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9節

他這麽費心周全,隻因知道自己弊病在哪兒,督主用他,待他也不差,但總歸少了幾分親近,既四寶有這個機緣,他又是自己人,他當然願意拉拔一把,利人利己。

陸縝坐在圓凳上,一手托著茶盞,斜依在窗邊悠然賞雪,忽側眼看他:“你有什麽事兒?”

成安不敢再瞞著他,再說這也沒什麽好瞞的:“回督主的話,不是奴才,是四寶那孩子說要過來給您提早拜個年。”

陸縝揚了揚眉梢,原本像潭水一樣沉靜的麵容終於泛起幾分波瀾,玉雕一樣的人兒有了活氣,些微笑意漾開:“哦?人呢?”

第十三章

陸縝麵上雖不大顯,但話裏的意思明擺是愉悅的,成安聽他一問就有點後悔自己嘴快了,萬一四寶今兒晚上有事沒來,豈不是讓督主白高興一場?那可真是弄巧成拙了。

他邊在心裏扇自己嘴巴,邊硬著頭皮小心道:“那小子說了晚上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什麽事兒給耽擱了,最近內官監事兒多…”

他覷著陸縝的神色,小心道:“要不我幫您去問問?”

陸縝沒說話,但他瞬間就了然了,欠著身退出去。

陸縝繼續坐在窗邊喝茶賞雪,偷得浮生半日閑,他本來以為要等上一會兒成安才能回來,沒想到他不過兩柱香的功夫就回來了,臉色不大好看,進來先欠身道:“回督主的話,奴才說四寶那小子怎麽沒來呢,她本是早早地就要過來的,沒成想被幾個泥豬癩狗關到皇壇庫了!”

他方才正想去問問馮青鬆呢,沒想到剛出門就遇到那幾個折騰人的小太監,那幫人當中有個心理素質不大好的,神色慌張,嘴裏還時不時叨咕幾句,成安瞧著蹊蹺,順道兒問了句‘怎麽回事?’,沒想到幾個人齊齊煞白了臉。

他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兒,但也知道這幾個肯定沒幹好事,著人拿下之後嚇唬了幾句他們什麽都招了,可把成安氣的夠嗆。

他把始末說完之後又道:“督主放心,那幾人我已經處置了,方才也命人取了鑰匙去開皇壇庫的門兒,四寶等會兒就能出來。”

陸縝嗯了聲,眼睛眯了眯,眼底略有幾分冷意。

原本幾個小太監犯事兒他也懶得多管,但這回卻掃了他的興致,他正要過問,成安就頗為鬱悶地歎了口氣:“那孩子還特地給您做了年糕,現在怕也涼透了吧。”

他處理得當,陸縝原也不再多問,聽了這話長睫微微一動,忽起身道:“你也不用派人去皇壇庫了,現下左右無事,取了鑰匙跟我去一趟。”

成安聞言一怔,忙點頭應了個是,暗道真不知道四寶那混小子究竟燒對了哪路香,竟這般得督主青眼,難道真是督主的私孩子?

他腦補歸腦補,準備可一點不慢,給他取來大氅,命人提著琉璃風燈就出了門——順便說一句,自打督主的衣裳上回被燒了以後,東廠上下的風燈都換成琉璃的了。

皇壇庫離司禮監並不遠,走上一會兒也就到了,陸縝想到也有好些日子不見四寶那個小斷袖了,心裏忽有些期待,唇角不自覺揚了揚,站在皇壇庫門口正欲叫人開門,就見不遠處的牆頭上冒出一個大頭。

四寶由於是背對著他們一行人的,所以壓根沒看見他們在,踩著可憐的謝喬川,吭哧吭哧地探出半個身子,又費勁地往牆頭爬,嘴裏還對一臉不信任的謝喬川道:“我這是…這幾年沒練過了…原來我們老家的老槐樹…誰都沒我爬的快,大腳你可要信我啊!”

謝喬川:“…閉嘴!”

等陸縝走近了,就眼睜睜地看著她撅著腚擰著腰往下翻,成安搞不明白這死小子唱的是哪出,重重咳了一聲。

四寶下意思地扭頭看了一眼,給嚇得怪叫一聲,腳下一個打滑,人直挺挺地就栽了下來。

若是她自己栽下來也就罷了,陸縝卻正站在她下麵,眼看著她就要砸過來。

成安簡直累覺不愛,雖然沒哪個人能能像她一樣讓督主這般青眼,但也沒哪個人能像她一樣這麽能搞事!

