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78節

他結合調查來的消息,知道陸縝和‘四寶’已經往官道出發了,但他按照對這位廠公平日的了解來推測,陸縝為求絕對的安全,八成會自己走這條山道,又為了掩人耳目,讓四寶和假扮他的人走向官道,卻不知踏上官道的陸縝是真,四寶是假。

他沒查到陸縝會何時出發,所以幹脆用了守株待兔的笨法子,這些天一直住在山裏,等著賭一把。

隻要能取陸縝的性命,他就是賭一把這一把也值得。

就這麽空自等了七八天,底下人都有些按捺不住的時候,山道口處終於傳來了動靜,底下人興奮道:“掌印,果然不出您所料,山道口有一隊人馬過來了,個個都是東廠的決定高手,由東廠二檔頭領隊!”

謝喬川站起身往山下看,唇邊終於泛起多日來的第一個笑意:“火藥都放置妥當了吧?準備好點引子,有活口就送他們一程。”

此時他殊不知,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第八十四章

四寶一個人坐馬車忒無聊,幹脆掀開簾子裏跟二檔頭閑磨牙:“二檔頭,我一直以為南邊的山可矮了,跟小土坡似的,怎麽督主選的這座山這麽大?”

二檔頭其實一直對督主喜歡四寶的原因十分費解,相處這半天倒是有些明白了,這歡實性子到哪裏都招人疼。他笑了笑:“大才好,大才隱蔽,要是太小了什麽都遮掩不住,還不如一道走官道呢,大點的山一鑽進去就是天王老子都找不著了。”

四寶拿了串糖葫蘆當話筒假裝自己在采訪:“來,說出你的故事。”

二檔頭給她問的也起了些談性,砸吧砸吧嘴把當初去一個藩王府裏臥底的故事說的繪聲繪色,四寶賣力地給他鼓掌,旁邊還有幾個護衛湊趣。

一行人正其樂融融,忽然就聽到一陣轟隆轟隆的悶響,幾乎就在響聲傳來的同時,腳下的地麵就震顫起來,一聲聲爆炸聲不絕於耳,轉眼山坡的亂石泥土就滾落下來。

二檔頭帶的人到底是東廠精英,麵對眼前的變故雖驚不亂,拔出長刀列好隊形嚴陣以待。

四寶在馬車裏被晃的東倒西歪,勉強摳住車圍子穩住身形,就聽外麵二檔頭的聲音都急的變了調,厲聲道:“四寶,快跳出來!”

四寶絲毫不敢猶豫,一腳踹開車門就往出跳下來,剛跳出來的那一刹那,眼看著一塊半人高的巨石落下來,直接把馬車砸垮了,要不是她跳的及時,現在隻怕砸扁的就是她的腦袋!

四寶還沒來得及鬆口氣,馬車前頭受傷的馬兒就衝她衝了過來,一下子把她撞下了山崖,二檔頭下意識地伸手想拉,兩邊卻隔了一塊巨石,等他跳過來人已經沒了。

謝喬川就站在略高一些的山崖邊,眼看著東廠的人被炸了個措手不及,臉上運籌帷幄的笑意還沒有完全散去,就見四寶一臉慌亂地從馬車裏跳了出來,被瘋馬生生地撞到了山崖底下,唇邊的笑瞬間凍結了。

一刹那間他手腳冰涼,覺得靈魂都打起了寒戰,嘴唇被咬的沁出血絲來。

“四寶!!”

他顫栗一瞬之後,毫不猶豫地就要跟著跳下去,身邊的幾個下屬眼看著勝券在握,自家上司卻突然瘋了,怔了片刻才七手八腳地把他按住。

有個副管事見他仍舊掙紮著要去救人,狠了狠心,下狠手用刀柄一下把他敲暈了過去,這才算是消停下來。

……

陸縝人雖然騎在馬上,目光卻忍不住頻頻往西邊張望,似乎目光能穿過幾道山林,落在千思萬想的那人身上。

其實從直線距離來說,兩人隔的不算太遠,隻是一個在群山的東麵一個在西麵,不過兩三日的路程就能匯合,他明知道這個道理,卻仍有些心神不寧。

正好辦完事要跟他們一道返京的馮青鬆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對四寶和督主的事一向不會多參合,如今見督主這樣上心,也難免出聲寬慰道:“督主放心,四寶不會有事的,那小子黏上毛比猴還精,遇到事也能化險為夷。”

陸縝靜默片刻,眉心微攏:“你覺著她現在還有那份精明勁?”

馮青鬆給問的卡了殼,忍不住在心裏暗暗腹誹,他好容易把四寶調理的能幹事能管人,結果到司禮監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了,這能怨誰!還不是怨督主您老人家!

