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10節

  四寶等的就是他這句,敞開肚皮吃起來,陸縝邊吃邊饒有興致地瞧著她,其實她吃相並不難看,緊抿著唇角,既沒什麽異響也沒漏飯,不過怎麽看怎麽覺著香甜,引得他都不由得多用了些。

  等一頓飯用完,底下人把碗筷收拾幹淨,四寶正琢磨著時不時該告辭了,陸縝卻又起了興致,命人取了棋盤出來,要跟她手談一局。

  四寶忍不住問道:“督主…夜已經深了,您不出宮嗎?”

  陸縝一抖衣袍坐下,目光從她臉上掠過:“從年前到正月裏,我都會在宮裏主事。”

  四寶哦了聲,心有戚戚地點了點頭,這段時間宮裏是挺忙的。

  他一笑:“不想下了?”

  四寶果斷一屁股坐下:“哪能啊!跟您下的每一局都讓奴才受益匪淺,我巴不得天天跟您下一盤好受到您的教誨!”

  陸縝照舊讓她先行,四寶抬手拿棋子的時候,沒留神把他那邊的黑子碰掉了幾顆,他伸手想要撿,她飛快地鑽到桌子底下道:“哪兒能讓您動手呢,這點小事兒我做就成了。”

  她彎腰弓背地在雪白的毯子上摸索棋子,陸縝把玩著手裏的棋子等著,目光隨意掠過去,卻不由得在她身上凝住了。

  屋裏燒了地龍,她進來的時候已經把厚衣裳脫了,就見她身子彎成一個優美的弓形,隱約能看到漂亮的脊柱,他下意識地順著往下看,臀部挺翹圓潤,雙腿修長筆直…

  陸縝心頭微漾,瞧了幾眼才發覺自己在幹什麽,忙收回目光,伸手揉了揉眉心,這才把目光專注落於棋盤上。

  四寶摸索一遍,終於把掉下來的幾枚棋子找著,興衝衝地挽起袖子:“督主咱們開始吧。”

  她雖然次次被陸縝吊打,不過好些日子沒下棋了,一摸到棋子棋癮就翻上來了,‘啪’地一聲,痛快落下一子。

  陸縝其實對下棋興致平平,不過因著當今皇上喜歡下棋,棋藝也高超,時不時叫他對弈,他的棋藝這才練起來了,天分擺在那裏,就是隻用二分心力,也遠比別人下的要好。

  所以與其說他喜歡跟四寶下棋,不如說他喜歡看她下棋時候的表情,時不時抓耳撓腮擠眉弄眼,在這肅穆板正的皇宮內,顯得格外的鮮煥,看她眉飛色舞,倒是比下棋本身更有趣。

  他在棋盤上隻投入了三四分心思,細白的兩指夾著黑子,隨意問道:“你這下棋的本事是誰教的?”

  四寶正在埋頭苦思,聞言怔了會兒才反應過來,下意識地道:“王國慶。”

  陸縝覺著這名字頗澀口,蹙了蹙眉道:“他是誰?”

  圍棋班的老師…四寶囧囧道:“就是…教我下棋的先生。”

  他嗯了聲:“我給你的棋譜可有認真看過?覺著如何?”

  四寶道:“回督主的話,挺好的…就是我不太看得懂。”

  他一哂:“你倒是實誠。”

  四寶順杆爬,嘿嘿笑道:“都是跟督主學的。”

  陸縝瞥了她一眼,跟他學什麽都能學的來,學‘實誠’二字真是天大的笑話了,要是換個人說,他指定以為她在諷刺。

  四寶正對上這斜斜一眼,隻覺得其媚竟也如絲,心肝不由自主地亂跳起來,他在暖閣裏穿的尋常,反倒襯出幾分慵懶風情,頭發也散了下來,幾縷青絲低垂,越發顯得豔若桃李。

  她忙低下頭不敢再看,臉不知不覺就紅了。

  陸縝沒想到她下個棋也能臉紅,又瞧了她一眼,想想她那古怪的愛好,不由得挑了挑眉。

  這小東西。

  四寶緩了會兒才把心跳壓了下來,賊眼再不敢亂瞄,規規矩矩地低頭下棋,不過這時候夜已經深了,她腦子轉的再靈也抵擋不住生物鍾的侵襲,落子的速度越來越慢。

  陸縝見她眼皮子都快粘一塊了,放下手裏的棋子:“今日就下到這裏吧,你先回去。”

  四寶假裝客氣了幾句,見他似笑非笑,忙把嘴巴閉緊了,她正要轉身告退,他似想起什麽一般,突然道:“先等等,有樣東西要賞給你。”

第十五章

  四寶麵上一本正經,心裏暗搓搓地期待起來,在袖管裏蒼蠅式的搓了搓手,嘴上卻道:“督主太仁厚了,這如何使得,奴才什麽事兒都沒幹,怎麽好意思在您這裏連吃帶兜的?”

