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93節

  陸縝點了點頭:“所以我才沒跟他多纏扯。”四寶遲疑道:“他接下來…你有什麽安排嗎?”

  陸縝道:“讓他再入東廠是不可能了,不過我已經從檔籍裏把他沒去,到時候給他一筆銀錢一處宅子,是經商是讀書是種地都隨他。”

  他倒不是突發善心,主要是謝喬川這事不處理好,四寶難免要掛心,倒不如一氣把事做完善,省的他再在兩人之間插一腳。

  四寶點了點頭:“也好,他隻要本事還在,日子不會差到哪裏去的。”

  這一天假期算是徹底被攪和了,晚上又有事要請陸縝回宮,他叮囑了四寶幾句,頗為憋悶地返回了宮裏繼續幹活。

  他這次可不光是忙活公事了,回去之後把四寶的檔籍同樣消了,又對外稱她跟去追擊三皇子的途中不慎被餘孽所傷,這麽多天救治無效已經身亡了。

  馮青鬆不是東廠的心腹,聽到這個消息差點沒暈過去,拍著大腿哭嚎:“我可憐的兒子誒!我還指望你給我養老送終呢,怎麽竟讓我白發人送黑發人,我以後老了可指望誰呐,我的四寶啊…”

  他培養一個幹兒子容易嗎!現在他都這麽大了,再養一個還不知有沒有四寶有良心,萬一養出個白眼狼,他老了都沒人能侍奉床前,簡直不要太慘!

  成安臉上扭了一下,馮青鬆跳起來就要捶他:“你個混賬,我把四寶交給你的時候你怎麽說的?!現在人沒了你拿什麽賠我?啊?!”

  成安硬把他拽下來:“你能不能先聽我說話,等你聽完了我給你當幹兒子成不?我給你當孫子都行!”

  馮青鬆啐他一臉:“你個孫子比我都大,要臉不要?!”

  成安:“…”他隻得拚命拽著馮青鬆:“你…冷靜點,我有話跟你說。”

  知道四寶‘死訊’的悲慟不已的可不止馮青鬆一個人,傳說陸都督也是悲痛欲絕,請了三天假在家緩了三天才重新出麵打點宮裏的各項瑣事。

  四寶在家裏也沒閑著,重新換上女裝陪著傻弟弟沈華采去觀裏祈禱,求三清祖師保佑沈華采高中,沒想到‘恰好’被幾個曾經見過四寶公公的大人給看見了,都不禁麵露詫異,在心裏暗忖世上竟會有相貌如此相似之人?

  不管幾人如何想的,這事最後還是在京裏傳開了,都說那位四寶太監在家裏還有位胞妹,是他老爹後來四處留情生的,相貌卻和四寶太監像極了,真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了。

  後來陸縝‘無意中’聽到此等傳聞,去沈家一見之下,立刻上門提親求娶,沈華采十分不願把親姐嫁給太監,但四寶自己執意要嫁,他又沒有說話的餘地,謝氏更不用說,這樁親事就這麽成了。

  事情發生的如此巧合,京裏頭不是沒有人懷疑,不過如今陸縝隻手遮天,元德帝躺在龍床上就剩下半口氣,他們就是再懷疑又能如何,暗暗把疑心塞回肚子裏。

  幸好陸縝也沒要求所有人都相信,隻要麵上過得去就差不離了,要不是皇上死了之後不能大肆操辦婚宴,他隻得趕在元德帝還剩一口氣的時候辦妥,也不至於把這事趕得這麽緊。

  四寶後來想想也是好笑,他原來煩元德帝的時候巴不得這老梆子早點狗帶,現在為了能好煩成親又不得不想法再給元德帝續上幾日命數,這君臣倆也是冤家了。

  陸縝緊趕慢趕地籌備三書六禮選吉時,甚至東廠上下都忙活起來,終於把成親的吉時敲定在一個多月之後。

  四寶沒有嫁妝,她也沒操心過嫁妝的事,但陸縝給的聘禮什麽金銀珠寶古董玉器名家字畫拆環首飾衣裳布匹,這些多的能把沈家給埋了,還給她另備了田莊鋪麵之類的充作嫁妝,這些以後都算是她的私產,沈小弟拿出一家之主的魄力來,拒了陸縝給的嫁妝,不顧謝氏的反對,硬是清算了家產,拿出三分之一來給姐姐當嫁妝,陸縝送來的聘禮也全部算在嫁妝裏。

