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01

故事了吧?”知道阿影是關心自己,陳小西不想跟她爭執。有心偏離話題。

“你想多了。朱弘什麽都沒有跟我說。再說了,你都不知道,朱弘又能跟我說什麽。我是從別人那裏知道的。”

別的人?那個被自己挑了一個傷口的年輕人?還是逃跑的兩個打手?難道幕後另有指使?陳小西不覺有些想冷笑。他不愛這種被暗示的感覺。因此不接話。

“唉。”阿影歎口氣。以她的了解,知道肯定自己又犯了忌諱,惹得小西哥倔強心起。

“我都跟你說了吧,一個恰巧認識挑事的那人的朋友告訴我的。那人叫梁佼,你不混二代圈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梁氏集團的繼承人,有人稱二少,也有人稱三公子,是個出了名的遊手好閑、拈花惹草之輩。這樣的人搞出這種沒腦子的事我不奇怪,我隻奇怪看上去單純老實的朱貝妮怎麽會跟這樣的人有糾葛,小西哥,你不要被外表騙了……”

“阿影。如果你打電話是為了挑撥離間,我及早告訴你,沒有用。我相信我的判斷,勝過流言。”陳小西及時打斷阿影。

“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我不希望你選擇她!”阿影說得決絕。

正文 第187章 等待可真長

陳小西回味著阿影的話,“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我不希望你選擇她”。

顧不上多年相識及合夥人的情分,陳小西冷笑一聲:“誰給你在我麵前說這話的自信?”

電話那頭的阿影明顯很震驚。良久,電話在無聲中掛斷。

經過阿影這一通電話,陳小西倒不用煩惱“分心”的事情了。他猜不出是誰告訴了阿影,倒猜出了梁佼可能是梁昉的弟弟,畢竟,赫赫有名的梁氏集團隻有一個。

“你可有一個叫梁佼的弟弟或堂弟?”陳小西微信裏問梁昉。

很快得到梁昉的回複:“莫非你是跟我弟弟機場地下停車場見的人?”

倆人都想感慨世界怎麽那麽小!

梁昉說弟弟的朋友圈她認識得七七八八,偷偷打聽一番,大家均不知此番爭風吃醋大動幹戈是為了誰。聰慧的梁昉馬上猜可能禍起弟弟最近就職的公司。不日前載陳小西去鶴舞四月俱樂部,陳小西說了句“朱貝妮工作在這樁辦公樓”,巧的是,弟弟就職的公司也位於那幢辦公樓,且同樣是商貿公司。

僅僅如此,尚不能判斷對方是陳小西。

偏偏一向不問閑話的陳小西詢問她是否有弟弟叫梁佼。不能不讓她大膽推測一把。果然被她猜中了。

“可以坦誠相告緣起嗎?”梁昉忍不住,直接電話打過來。這番鬧劇竟然因朱貝妮而起!自己男朋友的暗戀對象也是朱貝妮!梁昉如何能平靜接受?

“你誤會了。這件事真的跟朱貝妮無關。我猜可能是我的冷淡惹惱了你弟弟。朱貝妮隻是不幸成了由頭。”陳小西一五一十,將自己送餐當天發生的事情以實相告。

梁昉聽了,哭笑不得。她不得不承認,這是三弟的行使風格。

“三弟被我父親趕出家門了。我也是事後才知道,父親醞釀很久了,三弟不思進取,父親容不下他這樣放縱,早早晚晚都會有這一天的。所以,我怪不著你,也不會遷怒朱貝妮。”梁昉淡然一笑。

“我替三弟向你和朱貝妮道歉。現在他已經自身難保了,所以,他應該沒有能力再給你們製造麻煩了。”梁昉身為出身名門,果然氣度非凡。

“朱貝妮還好吧?”梁昉此問,更多是為了私心。

“她此刻在一牆之隔的房間睡覺,應該挺好的。我因禍得福,正式被她認領了。以後,我們就是貨真價實的男女朋友了。”

“隔壁房間?貨真價實?”梁昉聽得吃吃直笑。顯然她誤會了陳小西的真正意思,不過,陳小西樂得不解釋。

“啊,那我不打擾了。”

“嗯。送上來自蘇州的再見!”

