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70節

  顏嬈就是有這種能耐,哪怕男人明知道是個坑呢,為了能嚐一嚐銷魂滋味,也樂意奮不顧身地往下跳,而且全程都是心甘情願,哪怕事後身子倒了也怨不得她。

  陸縝唇角一勾,眸光微冷:“勸自然要勸的,回頭我去說說吧。”

  他麵聖的時候趁機打量了元德帝幾眼,見他麵上雖然紅光滿麵,但是腳步虛浮眼神也有些散,這情形他有所預料,隻說了些場麵話來勸告,元德帝果然沒有聽進去,他也就不再多說了。

  等出了嘉明殿的時候他立在玉階之上,負手看著青雲低垂的天空,不疾不徐地歎了口氣:“要變天了啊。

  ……

  這些雜七雜八的事兒四寶自然不清楚,她最近忙著跟熟人告別,於是抽空去宮外見了一回鶴鳴,鶴鳴的小店已經開了起來,她本來正在點貨,見到四寶很是驚喜,嗔了句:“我這店你投了不少銀子進來,已經開了近兩個月了,你還是頭回過來吧?真真是個甩手掌櫃。”

  四寶嘿嘿笑了,把玩著擺在櫃台上的一方繡帕:“不是有你在嗎,交給你我還有什麽不放心的?”她頓了下又道;“我過幾日要跟著督主去南邊辦事,你有什麽要捎帶的嗎?”

  鶴鳴聽到督主二字,心裏微微歎了聲,不過還是很快打起精神來,饒有興致地問道:“你要去南邊?”她想了想道:“我聽說南邊的好些東西,如絲綢珍珠龍井茶這些,在當地買的極便宜,但是一運到京城來價錢能翻上好幾倍,你倒是可以把南邊的特產斟酌著帶點回來,咱們也能小賺一筆。”

  四寶聽完眼睛一亮,又暗暗慚愧自己好歹是條穿越狗,智慧連鶴鳴一個古代人也不如,兩人就著這樁生意商量起來,最終列出了長長的單子,又說好了見著合適的要買,她這才心滿意足地回去準備繼續收拾東西。

  她揣好單子正準備往回走,沒想到才拐進出去就被人擋住了去路,她嚇了一跳,還以為遇著了搶劫的,定睛一看才發現是謝喬川,拍著胸口道:“你走路怎麽沒聲音啊?嚇死人了。”

  謝喬川的胳膊看起來是徹底痊愈了,不過人卻比往日更加消瘦,站在那裏就想一把出鞘的寶劍,美的淩厲逼人。他眉間鬱色卻更深:“你要和督主去南邊?”

  雖然兩人是好朋友,但四寶其實挺煩他老糾結這個的,皺了皺眉才道:“是啊,你有什麽問題嗎?”

  謝喬川薄唇募得抿緊了,半晌才稍稍鬆了鬆,輕輕吐出三個字來:“為什麽?”

  四寶怔了怔:“什麽為什麽?”

  他聲音輕淡到幾乎聽不見:“你跟他…是他強迫你的嗎?”

  這回四寶沒有猶豫,下意識地道:“不是。”她說完才有些懊惱道:“跟你沒關係吧,你家住海邊嗎?管的那麽寬?!”她說完又忍不住頂了一句回去:“我有管你投效三皇子的事兒了嗎?!”

  謝喬川垂下濃密的長睫,有一瞬間想告訴她,因為我是你未婚夫婿!終究咬緊了牙關沒說出來,跟著血一塊吞了進去。轉眼就恢複了淡漠:“看在你我朋友一場的份上,提醒你一句罷了。”

  四寶皺眉,他不等她說話就繼續道:“就算撇開太監的身份不談,你對他知道多少?他的為人如何你了解嗎?他殺過多少人,身上背著多少人命,他在外頭做過什麽,他入宮前是什麽身份?他入宮後又是怎麽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的?這些你都知道嗎?你什麽都不知道,就敢一心一意地跟著他?不怕哪天連性命一並丟了。”

  這下換四寶抿唇了,謝喬川見她麵色變幻,聲調不由自主地放柔:“這些你都好好想想,我不想…”他話到嘴邊卻是一個轉折:“我不想你白白送了性命。”

  他說完要說的也不再廢話,直接轉身走了,留四寶邊走邊皺眉。

  謝喬川話雖然不多,卻字字如針,針針見血,讓她不得不開始直麵一個問題——她很久很久之前就喜歡上陸縝了。

  一開始的喜歡是崇拜和感激,後來漸漸變成了信任和依賴,有段時間她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為感激他才喜歡他,還是真正的男女之情,她是個糊塗人,過的是糊塗日子,弄不明白就不願意深想,幹脆就這麽稀裏糊塗地跟在陸縝身後瞎混。

