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94節

  四寶這才鬆了口氣,道謝:“多謝公子。”

  謝完又覺著自己混的忒慘,她掏過錢了好不好!為毛要向別人道謝!

  陸縝輕笑一聲:“小公子自己掏過夜宿費了,這客棧也不是我開的,何須謝我?”

  四寶心思被他道出,訕訕地笑了笑,嘴上接話柄卻接的很利索:“公子留我,是免我受冒著大雨深夜趕山路之難,就是撞個邪也受不了啊!所以我是謝公子救我一命。”

  陸縝原是隨口一言,見她說話活潑有趣,不由繼續道:“男子漢大丈夫須頂天立地,怎麽會懼怕邪穢之物?”

  四寶神神叨叨地道:“如公子這樣的是男子漢大丈夫,邪穢自然不敢近身的,我年紀可還小呢,那些山精妖怪最愛纏我這種年紀的少年了。”

  她沒注意到陸縝身後幾人聽見‘男子漢大丈夫’六個字的時候表情都有些詭異,陸縝顯然沒想那麽多,隻是遺憾東廠裏沒有這樣能跟他逗趣解悶的少年,難怪越發無趣了。

  正好這時候點的菜上齊,四寶就不再跟他閑磨牙了,麵條是用骨頭湯下的,味道不差,那清炒芥藍味道就有些難以形容了,更何況四寶愛吃葷的,眼饞地望了眼對麵桌上的大盤小碟,悶頭扒拉著自己的麵條。陸縝本來不餓,冷不丁瞄見她吃相,雖然不粗魯但讓人覺著很是香甜,他難免也動了些食興,要了一碗飯悠悠吃著,對成安又吩咐了幾句

  四寶吃的正香,突然一盤子醬牛肉遞到她眼前,她把嘴裏的一口麵咽下去,一臉茫然地看著成安,成安道:“我們公子賞…給你添的菜。”

  四寶沒想到一個看起來很不好相與的家夥竟然這麽好心,茫然地看了陸縝幾眼才準備掏錢給他:“額…多謝公子,勞您破費了,我把牛肉錢給您。”

  陸縝笑了笑,卻沒再看她,更沒收她的錢,放下筷子直接起身上了樓,四寶鼓著腮幫子咬了塊牛肉,麵上滿是莫名其妙。

  客棧本就不大,他們幾個分開把樓上的房間都包圓了,四寶可不敢再去招惹這幫喜怒無常的貨,讓小二把剩下的大半盤牛肉打包,拉著他問道:“你們一樓還有沒有客房?”

  小二不知怎麽的表情有些古怪,搖頭道:“最近天氣潮,一樓的客房怕是不便住人,要不我在二樓給您開間房。”

  四寶堅決不想和那幫怪人住在一起,尤其那美人看起來金尊玉貴的,指不定是什麽王孫公子,她要是不留神得罪了豈不是要倒大黴?

  小二又打量她幾眼,不知是不是在掂量什麽,想了會才道;“那您就跟我來吧。”

  四寶跟在他身後進了靠裏的一間房,小二把人帶到就走了,她伸手摸了摸被褥枕頭,潮倒是有點,也沒小二說的那麽嚴重,搖了搖頭用小二端來的熱水洗過腳再把背簍放在裏側,銀票和散碎銀兩都貼身放著,又摸出一把短匕首壓在枕頭下,這才放心睡了。

  她睡夢之中手腳不老實,不知道碰到床頭哪個地方,就聽見一陣輕微的機括響動,然後就是卡擦一聲什麽東西被打開的動靜,接著便是砰的一聲,有什麽重物落在她身邊。

  四寶累的狠了,睡的迷迷糊糊還沒反應過來,等睜開眼就見身邊躺了具穿著掌櫃衣裳的屍首,空洞無神的眼睛望著天花板。

  她腦袋懵了一下,身上的汗毛跟爆炸一樣立了起來,臥槽有什麽比在客棧睡的正香的時候身邊突然躺了一具屍體更恐怖嗎?!

  她眼淚差點沒給嚇出來,心髒都停止運作了幾秒,連滾帶爬地跳下床,邊高聲道:“死,死人啦!”

