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95節

  四寶環視一周,見周圍鬱鬱蔥蔥,眾人騎馬走的是一條山道,四寶終於反應過來,挺直了身子道:“咱們這是…要下山?”

  陸縝頷首:“最近山上常傳出鬧鬼的傳言,在那間客棧裏搜到了不少裝神弄鬼的衣裳麵具,是黑店的那些悍匪故意假扮成鬼怪劫殺往來的行人,謀財害命。”直接問道:“你叫什麽名字?”

  四寶心有餘悸,道謝不迭:“多虧了遇見你們,不然我可真就要去閻王殿了。”她又隨口道:“我姓沈,名華采,小名四寶。”

  自打她兄弟被罰進宮,她就要冒充她兄弟繼承沈家,所以改了姓名身份,四寶是她前世的小名,她還是喜歡聽人叫她這個,沈華采總覺著不像自己似的。

  陸縝亦覺著四寶這個名字更為襯他,笑了笑:“沈兄。”想了想又補一句:“四寶,我姓陸。”

  四寶這才發現自己跟陸縝共乘一騎,有些尷尬道:“陸,陸兄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走就是了。”

  陸縝道:“此去京城還有些腳程,這一片都甚少有人煙,你若是又遇見什麽事…”

  四寶一想到昨晚的事也有些膽寒,又道了一遍謝:“那,那就勞煩陸兄了。”

  她說完肚子咕嚕嚕響了起來,自己的背簍也被他們順手拿過來了,於是從背簍裏取出幾個幹炊餅,夾了醃好的醬菜和牛肉醬掰給眾人分了,除了成安還算賞臉拿了一個旁的人都擺了擺手,她又問陸縝:“陸兄,你餓不餓?要不要吃點?”

  陸縝心頭熨帖,含笑看著自己握住馬韁的兩隻手:“我沒法吃啊。”

  是騎馬又不是騎自行車…四寶腹誹了一句,隻好把炊餅喂到他嘴邊,他低頭張嘴慢慢吃了,舌尖無意中掃過她指尖,她不由打了個激靈,手裏的炊餅差點沒掉下去。

  陸縝自己也有些意外,不過感覺…並不壞。

  一個炊餅再少很快也被吃完了,四寶跟人共乘一騎開始還挺尷尬,後來也就慢慢習慣了,見路上漸漸熱鬧起來便開始東張西望,撇了鄉音換上官話連連感歎道:“還是天子腳下人多熱鬧啊,我們家鄉那邊大清早的根本見不著人。”

  陸縝俱都笑著聽了,也不笑話她土氣:“再好的景致見慣了也是一樣的,京中人心複雜爾虞我詐,倒不如尋常地方悠然熱鬧。”

  騎馬到底比走路快上許多,兩個多時辰就到了京城城門前,四寶跳下馬拱手道謝:“多謝陸兄一路照拂了,在下感激不盡。”

  陸縝微微一笑:“感謝總不能光用嘴說。”四寶一怔,他溫言道:“玩笑而已。”又遞出一張名帖來:“你我也算相識一場,這是我的名帖,上麵有我私宅地址,得空了來瞧瞧我吧。”得想法先把這嬌妍的寶貝攏住。

  二檔頭瞄了眼就暗暗咋舌,這可不是尋常官麵上的名帖,而是陸縝私人的名帖,上麵用的是他的小字,就是其上記載的私宅地址知道的人都不過兩掌之數。

  四寶雙手接過,翻開瞧了眼,恍然道:“原來陸兄名喚清讓啊,好名字。”

  陸縝笑了笑:“不及你的小名…可愛。”

  四寶尷尬道:“陸兄,我可是個男人。”

  陸縝翻身下馬:“我在京中等你。”兩人就此別過。

  四寶和家裏的幾個下人每到一處都會約好匯合的地方,怕的就是途中走散,於是她直接到約定之處等著,沒想到他們早都到了,一見她就七嘴八舌地圍上來問她是否安好。

  四寶給吵得腦仁疼,忙做了個打住的手勢:“咱們先尋落腳的地方。”

