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87節

  他突然伸手搭在她的手腕上,涼意激的四寶一顫,她下意識地想要抽手,不過沒有抽回來。她聽見這個話頭便有些不自在,轉了話題壓低聲音道;“你要怎麽樣才能不說出去?”

  謝喬川道:“你離開他,跟我。”

  四寶毫不猶豫地道:“你做夢。”

  謝喬川眨了眨眼,他一向口嫌體直慣了,此時竟顯出幾分倜儻不羈來:“那就跟我睡一晚。”

  四寶表情錯雜,情不自禁往他身下瞧了眼:“你有那什麽嗎?”

  謝喬川:“…”

  他道:“你不用管,隻說答應不答應。”

  四寶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你還是回去繼續做夢吧。”她說完便要起身:“你要執意說這個咱們便沒什麽好談的了。”她還是按照原計劃撞柱去吧。

  謝喬川竟然點了點頭:“好吧。”他仰麵看著映射進來的一線日光:“讓陸縝好好待你,不然我做…我不會放過他的。”

  四寶沒想到他這麽輕易就答應了,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他伸手摸了摸她的發頂:“記著不能忘了我。”

  她忍不住問道:“你到底是為什麽要折騰這一遭啊?!”

  謝喬川微微一笑:“看到陸縝不高興,我覺著很愉快。”

  他說完便打起簾子走了出去,朗聲答道:“啟稟皇上,臣認認真真地給沈秉筆驗過身了,她的身份沒有任何問題,當初淨身也淨幹淨了。”

  他在認認真真四個字上咬了重音,還故意看了陸縝一眼,他身子一晃就要動手,幸虧四寶及時走出來死命攔著,不然兩人在嘉明殿就要大打出手了。

  即使如此,陸縝身上發出的酸味還是要把整個大殿都淹沒了,四寶恍惚中都能看見他腦袋上冒出了火焰特效…

  整個嘉明殿寂靜一片,元德帝麵露難堪,顏嬈和三皇子更是鐵青一片,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謝喬川,謝喬川麵色一片平靜,算計人不是錯,但是一次兩次都沒算計成可就是愚蠢之極了!

  奇的是陸縝的臉色竟然也沒有好到哪裏去,他目光落在謝喬川手上,暗暗盤算著他哪隻手碰的四寶就把他哪隻給剁了!

  三皇子變色厲聲道:“這,這怎麽可能!沈夙和他的同屋明明就說過沈秉筆的身份有異,謝提督,你確定你看清楚了?!”

  謝喬川知道這麽做定然會招致三皇子責難,不過他現在也無所謂了,一副你愛怎樣怎樣的神情,站在原地不言語,整個一道係下屬。

  元德帝先一步回過神來,搶先給自己挽尊:“老三你可真是能耐了,整日正事不做,專會鑽營權術勾心鬥角打壓忠臣,你眼裏可還有我這個父皇,可還有社稷大事?!”

  他罵完三皇子又開始罵自己的心頭肉顏嬈;“宗法早有規定,後宮妃嬪不得幹政,你一門心思地參合政事究竟是何居心?!”

  陸縝神色已經恢複過來,淡淡道:“三殿下耽擱了這麽久的差事,前陣不知道又有多少將士犧牲,可不是訓斥幾句就能沒過去的。“元德帝臉色忽青忽白的,但陸縝這樣的人,你要是不一次性捏足了證據整治他,自己絕對落不了好,他深吸了口氣開始說處罰措施,顏嬈罰俸三年,貶為嬪位,禁足半年不得離開自己的昭華宮,且半年之內不得跟三皇子再見,而三皇子同樣也是罰俸禁足,身邊的侍從排場都沒削減了不少,等於裁去不少親信。

  陸縝猶覺得太輕,不過三皇子尚還有用,若是一次被打壓的太狠沒法收場,也罷,以後有的是機會跟他算總賬,如今暫時急不得,等大局定了,怎麽整治他不成?至於顏嬈…他漠然笑了笑。

