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66節

成安哭喪著臉:“你們好歹也在爭寵,有點爭寵的樣子好不好!讓外人看了指不定怎麽想呢!”

四寶正在興頭上,額頭跳的微微冒汗,擺手衝他笑道:“屋裏又沒人,再說這有什麽,皇上後宮裏的妃嬪不也整天姐姐長妹妹短的,每天在一起說說笑笑不亦樂乎,外人看我們肯定是塑料姐妹花。”

成安:“…”雖然最後那句沒聽懂,但是整體意思他卻明白了。想想確實沒啥事,於是自甘墮落地開始幫忙紮了個雞毛毽子。

四寶和洪秀這對塑料姐妹花玩的不亦樂乎,跳完了皮筋又開始踢毽子,踢完剪子又開始猜骨頭,最後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把絲線來翻花繩,玩到最後兩人都精疲力竭,齊齊倒在鋪了羊毛毯子地板上,再也不肯動一步了。

於是陸縝打獵回來就看到一副‘新歡舊愛’橫躺在地板上睡的四仰八叉的奇景。

陸縝:“…”

沈寧踢了一腳才把洪秀踢醒,他抹著睡出來的口水跟陸縝行了禮,就十分自覺主動地去了外邊,把寢室留給兩人。

四寶徹底睡死過去,兩隻手被花繩纏住了都不知道,鞋子還浪掉了一隻,襪子也扯掉大半,露出如玉般的腳踝。

陸縝又好氣又好笑,這小混蛋昨天還跟她強調她不是小孩子,哪個正經大人能幹出這麽沒譜的事兒來?!他想到自己在外費心和元德帝還有幾位皇子周旋,而小混蛋在屋裏玩的不亦樂乎心裏就覺著來氣,捉住她一直小腳扯掉她襪子就開始撓她腳心。

四寶在睡夢裏咯咯笑了幾聲,後來終於覺著難受了,兩隻腳不住地胡亂踢著,陸縝硬是拉住不放手,她最後才迫不得已睜開眼,驚愕道:“督主?!”

陸縝重重捏了捏她珍珠粒一樣的腳趾,哼了聲:“虧你還認得我,方才幹什麽了?”

四寶幹笑著要起身:“不留神浪過頭了。”主要是洪秀太適合當婦女之友了有木有!!她當初跟鶴鳴交朋友的時候都沒有跟洪秀這麽投契。

陸縝表情有些微妙:“浪?”

四寶不自在地幹咳了一聲,眼睛東瞄西瞄,她兩隻手被花繩捆著,一隻腳也被陸縝握在手裏,沒留神身體失去平衡,眼看著就要栽到在地,幸好他反應極快地把她撈起來放到軟榻上。

四寶看著自己的兩隻手直皺眉,睡之前還是好好的花繩,睡的時候忘了解開,現在已經徹底成死結了,她掙了兩下掙不開,隻好向陸縝求助:“能幫我拿把剪子來嗎?”

陸縝正饒有興致地把玩她一雙白皙粉嫩的腳,從腳踝撫到指根,聞言輕笑了聲:“好處呢?”‘玉指回嬌步’,他就算不是‘好美足’的同道中人,這時候也有一種親吻把玩的強烈衝動。

四寶兩手被花繩綁著反抗不能,再加上腳底敏感,被他這麽一碰禁不住連連往回縮,躲閃的時候腳無意中挨蹭,然後就…不大好了。

陸縝本來沒想那些個,但被她這麽一碰,很快就湧上火氣來,在她白嫩的拇指上輕咬一口:“你又故意招我。”

四寶正想叫屈,誰想到你一碰就…咳咳,她見他接下來的動作,紅著臉用看變態的眼神看著他,偏偏又沒手推拒抗議,半晌才沉痛道;“你要那啥…也行,先讓我把腳洗幹淨再…”

陸縝:“…”

不管過程如何,反正四寶洗的香噴噴的玉足到最後也等於白洗,指縫滑膩一片,腳腕子也酸軟的不行,到頭來還得再洗一遍腳,弄得她直叫何苦來哉。

陸縝倒是心情頗好,堪堪饜足之後,眉梢眼角都帶著說不出的風流韻致,顧盼生情,看著說不出的勾人。

四寶撇了撇嘴,把兩隻被捆好的手遞到他麵前:“現在能幫我解開了吧?”

陸縝含笑撫著她的細腰,看她想掙紮又動彈不得的樣子有趣,故作思忖片刻,這才道:“我覺著就這麽綁著也挺好。”

四寶:“…”禽獸!

