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72節

四寶左右張望著,見跟她上輩子旅遊的江南園林很有些相似,不過更為精致,她也難免起了興致,畢竟上輩子可是要收門票逛的,這回卻想逛多久逛多久,還能在裏頭吃喝玩樂,當然覺著十分新鮮。

陸縝問道:“可有什麽想添置的?”

四寶興衝衝地指著後院的一處:“能在這兒搭個秋千架嗎?”

陸縝故作沉吟:“可以倒是可以…”他又笑問了句:“不過閣下最近不是在發奮念書,不怕玩物喪誌嗎?”

四寶一聽就蔫了,擺擺手歎道:“算了,還是買點正書典籍在書房裏擱著吧。”求學之道還很漫長啊。

第七十八章

陸縝正要說話,就見一個人影衝二人走了過來,還沒到近前就給他行了個禮,他還沒來得及叫人起身,四寶就已經認出人來了,驚喜道:“幹爹?您怎麽也來了?”

馮青鬆本來想按照原來的習慣在她腦袋上拍兩下的,但是見到陸縝似笑非笑地看過來,原本已經伸出去的那隻手又訕訕地縮了回來,幹巴巴笑道:“早都來了,這宅子還是我置辦修繕的。”

馮青鬆現在幾個月前已經任了內官監掌印,這回是有公幹才特地跑來南邊,正好陸縝準備南下,便把置辦宅子的事情一並交給了他,他辦事是辦老了的,一座私宅收拾出來也十分合人心意——最重要的是四寶喜歡。

陸縝微微點頭,難得讚了句:“這宅子很是妥帖,短短一個月收拾的這般周全,可見你十分用心了。”

馮青鬆還有點不知道怎麽麵對這個位高權重的‘幹女婿’,看了眼四寶才一板一眼地答道:“多謝督主讚譽,這都是奴才應該做的。”

四寶好久沒見馮青鬆了,主動出聲道:“幹爹,咱們一起吃個飯吧?”

馮青鬆有些拘謹地看了眼陸縝:“這不大好吧…”

陸縝看馮青鬆其實十分順眼,當然不是因為宅子的事兒,而是覺著他這輩子最大的一件功勞就是把四寶帶到他麵前,衝著這點,他也不會吝惜一頓飯,笑了笑:“既如此,你就跟我們一道用吧。”

馮青鬆聽他這麽一說就開始後悔,不過這時候也隻能硬著頭皮答應:“多謝督主。”

宅子還帶了庭院,陸縝見庭院中涼風習習,是夏日少有的涼爽天氣,幹脆命人在院中的石桌上擺了飯,三人分兩邊坐著動筷。

馮青鬆就眼睜睜地看著陸縝在菜一上來的時候先擺了個盤,把四寶喜歡吃的都放在她跟前,然後一筷子一筷子喂到她嘴邊,就差沒怕她噎著幫她嚼碎了喂進去,馮青鬆提著筷子坐在兩人之間,覺著還沒吃就已經被狗糧塞飽了…

他本來還有點替四寶擔心,怕她那個牛脾氣犯上來不樂意跟督主,或者哪天她觸怒督主了一朝失寵,在司禮監受人排擠,現在看來督主還是挺知道疼人的,跟了這麽個人,四寶也不算太委屈。

四寶在宮裏幾年多虧他照拂,要她來看他這個幹爹比沈夙那個親爹當的都稱職,沒心沒肺地樂嗬嗬給他碗裏夾了個大雞腿:“幹爹您吃啊,您怎麽不吃呢?”

馮青鬆表示壓力很大,覺得自己都快發光發熱了…

一頓飯吃下來隻有四寶吃的肚子溜圓,馮青鬆圍觀了全程下來,總覺著有些怪異,原來四寶雖然時不時愛犯軸,但現在已經脫離軸的範疇,往傻的冒泡那個方向發展了。督主對四寶好是好,可是再這麽好下去他這幹兒子就怕要給生生養廢了。

馮青鬆憂心忡忡,現在還不知道四寶已經發現這個問題的苗頭了,他琢磨著什麽時候跟四寶提兩句。

吃完飯四寶就回去捧著本論語開始鑽研起來,陸縝坐在遠處,邊捧著盞暖胃的清茶,邊問來回話的二檔頭:“查的如何了?”

二檔頭麵沉如水:“第二回放出去的幾根線差不多都斷了,隻有一條勉強回來,不過也沒查到什麽有用的線索。”他說完忍不住低罵了句,難免牢騷道:“我當初就勸過老沈,謝喬川那小子不是盞省油的燈,心氣高性子傲,東廠未必能留得住他,老沈偏偏不信,非要用他,結果現在倒好,他拿在東廠學的本事路數來對付東廠了。”

陸縝淡淡看了他一眼:“你勸過沈寧?”

