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82節

  陸縝也有事要籌謀,就不再南邊多耽擱,第二日趁早便踏上了返京的路程。

  有前事在先,他這回就沒把返京的事搞得過分複雜,直接請動了南地的水師派了一隊戰船護送眾人回京。四寶來的時候對坐在船上看風景還頗有興致,回去就徹底喪失了興趣,幹脆每天悶在船裏睡覺。

  但是陸縝會讓她好好睡覺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他最近沉迷cosplay無法自拔,腦洞大開地拉著四寶玩角色扮演,還給每場角色扮演做了人設和情節,像什麽小姐和侍從,小寡婦和衙役,花魁和英雄,異族公主和本朝太子等等,導致她止不住地在心裏感慨,要是陸縝穿越到現代寫小說肯定沒幾年就是大觸了。

  麵對四寶看變態的眼神,陸縝含笑解釋道:“燕寢怡情而已,左右是咱們的閨房之樂,隻有你知我知,你慌什麽?”

  四寶給他擺弄的實在煩了,突然轉身取出一套衣裙和男子穿的直綴,凶殘地獰笑道:“既然如此,那咱們今天就玩個新鮮的,來扮嫖客和花魁娘子怎麽樣?”

  陸縝挑眉道:“聽起來…還不錯?”

  四寶把裙子和釵環扔給他:“你扮花魁,我扮嫖客!”

  陸縝:“…”

  他撿起落在地上的羅裙幽幽道:“你果然很想在上麵啊。”

  四寶:“…”

  最後四寶堅決要求,要麽不玩要麽讓他反串。經過此事情陸縝對角色扮演的熱度消退了不少,倒是四寶頗為遺憾,她還挺想看陸縝穿花裙子來著。╮(╯_╰)╭

  就這麽優哉遊哉地一路晃到了京城,四寶一下船先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幾腳,感受了一下腳踏實地的踏實感,然後就叫了兩個東廠的熟人抬好在南邊采買的東西去尋鶴鳴新開的店鋪。

  才到店門口四寶就吃了一驚,這才短短三個月的功夫,鶴鳴的店麵就擴了一倍,女夥計也多了好幾個,她人也比往日清閑不少,正對著賬本撥著算盤珠子算賬,見到四寶便笑道:“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把你盼回來了。”

  四寶把東西打開讓她看看:“這是你給的單子上要買的東西,你查驗查驗,看看合意不合意?”

  鶴鳴打起簾子請她到後間喝茶:“你買的必然是品質不錯的,我還查驗什麽?”

  四寶疑惑道;“你把後麵這間屋也租下來了?你生意有這麽好嗎?”

  原來鶴鳴手頭緊,隻租的起臨街的一間屋子,開了店做生意,關門就睡在店裏,既不安全也不舒服,沒想到這麽短的時間她竟能把相鄰的鋪子和後麵的住宅也租下來。

  鶴鳴擺擺手道:“原來是不錯,但也沒好到這個地步。”她麵上有幾分興奮:“我看街尾住著一位獨居的老婦人甚是可憐,她為人也良善,平素對我頗有照拂,有一回她生病了我見她無人照料,就去幫襯了幾日,沒想到她年輕時竟是蘇州頭等的繡娘,後來遇人不淑才流落到此的,她見我誠懇,就把一身的本事細細傳授給我…”

  四寶接口道:“你本來繡活就好,這麽一點撥更成大師了?”她連連拍大腿:“好人有好報啊,看來以後還是要多做善事。”

  鶴鳴笑著搖頭:“善事談不上,不過我前日繡了一幅洛神圖,被一家大戶用三百兩銀子買走了,其他的小繡圖也零零散散賺了幾十兩,這才有錢擴充店麵。”

  她說著轉身取了一包銀子出來:“這是給你的分紅,不過請了夥計擴了店麵之後就沒剩多少了。”

  四寶推開銀子:“我暫時不缺銀子,你留著繼續經營周轉吧,過幾年再談分紅也不遲。”

  鶴鳴跟她素來不大客氣,聽她說的有理,也就不再推辭了,兩人又商量了幾句她這才心滿意足地告辭。

  四寶到大路才想起來還要去看沈華采,她用膝蓋頂了頂裝著文房四寶的錦盒,就見大路的西邊老遠駛過來一輛翠頂華蓋,瓔珞低垂的馬車,由四匹馬並駕走著,一見這排場便知道車中人身份不低。