陸縝把她撩弄的氣喘籲籲,這才終於開了恩放開她,找來把剪子把捆著她手的花繩剪開,若有所思地道:“以後常試試新法子也不錯。”

四寶:“…”總感覺督主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呢。

她一邊幽幽地想一邊甩著發麻的手腕,陸縝見她一雙手被勒的有些發紅,不覺心疼道:“你怎麽不小心著些?玩這個做什麽?”

四寶:“…”別以為裝模作樣我就會不記得誰剛才死活拖著時間不給我解開!

她瞪了他幾眼,正要想個精妙好句把他噎回去,就聽到外麵一片嘈雜,似乎有人在喊‘走水了走水了!’,兩人對視一眼,四寶匆匆穿好衣服往外看,就見獵場那邊冒出衝天的火光來,還有雜亂的馬蹄聲,一點也不像平時訓練有素的戰馬發出的聲音。

陸縝道:“你先在這裏呆著,我去去就來。”他說完想著行宮雜亂,保不齊有人就會趁亂做些什麽傷及四寶,於是轉了聲口:“罷了,你跟我一道過去吧。”

四寶拽住他的袖子點了點頭,東廠的一行人也匆匆趕過來,陸縝邊往行宮外麵走沈寧邊回報情況:“督主,方才不知道是誰驚動了馬匹,讓馬群都發了瘋往馬廄外衝,其中一匹瘋馬無意中撞倒了篝火,這才讓獵場走水的。”

陸縝捏了捏眉心:“先不管馬匹了這一片都是林子,附近還有不少農戶,若是燒起來可不是小事,先發動所有人全力滅火,你想法子把水龍隊調來,附近我記著有幾條河,水應當是不缺的。”

他頓了下又道:“先不要自亂陣腳,也別一窩蜂地衝上去滅火,負責滅火和負責打水的輪換著來,水絕對不能斷了。”

沈寧點了點頭,忙領命下去了。

陸縝出了行宮,就見元德帝麵目陰沉地被一種侍衛簇擁著,三皇子和四皇子大概是為了表現,爭相帶著人去救火了。

幸好燒著的麵積不大,陸縝吩咐的又及時,眾人終於從忙慌慌地狀態中回過神來,半個時辰之後火情就得到了控製,隻是附近還有著零星的火苗,不過底下人也不敢小覷了,緊著把火苗也撲滅了。

有不少人救火的時候受了傷,正被火者抬著送往行宮由太醫診治,四寶正想看看木架上有沒有熟人,沒想到一眼就見謝喬川被人抬著進了行宮,他好像不是被火燒傷的,肌膚上並無半點煙熏火燎的痕跡,隻是一隻胳膊軟軟地垂了下來,雙眸微微閉著,不知道是清醒還是昏了過去。

三皇子本來正在元德帝身邊匯報火情,見到謝喬川便告了個罪,走過去溫言問了幾句,這才折返回來向元德帝解釋道:“父皇,兒臣方才差點被驚馬踩了,幸好方才那內宦忠心為主,一把推開兒臣,我這才得以幸免,不過他的手臂卻被驚馬踩斷了,哎。”

四寶的表情瞬間古怪起來,小謝有這麽高風亮節舍己為人嗎?

元德帝緩了神色點頭道:“倒是個忠心為主的好奴才。”三皇子笑了笑,忽看了眼陸縝:“兒臣也是這麽覺著的,這麽個人若是殘廢了實在可惜,兒臣身邊正好還缺一寺人,所以想調他進自己府裏…”

他看向陸縝:“就是不知廠公肯不肯割愛了。”

四寶有些愕然,陸縝眯了眯眼,淡笑一聲:“有殿下抬愛是他的福氣,隻要他願意,臣沒什麽不肯的。”

這算不上什麽大事,元德帝隻點了點頭就轉了話頭,凝眉肅容道:“可查清楚到底是為什麽突然亂馬起火了嗎?”

亂馬的由頭很快就被查清楚了,原因說來也沒多複雜,四皇子素來好美人,而且不忌男女,他的一個男寵爭風吃醋的時候落了下風,便在馬匹上動了手腳,想借機整一整四皇子的新寵,沒想到事情玩的太大,把一片馬廄的馬都驚動了,這才一發不可收拾的。

三皇子和四皇子都是儲君競爭的熱門人選,四皇子的勝算卻比三皇子略高一籌,主要是他的生母淑貴妃仍然在,而且身份尊崇,在元德帝跟前能說得上話。但經過今晚,兩位皇子在元德帝心中的地位隻怕要有所浮動了。

元德帝聽完原因臉色徹底黑了,這起因也太挫了點,哪怕弄個異族細作心懷不軌想要刺殺都比這個高大上有木有!!!