二檔頭老臉一紅,他也就是痛快痛快嘴,謝喬川確實是個能人,天分高悟性好性子也毒辣,做事從不拖泥帶水,當初要不是沈寧先下了手,他隻怕就要把人收入旗下了。

陸縝沉吟道:“他藏身的地方可查出來了?”

二檔頭微微皺眉:“回督主的話,暫時還沒有,南邊咱們的人手太少,要不要我再調人…”

陸縝抬手止了:“這回來主要是查案的,動靜太大打草驚蛇了怎麽辦?”

他靜默片刻,慢慢地撫著腕子上的佛珠:“你們辦事還是太死,既然追查不到,不會另外想法子主動引他出來?”

二檔頭越發為難,猶豫片刻才道:“督主…可他家裏人差不多都死絕了,尋常走得近了的也隻有四寶監官,要不要讓他試試…”他後半句被陸縝冷厲的目光壓的硬生生咽了回去。

陸縝見他撲通跪下,這才緩緩地收回目光,兩手隨意交疊著:“把謝家當年的案子,尤其是謝家每個人最後的去向判決,這些卷宗都給我調出來,一個人都不許漏下。”

二檔頭先是費解,想了想卻有些了然,忙起身應了個是,轉頭去準備了。

這事並不算多難辦,但是陸縝不知怎麽的心裏卻有些煩悶,謝喬川不難對付,麻煩的是他背後有三皇子撐著,這次派他南下怕也有重用提拔的意思。

原本輕吹的涼風不知道什麽時候停了,他抬頭看了眼有些灼目的餘輝,一圈一圈光暈打下來晃的人有些眼暈,他回屋見到四寶,心緒這才稍稍平複了些,見她提筆認真練著字,含笑問道:“練的怎麽樣了?”

四寶練的還是那篇《上邪》,聞言頭也沒抬,隻做了個翻白眼的動作:“我得換一篇練練了,不然到時候隻會寫這幾個字。”

陸縝一笑,提筆在前麵隻加了‘陸縝’二字:“你要是隻會寫這幾個字就好了。”

四寶鄙視之,準備翻出行書的臨摹貼練習,就見他白皙俊美的臉被太陽曬得有些泛紅,她怕他中暑,忙給他擰了涼帕子來敷臉:“南邊日頭本來就大,你幹嘛非要在外麵商量事情呢?什麽事兒不能在屋裏說?”

陸縝用帕子摁著額頭:“他突然就來了,本以為是隨口說幾句而已,沒想到商量了那麽久。”

四寶不敢苟同地看著他,又轉身給他端了碗冰鎮綠豆湯來:“喝這個消消暑。”

陸縝喝了幾口,麵上少有的露出遲疑神色,半晌才緩緩問道:“四寶,假若有一天,我可能要對你親朋好友下手,你會怎麽想?”他知道四寶和謝喬川關係不錯,也知道四寶重情義。

四寶怔了怔才道:“你怎麽突然這麽問?”

陸縝垂下長睫:“隨口問問罷了。”

這簡直是世紀難題啊,四寶代入想了一下:“你要是平白無故想殺人,我肯定要攔著啊。”

陸縝沉吟道:“若是理由充分呢?”

四寶想的一臉糾結,歎了聲:“我也不知道啊,不過我應該會希望你不要瞞著我,我寧可當時難受,也不要事後才痛苦。”

陸縝伸手把她皺巴巴的小臉扯平:“那就不要糾結了,我還是喜歡你每天都開開心心的。”

四寶囧囧地斜了他一眼:“這話頭是誰提起來的?”

說完這個話題兩人心情都有些沉重,陸縝緩和了神色,輕聲問道:“明天早上要不要隨我出去逛逛?”

四寶愛湊熱鬧,聞言當然高興,又有些猶豫道:“不會耽誤你公事吧?”

