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89節

兩人完事之後已經到了黎明,四寶這幾天見長的體力被他涓滴不剩的壓榨幹淨,縮在被子裏徹底不想動彈了。

陸縝輕笑著幫她蓋好被子:“你看,這不就檢查出來了嗎?你比原來可進步多了。”

四寶:“…”

她想回一句進你奶奶個嘴都沒力氣,腦袋一沾上枕頭就進入了夢鄉。

四寶身子本來就軟,這幾日練下來更加嬌軟了不少,陸縝開始思忖要不要讓洪秀教她一些能讓身子更加柔韌的功夫。

就這麽琢磨著琢磨著他也跟著睡了過去,不知不覺天色大亮,外頭突然有人來報,府外有人要見督主!

第九十四章

陸縝先是一怔, 隨即若有所思, 四寶也被這一聲響動給驚醒了, 揉著眼睛騰的起身:“怎麽回事?誰來了?”

陸縝在她肩上輕輕一按:“你先別起來,我出去看看。”

他其實心裏差不多已經猜到是誰,穿戴整齊出府去迎, 果然見元德帝負手立在府門口, 身後跟著一二百騎士嚴陣以待,駿馬咻咻喘息,馬蹄輕扣地麵,竟大有把這提督府圍起來的架勢, 使得這清朗明媚的初秋無端肅殺起來。

元德帝罕見地穿了身戎裝,麵上顯出幾分老態來, 精神卻亢奮的不正常,伸手在陸縝肩上一拍, 朗聲笑道:“陸卿不請朕進去?”

陸縝眸光隨意從軍士上掠過, 淡笑著比了個請的手勢:“皇上請。”

元德帝帶著護衛跟他進去, 就在他進去的一刹那, 二百騎士便散開將提督府圍住,陸縝站在院裏看著元德帝:“皇上這是何意?”

元德帝笑了笑,竟顯得有些深邃,比了個手勢道:“咱們進去再說。”

兩人邊說邊進了待客的正廳, 四寶明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麽忙,還是忍不住借著上茶的名頭走出去,給兩人倒茶順便探聽。

元德帝對四寶一向是很感興趣的, 今日難得沒看她一眼,隻直直地盯著陸縝:“陸卿,為人臣子者,當以忠孝為首,當為君主分憂,陸卿以為呢?”

他原本想以迂回手段牽製陸縝,當然對四寶感興趣,但如今他已經決定不再用那些迂回手段,改為直麵陸縝了,他是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病這幾日,算是徹底想明白這點了。

陸縝以不變應萬變,鎮靜道:“皇上說得很是。”

元德帝微微一笑:“倘若朕有一難事想請陸卿幫著分憂呢?”

陸縝道:“皇上請講。”

元德帝頗為憂心地歎了口氣:“陸卿想必知道,西北戰事膠著不定,征戰之事情多拖一日百姓便更添一分苦楚,所以朕想派你去西北監軍,令戰事早日結束,大軍早日凱旋,百姓方才能安樂。”

陸縝已經把元德帝的來意猜出個七八,皺眉笑道:“臣這些年隻打理過東廠朝政,對戰事卻是一竅不通的,再說京裏也得有人負責兵馬糧草輸送,皇上下此任命,臣甚惶恐,隻恐有負皇上所托,不若皇上在兵部擇一幹才,前去西北…”

元德帝擺手,眼珠子仍直勾勾地落在陸縝身上,那神情看的四寶心裏頭都有點發毛:“朕左思右想,沒有比陸卿更適合的人選了,不知陸卿可願意為朕分憂?”

陸縝忽然笑了笑:“若臣說不願,皇上在門外那二百騎士可是要攻進府裏將臣捉拿下獄了?”

元德帝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隻是避重就輕地道:“你與朕君臣二人多年,朕對你是再了解不過的,朕說你能,你就絕對可以,至於兵馬糧草這些,朕自會擇一穩妥人去做,必不讓你在前線有失。”

陸縝修長手指輕輕點著桌麵,起身拱手道:“既如此,臣定當竭盡全力,必不辜負皇上信任。”

元德帝似也沒想到他答應的這般幹脆利落,自己先怔住了,片刻才大喜過望道:“既然陸卿忠義,那七日後便和大軍一起動身吧,朕等會會正經下一道聖旨下來。”

陸縝含笑應了個是,元德帝知道他應下的事不會反悔,臉帶笑意地起身走了。

四寶這才從後麵匆匆繞出來,滿麵驚愕道:“你真要去西北?!現在京裏局勢這麽亂,你去西北了京裏怎麽辦?!”