  但是隨著在她日子的時間越長,她對自己的感覺認知也逐漸清晰起來,她真真切切的喜歡上陸縝了,這種喜歡不是對偶像的崇拜,也不是對恩人的感激,而是真正的喜歡,見到他會歡喜,看不到他會失落,她想了解他,想占有他,想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她喜歡他,是真正入眼入心的喜歡。

  但是事實往往和理想相反,四寶不得不承認一個很讓人沮喪的事實,陸縝知道她的身份家世甚至是性子喜好,但她對他幾乎一無所知,就算是上回那顏嬈跟他的關係,也是在她屢次生事兒之後他才告訴她的。

  就算撇開這些不談,再想想相貌家世能耐氣質談吐這些外在條件,她似乎也沒有哪裏能配得上他的,如今他喜歡她的時候千好萬好,倘若有一日他不喜歡她了呢?她現在最多算是他的禁臠,他要是有朝一日不喜歡自己了,她又有什麽辦法?這樣跟他養的貓兒狗兒又有什麽區別?

  四寶想到這個念頭,心裏就不由得縮了縮,把手裏的單子揉的皺皺巴巴的,垂下眼努力勸慰自己。

  謝喬川的話其實並沒有說錯,陸縝確實不會跟她談論公事,但是也沒必要想的那麽悲觀,她有了第二天命,而且年紀也不大,為什麽不能試著努力提升自己慢慢地靠近陸縝呢?這樣就算他以後不喜歡自己了,她也可以把這份感情慢慢地轉變為友情甚至親情,讓自己逐漸進入他的生活,成為他心裏的一部分。

  悲觀主義者和樂觀主義者思考問題的方式截然相反,這麽一想也沒必要自怨自艾嗎,未來還有無限可能呢,四寶想通了這點,頓時覺著心裏豁然開朗,在腦海裏慢慢地給自己製定了一個變好的計劃來。

  這麽一路想著就回到了宮裏,陸縝見她麵上滿是若有所思,笑問了句:“想什麽呢這麽出神?”

  四寶頭回抬眼直視著他,一雙杏眼正撞進他含情的眼底;“你。”

  ……

  轉眼就到了要南下的日子,陸縝挑了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啟程,四寶看著那三層高的樓船連連咋舌:“這麽大啊?”

  她最近開始對自己的言行舉止格外注意起來,覺著自己這麽大驚小怪有點土,想了想才描補一句:“不過也還成,畢竟咱們人多。”

  成安嘿嘿笑道:“反正是朝廷出的銀子,這船才造好,還是頭回駛進河裏呢。”

  陸縝沒覺察出來,回首笑看她一眼;“咱們登船吧。”

  樓船轉眼放了一層層台階下來,南下的不光隻有陸縝,還有隨性的護衛和太醫,以及從旁協助的官員,一行人抬步邁了上去,陸縝顯然是早就來看過了,對正廳掃都沒掃一眼就帶著四寶上了三層。

  陸縝在人前一副雲淡風輕的款兒,進了屋就原形畢露了,不知道從哪裏推出兩個半人高的檀木箱子來,麵帶期待地看著她:“瞧瞧看喜歡嗎?”

  四寶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掀開箱子瞧了瞧,用盡全身的力氣才壓抑住了一聲‘靠!’

  箱子裏都是些什麽鬼東西喲!上麵是幾根被雕琢成那啥模樣的玉棒,從大到小各種型號都有,還有串成一串的珠子,看起來輕柔幹淨但擺放在這裏就格外邪惡的羽毛,幾本聽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麽好玩意的書本,還有用木雕雕成立體版春宮畫的雕像,這些還都算是簡單的,剩下的四寶簡直都不知道該怎麽用語言描述!

  她呆呆地看了半會兒才道:“你為什麽會覺著我會喜歡這些東西?”是陸縝太自信還是她平時表現的太像老司機?

  陸縝纏綿地捏了捏她的耳珠:“因為我會想法兒讓你喜歡上的。”

  四寶:“…”

  四寶人就在他身邊,原來吃得到碰不到確實著急,隻是顧惜她在宮裏身心勞累這些年,身子被折騰的不大好,月事更是不調,而且避子的湯藥服用了對身子有害,後宮也有不少妃子喝過避子湯,開始或許沒什麽問題,但年紀越大,時不時腹痛如絞,手足冰冷,這等惡藥就是毒性再輕他也不可能讓四寶喝。

  但自從他開始搜集這些小玩意之後,就緩了些心裏的火氣,反正可以一邊調養身子一邊試這些新花樣,等慢慢嚐試調教完了再把人拆吃入腹也是一樁妙事。

  四寶決定先避開這個話題,指著另一個箱子問道:“這箱又是什麽?”不會還是這些不和諧的東西吧!