  然後急死忙活就往門外衝,鞋跑丟了一隻都沒發覺,卻發現門從外麵鎖住了,怎麽都打不開,她目光又冷不丁落在那屍首上,臉上血色褪的幹幹淨淨,於是砰砰砰用力敲著門,後來幹脆整個身子往門上撞。

  這客棧也不知怎麽設計的,隔音居然相當好,她鬧出這麽大動靜傳到樓上竟然隻剩了一點點雜音,尋常人是很難被吵醒的。

  不過幸好這幫人也不是尋常人,聽到動靜齊齊醒了,不到片刻就穿戴好直接翻身從二樓的欄杆跳下來,成安護著陸縝:“督主您小心點,這間客棧有古怪。”

  陸縝沒看他,循聲走到關著四寶的房門前,這時候動靜大了起來,他重重一腳掃出去,本來緊鎖的房門立刻被踹開。

  四寶終於脫困,眼前先是一黑,再是一亮,也沒看清救她脫困的人是誰,踉踉蹌蹌地跑出來就摟著他的腰不撒手了。

  “我的爹啊!!!”

  陸縝:“…”

第一百章

  往常別說是叫爹了,就是想管陸縝叫爺爺的都海了去了,不過聽眼前人叫怎麽聽怎麽…詭異,不過被這小東西抱住的感覺倒是不壞,他從後腰到脖頸都酥麻起來。

  成安伸手就想把人拉走,被他抬手止住了,伸出纖長的食指頂住四寶的額頭用力把她頂開:“看清楚了再叫,誰是你爹?”

  他本來想把四寶拽開的,沒想到這小東西受驚之下力道倒是不小,牢牢抱著他的腰怎麽也不鬆開。

  四寶真快被嚇死了,試想一下,你睡的正香甜的時候突然有個死人躺在身邊,她就是兩輩子也沒見過這麽驚悚的場景!沒把她嚇成死人已經算她膽大了,饒是如此她也嚇得涕淚橫流哭爹喊娘,三魂七魄齊齊飛了:“娘啊,我見鬼了!嗚嗚嗚嗚~~~”

  陸縝:“…”

  他轉眼把四寶雙親當了個遍,沒好氣地道:“閉嘴!”

  陸縝還是頭一次見有男人能哭的這麽…驚天動地的,但偏這小東西生的嬌軟,讓人生不出厭惡之心,倒像是一個怕極了的小少年。他不覺放柔了聲音,甚至伸手在她背上輕輕一拍:“到底怎麽了?”

  他聲調從容,隱隱有股能鎮定人心的力量,四寶又抽泣了幾聲,見這麽多人都在,一顆快要跳出腔子的心終於緩緩平穩下來,不過仍不敢往屋裏看,躲在陸縝身後哭喪著臉道:“我房裏有個死人…就在我床上…”

  東廠的幾人也瞧見了那具屍首,他們是見慣了屍首的,倒不覺著有什麽好害怕的,心裏難免暗暗鄙視,一個帶把的竟然比他們沒把的還像娘們。

  二檔頭先一步進去檢查,把那具屍首翻看一二,向陸縝回報道:“督主,裏頭的是具男屍,年紀約莫在三旬上下,死了應該有些時候了,不過最近天氣不算熱,屍首又在山上,這才沒有腐壞,死因是胸口中了一刀,一刀致命,應該是個會家子下的手,身上除了衣裳什麽都沒有,怕是被人劫了財。”

  他頓了下又道:“不過這客房牆壁有處暗門,應該是藏匿屍體的地方,想必是這位小公子無意中觸碰了什麽機關,這具屍首才掉了出來。”

  四寶一隻手仍牢牢拽著陸縝袖子,已經聽的目瞪口呆,下意識地問了句:“你們是…捕快?”

  二檔頭嘲弄地大笑了幾聲,正要說話,陸縝就看了他一眼,他忙收了聲。

  陸縝沒功夫理會,當機立斷地吩咐道:“把這間客棧的小二和掌櫃的都拿來,我有話要問他們,此事與他們脫不了幹係。”哪怕這人不是客棧掌櫃和小二害死的,他們肯定也是幫凶或者知情人

  其實他在見到屍首的時候就立時要把小二和掌櫃一並捉拿過來的,不過方才被四寶那驚天動地的聲音攪的腦仁生疼,一時把這茬都忘了,經二檔頭一說才想起來。

  幾人分散開去拿人,在前台後廚略略找了一圈卻連根人毛也沒見著,所有人憑空蒸發了一般,四寶覺著人生簡直太特麽刺激了,住個客棧都能遇見密室殺人。

  陸縝正要吩咐幾人細搜一番,就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一縷縷細煙,一股不正常的香味鑽入鼻端,四寶隻吸了一口就覺著頭暈腦脹的。

  陸縝以袖遮鼻吩咐道:“找濕毛巾捂住鼻子!”