陸縝笑了笑:“初來乍到也沒什麽公事要做,不過你想出去的話,明兒可得起早點,不然趕到中午又曬了。”

四寶歡呼了聲,速度提起筆來繼續臨摹:“等我把這點寫完就睡。”

第二天兩人一早起來就換上了尋常衣裳,他一身素麵玉青色直綴,修長的手裏折扇輕搖,滿頭烏發用一根羊脂玉簪子挽住,尋常書生的打扮,珠玉一般的溫潤雍容,又有調皮的幾縷青絲低垂下來,搭在分明的眉峰上,雅致之餘多了幾分不羈。四寶則是青色的廣袖褙子馬麵裙,梳著墜馬髻,少女和女人的風情巧妙地雜糅在一起,讓人瞧一眼就能忘了分寸。

她昨天回來之後就聽說那位馮姑娘開始抹黑她,四處跟人說她戴著麵紗是為了遮醜,導致好些沒見過四寶的人都以為她是個醜逼,女人沒有不在意外貌的,四寶自然也不例外,鬱悶之餘好生挑了件亮眼衣服,又讓洪造型師秀給她化了個美妝。

四寶看著周圍人驚豔讚歎的目光,心裏終於舒坦了。

兩人換好衣服去秦淮河邊逛街,好些人拿眼偷偷覷著這一雙璧人,河邊都有不少小商戶,還有在翠柳底下鋪好粗布擺地攤的,四寶瞧得興致勃勃,陸縝隻在一邊給她撐著傘,小心不讓她被太陽曬著。

既然是閑逛,就從街頭的第一家店麵開始挨個晃悠,第一家是一家珠寶首飾店,除了女子常戴的發釵步搖簪子手釧和專門給男子準備的玉佩扇墜簪子香囊等配飾之外,還有情人準備的佩飾,像什麽比目佩,鸞鳳佩,雙魚扇墜,鴛鴦結,同心梳之類的,每樣都做的異常精致。

四寶本來正在興衝衝看首飾,見到這些佩飾立刻放下手裏的金簪走過去挑選,掌櫃的極有眼色地趁機介紹道:“夫人好眼光,您家官人這樣風流雅致,佩一件相襯的首飾更能顯出氣度來。再說咱們家首飾寓意也好,多是娘子贈予官人,或者反過來官人贈予娘子的,示意白頭偕老,恩愛不疑,您要不要幫您的官人挑一樣給他戴在身上?讓他出門在外時時惦念著您在家裏。”

四寶聽到最後一句臉不由自主地紅了,下意識地看了眼陸縝,見他被店裏的迎賓拉著介紹,沒留心往這邊看,她心裏這才悄悄鬆了口氣,又有些說不清的失落。

她糾結了會兒才低頭看著被錦緞托拱著的十來樣配飾,最終挑上了最襯陸縝風采的白玉比目佩,她小心撚起來問價:“這個多錢一枚?”

掌櫃的伸出個巴掌來,四寶低頭就要掏錢;“五兩銀子是吧?幫我裝好。”

掌櫃的沒忍住噴笑出聲:“夫人玩笑了,五兩銀子最多買塊水白玉,小的說的是五十兩。”

四寶先是鬧了個大紅臉,聽完報價又忍不住倒抽了口氣。除開借給鶴鳴做生意的還有留餘錢進貨的,她手頭就剩下六十多兩了,買這一塊差不多要傾家蕩產…

她捏著玉佩糾結到滿臉猙獰,又看了眼陸縝,咬咬牙把心一橫:“買了!”

陸縝都不知道送她多少東西了,買一塊玉佩而已,沒事沒事千金散盡還複來,等她和鶴鳴把生意做好,這些錢以後還能賺。

四寶一邊安慰自己一邊心疼地掏了銀子,不過想想陸縝戴上的樣子轉眼心情又好了起來,用店家送的鴛鴦結把玉佩串好,興衝衝地去讓陸縝試戴看看。

陸縝本來沒什麽興致,倒是一邊的迎賓看見他們是兩口子進來的,這位爺明顯又興致缺缺,便湊過去笑問道:“這位公子,可有什麽瞧上的嗎?”

陸縝瞥了他一眼,似是懶怠說話,不過這樣的客人迎賓也見多了,遂將姿態放的更低:“公子既然帶著夫人出門閑逛,可想過要買些能和夫人都用得上的物事?”

迎賓說著露出一個老司機的笑容,陸縝起了點興致:“什麽?”

迎賓笑意更深:“是些繡戶之趣閨房之樂的物件…您要不要隨我去看看?”

有需求就有市場,古代人說是保守端莊,但真到了閨房裏夫妻兩個也會玩著呢,隻要不礙著旁人,閨房之事誰會管?京裏就有不少這種捎帶著買情趣用品的店麵,要不然陸縝那一大箱子是怎麽湊齊的?隻是不大好擺在明麵上賣。他聞言挑了挑眉,跟著迎賓進了一處暗門,出來的時候捧著一串毛茸茸的東西。

四寶在外麵捧著比目佩等他,見他懷裏一捧白毛,狐疑道:“這是啥玩意?”