  向來完事不操心的四寶目瞪口呆地看著那長長的一串嫁妝單子,不知自己怎麽一夜之間就成了富婆。

  幸好元德帝還算給力,直到兩人正式成親的那天還吊著一口氣,四寶是從沈家出嫁的,她之前找了個機會麵帶悵然感懷地把沈夙死的事告訴了沈華采,沈華采自然難過不已,不過沈夙失蹤這麽久,他也算有了心理準備,雖然極為傷心,幸好沒有情緒崩潰,倒是謝氏聽完這個消息直接昏厥了過去,又大病一場,今天四寶出嫁她還沒有徹底痊愈,上了妝遮掩住病容,強撐起笑臉打點周全。

  謝氏庸懦又沒主意,唯獨對沈夙算得上真愛了。

  叩拜完娘家高堂,四寶就被沈華采背著上了轎子,他是個讀書人,力氣瞧著也不大,陸縝便在一邊護著,她想透過紅紗看一眼,卻隻看到眼前一片如火如荼的豔紅,她忽然覺著有些心慌,冷不丁手卻被人握了一下,他低聲道:“別怕。”

  她循聲望過去,雖然什麽也看不見,但心裏漸漸安分下來,不知不覺露出笑容,由著沈華采把自己背上了轎子。

  其實陸縝去扶人是不大合禮數的,不過此時也沒人會不長眼地提醒他。

  洪秀是一直跟在她身邊的,就是見到她突然變成女人也沒怎麽驚訝,陸縝幹脆讓他繼續留在四寶身邊伺候,他也無愧女裝大佬本色,扮作個貼身丫鬟跟在四寶身邊,像模像樣細聲細氣地問道:“姑娘,你渴不渴餓不餓?咱們馬上就要到姑爺家了誒。”

  四寶:“…你入戲太深了。”

  她給洪秀攪和的星點婚前恐懼也沒了,被人一路扶著進了提督府,拜過天地送入洞房,洞房裏也沒什麽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是些東廠的熟人,不合規矩之處也被人無視了,陸縝取了喜秤挑開蓋頭,兩人彼此互視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裏的驚豔。

  四寶方才還在想陸縝穿紅衣會不會好看,沒想到他竟穿出了一種別樣的豔麗風采,似乎能勾魂攝魄,修長挺拔的身形卻撐的喜服絲毫不顯女氣。

  陸縝也並不是第一次見四寶穿女裝,這回卻有別樣心思,眼看著小妻子穿一身紅衣清麗嬌美不盡,他唇邊不知不覺地泛起笑意來。

  兩人對視,眼底再無旁人。

  馮青鬆酸溜溜地看著喜房裏的一雙璧人,好不容易他接受了幹兒子變幹女兒的事實,轉眼督主又成了自己幹女婿,他好歹也是四寶幹爹,為什麽除了他那麽多人都知道四寶是姑娘的啊啊啊啊!!!

  馮青鬆在心裏咆哮成了草泥馬,被有眼色成安拉出去了。

  四寶推了推他:“外頭的賓客都是有頭有臉的,還在外頭等著你呢,你先出去待客吧。”

  陸縝握住她的手親了一下:“等我回來。”

  四寶嘿嘿直笑:“放心,嫁妝都抬過來了我肯定跑不了,就算能舍得你也舍不得那許多嫁妝呢。”

  陸縝嗔了她一眼,這才轉身出去了。

  洪百變秀走進來細聲問道:“夫人你要不要用點吃食?”

  四寶:“…你敢不敢好好說話?”

  洪秀拋了個媚眼:“人家聲音一向都是這樣啦。”

  四寶:“…”

  他說歸說,手下動作卻一點不慢,先服侍著四寶換了身輕便衣裳,然後變戲法似的變了桌好菜來,又站在一邊殷勤地幫她夾菜。

  四寶邊咬著一根雞翅邊狐疑地看著他。

  “督主直接叫人把外麵的席麵抬了一桌進來。”洪秀細心叮囑道:“你可得多吃點,吃的飽飽的,不然晚上禁不住折騰。”

  四寶:“…”

  她一邊翻白眼一邊吃完一頓飯,洗漱完之後,又在屋裏走了幾圈消食,眼看著陸縝還沒回來,正猶豫著要不要躺回,就聽屋外陣陣響動,簾子一下子被掀開,他走進來道:“可用過飯了?”