四皇子忙跪下道:“是兒臣管教底下人無方,驚擾了父皇和諸位大臣,還請父皇責罰。”

三皇子微微一笑,一派兄長提醒的口吻:“四弟平日好玩樂這本也沒什麽,隻是此次遊獵父皇和眾大臣都在,四弟怎麽也不嚴加管束?幸好廠公吩咐及時才沒礙著什麽,倘若有個萬一…就怕難以收場。”

四皇子嘴裏發苦,陸縝不欲參合兩個皇子間的破事,向元德帝告了個罪直接走了。

三皇子將了四皇子一軍,心情愉快,也不再多言,隻留下四皇子留在原地受元德帝訓斥。謝喬川已經被他命人抬到自己現在住的院子,見到他要撐著身子起來,三皇子心情愉悅,很有些禮賢下士地做派:“你好生歇著。”

他頓了下又道:“你的主意不錯,你操持的也好,老四他…”他冷冷一笑。

謝喬川垂下眉眼:“奴才不敢居功,若不是奴才疏忽,殿下也不會差點被驚馬踩傷了。”

他這麽一說,三皇子更覺著此人忠心,含笑道:“這也不能怪你,再說最後本殿下也沒傷著,倒是累了你…”他頓了頓,又道:“我已經從廠公那裏把你要了過來,你隻管安心休養便是。”

如果是謝喬川以前隻是想投效他的人,那麽如今已經徹底成了他的心腹。

謝喬川低應了個是。

好好的一場遊獵鬧出這種事,誰也沒心情再玩樂,元德帝第二日就吩咐眾人啟程回京,快到京中的時候格外把陸縝看了好幾眼。

陸縝坐在馬車裏揉了揉眉心,對外吩咐道:“先回陸宅。”

第七十二章

不知道是不是因著這宅子是元德帝所賜的緣故,陸縝平常也不大來這裏住,如今主動要來可是稀奇了,四寶探頭往外瞧了瞧:“你怎麽突然想起回宅子裏住了?”

陸縝漫不經心地吹著茶葉沫子:“前日答應過皇上的。”

四寶奇道:“皇上還管你住哪兒啊?”

陸縝漫應了聲,四寶見他不欲多說,也就不再問了,她開始琢磨昨晚謝喬川的事兒,按說謝喬川那樣的性子,想要往上走非常正常,但是以他的性格,又不像是那種會諂媚討好主上的,再說他在東廠不是發展的好好的,沒事去為什麽要去抱三皇子的大腿?難道他突然開始發揚精神舍己為人?這也太扯了點…

而且他上回跟李大儒的見麵也很蹊蹺啊。

陸縝見她滿臉若有所思,便趁她毫無防備的時候問了句:“在想什麽呢?”

四寶果然上鉤,想也沒想就道:“謝喬川。”

陸縝:“…”

四寶這才回過神來,見他的臉上已經開始打雷閃電了,忙補救道:“我是在想他為何會救三皇子?”

這個答案也沒讓陸縝的心情好多少:“與你何幹?”

四寶張了張嘴:“就,就沒事想想嗎。”辣麽凶幹嘛…想正事犯法啊!

陸縝伸出手指在她額上重重一點,冷哼:“沒事幹怎麽不見你想我?”

“你不就在我身邊嗎…”她見陸縝眯眼,努力把目光聚焦在他的臉上:“想想想,我這就想。”

她瞧著瞧著又開始走神,突然腦子裏靈光一閃,竟然真給她想出些門道來。陸縝的成名史她也聽成安編成小故事吹噓過好幾回,他也不是一開始就當了東廠提督,而是十多年前開始輔佐還是皇子的元德帝,後來力保元德帝成功即位,作為最大的功臣,他也跟著扶搖直上,成為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權宦,也就是近兩年才開始收斂風頭,稍稍低調了些。

由此其實可以看出,想要獲得富貴榮華最快的途徑是什麽,既不是文官積累資曆慢慢升遷,也不是武將戰場殺敵屢立功勳,而是——站隊。找準一位皇子,站到他的隊裏,可是把一個人捧上皇位可是一場壓上身家性命的豪賭,賭贏了,像陸縝一樣權傾朝野威風煊赫,賭輸了,粉身碎骨千刀萬剮。

所以謝喬川是想走陸縝的老路?四寶心情莫名有點複雜,難免在心裏抱怨了幾句,好好在東廠當差不好嗎,眼看著都要熬出頭了,為什麽要想不開跑去搏命呐!

