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64節

  陸縝麵不改色地道:“東廠。”

  元德帝嗆了一下,反應難得和四寶一致了:“東廠有女人嗎?”

  陸縝平靜道:“回皇上的話,自然沒有。”

  元德帝:“…”所以這個也是…為毛陸卿對男人尤其是太監這麽情有獨鍾呢!!

  元德帝念及此處,忍不住拉著韁繩離他遠了些,好像生怕陸縝一個想不開要拉他斷袖分桃一樣。

  倒是旁人暗暗揣測,陸都督竟敢把新歡舊愛放在一輛馬車裏,不怕兩人互相抓破臉嗎?

  謝喬川站在隊伍的最後,手裏的韁繩不由攥緊了,四寶就是被這麽一個視她為玩物的人奪去了?

  這輛齊聚了新歡舊愛的馬車完全不像眾人想象中那麽凶殘,這位女裝大佬名喚洪秀,正拉著四寶討論護膚心得,翹著小指頭在自己臉上點來點去:“…我跟你說啊,市麵上的胭脂大都放了胡粉,用的時候倒是鮮亮,用的久了人能活活老十歲,我的胭脂水粉都是自己買了鮮花蒸製的,不光能化妝,還能養顏,你聞聞香不香?”

  四寶:“額…香。”這要擱在現代絕對是坐擁百萬粉的美妝博主啊…

  洪秀不知道從哪裏掏出許多瓶瓶罐罐來,興衝衝地道:“你皮膚底子好,就是太白了容易顯得氣色差,來來來我給你化個淡妝。”

  四寶:“…謝謝,不用了。”

  不管她怎麽拒絕,洪秀硬是給她上了個眼妝,四寶一看效果不錯,也就半推半就了,洪秀又興致勃勃地給她染指甲:“你這手生的多美啊,不好好修修指甲可惜了,不好生打扮著怎麽能攏住督主?”

  最後他不知道又從哪裏摸出一張新的麵紗來,往四寶臉上一戴,拍手笑道;“猶抱琵琶半遮麵,妙極妙極。”

  四寶徹底服了,跟這位一比她就是個男人啊…

  她蒙著麵,心裏隻有一個念頭,東廠究竟是個怎樣神奇的地方竟然能孕育出各種各樣的奇葩!

  相處的十分和諧的‘新歡舊愛’以及浩浩蕩蕩的一行人行到傍晚才到了準備遊獵的地方,這裏有一處行宮,陸縝又命人提前收拾停當了,直接就能入住,元德帝卻突然起了興致,傍晚拉著眾人打起獵來,陸縝自然要去相陪的。

  洪秀拎著裙擺跳下了馬車,四寶坐馬車坐的腿麻,本來打算緩緩再下去的,但她今年大概是真的犯了太歲,時運不濟到了極點,前幾天下雨,樹葉上的積水突然飛濺進馬兒的眼睛裏,馬兒受驚之後慌不擇路地就往林子裏衝了進去,她就覺得身子一晃,整個人都不受控製地往後傾倒了。

  她是刻意落在最後準備下馬車的,幸好這番動靜沒有驚動太多人,不過沈寧和洪秀站在一邊,沒有及時拉住她,臉色齊齊變了,幸好兩人的身手都不弱,當即騎上馬帶著幾人就追趕了過去。

  四寶一邊大呼倒黴一邊在馬車裏亂滾,這樣下去不行,誰知道瘋馬會帶她跑到哪裏!

  她咬了咬牙掀開車簾,見馬兒已經拉著車進了林子,她生怕再往裏走有什麽凶猛野獸,到時候死的可真叫冤枉,於是牙一咬心一橫就跳下了馬車,人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直到撞到一棵樹上才停下。

  林子裏的泥土鬆軟,她摔下來竟然很稀罕地沒有摔疼,就是撞到樹上那一下差點把她撞的背過氣去,她捂著胸口咳嗽了幾聲,見身上沒有什麽大傷才慢慢地扶著樹站了起來。

  眼看著天色暗淡下來,她也不知道被馬兒拉到了哪裏,不過按照時間長短判斷應該沒進山林太多,她見天已經暗了,不敢再耽擱,勉強辨認了一下原路,準備順著原路返回。

  有時候人在林子裏走路會不受控製地拐彎,當四寶見到謝喬川的時候,就知道自己這個彎兒恐怕是拐大了,不過雖然路沒找對,但是能遇見熟人總是好事,她正要興高采烈地叫人,忽然又想起自己現在的身份,忙閉上了嘴,定了定神卻見到謝喬川身邊站了個蒼老清瘦的身影。

  四寶睜大了眼睛勉強辨認,才認出站在謝喬川對麵那人正是李大儒,雖然不是很能看得清臉,但她依稀覺得李大儒身上似乎很是惱怒,身形微顫,她不覺怔住,小謝和李大儒在林子裏談什麽?忘年戀?

