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83節

  陸縝叮囑道:“暫先不知皇上和顏貴妃到底知道了些什麽,貼這個是以防萬一,這幾日就委屈你先戴著吧。”

  四寶一臉羞恥地把衣袍放下,遮住兩條白細的腿:“這就是你的後手?”

  陸縝曖昧地撫著她圓潤白細的小腿:“隻是後手之一罷了。”

  四寶鐵麵無私地把小腿遮掩好:“不在日子裏呢。”

  陸縝:“…”

  其實兩人說是開了葷,其實攏共鼓掌過的次數一個巴掌都數得著,第一次過後沒多久就到了不大安全的日子,他不好動作,等到能開葷的日子,西北那邊又起了戰事,元德帝差不多當了甩手掌櫃,他雖然在船上也不能消停,忙的天昏地暗,等忙過了這一陣,她卻又到了非安全期,就是兩人玩cos的時候也是假鼓掌居多。

  四寶頗為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伸手道:“要不還是用手?”

  感覺一說完覺著陸縝更口年了,明明買了法拉利,卻不得不開回手動擋,心酸呐。

  陸縝睨了她一眼,把目光落在她唇上。

  四寶:“…”

  ……

  陸縝回京之後先沒急著麵聖,反而先稱病在宅子裏修養了兩日,倒是這兩日之間出了件大事兒,三皇子趁著陸縝離京的那一陣像皇上提議設立西廠,用以檢查百官,平衡東廠勢力,籌辦了兩三個月終於建立成功,直接任命自己身邊的秉筆謝喬川為西廠提督,謝喬川不知怎麽的竟然推拒起來,隻肯在幕後籌謀,還是三皇子親自勸說之後他才同意出任西廠提督。

  這消息無異於一枚重磅炸彈,這西廠瞎子都能看出來捧出來是為了和東廠打擂台的,而且早不建成晚不建成,偏偏選陸縝回京的時候建成,這不是打人臉嗎?於是京裏的吃瓜群眾興奮地捧起了手裏的瓜。

  四寶聽完也十分震驚,陸縝倒是不以為意:“不過兩三個月搭成的草台班子罷了,拿什麽跟盤踞近兩百年的東廠比?”

  四寶戳了他一下:“西廠背後可站著三皇子,沒準皇上還有參與呢。”

  陸縝隨意笑了笑:“倘真是這般大的餡餅,謝喬川為什麽不歡天喜地地接著?”

  他點到即止,剩下的交給四寶自己琢磨,他理了理冠帽起身:“拖了這兩日也該去見皇上了。”

  元德帝最近懶政懶到連早朝都不想上了,日盼夜盼著陸縝過來,好比等著情郎的少女,但是等情郎真的來到了京城他又要開始矜持裝樣,盡管心裏天天念叨著死鬼怎麽還不來,但臉上卻不能顯得自己非常惦念那個死鬼。

  至於西廠…那就是拿出來讓那死鬼吃醋有危機感,對他更加一心一意的倒黴男二。

  四寶對元德帝的心態做了如上總結,陸縝:“…”

  感覺再也不能直視元德帝的臉了。

  元德帝眼看著情郎…不對,陸愛卿主動來拜見,心情大悅,連他拿喬裝病兩天的事連帶著也不大計較了,他還沒拜見完,他就已經一把把陸縝扶起來,笑道:“數月不見,陸卿風采更勝往昔啊,朕對你是想念得緊啊,身子怎麽樣?可好些了嗎?”

  陸縝聽到他的聲音就想到四寶那套富有魔性的死鬼言論,眼皮子跳了跳才跳出洗腦的詭異感,低聲道:“多謝聖上垂詢,臣不過是南來北往,一時不能適應,略歇了兩天已經好了。”

  他說完瞧了元德帝一眼,心頭微微訝然,他記得走的時候元德帝還是一臉服了藥之後的容光煥發,如今臉色卻泛起了蠟黃,眼底兩圈濃重的青黛,皮膚鬆弛,腳步亦有些虛浮,最可怕的是他明明虧損了身子還不自知,或者說知道了身子不成,卻仍然沉浸在溫柔鄉裏不願出來。

  他這模樣雖然有強身健體的藥品和錦衣華服粉飾著,騙騙離得遠的文武百官倒還罷了,騙他這樣的近臣卻是難的。

  陸縝料到他身子會被顏嬈那個慣於施展狐媚之術的妖婦拖垮,隻是沒想到會垮的這般快,不過也隻是一瞬的功夫便回過神來,看起來很走心其實卻沒什麽真意地勸道:“臣瞧著聖上是勞累太過了,就算為著江山社稷,您也該保重身子才是。”

