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69節

  小馬心裏更是不忿,原本習慣縮起來的肩膀都抖了起來,眼裏滿是惡意:“少說這些沒用的廢話,本來我想著看在咱們兄弟一場的份上,隻要你肯給錢,我也不打算四下抖摟,現在你讓我不痛快了,先跪在地上磕幾個響頭叫我一聲爺爺,不然你就等著被拉去杖斃吧!”

  俗話說閻王好送小鬼難纏,被這種無賴纏上了就難甩掉,四寶這時候更不能露出絲毫心虛:“好啊,隻要你有證據就去說吧,讓我看看你有什麽能耐把我杖斃了!”

  小馬也不是吃素的,聞言冷冷笑道:“好好好,想要證據是吧?好!咱們就到陸提督跟前把你那種種古怪都說清楚,看看你那褲子底下到底是個什麽東西!”

  四寶就怕他不找陸縝,沒想到他竟自投羅網了,於是伸手一把把他拽住:“來啊,正好督主就在這府裏,我還想問問敲詐勒索是個什麽罪名呢!”

  等見了麵就把這人交給陸縝,看他還能翻出什麽花樣來。

  小馬也就是想往上爬想瘋了,頭腦發熱之後一時的膽子,沒想到她真敢把這事兒告訴督主,自己心裏先嘀咕起來,腳步難免有點遲疑。

  兩人正糾纏間,就見迎麵顏側妃帶著下人款款行了過來,她心裏自有籌謀,見著小馬和人拉拉扯扯心裏先是一沉:“這是怎麽回事?”

  四寶正要說話,小馬已經搶在她前頭先往自己臉上扇了一巴掌:“沒什麽,奴才和這位公公為著吃食的事拌了幾句嘴,奴才該打,這就跟側妃回去受罰。”

  顏側妃無暇多想,就著這個台階點了點頭。

  小馬已經發現她的身份有古怪,就算沒全猜對,四寶怎麽也不可能就讓他這麽走了,她反應極快地道:“側妃明鑒,這人方才在廚房周遭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些什麽,廚下是重地,奴才不敢馬虎,我正要帶他去督主那裏受罰呢,還請側妃體恤。”

  小馬隻當她是在打擊報複,氣的身子直顫:“你,你血口噴人!”

  四寶毫不畏懼地頂回去:“不信咱們就叫來廚下的人問問,看究竟你有沒有鬼鬼祟祟地在廚下左右張望!”

  顏側妃心裏大罵這蠢貨愚鈍,卻還不得不護著他:“一點吃食而已,督主想必不會計較的。”

  四寶今天絕不能讓他就這麽輕鬆回去,反正在提督府裏怎麽胡謅都有人幫她,她看也不看他一眼,隻看著顏側妃略略苦笑:“回您的話,督主今天的吃食是奴才準備的,若真有什麽問題,奴才一個人可擔待不起。”

  顏側妃臉色一沉,正要擺出主子的款強行把人帶走,卻見陸縝已經拂開柳條,從一側岸邊繞了過來,見狀問道:“出什麽事了?”

  四寶猜他是問訊趕過來的,見到他心就定了,把方才說的那些話又說了一遍,在眾人都看不到的地方遞了個眼色過去,陸縝恍若未覺,慢條斯理地道:“既然知道是廚房重地,也敢隨意亂闖?在王府的時候沒人教給你規矩嗎?帶下去審問吧。”

  顏側妃心裏一急,正要想個說法,沒想到小馬惡狠狠地看了四寶一眼,突然大聲急急道:“督主聽奴才一言,奴才並沒有在廚下做什麽鬼祟,隻是奴才和這位沈公公是舊識,想找他來敘敘舊,哪成想他一口咬定奴才心懷不軌!”

  陸縝蹙了蹙眉,心下已經有些了然了,顏側妃看他一眼,見他無甚反應,心下不覺失望,不過開始配合著唱雙簧:“你前言不搭後語的胡說些什麽呢?”