  四寶一邊吐槽著馬車頂上詭異的原諒色,一邊側身避開,沒想到車簾被風吹起大半,謝喬川的臉露了出來,他似乎清減了很多,好看的越發淩厲,身上的服色也變成了鑲珠訂寶的錦衣華服,比往日更加俊美。

  她瞧著格外紮眼,覺著他還不若往日順眼,不覺轉過頭挪開視線,卻奇準無比地被謝喬川看見了,四寶轉身想要走人,他卻輕輕敲了下車圍子,馬車停在路中央,他速度很快地跳下馬車,幾步就追上她。

  四寶本來要掙紮,被他在手肘處輕輕點了一下,整條胳膊就麻了,他把她硬拽進馬車裏,對外吩咐了聲‘走吧。’

  她煩躁地甩了甩手臂:“你幹嘛啊?”

  謝喬川低聲道:“你知道了?你恨我嗎?”

  他看起來沒有四寶想的那樣意氣風發,反而更為沉鬱,不過她認識謝喬川起就沒見他高興過,升官降職,發財丟錢都是那副鳥樣。有時候四寶都不明白他在折騰什麽,反正他怎麽搞都不高興,幹嘛要費盡心思往上爬呢,當條開開心心的鹹魚不好嗎?

  四寶心裏吐槽幾句,抬眼看了看綠雲蓋頂的馬車,翻了翻眼皮:“不恨,我一點都不恨,我特別感激你沒把我炸成油條,讓我落到木起笙那個鳥人手裏!”

  謝喬川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皺眉有些急迫:“你聽我解釋,我並不是衝著你去的,是…”

  四寶躲開手不讓他碰著,冷冷道:“你想殺督主?”

  謝喬川下意識地想點頭,她麵色更冷,麵無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竟是一句話也不願跟他多說,直接掀開車簾跳車。

  他忙叫停了馬車,伸手扶了她一下,四寶這才沒摔著,謝喬川語氣頭次帶了些急切:“我知道木起笙心懷不軌,所以我尋摸了幾天才找到他的住處,殺了…”

  四寶挑眉問道:“然後嫁禍給東廠?”

  謝喬川身子微微一滯,薄唇抿緊了,麵上有不甘有陰冷,更多的是費解:“你就這般在意他?”

  四寶不想跟他談論這個話題,搖搖頭就要走人,他在她身後突然問道:“你這是…跟我再沒話說了?”

  四寶偏了偏頭,淡定道:“有,你的馬車顏色像老黃瓜一樣,太難看了。”

  謝喬川哭笑不得地怔在原地,她這回沒再多說,轉身走了。

  四寶本來的興致被攪了大半,左右看了看卻發現已經快到沈華采住的小院了,她猶豫片刻才拎著禮物敲門,來了個家仆見是親戚,就直接帶她去了沈華采日常讀書起居的西院,笑著欠身道:“堂少爺稍等片刻,我們家少爺正在前廳見客,我這就去回報,請他等會兒過來見您。”

  四寶點了點頭,目光落在窗戶大開的書房裏,寬大的書桌上擺了一方匣子,匣子裏擱著嶄新的筆墨紙硯,她瞧了會兒才回想起來,那文房四寶竟是禦供的。可是沈華采怎麽會有禦供的東西?

第八十八章

  四寶知道沈華采師從李大儒,他的身份雖然不可能有禦供的東西,但是李大儒卻是有的,難道是李大儒送給他的?可是這未免也太貴重了些,李大儒又不止他這一個弟子,他也不是最得臉的…

  陸縝在船上這一個月就是商談公事的時候沒少把四寶帶在身邊提點著,四寶本來也不笨,這些日子提點下來政治敏感度也提升了不少,怎麽想怎麽覺著不對頭。

  她皺眉想了會兒,那邊的家仆笑著喚她:“堂少爺,我們家少爺讓我請你過去呢。”

  四寶也想問問他,抱著手裏的禮物就跟著去了正廳,一見正廳裏竟然是沈華采和陸縝在說話,她不覺怔了怔。陸縝過來是幹嘛?