兩通電話結束,看看時間,已經超過約定的一小時。

陳小西關電視,起身去敲隔壁房間的門。

敲了好一會兒,朱貝妮懵懂著兩眼來開門。

“餓不餓?去吃飯吧?”陳小西站在門外,堅決不進門。

十分鍾後,倆人走出了酒店大堂。

陳小西選的瀾廷度假酒店位於陽澄湖半島度假區內,建築呈東南亞風格,麵朝陽澄湖,視野開闊,空氣清新。

東南亞風情的雕塑噴泉旁,有兩個蔚藍的遊泳池。幾名客人泡在遊泳池裏,看得陳小西遊泳的心蠢蠢欲動。

泳池附近,露天的兒童遊樂場喧鬧異常,孩子們玩得很興奮。

陳小西看向朱貝妮,很想衝動地說一句:“將來我們的孩子一定要教他學遊泳。”不過看到朱貝妮目光澄清、表情木訥的模樣……算了,不刺激她了。

“我們租輛自行車找農家菜吃吧?”陳小西看到有雙人自行車出租,很是興奮。

朱貝妮欣然同意。剛才的一覺很解乏,她現在已經滿血複活。

倆人租了輛自行車,夜風習習,蟲鳴在側……騎了好一會兒,陽澄湖倒是看到了,想象中的農家小院卻不見蹤影。

暮色沉沉中,倆人嘻嘻哈哈,又騎回酒店。在酒店餐廳吃了頓晚餐。

蘇州湯包、楓鎮大麵、響油鱔絲、時蔬各點一份。吃完去樓上房間。臨到房門口分別,陳小西拉著朱貝妮的手,多少心動,不忍就此分別。

朱貝妮背靠在門上,笑盈盈地望他一眼。陳小西不由胳膊一帶,將她拉近自己一步,紅寶石的誘惑重現……可是,想到自己力求完美的第一次,陳小西硬生生鬆開了朱貝妮的手。

“你先進去。”陳小西說。

朱貝妮轉身刷門開。她以為後麵還有半句“我稍後過來”,畢竟時間還早嘛。

朱貝妮哼著小曲去衛生間洗漱。響油鱔絲對她來說,略顯重口。等慢條斯理的洗漱結束了——聽說等待也是一劑妙藥。

出衛生間前,她拉拉自己的居家服,第一粒扣子扣上又解開,解開又扣上。忽然腦中一個聲音:你想什麽呢。忙紅著臉壓著扣上的扣子,不敢再亂動。

從衛生間出來的朱貝妮,像個放大版的櫻桃小丸子,穿著圓領經典款式居家服,藍色小熊圖案隨機分布在淡粉色底布上,要多“童趣”多“童趣”,反正絕對跟“性趣”不搭邊。

她一直支著耳朵,但從未有敲門聲響起。

有一瞬間,她仿佛覺得門外站著人,輕手輕腳走過去,門外安靜無聲。有時候,她趴到窗口,打開窗戶,各種奇怪的聲音順著打開的窗戶鑽進來,但沒有一個是熟悉的。有時候,她忍不住貼著放電視的牆壁,一牆之隔,是剛剛晉級的男朋友陳小西,他此刻在幹什麽……

各種一無所獲之後,朱貝妮蹦上床。支撐力十足的床反彈一個半來回,重歸平靜。

電視台換了個遍,心浮氣躁沒耐心看。朱貝妮拔掉床頭櫃上正充電的手機,心裏想著問問師父在幹什麽吧。

真的要把微信發出去時卻矜持起來。

微信最終發給了何美麗:“楊薛蟬今天來告白了嗎?”

過了好一會兒,何美麗回:“回頭說吧。”

朱貝妮猜,何美麗一定在火熱約會中。以她對何美麗的了解,媚術爐火純青的她,甚至不需要開口,隻需要往那裏一站,莫說舉手投足,連頭發絲都散發著來來來的訊息……

左擁右抱兩個枕頭,朱貝妮閉著眼睛想,假如有一天她也……

想著想著,睡著了。橫在床上,四仰八叉。

正文 第188章 美甲的文惠

愛情多發的十一黃金周終於過完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la

沒有親密接觸,隻有甜蜜相視的蘇州首次情侶遊,以二人全程十指相扣地歸來宣告結束。

7號晚上,朱貝妮踏著暮色回到公司宿舍,迎來粒粒長達兩分鍾的尖叫。確切地說,是咆哮。

粒粒很生氣:“你們怎麽舍得我一個人在宿舍!我好害怕!晚上不敢關燈!你們好狠心!”