  她的書童回青道:“少爺,您不用費心尋了,咱們老爺跟宋家家主一道進了京城,比咱們還提早半個月呢,已經買好了宅子,咱們直接過去就成,就是他吩咐我們在這先等您的。”

  四寶一怔:“我爹已經來了?那咱們走吧。”

  回青帶著她去了一處三進宅院,她先拜見了謝氏,然後去書房找沈夙,在窗外隱隱聽見什麽‘…壓製東廠’‘牽製陸都督…’‘多年謀劃…不讓奸佞欺君罔上’之類的話,不覺一怔。

  裏麵的人覺察到有人便住了嘴,拱了拱手向告辭。

  沈夙見是四寶,淡然道:“回來了,怎麽用了這麽久?”

  四寶旁的倒還機靈,就是學習水平實在是不咋地,沈夙當年可是二甲頭名,而她學了好多年才勉勉強強中了個秀才,名次還是吊車尾,聽說還是人家看她顏正覺得她心也正才給她的,所以沈夙對這個名義上的兒子實際上的女兒素來想了想才道:“路上可好?”

  四寶跟他不算很親近,先行過禮,輕描淡寫地道:“路上不留神遇見了山匪,幸好有貴人相助,這才得以脫身。”沈夙見她無事,點了點頭提醒一句下回多留個心眼,就不再多說了。

  她寒暄了幾句才問道:“爹,方才是…”

  沈夙這些事倒是不瞞她:“陳家知道我筆墨上還算有些能耐,讓我幫著草擬一份彈劾東廠的折子,他們家出了位禦史,要把這折子遞上去。”

  四寶也知道東廠勢大,難免搖頭勸道:“陳家也算是世家了,根基牢固,何必非跟東廠作對呢?咱們還是別參合了吧,免得遭受牽連。”

  沈夙搖頭道:“你學問平平,性子也不夠機敏,如今我年歲漸長,咱們家若是想再起來,一味求穩自然不行,再不能向原來那樣左右逢源,該搏的時候也得放手一搏,不然安能對付淮安沈家?再說這回陳家準備周全,至少有七成把握,不然我也不會妄動。你無須多想,隻管做好你的學問便可。”

  沈夙為人素來聰敏謹慎,但自打唯一的兒子被送進宮,這些年也漸漸有些偏激了,四寶聽他這樣說,不好再勸,隻得拱手道:“女…兒子定當盡力。”

  沈夙點了點頭,揮手讓她下去。

  四寶下去之後立刻洗了個澡,又美美地吃了一頓,在家狠狠地歇了三天才去了一身的風塵疲憊,無意中看到陸縝給的名帖,想著這位大佬救過自己一命,好像不去登門正式拜謝有點說不過去,再說能跟這樣看起來有權有勢的人物結交也不是壞事。

  她先打聽了一番,但無奈周遭竟每一個人知道這個陸清讓是何方神聖的,沈夙最近一直不在家她又問不到,隻好換了身體麵衣裳,帶了厚禮按照名帖上的地址去拜見這位神秘兮兮的陸大人。

  陸縝最近亦是一直等著四寶上門,偏偏等了三天還不見這小東西的人影,正想著要不要親自上門好好問一問,就聽下人來報:“沈公子求見。”

  陸縝勾了勾唇角:“讓他稍待片刻,等會再請他進來。”

  下人恭敬退下了,四寶正在門房等通傳,門房的人進來回報道:“勞公子稍等片刻,我們督主隨後就到。”

  四寶隨意點了點頭:“應該的,讓你們督…督督督啥?”

  她一雙杏眼都瞪圓了,下人給問的有點不爽,不過還是強壓著不愉道:“自然是我們東廠的陸提督,公子不知道就上門來了嗎?”

  陸提督啊臥槽!那個跟她爹和她爹的老板是政敵的陸提督嗎!她,她竟然是被陸提督救了,媽呀人生要不要這麽精彩刺激!

