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84節

  四寶給他上好藥,神情有些躊躇,思忖了半晌才商量道:“他權柄勢力遠不及你,三皇子對他也未必就那麽信任了,倘若有一天…你們真對上的話,你能不能留他一命?”

  她說完就見陸縝的臉又黑了,忙補充道:“關到那個荒僻的地方或者流放海外讓他一生不許回魏朝都由你,這樣還不行的話…那就算了吧,畢竟他曾經也想過要殺你,哪怕你放過他,他不見得對你會留情…哎。”

  她說著說著聲音也有些低了,自己先歎了聲,知道自己異想天開,不過她勸這一句也不是為了如今的謝提督勸的,而是為了曾經的小謝勸的,倘若放在原來,陸縝無緣無故要殺小謝,她說什麽都會攔著他的,但現在…罷了,生死由命吧。

  四寶想完心情也頗為沉重,陸縝看著抹好藥的手臂,起身道:“走吧,我帶你出去看宅子。”

  四寶伸手要把他按坐下:“你都傷成這樣還要出去?你快消停點吧。”

  陸縝不以為然地笑了笑:“這點小傷算得了什麽,昔年我保皇上登基的時候,一路從藩地趕往京城,多少艱難險阻都嚐試過了。”他抬手指了指自己肩膀:“當初差點被派來刺殺的人從這裏劈成兩半,現在不也照樣好好的嗎?”

  所以他並沒有很把區區西廠放在眼裏,因為那些人,甚至包括三皇子和元德帝在內,都想象不到他在十多年前的一場奪嫡之爭經曆了什麽,是如何九死一生才活下來的,千錘百煉之後終於塑了金身,才有了如今權傾朝野的東廠提督,西廠不過是碟小菜罷了。

  四寶有時候總覺著他對元德帝態度過於隨意了,但如今聽他這幾句就知往事何等驚心動魄了,隱隱勾勒出一個屍山血海來,她這才明白他的隨意和淡然不是沒有理由的。

  反正室內無人,她禁不住低聲抱怨道:“你幫皇上出生入死也沒落下什麽好,他現在還疑你疑的那麽緊,你當初那麽費心幫他做什麽?”

  陸縝笑了笑:“皇上的才幹隻是平平,權勢也隻能算中下,而那些權勢過大本領出眾的皇子在儲君之爭裏贏麵也大,就算你扶持他登基了,他也不見得會多感激你,若是無權無勢亦無才幹的皇子便是扶不起來的阿鬥,就算諸葛孔明在世也無用,咱們這位皇上卻是恰到好處。”

  他一副把天下乾坤都握於掌中的架勢,四寶眼裏都冒出了小星星,目光盈盈地看著他,他被看的心情大好,繼續悠然道:“現在疑我也不要緊,以後總要還回來的。”

  四寶若有所思地看著他,他頓了下又道:“好了,先不扯這些了,咱們早去早回吧。”

  陸縝帶她去的一處私宅離皇城比較遠,反倒是靠近京郊,幾乎是依山傍水建成的宅子,他覺著這些野景也別有一番生機,所以當初建造的時候就沒請工匠過多修飾,隻按照宅院的格局建造了房屋,乍一看有些雜亂,仔細看著卻顯得生機勃勃,蟬鳴蛙叫,流水潺潺,重紅疊翠,一轉頭一側身可能就有一條崎嶇的小路乍然出現在人的眼前,雖不及元德帝賜的那座宅院優美典雅,卻別有一番奇趣。

  住在這種宅子裏像是探險一樣,每天都有不一樣的發現。

  四寶越瞧越高興,陸縝笑著帶她大略走了一圈:“就知道你會喜歡這裏。”

  四寶嘿嘿笑了兩聲,他繼續道:“這處宅子修的隱蔽,知道的人不多,就是給你也無妨,沒有多大的關礙。”

  上輩子奮鬥一輩子下來才能在北京四環內買套房,沒想到她自己輕輕鬆鬆就得了一套,開心之餘又頗為不好意思:“我以後會把宅子錢還給你一半的。”

  這點銀子對他來說是九牛一毛,陸縝聽完卻不覺著她生分,反而覺著窩心的歡喜,拉著她的手親了親,含笑道:“我等著你。”

  兩人一回宮陸縝就被皇上叫過去挨訓了,不過打架這事皇上也不清楚具體情形,就知道他正跟自己那位男寵秀著恩愛,這位新提拔的謝提督就丟了一把匕首過去,跟參加了戀愛去死去死團似的!

