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90節

  她錯了,她一直以為整個東廠隻有幾個奇葩,現在她發現整個東廠隻有極各別不奇葩的!!!

  她本來還挺高興能體驗幾天當督主的生活,雖然是個隻有兩三成權限的西貝貨,但兩三成已經快把她折騰瘋了,剩下那七八成簡直不敢想,越想越是同情還在她私宅裏縮著的陸縝啊!口年死了!

  這個督主誰愛當誰當去吧,反正她是無福消受了。

  把哭天抹淚的女官姐姐送走已經是天黑了,洪秀又抬腿走進來,四寶搶先一步道:“閉嘴!不管是啥事,你就跟他們說我死了!”

  洪秀:“…”

  他委屈道:“我就是叫你去吃飯的。”

  四寶狐疑道:“真的?你沒啥壞事再帶給我吧?”

  洪秀一臉心塞:“你這樣可就讓我太傷心了,搞得我跟烏鴉嘴似的。”

  四寶:“那可不咋地,你還以為你是報喜鳥啊?”洪秀:“…”

  如此雞飛狗跳的過了一陣,四寶也算是更新了處理技能,遇到能調解的矛盾就當場調解,遇到太監勾搭女官或者被宮女勾搭之類的感情債就和稀泥,能和多稀和多稀,再不濟就把人推出去頂缸。

  不過由於最近充當傳話筒的人都是洪秀,她最近落下一個看見洪秀就頭疼的毛病,洪秀見她心煩,還十分熱情地拉著她要出去走走。

  四寶被他硬拽出去走了幾步,正準備回去,就見謝喬川身後帶著下屬從夾道走了過來,錦衣玉帶,排場熱鬧,人卻更加冷清了。

  洪秀一個閃身擋在她身前,被她擺擺手止住了,謝喬川直接讓身後的屬下先回去,問她道:“這些日子過的可還好?”

  四寶有些不知道該怎麽麵對他,若說仇怨當然有,但是恩情情分也是有的,她躊躇片刻才壓低聲音道:“挺好的,上回的事…多謝你了。”

  謝喬川偏頭看她:“你是為了自己謝我,還是為了陸縝謝我?”

  四寶默了會兒才支吾道:“都有。”

  謝喬川笑了笑:“最近局勢不好,你多小心些。”他不經意般的問了句:“陸縝最近過的還好嗎?”

  四寶手指不經意地一跳,不過她這些日子也曆練出來了,麵上卻不顯分毫,緩緩道:“看督主的來信,應當是不錯吧。”

  謝喬川靜靜地看了她許久,半晌留下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挺好的。”

  他轉身走了,四寶更加摸不著頭腦。

  除了見到謝喬川兩人說了一段莫名其妙的對話之外,她這些天還抽空回去過一回,本想去跟他吐槽吐槽他的奇葩下屬的,沒想到陸縝竟然不在那所私宅裏,也不知道他究竟忙活什麽去了,不過她知道陸縝行事有分寸,也不擔心他被人發現,隻是有些遺憾地回了司禮監。

  她本來以為陸縝‘這一走’,元德帝肯定要鬧些動靜出來的,沒想到他竟是出奇的安生,甚至連早朝都不上了,專門辟了處,每日隻顧著煉丹修道,好像陸縝一走他心就安了,甚至都不屑跟四寶為難。

  倒是四寶有些心焦,如果京裏一直再沒有動靜,陸縝可怎麽名正言順地‘回來’?

  就在她隱隱焦心的時候,事情的轉折終於發生了,成安拿了一篇抄錄下來的童謠給她看,乍一看都是些童言稚語,仔細一品,竟然是在說皇上立儲的事,大意就是皇上不立風頭正勁的三皇子轉而想立四皇子。

  成安麵色凝重:“這個謠言不光隻在民間傳,就連朝上都傳開了,偏皇上如今一門心思撲在煉丹上,怕是還不知道此事。”

  四寶心下已經覺著不對,輕輕掩好門窗,低聲道:“這是咱們的手筆?”