  她拿著名帖脫口問道:“你們提督不是叫陸縝嗎?這個清讓是怎麽回事?!”

  下人笑道:“清讓是我們督主的小字,縝是他的名諱。”

  四寶:“…對不起,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橘子沒摘,我先告辭了!”

  她說完轉身就想跑路,就聽身後傳來一道悠然的聲音:“怎麽這就急著走?”

第一百零二章

  四寶渾身一震,像是演電影一般一格一格地轉過頭,半晌才開口道:“我,我回去摘橘子…”

  這借口爛的可以了,陸縝挑眉:“正好,我家裏有棵橘子樹。”

  四寶;“…”

  她現在真想問一句,您老人家也是穿越的吧?!

  陸縝看了門房一眼,門房會意地把門關上,四寶見跑不了了,隻得訕訕地站在原地,小心翼翼地道:“陸,陸兄,您怎麽沒告訴我你就是陸提督呢?”

  陸縝不經意般的在她肩頭輕輕一壓,將她帶的近了些,微微一笑:“你我共患難一場已經算是朋友了,跟我是什麽身份有何幹係?”其實他就是不想讓四寶知道自己太監身份。

  一邊的門房暗暗詫異,何曾見自家督主對什麽人這般和顏悅色稱兄道弟?

  四寶一想也是,不覺暗暗羞慚:“是我偏頗了。”

  後來一想不對啊!就算先不提身份尊卑,陸縝可是她爹和她爹老板的對頭,以後說不準還有一場大鬧呢,兩人做個毛朋友啊?不撕逼就不錯了!

  這麽一想四寶更是坐立難安,小聲道:“我家裏的橘子再不摘就壞了…”

  陸縝已經帶住她的手臂往院裏走了:“沈兄何必如此推脫,難道是嫌我來迎的晚了?”

  四寶忙道:“不敢不敢,我真是有事。”

  陸縝笑了笑:“沈兄若是想吃橘子,我等會命人奉些給你。”

  四寶還能說什麽,隻得道:“那,那就叨擾陸提督了。”

  陸縝莞爾:“你我怎麽說也算是經曆過生死的交情,總叫我陸提督陸提督不覺著別扭?你可以喚我名諱陸縝,若是再不濟,叫一聲小字清讓也無妨,我就叫你四寶了。”

  四寶隻好道:“那陸,那就多謝陸縝兄美意了。”

  雖說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進京城,但是東廠的赫赫凶名在外,還有什麽抽筋剝皮的種種傳言,讓人不怕都不行,更何況他們家現在還有跟東廠作對之嫌…四寶越想越是汗毛直豎,身邊站著個風華絕代的大美人都不覺著賞心悅目,生怕美人一個不高興就把自己拖下去砍了,或者剝皮活吞了,老天爺啊,她就應該打聽清楚再過來拜訪的!QAQ

  四寶給自己腦補的凶殘場景嚇得冒出了一腦門子的冷汗,冷不丁一隻微涼的手覆在她額頭上:“怎麽,中暑了嗎?”

  四寶忙掏出絹子擦了擦腦門上的汗珠,幹笑道:“是啊,天,天太熱了。”

  陸縝見她的緊張神色不覺挑了挑眉,也沒多說什麽,隻吩咐人把擺宴的地方從花廳挪到了一處三麵通風的清爽水榭。

  四寶趁機轉移話題道:“話說回來,上回搶劫咱們的匪人如何了?沒惹什麽麻煩吧?”

  她說完覺著自己又問了句廢話,眼前這人是誰?誰敢給他找麻煩?陸縝頷首:“回來之後我讓人同順天府報備了一聲,那夥人為惡多時,他們也逮好久了,正好算是幫了他們一把。”

  四寶訥訥道:“那就好那就好。”

  她突然想起來手裏還拎著禮物,把錦盒遞給他道:“陸,陸縝兄,小小薄禮不成敬意,為了答謝你上回的搭救之恩。”

  陸縝這回倒是沒推脫,伸手接過來,隨手把玩著那錦盒:“是什麽東西?”