陸縝見她盯著自己,盯著盯著眼神又開始不著邊際起來,突然又問了句:“你又在想什麽?”

四寶差點二次咬鉤:“謝…額,你。”

陸縝豈會聽不出來她的口誤,正要把這個不知死活屢教不改的小東西按過來好生折騰一番,她連忙舉手轉移話題:“我有事要匯報。”

陸縝原本伸出去準備捉她的手半道一轉,在她下巴上輕輕一刮,輕笑了聲:“說,要是說的是沒用的…”

四寶給他省略的膀子一抖,猶豫片刻才道:“你說他會不會是想…討好三殿下?”

陸縝突然拉她過來,猝不及防地咬住她的唇瓣,兩人狠狠地纏綿了會兒,他才聲音微啞地道:“是又如何?兩個皇子都在東廠安插過人手,哪個不是手腕過人的?再說東廠裏,他也不是頭一個起這種心思的,不算稀奇。”除了他對四寶有著異樣心思之外…謝喬川整個人他都沒有放在眼裏。

四寶見他雲淡風輕,心裏稍稍鬆了鬆,如果小謝混不到太高的地位的話,哪怕有一天三皇子倒了黴,他應該也不至於送命…吧?

她不確定地想著,叫陸縝看見了難免按在腿上好生折騰了一番,快下馬車的時候她捂著屁屁一臉幽怨地看著他。

兩人隨意閑話幾句就到了敕造的提督府,陸縝走進去,先不動聲色地看了幾眼,人手還是他留在府上的人手,隻是多了幾個眼生的,他帶著四寶不動聲色地往後院走。

離得近了,就見亭子外站了一溜婢女,亭子內擺了一張貴妃榻,榻上斜躺著一個美人,軀幹好像是婀娜跌宕的山巒,飽滿的酥胸下一把細腰,媚眼豐唇,雖已過碧玉之年,肌膚仍然飽滿光潤,像是雨中芍藥,媚的極具衝擊力。

美人手裏搖著一把檀香小扇,耳邊的珍珠耳墜熠熠生輝。

雖然這位美人的身材相貌跟時下要求女人端莊賢淑的審美不大相符,但是不管放在哪個時代,她都是男人眼裏的致命尤物。

四寶看著她心裏便歎了聲,看了看她的酥胸,又低頭看了眼自己平板身材——至少是d。

美人妙目略略一移,已經見到陸縝過來,細腰款擺,優雅起身,豐唇含笑,發髻上簪著的孔雀釵上的流蘇輕微晃動:“陸提督。”這把聲音也極好,且一行一止都如同含情,媚的不入俗流。

在四寶打量她的同時,她也在不動聲色地瞧著四寶,乍一看這人被陸縝的光芒所掩,似乎並不大氣焰,再看便覺著這個不太起眼的小太監竟生了一副瓊姿花貌,無論陸縝如何出眾,她站在他身邊都顯得十分相得益彰,叫人禁不住感歎,小小年紀還是個太監就已經這般貌美,要是再長開些又是個姑娘家,不知得是何等的麗色光耀。

幸好她的目光隻略在四寶臉上定了定就移向陸縝,陸縝頷首算是行過禮,笑的客套淡然:“顏側妃。”

四寶隻是見到她的時候愣了愣,這時已經回過神來,聽完這個稱呼更懵逼了?側妃?側妃是什麽鬼?她為什麽會住在陸縝的宅子裏?

顏側妃款款幾步走出亭外,衝著陸縝淺淺一禮:“多年未見都督,如今貿然入府叨擾,我心裏甚是惶恐,希望未曾叨擾到都督清淨,不然真是我的一大罪過了。”

四寶準確抓住了一個關鍵詞,多年未見?

陸縝道:“叨擾談不上,顏側妃隻管安心住著吧,聖上對側妃萬般上心,自會為側妃安排妥當的。”

顏側妃聽得這一句,忽有些奇異的赧然,更顯出了萬種風情,不過隨即便收斂了心神,垂眸道:“都督都知道了?我一介弱女子,命如蒲柳,不過由得人安排,我…”

陸縝打斷道:“側妃自己的難處,不需道與外人知,臣不過是受皇上所托幫側妃遮掩一二罷了。”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奸臣寵妻日常一品貴女公主要下嫁亂君心美人圖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