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80節

  四寶臉上更加精彩,趴在他肩頭支支吾吾:“…對,有你呢。”

  ……

  木起笙癱著手腳坐在一輛破敗的馬車上,他這輩子頭回體會到什麽叫絕望。如果說陸縝的報複讓他慌亂,接下來發生的事兒才讓他真正覺得驚恐。

  身邊的秀娘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根肉幹條來,撕下一條喂到他嘴裏:“您先吃點幹糧墊墊,回頭等到了地方我再給您做點好的。”

  木起笙驚懼地看了這女人一眼,就在他被東廠番子打傷孤立無援的時候,這女人帶著人救了他,他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她卻反手挑斷了他的手腳筋,又砸斷了他的左右手,讓他生生變成一個廢人。

  秀娘柔柔地道:“您為什麽這樣看著我?”

  木起笙嘶啞著聲音問道:“陸縝…是你帶來的?你這個瘋婦!心如蛇蠍,你…”

  秀娘一指壓在他唇上,輕輕笑道:“我做的可不光是這些,自打我見著提督夫人容貌起,我就開始籌謀這一刻了,樁樁件件都是我有意安排的,不過發展的這麽順,確實在我意料之外。”

  事情發展的太順,她反而有些束手束腳的,若不是四寶那番話,她也不能下定決心。

  他一張嘴把她的手指咬出了血,她也不以為意,慢慢地抽出手指,攬住他的脖子躺在他懷裏,聲音恍如夢囈:“咱們兩個人在一起不好嗎?我會一心一意地伺候您服侍您,跳舞給您看,您在旁邊為我彈琴作畫,這樣的神仙日子哪裏不好?”

  木起笙自己就不能算正常人,但見秀娘如此癲狂,心裏還是忍不住生出懼意:“我可是堂堂王府世子,隻要失蹤的消息一旦傳出,滇南王府必然會派人找尋,你不可能關我一輩子的!”他又想到自己以後就算被接回去診治,手腳估計也要落下殘疾,心裏更是深恨秀娘。

  “我從沒想能關您一輩子,我也沒那麽大能耐,有這一陣子我這輩子便足夠了。”秀娘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從抽屜裏抽出一隻藥瓶,柔柔道:“這是從您那一匣子好藥裏取出來的,隻要有人找來,咱們就一起吃下這毒藥,到地府還能做一對兒快活夫妻。”

  木起笙眼裏滿是驚恐絕望,嘴唇顫抖,眼神一如當初被他搶奪過來的女子。

  秀娘還想說話,忽然馬車重重一絆,兩人差點沒栽出馬車。

  她掀開車簾,就見馬車外橫著車夫的屍首,前麵不遠處站著一個鋒利又漂亮,如同出鞘寶劍一般的年輕人。

  年輕人屈指彈了彈刀鋒:“不用等以後,這就成全你們。”

  七八天後,滇南王府的人終於找到他們世子的屍首,世子有些腐敗的麵目上依稀可見驚恐悔恨無助雜糅的表情,他身邊依偎著一位女屍,女屍倒是嘴角含笑,很是安詳。

  同一時間,謝喬川在殺了木起笙和秀娘之後,也踏上了返京之途。

第八十六章

  木起笙給她灌的藥勁極大,到了下午四寶被接回陸縝宅子還沒緩過來,整個人宛如癱瘓一般躺在床上,就連吃飯都要靠人投喂。

  陸縝小心喂她喝完一碗羹湯,叮囑道:“你要是想解手就告訴我,我抱你去,可別為了麵子硬忍著。”

  四寶臉漲的通紅,一口粥卡在嗓子眼裏,嗆了會兒才惱道:“我沒有…我不想解手!”

  他親眼見到了人,一顆心總算落回了實處,失而複得讓人更加珍惜,陸縝特意把好幾天的事兒都推了,專門在宅子裏陪著她。他擰眉道:“本想活捉木起笙的帶回東廠來,沒想到快要逮著的時候他被人救走了。”

  他當時一心想著先把四寶救出來,所以也沒分出心思派人去追。四寶安慰道:“沒捉住就沒捉住吧,好歹他也是堂堂世子,你要是帶回東廠讓他受刑指不定還會惹出什麽亂子呢。”

  “他惦記你不是一天兩天了。”陸縝頓了下,又淡淡道:“他那樣的人,若是不永絕後患,以後不知道從哪裏跳出來仍舊要給你找麻煩。”

  四寶突然問道:“話說是誰把他救走的?他那樣的人會有屬下對他忠心耿耿嗎?”

