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67節

顏側妃隻怔了片刻,旋即露出笑容,耳邊的珍珠墜子微微一晃:“都督說的是。”她有些傷懷地笑了笑:“我來的時候在京裏轉了一圈,隻覺著物是人非,好些景致都不是當年模樣了。”

陸縝顯然沒有跟她敘舊的意思,隻是道:“畢竟側妃多年為歸京,不大熟稔也屬常事。”

她說完之後,見陸縝一副準備告辭的架勢,於是找準了一個恰到好處的時機把目光投向四寶:“不知這位大人是…”

陸縝顯然沒有跟她過多介紹的意思,隻是道:“這是我的監官,我還有些事要處理,若側妃沒有什麽事,我就先去行一步了。”

顏側妃點了點頭,陸縝就帶著四寶退下了。

四寶又忍不住轉頭看了她一眼,她仍是搖著那把檀香小扇,正往湖裏投喂魚食。

她總覺著這裝扮好像在哪兒聽過見過,一時半會兒卻想不起來,憋著一肚子問題卻不好問陸縝,回屋捧起一壺茶正要喝的時候,突然‘啊’地叫了聲。

陸縝手掌托住快要落地的茶壺:“一驚一乍的做什麽?”

四寶抓著他的袖子道:“我想起來了!”

陸縝臉色徹底變成了雷暴:“又是謝喬川?”

這特麽哪兒跟哪兒啊!四寶囧了下才道:“不是,你有沒有點默契了,我想起來了,當初倚綠為了逃避枕琴的虐待想要給皇上為妃,在辦成這事兒之前,她就托我買了一把檀香小扇和一對兒珍珠耳墜。”

陸縝漫應了聲:“不光如此,她也梳成了墜馬髻。”

四寶懵逼了會兒才得出結論,雖然不知道倚綠是哪裏知道的,但她肯定知道這麽打扮能引起皇上的注意,但是為什麽這麽打扮能引起皇上注意呢?原因肯定就在這位顏側妃身上了。所以…她是皇上的舊情人?

她這邊正在琢磨,陸縝已經直接給了答案:“皇上多年之前見過顏側妃幾麵,當時便生了情愫,隻是他當時年紀不輕,而且正妃側妃的位置都被人占著,顏側妃後來被許給了代王,隨代王去藩地就任,兩人多年未見,前幾個月代王去世,她守寡不足一月,皇上便趁機把她又接回京裏。”

反正是元德帝的風流韻事,他說起來無壓力得很。

四寶哎呦了聲:“宮廷侯爵版的祝英台啊,有情人分隔兩地,想必這些年顏側妃一定過的苦的很了?”元德帝就算了吧,她還沒見過左一個右一個收美人的梁山伯。

陸縝反倒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你覺著她的樣子像是過的不好嗎?”

四寶一想確實也不大像,他啜了口茶淡然道:“她雖是代王側妃,可這些年一直寵愛不衰,雖然沒有子嗣,但代王依舊驕縱,她的排場架勢比代王正妃還大,後來代王去世情勢這才掉了個個兒,幸好皇上對她也一直舊情不忘,趁著代王妃對她痛下殺手之前,不顧宗法禮數硬把她接進了京裏。”

代王的藩地遠在千裏之外,皇上是怎麽知道代王一死她就被正妃虐待的事兒呢?這事想想就值得玩味啊。四寶空自腦補了一會兒,又忍不住問道:“皇上為啥不把人直接接進宮裏?反正他後宮佳麗三千,多這一個也不多。放到你這裏是什麽用意,難道把你這兒當了藏嬌的金屋?”

陸縝斜睨她一眼才道:“她到底是皇上兄弟的遺孀,直接接進宮中大臣不得鬧翻了天?先暫時住在我這兒借我遮掩,到時候再安排一個合理的法子讓她進宮,不過具體如何就與我無關了。”

在元德帝心裏他是個太監,而且是個喜歡龍陽口味詭異的太監,他隻用擔心他會不會對自己有啥非分之想,而不用擔心他對自己的女人有什麽想法。

說來元德帝才即位那幾年還有些勵精圖治的架勢,如今隨著年紀漸長,身體大不如前的同時,人也有些懶散昏庸了,竟為了一個女人拿國家大事跟他做交易,不過這樣也好,元德帝越懶政,就得越依仗他。