  四寶老老實實地道:“是一塊玉佩。”

  陸縝直接取出來佩戴到腰間,笑道:“自古女子送男子定情信物給男子多送玉佩,想不到四寶也有此等愛好啊。”

  四寶尷尬道:“沒有這樣說的,我是見這塊玉佩成色不錯,而且極襯你風骨,這才買下的…”

  陸縝細細打量,表情古怪:“可這是一塊雙魚佩。”雙魚佩跟比目佩鴛鴦佩的意思差不多。

  四寶一怔:“雙魚佩怎麽了?”

  陸縝含笑道:“沒什麽,四寶的心意我收到了。”

  四寶:“…”總覺著哪裏怪怪的。

  她本來以為兩人之間沒啥可說的,閑聊幾句就得冷場,沒想到情況正相反,陸縝竟是個難得的善談之人,而且半點不顯得饒舌,兩人能從朝政一路說到地方飲食,再說的山海傳說,每當一個話題說盡了的時候他就會巧妙地引出下一個話題,說什麽事都恰到好處字字珠璣,也不會自己一味地高談闊論,同樣給四寶發表自己看法的空間和餘地。

  四寶雖然正經學問做的不咋地,但是雜七雜八的事情竟然知道不少,兩人說了一個多時辰還在興頭上,四寶一顆快從腔子裏跳出來的心早都平複下來,忍不住對這位陸廠公的風采暗暗心折,佩服的不知如何是好。

  跟他作對的那個陳家家主四寶也見過,雖然學識也淵博,態度也和氣,但待人接物難免帶了些居高臨下的味道,旁的不說,單說這人格魅力,陸廠公就要把那位陳家主甩出幾條街去。

  四寶都快樂不思蜀了,陸縝不經意嘴角含笑,不經意問了句:“我瞧你年紀也不小了,可定了親事?我倒是知道京裏有幾個未出閣的名門閨秀…”

  四寶本來在喝茶,聞言給嗆的咳了聲,連連擺擺手:“我這樣的哪裏配得上名門閨秀,再說我這些年一直跟家中父母天南海北的跑,更顧不上親事。”

  陸縝點了點頭,又道:“家中伺候的通房妾室總該有吧?”

  四寶給他問的有點臉紅,又擺了擺手:“也沒有,我爹不許我在內闈廝混,說是會耽誤我課業。”

  陸縝知道了想知道的,心滿意足地附和道:“令尊說的在理。”

  四寶猶豫了一下,終於把盤桓在心裏多時的話終於說了出來:“督主,我有個弟弟叫沈靈修,當年我們家被人陷害,他也被迫入宮為奴,我想知道他現在是不是還在宮裏?過的如何了?”

  宮裏的事兒都挺忌諱,其實她本來不敢打聽的,不過見陸縝和氣,待她也是誠心相交,不是那等凶神惡煞之輩,這才鬥膽問了句。

  陸縝自然不會特地去記一個小太監的名諱,想了想才道:“明日沐休結束我命人幫你查查,倘有機會,讓你們兄弟見上一麵也未嚐不可。”

  四寶沒想到還有這種福利,忙不迭地起身道謝。

  陸縝含笑扶住她,殊不知現在欠下的人情債越多,以後利滾利還起來可就賠大了。

  他頓了下又轉了話頭道:“上回聽你說,你這次進京是為了拜李大儒為師?”

  四寶給他套路的,不知不覺卸了防備,歎了口氣道:“我爹想讓我拜李大儒為師,做學問還是其次,能多交些人脈才是重要的,隻不過我排了好幾天的隊,連李府的門檻都進不去,更別說參將他的考試了。”

  她說完難免憤憤道:“李大儒倒是一片好心,共發了一百五十枚考試牌,隻要能攜考試牌進去的就能參加他的弟子選拔考試,考試牌若是真正發放完了我也無話可說,但有那些黑心肝的不知道使了什麽手段考試牌,轉手竟要賣五千兩銀子!簡直是喪心病狂!”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