  他心裏把事情一樁樁一件件的盤算完,伸手拉住四寶,對著元德帝敷衍道:“臣身子不適,這就先回去了。”

  元德帝知道他心裏正不痛快,也沒功夫計較他的失禮,點頭道:“陸卿先下去歇著吧。”

  三皇子回去之後就被元德帝派去的人禁了足,他氣的身子亂顫,麵目扭曲失了曾經謙謙君子的風度,順手抄起桌上的一個茶碗便砸了過去:“混賬東西,你當著皇上的麵下我麵子?!才得意了兩天就忘了誰把你抬舉上來的?!”

  謝喬川不避不閃,任由肩膀被砸的晃了晃,平靜道:“不是臣有意下殿下麵子,而是沈秉筆的身份真的無異,她是個渾人,若是臣為了殿下構陷她,保不齊她在大殿上寬衣解帶,將此事張揚開去,臣恐殿下到時候更為難堪。”

  三皇子冷笑道:“這麽說來,我還應該多謝你了?!”

  謝喬川垂眸,眸光微閃:“臣不敢。”

  三皇子越想越是心煩,一揮手道:“下去。”謝喬川應了個是,轉身下去了。

  陸縝拉著四寶出了嘉明殿,走到一處無人的地方的時候便緊緊地攥住她手腕,一個字一個字從牙縫裏蹦出來;“他碰你哪裏了?”

  四寶還沒從驚嚇的餘韻中回過神來,腿肚子正有點發軟,被他這麽一問身子更是止不住地顫了下,他見嚇著她了,又緩了神色道:“他對你做什麽了?”

  四寶麵露疲憊,扶額搖頭道:“沒有,就是進去跟我說了幾句便出來了。”

  陸縝冷笑連連:“他有這麽好心?”

  四寶斜了他一眼:“他說看見你不高興他心裏特別高興。”

  陸縝:“…”

  四寶忍不住拉著他的袖子問道:“他們怎麽就挑今天發作起來?還有那沈夙和秋姑姑,為何突然反了水?還有還有…”

  陸縝安撫似的拍了拍她的肩:“今天我正好不在,沈夙是為了送我一份大大的人情,讓我好能幫扶沈華采幫扶沈家,而秋姑姑是我安排在昭華宮裏的後手。你以為我隻給你黏上假傷口便算完事了嗎?”

  四寶鬱結,她還以為秋姑姑真是被自己的王霸之氣震懾住了呢。

  他說完又悠悠歎了聲:“不過沈夙這事三皇子瞞的倒是緊,竟然半點風聲也沒露出來。”

  四寶想到沈夙,亦是歎息,人非草木,不管他是為了家族前程,還是真對長女有那麽一絲愧疚,現在都已經塵歸塵土歸土了。

  不過她仍是心有餘悸:“要不是今天沈夙突然反水,隻怕皇上三皇子和顏嬈他們就得逞了。”

  陸縝摸了摸她的耳朵:“不會的,就算有這個把柄在他們手裏,難道他們就沒有把柄在我手裏嗎?顏嬈和三皇子勾連結黨的證據不少,隻要這些一公開,皇上就算再怎麽寵愛顏嬈,也不得不誅殺她以平息紛爭。”

  四寶耳朵一動:“你打算用這個來威脅皇上?”

  陸縝輕笑了聲:“脅迫就太難聽了,互相幫著遮掩罷了,不過幸好沒到要用這張底牌的份上。”所以他一直都顯得頗為從容,直到謝喬川出現他才變了臉色。

  他說完又意味深長補了句:“再說她和三殿下,似乎也有些曖昧不清。”

  四寶微微張嘴:“你說他們…他們好歹是名義上的母子啊!”

  陸縝道:“兩人行事隱秘,東廠也沒有抓著什麽切實的把柄,不過越是如此便越可疑,若不是有這層幹係,顏嬈憑什麽把賭注壓在他身上?”

