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85節

  陸縝頷首道:“倒也不無可能,不過她應當沒那麽大膽子敢謀害龍體,這事應該是她為了爭寵無意為之,哪裏想到惹出這麽大的亂子來。”

  他忽又笑了笑:“不過也算好事了。”

  四寶若有所思地瞧著他,就聽他突然問了句;“你方才見到誰了?”

  四寶暗罵一聲洪秀個告狀精,咳了聲竭力輕描淡寫地道:“不就是謝提督唄。”

  不過這種語調顯然也沒讓陸縝高興到哪裏去,輕輕捏著她嫩滑的臉頰:“不就是謝提督唄?你還想見誰?”

  四寶自覺問心無愧,但是想到被謝喬川親的那一下就有點心虛,躲開他伸過來的手諂媚笑道:“當然是你了,除了你還能有誰?”

  除了兩人剛認識的那會兒,陸縝已經好久不見她這種狗腿子笑容,欣賞了會兒想到她這麽諂媚肯定有原因,心裏更不痛快了:“你跟他做了什麽?!”

  這話問的…總感覺她把督主綠了似的,她給問的囧了下才道:“我們什麽都沒做,就是他拉著我說了幾句話而已。我勸他早點抽身,免得以後被卷進去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他跟我說了…”

  她隱去被親的那段不提,說著說著表情古怪起來:“他爹和我爹原來是好友,早在我們幼年時期,兩家便給我和他訂下婚約,所以我是他的…”

  陸縝冷哼一聲:“未婚妻。”

  四寶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麽,反客為主地質問道:“說起來你見到淮安沈家拿到那對兒鴛鴦佩的時候就應該知道這事了吧,虧你還瞞了我這麽久,這些日子見天地跟我尋事吵架,你說這事是怪你還是怪我?!”

  陸縝一臉的理所當然,還來了個舉例論證:“假若我有個未婚妻拿著信物尋上門來了,說我們二家訂過盟誓,她非要以此為憑嫁給我,恰好你知道此事,而我又不知道有這麽個未婚妻在,你會怎麽做?”

  四寶聽的咬牙切齒:“敢娶就閹了你!”

  陸縝:“…”

  這麽代換一想四寶倒是理解了,要是她她估計也不會說,但良心上肯定是要受到拷問的,沒準還有糾結一番道德問題,偏偏陸縝完全沒有這個心裏枷鎖,她忍不住看了一眼氣定神閑的陸縝:“這麽騙我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陸縝微微笑道:“其實我也難受得緊,隻是不想讓你看到為我擔憂罷了。”

  四寶:“…”這個表情配上這句話真是毫無說服力啊。

  陸縝知道她重情義又愛鑽牛角尖,伸手把她攬在懷裏,又輕輕一提,抱坐在自己腿上:“你也不必想太多,就是長大後訂過婚反悔的也不再少數,更何況少年時訂的婚約了,就算沒有謝家事,你們也未必能成,沈夙那樣的性子,若是把著比謝家更好的高枝,難保不會把你另許他人。”

  他現在對沈夙感覺查到了極點,抹黑起來簡直不遺餘力。

  四寶挑了挑眉:“更好的高枝?誰啊?”

  陸縝一雙笑眼看著她:“我啊。”

  四寶正想吐槽他的臉皮,但轉念一想沈家那對父母沒準真能幹出把她嫁給太監的事,頓時又無力吐槽了。

  他又伸手揉搓著她的臉:“所以不許再想婚約的事了,你跟他沒有半分幹係,以後你的每件事都隻和我有關。”

  四寶無語地看著他,扶額道:“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越來越幼稚了,學小孩威脅人的話也能說出來。

  兩人癡纏了會兒,四寶覺著身。下有點不對,茫然了片刻才紅著臉道:“你怎麽又,又…”

  陸縝聲調帶了幾分喑啞,伸手在她細腰上遊移:“你的日子到了吧?”

  四寶知道瞞不過他,眼神亂飄了半晌,吃不住才紅著老臉點了點頭,他目光裏都帶了繾綣,打橫把她抱起來,輕笑著曖昧道:“今天讓你在上頭,算是償了你的夙願了。”

  四寶:“…”以後絕對不能輕易得罪陸縝,不然他能記一輩子。

  在上頭耗力極大,而且也更…深入,四寶被顛蕩了會兒就被過分的歡愉刺激的受不了,開始哭天抹淚地求饒。

  明明兩人這幾天都是幹活幹到半夜,一個神采奕奕,一個就被折騰的萎靡不振,四寶一邊飆淚叫停車一邊覺得自己真是根廢柴。啊,好想哪天能大展雄風,讓陸縝在她身下哭喊求饒啊!!

