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60節

沈夙麵色沉鬱地捏了捏眉心:“原本我已經想法脫了罪,若不是沈家那歹人從中作梗,你又何至於淪落至此?”

四寶想到二沈之間的殘酷爭鬥也忍不住有些感慨,不過她現在理智回籠,再怎麽感慨也不會影響她對沈夙的嫌惡,不管理由多麽合理多麽充沛,她也不會原諒一個把她推出去當犧牲品的人,她更沒資格替原身說原諒。

她隻覺得厭煩:“若你想說這話讓我跟你一起同仇敵愾,那你大可不必,你是你我是我,我並不姓沈,你和淮安的沈家的恩怨跟我沒有半點關係。”

沈夙覺著她跟剛才相比,又似變了個人一般,難免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頓了下才道:“你說知道華采安好,那可未必。”

四寶漠然不語,沈夙暗歎一聲好定力,他又道:“你想必知道,陳同知雖然用我,但同樣也疑我很深,他們家打著去陳家家塾念書的名義,將華采看管起來,以此來脅迫我幫他們辦事。”

四寶想也不想就冷冷道:“你當初攀高枝的時候怎麽沒想到會有今日的後果呢?!你自己利欲熏心若能一人擔著倒還罷了,竟坑了華采!”

沈夙竟也不惱,隻苦笑道:“我當初不過要借陳家之力坑一把淮安沈家而已,倘若知道今日之難,當初定然不會如此。”

四寶已經沒興趣往下聽了,直接起身就要走人,以沈夙對振興沈家的偏執,如果沈華采真有什麽大麻煩,他也不可能還這麽穩當。

沈夙突然笑問了句:“你和廠公似乎很是熟悉?”四寶神情一冷,不過卻沒接話,他在她身後來了句:“我想請你幫我引見廠公。”

牽扯到陸縝,四寶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不可能。”

沈夙從容道:“我手上有不少陳家的把柄,如今陳家在朝上屢次跟廠公作對,我想廠公對這些把柄定然很感興趣。你放心,我不會做對廠公不利之事的。”

四寶麵無表情地道:“你太小看督主了,但是他想要搜集什麽證據,難道還需要你來幫把手?”她可不信沈夙會這麽好心。

沈夙淡笑道:“我隻求脫身自保而已。”他忽然又偏頭笑了笑:“我想過你或許能活下來,但是沒想過你竟能得了廠公的賞識,世間之事果然是因緣際會,他…知道你的身份嗎?”

其實這話沒必要問的,看今天東廠把他帶來的架勢,就知道她在督主心中分量不輕。

四寶知道沈夙是個聰明人,甚至能從談話之間的各樣蛛絲馬跡掌握事情的大概,於是這回沒再搭理他,直接走了出去,沈夙看著她的背影,突然又歎了口氣:“我倒是真有些後悔了。”

倘若人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他知道女兒以後能得廠公賞識,他也不會將她徹底犧牲,可是要不是他將四寶送進宮,她又如何能得督主的喜歡?人總是自相矛盾啊。沈夙也不是愛糾結的人,隻淡然一笑。

他目光看向四寶的背影,想從陳家脫身,得再想些法子才是。

原本呆在門口的謝喬川自然早就沒了蹤影。她雖然不想受沈夙轄製,但事關陸縝,她還是把方才沈夙的話原樣告訴了他,見不見的隻能陸縝自己決定,她固然關心沈華采,卻無權讓陸縝為自己做什麽,而且陸縝對她更是恩同再造。

陸縝聽她說完沒什麽表情,隻淡應了聲,拉著她上下打量:“你好些了嗎?”

四寶本來沒覺著有什麽的,被他一拉忽然就有點尷尬,尤其是想到這些天她對陸縝那個黏糊勁,哎呦臥槽,實在是不能想,想想臉上止不住的冒熱氣,比三歲的娃還粘人,基本上吃飯都是手把手喂給她的,就差沒替她嚼碎了。

她越想臉上越紅,深吸了一口氣,用力眨了眨眼,讓他看著自己眼底的清明神色:“已經好了。”她猶豫了片刻,才問道:“華采他…”

陸縝道:“你放心,他畢竟是李大儒的親傳弟子,陳家隻是著人把他看起來以脅迫沈夙賣力罷了,不敢有所慢待的,不然以李大儒在清流中的名聲地位,倘若追問下來,他們陳家人隻怕都要成了過街老鼠。”

四寶鬆了口氣。

陸縝目光仍落在她身上,確定她眉宇間陰影盡去,方才問道:“除了他想投靠我,你們還說了什麽?”

四寶語調略沉悶:“沒什麽,就是問了問他當初為什麽要害我,難道我的命就真不如華采?”