  元德帝果然沒放在心上,不以為然地擺擺手:“朕的身子朕自己清楚,更何況還有太醫幫著調理,勞愛卿費心了。”

  他說完又給自己挽尊,歎了聲道:“朕原也不想這麽快叫陸卿歸來,隻是西北戰事又起,朕急需人商議。”他頓了下又道:“兵部派的人今日開拔,西北魏軍還缺一位監軍,不知陸卿…”

  要是再過幾日陸縝指不定就答應了,不過如今還沒到火候,陸縝隻笑了笑道:“臣自然願意為皇上分憂,隻是臣幾日未歸,東廠的卷宗積壓了一屋,這…”

  元德帝看了他一眼再沒多話,也不知是允是不允。

  陸縝把南邊的事兒一一向他回報了,元德帝坐在上首靜靜聽了,突然問了句:“聽說愛卿和滇南王世子在南邊的時候起了衝突,還鬧出了人命,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陸縝和木起笙的事兒鬧的不小,他不可能不知道,不過卻也隻知道了個大概,聽說兩人是為了爭風鬧出了亂子,起因就是他身邊的那個四寶監官。而且聽他的貴妃說,這位四寶監官的身份大有文章可做啊。

  他目光炯炯地看著陸縝:“聽說是為了你身邊的四寶監官?”

  陸縝也沒指望能瞞得住他,不過他早就想好了如何應答,從容道:“皇上說的是,不過世子人卻不是臣殺的,而是三皇子派去的人動的手,臣有人證和物證。”

  元德帝對木起笙的死根本不關心,隻是隨意敷衍了句便把話題轉到他更關心的地方:“可是四寶監官…”

  陸縝知道他想問什麽,淡然笑了笑:“正是。”

  ……

  四寶在東廠裏十分焦急地等著陸縝回來,見到他便問道:“怎麽樣?皇上跟你說什麽了嗎?”

  陸縝道:“皇上叫我去商議西北戰事,想要派我前去監軍。”這樁戰事四寶在船上的時候就有所耳聞,於是點了點頭:“還有呢?”

  陸縝先沒急著答話,隻是沉吟道:“我在京裏還有三處私宅,我會選一處合適的把房契地契都改成你的名字,打理的管事和下人你若是喜歡就留下,不喜歡就遣散了另賣。”

  他頓了下又看了眼四寶,怕她覺著不自在:“這隻是暫時的,你若是住著覺得不合意,等空閑下來我就陪你去看地方,選一處你中意的按照你的喜好重新建一處。”

  四寶沒想到他從元德帝那裏回來一趟突然要送宅子給自己,茫然了會兒自己才腦補出一個結果來,眉毛險些沒飛到房頂上,險些用大鐵錘把他捶死,怒聲道:“皇上看上你了?!你要跟我分了?!”宅子神馬的果然是分手費?!

  陸縝:“…”

  他沒好氣地在她腦袋上敲了一記:“你想什麽呢?”

  他現在沒功夫跟她解釋,把人叫出來一串命令吩咐下去,四寶就搖身一變成了僅次於掌印的秉筆,雖然這個秉筆的水分很大,跟司禮監真正的實權人物不能比,不過她還是被砸到腦袋暈暈乎乎的,摸著陸縝的額頭擔憂:“你真發燒了還是?早上出門的時候被腦袋被馬踢了?”

  陸縝:“…”

  他無奈拉下她的手:“今天皇上又探問你我二人的關係了。”他淡淡道:“反正和木起笙鬧了一場的事已經傳到京裏,皇上本來就對你我的關係有所懷疑,如今幹脆順了他的意,讓他好生瞧瞧便是。”

  他笑了笑:“你既然升了秉筆,總得有個襯你身份的住所才是。”

  他和木起笙鬧了一場的事情一傳開,他再像原來那樣隱藏也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倒不如順著心意毫無顧忌地寵著她,讓旁人看看四寶在他心裏有多重要,重要到讓人掂量是不是要冒著跟他結為死敵的風險打她的注意。

  龍有逆鱗,觸之即怒。

  四寶本來以為自己陡然被提拔成秉筆東廠上下肯定要有所不滿,沒想到大家都是一副如常態度,隻要是督主的做出的決策,東廠上下都令行禁止,督主的指示肯定都是有道理的,如果哪個人覺著沒道理,那肯定是他腦子有問題。