  她當然猜不到陸縝過來是為了和未來小舅提前搞好關係的,因此態度十分溫和,收了往日居高臨下的氣派,談吐溫雅平和,讓人一見便心生好感。

  不得不說人格魅力也是一個人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陸縝若是真心想結交什麽人,當真是讓人無法抗拒,就是沈華采不知道怎麽麵對這位未來有可能成為自己姐夫的大太監,也不由得生出許多好感,自然而然地忽略掉他是太監的事。

  四寶茫然道:“你怎麽過來了?”

  陸縝轉頭,帶了幾分自然的親昵,伸手在她鼻尖刮了刮,挑眉笑道:“你還好意思問我?我算著這時候你差不多應該看完鶴鳴過來看華采了,沒想到左等右等不見你來,我隻好先進來了。”

  華采?四寶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這時候不好跟他說她方才路上遇見謝喬川了,隻含糊道:“路上遇到些事。”

  沈華采倒是滿臉豔羨地看著陸縝和四寶:“我以後若是有了妻子,能有姐姐你們二人一半好我就滿足了。”

  四寶:“…”

  她忍不住扭頭道:“你到底給華采灌了什麽迷魂藥?”這洗腦功力堪比傳銷了啊!

  陸縝微微笑道:“隻說了些肺腑之言。”四寶沒功夫跟他糾結這個,轉頭問沈華采:“我方才不留神瞧見你書房擺著禦用的文房四寶,你是哪裏得來的?”

  沈華采一怔,又有些懊惱:“真是禦用的?我看出這東西來曆不尋常,沒想到真是禦前的。”他頓了下方才道:“我正在跟姐父…陸廠公請教這事呢。”

  四寶:“…”洗腦大法好。

  他麵露驚疑,還有幾分緊張:“老師半個月前去皇莊給幾位小皇子小公主講經,他有心點撥我,就帶著我一並去了,我在皇莊外遇到一個相貌英武,舉手投足頗有威儀的中年人和一位貌美…的年輕婦人,兩人見到我之後問了我幾句家裏的事,我當然不會隨意回答,謹慎答了幾句,自覺沒什麽問題,他們也好似也不怎麽在意我回答了什麽,隻是上下打量著我,沒過幾日就派人送了那套文房四寶過來。”

  他說完連連皺眉:“送禮過來的沒有道明身份,我自知不算一等一的聰慧靈敏之人,但也知道這禮可不是輕易能接的,結果那天我正好不在家裏,我娘就代我收了,我現在正在想怎麽退回去呢。”

  那位沈夫人還真是坑娃專業戶啊,這麽一收沈華采退都不大好退。

  四寶心裏已經生出幾分不妙的預感,問道:“那婦人是什麽樣子的?”

  沈華采猶豫了一下才道:“婉媚非常,體態豐腴,瞧著不大像…良家婦人。”他覺著這樣議論人家有夫之婦的長相不大好,不過此時也顧不得了。

  四寶麵色複雜地歎了口氣,既然沈華采這樣說,那兩人是元德帝和顏側妃無疑了。

  陸縝似是也想到了這一點,不過沒有四寶那麽心事重重,反而好言安撫了沈華采幾句,讓他不必急著把東西退回去,這才帶著四寶起身告辭了。

  他才出了沈宅就問道:“你因何來晚了?路上遇到了什麽事?”

  四寶斜了他一眼,對他的莫名自信表示不爽:“怎麽就是我路上遇到事了?不能是你算錯時間了嗎?”

  陸縝隻看著她笑而不語,四寶對陸柯南縝沒轍,隻好交代道:“路上遇見小謝了。”

  陸縝哼了聲:“小謝?你叫的倒是親熱,他還纏著你做什麽?”

  四寶道:“我這不是…習慣了嗎…”她連忙轉了話頭:“你說皇上和顏貴妃為什麽要給華采送東西,難道他們覺察出我身份不對了?”

  她細細推想起來:“小馬雖然死了,但他肯定告訴過顏貴妃什麽,顏貴妃又和三皇子聯手,你最近屢次和三皇子作對,害他布置的人手都被剪除了不少,她沒準把這事告訴了皇上,想以此來打擊你?”