陸縝啜了口茶:“不去又能如何?皇上沒有直接下聖旨,而是直接帶人圍了我的提督府逼我答應,為的就是怕我借故推脫,我若是搪塞便是不遵聖令,他正好有了拿人的借口。”

四寶一想也是,除非他想造反,不然總不能和皇上真刀真槍的幹一場吧?!

她鬱悶了半晌才恨恨道:“皇上不會是喜歡你所以因愛生恨了吧?!”

陸縝一口茶嗆住了,掩嘴咳了幾聲才算好,久久無語地看著他。

四寶自認為有理有據,跟他道:“你想想看,皇上一開始不是老針對我嗎,這分明是嫉妒我啊!現在見想害我不成,知道挽不回你的心了,所以因愛生恨,幹脆狠狠地折騰你一番,他為什那麽寵顏嬈,顏嬈那長相跟你可有二三分相似呐!”

她又看了看陸縝的臉,這樣的傾國美人難怪會被元德帝惦記,她又忍不住把元德帝那張老臉代入到韓劇裏惡毒女配的身體上,越想越是火冒三丈,禁不住啐了聲。

陸縝:“…”

他本來還躁鬱,被四寶這麽一說,頓時煩悶之心盡去,屈指在她腦袋上輕敲了下:“你想什麽呢?皇上隻愛美女,對男人沒興趣,他身邊內侍近臣也有幾個相貌出眾的,也從沒見他有過什麽逾越舉動。”

他說完才發覺自己又被這小混蛋帶歪了,現在又不是討論元德帝是直的還是彎的的時候!

陸縝沉吟道:“皇上最近對三皇子四皇子內閣兵部和五城兵馬司都下手壓製了一番,輪到我也並不稀奇,他這般急著出手才讓我覺著奇怪。”

四寶也把放飛的思緒收回來,下意識地跟著點了點頭:“我也覺著,皇上那眼神亮的也忒滲人了,跟夜貓子似的,瞧著便不像正常人。”

陸縝:“…”

他無奈瞧了四寶一眼,叫來成安吩咐他探聽元德帝這些日子反常的原因,東廠打探消息向來迅速,這回卻足足拖到第三日下午才打聽出來,成安邊擦汗邊道:“皇上這回可瞞的緊呐。”

他不敢賣關子,繼續道:“您在南邊的時候皇上就叫了幾個據說是方外高人的道士進宮,他上回病倒之後,高人跟他說煉製的這種丹藥,開始服的時候身子會不好,但一旦熬過這一陣了,便能足足延一倍的陽壽。”

陸縝不知道想到什麽,唇角勾了勾,嗤笑一聲:“難怪皇上這些日子動作不斷,先在他害病的時候把我們這些能威脅到他皇位的打壓派遣出去,等我以後回來,他自覺身子也就好了,如此方能高枕無憂。”

四寶倒是有點理解,元德帝現在就跟她上輩子見過的那些熱衷買保健品的老人家一個心態,明明平時吃口好的貴的都舍不得,不管年輕時候多冷靜克製,買這些東西卻跟著了魔似的,幾萬幾萬的掏都不帶眨眼的,畏懼死亡也是人之常情。

她忍不住握住陸縝的手:“皇上是鐵了心要你去邊關,你這一去少說也得大半年,多了一年兩年都有可能,我,我跟你一道去吧。”

陸縝卻搖頭道:“不成,京裏雖說亂,但好歹還有東廠護著你,戰場上刀劍無眼,一隻流矢都有可能要了你的性命。”

成安忍不住勸道:“可是您現在去西北實在不是個好時機,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您在京裏的作用比跑去西北的作用大多了。”

陸縝漠然笑了笑:“我若是不答應,隻怕就要刀槍加身了。”

兩人正值熱戀期,陡然要分開這麽久,他還被逼著要去那麽危險的地方,四寶心裏揪的難受,但也知道他的為難之處,卻不好說出來讓他更加為難,隻抓緊剩下的幾天和他好生呆在一處。

陸縝卻不知道在想什麽,唇邊泛起一個琢磨不透的笑容。

轉眼七日就到了,任她再怎麽難受也無用,站在官道上跟他送別,一邊抹淚一邊道:“你是養尊處優慣了的,西北風沙大,吃食也跟京裏不一樣,不知道你能不能用的慣。”