  陸縝道:“是他身邊的侍妾帶人救的,似乎叫什麽…”四寶脫口道:“秀娘?”

  陸縝頷首,四寶表情有點複雜,想到那日看見秀娘瘋狂詭譎的眼神,緩緩地搖了搖頭:“我覺著如果是秀娘帶走的話,咱們也不必費心追他了,他落在秀娘手裏隻怕還不如進東廠呢。”

  秀娘那樣的絕對稱不上正常人了,四寶腦補了木起笙那個變態落在秀娘那個大變態手裏的場景,暗自爽了一會兒,突然想起事情的起因,忍不住問道:“三日前山道上的爆炸,究竟是誰弄的?是木起笙嗎?”

  陸縝瞧了她一眼,緩緩搖頭:“謝喬川。”要不是這幾日急著尋找四寶,他真恨不得把謝喬川和他底下的一幹人挖眼拔舌,挫骨揚灰。

  四寶先是錯愕,繼而臉色白了白:“小謝…謝喬川他為什麽要害我?”

  以她原來對謝喬川的了解,他為人雖然傲嬌了點,但對朋友還是仗義的,更別提對好友痛下殺手了,她發現自己現在越來越看不明白這個朋友了。想的再矯情一點,難道他是因愛生恨?得不到也要毀滅?

  四寶被自己腦補的台言情節給雷了一下,她原本因為得救而放鬆些的心情又沉了下來,她在這個世上可以信賴的人本就不多,知道好朋友想殺自己顯然是件讓人非常難過的事兒。

  陸縝見她眉毛嘴角都耷拉下來,猜到她在為那姓謝的難過,醋味飄得滿屋子都能聞到,不過想到她才回來,硬是把酸勁兒壓了回去,麵不改色地道:“若是我猜的沒錯,他想殺的不是你,是我。”

  他淡淡道:“他隻怕猜測我會走相對安全的山道,而會讓你走更為招搖的官道,所以特地在山道埋下了炸藥,隻等著我一來就要取我性命。”

  四寶臉色更加難看,陸縝終究沒忍住,微挑了下嘴角:“你還拿他當朋友?”

  她揉著被麵緩緩搖頭:“他想要殺你,在我心裏…”她歎了聲:“殺你比殺我更不能原諒。”

  陸縝動容地看著她。

  他往日覺著自己先喜歡上四寶的,兩人之間四寶總是被動接受的那個,他難免覺著四寶對自己的情意無動於衷,隻是迫於他的權勢才被迫接受他,他為此耿耿於懷許久。雖然他這些日子已經察覺到了四寶的心意轉變,但是聽她真正說出來感覺是全然不一樣的。

  他伸手攬住仰麵躺在床上的四寶,摟著她的細腰讓她靠在自己懷裏,把小小的人抱了滿懷,低聲道:“往日我做的有諸多不妥,你以後想知道什麽,隻管來問我,我對你一定言無不盡,好嗎?”

  四寶不明白他怎麽開竅了,她也沒猜到其中有他幹爹的功勞,怔了怔才撇撇嘴道:“你不嫌我不懂禮數不通經史給你丟人?”

  陸縝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親了親:“我從來沒有嫌棄過你。”他說完又笑了笑:“我的四寶最聰明了,區區禮數經史而已,隻要你想,怎麽可能學不會?”

  他其實從來沒覺著四寶的這些問題是問題,他也不是生來就精通這些,居移氣,養移體,等金尊玉貴身份高貴的日子過久了,耳濡目染,氣派禮數自然而然也就出來了。

  四寶歎了口氣,渾身沒骨頭似的趴在他懷裏:“我沒有怪你,隻是覺著我對你一無所知,有點心慌。”她歪著腦袋笑問道:“要是我學不會呢?”