  她自己瞎腦補了一瞬,那邊的兩人就已經開了口,隻是聽不大清楚,她隻能隱約聽到‘入了東廠’‘不知廉恥’‘投效三皇子’之類的話斷斷續續傳過來,然後李大儒深深地歎了口氣,轉身拂袖走了。

  她聽的更加莫名,但聽了幾句已經覺得不好,正準備悄悄推開,不留神卻踩到一根枯枝上,發出一聲清脆的破裂聲。

  謝喬川耳朵一動,速度極快地就向這邊衝了過來,等離近了他就見這人從頭到腳滿是泥塵,衣裳也被樹枝勾的難以辨認,隻有麵上掛著的殘破麵紗能勉強辨出身份。

  陸縝的新歡?他隻略略一想,甚至沒來得及多看,毫不猶豫地伸手掐住她纖細的脖頸,隻要用力就能拗斷她的脖子。

第七十章

  山林裏滿是高大繁茂的樹木,隻有幾縷夕陽斜斜插了進來,映的此刻格外蒼涼淒惶。

  李大儒麵上滿是沉痛惱怒:“…你上回請我幫你引見三皇子,我也幫你引見了,你為何又要投效東廠,跟那些奸佞小人為伍?!如今你雖為宦官,但別忘了謝氏曾經是何等的…”

  謝喬川默了片刻才打斷道:“我不想再提當年的事,老師若是想找我敘舊就不必了,至於入東廠…當時我本想著多條出路也好,現在…我已經後悔了。”他頓了下,又淡笑了聲:“還有三皇子…好吧,師父拉著我去三皇子麵前露了個臉,這也算引見吧。”

  李大儒給他諷刺的麵皮一緊:“三皇子畢竟是天潢貴胄,哪裏是…”

  謝喬川垂眸漫應了聲,修長的手漫不經心地把玩著一根樹枝:“老師的難處我知道,我也沒有打算跟您抱怨什麽。”

  李大儒心頭一堵,忙閉上了一雙有些蒼老渾濁的眼睛,低聲歎道:“是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你們謝家,當初參奏謝家那最後一本折子…是我遞上去的,我已經錯了一回…如今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自甘墮落。”

  他沉默了片刻,才低聲道:“上回引見三皇子,是我沒有盡心力,這回我會幫你在殿下麵前好好說幾句的,你…”

  謝喬川的麵色緩了緩,仍舊打斷道:“多謝老師,隻是不必了,我已經…”

  他話說到一半就不往下說,不過李大儒卻能猜出來,怔忪道:“難道你已經投效了殿下?是什麽讓你下定決心的?”明明前段時間他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有些舉棋不定,畢竟爭位這件事稍不留神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在東廠當差雖也艱難,但總歸不至於會送命,當的好了還有上升餘地。

  謝喬川不答,垂下眼神情陰鬱悵然。

  李大儒張了張嘴,也不知該說什麽,隻好道:“儲位之爭,每一步都是凶險萬分,你既然決定了走這條路,以後就是想回頭也沒機會了,你,你好自為之吧…”

  他說完便深深地歎了聲,轉身拂袖走了,謝喬川本來也打算換條路出林子,就聽見一聲響動,他毫不猶豫地順著響動衝了過來,果然見有人躲在一棵樹後麵,他本來就不是心慈手軟之人,出手就要結果這人性命,反正此事隻有天知地知而已,更何況此人還是陸縝的人。

  四寶在心裏艸了聲,被掐的都快要腦缺氧了,鼻翼快速翕動著,肺卻呼吸不到氧氣,她心裏暗罵這回要是死了那死的可真冤枉,可是求生本能還是讓她不住掙紮起來,奮力用手指去掰謝喬川的手,喉嚨裏發出‘咯咯’的聲音。

  謝喬川方才沒瞧清人就想痛下殺手,這回已經瞧出不對來了,忙鬆開手:“你…”

  四寶跟條死狗一樣軟軟地倒在地上,一邊捂著脖子咳嗽一邊啞著嗓子罵道:“謝,喬,川,我,X,你,大,爺!!!!”