  二檔頭罵了句:“操,一輩子打雁竟然讓雁啄了眼,咱們這是住進黑店裏了!”

  四寶隨即聯想到人肉包子,綠著臉道:“那該怎麽辦?現在哪裏來的濕毛巾?”她下意識地拽起陸縝的袖子給自己擋著臉。

  陸縝;“…”

  陸縝沒功夫跟她計較,吩咐道:“先撤出去再說。”

  客棧的大門當然是被牢牢鎖住了,不過這難不倒成安等人,他們一腳把大們踢踹開,捂著口鼻正準備冒雨出去,開門的一刹那正是人防備心最鬆懈的時刻,這時就見十來條身影不知道從哪裏鑽出,手裏拿著長刀匕首,以合圍之勢攻擊著準備出門的眾人,四寶定睛一看,方才招呼她的小二跑堂赫然也在這起子歹人裏,果然是家黑店!

  他們也看出來這幫人是以陸縝為首的,所以好幾人拿著手裏的凶器直奔陸縝,打算先把頭領拿下。

  以陸縝的身手豈是這些人能對付的,出手狠辣,先伸手擰斷了其中一個的脖子,又把另一個踹飛出去。但這夥黑店歹人的人數足足是他們的三倍,更何況他們還帶了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四寶,再加上店裏空間狹小施展不開,一時竟沒占上風。

  陸縝冷著臉前後應付,四寶跟著他躲著,這時候歹人裏有個使劍使得頗不錯的一劍衝他刺了過來,他旋身躲開正要反擊,一時忘了四寶就在他身後,兩人一下子撞成一團失去平衡,雖然劍是躲開了,他步伐也被打亂,四寶忙伸手拽住他,沒想到被他帶的也摔了出去。

  客棧外麵正好是個大斜坡,兩人抱成了一個滾地葫蘆,咕嚕咕嚕往下滾,四寶怕把這大人物摔出什麽問題來她吃不了兜著走,於是四肢並用牢牢鎖在他身上,給他當個活生生的人肉墊子。

  這姿勢…陸縝忍不住動了動胳膊,隨即被她鎖的更緊,兩人滾了會兒才停下來,此時雨勢雖有減緩,但地上仍是濕漉漉一片,兩人滿身的泥水淋淋瀝瀝,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雖然泥地軟爛,但是路上還有不少小石子啥的,四寶疼的呲牙咧嘴,也不知道身上青了多少處。

  陸縝看了她一眼,嘴上雖然沒說,但也不是不知道她當了一路人肉墊子,看著已經變成泥珠子的小東西,目光到底柔和不少。這一看嬌養出來的小東西倒是心善。

  他沒什麽大礙,緩緩起身對她伸手:“可還有事?還能站起來嗎?腿沒斷吧?”

  四寶:“…我謝您啊,沒有!”

  她從懷裏掏出絹子想要擦臉,沒想到絹子上也滴滴答答地往下淌著泥,隻得煩躁地把絹子扔在一邊,冷不丁從旁邊遞過來一方白潔疊的整齊的手帕。

  四寶怔了怔,下意識地伸手接過來,陸縝就收回手,聽著上麵隱隱傳來的刀兵相接之聲:“既然還能走,那就先上去再說。”

  提起這個四寶又慫慫地縮回他身後:“上麵那麽多人,你那幾個手下能打得過嗎?咱們別都給逮去做人肉包子了吧?我這樣的皮糙肉厚的做出的包子餡不一定好吃,你這樣金尊玉貴的肯定是上等餡料。”

  陸縝:“…”

  他被這詭異的說法弄的頗是無語,又見她縮縮閃閃地躲在自己背後,眼底隱隱有些笑意,一腳深一腳淺地繼續往那間客棧走:“放心,已經無事了。”

  四寶也不知道他哪裏來的迷之自信,不過卻莫名被說服了,跟著他踉踉蹌蹌往客棧走,就見他那幾個手下還橫刀站著,倒是黑店的悍匪們橫七豎八躺了一地。

  他們雖然也算彪悍,但是論身手如何能和東廠的這些大佬們比?方才東廠眾人沒施展開,這幫悍匪要是趁亂跑了東廠眾人也不能冒雨去追,偏偏他們以為逮到肥羊,仍想著幹票大的,於是就被反殺了一波。

  四寶瞪圓了眼睛,覺得自己真遇到了不得的人物了,難道這人是將軍?可是瞧氣質也不像啊,倒像是風度翩翩的文臣。

  成安已經慌慌張張迎了過來:“您沒事吧?”

