的觀察,再對比,借以猜測自己家的經濟條件。對花錢的態度,仍舊來自我觀察。觀察父母花錢的姿態,借以內省出她該如何花錢。

就這樣連猜帶蒙,模模糊糊地,她養出了自己金錢觀——既不成係統又不堅定,實在算不上“觀”——總結起來,應該是這樣的:

有錢就花,不能太委屈自己;喜歡就買,沒錢了再說。

理財?對不起,錢太少,沒財可理。

投資?媽媽呀,這種事跟我有關係嗎?

現在回過頭來看,她爸爸就是這樣的。家長這種神秘的對錢“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態度其實並不讓她痛苦,隻是,她也因此總有攢不下錢,對錢花到哪裏去了也稀裏糊塗說不清楚。

但朱貝妮好歹是上過大學的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