  她經過這麽多天的修煉,對陸縝的心思也能看出一二來,他其實三皇子四皇子哪個都不想留,甚至包括元德帝在內…就看兩位皇子哪個忍不住先出手,他才能光明正大的回來收拾殘局。所以風傳這事兒確實很像他的手筆,用來激化兩位殿下的矛盾。

  成安點了點頭,又搖搖頭:“咱們這邊剛點了點火星,就有人用陰風把它活生生地扇成了鬼火。”他想了想才道:“瞧著倒像是西廠的手筆。”

  西廠?謝喬川?他不是在三皇子麾下嗎?為什麽要幫著東廠推波助瀾呢?

  四寶發現自己越來越不了解這個曾經的好友了,隻得緩緩搖頭道:“既然陰風鬼火已經都冒了出來,就看兩個殿下哪個會接招了。”

  她說完又吩咐道:“咱們司禮監有多少人都盯著呢,你們最近盡量少露麵少出去,東華門和東廠都布置好人手,以防萬一。”

  其實這些不用她囑咐成安也都布置周全了,四寶猶豫著要不要趁機回一趟私宅,畢竟陸縝還在那裏呢,要是真亂起來她肯定想和陸縝呆在一處。

  成安勸道:“你最近最好也別出宮,西廠這麽一鬧,事情發展如此快就是督主也沒料到,你那私宅離皇宮可不近,若是你回去的路上遇見什麽意外,若是落在旁人手裏,讓督主該怎麽辦才好?再說最近皇上不理朝政,大小事咱們司禮監差不多都能做主,你那宅子能比得上宮裏安全?再說督主如今雖然私下籌謀著,但明麵上卻不在京城,甚至不能現身,他也有他的難處,未必能護你周全。”

  四寶一想也有道理,這才打消了出去亂跑的念頭。

  如果說前麵散布的風言風語隻是火星,那麽真正的爆。炸就發生在元德帝又一次暈過去之後,那天下了一場綿密的秋雨,天還沒有大亮,四寶踩著濕漉漉的地麵,正準備接手新送來的折子,就聽見一陣轟隆的巨響,宛如平地一聲驚雷。

  她草草穿戴好衝出去,就見成安柳秉筆等人臉色難看的走進來,沉聲道:“三皇子帶兵攻打城門了。”

  三皇子,終於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事情發作的太快太急,就算眾人有所準備,也依然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覺,她急忙問道:“怎麽回事?”她臉色一變:“逼宮?”

  成安深吸了口氣:“三殿下黎明時分先帶兵逼上了四殿下府邸,借著聖旨的名義將四殿下和四皇子妃除掉了,隨即又馬不停蹄地趕到宮裏,也是咱們倒黴,他偏偏就選中了這東華門!”

  他有些懊惱:“咱們已經派了好些人手在三皇子的府邸和幾個宅院處盯著,沒想到還是中了他偷梁換柱的計策,甚至還是在他殺了四殿下之後才得到的風聲,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打到東華門外了。“這麽一看三皇子確實是個能人,趁著陸縝這根定海神針‘不在京裏’的時候發作,又在元德帝的刻意壓製下收攏這麽多兵馬,先是起兵殺了四皇子,又雷厲風行地攻到皇城城門口,隻要他這次逼宮能成,那麽大局定矣。但是如果他定了大局,那麽就沒陸縝什麽事了,所以無論如何四寶和東廠上下也不能讓他成事!

  隱隱的殺喊聲隨著秋風秋雨傳了過來,四寶邊跟成安急匆匆地往外走,邊問道:“西廠呢?他們不會跟三皇子裏應外合吧?”