這個問題是沈折芳的執念,她對這個答案倒是無所謂的,哪怕沈夙是為了共建美好和諧大魏朝,要在古代發展社會主義大圓滿呢,都跟她沒有半毛錢關係。不過過程如何,沈折芳的結局都已經定了。

陸縝問道:“你很在意這個?”

四寶不好直說,潤色了一下才道:“原來挺在意的,現在就覺著沒必要了,反正我隻看結果,難道還要我體諒他不成?我在宮裏潦倒那幾年,也沒見他體諒我啊!”她頓了下又冷笑道:“為了自己的複仇私欲犧牲女兒難道就比因為重男輕女高貴了?”

陸縝唔了聲:“倒也像是他能說出來的話。”

他不再提及沈夙,上手摸了摸四寶的臉:“晚上不會再做噩夢了吧?”

四寶本來想擺擺手說不可能的,話到嘴巴不知怎麽又咽了回去,忍著臉紅竭力一本正經地道:“這我也不知道啊,要晚上才能知道吧。”

她說完又歎了口氣:“看來上回去太清觀燒的香沒什麽用,這回還是去個靈驗點的觀裏拜拜吧,最近真是倒黴透了。”

陸縝笑了笑:“左右有我陪你,做噩夢也不怕。”

四寶本來就覺著很心虛了,被他這麽一說更覺著心虛:“額…謝謝您了。”

陸縝見她恢複了往日那個活泛勁兒,便知道她好的差不多了,可見讓她去見一眼沈夙還是有效果的,便笑道:“隻是謝謝?”

四寶踮腳在他唇上親了一下:“多謝。”

陸縝手指虛虛撫過唇畔,笑的越發魅惑:“隻是這樣?”

四寶把兩隻爪子左右看了看,忍痛把右手交出去,一臉嚴肅地叮囑道:“您這回可要快點啊,我等會兒還有事幹呢。”

陸縝:“…”

他本來有些意動,被她這麽一說也沒了興致,又上下看了她幾眼,突然歎了聲:“我現在確信你是真的好了。”他已經開始懷念粘人時候的四寶了。

四寶:“…”

她沒事之後決定把前些日子損失的肉都補回來,吃飯要吃三碗,湯至少兩碗,菜啊甜點啊更是吃了好多。馮青鬆聽說她病了特地趕來探望,見到她凶惡的吃法直咋舌:“你這是八輩子沒吃過飯呐!”

四寶放下一大塊油光水滑的虎皮肘子起身讓座,給他取了碗筷來嘿嘿笑道:“您要不要一起用點?”

馮青鬆看著她吃飯就十分感歎:“你這個吃法也不怕撐壞了腸胃,小心把司禮監吃窮了督主把你再趕回來。”

四寶吃完第三碗米飯終於放下筷子:“司禮監能吃的人多的是,要趕人也不能光趕我啊。”

她頓了下又道:“我請您幫鶴鳴在宮外找的鋪子您找好了嗎?”

馮青鬆拿著架子一點頭:“我辦事你還有什麽不放心的?”他說完擺了擺手:“不對不對,我不是來跟你說這個的,現在好些地方都在傳你和督主…”他兩個大拇指纏在一起:“是真的假的?”

成安在一邊聽的連連翻白眼,你家幹兒子就是吃了整個東廠的糧督主也不見得會把他咋地好不好?陸縝和四寶的關係他不敢透露,所以馮青鬆也不知道自己幹兒子的菊發(?)被督主采摘了的事,導致成安看見他就有點心虛,聽他問完更是別開了頭。

四寶給他問的有點囧,陸縝這時候走進來,取出柔潔的絹子幫她擦了擦嘴,語意嗔怪,語調卻很溫柔:“你是小孩嗎?吃完飯也不擦嘴?”

四寶訕笑:“正要擦,正要擦。”

馮青鬆目瞪口呆地瞧著這一幕,突然壓低了聲音,每個字都像是牙縫裏蹦出來的:“老成,咱們來好好聊聊吧!”他原本以為是謠傳的好不好!

成安:“…”

四寶眼看著兩人推推搡搡的出去了,不過陸縝心情正好,也沒過多計較兩人失儀的事,吃完晚飯兩人又忙活了會兒,她才打好洗腳水正準備往屋裏走,撩起簾子的一刹那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她當初是有病才跟陸縝睡在一起的,現在病好了,兩人是不是也要分開睡了?

四寶猛然想到這個問題,更加猛然發現自己不是很情願和陸縝分開,然後被自己活生生地嚇到了,難道她病還沒好?

錦緞簾子隻掛了一半,陸縝就看見她兩隻腳在門口挪來挪去,出聲道:“你還不進來?”

四寶厚著臉皮走進來,幹笑:“我這不是怕打擾到您嗎?”

他這才見四寶端著一盆水走進來,戲謔笑道:“你前些日子不管白天黑夜都往我懷裏鑽的時候,怎麽不見你想到打擾我?”