  她仔細分析了一下,覺著還真有些不對,元德帝比顏嬈大了二十多歲,肯定是走在她前頭的,所以她現在越風光,皇上死後她就越淒慘,還不如提前找個年輕的依附,她對自己迷惑男人的本事素來自信得很,看看陸家的叔伯兄弟,再看看代王和元德帝,她也確實有這份能耐,難怪敢在三皇子身上放手一搏。

  就算她以後有了孩子,爭儲是沒可能了,有這麽個兄長倚靠至少也能爭一塊富饒的封地。

  四寶歎了口氣,擺擺手:“不然你就真的和皇上徹底撕破臉皮了。”她又看了他一眼:“你留了這麽多後手,三皇子這次被罰也不算太冤。”

  他慢悠悠地道:“三皇子剛愎自用這點倒是和皇上一模一樣,他手裏握著沈夙這張好牌卻一直不打,若是他不是今天突然發作,而是先悄悄和皇上通氣,趁我今日不在的時候直接將你拿下驗身,便是我也無力回天了。”

  他說著不知想到什麽,偏頭淡笑著吩咐成安:“麗貴妃禁足這些日子好生招呼著,隻要暫時留她一命,旁的隨你們折騰,記住別讓人拿住了把柄。”

  四寶想了想後果,也暗道一聲僥幸,她現在終於緩過神來,眯著眼睛細細把上午的事過了一遍,猶豫道:“你有沒有覺著皇上對你…似乎不像原來客氣了?”

  原來元德帝遇見陸縝的事兒都會再三思量一番,絕不會想今日這般幫著三皇子和顏嬈步步緊逼。

  陸縝麵色微沉。三皇子聰穎四皇子勇武,都是儲君的熱門人選,元德帝卻一直沒有立儲,旁人隻道元德帝難以抉擇,其實隻有他知道,元德帝壓根沒有立儲君的意思,他由得兩個兒子把朝堂攪的烏煙瘴氣也不是為了讓兩人分出高下來,究其根底,就是為了平衡,兩人鬧騰的越厲害,就隻會盯著彼此掐,彼此掐的越狠,他的皇位就坐的越穩當。

  所以皇上防著他也是同樣的道理,是怕他妨礙江山社稷嗎?不是的,隻是為了讓他的皇位更牢固罷了,元德帝此人才幹隻能算得上中庸,獨獨把皇位看的牢固得很,就是死怕也不能放手。

  他垂眸思忖片刻,忽然一笑:“隻盼著天佑福澤,讓皇上的身子能大安。”

  四寶疑惑地偏頭看他:“你又賣關子。”

  陸縝笑了笑:“到時候再跟你細說。”

  四寶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好吧,你駕馭朝堂,我駕馭你就行了。”

  陸縝:“…”他本來想好好罰一罰不聽話的小東西,但想了想他可不就是被她拿捏住了,不解氣地在她粉臉是捏了把。

  他說完不知道想到什麽似的,又有些不痛快:“你方才就這麽直接跟著謝喬川走進去了?!你對他倒是信得緊呐?”

  四寶想到這個朋友,又是歎了口氣:“他早就知道我的身份,若是真想害我,早就跟三皇子說了,既然沒說,可見並沒有存歹心,再說他的性子…”她猶豫了一下,還是道:“就算要算計你,也不會通過你身邊人這樣沒品的手段。”

  陸縝覺著隻要謝喬川還在宮裏一日,他每天便如泡在醋缸裏一樣,禁不住道:“那是你沒見過他的陰私手段,忘了在南邊他是怎麽把你當炮仗炸了嗎?”

  四寶:“…”

  他默了片刻,還是忍不住問了句:“他很早就發現你的身份了?比我還早?”問完覺著自己既別扭又無趣,卻忍不住豎起耳朵等她的答案。

  四寶在坦白交代和哄一哄眼前的醋缸之間糾結片刻,還是道:“不是,是你先發現的。”

  家裏有個磨人的小妖精她也很為難的嗎!

  陸縝斜睨她一眼:“說謊。”

  四寶:“…你有完沒完!我不伺候了!”