  成安冷冷地嗤笑一聲;“西廠裏不過幾隻小貓小狗罷了,除了那位謝提督似乎跟在三殿下身邊,餘下的人都已經製住了。”

  四寶點了點頭:“走,咱們上皇城牆。”

  成安本想讓她留在司禮監的,但轉念一想守衛和東廠番子都在牆頭拚殺,司禮監內部反而空虛,倒不如讓她上牆頭至少還有人看護著。

  司禮監都離東華門不遠,四寶登城牆邊問道:“皇上呢?皇上知道這事嗎?”

  提起這個成安幾乎要嘔血:“皇上早上倒是醒過來一回,不過聽說三皇子殺弟逼宮之後又驚又怒,又給暈過去了。”

  四寶也是一口老血險些噴出來,要說這元德帝在這場博弈裏簡直是場笑話,壓製三皇子沒壓製成,想逼走陸縝也被偷龍轉鳳了,以為把人壓製的壓製,驅趕的驅趕,他自己再吃一副丹藥就能成神仙了,結果落了這麽個結果,他自己倒好,半點作用沒起就暈過去了。

  她無語地搖了搖頭,登上城牆之後立刻有人持了小巧的鐵盾來結成盾陣,將幾人護在裏頭,避免被流矢所傷,城牆上站了不少人,除了負責守宮門的統領,十二監的掌印來了個齊全。

  四寶小心探頭瞧了眼,就見皇城底下黑壓壓一片人,她也估計不來數目,頗為擔憂地問道:“皇宮…能守住嗎?”她還是第一次瞧見真正的戰爭場麵,一瞧之下心頭別別亂跳。

  成安緩緩搖頭:“隻怕不易,不僅僅是東華門,旁的幾處要地也亂了起來,聽說來皇城的幾處要道都被堵住了,馳援都難,隻是東華門的攻勢最猛罷了。”

  四寶看著四下飛舞的箭矢和刀槍就覺著膽戰心驚,深吸了口氣想到一個更嚴峻的問題:“督主也不是萬能的,要是他調來兵馬也打不過三皇子呢?”

  成安道:“東廠錦衣衛數萬的番子,留在京裏訓練的少說也有五六千,督主在五城兵馬司和五大營都安插了人手,隻要能調的到足夠的兵,就是圍也把他們圍死了。

  四寶鬆了口氣,就見城牆下的攻勢一緩,三皇子一身銀亮鎧甲越隊而出,朗聲道:“我父皇疑你們督主甚深,不顧當年陸都督扶持他登基之忠義,硬逼著他去了西北苦寒之地,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父皇人心盡失,你們東廠何必再為他賣力?不若打開城門放我進去,隻要我能即位,必不會忘了你們今日的作為,父皇能給你們東廠的,我加倍給你們就是!”

  四寶聽見這話心裏先哼了聲,大義凜然地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督主此去西北也是為了江山社稷,他走之前便吩咐過我等,讓我們盡心為皇上效力,以報效天恩,倒是殿下,一不顧皇上生養之恩,二不顧君臣栽培之德,三又殘害手足,實在是不忠不孝不義不悌,就算你進了宮門,也必然要被天下萬民唾棄!”

  她說完下意識地往三皇子身邊掃了一眼,沒見著謝喬川的身影,想必是被他派去別處了。

  成安就算是正緊張也不由得側目瞧了她一眼,你小子長進了嘿!

  四寶本來想用這些口水話拖延時間的,沒想到三皇子卻多言了,冷哼一聲揮手下令繼續進攻。

  四寶立刻就要縮回盾陣裏,沒想到就是這麽幾句話的功夫,旁邊禦馬監掌印突然從斜刺裏衝了出來,一手鉗住她的胳膊,拿著一把銀亮的小刀就抵在她脖頸上。

  陸縝禦下素來有方,別說是四寶了,就是成安也沒料到城牆上有奸細在,臉上頓時變了顏色,厲聲問道:“孫嚴你想幹什麽!”