  她說完目光炯炯地看著陸縝,一幅搖尾巴求誇獎的樣子,陸縝見她這模樣,莫名地想到她上回扮的小狐仙,突然有些手癢,伸手在她還有點嬰兒肥的臉上捏了捏:“猜的很是。”

  他沉吟道:“我會命人調查此事的,你暫時先不要急。”他垂眼思忖道:“光猜測也沒用,得布置幾個後手才是。”

  四寶還挺好奇他會布置什麽後手的,沒想到他辦事這麽利落,當天夜裏就拿來了一樣東西,遞給她道:“你試試看。”

  四寶左右看了半天,覺得這東西的模樣簡直無法形容,非要描述的話就很像人體組織,摸起來也跟人皮有七八成的相似,拎著起來對著燈光看有點像留著極為醜陋傷疤的人皮,上麵還有很多雜亂的黑色毛發,看起來非常的…不可描述。

  她一臉懵逼道:“這是什麽東西?”她轉頭狠狠地瞪了陸縝一眼:“你又折騰新玩意了?”媽了個蛋的,這都什麽時候還有功夫折騰這個,這都不是精蟲上腦了,這簡直是被精蟲啃了腦仁啊!

  陸縝:“…”

  他沒好氣地捏了捏她的臉,卻又舍不得下重手,隻得反瞪回去:“你一天到晚想什麽呢?!這是用來黏在你身下,幫你遮掩身份的東西。”

  四寶鬧了個大紅臉,舉手投降:“我錯了,是我精蟲上腦,我一肚子邪念。”

  陸縝:“…”

  他緩緩道:“四寶這般說,可是在抱怨本督平時對你不夠賣力?今晚上就滿足你。”

  四寶:“…”

  她默默地轉移了話題,拿著東西仔細打量:“原來太監的下身就長這樣啊,長見識了。”

  陸縝無奈看她,她就拿起了木盒裏的另外一樣東西,這樣就比方才那個好形容的多了,這樣東西質地有點像上輩子的透明絲襪,樣式像是褻褲,不過比褻褲短了很多,而且質地比透明絲襪還輕薄柔軟,用薄如蟬翼來形容絲毫不為過,套在手上就是放在燈下也像是什麽都沒套一樣,除非仔細打量,不然絕對看不出來穿了這個。

  四寶道:“這又是什麽鬼東西?”

  陸縝斟酌了一下詞句才解釋道:“還記得我原來跟你說過,前朝太後發明了一種褻褲,用以躲避檢查,讓她的男寵假扮太監入宮嗎,這便是了,不過這褲子是專門給男子用的,是怕方才那個黏在下身的假傷疤掉下來,男子有…所以有此種麻煩,你是女子,這褻褲穿不穿都可,隻要黏上就很難掉下來。”

  四寶鬼鬼祟祟地看了他一眼:“所以你當初也是這麽蒙混進來的?”

  陸縝沒說話,算是默認了,她捧著東西下意識地感慨道:“那麽大個家夥怎麽藏啊?原來真是苦了你了。”

  陸縝平時沒少說騷話,聽她說的這般直白卻罕見的有些別扭,似乎在赧然,垂下眼隻笑著不言語,不過更多的還是得意,沒什麽話能比這句更讓男人身心熨帖了。

  他又是不好意思又是得意,片刻才向她確認道:“很大麽?你覺著滿意麽?”

  四寶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大啊。”

  陸縝不知道想到什麽似的,臉上的表情又如寒風過境一般,把滿臉的自得吹的七零八落:“你怎麽判斷大小?你見過旁人的?!”難道她跟那些太監侍衛廝混的時候見過?!

  四寶被他的精分給弄的一愣一愣的,暗暗感慨自己為毛喜歡上一個蛇精病,囧道:“那什麽…尺寸我還是能感受的,你那啥的時候進來都…大小不匹配啊,我擦我在說什麽鬼!”

  她說著說著自己臉都紅起來了,忙把歪樓的話題硬生生扭回來:“夠了!打住!你說這玩意…怎麽用啊?”

  陸縝笑看她一眼,伸手道:“我來幫你?”

  四寶:“…”

  反正不管過程如何,最終還是把東西黏上了,她很羞恥地看了眼,覺著還挺像那麽回事的。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滿床笏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