四寶想到顏側妃的打扮,忍不住嘖了聲:“十多年前還是少女的時候喜歡用的配飾發髻,現在還能喜歡?”看來這位顏側妃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陸縝瞧她這有點譏誚的樣子居然也十分可愛,伸手在她臉頰邊捏了捏:“你最近倒是機靈了不少。”他嘲諷地笑了笑:“皇上喜歡罷了。”

四寶其實更好奇為何他和顏側妃似乎相識的一般,而且看兩人總覺著哪裏有點不對,但仔細說她也說不上來,她張口想問,見陸縝低頭看起了折子,並沒有繼續這個話題的意思,她也隻得把話咽了回去。

演戲演全套,洪秀這個‘新寵’自然也跟著住進了陸縝的宅子,由於有他這個大電燈泡在隔壁,兩人晚上過的十分和諧,和諧到洪秀第二天都忍不住問四寶:“你和督主昨晚上沒幹那事兒啊?”

他還十分貼心地建議道:“要不你倆想…咳咳咳的時候跟我說一聲,我先出去避一避,等你們完了我再回來,不要為了我耽擱你和督主的好事嗎。”

四寶:“…”她塞了一個饅頭到他嘴裏:“你吃你的飯吧,操的心還不少。”

洪秀吧唧吧唧把一個饅頭吃完,又用塗了蔻丹的指甲撓了撓桌麵,鬼鬼祟祟地道:“哎,督主一般喜歡用什麽器具啊?時間長不長?你覺著舒坦嗎?”

四寶終於在洪秀的追問下落荒而逃。

陸縝早上要去和元德帝匯報情況,不好帶上她,見她一臉生無可戀地跑出來,挑眉笑問他:“這麽急著送我出門?”

兩人邊說邊走到後院,四寶幫他理了理腰間的玉佩:“您今天是在東廠住還是回來住啊?”

陸縝在她額上輕彈了一下,輕笑:“說你黏人還真是黏,這就開始想我了?”

四寶鼓了鼓臉頰,陸縝笑了笑:“你在哪裏,我就住哪裏。”

四寶臉上微微發紅,不過卻頭次沒有躲避,鼓足勇氣迎上他溫柔的目光,不需多言,也沒有任何曖昧動作,此刻便已十分美好了。

顏側妃恰從一邊款款走來,正好瞧見兩人對視這一幕,不覺怔了怔,想到些隱約的傳聞,她是經過人事的女人,自然知道男人對一個人用了心之後是何等模樣,但隻憑一個眼神也難以斷定…她美目從四寶臉上匆匆掠過,心裏泛起些波瀾。

送走陸縝,四寶正要往回走,就看見顏側妃迎麵行來,她正要側身避開,顏側妃忽對她笑了笑:“我對整個提督府也不大熟悉,大人可否陪我四下轉轉?”

宮裏的公公其實很多不愛被人叫公公,四寶雖然無所謂,但也不得不感歎一句細節處見情商。她自然不願,但也不想把人得罪了,隻得找了個借口推脫道:“回側妃的話,督主不常來宅子住,所以這地奴才也不熟,隻恐攪了您的遊興。”

顏側妃也不惱,不再提這一茬,轉而道:“那就罷了,可獨行實在無聊,大人能不能陪我走回去?”

這要求不好拒絕,四寶比了個請的手勢:“您先請。”

顏側妃跟她閑談了幾句關於京城變化的,忽又把話題轉到陸縝身上:“大人在都督身邊當差可還習慣?”

四寶說著套話:“督主才智卓絕,能跟著他是我們東廠上下的榮幸,再說跟著他能學到不少東西。”

是學到了不少東西啊,新姿勢都解鎖了好幾個了。四寶十分感慨。

顏側妃顯然沒想的那麽深入,珍珠耳墜晃得十分炫目,豐唇微動,掩唇一笑:“我嫁去代王藩地之前,從未見陸都督和哪個下屬這樣親近,大人怕是頭一份。”

這話幾乎挑明了她曾經和陸縝認識,四寶有一刹那想問的衝動,隨即就覺察到不對,十分敷衍道:“您這就是抬舉奴才了,十多年前如何奴才不知道,但在奴才心裏,督主一向平易近人,不光是我,身邊幾個親信都十分親近。”

顏側妃笑了笑,手裏的檀香小扇一合:“是嗎?”