  孫嚴一手仍舊鉗住四寶的肩膀,刀鋒牢牢抵著她脖頸,洪秀本來要衝上來救人的,他單手微微下壓,她脖頸上的血珠子立刻冒了出來,洪秀再不敢輕舉妄動。

  孫嚴冷笑了聲,故意大聲煽動擾亂眾人的心思:“我幹什麽?我孫嚴在十二監當了半輩子差,督主他為色所迷,讓這麽個小子踩到我頭上,我就是不服!”

  其實他本來想在司禮監動手的,趁著守衛空虛悄悄把四寶鉗住,不過成安和四寶都警覺,直接上了城牆,所以他迫不得已才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動了手。

  四寶好歹也算是見過大場麵的人了,不至於像原來一樣慌得手足無措,此時仍能保持鎮定:“我怎麽踩在你頭上了?我便是任了這個秉筆,幹的也是一些邊角料的雜活,你摸著良心說,我平時可有克扣你不敬你?分明是你自己拿了三皇子的好處!”

  陸縝雖說任她為秉筆,卻把她和下屬的關係處理的很好,要是她過分幹預公事,就是成安等人也會不滿的。

  孫嚴臉色變了變:“好伶俐的東西,難怪督主被你迷的神魂顛倒!”四寶盡量放鬆身體:“城牆上那麽多主事的人,你就算挾持了我,也不可能讓他們打開城門,你就算殺了我,等會也一樣要死。”

  孫嚴冷笑道:“誰說我要挾持你開城門了,隻要你落在三皇子手裏頭,何愁督主不就範?!”他衝著成安一揚下巴:“放個吊籃讓我們下去,不然我就殺了他!”

  成安左右為難,隻得盡力拖延時間:“老孫,咱們也算共事多年了,督主可沒有半點對不起你的地方,三皇子許了什麽好處讓你迷了心竅,你憑什麽敢保證他事後就一定能給你?!”

  孫嚴冷笑:“用不著你操心,你隻管放我下去便是!”他說完又用了幾分力,四寶脖子上的口子更深了幾分。

  四寶不自覺地抿了抿唇,她眼措不經意地瞄到洪秀,就見他做了個後翻小指的動作,她會意,心裏暗道一聲拚了,就趁著孫嚴和成安談判的功夫,猝不及防地伸手攥住他握著刀的小指,用力往後一掰。

第九十六章

  就聽卡擦一聲,孫嚴大聲慘叫起來,攥著刀的手不覺一鬆,四寶這些日子受的魔鬼訓練總算是派上了用場,又趁機用腳在他膝關節處奮力頂了一下,趁著他腿軟的時候推開他脫了身,洪秀跟她配合默契,一把把她拽開,斜斜踹出去一腳,直接把孫嚴踹的趴下了。

  即使如此,四寶脖子到下顎還是被拉出一道寸許長的口子來,洪秀見狀暴怒,拎起孫嚴啪啪就扇了十幾個耳光:“狗才,傷了他的臉,你那張狗臉賠得起嗎!”

  四寶:“…”

  洪秀越想越怒,冷笑著拎起孫嚴的腰帶直接把他扔了下去:“你不是想下去嗎?!這就送你去見你的主子!”

  沒想到孫嚴下去之後還留了口氣,忍著傷痛勉強撐起身子向三皇子求助,他事情既沒達成,沒能成功把四寶帶下來,那便是一步廢棋,三皇子根本不理會他,轉眼他身上就中了五六隻流矢,氣息就此絕了。

  四寶心有餘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不過現在也不是害怕的時候,她又往底下瞧了眼,見三皇子的人馬又貼近了不少,心頭別別亂跳:“東華門還能守多久?”

  成安問了守門的侍衛統領幾句,麵色難看地道:“若是再不來援兵,最多也就三刻的功夫了。”

  四寶手心都沁出冷汗來,比方才還要緊張,要是三皇子真的攻進了城門,陸縝的一番辛苦布置豈不是都付諸流水了?