陸縝這幾日受了風寒,腦袋上戴著擋風的鬥笠,他不言語,亦有些傷感,隻微微歎了聲。

四寶想著陸縝在戰場上吃無好吃,睡無好睡的樣子就揪心得緊了,一邊用袖子抹眼淚一邊道:“你可得小心點,人知道尊卑優劣,刀劍卻無眼的,隨便一個大頭兵都有可能在戰場上把你給砍死了。”她忍不住嚎啕:“你要是出了什麽事,讓我可怎麽活啊。”

這一嗓子吼的要跟去的東廠的人肩膀都抖了抖。

沒見過有人這麽說話的!陸縝臉色一僵,不過還是把手搭在她的肩頭以示安撫,低聲道:“放心,我會平安回來的。”

四寶吸了吸鼻子:“平安不平安的,你能說了算?”

陸縝無奈道:“我隻是監軍,又不是上陣殺敵,坐鎮後方而已,能有什麽事?”

四寶握著他的手深情道:“你就是再安全,去那種地方,我也是擔心的。”

陸縝歎了聲便不再言語了,旁人聽完兩人對話,倒是止不住感歎陸提督養的這個男妾倒是重情重義,也不枉陸提督為他連皇上都敢懟了。

轉眼到了開拔的吉時,四寶目送著大軍離去,又在原地癡癡地站了許久,等所有人都走光了她才轉身往回走,不過卻沒有回司禮監,而是先折返回陸縝送她的那處隱蔽宅院。

她進去之後先打了盆溫水給自己洗臉,又把袖口衝鼻的薑汁洗掉,擦著紅腫眼皮的時候,聽到一陣熟悉的腳步聲傳來,她邊擦邊搖頭道:“你倒是輕省了,我隻可憐易容成你的那位,去西北這一路不知怎麽提心吊膽呢。”

第九十五章

真正的陸縝施施然從一處屏風裏轉出來, 聞言橫了她一眼:“他用不著你來心疼。”

陸縝從一開始元德帝跟他提讓他出任監軍去西北的時候就開始警覺起來, 便著手布了這麽個局, 在死士裏找了個跟他相貌有幾分相似的,易容之後去往西北,沈寧從旁監視輔佐, 而他暫住在這隱蔽的宅子裏, 他當初把這宅子送給四寶,也是存了有備無患的心思,到現在竟真的派上了用場。

此事除了成安等幾個心腹還有四寶之外,旁的人都不知曉。

四寶當時聽完這個計劃除了震驚還是震驚:“你套路太深了。”元德帝跟他根本是入門級和滿級的差別嗎!

她除了驚歎於他的天才和大膽, 難免又遲疑道:“可是易容之後也不能跟你的相貌完全一樣吧,要是被人發現了該如何是好?”

陸縝道:“此去西北不過是監軍, 隻是去的時候要應酬幾天,平時讓他呆在帳子裏不出來便可, 再說西北的眾軍士有九成九都不知道我長什麽樣子, 就算被人瞧見了也無妨。”

四寶一想也是這個道理, 畢竟古代不比現代, 拿起手機哢哢拍兩張什麽都瞞不住,古代可不一樣,畫像的精確度肯定比不上照片,哪怕一個人舉世聞名, 你沒見過他還是不知道他長什麽樣子,靠口口相傳更是沒準了。

成安亦是道:“最近京裏一片亂局,皇上自以為服用了丹藥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可是架不住三皇子四皇子磨刀霍霍,若是廠公這時候離了京,回來江山動搖,山河不斷易主,那才是真正的生靈塗炭呢。”

換句話說,陸縝統領東廠錦衣衛,就是在戰時也是負責打探軍情傳遞情報的,不會正麵上戰場殺敵,所以他坐鎮後方發揮的功能遠比老遠奔赴前線要大的多,要是真去了前線出了什麽意外,軍情輸送出了岔子,導致前線將士成了沒頭蒼蠅,那才是真正的大亂。

偏元德帝這回跟失心瘋一般,硬是逼他遠走,他這才相處這麽個招來。

四寶還是不放心:“要是大軍一日不回京,你的身份就一日不能見光了?豈不是要在這宅院裏躲藏很久。”

陸縝抬頭瞧著窗外低垂的陰雲:“不會太久的,再過一陣,這天就要變了。”

四寶用溫熱的帕子敷著眼睛一邊回想,等想完了才沒忍住揶揄一句:“要是京裏沒變故,你就隻能當一年半載的地老鼠了。”

陸縝笑著接過帕子幫她揩著眼皮上的薑汁:“你放心,一定會亂起來的,就算他們忍著不亂,我也會想法幫他們一把。”他緩緩道;“已經拖的夠久了,是時候來個了結了。”

四寶被他的霸氣側漏唬的一愣一愣的,就聽他柔聲問道:“眼睛還疼不疼,你怎麽抹這麽多薑汁?”