  四寶囧,東廠——陸縝邪教粉的搖籃。

  這麽一想她其實挺能理解元德帝的,現在東廠上下八成都是陸縝的私有物,不歸國有,難怪皇上要心慌。

  從這天之後陸縝就不再掩飾對她的愛重,反而走哪都把她帶在身邊,姿態親昵。他猜的半點沒錯,元德帝見他若此,反倒開始投鼠忌器,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下,不好冒著跟他徹底鬧掰的風險來動四寶了。

  與此同時西廠也終於徹底建成,辦差衙門就選在東廠的斜對麵,四寶暗暗感慨,這選址的人也夠缺德的了。

  陸縝自打回宮那天起就開始忙的連軸轉,一直沒抽出空來陪四寶選宅子,七八日之後才堪堪把事情處理完,選了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帶她去看宅院。

  兩人並肩踏出了東廠的門,四寶認真想了想才下定決心跟他商議道:“陸縝,這座宅院算我借錢買的,到時候賺夠了錢再還給你,房契寫咱們的名字,好不好?”這麽一想有點夫妻共同財產的意思,四寶想著想著不禁露出了一個癡漢的笑容。

  陸縝斜睨她一眼:“就憑你和那宮女的兩間鋪子?”

  四寶炸了,啐他道;“兩間鋪子怎麽了?聚沙成塔的道理知道不?!以後我倆還會有十間二十間的!”

  陸縝見她炸毛的樣子實在有趣,禁不住在她粉唇上親了親:“好啊,等你有十間二十間鋪子的時候再把錢還給我,如何?”

  他本來是想淺嚐輒止,眼措卻瞧見謝喬川帶著人從斜對麵走了出來,見到他和四寶狎昵,眼眸驟然陰冷,整個人都透著狠絕。

  陸縝唇角勾了勾,趁四寶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伸手攬住她的腰,猝不及防地加深了這個親吻。

  就聽身邊傳來破風聲,他帶著她輕巧躲開,‘剁’地一聲響,兩人身邊的牆壁上已經紮進一把銀亮的匕首。

第八十九章

  四寶看著那雪亮的刀鋒,頭皮都炸了起來,轉頭怒視著還保持著扔出匕首姿勢的謝喬川,他似也有些懊惱,不過仍舊直視著陸縝,又落在他緊緊摟著她的腰的那隻手上。

  放開!

  他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音來,落到嘴巴隻是道:“提督好身手。”

  陸縝反應比他更快,從牆上拔出匕首一揚手就衝他扔了過去,直中謝喬川麵門,他一彎腰側身躲開,旋身而上飛身衝了過來,在眾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兩人已經動起手來。

  四寶目瞪口呆,大腦已經快跟不上劇情發展了,陸縝也好,謝喬川也好,兩人都不是能憑著一時衝動在宮裏動手授人以柄的人呐!

  謝喬川這些日子身手大有進益,下手十分陰狠,每次都向著不可思議的方向襲過去,不過更讓四寶吃驚的是陸縝,他是養尊處優慣了的,沒想到身手也極好,下手同樣異常狠辣,招招致命,二十幾個回合之後謝喬川的攻勢就不若方才淩厲,陸縝瞧準機會一腳把他踢開,不過他肩膀上也挨了一下。

  陸縝嘖了聲,挑唇譏嘲地笑了笑,還有閑心點評一二:“身手平平,三皇子怎麽沒請人來好生教導教導你?比當初在秦淮河上也沒有多少長進。”

  謝喬川薄唇幾乎要抿成一條線,他像是沒感到疼一般,抿著嘴角的血,毫不猶豫地又揉身上去。

  四寶心頭一緊,忍不住探頭瞧了眼,緊張道:“你們還不趕緊去攔著?!”

  他這一聲沒想到正好被對麵西廠的人聽見了,認出是東廠督主身邊的男寵,表情一獰,提著匕首就要撲上來,洪秀等人就在她身邊,擺出陣勢來立刻就要攔著。

  陸縝臉色一下子變了,撂下還在跟他周旋的謝喬川,直接轉了身要走,沒留神手臂被他劃了一道細長的口子,鮮血立時淌了出來。

  那個西廠的人也是蠢笨的可以,四寶身邊多少人在,他也敢直愣愣地衝過來,轉眼就被製住了。東西兩廠的眾人這才回過神來,衝上去總算是把兩位一見麵就打的不可開交的提督分開了。

  四寶見到他手臂受傷,嚇得臉都白了,衝過來捧著他的手臂問道:“你怎麽樣?沒事吧?手怎麽了?我去給你請太醫過來給你瞧瞧?”