  小馬忙叩頭,神情怨毒:“回側妃的話,奴才當初和沈公公同屋,發現沈公公有好些異於常人的地方,淨身之後也沒見他多疼,每次上廁所換衣裳都背著人,以上種種,已經埋藏在奴才心裏多年了,所以奴才如今乍見到沈公公,就想拉著他問個清楚,沒想到他反口誣陷奴才心懷不軌。”

  顏側妃掩口驚道:“這是怎麽回事?”

  四寶掩在袖子下的手緊了緊,麵上還是一派淡定:“要不是你開口我都想不起你是誰,但你意圖不軌我可是瞧得真真兒的。”

  顏側妃驚完又放下手,看向能做主的陸縝:“都督怎麽看?”

  陸縝已經在心裏給這廝判了死刑,隻是這人是顏側妃的人,就有些棘手了,隻淡淡道:“無稽之談。”

  他頓了下又道:“她的身子如何…我最清楚不過。”

  四寶聽完臉不覺紅了紅,小馬看了兩人一眼,沒想到兩人是這種關係,麵上難掩震驚,臉色瞬間慘白。

  顏側妃到底不甘心就這麽算了,嫵媚地笑了笑:“不知都督可否借一步說話。”

  陸縝淡淡看她一眼,腳步不動。

  顏側妃對下人使了個顏色,先把小馬護住,一副要把人保到底的架勢,她又主動湊近了,掩嘴媚笑幾聲,壓低聲音道:“不管是不是無稽之談,倘若我任由這人把這話傳出去,對四寶監官也是個不小的麻煩吧?”她笑的滿是深意:“而且我怎麽覺著,這人說的不像是假話,督主以為呢?”

  陸縝負手看著她:“側妃究竟想說什麽?”

  顏側妃笑的越發嫵媚:“我上午提的事兒,都督真的不再考慮考慮了?對你我都有利的事,都督何必拒人於千裏之外呢,隻要你應下,我保證立即讓這人消失的無影無蹤。”

  陸縝道:“我若是不呢?”

  顏側妃笑意更深:“那我也管不住這奴才的嘴了。”

  陸縝平靜道:“側妃這是在威脅我?側妃大概也不想還未曾承寵,就先橫死宮裏吧。況且您和三皇子勾連的事兒,我還沒告訴皇上,那可比此人所說的捕風捉影要有理有據的多了。”

  顏側妃臉色變了變,媚笑也十分勉強:“都督何必大動肝火?我和三皇子沒什麽幹係。”

  陸縝哂笑,她見他鎮定自若,不見分毫慌亂便在心裏權衡一二,隨即有了決斷,再不敢威脅陸縝,她也算是雷厲風行之人,立刻轉向小馬厲聲道:“來人呐,把這心懷不軌隨意造謠的混賬東西拖下去杖斃!”

  她本來可以慢慢發作的,卻被這自作主張的蠢貨生生攪和了!哪怕四寶的身份真有不對的地方,這蠢貨也沒什麽切實的證據,貿然來找四寶反倒讓她失了先機,而且她也有把柄落在陸縝手裏,倒不如把事情做的漂亮點,至少能讓陸縝欠下個人情。

  小馬一下子傻眼了,似乎不知道怎麽方才還一副要把自己護到底架勢的主子一轉頭就要殺起人來,他正欲掙紮反抗,卻被人捂住嘴強行拖了下去,等打死了讓陸縝看過屍首確認徹底死了才作罷,她搖著扇子輕輕笑道:“我為了都督,可失了一個得力手下,都督打算怎麽賠給我?”