  難道陸縝秀恩愛秀的太過分,還單身寂寞的謝提督看不下去了?

  元德帝知道二人在南邊有舊怨,聽說還交鋒過幾回,猜想兩人可能是為了結下的梁子動的手,兩人越不合對他越有利,於是叫過去各打了八十大板,訓斥幾句便罷了。

  看完宅子兩人又忙活起來,陸縝忙個不住就不說了,她自己因為升了官也格外忙碌,不過四寶倒是對目前的生活狀態挺滿意的,雖然她也喜歡那種吃了睡睡了吃有人疼有人養的日子,但歸根結底人還是要忙活的,不然在家呆著也呆廢了,沒事就愛胡思亂想——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身份水漲船高之後,收到的孝敬銀子也成倍增長,幾天下來都夠她和鶴鳴再開一間鋪麵了。

  轉眼快到中秋佳節,陸縝實在是騰不出手來忙活宮宴的事兒,四寶見他每天忙碌到深夜同樣揪心,於是就幫著準備給各宮的份例,還有中秋宮宴的要準備的各樣吃食果子點心,不過最近局勢變動,雖然還沒有達到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地步,但也得時時小心著,所以她出去辦差都帶了人手。

  今天才走到後邊禦花園,一隻馬球就迎麵飛了過來,四寶上輩子被足球照著臉砸過,當時鼻血都被砸出來了,對這些球就格外害怕,她驚得擦了聲,慌忙側身躲開,不過臉頰還是被砸了一下。

  洪秀忙把那球一把撈住,仔細看她的臉:“哎呦我去,你沒事吧?你這臉可不能有事啊秉筆,不然我新買的胭脂水粉給誰用啊?”

  最近陸縝的布置裏再用不到洪秀,本是想想個法子讓他不能走漏風聲的,不過四寶和他處的好,而且他伸手也不差,就幹脆把他要在身邊當了個侍衛。

  四寶:“…”

  她正要擠出個白眼給他,就聽不遠處傳來一道怯生生的小奶音:“那是我的球…你們能還給我嗎?”

  四寶怔了怔,就見幾尺開外站著一個五六歲大小的小男孩,穿著半舊的皇子常服,帶了點緊張驚慌地看著洪秀手裏的球和他們一行人。

  四寶想了會兒才記起來他是誰——他是元德帝的十九皇子,和當初那位不成器的十三皇子一母同胞,生母出身不高也不得寵,皇上又對那位十三皇子厭煩之極,早早地就把他打發到窮鄉僻壤,二十年內不準回京,所以連帶著對這位同胞的十九皇子也不待見起來,這點從他身上的衣服打扮就能看出來,不過他的服色雖然半舊卻不髒亂,應該被人照料的不差。

  她對小孩發不出火來,從洪秀手裏接過球,半蹲下身子笑道:“殿下是想要這個嗎?拿去玩吧,下回玩的時候小心些,砸著奴才不妨事,傷著您的千金之體就不好了。”

  十九皇子似乎在消化她這段話,想了會兒微微歪著腦袋看她,覺得眼前之人比自己的母妃還好看,他糯聲糯氣地拖著小奶音道謝:“謝謝你,你是在哪裏當差的?方才不小心把球砸到你身上真是不好意思。”

  四寶本來見他眉目有點十三皇子的影子,心裏有點鬱悶,不過見他如此知禮懂事瞬間被萌到了,強忍著摸他腦袋的欲望,笑著道:“奴才叫四寶,在司禮監當秉筆。”果然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啊。

  十九皇子伸手牽著她的袖口:“那四寶秉筆,我肚子餓了,想去找我的母妃,我不知道她在哪兒,你能帶我去找他嗎?”

  四寶本能地不想多事,但是見到他水銀丸似的眼睛又說不出話來,想了個折中的法子問道:“您身邊沒有伺候的人手嗎?您母妃是那個宮的?”