  陸縝笑著摸了摸她的臉:“我沒事,你可有傷著?”

  四寶見那口子一寸來長,不過卻不是很深,隻是劃破了肌膚,不覺鬆了口氣:“我沒傷著,咱們回去上藥吧。”

  她說完上藥她下意識地看了眼謝喬川,雖然兩人如今差不多已經決裂了,但畢竟是當過知交好友的人,她見他臉頰輕重,嘴角帶血,猶豫了一下才道:“謝提督也回去上藥吧,此事皇上怕是已經知曉了。”

  謝喬川沒有看旁人,隻直直地凝視著她,神情有些恍惚。

  他以為陸縝不過那四寶當個玩意而已,卻沒想到他寧可自己受傷也要去護著她,這自然不是對寵妾禁臠的架勢。他不是對陸縝和四寶的關係沒覺察過,隻是本能地不願意相信陸縝能對她真心以待,因為自己除了是真心喜歡她的,還有什麽比得過陸縝呢,用什麽能把四寶奪回來?

  現在再看,就連真心他也比不過陸縝,他倒寧可四寶在陸縝身邊過的很不好,至少他不會像現在一樣絕望。

  四寶扶著陸縝進東廠的時候,不知怎麽竟回頭看了謝喬川一眼,正好看見他眼底的哀慟和蒼茫,眼底幹涼一片,神情卻似乎在流淚,她一瞬間又想到了那個跟她插科打諢滿地亂跑的好兄弟,心頭微動,還是歎了口氣,扶著陸縝進去了。

  謝喬川恍惚中想著,要是那日在山道上能把四寶炸死就好了,他到時候就跟著一起跳下山崖,左右兩人還是在一起,而陸縝什麽也得不到。

  他恍惚中想了半晌才意識到自己想了什麽,臉色不禁微微發白,半晌才轉身折返回了西廠。

  想在想這些都沒用了,還是先把手頭的事做好吧,未來總有旁的可能。

  他回屋之後底下人拿來藥膏給他上藥,給他擦著流血的嘴角,他毫無知覺一般的凝著眼前的一方桌案,半晌才道:“你們最近留心著東廠的動靜,特別是四寶…四寶秉筆的,我要找個機會單獨見見她。”

  知道她心思不在自己身上,卻舍不得放手,終究還是,不甘心呐。

  四寶把陸縝拉回東廠,取出藥粉給他上藥,用關愛傻子的眼神看著他,嘴上抱怨道:“你平時頂穩重的一個人,怎麽一遇到小…謝提督就亂了分寸呢?就算不說你受傷的事,你也知道在宮裏打架影響有多不好吧?讓皇上知道了你又少不得吃一頓掛落!”

  陸縝跟自帶麻藥一般,也不覺得疼,隻是偏頭看著她:“你心疼了?”

  四寶沒好氣地恩了聲,他又問了句更離譜的:“心疼我還是他?”

  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要她說吃醋中的男人智商簡直為負無窮,她更沒好氣地道:“我心疼我自己!”剛喜歡上一個男人,男人就變成二傻了。

  謝喬川滿腹悲慟絕望,陸縝更是一肚子憋悶,要是人有預知的能耐,他肯定一早就到四寶家裏把她帶到自己身邊來好好養著,絕對不給人覬覦的機會,更別說弄出什麽未婚夫來了,偏偏這鬱悶他還不好跟四寶說。

  他是個極少抱怨前事的人,此時忍不住在心裏暗罵沈夙自作聰明,那麽早把長女許人作甚?!到最後還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他也知道他這鬱悶來的毫無緣由,四寶現在身心都是他的,糾結這個又有什麽意思?不過雖然明白這個道理,還是恨不能從小就把她打包起來,最好讓她不見外人,憑什麽兩人既是未婚夫妻,又機緣巧合地在宮裏相遇了,而且彼此關係還甚為親密,難道這就是天定的緣分?!憑什麽這人不是他呢?!

  有時候人越聰明越愛鑽牛角尖,陸縝蹙眉鑽了半天才勉強緩了神色,伸手揉著眉心:“是我的不是,我不該問這個的。”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有味 寵妻日常(襲夫人成長實錄) 大香師 歡喜田園:掌家幺女 燕太子的飼養日記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