  陸縝示意她打開,就見裏麵滿滿當當一箱子衣裳首飾,各色各樣地都有,她這回比看見另一箱情趣用品還懵逼:“你什麽時候買的啊?”

  陸縝含笑道:“閑著沒事的時候一件件搜集的,可惜你在京裏不方便穿,這回南下便沒什麽顧忌了,你瞧瞧看喜歡嗎?”

  四寶現在隻在想一個問題,她為什麽會喜歡上一個變態啊啊啊啊!!!!

  她糾結了會兒才疑惑道:“您買這些可沒跟我商量啊,萬一不合身不就全白買了嗎?”

  陸縝看起來比在朝堂上運籌帷幄的時候還要自信幾分,勾唇笑道:“不可能。”他一手搭在她腰間,曖昧地來回上下撫著:“你的身量我不可能記錯。”

  四寶嘿了聲:“我怎麽就不信這個邪呢?”

  陸縝取了最上麵的一套鵝黃色衣裙,含笑打量她幾眼:“我幫你換上試試,你看看合身不合身?”

  四寶伸手要接,他也沒給她自己穿的機會,輕巧把她壓在身下,三兩下就把人剝的隻剩下貼身的兜兒和褻褲,展開衣裳幫她穿好,期間揩油剪邊兒當然少不了,她轉眼被撩弄的氣喘籲籲,皺眉瞪著杏眼。

  陸縝細心幫她係好腰間的絛子,在她臉頰邊親了親,又把人推到立身鏡前:“瞧瞧看,襯不襯你的身量?”

  四寶左右轉了一圈,這衣裳不光好看,還提氣質,提個子,穿在身上顯得頗為窈窕,頭上幾樣珠翠也點綴的恰到好處。她卻鬱悶道:“你是神仙呐,不用人試衣裳就能賣的正好。”

  四寶還不信邪了,又取出幾套來挨個試了,累的氣喘籲籲還沒試完半箱,最後終於不得不承認陸縝真正是個神人的事實,嘴上嘟囔道:“…你上輩子別是裁縫投胎的吧。”

  陸縝在她冒出細汗的額上親了親,悠然道:“對你的事兒,就算我沒有裁縫的能耐,也能記得清楚。”

  四寶心裏一甜,又趕忙想著自己有沒有記住陸縝的尺寸,認真想了想才道:“其實我把你的尺寸也記得挺牢的。”讓她買衣裳她也能保證不出錯。

  這話說的有些莫名其妙,陸縝古怪地笑看她一眼,尤其在那雙白嫩的手上多停了片刻,唇角微勾:“你時不時一次要摸上一個時辰,不知道才奇怪吧?”

  四寶:“…我說的不是那個!!!”

  兩人正說著話,船已經悠悠地開了,正好也差不多到了午飯的點兒,四寶就換好衣裳跟著陸縝去正廳用飯,吃完飯東廠的二檔頭欠了欠身:“督主,屬下有事稟報。”

  陸縝看了四寶一眼,四寶怔了怔,心裏頭莫名發悶,還是起身先回了屋。

  陸縝這才問道:“什麽事?”

  二檔頭皺著眉:“督主,咱們放到南邊的幾根線都斷了聯係,現在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陸縝沉吟道:“隻怕是三皇子派去的人手做的。”他頓了下又道;“你可查出是什麽人幹的嗎?”

  二檔頭臉色微微沉了沉,眼底有些戾氣:“具體的暫時不知道,隻知道咱們東廠前些日子跳到三皇子那裏的那個姓謝的,他前些日子奉命離開了京城,我還特意命人留心查過,可惜他一出城門就再沒了蹤跡,怕那幾條線斷了跟他脫不了幹係。”

  謝喬川…陸縝眯了眯眼:“再想法子放幾條暗線過去,把那邊的水有多深先摸清楚了。”

  二檔頭應了個是,躬身退下了。

  陸縝就算離了京城,手頭的事情也不少,一直忙到天色將暗,他才想起來四寶也呆了一下午沒下來了,伸手捏了捏脖子,邁上台階準備叫她用膳。

  他一推開門,就見四寶在桌上點了盞燈,她皺著眉正在跟一本論語較勁。她這回出來就帶了幾件換洗的衣裳和日用品,就連平常最喜歡吃的零嘴都忍著沒賣,滿滿當當裝了一包裹書拿上了船。

  四寶認識字他知道,但平時見她也多是看棋譜或者一些雜談話本,這麽鑽研一本正書倒是罕見,他怔了怔才調侃道:“我看足下挑燈夜讀,十分勤勉,不知可有功名在身了?”

  四寶一邊看一邊揉腦袋,聞言歎了口氣:“你就別調侃我了。”

  陸縝坐在她身邊:“你怎麽想起看論語來了?”