  十九皇子搖了搖頭,正要說話,四寶就聽到身後一聲熟悉的聲音,略帶驚喜:“安兒…四寶秉筆?”

  她轉頭一看,見是前段時間升了嬪位的倚綠,倚綠本來在皇上那裏也算得寵,不然也不可能短短半年就升了主位,不過她是模仿著顏嬈的行止打扮才得的寵,如今正主一進宮,她的日子便也艱難起來。

  十九皇子見到她就撲了過去:“母妃?”

  四寶怔了怔道:“你把十九皇子養在膝下了?”

  倚綠笑著給他拍了拍身上的土,倒真有些親母子的意味,拾掇幹淨了才命人把他帶下去,跟四寶微微歎了聲:“殿下命運多舛,生母死了之後輾轉在幾個主位那裏養過,可惜後來都死的死關的關,宮裏便傳出他會妨人的名聲,身份高的主位不願意要他,位份低的又養不了孩子,後來皇上把他送到我這裏了,其實這麽大點的孩子知道什麽?”

  四寶見她身邊宮人不多,伺候十九殿下的人更是少的可憐,難怪由得他四下亂跑,她遲疑道:“你最近…如何?瞧著人手不大夠。”

  倚綠無奈笑了笑:“麗貴妃要辦壽宴,就把我宮裏的人手借去了。”

  麗貴妃就是顏嬈,四寶正要勸慰幾句,她說完精神又是一振,反倒笑道:“你也用不著勸我,我現在每天吃的用的何等精致?還過著使奴喚婢的舒坦日子,膝下更有十九殿下陪著,比起原來伺候人動輒還要挨打挨罵的日子,這已經是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了,我覺著挺好。”

  不管什麽時候,樂觀的人總是比悲觀的人更討人喜歡,四寶也跟著笑了笑,兩人閑話幾句便各自忙活去了。

  四寶說完話還得去皇壇庫取東西,皇壇庫素來偏僻,大白天的也隻有兩個看門的當差,不過地方卻是她走熟了的,摸出鑰匙走進去,身後洪秀等人正要跟進來,她就猝不及防地被人在裏頭拉了一把,踉蹌著跌了進去,不過卻沒跌倒,而是落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裏。

  她慌忙就要掙紮往回跑,就聽到哢噠一聲門落了鎖,她聽見外麵洪秀等人和人扭打起來的聲音,抬腳踹開摟著自己的人就要跳窗,而且就傳來熟悉的聲音:“是我。”

  四寶怔了一下,憤憤推開他:“你有病啊!你到底想搞什麽?!”她皺眉看著謝喬川,他沉默片刻才低聲道:“我有事想跟你說。”

  四寶見到他沉鬱的神情,不覺啞了火,對著外麵喊了聲:“你們先住手。”然後才問道:“你有什麽事?”

  謝喬川卻沒急著說話,先是環視了一圈,麵上竟浮起幾分懷念:“我記得有一回咱們被關在皇壇庫裏,你踩著我的肩膀跳了出去,你我這才脫困的。”

  四寶沒好氣地脫口道:“是你招來的事,最後還不是被督主救的,你…”她看見謝喬川驟然發冷的臉色,直接問道:“你有什麽事想說?”

  “上回江寧山道的事是我不對,以後我再不會讓人傷著你了。”謝喬川神色變了幾變,最後把所有濃重的情緒都掩在了眼底:“陸縝護得住你,我照樣護得住你,他能給你的,我成倍給你,你離開他,我能……”

  他知道四寶不會答應的,他知道這麽說她會更加嫌惡自己,這些他明明都知道,可就是控製不住自己。

  他的父母叔伯兄弟姐妹都死了,幸存下來的幾個堂叔也都病死在流放之地,唯一的堂姐還死在他匕首下,四寶曾經是唯一關心他對他好的人,如果他連她也失去了,真不知道自己還剩下什麽。

  西廠嗎?那隻是幫三皇子捏出來牽製東廠的殼子罷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拚命所求的是什麽,是恢複昔日家族的榮光?還是寂寂寒夜裏她掌心的一點溫度?

  四寶臉色果然變了,用一種你吃錯藥了吧的眼神看著他,一把把他推開:“你要發瘋自己發去,別拉著我!”