  陸縝知道她在這世上無親無故,父母不疼親戚不愛,手頭又沒有多少可用的銀錢,極度缺乏安全感是難免的,這點跟那些深居內宅的夫人也不一樣,至少那些人還有娘家可以倚仗,而她在這世上什麽都沒有,若真一味地寵慣著她,什麽事都不讓她了解,連她那份謀生的本事都消磨掉,她可能真的會被逼瘋了。

  他想通了這節便伸手輕輕在她背上拍了拍:“我親自教你,經史子集,琴棋書畫,大小禮數還有謀算手段,隻要你想學,我都一點一點教給你。”

  四寶手腳還是發軟,不過把腦袋在他頸窩裏蹭了蹭:“要是你怎麽教我就是死活學不會呢?你這一身本事可就沒了傳人啊。”

  陸縝撫著她光滑柔順的一頭青絲:“那我就一直教下去,直到你學會為止,一輩子這樣長,你總能學會的。”

  四寶眨了眨泛酸的眼眶。

  窗外暮色冶豔,火燒雲點燃了半邊的天,將整個屋子都照的瑰麗起來。

  兩人溫存了會兒就到了用晚膳的點兒,四寶現在手腳酸軟的情形倒是好了不少,就是控製不住手腳,還沒邁出兩步腿肚子就抖個不住。

  陸縝蹙眉道:“明日換個太醫給你瞧瞧。”

  四寶也挺鬱悶的,不過說話倒是十分公道:“李太醫不是說過嗎,這種藥沒有的解藥,隻能等人自己慢慢緩過來,你再換個太醫也是一樣的,再說我現在可比上午好多了,李太醫說的挺對的。”

  她躺了一下午躺出了一身的汗,伸手就想把前襟的扣子解開兩顆,陸縝目光這才落在她那身衣服上,這身必然不是她三日前穿的那身,肯定是世子府的人幫著換的,他瞧著就格外刺眼,伸手道:“我來吧。”

  四寶手腳不方便,他幫她解開扣子脫掉外衣,又叫人備下溫水幫她沐浴,他狀若不經意地問道:“這衣裳不是專門給你備下的吧?瞧著不怎麽合身。”

  四寶沒多想,撇撇嘴道:“是秀娘的衣服,她借給我穿的。”

  男人總是貪心不足,他原本隻想要她平安就好,現在真切知道她無事,又開始為這些細枝末節堵心,怕她為這事留下什麽心裏陰影,想把那姓木的千刀萬剮。

  陸縝搖了搖頭,這時候熱水已經備下了,他伸手要抱她去沐浴,四寶在床上打了個滾要掙脫:“我自己來吧,洗澡我應該還可以。”

  陸縝不理,仍舊打橫把人抱起來:“你萬一腿使不上力嗆著水了怎麽辦?”

  四寶權衡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是任由他抱著解開衣裳小心放到浴桶裏,期間總難免挨著碰著的,她全程尷尬閉眼,等身上隻剩訶子和小兜的時候強烈要求自己動手,她尷尬完了半晌才道:“我覺得你說的挺有道理的,要是明天還沒好,咱們就再找個太醫來瞧瞧吧。”

  陸縝輕笑一聲,欣賞她沾了花瓣和滾圓水珠的雪白肌膚:“我覺著這樣挺好。”

  陸縝拿起雪白柔軟的巾子認真幫她擦洗起來,開始沒有心思旁顧,後來見她連越來越紅,呼吸越來越急促,自己也禁不住心曳神搖起來,不過還是捏了捏她的臉調笑:“怎麽?忍不住了?”

  四寶死鴨子嘴硬,堅決抵賴:“沒有的事!肯定是木起笙那臭不要臉的給我灌的藥裏有催情的東西!”

  陸縝恍然一笑,曖昧地含著她耳珠,前襟被打濕了也不在意:“這麽說你果然動情了?”

  四寶挖了個坑給自己跳,臉色頓時紅的發紫,紙老虎一樣瞪著他。

  陸縝輕笑了聲,見她洗的差不多了,打橫把她抱起來擦幹淨,嘴上難免調笑幾句:“你那麽性急做什麽?我人不就在這兒,多吃一口少吃一口也不礙著什麽。”

  四寶給他氣的直翻白眼,一時間惡向膽邊生,趁他不注意的時候,用發軟的手按住他的肩,惡狠狠地獰笑道:“我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麽叫吃人不吐骨頭!”