  四寶拍了拍吃的鼓鼓的肚皮:“用過了,撐死了。”

  陸縝把屋裏的下人都打發出去,握著她的手在床沿坐下,悠悠歎道:“可算把你娶回來了。”

  四寶想到兩人經曆的風浪,也難得跟著點頭:“是啊,不容易。”

  他身手攬著小妻子的細腰,沒如何動作兩人就齊齊滾到了床上,跟她纏綿廝磨,啞聲笑道:“既然不容易,那就不要再負了良宵。”

  四寶覺著他身上又熱起來,腿窩被東西頂著,忍不住掙了掙才問道:“其實我一直想問來著,你當初到底是怎麽混進宮裏的?”

  陸縝在她耳垂處輕咬了口,緩了緩才道:“我父母早亡,一直住在陸家宗族裏,後來陸家長房遭難,我有個堂兄跟我相貌相似,我堂伯硬是拿我替了堂兄,可惜他還是遲了一步,那位堂兄已經淨過身了,這事若是說出去,我也要跟著受牽連,索性就著這個身份往上走,想法除了我那堂伯。”

  四寶怔道:“咱們竟是一樣的境遇?”

  陸縝笑了笑:“世上自私之人多,有這樣的事並不稀奇。”

  四寶點了點頭,陸縝摟著她:“所以能遇見你,是我的福氣。”

  她的性子可以說跟他是反著來的,如善良執著直率這些品質,他往日可以說嗤之以鼻,但偏偏他就愛上了四寶,而且深陷進去無法自拔。

  四寶張了張嘴,反手攬住他的脖子:“我也是。”

  她穿過來隻求吃飽穿暖,愛情這種奢侈品可不是她能消費得起的,所以能遇上陸縝,是不幸中的萬幸。

  陸縝在她頸窩廝磨,薄唇親吻著白嫩的脖頸,半笑半嗔:“當初你死活不肯跟我說你是個姑娘,我竟以為我喜歡上一個男人,糾結許久才漸漸想明白了,沒想到又發現你竟真是個姑娘。”

  四寶聽了他這一番由直到彎再到直的心路曆程,噗的笑出來:“知道我是女的你有沒有點遺憾?”改性向可不是什麽小事,得虧他心理強大才沒鬧出神經病來。

  陸縝:“…”

  他沒好氣地在她圓潤臀上輕拍了下,磨了磨壓根:“沒有,我歡喜的不知道怎麽是好。”

  四寶枕在他肩頭:“我一直以為你是太監來著。”陸縝笑了下:“若我是真太監,你還會喜歡我嗎?”

  四寶點頭:“會,我喜歡的是你,又不是你的幾幾。”陸縝雖然不是啥好鳥,對她卻是沒話說的,大不了兩人就談柏拉圖唄。

  陸縝:“…”

  他還沒係好安全帶,險些被四寶這一腳油門給甩下車,輕輕吐納一口才問道:“你知道我知道你是假太監的時候心裏在想什麽嗎?”

  四寶繞了一圈才把這話繞懂:“什麽?”

  他牢牢把她錮在身下:“好巧。”

第九十九章

  “你知道不知道?這山上最近鬧吃人鬼哩。”

  “我怎麽不知道?聽說附近的獵戶樵夫死了好幾個了,被發現的時候身上都肉皮都沒了大半,剩下半拉掛在骨頭上!不是鬼吃的還是誰吃的?”

  這座建在山裏的歇腳客棧甚是清閑,除了趕著進京的客人偶爾會在此住上一晚,幾乎不會有旁人來此住店,僅有的兩個小二便靠在櫃台邊說些神神鬼鬼的故事。

  趕著進京的四寶冒著傾盆大雨才走進這家客棧裏,還沒來得及抖一抖身上的雨水,就聽見這麽一段重口味的對話,隻得提高了聲音道:“勞煩幫我提一下東西,我要吃飯住店。”

  兩個小二見有生意上門,也顧不得再閑聊,湊上去殷勤幫四寶摘下肩上的背簍,笑道:“公子就一個人嗎?要吃什麽?住多久?我好讓那邊去安排?”