陸縝見他沉默不語,思忖片刻,斟酌著問道:“你跟四寶處的時間長,她的性子想必你比我更了解…”他麵無表情地說出這句,頓了頓才道:“前幾日我和她的事你也知道…你覺著我哪裏做的不妥當?”旁觀者清,而且馮青鬆又是對四寶頗了解之人,他特地把他帶上就是想私下問問他。

馮青鬆對兩人鬧不愉快也有所耳聞,但是陸縝直接問自己哪裏不對倒是讓他有些吃驚,他難免有些躊躇,陸縝緩緩補了句:“你是四寶的幹爹,我也拿你當長輩看待。”

馮青鬆略有訝異地看了他一眼,這才道:“其實您沒什麽不對,你對她事事周全,她想到的沒想到的您都替她考慮好了…”

他見陸縝皺眉,又忙補充道:“可是恕奴才直言,倘您拿他當個金絲雀,這樣寵著慣著倒是沒什麽,隻要他能看得開,您說什麽他聽什麽,您給什麽他要什麽,以後若是能好聚好散,也不見得壞事,可奴才瞧了這幾個月,您是真心想跟四寶過日子的,這樣的做法便有些欠妥了。”

他說到過日子的時候也覺著忒別扭,咬了咬牙幹脆一鼓作氣說完:“四寶這孩子看著點頭哈腰的沒什麽骨氣,但腦子裏的怪念頭也不少,奴才原來處過對食,稍微管的多點了,她就勸奴才要給對方留點空,互相要多信任多了解,不要逼得太狠,開始奴才還覺著不以為然,後來分了之後細想確實有道理,畢竟日子想要過的長久,總沒有一邊把所有事大包大攬,一邊卻毫不知情的道理。不過您和四寶差的確實忒遠了…哎。”

陸縝先是蹙了蹙眉,握住韁繩的手不覺緊了緊,隨即生出一股恍然來。

他知道兩人之前有問題,但卻不知道該怎麽解決,甚至這個問題一味地對她好都解決不了。他對四寶的衣食住行無不精心,但是外麵的事卻從不對她多說,並非有意瞞著她,隻是覺得她就該每天過的開開心心把自己養的白白嫩嫩,不必為這些惱人的事費心,左右外麵的事都有他擔著,她隻用一輩子平安喜樂就是了。

這不能怪他不體恤人意,魏朝的女子九成都是這麽過來的,每日最多也就是為內宅瑣事煩心,而在四寶這裏連內宅瑣事都沒有,世上女子多是如此,他又沒有成過親,不知內裏如何,想糾正都不知道怎麽參考,如今被馮青鬆一語道破,陡然明澈起來,他果真是錯了啊。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尚還能放肆,可以騙她哄她欺負她,想不顧一切地獨占他,而真正愛她想跟她白首偕老,就得學會隱忍克製。

馮青鬆繼續道:“就是宅門裏頭,外麵看著男主外女主內,但真正的至親夫妻,有什麽事都是商量著來的。”他說完又笑了笑:“四寶知道自己學識禮數跟您差的太遠,這些日子三更眠五更起的開始把這些學起來,當初我教她的時候她要是能有這份勁頭,隻怕早就…”他後半句被陸縝的突然轉頭給嚇了回去。

陸縝直接問道:“她學這些…是為了我?”

馮青鬆一愣一愣的:“您不知道?我以為您…”他暗歎一聲當局者迷,掩嘴咳了聲:“四寶其實也沒有明說,不過我帶了她這些年,她那點心思瞞不住我的。”

他猛然想起這些日子四寶的種種努力和提心吊膽,還硬逼著自己和合不來的人打交道,心裏一下清明起來,偏他沒有認真對待這事,隻當她是一時興起,現在想明白了卻更恨不得捅自己兩刀,心疼的無以複加,立時想要走到她麵前跟她道明心意。

他少有什麽事是後悔的,唯獨這件事越想越是後悔難言,薄唇緊抿著,有種想要撥馬回程去找她的衝動。

他正懊惱的時候,整隊人馬突然分開了,成安麵有驚色地報道:“督主,二檔頭過來了。”

陸縝微微一怔,心裏已經生出些不妙的預感來,竭力沉聲問道:“究竟出了什麽事?”

二檔頭渾身是血的被人架到他麵前,蒼白著一張臉勉強在他麵前跪定了:“請督主責罰,我護送四寶監官的時候,山路上有人用火藥埋伏,好些弟兄被炸死炸傷,四寶監官也…墜入山崖,不見蹤影。”

晴天霹靂,他臉色一下子變了,心髒仿佛被一隻手狠狠攥住,想說話,喉嚨卻像是被人給割去了,半晌才擠出一個字來。

“找。”

……

“她怎麽還不醒?”