  謝喬川:“…”這聲音這說話方式他確定是四寶無疑了。

  他忙伸手把她扶起來:“你怎麽會在這兒?”

  四寶還是咳嗽個不住:“我…咳咳咳,我在這兒怎麽了,這片林子被你承包了啊,你以為你是塘主啊!別人一進來你就要把掐人脖子?!”

  謝喬川:“…”

  他心裏又是後怕又是懊惱,伸手就要瞧她脖子上的傷勢:“給我看看,你沒事吧。”

  四寶衝他翻了個白眼,退後一步才終於緩過來:“我的馬剛才受驚了,一路拉著我跑到這裏來,我好不容易才跳下馬車跑到這邊來,那麽大動靜你沒聽見?”

  謝喬川緩緩搖頭:“是你走的離原處太遠了,所以你方才進來的時候我沒看見。”

  四寶揉著脖子深吸了口氣,突然轉過頭看了他一眼,狐疑道:“你和李大儒…”她其實隻看見了兩人說話,其實也沒怎麽聽見兩人究竟說了些什麽。

  謝喬川輕描淡寫地道:“我和李大儒是舊識,方才有點不好被旁人聽到的舊要敘,沒想到才說完就看見你鬼鬼祟祟地站在樹後,我以為你是刺客,所以…”

  他盯著她白嫩的脖頸細細瞧了幾眼,見上麵浮現出五道紅印來,更覺著懊喪:“我那裏有藥,回頭給你揉揉。”

  他這麽一說,四寶就沒再多想,她自己也有不想讓人發現的秘密,還是比較能理解謝喬川的,於是她隻捂著脖子抱怨道:“藥我也有,再說你自己沒瞧見罷了,哪裏鬼鬼祟祟了…”想了下又覺著不對,更加狐疑:“你剛才可差點掐死我!”

  謝喬川默了片刻,起身向她伸手:“先起來再說。”他見四寶還是一臉難受,心裏萬分歉然,不過麵上還是那副高冷樣:“你想太多,我沒想掐死你。”

  他說完把脖子一揚,露出頎長漂亮的脖頸:“你若是不服,直接掐回來,我絕對不還手。”說完還把脖子往她這邊遞了遞。

  仔細想想他也更加後怕,若是他方才真的一用力,四寶可就…他心頭微沉,細細一想後果,幾乎連手指尖都在懊悔,恨不能把掐她的手給剁了。

  四寶:“…”所以說洗幹淨脖子等著挨宰這句話還是有道理的。

  她容嬤嬤式獰笑地著伸出手:“我可真掐了啊,你到時候可別喊疼!”

  謝喬川不答,直接把脖頸遞到她手掌裏,倒是把四寶嚇了一跳,她一直知道謝喬川中二,沒想到他這麽中二,忙縮回手:“罷了罷了,就算你甘心被殺我還不想殺人呢。”

  她撇撇嘴道:“再說你都沒把脖子洗幹淨,一點誠意都沒有。”

  謝喬川:“…”

  四寶給掐了個半死,本來也火冒三丈的,見他一臉懊惱也熄了火,最重要的是她先偷聽人家密談的…她扶著一棵樹站起來:“咱們怎麽出去啊?”

  謝喬川拉住她的手:“我帶你出去,你還能走嗎?”

  四寶原來跟他勾肩搭背也沒覺著有啥,但最近就格外別扭起來,下意識地掙脫開,小聲咕噥道;“我能自己走。”

  謝喬川看著空落落的掌心,不知為何但是十分執拗地要拉她的手,四寶給他捏的哎呦了一聲,慌忙甩開他的手:“你搞啥啊!你到底走不走?!”

  謝喬川眉眼沉鬱,緩緩鬆開手,一言不發地在前麵帶路,忽然輕聲道:“對不住。”

  四寶怔了怔,雖然她覺著他今天神神叨叨瘋瘋癲癲的,但是一會兒不說話又覺得悶得慌,主動搭話道:“最近當差當的怎麽樣?”

  謝喬川往後斜了她一眼:“你要給我發俸祿?”四寶給問的一縮頭:“小氣,說說唄,反正又沒事幹。”

  謝喬川皺眉,出奇地有些不耐:“你問這些做什麽?都是些刑訊捉拿之類的事,你覺著你會喜歡聽?”