四寶忍不住側眼看她,其實她的年紀不太適合這樣少女感十足的配飾,不過她實在是妖嬈天成,一般人第一眼肯定不會注意到她的配飾。

隻是還是覺著哪裏奇怪,到底是哪裏呢?

顏側妃不再說話了,四寶也沉默下來,這就好比想一件事情的時候,它明明就在眼前,但你就是死活想不起來,著實惱人得緊。

兩人住在不同院子,四寶正要告退,顏側妃忽然叫住了她,在她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幫她輕輕捏住了一隻停在她肩頭的小蟲,又扔在地上用腳踩爛:“大人小心些,夏日蚊蟲多,保不齊有什麽帶了毒性的。”

四寶怔了下才回過神來:“多謝側妃。”

她回去之後還是有點鑽死胡同口,幸好有洪秀這個活寶在,見到陸縝的宅院裏有池子,差點把她拉去遊泳,四寶連連擺手;“你可別出幺蛾子了,宅子裏現在還住著別人呢,要是被人看見了多不好。”

她說完就想到自己的身份被陸縝發現就是因為遊泳,同時在心裏暗暗發誓再也不遊泳了!

顏側妃不知道是不是經過掐死那一隻蟲子覺得兩人產生了友誼,下午名人給她送了碗藩地特有的消暑小吃來,這點警惕之心四寶還有,一口沒碰,全悄沒聲地給倒了。

她同時暗暗腦補不會顏側妃也像李婕妤一樣想潛規則自己神馬的,但是她也不像是身邊缺人的人啊,再說元德帝才把她接回來她腦子抽了幹的第一件事才是搞潛規則。

陸縝一直忙到下午才回來,正是太陽最烈的時候,四寶瞧他白淨的額頭上滿是細汗就覺著心疼,一邊幫他絞著幹淨帕子一邊給他擦臉:“為什麽非要趕著這時候回來?日頭這麽大,你就在東廠多待一會兒唄,等涼快些了再回來,少呆上一時片刻皇上不會怪你的。”

陸縝笑看她一眼:“原我也想著在東廠住上一晚再回來的,可是想到家有四寶,就歸心似箭了。”

四寶猶豫了下,把他領口的扣子解開,被他撩撥的耳朵發熱,半晌才歎道:“真有您的。”

陸縝偏了偏頭,麵露訝然,摸了摸她發燙的耳朵尖:“我說的是顏真卿的字,吳道子的畫,公孫劍仙用過的劍和大周後彈過的燒槽琵琶這四寶,你臉紅什麽?”

四寶:“…”好想掐死他。

她噎了一下才沒好氣地道:“擔心您有病,替您急的唄。”

陸縝拉著她湊近了,笑著在她耳邊道:“說笑而已,那些古玩固然貴重,又哪裏比得上我家四寶一根頭發絲?”

四寶:“…”

她給撩撥的說不出話來,陸縝見狀好心情地道:“還記得上回我送去讓道觀開光的物件嗎?明日道觀落成,你可要跟我去看看開光儀典?”

有熱鬧湊四寶當然不會拒絕,開開心心地道:“成啊,反正我也沒事。”

她說完取來幹淨的家常衣裳來讓陸縝換上,陸縝站在落地鏡前寬衣,四寶看著他的臉,突然怔住了,呆呆地看了好半晌,直到他忍不住問道:“你怎麽了?”

四寶有些緊張地抿了抿唇:“您覺不覺著,那位顏側妃…和您的相貌有些相似?”

隻是輪廓隱隱有些相似,要不然她也不會想了那麽久,但是看多了就能感覺出來。

陸縝猛地轉過頭來看著她,四寶被他嚇得倒退了一步。

第七十三章

陸縝見嚇到她了,緩了緩神色才道:“我跟她沒甚幹係,你不用多想。”

四寶表情緊了緊:“那,那你…”他垂下眼淡淡道:“隻是我對她的行徑瞧不上眼罷了。”

四寶見他不想說,也不好沒眼色地繼續追問,隻得轉移了話題:“你是看不上她再嫁嗎?”按照古代人對女人的要求‘好女不嫁二夫’,作為一個擁有現代人內核的四寶,對這種觀念十分嗤之以鼻,陸縝為這個看不上她就有點…