  陸縝道:“側妃以後若有什麽用得著的地方,還請吩咐。”但是答應不答應可就兩說了。

  他說完帶著四寶轉身走了,顏側妃顯然對這種模棱兩可的答案很是不滿,卻也無可奈何地看著他的背影,目光冷不丁轉到四寶身上,原本沉下的嘴角又拉了下來。

  雖然失了先機,但知道了陸縝對這四寶並不像表麵上那麽雲淡風輕,可見她身上大有文章可做。

  ……

  四寶十分懊惱:“我又給你添麻煩了。”

  陸縝卻搖了搖頭:“與你無關,她既然盯上了我,就算沒有今天這事,她還是能生出別的事來,換句話說,倘若不是她,方才那人還不是由著你揉圓搓扁?”他擰眉;“是我帶累了你才對。”

  他揉了揉眉心:“幸好那人是個蠢物,直接來尋了你,若是被她拿捏住了這個把柄,以後挑個要緊的關頭發作,那才是真正棘手。

  四寶跟著他一路回到屋裏,聽完終於忍不住,鼓足勇氣問道:“你和顏側妃…究竟是什麽關係?”她說完見陸縝沉默,自己先擺了擺手:“我就是隨口一說,你不想答就不答。”

  陸縝輕輕蹙眉:“我不是怪你,隻是…”他默了會兒才道;“她是我表姐。”

  當年的事對他來說是提之無謂的過去,如果不是這事牽扯到了四寶,他也不會說出來的。

  四寶‘啊’了聲,心裏卻不算很意外,隻是小聲道:“最好做親的那一種嗎?”

  陸縝好氣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轉過頭捏了捏她臉頰:“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麽?”四寶撇撇嘴:“你跟我詳細說說唄。”

  他這才道:“她的母親是我娘的庶出妹妹…”他也沒有詳談自己的娘親,輕輕一筆帶過:“後來我這庶出姨母夫家倒了,娘家離得又太遠,她隻好帶這顏嬈來投奔到我們家裏。”

  原來顏側妃叫顏嬈,這名字當真是貼切得很。陸縝語調淡然地繼續講述:“顏嬈此人生性…不甘寂寞,她又生的貌美,性子卻輕浮放誕,我們家上到幾個叔伯長輩,下到兄弟堂兄弟,她都斷斷續續的有過牽連,要麽是寫情信,要麽是送物件,弄的整個門戶烏煙瘴氣,險些為了她手足相殘。”

  四寶忍不住地歪了樓:“你不會也是她的裙下臣之一吧?”

  陸縝重重地彈了一下她的鼻頭,這下用了力道,四寶鼻子一酸,捂著鼻頭哎呦一聲:“好好說話幹嘛打人嗎!”

  陸縝見她鼻頭發紅又有些心疼,伸手幫她揉了揉:“讓你胡說。”

  他別的方麵不能說君子,但在持身清正方麵絕對可以自誇一句了,也因此對顏嬈這種放蕩行徑實在瞧不上眼,曾經他有幾個堂兄醉酒後就跟他說過顏嬈如何跟他們親近狎昵的,而且還不止一個人,甚至橫跨了兩輩人,他們彼此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晚輩同輩在跟同一個女人糾纏,想想他就惡心的跟身上沾了蒼蠅似的。

  他念及此處麵色越加冷淡,打開山水折扇扇了扇才道:“我跟她沒有幹係,入宮前沒有,入宮後更沒有。”其實當年顏嬈給他寫過幾首言辭濃豔熱烈的情信,他直接吩咐下人燒了。

  他頓了下才譏誚道:“後來陸家人她哪個也沒跟,不知從哪裏又借上了一陣東風,在幾位皇子跟前露了臉,再然後代王和皇上都對她念念不忘,隻不過她選了較為年輕有為的代王,跟去做了他的側妃,她當時怕是也沒想到,當時的皇上能成為皇上,隻怕她在代王府要後悔的腸子都青了,不過幸好代王死了,皇上心裏還念著她。”

  四寶鬼使神差冒了一句:“皇上即位,你的功勞不小吧?”