  四寶留了個心眼:“不是一個人,我跟同伴約好了時間,他們過一陣子要來找我。”

  其實她哪有什麽同伴,她爹沈夙聽說名動天下的李大儒要收入室弟子,急死忙活地催她趕到京裏抓住機會,於是四寶帶了一個書童一個丫鬟和兩個孔武有力的侍從就上路了,一路上幸好沒出什麽是,沒想到快到京城的時候卻下起了大雨,五人徹底走散,她尋摸了半天才尋摸到這麽一家小客棧,想著今晚上先住一晚,等雨停了明天再去找人。

  四寶愛吃肉,但是摸了摸勉強算夠用但是進京不知道還要花多少的錢袋子,又對著菜牌上的回鍋肉和蘿卜燉羊肉流了回口水,一臉悲催道:“一個清炒芥藍,一碗熱湯麵。”

  小二打量她幾眼,見是個窮鬼也失了興致,收起菜牌吩咐廚下做菜去了。

  四寶從背簍裏抽出一條幹巾擦著身上的水珠,那邊倆小二又講起一個狐狸精吸人精氣的故事,她從小怕這些,臉色忽紅忽綠的,正要跟他們岔開話題,就聽門口幾聲腳步聲和著雨聲傳進來,轉眼六七人進了店裏。

  為首的人身形頎長,星眸燦然,進來之後似是蹙了蹙眉,四寶目光落在他臉上便怔住了,不知道是不是聽了妖鬼故事的緣故,恍惚中覺著自己見著了一隻勾魂攝魄的山鬼妖精。

  正在她被美色晃了神的時候,疑似山鬼的男人身後又一個麵白無須的中年男人走出來,殷勤地幫他把桌椅擦了好幾遍,又擺放好請他坐下:“督,公子您請坐。”

  陸縝一撩衣袍坐下了,麵白無須的男人又歎道:“都是奴…屬下的不是,誤算了時辰,現在還沒趕回京裏,隻能委屈您在這種地方將就一宿了。您餓不餓?”

  陸縝不在意地恩了聲:“我不餓,你們要餓了自去用吧。”他頓了下又吩咐道:“成安,多留心著外麵,雨一停就走。”

  成安恭敬應了,掏出一錠銀子來‘啪’地往小二跟前一拍:“有什麽現成的吃食都送上來,味道就不要求了,一定要幹淨,要是吃出什麽問題來,爺拆了你們的骨頭!”他說完又拍出兩錠銀子:“還有把閑雜人等都清了,這店我們包了,旁人不許進來。”

  小二本來雙眼放光,聽完最後一句有些為難的看了眼四寶:“店裏隻有幾位老爺和這位公子…”

  成安眼睛立即看了過來,四寶本來邊等飯邊瞧熱鬧,沒想到猝不及防地就引火燒身,忙取出書本子口中念念有詞裝沒聽見。

  成安撇撇嘴,走到她跟前,見她生的竟是異常玉雪俊俏,不覺怔了怔,語調放緩了幾分,不過語意卻半點不客氣:“這位小公子,這客棧已經被我們包了,你去另尋住處吧。”

  狂什麽狂,你們是皇帝老爺微服私訪還是怎地!四寶心裏腹誹一通,麵上還是慫慫的,隻得放下書與他分辨道:“你這人好不講道理,荒郊野外的讓我去哪裏找旁的客棧,再說店裏又不止一間客房,我也是付過錢的,我睡一晚又能怎地?你憑什麽趕我走?”

  成安沒說話,倒是那美人身邊的一個凶神惡煞的漢子手搭在腰間的刀上,拇指一挑,刀鋒‘噌’地躥出寸許來,漢子冷眼看著她,她雖然不知道這是繡春刀,但是她的臉照舊嚇得比刀鋒還白,腿肚子都有的轉筋。

  四寶當即一慫,結結巴巴地道:“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你們竟敢持刀行凶…”害怕歸害怕,但是讓她出客棧肯定不行,深更半夜走山路那是要命啊。

  成安不想再扯,啪地再拍一錠銀子到她麵前:“少廢話!”

  四寶眼珠子轉了轉,轉向那明顯是領導的美人,組織了一下語言,拱了拱手道:“瞧這位公子也是個溫善之人,我身子素來不大好的,外麵天色已經黑了,又下著大雨,我就算不被凍病,遇見什麽豺狼虎豹也要被拖去吃了,你我二人素昧平生,你不殺我,我卻因你而死,你於心何忍呐?!”

  陸縝正在皺眉喝著一杯薑茶,本來一直沒看她的,聞言偏頭看了她一眼,眉毛微挑。

  這小小少年生的倒是細皮嫩肉的,乍一看嬌媚清麗非常,偏眼睛又幹淨剔透,讓人情不自禁想生出捏上兩把的衝動。也不知道哪家人這般心大,竟舍得把這樣冰肌玉骨的寶貝珠子放出來,也不怕路上讓人搶了去?

  陸縝心裏轉著無聊的念頭,衝成安道:“回來吧,別為難這位小公子。”所以說人呐,不論男女,長得好是福氣啊。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