陸縝上下打量她幾眼,直看的四寶毛骨悚然,他這才緩緩笑道:“以後你就知道了。”

四寶看他笑的深邃,不自覺打了個激靈,她狐疑了會兒才把手裏的比目佩給他掛到腰間,張嘴想說什麽,最後什麽也沒說出來,隻道:“好好戴著。”

陸縝低頭看著腰間的比目佩,目光微暖:“好啊。”

……

秦淮河上船來船往,還有好些攬不到生意的船手幹脆把船停在岸邊,一艘烏篷船已經在岸邊停了多時,幸好河上各色船舶眾多,也無人注意到這不起眼的一艘。

謝喬川一身蓑衣,連臉都被鬥笠遮蓋住了,他斜靠在船舷上,似在淺寐,又過了半晌,身邊人壓低聲音稟報道:“頭兒,陸縝出來了,咱們要不要動手?”

謝喬川微微抬起鬥笠,就見陸縝和四寶並肩從店裏走了出來,四寶一身女裝,兩人十指緊扣,她溫言細語。他額上的青筋微微暴起,不過目光在四寶臉上停了片刻,還是緩緩搖了搖頭:“今兒成不了事了,咱們回去吧。”

他上回差點殺了四寶,已經足夠他餘生都在後怕了,同樣的事他不想再出第二次。

底下人麵上一急:“可是難得的機會…”

謝喬川冷冷瞥了他一眼,隨手往街上點了幾下:“你以為他真會獨個出來?西邊,東邊,還有右邊的地攤上,都是東廠的護衛,難道你想跟他們當街火拚?”

屬下還有些不甘,謝喬川卻沒再多言,淡然吩咐道;“回去吧,最近本就是來蹲點摸清他出行規律的,幹這行的,沉不住氣怎麽行?”

他話音剛落,烏篷船就已經悠悠地往遠行開了去。

……

秦淮河兩岸極長,四寶逛了一半就餓了,拉著陸縝在路邊吃小吃,點了兩碗鴨血粉絲湯,一隻鹽水鴨和兩籠灌湯包,他本來表情略帶嫌棄,後來嚐一口灌湯包的湯汁鮮美,鹽水鴨也鮮而不膩,眉頭便舒展開了。

四寶一邊喝粉絲湯一邊趁機教育他:“真正好吃的地方也不隻是那些有名的大店,好些本地人愛吃的小店才真是物美價廉,大店不過是賣個名氣罷了。”

陸縝均都含笑聽了,眼看著已經到了中午,日頭大的晃眼,他怕她再逛要中暑,兩人幹脆坐上馬車打道回府了。

馬車裏雖然放了冰塊鎮著,但是還是熱的緊了,四寶給熱的有點晃神,下馬車的時候差點絆一跤,正好府門的侍衛就在旁邊,順手扶了她一把。

四寶一邊用絹子擦汗一邊衝他笑了笑,道了聲謝,守門的侍衛臉立刻紅了,忍不住地想多看她幾眼。

陸縝伸手扶著四寶站穩,見到那侍衛的目光,微微蹙了蹙眉。

原來他單喜歡四寶,而四寶沒給回應的時候,他還能堪堪忍住心裏想要獨占她的衝動,但最近她對他的微妙變化,他怎會覺察不出?也正因為如此,他見到她和旁人親近說話心頭就開始發悶,就連洪秀成安那些和她走得近的真太監也不例外。

他喜歡她,想和她白頭偕老,明知道這樣不好,卻沒法克製自己,實際上自從認識四寶之後,他的心思隻要跟她有關的,大半都會脫離他掌控。

他揉了揉眉心,壓下翻湧的心思,拉著四寶進了府裏,守門的侍衛悄悄又癡癡地看了幾眼,這也沒逃過他的視線。

下午天實在太熱,四寶幹脆縮在屋裏繼續看書,等到下午天氣稍微涼了點,她本來打算拉著陸縝去夜市逛逛的,沒想到府上突然來了幾個前來拜見的大人,他們又帶了女眷上門,她這下哪兒都出不去了,換好衣裳戴上麵紗拽上洪秀去招待女客。

她換好了待客的衣裳才出門迎人,沒想到那位木世子也跟著過來了,她下意識地皺了皺眉,不過很快收斂表情幫著招待客人。

秦淮是個脂香粉豔引人遐想的地方,幾人說著說著就把話題說到了秦淮佳麗的身上,陸縝在一邊垂眸不語,顯然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