  陸縝笑而不答,四寶對他的過去隻知道隻鱗片甲,比如他入宮之前家境如何,比如他為何會入宮服侍元德帝,比如他為啥會有一根粗長的大JJ?四寶想著想著心情又有些沉鬱,暗暗發誓以後就算他想說她也不聽,憋死丫的才好!

  她這鬱悶來得快去的也快,又轉了話頭道:“這麽一想顏側妃也算人生贏家了,這麽多男人都為她神魂顛倒,上到王孫公子,下到老爺少爺,我要是她…”這麽一想簡直是極品瑪麗蘇啊。

  陸縝聽了一半陰的要滴出水來:“你要是她?”四寶不明所以地額了聲,他挑了挑眉,拉住她皓白的手腕來回撫弄,換了個曖昧的聲口咬住她耳垂:“教了你這麽久了,上手紓解的時候還是磕磕絆絆的,你還想當她?”

  其實四寶相貌並不輸於她,甚至還猶有過之,所差的不過是那樣成熟飽滿的風情,但是在兜搭男人方麵顯然是要看天賦的。

  四寶聽完臉比他還黑,炸毛道:“難道她用手就熟練了?你怎麽知道的?!她幫你弄過?!!是不是早上那會兒??!!”

  陸縝:“…”

  四寶越想越氣,啐之:“虧你還好意思說人家呢!”

  陸縝無奈攬著她:“你想到哪裏去了?原來聽我幾個堂兄說過幾句罷了。”

  四寶卡了殼,不好意思起來,幹咳了聲掩飾道:“我知道,我就是故意詐一詐你。”

  陸縝:“…”

  兩人糾纏間她領口都鬆開幾顆扣子,微微賁起的曲線婉轉而出,他若有所思地瞧著微微隆起的瑩軟,想到前幾日看的春宮上的幾幅畫,聲音黯啞了幾分:“其實不光是手足,旁的地方也能得趣。”

  四寶還沒反應過來兩人剛才差點撕逼呢,怎麽一轉眼就限製級了,正要掙紮,他卻湊到她粉嫩的頸子邊嗅了嗅,輾轉親吻下來,停在地方歎了聲:“可惜還是小了些。”根本夾不住…啊。

  四寶最近其實已經長了不少,但是顯然距離他的神標準還很遠,他側了側身靠在她懷裏,盯著她前襟出神,頗為惋惜地道:“這些日子也沒見你少吃,怎麽就是不見長肉?”他倒是不嫌棄大小,但若是能再長長當然最好,能得趣的法子也更多。

  四寶滿頭黑線:“長到顏側妃那樣大?”

  真沒有什麽比這時候提顏嬈更能掃興了的,陸縝氣不過,又把她按在腿上好好折騰一番,以聽她似吟哦似哭泣的婉媚聲音取樂。

  四寶捂著屁屁表情暴躁地看著他,陸縝的心情跟她截然相反,含笑啜了口茶,忽的偏頭問道:“再過些時候,你可想隨我去南邊走走?”

第七十五章

  四寶聽他說完,怔了下才驚喜道:“你要去南邊?我也能跟著去嗎?”

  陸縝含笑答應了,四寶也沒功夫管被打的生疼的屁股,她自打穿過來之後,除了被押送上京的那一段路程,她就再沒離開過京城,聽說能出去玩興衝衝從他懷裏爬出來,嘴裏絮絮叨叨:“哎呦,那我可得準備幾件衣裳扇子什麽的,聽說南方熱得很呐。”

  她激動完才問道:“您要去南方辦什麽差事啊?皇上同意了嗎?”