四寶沒好氣地道:“還不是為了你,我怕我送別的時候哭不出來,不抹點薑汁怎麽掉眼淚啊?”她說完又頗為得意道:“得虧我演技超群,別說是不知情的人了,就連安叔他們都被我哄的一愣一愣的,哪怕真是你走了我估計也就這樣了。”

陸縝:“…”

他伸手幫她輕輕揩著眼皮,四寶又熱敷了會才覺著眼睛好些了,起身道:“不能在這兒閑耗了,我先回司禮監瞧瞧去。”

為了避免惹人生疑,陸縝一走她就沒了在宮外賴著的特權,也隻好回到司禮監照常當差,就是這處私宅都不好多回的,免得被有心人留心那可就麻煩了。

其實她也不是沒想過幹脆趁著這次機會假死脫身,兩個人雙宿雙飛算了,但轉念一想陸縝辛苦謀劃了這麽多年,就算他肯舍下權柄,也未必願意能過著地老鼠一樣東躲西藏的日子,總不能讓他多年辛苦付諸東流,隻盼著這次能成事。她邊往回走邊琢磨此事,不知不覺地就到了司禮監。

她雖然說掛了個秉筆的虛名,但是手裏的實權卻沒多少,這回陸縝‘去西北’,十二監的大部分事兒都是由十二監各個掌印商量著辦的,遇到實在解決不了的事就會交給成安,由成安快馬加急送給‘去西北’的陸縝,其實就是在京裏轉了一圈罷了,但即使如此,還是漏下不少差事來,四寶能在一邊幫著料理料理,算是小小地體會了一把當督主的感覺了~~~~不過她幹的最多的還是調解員,譬如她今天才把新送來的一遝折子分類整理完,就見洪秀匆匆跑來報道:“秉筆秉筆,成安監事和柳秉筆又打起來了,您快去幫著勸勸吧!”

四寶剛坐下沒多久,聽完這話拎著衣裳下擺跑出去,就見成安和柳秉筆你一拳我一腳打的正歡,兩人一個臉頰青腫一個眼眶烏青,地上還有一盒子灑落的脂粉,她忙問道:“怎麽這是?”

柳秉筆重重地啐了口:“你問他幹了什麽好事!”成安毫不客氣地一腳踹過去:“不就是打了你一盒胭脂嗎!回頭再賠你十盒,斤斤計較你是不是爺們啊!”

四寶汗了下,心說您二位都不算正兒八經的男人吧。

柳秉筆氣的頭發都梳了起來:“我不是爺們?!好好好,我今天叫你見識一下什麽才叫真爺們!”他猛虎撲食一般撲過去,兩人就以一個羞恥的姿勢整齊地倒在地下了。

四寶:“…”

她好不容易叫人把兩人分開,勸著成安重新賠了一盒一樣的胭脂給柳秉筆,又勸柳秉筆別再計較此事,兩人互相瞪了幾眼才算消停下來。

四寶還沒喘口氣,那邊洪秀說禦馬監的掌印和她幹爹吵了起來,說是下撥的銀子給內官監的多,給司禮監的少,暗指她這個司禮監秉筆故意偏心雲雲,她隻得又跑過去解釋,禦馬監的銀子少是因為節前禦馬監要用銀子的地方少,說的半天說到口幹舌燥才算把禦馬監的憤怒平息下來。

她一臉心累地回了屋裏,就見洪秀又匆匆跑進來了。

四寶:“…你別跟我說話,我想靜靜。”

洪秀一臉無辜地道:“我也不想老麻煩你,但是二檔頭前幾日搭上了幾個女官,口口聲聲要娶人家做對食,結果他最近又新搭上另一個,轉臉就把這個給忘了,結果人家不幹了,帶著六局的人來找咱們要說法呢。”

四寶:“…”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奸臣寵妻日常一品貴女公主要下嫁亂君心美人圖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