  她一邊腦補一邊告饒,對比之下更覺得人生淒涼,幸好陸縝見她是真累的狠了,折騰了這一回便饒過她,拉開她的手親了親她被淚水和汗水打濕的麵頰,勾唇笑道:“說一句好話就放你去睡覺。”

  四寶秉持著輸人不輸陣的精神理念,深吸一口氣道:“你…要小心保養身子…別老做這種事…不然小心跟皇上一樣了。”

  陸縝:“…”

  她見他臉色忽紅忽綠的,立刻道:“勸你保養身子這還不是好話?”

  陸縝哼笑了聲:“沒見過比你更愛抖機靈的了。”

  他作勢又要翻身讓她跨坐在自己身上,四寶立刻舉白旗求饒:“我重說我重說。”

  她做了個比心的手勢,把手遞到他眼前:“給你我的小心心啦。”這句夠誠意了吧。

  陸縝:“…”

  他伸手摸了摸四寶的一頭青絲,半是寵溺半是無奈笑道:“小傻,人心不長這樣。”

  四寶:“…這不是重點…不對臥槽你怎麽知道人心長啥樣,你不要嚇我啊大佬!!QAQ”

  四寶被他逼得無法了,忍著天雷滾滾說了句:“好哥哥,人家愛死你了,今日暫先繞了人家吧,咱們以後,以後再…”說了一半覺得實在太掉節操了,後半句怎麽都說不出口。

  幸好陸縝見她是真乏得緊了,也不再鬧她,攬著她便沉沉地睡過去了。

  沒想到天快亮的時候朝中就收到西北局勢緊張,兩軍已經交鋒了十好幾場的戰報,而且這回是韃靼瓦剌聯手來犯,這麽大的事兒一出,朝中上下都忙活起來,陸縝自然更不得閑,一大早就要和兵部尚書去京郊打開糧庫,以確保糧草能夠順利送到前線。

  四寶困的要死,硬撐著想要爬起來忙活,陸縝瞧她眼底下一圈青黛,暗責自己幾句,壓下她的肩道:“還沒到上差的時候呢,你再睡會兒吧。”

  四寶搖了搖頭,硬撐著眼皮要起來,在床上打了幾個滾才勉強下地,用涼水潑了把臉,總算清醒些了,邊打哈欠邊道:“我也不睡了,宮裏的事兒也不少,總不好讓你在外頭忙完了還要管宮裏的調度。”

  陸縝幫她用溫水揩了把臉,笑著道:“這倒真有些男主外女主內的意思了。”

  四寶伸著懶腰斷斷續續地道:“你膽子…倒是不小,以為朝廷是你家府邸啊,還…男主外女主內…”

  她說完頗是嫉妒地看了陸縝一眼,明明都是一樣的忙活,昨晚上也都…咳咳,怎麽他就看著比自己精神充沛呢?!

  陸縝洗漱穿戴好就要出宮,還是四寶命人給他帶了點便攜的吃食裝上,自己坐回去開始核對十二監送上來的賬目,這一對就對到了中午,洪秀在旁邊念叨著一日三餐按時吃對美貌是多麽的重要,她給絮叨的腦仁疼,正要命人叫飯,就見成安匆匆走進來,麵帶焦慮地低聲道:“四寶,麗貴妃要見你,特特派了人來請你去昭華宮一趟。”

  四寶才放下筆,聞言怔了怔,顏嬈要見他?

  她問道:“貴妃要見我?說是什麽事了嗎?”

  成安麵色凝重地搖了搖頭:“來人是貴妃宮裏的總管太監,沒說是什麽事,我正讓人跟他周旋探話呢。”

  四寶本能地覺著不好,顏嬈那可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她猶豫片刻才緩緩搖頭:“先去問問什麽事,若是沒打聽出來,你就幫我回了,就說我有事…罷了,還是說我身子不適吧。”

  成安點了點頭,四寶還是不放心,司禮監前廳旁邊有座小小的暗間,能看清前廳的情形,她小心走到暗間去看,就見麗貴妃那裏的趙總管在正廳坐著,麵露不耐:“…你們問這麽多做什麽?左右讓你們秉筆過去就是了!”