  其實她挺羨慕謝喬川的,陸縝就從來不跟她說司禮監東廠還有朝堂的事,她被謝喬川問的怔了怔,猛然間發現,她打聽這些隻是想多了解了解陸縝。

  她難得沉默下來,謝喬川卻又突然出了聲:“你和陸縝…他新收的美人,你也不介意嗎?”聲音輕飄飄的,仿佛不著邊際。

  這顯然也是不能跟旁人說的事情之一,四寶頓了下才道:“額…還,還好。”

  謝喬川滯了下,顯然是又不想說話了,兩人沉默著走出了林子,顯然四寶被瘋馬帶跑這事兒已經驚動了旁人,兩人一出林子,就見好幾個東廠的番子準備進來找人。

  陸縝終於見到她出來,卻見她身邊還站著謝喬川,他看了眼元德帝,強忍著騎馬衝過去把人錮在懷裏的衝動,元德帝倒是好心問了句:“陸都督不過去瞧瞧?”

  陸縝抿了抿唇,淡漠道:“不必了,看她能跑能跳應當是沒受什麽傷。”

  元德帝哦了聲,對四寶的一片關注之心已經熄滅了七八成。

  還是成安最懂他心思,上前幾步把四寶拉過來,又拍了拍她身上的土,替他問道:“怎麽弄的這麽髒?身上可有什麽傷?”

  四寶一臉晦氣地擺擺手:“別提了,幸好我跳車跳的及時,不然還不知道現在被拉到哪裏去了呢!”

  成安見人多眼雜的,也不好多問什麽,隻好先看了眼謝喬川,示意他先退下,然後帶著她進了行宮裏陸縝住的地方。

  謝喬川準備回屋的時候,正好和一個仆從裝扮的人擦肩而過,他腳步未停,嘴唇不動,聲音極輕:“回去跟殿下說,我已經布置妥當了,後日就會發動。”

  那人極輕的點了點頭,兩人交錯而過,看起來並不相識。

  陸縝恨不能直接回去,偏元德帝在身旁他不好直接走人,這時候元德帝又很沒有眼力價地道:“陸卿。”說完便遣退了眾人。

  陸縝定了定神:“皇上請講。”

  元德帝笑了笑,忽問了句十分不著邊際的:“朕去年賞賜給你的宅子,你住著覺得如何啊?”

  陸縝在馬上一拱手:“多謝皇上,臣住著覺得很好。”

  元德帝又咳了幾聲,卻遲遲沒有說話,似有什麽難以啟齒的事情,還是陸縝主動問道:“皇上有什麽吩咐隻管說,臣一定盡力而行。”

  元德帝這才道:“朕想接個人到京中,隻是此人的身份不方便進宮,隻能先讓這人暫先住到你宅子裏,到時候再換個身份接進宮裏,朕已經把人送到你的宅子裏去了,你意下如何?”

  這要求不僅古怪,可以說是十分莫名其妙了,而且人都送進去了,再問他有什麽用?況且陸縝可不信自己宅子裏平白進了個大活人,底下人會敢不來通知自己,八成是被元德帝派去的人手控製住了,他是皇上,就算是要玩一處先斬後奏,也自然沒人敢為這點小事強行拗他的意思,再說消息傳到獵場這邊也得一陣。難怪元德帝這次遊獵硬要拉著自己,原來是存著把他調開的心思。

  陸縝眯了眯眼,輕笑了聲:“謝皇上支會臣一聲。”他見元德帝麵上露出幾分不自在,這才低聲道:“既然皇上要求,臣自然照辦,臣明日就命人把宅子收拾停當,然後再讓采買的下人退出來,將宅子讓出…”

  元德帝忙擺了擺手:“朕不是這個意思。”他頓了下,覺著接下來的話更為難以啟齒,半晌才緩緩道:“朕想讓你最近也在宅子住著,好能掩人耳目,直到我把人順當接進宮裏。”

  陸縝心下已經有些了然,悠悠歎了聲看似無關的:“皇上,臣記得兩個月前代王病逝了。”

  元德帝表情更為不自在,幹咳了聲:“什麽都瞞不過你啊。”

  陸縝垂眸含笑,雖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這話在魏朝的執行力度不大,元德帝也沒打算半點好處都不付就讓他白幫忙,於是斟酌了下才道:“陳家的案子還有諸多疑點,但朕念在你…”

  他還沒說完看見陸縝的笑臉,又覺著有點說不下去,隻得說了點真切的好處:“南方織造局和造船廠準備和海那邊的蠻夷之國有生意往來,朕決定派東廠來監管此事,到時候就勞煩陸卿了。”

  國與國之間的生意,其中的利益龐大可想而知,陸縝笑著應了個是,隻要好處足夠,他倒是不介意幫元德帝當一回擋箭牌。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