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00

菜的鍋子清洗過,離開廚房前,放好掃地機器人,每晚的例行工作就算告一段落。

父親見過韓之煥有條不紊做家務的模樣,笑岑岑地說:“你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暖男,將來不是哪家姑娘有福了。”

母親聽了表情卻不大愉悅。

韓之煥一直都明白,母親嫌自己不夠凶悍,不夠有野心,不夠犀利,不夠男子漢氣魄。少年時的韓之煥曾經為自己不能讓母親滿意而苦惱。在外求學的四年,距離反而讓他從中解脫了:他生性溫順。既然是天性如此,他能奈何。

這種狡辯不能說沒受父親影響。

父親是狡辯的高手。他拐彎抹角,以之之茅攻之之盾,辯到最後,早已偏題十萬八千裏,使人沒法對他真的生氣。要生氣,也隻氣自己不夠伶牙俐齒。

大媽媽早已看透,每逢父親露出爭辯的狐狸尾巴,大媽媽隻笑而不語。久了久了,父親索性來母親這兒放餌,拋出歪理,引誘母親跟自己鬥嘴。

母親參不透,每次都想方設法贏,卻總被父親牽著鼻子走。

有一次,韓之煥忍不住暗示母親。小姨簡直笑岔氣:“你當她不知嗎?她隻是不舍得他無趣而已。”

韓之煥臉一紅,從此再不琢磨母親和父親之間的關係。

正文 第185章 愛情可用值

何美麗趴在飄窗上,腳心朝天,小腿優哉遊哉地晃來晃去。

在四季酒店住了五天,好似脫胎換骨。

有時,半睡半醒間,何美麗深感一顆心放肚子裏:噩夢般的日子終於結束了,自己是流落人間的公主的真相終於被世人發現了。國王的儀仗隊護駕,未婚夫乘著白馬,前來拯救她,並反複告知她:“放心,你以後有人保護了!”

笑出聲地醒過來,何美麗有些心酸:哎,不過是住了幾晚好酒店!

一千五一晚的房價初聽到時驚得何美麗肉直跳,她慌裏慌張給楊薛蟬發微信:太貴了!我要退房!換個酒店!

楊薛蟬:我付!

何美麗:你哪來那麽多錢?

楊薛蟬:……回頭說。

每逢關鍵時刻,楊薛蟬總是“回頭說”。

一次,何美麗問,楊薛蟬你爸爸看上去很厲害,他是幹什麽的?

還有一次,何美麗說,我在樓下花園裏不小心撞見你媽媽打電話,說的話我一點兒都聽不懂……她說的是蒙古語?

楊薛蟬每次隻有簡短三個字:回頭說。

隻有一次,何美麗問:你爸爸媽媽什麽時候走?楊薛蟬破例沒有“回頭說”,而是告知:7號早晨。

何美麗要做的,就是耐(xiang)心(shou)地等7號到來。如果這期間沒有接到兩個電話,那才叫完美。

破壞完美的第一個電話來自季峰。季峰自言出差回來,給何美麗帶了一罐三亞的黃辣椒醬,結果敲開門發現裏麵住的是陌生人。

“你去哪兒了?”季峰問何美麗。

“在男朋友這兒。”何美麗隔著電話笑得花枝亂顫。一想到自己將跟楊薛蟬談戀愛,何美麗先心花怒放起來。

“你不是沒有男朋友嗎?”

“我什麽時候說過沒有男朋友?”何美麗幹脆耍賴到底。

“不是那時候你電話摔壞了,說是因為前男友來電,一氣之下摔的?”季峰有些懵。

“哦。複合了唄。”何美麗笑得格格響。

季峰開始變著法樣套何美麗男朋友的信息。誇對方這麽有魅力,順口問做什麽的呢?甚至表示深為佩服他的撩妹能力,作為單身汪想膜拜一下,請他吃飯。

何美麗正閑的無聊,樂得跟季峰打哈哈。

隻是漸漸的,豔玲住家旅館的人和事浮現腦海,恐怖之夜的記憶重現。何美麗看一眼窗外的陽光,定了定神兒:“季峰住了那麽久,肯定見過一個瘦瘦小小的姑娘,在我另一邊的隔壁出現吧?”

季峰哈哈直笑,說那得看姑娘漂亮不漂亮了。隻有何美麗這樣生動漂亮的姑娘才能吸引他的眼球。“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麽還單著?”