“世子再耐心等等,畢竟從那麽高的地方摔下來,雖然有個斜坡沒傷著筋骨,但是皮肉傷總免不了的。”

四寶就是被這一問一答吵醒的,她醒來的時候隻覺得口幹舌燥,頭暈眼花,腦袋疼的簡直要炸開了,強撐著起來便是眼前一黑,恍惚中以為自己被磕碰瞎了,一邊在心裏流淚罵老天流氓一邊奮力眨著眼,等眼前的金星散盡,終於可以瞧出眼前的場景了。

入目是一處布置的十分富麗華貴的閨房,家具都是檀木做的,牆上還掛著琵琶古琴,窗邊種了些奇花異草,身下的床鋪也是柔軟如雲的。

她還以為自己被陸縝救了,下意識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就見一位身形挺拔的男子和一位窈窕的女子正在說話,她定睛看了看,竟然是木起笙和秀娘。

四寶這下是真懵逼了,老實說哪怕她見到閻王或者是再穿越一次呢,她都不會覺著多奇怪了,但是見到木起笙和秀娘就實在是太奇怪了,好像這倆人跟亂入的一樣。

她怔了好半天,勉強整理了一下思路,就聽木起笙含笑問道:“提督夫人已經兩天了,覺著身子好些了嗎?”

他上回隻是驚鴻一瞥,沒來得及細細欣賞美人就走了,如今終於逮住機會能敞開了瞧,眼睛都舍不得挪開,越看越覺著這位年輕的提督夫人真真是貌美,嬌嫩的一碰就能掐出水來,他恨不得把人連皮帶骨一口吞了。

這聲提督夫人叫的怎麽有點怪怪的,四寶下意識地皺了皺眉,抬起頭道:“多謝世子關心,這,這究竟是怎麽回事?我是被您救了?”

她突然想到會不會是木起笙派人埋伏在山上的,眼神不覺微微一變,微微低頭遮掩了過去。

木起笙隻顧著欣賞美人,不曾覺察,倒是秀娘看了出來,掩嘴一笑,輕聲解釋道:“夫人莫怕,我們也不知是怎麽回事,隻是我和世子恰好有事路過山腳,聽到山腰有響,本欲上去幫忙,沒想到卻見夫人昏倒在山腳處,我和世子便將夫人帶了回來。”

這話倒是實話,木起笙本來準備尾隨陸縝選個好時候出手搶人的,但又不好跟的太近怕被東廠番子覺察,於是選了一條離得不遠的山路,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工夫,不費吹灰之力地把美人弄到了手,還不用跟陸縝正麵對上,真是讓他欣喜若狂。

四寶聽完表情也怪怪的,不過還是勉強撐起身子道謝:“多謝世子了,勞煩您送我回隔壁,隔壁自有人會通知我們督主。”

木起笙一笑:“這荒郊野外的,哪有什麽隔壁?”

四寶怔了怔,秀娘繼續解釋道:“這是我們世子在郊外的一處私宅,周遭並無人煙。”

四寶心裏已經感覺不對了,強忍著不安問道:“那就勞煩世子通知我們督主一聲,日後必有重謝。”

木起笙看了秀娘一眼,秀娘會意地下去,他輕佻地用扇子挑起她下巴:“不用日後重謝,夫人現在就來好生謝謝我吧。”

四寶想到他在外的名聲,臉色一下子黑了,躲開他伸過來的扇麵,手心微微沁出汗,竭力鎮定道:“世子自重,世子救我我心裏隻有感激的,不過要是鬧出個不好,讓我們督主麵上難堪,隻怕也不好收場,您說是嗎?”

木起笙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我敬陸提督是位梟雄人物,不過我們滇南王府也不是好對付的,他這樣的權勢滔天身居高位的人物,怎麽可能會為了區區一個女人跟我翻臉?”

他說完就想湊過來一親芳澤:“陸提督雖說也算個風流人物,隻可惜卻是太監,夫人就不必為他守身如玉了吧?本世子敢說,隻要你跟了我,我待你絕不會比他待你差。”

他說完就抓住四寶的手腕,沿著纖細瑩白的胳膊一路往上,迫不及待地想要嚐一嚐美人滋味。

四寶想到他在外的名聲就給惡心的不行,下意識地往後躲開,一把甩開他的手,木起笙見她反抗,反而更覺興奮,直接一撩衣袍坐在床榻上,伸手桎梏住了她的兩隻手,邊打量她邊念念有詞:“你那夫君是個太監,你又何苦 抱著貞節牌坊不放呢?!”

她慌忙掙紮,一腳踹了過去,木起笙急忙躲開:“好個小野貓,夠勁。”

她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心念急閃,最終定格在他調戲洪秀未果,嫌惡震驚的表情上。

她臉上露出恰到好處的古怪神色,慢吞吞地重複他方才的話:“區區一個女人?”她緩緩道:“您還記得上回你調戲的我們督主身邊的一位男妾嗎?”