  陸縝看著有些狼狽,其實沒受什麽傷,搖了搖頭,淡然吩咐道:“隻留兩個活口問話,其他人全殺了。”

  四寶本來正暗暗琢磨他身份,就被他這份狠辣嚇住了,說話又結結巴巴起來:“殺,殺了?不,不報官嗎?不如咱們交給官府處理吧…”

  成安和二檔頭聽的一怔,隨即又像是聽到什麽笑話似的,哈哈哈笑的前仰後合。二檔頭伸手想摸四寶腦袋:“這小鬼還挺逗。”

  陸縝抿了抿唇,抿住唇邊的笑意,掩嘴咳了聲,冷眼看了眼二檔頭,嚇得他收回手又止了笑。

  他轉向四寶:“你要是害怕,可以躲在我身後。”

  四寶心說反正她也做不了主,再說這幫悍匪也不是啥好鳥,手上不定多少人命官司,於是把眼一閉真躲在陸縝身後不再問了。

  就聽撲撲十幾聲響,這幫悍匪被紮了個透心涼,四寶聽的心驚肉跳,小心翼翼地從他背後探出個腦袋來,繼而整個身子都走出來,輕聲道:“嚇死爹了。”

  陸縝:“…”他真的不理解她對爹這個字的執念。

  兩個悍匪頭子被捆到陸縝麵前,成安往他們腿窩處踹了一腳,逼得他們跪下:“說!你們是什麽人!”

  悍匪頭子眼裏閃過一絲寒光,嘴裏突然噴出一蓬白色粉末,成安和陸縝側身躲開,四寶就在兩人身後不遠,冷不丁被顏射了滿臉,意識立刻模糊起來,覺著自己這回真的要涼了。

  她身子一軟,陸縝下意識地上手扶了一把,她就勢倒在他懷裏。

  成安‘操’了聲,一刀把那人送上西天,看了眼躺在陸縝懷裏的四寶:“督主,這小子中了迷藥,等會把他扔在這兒還是…”

  陸縝看著懷裏的拖油瓶:“帶上吧。”

  這話一出口,他又低頭看了眼懷裏輕軟的四寶,陡然生出一個匪夷所思的念頭,要是能把這嬌花一樣的小少爺養在身邊就好了。

第一百零一章

  四寶一路睡的人事不知,倒是陸縝險些沒給她鬧死,他坐在馬上,四寶在他懷裏左右動彈就不說了,還時不時摟著他哭爹喊娘,她已經幹了的泥土倒是沒了,全蹭在陸縝身上了!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眾人往山下趕的時候路上已經有不少準備上山砍柴打獵的樵夫和獵戶,看著四寶在他懷裏吱哇亂叫眼神別提多怪異了。

  成安都心疼起他們家督主來了,忍不住道:“督主,還是我來幫您把人看著吧。”

  陸縝懷裏摟著個嬌嬌軟軟的小東西也舍不得放手,聞言隻搖了搖頭:“不必。”

  他自己事後想想也覺著匪夷所思,竟然對一個認識不過五六個時辰甚至還不知道他名字的小鬼如此惦記,最奇葩的是這小鬼還是個男的,要說他相貌是極好,但比他更為國色的人也不是沒有,他覺著自己可能真中了邪了。

  等他醒過來一定要問問他的名字。

  陸縝一手摟著人,一手拉著馬韁如實想。

  幸好四寶還算給力,暈了兩三個時辰,終於在眾人快下山的時候醒了過來,摸著昏沉沉的腦袋掙紮起身,眼前一片花,她抖著嗓子道:“我,我這是進了閻王殿了?”

  她眨了好幾下眼睛才看清陸縝就在他對麵,頗是傷懷地歎了聲:“兄弟,你我素昧平生,沒想到都年少夭折,竟要一道踏上黃泉,真真可悲。”

  陸縝:“…”

  他也難免跟著歎了口氣,這孩子的腦子到底是怎麽長的啊:“你看清楚再說話。”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有味 寵妻日常(襲夫人成長實錄) 大香師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