對季峰的避而不答,何美麗些許不快。不過轉念一想,自己這是好奇害死貓的節奏,問那麽多幹什麽呢。無依無靠的自己又沒有能力反擊,不如忘記。

季峰東拉西扯還要聊下去,何美麗已經沒有再跟他打哈哈的興致。

像是禍不單至,下午,何翼的電話打了過來。

一開始何美麗隻是覺得這個不顯示姓名的號碼有些眼熟,電話接通了才從對方一聲“喂”中驚然意識到來電的是誰。不過這一次,何美麗電話握得很牢。她可沒有錢再供她奢侈一把買蘋果了。現在的她,無房無車無存款,窮的隻剩下iphone了。

“現在信號好了?”何美麗忍下一聲冷笑,沒好氣地問。

“把你卡號給我。我轉錢給你。”何翼的聲音有些低沉。

何美麗瞬間被感傷擊中,想想她跟何翼之間,也算和睦。隻是他莫名的一場瘋,喊她滾,偏偏那天又是大雨天,手術後的她體弱心累,倍感無助,才記恨上何翼,一把把他拉入黑名單的。

“不用了……”何美麗感覺平靜很多。何翼終究心中有她。她心中的恨開始瓦解。

“其實,也不是我要轉錢給你,是咱媽。咱媽要轉錢給你。”何翼覺得此番談話挺順利,下一句就可以約她出來了。

隻是對何美麗來說,他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如果一切都有源頭,她的仇恨與苦難,何嚐不是拜何翼媽媽心懷不軌所賜!

“還是讓她留著送兒媳婦吧,給我就是打水漂了。當然,如果她有錢任性,非要打著玩,我也來者不拒。”

“你就是她心目中的兒媳婦。”何翼有點急。僅剩的高傲使他繞過雨夜的爭吵。

“隻要你老婆不介意,我也不反對。”

“你——”何翼的憤怒,隔屏可感。

何翼歎口氣:“你是鐵了心跟我分手嗎?”

何美麗比他還詫異:“你在裝糊塗嗎?下大雨的夜裏你喊我滾的時候我們就已經一刀兩斷。這麽多天過去了,你自欺欺人得厲害呀。”

“美麗。你難道不有愧於我?我為什麽發火喊你滾,難道你不心知肚明?你背著我做了什麽肮髒的事情?你消失的一周,敢拍著胸脯說你真的去出差了?你敢不敢擔當一次,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哪個男人陪你去了醫院?”

何美麗如遭電擊,更不堪的記憶被喚醒,她幾乎無力承受:“你調查我?”

“我用得著調查你嗎?你用我的電腦查資料,你走了快一個月了,電腦還在向我推薦人流的醫院!”

何美麗眼淚無聲落下。

有的人遇事往消極的方向想,有的人遇事往積極的方向想。你可以認為這是慣性使然,何美麗卻堅信,這是信任與否。

她可以解釋,隻是不想解釋了。

何美麗斷然掛掉電話。心情直蕩穀底。

她還幻想著做楊薛蟬的女朋友呢,這幾天五星酒店住得太開心,她幾乎忘了,原來不經意間,自己已經有著如此沉重的過去。

何美麗抱了一個大白枕頭,坐在飄窗上。目光無神地望著窗外,發呆間,幾個小時倏忽而逝。

“叮咚”,微信新消息提示。

何美麗許久回過神,有氣無力打開手機。楊薛蟬的新消息映出眼簾:“今天沒有每日一問?”

何美麗捂上嘴。一聲歎息,兩行清淚。

她有過無數次的心動,沒有哪一次,像這一次這樣清晰明確。可惜,她的“愛情可用值”已經消耗無幾……

正文 第186章 隨機的出遊

出租車直接將陳小西和朱貝妮運到上海站。

上海站是唯一一個內環內的火車站,與上海南站、上海虹橋站並稱上海鐵路三大交通樞紐。三大交通樞紐各有重點,又相互補充。上海站主要輸送北方客流車次;上海南站主要輸送南方客流;上海虹橋站與虹橋機場相連,是個綜合樞紐站。

陳小西和朱貝妮到的上海站為盡頭站,接發的列車均為始發和終到的列車。旅客一般可以提前20分鍾進站。

站前大鍾顯示6點整。

陳小西攜朱貝妮進購票廳,心算過安檢和到站台的時間,認為6點半的車次趕得及。g7207上海發往蘇州的高速動車落入眼簾,正符合陳小西三、四十分鍾路程的要求。這趟車18:25發車,19:07到達,全程41分鍾。

蘇州挺好!中國首批24座國家曆史文化名城之一,蘇州園林、中國大運河蘇州段,名聲在外。雖說作為江南人的陳小西並不稀罕,但朱貝妮一定會喜歡!