  陸縝沒搭理她的口是心非,讓成安取出一塊司禮監的牙牌來:“總不好讓你空手拜一次年,拿著這個,你以後就能隨意出入司禮監了。”

  四寶激動的手直顫,這是簡簡單單的一塊牌子嗎?不是的!這可是她成功抱上大腿的證明啊!以後有哪個不開眼的太監宮女敢招惹她,她就直接把牌子一亮,丫看見沒,哥可是司禮監罩著的人!

  陸縝當然猜不到她腦補了這麽多,見她開心的渾身打擺子,也不由得笑了笑,垂眼把腰間的玉佩解下來扔給她,唇角勾了勾:“這是賞你年糕做的不錯。”

  成安眼睛都瞪圓了,四寶沒體會到其中深意,激動之情就沒有收到牙牌那麽高漲,不過仍是小心翼翼地雙手接過,道了謝就要揣進懷裏。

  陸縝看著她動作:“你就這麽放著?”

  四寶茫然,想了想才道:“奴才…沒帶錦盒過來,督主放心,奴才回去之後,定然給它打個盒子供奉起來,每天上三柱高香參拜。”

  陸縝:“…”

  他斜睨她一眼,取出一塊帕子來地給她:“好生放置,丟了可沒有第二塊了。”

  四寶這才明白過來,忙接過帕子小心翼翼地包好了,她趁機瞄了眼這帕子,發現竟跟十三皇子硬塞給她的那塊有點像,不過這塊上麵繡著的是魚戲蓮葉,看來是宮裏批量生產的。

  陸縝滿意地看著她珍而重之地放置到懷裏,他一晚上都難得保持了良好的心情,見她要走,溫言問道:“年三十要在皇城牆上放煙火,你去瞧過嗎?”

  這麽點年紀的少年應該都喜歡煙花爆竹之類的吧。

  四寶果然眼睛一亮,又麵帶訕然地擺了擺手:“奴才哪有那福分,皇城都是貴人才能登的,以奴才是品階也上不去啊,能老遠看幾眼就知足了。”

  他攏了攏衣擺坐下:“你到時候充作我的侍從,隨我一道去瞧瞧。”

  四寶覺得這個年拜的簡直超值,歡歡喜喜地磕頭道謝,收好東西高高興興地回了內官監。

  成安納悶過頭已經淡定了,這小子絕壁是督主的私孩子啊私孩子~~~

  四寶回去的晚,等她進了內官監馮青鬆已經睡下了,她躡手躡腳地回了屋,小心把牙牌和玉佩包好塞在枕頭底下。

  滿懷著抱上大腿的激動之情,她這一晚上都是輾轉反側的,而且她想的最多的竟然是——

  督主的帕子居然還挺香的吼~~~

  第二天一早她緊著把東西拿去給馮青鬆顯擺,沒想到他一見臉色竟然大變了,忙轉過身關好門窗,壓低了聲音激動道:“你小子不要命了!”

  四寶:“…”啥玩意?!

  馮青鬆激動的吐沫橫飛,手指差點戳在她腦門子上:“好你個不知好歹的小子,我原來還覺著你挺老實的,沒想到偷東西居然偷到東廠去了,你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啊!”

  四寶:“…”這都什麽亂七八糟的!

  她鬱悶道:“您是不是我親爹!”後來一想不對,人家還真不她親爹,於是把話一轉:“您真是我親爹誒!”

  她給氣的不輕,抓起茶碗喝了幾口:“什麽偷的啊,這是督主賞我的好不好!”

  馮青鬆滿麵狐疑地拿著那塊玉佩仔細打量,玉料是上好的貢品,觸感溫潤,雕花精美,隱約有寶光流轉,他也在宮裏呆了那麽些年了,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

  他疑惑道:“督主好端端地賞你做什麽?

  督主不是個小氣人,對下素來賞罰分明,可是四寶這小子幹什麽了啊督主為啥要賞她?就因為她蒸了幾塊年糕?早知道督主愛吃年糕他也去廚下學幾手了!

  四寶衝他擠眉弄眼:“我長得俊唄。”

  馮青鬆戳了她一下:“你俊個屁,在外頭可不許亂說!”

  他訓完麵帶感歎:“你最近不是打算置地嗎?這塊玉佩至少值這些上等田。”他說完比劃了個數字。

  四寶這些年在宮裏也算有點積蓄,確實打算在宮外置點產業,以後就是出了宮心裏也有底。

  四寶看著他比劃的數字,眼睛都瞪圓了,正要激動,不過馮青鬆又及時潑了一盆冷水下來:“不過再翻一倍你也不許換地,萬一以後督主問起來你可怎麽說?你要是敢說你拿去買了,不剝了你的皮才怪呢!”

  四寶悻悻地重新把玉佩包好:“我可什麽要拿它來換地啊,還不是您一直叨叨的。”

  她說完發愁地看著這玉佩:“我的品階也不能配玉啊,這一不能戴二不能賣的,我留著有什麽用?”