陸縝搖了搖頭,別有意味地道:“魏朝再嫁的女子並不少,我又不是那起子憤世嫉俗的酸儒。隻是她…”他漫不經心地理了理衣裳;“實不是盞省油的燈。”

四寶一肚子好奇也隻能硬忍著,心裏卻跟貓爪撓似的,撇撇嘴幫他穿好衣裳。

晚上的時候皇上低調地賞賜了好些東西下來,自然都是往顏側妃住的西院那邊去的,最煩人的是明明一件都沒落到陸縝手裏,他還不得不去搭香案領旨謝恩,然後眼看著東西流水似的送進了西院。

四寶不由得感歎道:“皇上對顏側妃是真上心啊,不光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要接她進宮,還生怕她在你這裏住的不好,賞了這麽些東西下來,就衝著這兩點,後宮裏沒有哪位娘娘能比得上了。”

不過顏側妃那樣的相貌風情也確實當得起這份榮華,不光相貌絕色不下於當年的和嬪,還有身上那個嫵媚含情的勁兒,就沒有哪個男人能抗拒的了…她想到這處,莫名有些酸溜溜地看了陸縝一眼。

陸縝輕笑了聲:“偷不如偷不著,皇上當年跟她本就有私情,更何況多年未見,男人對從別的男人手裏掠奪妻子天生就有種癮頭。”

四寶聽完表情更加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撇嘴道:“不知道督主心裏有沒有心心念念想偷又偷不著的人呐?”

陸縝已經撩袍轉身準備走了,聞言頭也未回應了聲:“有啊。”

四寶眼睛瞠大了:“哪位?”

陸縝突然回首,在她眉心親了親;“你啊。”

四寶長睫扇了扇,覺得心裏莫名甜了起來,整顆心都被填滿了一樣,她腳步輕快地跟他回了屋。

第二日為了趕上開光的吉時,兩人一早就坐上了馬車準備參加開光儀典,沒想到才坐上馬車,就見顏側妃被幾個貼身侍婢扶著出來了,真個身姿婀娜步伐嬌嬈,衝著陸縝笑了笑:“都督要去往哪裏?”

其實她身份尷尬,這幾日本不方便出門的,不過皇上也不可能禁她的足,她若是真想出門也沒人會攔她。

陸縝看了她一眼,隨即收回目光:“今日有一座新道觀建成,我準備去觀看開光儀典,側妃也要出門?”

顏側妃提起裙裾邁下台階,耳上精巧的珍珠耳環輕晃,她笑意更深:“巧了,我才來京裏的時候聽說有座道觀將要建成,也把些小物件送去開光,也是今天請三清像。那道觀名叫衝虛觀,不知跟都督要去的是不是一座?”

陸縝幾不可查地蹙了蹙眉,沒有直接回答,隻淡淡道:“側妃最近怕是不大方便出門吧?”

顏側妃臉上僵了僵,隨即掩嘴一笑:“在府裏實在是悶得慌了,我已向皇上遞過話,皇上已經允準了,向來不礙著什麽事。”

說完兩邊就上了馬車,並駕著往衝虛觀的方向開了過去。

陸縝聽她如此說,也就不再多言,他向來喜怒不形於色,但四寶還是敏感地覺察出他心裏不愉,小心問道:“你怎麽了?”

陸縝拉過她白嫩的手掌在自己掌心把玩著,一邊漫不經心地問道:“你真以為她跟咱們一路是巧合?”

陸縝去參加開光儀典又不是什麽秘密,隨隨便便就能打聽到,四寶也不知道這位看起來很精明的顏側妃想幹啥,隻得寬慰道:“那你就暫時先把你這兒當貨物存放點,就當顏側妃是暫時存放在你這裏的,就是棘手了點,但是跟你又沒什麽瓜葛,不過皇上不也給你好處了嗎?到時候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人,最後錢人兩清。”

陸縝:“…”

大概意思他是聽懂了的,他不由得想到上回那個陳家是正室他是二房的比喻,雖然很詭異,但在某種角度上又很微妙地貼切。

他忍不住在她掌心輕掐了一把,又笑又嗔:“胡言亂語,什麽樣的話你也敢往出蹦。”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