  為了能在你說話的時候插得上話…四寶把實話咽了回去,她原來抱大腿的時候時不時還愛賣個慘把芝麻大的功勞吹到天上去,好能換點賞賜,如今真正喜歡上這個人了,就不大愛說這些,總覺著說出來就等於承認兩人相差太遠。

  她於是含糊道:“突然想看了唄。”

第七十六章

  古代有錢人家的開始啟蒙念書,可能七八歲的時候就要開始看論語了,再大一些就要求倒背如流,天資好些的十一二歲就能參加縣試了,四寶現在就好比高中生重讀幼兒園——最悲催的是小一半都讀不懂。

  陸縝從她手裏抽出論語隨意翻了翻,笑問道:“真是樁稀罕事,你能看懂嗎?”

  四寶一把把書奪回來:“能!”由於陸縝這話問的紮心,她眉頭都皺起來了:“我也認識字好嗎!我怎麽就看不懂了?!”

  陸縝又隨意瞧了眼她身邊的書箱,都是些四書五經六韜孫子兵法之類的書本,他雖然不知道她為何突然對這些經史子集起了興致,不過好學總歸是好事,他笑了笑:“可要我幫你請個師父來?”

  四寶也覺著啃死書效果不大,於是欣然點頭同意了,她捧著論語猶豫了會兒才小聲問道:“陸縝…我要認真學多久,才能學到你這個程度啊?”

  認真說起來,她經史子集實在學的不怎麽地,但她能識字能下棋還略通些詩詞,再加上幾分小聰明和超前意識,在小太監堆兒裏已經足夠把大半人秒了,她當初還頗為自得呢,不過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一被放在陸縝身邊瞬間就被秒成渣渣了,她想完這些又難免有些沮喪,她要曆練學習多少年才能和他成為一樣出色的人呢?

  這不是四寶第一回叫他的名字,卻絕對是最小心翼翼的一次,而且這問題也問的古怪得緊,陸縝怔了怔才好笑道:“你要學就學,我也沒攔著你,好端端地同我比什麽?”

  四寶擺擺手道:“我身邊好些人大字都不認識一個,也沒誰好參照的,不拿你比拿誰比?”她說完臉帶期待地看著他。

  她雙眸在燭火的映照下異常璀璨,任誰也無法在這樣好看的眼睛的注視下無動於衷。陸縝隻看了一眼就敗下陣來,本來隻當她是一時興起,被看了眼就忍不住開始認真幫她規劃起來,細細回想道:“我約莫是二歲半開的蒙,六七歲就開始接觸論語,年紀稍大些就學的更深了,十歲之前至少要學會四書五經的釋義,還不算林林總總我自己看的正書,同時還要聯係丹青騎射,日常交際用的琴棋書畫也不能丟下。”

  四寶聽完直咋舌:“你這是奔著考狀元去的啊。”她心裏的算盤珠子開始劈裏啪啦地撥響,開始算自己以後如果三更眠五更起要多久才能把這些囫圇學完,還不是特別精通的那種。

  陸縝不知道四寶為什麽突然想學這些,其實他覺著她這樣也挺好,於是摸摸她的一頭青絲,哄孩子似的笑問:“怕了?”

  四寶堅定搖頭:“沒有。”為了能離陸縝更近點,就是再難也得忍忍忍!

  陸縝笑歎了聲:“我以為你的人生心願就是吃吃喝喝玩玩樂樂。”

  四寶撇嘴:“原來是的。”喜歡上你之後就不是了。

  陸縝捏了捏她的手,決定讓這個話題告一段落:“再用功也是要吃飯的,跟我去用晚膳吧。”

  四寶擺擺手道:“我早就命人預備上了,估計等會就能送來。”

  她話音剛落,廚下剛做好的吃食就已經端上來了,船上做的菜肴一半都是魚蝦河蟹之類的,味道雖鮮卻性涼,陸縝不許她多吃蝦蟹,隻讓她用別的菜,見她饞的不行了才允她喝了碗魚湯,吃完飯又掐著點敦促她開始用保養身子的補品。

  這補品味道實在不怎麽樣,不過價格貴的能嚇死人,四寶捏著鼻子喝完,陸縝摸摸她平坦的小腹,認真問道:“這個月月事來了嗎?”

  四寶囧:“還,還沒。”她見陸縝擰眉又要問,忙道:“不過現在比原來好多了,我原來一季不來一回的,現在兩個多月就來了,肚子也沒那麽疼了。”

  陸縝緩和了神色,目光在她胸口緩緩逡巡,饒有興致地問道:“好像比原來大了些。”

  四寶:“…”你再這樣咱倆馬上就要吹了我跟你講!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滿床笏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