  陸縝搖頭:“還沒問過皇上。”

  四寶:“…”她鬱悶地撇了撇嘴;“那您瞎吹什麽大氣呢,害我白激動一場。”

  陸縝撥了撥香爐裏的香灰:“我想要辦的事兒,還很少有辦不成的。”

  陸縝果真是說到做到,第二天一早就去尋了元德帝,也不知道他說了什麽,元德帝二話沒說就同意了,隻是給他另外吩咐了一樁差事,讓他查一查南邊某官員和異族勾連的案子,還給了他先斬後奏的權利,隻要查明了證據,就能將這人就地問斬。

  元德帝說的這位官員陸縝有印象,是搭了三皇子的門道才一路扶搖直上,這麽多年都沒事兒,如今突然被查出暗裏的齷齪來,想必四皇子那邊功不可沒,隨著元德帝身子情況漸漸不好,這儲君之爭竟是越發激烈了,就是去了南邊也難以全然躲掉啊。

  陸縝思量片刻,還是點頭應了:“臣會認真查明的,還請皇上放心。”

  元德帝笑著點頭:“陸卿辦事,朕向來是放心的。”他頓了下,麵上罕見的有些不好意思:“顏側妃在你那裏住的如何啊?”

  陸縝想到那個事精就不由得暗裏蹙了蹙眉,麵上還是一派恭敬:“娘娘住的很好,但想必是在藩地待慣了,回京有些不大適應,常常思念代王。”

  單這話能讓顏嬈吃個啞巴虧,要是她承認思念亡夫,那就是餘情未了,皇上心裏定然不痛快,要是她不承認在心裏悼念代王,那便是無情無義,皇上也不會高興到哪兒去。

  元德帝聽完果然皺了皺眉,最終還是展了眉頭:“這也是人之常情。”

  陸縝笑了笑:“人和人的情分都是處出來的,皇上不如早些把側妃接進宮裏,側妃既知皇上恩情,天長日久的,對代王自然會忘了。”

  元德帝也有此意,這話正說到他心坎上,他臉上泛起笑意:“正好預備的差不多了,擇日便讓她進宮吧。”

  要說顏側妃才是他心中的紅玫瑰,平白垂涎了多年,如今美人就在京中,他也日日輾轉反側,迫不及待地想嚐嚐美人的滋味了。

  陸縝終於把這個事精給甩走,心裏也大為暢快,一君一臣笑的十分和諧。

  顏側妃原來是代王的妃子,哪怕代王已經死了,他也不好搶奪兄弟的側妃,於是學了唐玄宗那一套,以女道士之名招她進宮,沒過幾日就封了嬪位,才承寵幾次就封了一宮主位可是少見,後宮和前朝都炸開了鍋,但無奈就算這時候挖出這位來曆神秘的美人身份,生米也已經煮成了熟飯,總不能讓皇上再退貨吧?

  陸縝就在司禮監,邊兒看折子邊兒聽成安回報:“…咱們這位新封的麗嬪娘娘可真了不得,聖上這些年年紀漸大,對女色不如當年上心,一個月能有一半兒留宿後宮就算是不錯了,這位麗嬪可好能耐,進宮了二十多天,皇上就在她哪兒呆了二十多天,後宮裏多少人眼睛都快綠了,偏她手腕也了得,旁人竟沒有一次能算計成功的。”

  陸縝朱筆一勾,朱砂印就落在雪白的宣紙上,他揚了揚唇:“有皇上全力護著,就算她沒能耐,皇上也動不得她。”他頓了下又道:“南邊的案子你先悄悄派人過去著手查著,等我南下之後再做定奪。”

  顏嬈專房獨寵這事隻有長輩能說說罷了,偏偏太後幾年前就去了,皇上又遇到個萬分可心的,難免縱著性子開始胡來。

  成安應了個是,又壓低了聲音道:“督主…皇上已經命人尋了好些助興的熏香物件,聽說還逼著太醫院開了能使男人長久的湯藥,雖說已經想法子把藥性降到最低,暫時沒什麽大礙,可是藥三分毒,短時間可能沒什麽,若是長久用下去隻怕要不好…那起子文臣已經上折子了,咱們要不要也跟著規勸一二?”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滿床笏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