陸縝微怔了怔,下意識地就伸手把人接住了,本以為沉甸甸的,沒想到出乎意料的輕盈香軟,他隻往後退了一步就頓住了,抱著懷裏柔軟的身子,竟有一瞬的不知所措,盈盈甜香不住地往他鼻子裏鑽。

四寶死機了一會兒才重新啟動,連滾帶爬地從他懷裏鑽出來:“督督督督督主饒命啊!!奴才不是故意的,奴才祝您洪福齊天長命百歲,大過年的見血不好啊督主~~~”

陸縝:“…”

他愣了一瞬就回過神來,立在原地定定地看了她片刻,突然伸手捏住她下巴,讓她抬起頭來跟他對視。

他悠然道:“四寶啊。”

四寶第一次聽他這麽正式叫自己的名字,抖著嗓子應了個是:“您,您吩咐…”

他微微一笑:“有時候真想切開你的膽子來瞧瞧,看看它到底有多大。”

四寶:“…tat不要啊督主,奴才有膽結石的!”

陸縝不過是嚇唬她一句,見她胡言亂語隻是斜了她一眼,鬆了手道:“你方才在做什麽?”

四寶哭喪著臉道:“奴才被人關在皇壇庫裏,本來是想翻牆出來的,哪想到在這裏遇見您了…”

陸縝淡淡看她一眼:“若不是遇見我,你現在怕是被巡夜的侍衛射死了。”他頓了下又挑眉道:“你一個人翻出來的?”

四寶嚇木的腦子這才轉動起來,忙擺手道:“不是,還有個人也和我一起被關了,我還得把他拉出來呢。”

陸縝看了成安一眼,成安沒等他吩咐就取了要是開門放人去了,謝喬川見來人不是四寶,眼底一警,成安吩咐了幾句他才跟著出去了。

有時候她話多的時候他恨不能抽人,這時候人冷不丁不見了,他又覺著心裏空落落的,出門之後轉身看了眼,見她在督主身邊被眾人簇擁著,正在小心答話,那裏並沒有他插話的餘地。

他一人站在宮燈底下,身影和孤寂一道兒都被拉長了,他不由得閉了閉眼,向成安道謝之後,自己先回了司禮監。

四寶瞧他們帶了要是也反應過來,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急著跳牆幹嘛,再等一會兒人不就來了嗎!

陸縝現在的心情絕對可以稱得上不錯,唇邊笑意隱約:“聽說你做了年糕?”

四寶怔怔地看了他一會兒,忙告了個罪,跳起來去皇壇庫把擱在一邊的食盒取出來,見裏麵的年糕都被凍的硬邦邦的了,不由得沮喪道:“回督主的話,都涼了,吃不成了。”

陸縝揚了揚唇:“無妨,帶到司禮監熱一下。”

四寶開開心心地跟他回去了,路上陸縝問怎麽回事兒,她又不是聖母,添油加醋地告了一狀,他聽她腦袋上還挨了一下,不由得蹙了蹙眉,細白的手指輕輕點在她傷處:“傷的怎麽樣了?”

由於他下手比較輕,四寶倒是沒覺著疼,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後腦勺:“開始的時候火辣辣的疼,後來就好些了。”

陸縝偏頭吩咐道:“回去之後把玉肌膏取出一瓶。”

成安見怪不怪地應了個是,一行人就這麽回到了司禮監,四寶想著東西再回一遍鍋味道就不好了,把食盒交給廚下的人叮囑道:“這回就不要煮了,直接下鍋炸吧。”

她想了一下陸縝那翩翩謫仙的模樣,覺著他可能不大愛吃油炸食品,於是又補了一句:“一半炸一半蒸吧。”

廚下知道她在督主麵前得臉,自不敢怠慢,認真應了之後才提著食盒下去了。

成安取了藥膏出來,低聲問道:“督主,今天生事兒的那幾個…”

其實這些人他自己都能處理,但是既然陸縝對四寶這般上心,他就不得不多問一句,免得罰輕了讓他老人家心裏不痛快。

陸縝麵上微沉:“讓他們不必留在司禮監了,每人自領三十板子,去淨房吧。”

淨房是處理宮中各處恭桶的地方,苦逼勞累尤勝浣衣局,成安心裏有了數,正好這時候四寶走進來,他把藥膏遞過去:“趕緊上藥。”

話才說完陸縝就看了他一眼,成安話硬生生轉出一個笑臉:“還是安叔幫你吧。”

tat總感覺四寶這死小子來了之後他的地位也下降了,督主您還記得大明湖畔跟您鞍前馬後的成安嗎!

四寶:“…”

成安手勁不小,而且最倒黴的是他還不知道自己手勁大,四寶給他抹個藥抹的痛不欲生,簡直恨不得再挨一棍子,堅持要求自己來上藥。

等把藥膏抹完,四寶眼看著也差不多了,正想說幾句吉利話就起身告辭,陸縝抬眼看了看天色:“天色不早了,在這兒用了晚飯再回去吧。”

第十四章

四寶激動了,這不僅僅是一頓簡單的晚飯,而是她和督主的關係又邁進一大步的有力證明啊!!

她高高興興地應下:“多謝督主。”

陸縝見她一臉歡喜,唇邊也泛起笑來:“你不是說要給我拜年嗎?”