興之所至,當即拍板購了兩張g7207二等座的票。

買好票排隊安檢入火車站大廳,進入大廳後直上二樓指定候車廳,果然已經開始檢票。陳小西一手拉著朱貝妮的行李,一手牽著朱貝妮。

看看時間離開車隻有7分鍾,按照朱貝妮的思路,兩個人應該邁腿奔起來。陳小西卻走得信步閑庭。

倆人走到站台,隻差2分鍾就開車。

就近上了車,還沒有找到自己的車廂和座位,火車就開始加速離站。朱貝妮看看陳小西,他連慶幸的表情都沒有,仿佛一切理所應當。

好吧,朱貝妮內心把節奏也放慢。

找到了座位,陳小西說他要攜程出一家入住酒店,兩個人你來我往地評論一番,最終預定好酒店時,火車已經宣布即將到站。

江浙滬生活圈,可真不是一句噱頭。

蘇州火車站坐出租,到蘇州陽澄湖半島度假區內的酒店,不多不少,路上也花了41分鍾。市內交通擁堵,可見一斑。

臨近酒店,朱貝妮心怦怦跳,萬一陳小西一時倏忽隻訂了一間房,自己該怎麽委婉提醒呢?辦理入住手續時,朱貝妮一顆懸著的心落下了。陳小西果然如他所說,訂了兩間房。朱貝妮一邊滿意,一邊隱隱失落。

“先去看看我的房間。然後我再去看看你的房間。”陳小西一本正經地說。

朱貝妮啞然失笑。這種同一家酒店的商務大床房,格局不是應該一樣的嗎?

陳小西推門潦草看一眼自己的房間,像模像樣地點點頭,拉著朱貝妮的行李箱就去了隔壁的房間。

門喀嚓關上。

兩個人又一次同處一室。不同的是,彼時是師徒,此時是戀人。

“好了。你舟車勞頓了一天。先歇一歇吧,一個小時後我喊你去吃飯。”陳小西往室內走了幾步,看到房內大床,目光有些發愣。朱貝妮才跟過來,就見陳小西急急轉身往門外走。

邊走邊交代。交代完,隻聽門又一次喀嚓一聲響。房間隻剩朱貝妮一人。

朱貝妮有些不知所以。左看,右看,看不出哪裏有不妥。最後放棄思考。

她的確挺累的。

打開行李箱,拿出換洗衣服,先去衝了個澡。顧不得頭發還滴著水,便撲到床上。床單雪白,柔軟中帶著支撐,舒適得讓朱貝妮直想閉上眼睛。

一牆之隔的陳小西衝了一刻鍾的冷水澡。他需要冷靜一下……

事到臨頭,他自卑了。看著鏡子中腫起的半張臉,烏青一塊的傷痕,他難得體會一把後悔。

他向來嘲諷文人士大夫多愁善感,此刻,也不由“善感”起來。他可不希望將來回憶起來,他和她的第一次吻,他是這幅模樣……

所以,他決定,留著!

他需要冷靜,他需要轉移注意力。

他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明顯在跑神。

電話鈴聲響了好一會兒,他才驚然發現。

“阿影?”陳小西略略吃驚。

“聽說你跟人打架,還受了傷?”阿影的聲音沙啞低沉,問得些許急,隱隱藏著呼吸聲。

“我沒事。一點小誤會。是朱弘告訴你的吧?”

“我就是不明白,朱貝妮哪點好……”阿影斷斷續續,像在哭泣。

“這件事跟她沒有關係。”陳小西不想將朱貝妮扯進來,畢竟阿影是他的合夥人,日後朱貝妮少不了會跟阿影見麵、接觸。他要減少阿影對朱貝妮的敵意。

“你不要再騙我。我比你還知道整個過程!”

“……”

“你恐怕還不知道對方是誰吧?你是不是連前因後果都不知道?”阿影的質問,隻是為了證實自己知情。陳小西唯有沉默。他確實覺得此事很烏龍,不過,緣起,他倒是知道的。隻是沒想到會有人會無聊到較真!

“朱弘又編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