第九十章

  謝喬川薄唇抿的越發緊了, 隨即又微微鬆開, 淡然看著她瑩白甜美的麵容, 說出了足以讓自己後悔終身的話:“隻要你答應,你身份的事我不會往外說的,我…我不會害你的。”

  四寶臉色霍然變了:“你威脅我?!”她臉色難看之極:“你當初是怎麽答應我的?咱們認識這麽久了, 我可有做過什麽對不起你的事?我自問對你是盡了朋友本分, 你就是這麽回報我的?!”

  前些日子兩人雖說近乎決裂,但是對於跟謝喬川當朋友的那段日子她卻從沒有後悔過,畢竟他對她是真心相交,但是現在, 她卻真正懊惱起來,甚至開始後悔, 早知如今,當初就不該結識謝喬川的, 哪裏會像如今這樣受人轄製?!

  她每說一個字謝喬川的臉色就更更蒼白一分, 一步錯步步錯, 不知不覺已經把她推到遠的看不見的地方去了。他伸手想要拉她的手, 試著道歉:“對不起。”

  四寶嫌惡地躲開,他看著自己的手,自嘲地笑了笑,對著她輕聲道:“你大可放心, 我就是自己死,也不會把你秘密說出去的,方才那不過是氣話。”

  四寶見他這幅頹然樣子, 也跟著歎了口氣:“你還有什麽想說的嗎?沒有我就先走了。”

  她說完頓了下,語調懇切;“小謝,你是個挺不錯的人,雖然脾氣古怪了點,我一直拿你當朋友待的,雖然你跟了三皇子咱們分道揚鑣再做不成朋友了,但我還是真心盼你趁著還沒徹底亂起來的時候抽身,以後要是真正亂起來,事情就不是你我能控製得住的了。”

  謝喬川又靜默下來,她搖了搖頭,轉身想走,就聽他在後麵道:“我不能拿你當朋友待,昔年你爹娘與我父母定下你我二人的婚約,你是我的未婚妻,若沒有幾年前那場大案,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妻子了。”

  他明明擁有一個完美幸福的人生,還會有一個能夠白首偕老的未婚妻,短短一夕之間什麽都沒了,不甘心呐。

  四寶聽完之後臉色也變了,轉過頭震驚地看著他,心裏回憶亂閃,最終定格在陸縝手裏的那對兒鴛鴦佩還有他說過的話上。

  謝喬川看她臉上的神色,淡然笑了笑:“他果然沒告訴你。”

  四寶震驚片刻就很快鎮定下來,當初如果沒出那宗謀反大案,沈夙就不會用女兒頂替兒子冒充入宮,女兒也不會慘死異鄉,她這個遊魂也不會穿到原身身上,所以謝喬川的妻子隻會是真正的沈折芳,因此她聽了這事隻是驚愕,卻沒法代入自己去想。

  她理了理思緒不禁麵露疲態,甚至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眉心:“你怎麽那麽軸呢?多少年前的事了,現在什麽都物是人非,我…”

  她話還沒說完,突然被謝喬川伸手摟住,她睜大了眼睛正要推拒,嘴唇就被輕輕親了一下,不重,像羽毛。

  ‘啪’謝喬川臉上毫不意外地挨了一巴掌,四寶氣的胸膛起伏,氣急敗壞地道:“你,你有毛病啊!”

  他一力幫扶三皇子是為了攫取足夠的權勢奪回四寶,為謝家平反,現在知道即使他功成名就,權勢滔天,四寶也不可能再跟他,三皇子不過想用他當個隨時可以拋開的棄子,他也不知道他活著究竟還能做什麽。

  謝喬川摸了摸臉頰,竟然笑了笑:“這樣也好,哪怕你恨著我呢,隻要不忘了我就成,不然我真怕哪天我死了都沒人記得我。”

  四寶被他話中的決絕驚住,嘴唇微微動了動:“你…”

  謝喬川已經打開門轉身出去了。

  四寶在屋裏站了會兒也跟著出去了,洪秀已經帶著人外鬧了好一會兒都沒闖進來,見她出來忙湊過來問道:“怎麽樣怎麽樣?你沒事吧?”他說的太激動,一對兒纏絲步搖丁零咣當甩了四寶一臉。