朱貝妮張口結舌,吱唔了半天,除了“對不起”說不出別的話來。某一瞬間,突然領會到男性在女性的一哭二鬧三上吊前的無可奈何。

拋開行李和小禮物,朱貝妮與粒粒手拉手並排坐在下鋪的床沿,聽粒粒講過去的兩天她是如何害怕,如何度日如年。說她無助至極,甚至想到了“有困難,找民警”。月餘以前跟著朱貝妮認識的小片警都被她翻了出來。

“啊。”

朱貝妮尷尬地笑著,粒粒抽抽啼啼,她還不敢批評她這事不宜麻煩民警。

花了半小時,終於妥善安撫好了粒粒的委屈。朱貝妮從蘇州帶了幾把絲綢麵扇,準備送給幾個玩得好的同事。

粒粒喜滋滋地挑了一把美人依窗托腮凝思的,壓在了枕頭下。朱貝妮早看出來了,粒粒的寶貝,如果不在枕頭下,就在被褥下。

“我們去看文惠吧。”粒粒雀躍著提議。

朱貝妮想了想,反正7天都沒有摸書,也不差這一個晚上。

文惠如她自己所預言,不及國慶就辦好離職手續。離職當晚就搬去了新上班的地方,和新上班地方的女孩們合租一套房。

如同美甲她租了化妝品店的一張桌子,合租房裏,她租到的是一張床。二室戶的房裏,住了6個女孩。文惠為這張床,每月付1000元。

有了高德地圖,路癡如朱貝妮,也有了出門的勇氣。

按圖索驥,朱貝妮和粒粒終於在人聲鼎沸的水果叫賣聲和熱氣騰騰的福建千裏香餛飩煮鍋地蒸汽夾縫中,找到了文惠所說的“魅影化妝品專賣店”。

文惠的美甲桌,就放在店鋪的中心。

朱貝妮扯了一把急奔上前的粒粒,示意她先別處看看。彼時文惠正戴著一次性口罩,認認真真幫客人畫指甲呢。

朱貝妮和粒粒平時都不用彩妝,對琳琅滿目的化妝品半點不熟。導購笑臉來詢問有什麽需求,朱貝妮擔心聊了半天沒有買,對方會不開心。連忙說明她們是文惠以前的同事,隻是路過來看望一下文惠。

“文惠!你朋友來找你玩!”沒想到女孩很熱情,大咧咧就喊了起來。

“歡迎歡迎!你們先隨便看看,我還有一個小末指甲沒畫。”沒想到,回應的不是文惠,而是畫指甲的胖姑娘。

經導購女孩介紹,原來那胖姑娘是老板娘。

“文惠的第一筆生意,就是老板娘給的。”導購姑娘快人快語。

等了幾分鍾,小末指甲畫好。老板娘翹著十指等指甲油風幹。

“你們看!文惠有雙多巧的手啊!”老板娘讚歎道。

粒粒早奔了過去,跟著讚歎:“好看!”

左右手的圖案是對稱的,一隻手上的每一個指甲圖案又是不同的。拇指上居中畫了一顆心;食指上露出半顆心,散落三粒星星;中指上露出半顆星星,卻綻放了一朵花瓣層層疊疊的玫瑰;無名指上玫瑰露一半,另一半則是小狐狸的剪影;最妙的是無名指,一個孤獨的小身影坐在星球上看日落。

朱貝妮眼睛直冒光:“你指甲上畫的是《小王子》!”

文惠笑得得意非凡。她拉下一次性口罩,托著下巴:“快誇我!我自己想出來的!”

才幾天不見,文惠似乎活潑不少。

粒粒嚷著也要《小王子》:“你說過,第一次免費!”

“免!免!免!你們來看我,我很開心!”

“這一套,正常收多少錢?”朱貝妮隨口問文惠。

“380元。開業酬賓價。”

“要死!這麽貴!有人做嗎?”粒粒猛然收回自己的雙手。

“有!這個地段人流量多,每天都會有一兩單。我名氣沒有,質量有,顧客做過一次,都表示會再來。”文惠平靜而愉悅。

粒粒睜圓了兩眼。顯然她不能理解那些畫四百大洋做美甲的人。

“不要說做手指甲了,做腳指甲的也有呢。很多女人信奉精致生活,而且,很多女人也舍得花錢美化自己。”

粒粒臉貼在朱貝妮小臂上,藏起半張臉。她為自己腦中有很多“不女人”的想法感到不安。

朱貝妮為文惠擁有養活自己的一技之長感到高興。在她心目中,這比在動蕩的企業裏上班牢靠多了。

文惠拉著粒粒縮回的手要幫她畫指甲,粒粒怎麽也不肯。花費文惠380元的心血,她感到良心不安。

文惠哭笑不得:“賣這個價,並不是成本這個價。”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