  反正兩人也不是第一回做了(她依然是這麽認為的),她主動點好像也沒啥,於是就著這個姿勢扯他衣裳。

  這下倒是把陸縝嚇了一跳,他當然不是為她那不入流的隱私手段,而是怕這個姿勢進去扒在他身上的小祖宗要疼死,他怕她傷著,翻身把她按在了綿軟的床榻下,勾著她的下巴笑:“既然我的四寶這般盛情,那我就不客氣了。”

  四寶就是嘴巴硬,臨陣還是難免瑟縮了一下,見著明晃晃的燭火,紅著臉勉強抬手取下床幔。

  屋外一場醞釀許久的大雨終於來臨,啪嗒啪嗒急切地拍著軒窗,合著羅漢床吱呀搖晃的聲音,還有曖昧婉轉的吟哦,讓屋裏屋外的情緒越發高漲,仿佛一身性命都不是自己的了,由著旁人拿捏,時而衝上雲霄,時而又落入地麵。外麵一波一波的雨珠急切地撲向山川河流,最終和山川大地融為一體。

  傾盆大雨不知道下了多久,等到夜色將去的時候才算是堪堪止了,留下濕潤潔淨的空氣和滿屋的銷魂香。

  四寶這回真正是一根手指頭都抬不起來了,人仿佛置身在鴻蒙初開的虛無中,過了許久許久才飄回地麵。陸縝嘴角含笑地摸著她的臉:“還滿意嗎?”

  四寶先是勉強睜開眼看著身下的錦被,又扭過頭看著他,聲音微啞:“我就一個問題…為什麽不是第一次了還會有落…紅。”

  而且他猝不及防進來的一瞬疼的她眼冒金星,雖然之後的幾次好多了,但是…好吧這不是問題的重點,不是說除了第一次以後就不會難受了嗎!!!科普貼果然都是騙人的!!!心好累,感覺不會再愛了。QAQ

  算了科普貼還說男人頭幾次最多一刻鍾完事,但是陸縝…QAQ,信科普貼你就輸了。

  她說完又迷離著眼往他身下看了眼,陸縝…真沒啥毛病吧?

  陸縝:“…”

  他半晌才緩緩道:“你上回誤吃春藥那次鬧騰的太厲害,所以沒成事。”

  他說的輕描淡寫,四寶也沒想到他當初發生了何等窘事,隻迷迷糊糊地應了聲就睡過去了。

  陸縝不認識她之前忍了那麽些年倒還罷了,最可惡的是認識她之後還得生生忍著憋著,終於能縱情一回,難免失了分寸,險把她折騰個半死,他隻在她耳邊請求了一回又一回“四寶,再允我一次,可好?”她心一軟就答應了,沒想到一次未完接著又是一次,一夜不知反複了幾回。

  他輕拍著哄她睡了,自己垂下長睫,眉眼含笑似在回味,不經意目光落在蘭草紋路被褥上的紅痕上,猛然想起一事,眉毛微微蹙了起來。除了男人心思裏那點驚喜之外,更多的還是擔憂。

  四寶一覺睡到日上三竿,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身子已經被他洗幹淨了,又換上了全新的中衣,隻是難免腰酸背痛,有一處疼的火辣辣,偏偏疼痛之餘又有些詭異的清涼舒適,她忍不住呲了呲牙,半晌才撐起身子,驚喜發現手腳居然能動了。

  陸縝看著倒是神清氣爽,唇畔含笑,眉眼生花,手裏端著托盤,對著她叮嚀道:“才給你上過藥,不要亂動。”

  四寶奇道:“上藥,上什麽…啊!”她臉又紅了,太尼瑪羞恥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睡的到底有多死啊,別人上藥都沒覺察。

  陸縝還是一派關切:“這藥一日要塗三次才能好的更快。”

  四寶:“…你故意的!”

  陸縝一挑眉,故作訝然:“故意什麽?”

  四寶:“…”

  她扶著床柱下床準備吃飯,就見陸縝把一遝沾了紅的白布小心疊好收起來,她用看奇葩的眼神看著他:“你存放這個做什麽?”

  陸縝一笑:“你我的紀念。”

  四寶扶額:“你真是…”

  陸縝盯著她吃早飯,他就在一遍含笑看著她,見她神色有點別扭,他心裏升起憂慮,斟酌片刻才問道:“昨晚上…你沒覺得有什麽不對嗎?”

  四寶還以為他又在想那事兒,沒好氣地道:“不知道,你別問我!”

  陸縝緩了緩神色:“你有什麽不舒坦的,隻管告訴我。”四寶茫然問道:“你問這個幹什麽?”

  陸縝頓了頓,還是問道:“你究竟…是怎麽從木起笙手下逃出來的?”木起笙到底對四寶做了什麽他才放過她。

  (已經準備投胎的木起笙:這個問題你應該問她!)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