  四寶沒好氣地抹了把臉道:“我沒事。”她其實本能地覺著謝喬川不會害她,所以才沒讓洪秀等人硬闖進來。

  她現在也沒心思辦差了,一臉若有所思地往東廠走。現在三皇子和四皇子明爭暗鬥不斷,三皇子明顯占了上風,他對外素來是以溫雅翩翩的形象示人,隱忍多年一朝得勢,難免露出驕橫輕狂之態來。當初他雖然沒有直接跟陸縝提聯手的事,但是顏嬈卻是說過這話的,兩人當時已經沆瀣一氣了,這提議八成也是他的意思,後來陸縝直接拒了,他心生不滿,又命謝喬川去南下,屢次跟陸縝作對,從這點就能看出其氣焰高漲。

  不過更有趣的是元德帝的反應,他老人家估摸著也是挺糾結,雖然顏嬈得寵三皇子勢大,但他在儲君之位上依然沒有鬆嘴,任由愛妃怎麽撒嬌弄癡都沒用。

  所以如今的局麵隻能用待定兩個字來形容,所以謝喬川把牌壓到三皇子身上,四寶其實並不看好,他如果還在東廠,雖說未必會有什麽大升遷,但至少性命是無礙的。

  四寶邊走邊想,等回到東廠的時候本來想問問陸縝的,沒想到卻隻見到沈寧在,麵上帶了幾分焦慮,她走過去問道:“沈叔,出什麽事了?督主呢?”

  沈寧歎了口氣:“皇上方才批折子的時候突然昏倒了,督主正過去瞧著呢。”

  四寶臉色也不大好看,不管元德帝才幹如何平庸,他這時候卻是不能狗帶的,一旦狗帶那就真的要大亂了。

  她拉著沈寧小聲問道:“寧叔,我前幾日老遠瞧了眼皇上,瞧著不像是有什麽大病的,怎麽突然就昏過去了呢?”

  沈寧的對食是禦前女官,他自然也知道些詳細,略一猶豫便哭笑不得地道:“聖上和麗貴妃這些日子夜夜縱情歡謔,服用了不少強身健體的藥物,是藥三分毒,何況聖上的身子本就不如年輕時候,如此一來便傷了本裏…”

  他說的比較委婉,不過作為老司機四寶一下子就聽懂了,不就是年紀大了XXOO太多導致x盡人病了嗎,她在心裏切了聲。

  ……

  那邊陸縝站在繡著龍鳳紋的床帳外,底下站了兩三個淒淒惶惶位份卻最高的宮妃,內閣的人也分立兩邊,等太醫一起身,眾人都抬了頭,卻隻有陸縝才能開口問道:“如何了?”

  太醫眉心皺著,嘴上卻說些冠冕堂皇的話:“皇上自有上蒼庇佑,定能逢凶化吉,渡過此劫,還請諸位大人和娘娘不必擔心。”

  顏嬈禁不住皺眉道:“你說的這話跟沒說有什麽區別?皇上究竟身子如何,你總得拿出個章程來!”

  太醫不敢多瞧,頓了下才無奈道:“皇上患的是消渴症,心跳脈搏也似不大正常,臣不敢妄下定論。”他想了想又道:“消渴症沒有什麽對症的藥房,隻能先把身子養好,勤加鍛煉,少碰葷腥甜膩的食物,還有…禁欲。”

  他後麵兩個字說出來顏嬈臉色忽青忽白,淑貴妃麵帶譏諷地看了她一眼,用絹子掖了掖眼淚,不住垂淚道:“太醫說的是。”

  陸縝不欲聽這些女人明譏暗諷的,知道了元德帝的症候,等他醒來之後他又說了幾句才欠身告辭。

  四寶和沈寧正說話的時候,陸縝就已經回來了,四寶為表關心問了句:“皇上怎麽樣了?

  陸縝睨了她一眼,淡然道:“皇上現在已經清醒過來,瞧著氣色要好了些,隻是虧空的本裏卻一時半會難補回來。”他沉吟道:“皇上本身就有消渴症,這般恣意實在是不該啊。”

  四寶欲言又止,他揮手讓沈寧先下去,問道:“你有什麽要說的?”

  四寶摸著下巴琢磨道:“你說顏貴妃會不會是故意的,她和三皇子聯手…”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