  最近麗貴妃恩寵盛極,連帶著她宮裏的人都格外倨傲,看人都不拿正眼看的。

  不過東廠卻不是能由得他撒野的地方,成安撇嘴笑了笑:“那可不行,我們司禮監攏共就三個秉筆,這些日子忙的連軸轉,四寶秉筆前日才病倒了,我們督主都叮囑他要好好休息呢。”

  他也是伶俐人,從容道:“我問你這話的意思,是想跟你確認一下到底是什麽事,我們四寶秉筆病的出不了屋,若是這事旁人能做,我們自會安排人手辦的妥妥帖帖讓貴妃娘娘過眼。”

  總管太監吊起了眼睛:“娘娘說過不成,這事非得四寶監官才能辦!”

  成安攤手無奈道:“這可就不巧了,我們秉筆病的下不來床。”

  總管太監氣的手指直顫:“好好好,我倒要看看這位秉筆是個什麽奢遮人物,貴妃娘娘的麵子都敢不買!”

  他說著起身就想往裏闖,被幾個番子攔住,成安皮笑肉不笑地道:“你這麽死活不說我真是越發好奇,什麽事旁人都辦不了,隻有四寶秉筆能辦?”

  他說完嘖嘖兩聲;“合宮上下沒有不知道四寶秉筆生的俊俏招人,是個少見的風流人物,你這般跟閉嘴河蚌似的不說由頭隻要人,也不怕傳出去讓人誤會了貴妃娘娘?最近宮裏可查的緊呐!”

  總管太監被他堵得說不出話來,但卻不敢再強行要人了,威脅幾句無果後撂下句狠話憤憤甩袖走了。

  四寶這才從暗室出來,擰眉道:“麗貴妃到底有什麽事非要我過去?”

  成安搖搖頭,叮囑道:“總之你不要貿然前去就行,先拖著等督主回來再商議。”

  這話跟四寶的想法不謀而合,她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沈華采收到的那份禦供的文房四寶,心裏一警,扭頭吩咐道:“安叔你去叫人傳話給督主,再叫幾個機靈的去最近和麗貴妃鬧的最歡的淑貴妃德妃還有寧妃那裏挑撥幾句,由得她們先去跟麗貴妃鬧騰,讓她暫時騰不出手來糾纏這邊,我等會再化個妝裝副病容出來。”

  她說完歎了口氣:“能拖一時是一時吧。”

  成安點頭應了,她聽說淑貴妃等人氣勢洶洶地往麗貴妃那邊趕過去心裏才稍稍舒了口氣,隻是還是坐立不安的,派去傳話給陸縝的人和派去打探的人都沒有回音。

  正在她糾結的當口,又見成安麵沉如水地進來了,他臉色異常難看:“皇上派人來叫你過去。”

第九十一章

  四寶不禁微微變色, 麗貴妃再得寵也隻是個宮妃, 不算太難打發, 但是皇上可就不一樣了,隻要他吩咐一句下來,就是陸縝也不好明著拒了, 更何況是她呢?

  聯想到上回在沈華采那裏見到的文房四寶, 四寶差不多能推斷出來,肯定是自己的身份出了岔子,元德帝和顏嬈甚至還查到了沈家人的頭上。

  她深吸了口氣,有點猥瑣地感受著自己身下黏著的假那啥, 心中稍定,低聲問道:“能拖多久?”

  成安緊緊皺著眉:“倒是還能拖一會, 但去給督主傳話的人還沒回來,要拖延到督主回來隻怕難了。”

  四寶對著鏡子照了照自己故意被化的蒼白憔悴的臉:“罷了, 聖上和麗貴妃隻怕就是專門挑這個時候發作的, 哪裏會讓督主輕易回來攪他們的計劃?”咬了咬牙道:“算了等不及了, 大不了在聖上麵前裝瘋賣傻再拖拖。”

  成安麵沉如水:“我派東廠的幾個頂尖的番子再去報一趟。”

  四寶深吸了口氣, 反正她下半身黏了那玩意,上半身就算最近長了點也是男人通過鍛煉能達到的程度,大不了就說自己最近在練胸肌,反正隻要沒有切實的證據, 她就咬死了曾撞見麗貴妃和三皇子有勾連,導致她意圖陷害自己。

  成安提著心點了點頭,又命人拖延了會兒, 直到來傳話的人已經有些惱意了,四寶這才邊咳嗽邊跟他道了個罪,跟他一並往嘉明殿的方向走過去。

  元德帝在嘉明殿等著,顏嬈果然就在他旁邊正在伺候筆墨,她妖冶嬌美更勝幾個月前,除了眼角稍稍的紋路,幾乎看不出歲月的痕跡,見四寶過來婉媚一笑,又低頭拉起廣袖露出一截皓腕磨墨。