  馮青鬆給她後腦勺一下:“傻子,這塊玉佩在這裏就是天大的體麵了,俗話說打狗也要看主人,以後哪個人想動你,衝著這塊玉佩也得好生掂量掂量。”

  四寶又高興起來:“免死金牌啊。”

  馮青鬆想了想覺著也沒錯,點頭道:“不是也差不多了。”他又問道:“督主還交代你什麽了?”

  四寶挺了挺胸:“讓我年三十晚上兒陪他去皇城牆上看貴人們放煙火。”

  馮青鬆一口茶梗在嗓子裏,他這回不激動了,上下打量四寶幾眼,神神秘秘地道:“四寶你老實告訴幹爹,你是不是和督主有什麽親戚關係啊?”

  四寶給他囧的說不出話來,連忙擺手:“哪有的事兒,我和督主八竿子打不著。”

  馮青鬆自以為掌握了真理:“沒準你們在宮外有親戚關係,隻是你進宮的時候年紀還小,不知道。”

  四寶調侃道:“那我們家可缺了大德了,兩個都被送進來當了太監。”

  馮青鬆衝她翻了個白眼。

  四寶還惦記著看煙火的事兒,沒想到年三十兒那天忙的腳不沾地,到了傍晚去司禮監的時候,才知道督主他們出門辦事兒去了,正好司禮監裏有人要去皇城牆那邊,她隻好拿著牙牌混在隊伍裏一道兒跟過去。

  司禮監離皇城牆並不遠,底下站了一溜伺候的宮婢太監,她一到城牆底下就規規矩矩地站在下人堆兒裏,想著一會兒督主過來了她再想法子混過去。

  後宮的主子們都是按著位份挨個登城牆的,等四妃往上走了之後,幾個嬪位的主子也依次往上走。

  和嬪年紀最輕,但這些日子寵愛最盛,由著身後的宮婢提著裙擺,先眾嬪一步就要登上皇城牆,宮裏的就是這樣誰得寵誰囂張的規則,幾個嬪有麵露不忿的,但終究沒敢越過她去。

  四寶一見和嬪就暗罵一聲臥槽,拚命壓低腦袋,力求不讓和嬪看見自己。

  她還以為這個點兒了妃嬪們都登上城牆了!

  可惜屋漏偏逢連夜雨,船破又遭頂頭風,老天爺是注定不讓她過個好年兒了,和嬪本是目不斜視地往前走著,忽的伸手扶了扶鬢邊的點翠金釵,目光隨意轉了轉,正瞧見她在牆根處站立著。

  她自然還認得這個把十三皇子迷得找不到北的小太監,想到那個難管教的便宜兒子,她美眸一眯,俏臉微微沉了幾分,很快又綻出笑來,輕輕推開小心攙著她的小太監,染了蔻丹的食指一抬,又一勾:“你過來攙著我。”

第十六章

  和嬪指的正是四寶,眾人都麵麵相覷,有少數的麵露了然,她這麽做雖有些出人意料,但也沒人會為了個小太監駁皇上寵妃的麵子。

  四寶身子僵了僵,暗罵一聲流年不利,硬著頭皮走過去,把和嬪的胳膊架到自己胳膊上,低聲道:“娘娘請。”

  她雖然沒在妃嬪宮裏伺候過,但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做起來倒也有模有樣的,力求不出錯。

  和嬪笑一笑,把帶了瑪瑙護甲的素手輕輕搭在她手背上,她人生的極美,走起路來也自有一股天成的風韻。

  聽說她當年隨父親在蘇州居住的時候,就有蘇州第一美人的名號,後來入了京城,又壓倒了京城裏的群芳,要不是這幅好皮相,也不可能年紀輕輕就升了嬪位。

  四寶一邊在腦子裏調出她的資料,一邊小心攙著她,嘴上提醒:“娘娘慢些。”

  和嬪側了側頭,看著自己精致的護甲,目光又在她嬌嫩水秀的麵龐上凝了片刻,隨意問道:“知道我為什麽叫你來攙我嗎?”

  四寶小心答道:“奴才蠢鈍,不敢妄自揣測娘娘的心意。”

  和嬪眯起眼看著她,其實四寶也算是個伶俐人,她本也不想大過年的跟個小太監為難,但是十三皇子見天兒地跟她鬧騰,偏偏她次次想拿四寶立威,偏這小子又油滑,次次都沒成,久而久之這小太監簡直成了她心頭的一根刺,不把這根刺拔了,她以後對十三皇子都不好管教!

  今兒好不容易撞上了,她可不會平白放過這個機會。她想著想著又忍不住瞧了眼四寶,暗哼一聲,區區一個太監生的這般狐媚,瞧著便是個禍主亂上的!難怪能把十三皇子那個慣不著調的迷得神魂顛倒。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