  這時候有個內侍打扮的人匆匆走上來,對著成安和禦前統領焦急道;“兩位還能守多久?皇上方才又醒過來一回,隻是聽說三皇子快要打進來了,吐血之後又給氣的暈過去了!諸位千萬要守住啊!”

  成安:“…”

  柳秉筆:“…”

  四寶:“…”

  眾人恍惚中仿佛能聽見彼此的心聲:操!

  幸好現在有元德帝跟沒元德帝沒什麽區別,成安隻是擺擺手,正要跟侍衛統領商議幾句,就見三皇子的兵馬有十好幾個已經攀登上了城牆。

  他再顧不得多說話,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把短匕首來揉身迎了上去,司禮監裏幾個功夫好的也趕上去幫忙,四寶知道自己的斤兩,那點拳腳功夫還不夠給人塞牙縫的,於是老老實實地縮在盾陣裏,洪秀隻在她身邊守著,有兩個三皇子那邊的軍士要悄悄摸到她身邊來,也被洪秀及時發現給踹了下去。

  雖然趁機摸上城牆的十幾個軍士是被解決了,但是三皇子那邊也離宮門更近了,守門的侍衛眼看著已經露出疲態,倒下的速度也在加快,殺喊聲似乎就在耳邊,四寶不自覺攥緊了手,身上的汗毛都倒立起來。

  三皇子顯然也意識到這一點,當機立斷地下達了加緊進攻的命令,眼看著宮門已經被撞木柱撞開了一道兩寸寬的縫隙,就聽見不遠處又傳來一陣整齊劃一的馬蹄聲。

  七八列服色盔甲明顯與三皇子的人馬不同的軍士從後麵趕來,正和皇城裏守門的將士形成了夾擊合圍之態,帶隊的是五大營的一位參將,他身邊的就是換了身戎裝一臉肅殺的陸縝。

  大概戀人之間真的有種不足為外人道的心靈感應,兩人一個在城上,一個在城下,隔著千軍萬馬對視一眼,四寶眼淚險些沒下來,他似是鬆了口氣,衝她幾不可見地一頷首,又把目光落在眼前膠著的戰局上。

  三皇子此時也是異常焦心,眼看著宮門已經被撞門柱撞開了小半,偏偏五大營的人早不來晚不來這時候竟趕了過來!進,他或許有可能逼宮成功,但更大的可能還是被五大營的人纏住,身敗橫死;退,倒是能暫時擺脫糾纏,以後就成了喪家之犬,但眼看著東華門已經開了小半,他實在是不甘心啊!

  此時五大營的人馬已經逼了上來,正式把三皇子圍在了中間,守門的將士越加振奮,明明已經開了小半,但三皇子的人就是無論如何都攻不進去。

  三皇子都快把牙齒咬碎了,麵目扭曲,但就像陸縝說的,他剛愎自用自作聰明,卻終究是沒有那股敢放手一搏的狠勁。

  他手下人勸道:“殿下,咱們先暫退一步,把其餘的兵馬都收攏好再做計較,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此時若是再耽擱下去,隻怕性命堪虞!”

  三皇子本來已經有些動搖了,聽了這話更是再呆不住,深吸了口氣,滿麵不甘地道:“傳我命令,撤!”

  三皇子也是個狠人,竟舍得留下一半兵力來斷後,自己帶著人從一側跑了出去。

  剩下的一半人投降的投降,喪失鬥誌的喪失鬥誌,有些負隅頑抗的也很快被清剿幹淨,陸縝和那位參將迅速登上城樓,四寶也顧不得避諱了,一把拽住他就不撒手了。

  東廠人有九成都以為他離開京城去了西北,見到他神兵天降一般突然出現,一個個眼睛都瞪圓了,就算是知道他一直在京裏的人,也配合著做出一副驚愕表情。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