  經過這麽一打岔,四寶心裏的餘悸倒是散去不少,隻是還有些不安,忍不住靠在他胳膊上:“總是這麽提心吊膽的,什麽時候才是個頭啊?”

  陸縝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遠望著屋脊上的鴟吻:“不遠了,再等一陣。”

  四寶緊緊摟住他,兩人廝磨了一會兒才往司禮監走,到後麵一處庭院,就見倚綠帶著十九皇子在玩鬧,見到陸縝和四寶忙起身見禮:“廠公,秉筆。”

  十九皇子抱著球撲到她懷裏,奶聲奶氣地撒嬌道:“母妃,你陪我玩好不好?”

  四寶問道:“娘娘怎麽這麽早把十九皇子帶出來了?”

  倚綠摸了摸十九皇子發頂:“殿下早早就起床說想出來玩,我覺著他老在屋裏悶著也不好,幹脆趁著早上沒人把他帶出來走走。”

  陸縝看在四寶的麵子上隨意提點了句:“熙嬪最近還是小心些為好。”

  倚綠一怔,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兩人打了個招呼便走了,四寶跟他感歎道:“十九皇子還真是聰穎可愛,跟他那兄長一點都不像。”想想猥瑣不著調的十三皇子,再看看小可愛十九皇子,誰能相信兩人是一個媽生的呢?

  陸縝再回頭看了眼十九皇子,唇邊泛起個琢磨不透的笑:“你喜歡這孩子?”

  四寶被他問的莫名其妙,想了想才道:“十九皇子蠻可愛的,教養也不錯,誰會不喜歡?”

  陸縝意味深長地‘哦’了聲,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咱們以後也生一個這樣的陪你玩?”

  四寶:“…你可真能想誒。”

  兩人終於回到了司禮監,這時候已經到了下午,四寶忽問道:“成安派去好幾撥人都被攔下了,你是怎麽回來的?”

  陸縝道:“兵部那邊新上任的侍郎是個幹才,我們提早大半天就裝好了糧草,所以能早些回來。”

  四寶一口氣終於長長地呼了出來,虛脫一般歪倒在椅子上,半晌才覺著肚子亂叫,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拍了拍他的小腹:“餓不餓?我下兩碗酸湯麵先點補點補。”

  陸縝倒是沒覺著餓,隻是一靜下來就止不住地開始想謝喬川方才的得意嘴臉,淡淡道:“氣都氣飽了,哪裏顧得上饑飽?”

  四寶沒好氣地衝他翻了個白眼,起身去了專門給他配的廚房,沒過多一時就端了兩碗熱乎乎的湯麵上來,麵是用濃雞湯下的,上麵隻灑了小蔥和香菜,再淋上幾滴香油,不用太多佐料,一股子鮮香就撲麵而來。

  更何況還是四寶親手做的,陸縝聞著也覺著動了些食興,看了眼問道:“不是酸湯麵嗎?醋呢?”

  四寶抬眼看了看他,一本正經地道:“醋缸在我眼前坐著呢。”

第九十三章

  陸縝乜了她一眼, 絲毫不以自己的醋勁為恥:“他當真沒碰你?”

  四寶想到謝喬川說的話, 看著挑起的麵條怔了會, 隨即搖頭道:“沒有,你別扯這個了。”

  陸縝冷哼了聲:“這次暫先饒過他。”

  四寶吹了吹熱氣吃完一根麵條,連連感歎道:“想我第一眼見你的時候, 覺著你是頂聰明威嚴的人, 現在活生生把自己釀成了一缸醋,你就不覺著羞愧嗎?”自打兩人好了之後,陸縝的謫仙人設就往崩壞的方向一去不複返了。

  陸縝倒是十分淡定,優雅地吃了筷子麵, 看她一眼:“是誰把我變成這樣的?”四寶囧,他說完忽然笑問了句:“你知道我第一次在雪地裏見你心裏在想什麽嗎?”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