四寶被敲了一棍子,原本準備好的拜年詞都給敲忘了,隻好臨場發揮:“額…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陸縝挺喜歡看她絞盡腦汁的模樣,含笑道:“你這是拜年還是祝壽?”

四寶努力想了想:“那就…祝您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健康喜順,官運亨通,步步高升,升官發財!”

她說完覺著自己又說了一段廢話,不覺鬱鬱,這位都已經權傾朝野位極人臣了,再高還能去造反不成啊?

陸縝聽完臉上沒什麽表情,正好這時候年糕熱好了,晚膳也備齊,她本來以為督主留飯也是讓她在食間吃,沒想到他淡然吩咐一句:“坐下吧。”然後讓人取了方桌來,麵對麵地放著兩張帽椅。

四寶怔了下才小心道:“奴才怎麽敢跟您同桌用飯。”

陸縝不答,仍舊讓人擺著飯菜碗筷,四寶再沒敢多嘴,小心翼翼地坐下了,成安羨慕的眼淚已經流成了海。tat

有下人捧來幹淨的巾子和痰盂,陸縝淨完手又用茶水漱口,這才優雅地提起筷子準備用飯,四寶拿出當年國旗下講話的緊張心情,有樣學樣,也按照他的排場準備停當,這才小心拿起筷子。

他見她似有些拘謹,挑了挑唇角:“不用這麽小心,按照你平時的習慣來就是了。”他頓了下又道:“你燒我衣裳砸到我身上的時候,也沒見你這般謹慎。”

四寶:“…qaq奴才不是故意的。”再說衣裳又不是她燒的!

陸縝看來今天的心情真的很不錯,把要給他布菜的下人遣退了,屋裏隻留下二人。他悠然問道:“你今年多大了?”

四寶剛夾了一筷子如意蝦準備放碗裏,聞言忙放下筷子道:“奴才今年十五,過完年就十六了。”

陸縝提箸:“那是不小了。”

他又問道:“四寶這名字當是小名,你大名叫什麽?”

四寶下意識地道:“四寶寶…”

陸縝:“…”

四寶想到家裏那對兒賣了女兒的極品爹媽就躁鬱,一點都不想提這家人,於是幹笑:“奴才淨身進宮已經丟了家裏的人,也不敢再用祖宗姓氏了,幹脆就把四寶當了大名。”

她又小聲補充道:“奴才覺著四寶這名字可比翠花狗剩鐵柱之類的好聽多了,用做大名也不丟人。”

陸縝見她不想說,也沒再多問,他想知道的事兒,動動嘴皮子就能知道。

他先夾了一筷子年糕蘸了白糖送進嘴裏,他其實不怎麽愛吃甜的,不過四寶做的年糕香甜糯滑,一入口便纏綿唇齒,好吃卻並不膩歪,隻可惜回了一遍鍋,稍稍失了些清香。

他道:“瞧不出來你還會做吃食。”

四寶作為一個吃貨,在沒人給管飯的條件下,自己生生練就出了好廚藝來,她自豪臉:“奴才進宮之前跟著家裏人學了幾手,不光會做家常菜,尋常打絡子縫補衣裳都難不倒我。”

她說完眼巴巴地求誇獎,陸縝卻想到別處去了,打絡子縫衣裳這種活計就是太監堆兒裏也鮮少有哪個會的,太監中娘炮的雖然多,但是像四寶這樣娘的表裏如一的…還真不多見。

所以對她喜歡男人這事兒,越想越覺著合情合理。

他漫無目的地思索一會兒,目光一轉就看見她求誇獎的星星眼,不覺一笑:“能下得棋能算得賬,生活大小事兒也都能自己料理,你也是個幹才了。”

四寶心裏暗爽,擺擺手假假謙道:“哪裏哪裏,奴才也就是比常人多盡一二分心思罷了。”

陸縝失笑。

他跟她閑談幾句,四寶原本提著的心也緩緩放下來,督主是一個非常引人著迷的人,不光是指他的相貌,還有他跟人說話時的氣韻,吃飯時的儀態,風神朗朗,修長的手指攥著竹筷,她趁著吃飯的功夫忍不住瞄了好幾眼。

宮裏的碗精致小巧,作為一個正在長身體的少女,四寶一頓能吃兩三碗飯,飯前還要喝一碗湯吃好些菜,不過她想起馮青鬆給她那本冊子,估摸著督主應該不喜歡人在他跟前胡吃海塞的,隻好一小口一小口地往嘴裏送,還不敢吃的比他快。

對於一個吃貨來說,實在沒有什麽比對著一桌美食不能大口享用更痛苦了,雖然有督主的美色可以欣賞,但是看他也不頂飽啊!

陸縝見她老偷瞄自己,忍的一臉猙獰,放下筷子道:“你想吃什麽就動筷子吧,我既請你,總不好讓你沒吃飽就回去。”

他見四寶一臉訕訕,又補一句:“隨意用吧,我不會怪罪你的。”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奸臣寵妻日常一品貴女公主要下嫁亂君心美人圖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