木起笙身上雞皮疙瘩又起來了,伸出的手不覺一頓,嫌惡道:“提他做什麽?”

四寶微笑道:“因為我也是。”

木起笙:“…”

幸好他雖然好色,腦子卻也不傻,一看這小美人嬌美可人的樣子,嗬嗬笑道:“跟我玩這一套?”

四寶撇撇嘴:“我們督主就喜歡男人,又怕引人注目,所以命我們倆假扮成女子跟在他身邊。”她說完摸出司禮監的牙牌來扔給他:“這是我在宮裏的官職。”

木起笙看了眼牙牌,他也算見多識廣,翻來覆去地看完不甘心地承認這是真的,又難免想到洪秀,若不是洪秀親口所說,他也看不出他是男人,心裏難免動搖了一成,突然又邪笑道:“是不是的,要親眼見過才知道。”

四寶見他麵露遲疑,心裏已經定了幾分,大概尋摸到這位世子怕什麽了,於是咧開嘴笑的比他還邪魅:“看來世子是不見到我的幾把不死心了,非得我把你按到床上被操爽了你才信嗎?”

木起笙:“…”

可憐他生平調戲過人無數,但是被人用汙言穢語調戲還是頭一遭,大腦和身體都出現了一刹那的空白。

四寶心裏先想陸縝道了聲歉,狠了狠心,笑的惡意滿滿,撐著下巴輕聲道:“你知道我們督主為什麽喜歡男人嗎?因為他不喜歡在上麵,隻喜歡在下頭。我的本事就算不比嫪毐,但也是不差的哦,世子既然有心,咱們不妨試試?想必世子也是‘花徑不曾緣客掃’吧?就怕你試過一回,以後都不會再想女人了。”

木起笙:“…”

他何曾被人這般調戲過,差點沒揚手甩四寶一巴掌,不過看那吹彈可破的肌膚,還是硬壓下這股惡氣。

有時候男人幹那事兒也是需要情致氛圍的,就比如他喜歡奪人妻妾的病態心理,一半是因為好色,另一半是喜歡看那些女子一臉哀痛絕望,卻不得不流著淚躺在他榻上任由他褻玩,他才更能大展雄風,心裏才能滿足。

原以為這樣嬌怯怯的小美人定是要嚶嚀垂淚哭個不住,他才更有能耐在床上施展開,沒想到美人的車飆的比他還快,油門踩的比他還響!眼前這情形,不管四寶是真女人還是假女人,他都實在硬不起來,更別提大展雄風了!

若是敞開衣裳一瞧,美人真是個太監,那他這輩子都要落下心理陰影了。

木起笙滿麵陰戾,看的四寶心裏惴惴,臉上還是做出一臉猥瑣,最終木起笙逼著自己也沒硬起來,於是一拂袖轉身去了。

四寶等他一走就開始提心吊膽,就見秀娘又端了碗甜湯過來,柔聲道:“夫人喝點甜湯潤潤嗓子吧。”

四寶連帶著對她也沒什麽好印象,本來沉著臉不欲理會,但轉念一想,突然問了句:“你好歹也是她身邊的第一得意人,木世子這般好美色,你難道就不想為自己籌謀一二?”

秀娘低聲道:“我是世子的人,世子說什麽我就聽什麽?”

這三觀嘖嘖…四寶簡直覺得她在古代沒法呆了!想了想又不甘心地繼續道:“你對你們家世子倒是用情至深,隻是我見你年歲也不小了吧,你們世子這樣見一個愛一個的性子,若是有朝一日你成了半老徐娘,他要拋棄你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到時候你就由著他那一眾姬妾糟踐,你把一顆心都給了他,這樣的結局你就不覺著難受?”

這話真真是誅心之言,秀娘慢慢地轉過頭,眼底湧動著的瘋狂和很絕讓人心寒,她聲調都高了幾分:“不會有那一天的!!”

那眼神根本不是正常人能有的眼神,就是神經病人都不會那麽危險,簡直像是新聞裏的變態殺人狂!四寶給她看的手腳發涼,還是咬咬牙強行刺激一波:“這可不是你說了算。”

秀娘垂下眼,再抬眼的時候已經恢複了平日溫柔似水的模樣;“夫人說得對,這事我做不了主,隻能先把自己該做的做好,聽天由命罷了。”

四寶莫名地看了她一眼,直覺秀娘絕不像她表麵的那般溫柔無害。

秀娘端起托盤準備往外走,快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轉身輕聲道:“夫人也不必太過擔心,隻要夫人守得住,定能化險為夷,重回提督身邊。”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