  元德帝掩嘴咳了聲才淡淡道:“沈秉筆好大的排場,麗貴妃三番四次請你不來,非得要朕親自派人請你才過來,看來果然是陸卿素日寵愛太過了。”

  四寶呼哧呼哧喘了幾聲,忙跪下道:“回皇上的話,奴才…咳咳…不敢,奴才方才隻是…咳咳,病的昏睡過去,根本不知外麵出了什麽事,等睜開眼服了藥才知道皇上傳喚奴才,一刻不敢耽擱就趕過來了。”

  麗貴妃掩嘴笑了笑:“什麽病病的這般嚴重?沈秉筆竟然都昏過去人事不知了,你可是陸都督心尖上的人,若真出了什麽事,隻怕都督要難過,不若現在請個太醫過來給你瞧瞧?”

  四寶故意把頭一摸,憔悴著一張臉往遠了扯:“當初奴才在南邊的時候隨督主辦差,沒想到回程的時候卻遇到歹人,奴才為了救護督主不慎跌下山崖,結果把腦袋給摔著了,後來斷斷續續一直沒好,承蒙督主不棄,奴才才能繼續為皇上和貴妃效力。”

  她說完就是一拱手:“娘娘仁厚,能請個醫術高明的太醫來給奴才瞧瞧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大腦是人體最複雜的儀器,就是前世有各種高端醫學設備大腦裏還藏了許多未解之謎呢,四寶可不信太醫能隨隨便便診治出來,遇到腦子出問題,大夫郎中們大部分情況說的都是片話,她巴不得能請個太醫來多拖一會。

  顏嬈果然不再說話了,倒是元德帝若有所思,陸縝原本對四寶不見得有多上心,但是才從南邊回來差點沒把人捧到天上去,難道就是因為這小奴才救了他?

  元德帝發散思維腦補一出瓊瑤大戲,四寶跪在下麵屏氣凝神,顏嬈見他久久不說話,輕輕咳了聲他才回過神來:“沈秉筆先平身吧。”

  他又轉向顏嬈:“愛妃不是有話質問沈秉筆?”

  四寶提著心緩緩站起來,顏嬈再不扯那些有的沒的,抬手輕輕拍了兩下,就見一個相貌俊秀的中年男人被幾個內侍半押送半監管地從後殿帶了出來,她定睛一看,用盡畢生的定力才強逼著自己沒變色,不過身子還是不易覺察地顫了下。

  這輕輕一顫沒逃過顏嬈的眼睛,她豐厚的唇揚的更高;“沈秉筆可認得這是誰?”

  四寶當然認識,因為來人正是沈夙。

  沈夙向元德帝和顏嬈叩拜行禮,麵上古井無波:“草民叩見皇上,叩見貴妃娘娘。”

  她沉默了會才道:“奴才認得,這是奴才的父親。”

  顏嬈既然能把人帶出來,想必已經是知道了不少東西,她再否認反而顯得太假,倒不如先忍下來,再按照沈夙當初給兩人倒換的身份見招拆招,實在不行她就隻能一個人想法把罪名抗下,哪怕在嘉明殿撞柱呢,也絕不能牽連到陸縝頭上!

  顏嬈顯然也沒有想到她承認的這般痛快:“秉筆還認得出就好。”

  沈夙其實是三皇子無意中救下的,他當時被陳家的人追殺掉到河裏,衝著走了不知多久,早就遠離了京城,卻機緣巧合地遇上了出京當差的三皇子,他見沈夙相貌和四寶有些相似便把人帶回來,此時正逢顏嬈意圖勾連陸縝未成,懷疑四寶身份的時候,兩人一合計決定把沈夙當成一張底牌,先著人看管著,等陸縝進京這個最好的時機拿出來。

  前些日子陸縝在南方屢次與三皇子作對,他早已懷恨在心,左右都結了梁子,倒不如拿他個大錯,偏他做事素來滴水不露,隻好從他身邊人下手了。身份不明混進皇宮可是要抄家砍頭的大罪,四寶又是他的枕邊人,他不可能不知道此人身份不對,隻要能證明她身份有問題,陸縝絕對逃不了一個包庇懈怠的罪名,到時候何愁不能打壓東廠勢力?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