四寶道:“那時候腦子不清楚。”

陸縝屈指在她腦袋上敲了一記,似笑非笑:“你要是想回去睡,我也不會攔著你,隻是這回再做噩夢可別哭著鬧著要找我了。”

四寶想到那幾天哭著要親親抱抱舉高高的場景,汗毛頓時都立了起來,誰知道原身的影響是不是還在?她磕磕絆絆地想出了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我…額,您上回那個故事還沒講完呢,我還想聽。”

陸縝斜睨她一眼,四寶十分識趣地滾進了床裏,他記性很好,想了想又就著上回的開始講起來:“鵬之背,不知其幾千裏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四寶完全不懂他為啥對逍遙遊這麽執著,聽著聽著就開始眼皮發澀,忍不住出聲道:“您能不能換一個?”

陸縝沉默片刻才道:“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衛之臣不懈於內,忠誌之士忘身於外者…”

四寶:“…”督主你上輩子別是負責編中小學生課本的吧!!

她對陸縝講故事的能力徹底不抱期待了,於是大手一揮:“我來給你講一個。”她現編了一個點家退親流的故事:“…鯤鵬轉世之後投胎到一個天賦異稟的少年身上,少年原本出身大家,但因為少年從小文不成武不就,所以被未婚妻上門退了親…”

作為一個邏輯控,陸縝挑眉道:“哪個大家當婚姻大事是兒戲?關係的可是兩家利益,說定就定說退就退,再說就算要退親,也不該是這女子上門退,由家中長輩出麵才是。”

四寶:“…架空曆史謝絕考據謝謝合作!”= =

陸縝便輕笑一聲住了嘴,等四寶講到少年十分屈辱憤怒的時候,眼皮子已經開始上下打架了,撐不住在他懷裏沉沉地睡了過去。

他伸手撫著她柔膩白潔的脖頸,這些日子因她病著,他就是偶有情動也強忍了下來,但眼看著四寶活泛起來,他忍不住彎腰在那白嫩的脖頸親了下。

沒想到這一下就如同開閘泄洪一般,再也按捺不住,他從她眉心一路輾轉到腰背,就連飽滿圓潤的小腿肚都沒放過,細細品嚐砸弄了一番,等欲望稍稍紓解,發現四寶還是睡的死沉,伸手在她鼻梁上刮了刮:“真是個傻的,被人占了便宜都不知道。”

四寶雖然睡著的時候沒發現不對,但醒來之後被親吻過的地方難免刺癢,她一邊撓脖子一邊道:“我這是…又長痱子了?”

陸縝:“…”

四寶撩起褲腿就見小腿肚上幾個紅印,疑惑道:“還是被母蚊子咬了?”

陸縝:“…或許是公的?”

四寶鄙夷他沒常識:“公蚊子不吸血好不好…啊!”她終於看出那些痕跡是什麽了,不禁用看變態的眼神看著陸縝,故意道:“您有夢遊症啊?”

陸縝:“…”

第六十七章

被擠兌成有夢遊症的公蚊子的陸縝當然不會這麽輕易饒了她,拉著她在她耳垂處輕咬了口,哼笑一聲:“你膽子越發大了。”

四寶吃痛地一縮,幹笑:“嗬嗬,都是跟您學的,還好啦還好啦。”

陸縝斜了她一眼,自顧自地穿好衣裳,他今天起的格外早,四寶都還沒睡夠,穿衣裳的時候磨磨蹭蹭的,他把襯褲從她手裏抽出來,故意調笑著問道:“還想著粘我呢?可要我幫你穿?”

四寶還沒說話,他已經作勢要托她的臀:“身子抬高,我給你套上。”

四寶:“…”總覺得像某個奇怪的體位。

四寶徹底清醒過來,跑到隔壁更衣間換衣裳,陸縝在外間笑意不減:“這時候知道害羞了?前幾日我沐浴更衣你都恨不得粘著我,吃飯喝茶都讓我手把手地喂,就差沒有讓我抱著你出恭了,早幹什麽人去了?”

四寶在裏間聽的簡直要暈過去,而且最慘的是她一個字都反駁不了,過了許久才惡聲惡氣地道:“您再說,別怪我犯上了!”

陸縝輕笑一聲:“就怕你不犯。”四寶:“…”

四寶一邊套衣裳一邊無奈道:“我喝完砒霜茶自盡算了。”這個朝代實在是留下她太多黑曆史了,偏陸縝還時不時拎出來說兩句,感覺簡直沒法混了!

陸縝在外笑了笑:“那還是罷了吧,我可舍不得。”四寶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陸縝見她一顆紐子扣歪了,導致底下好幾個都對錯了順序,好好的衣裳穿的別別扭扭,幹脆走過來幫他解開了重新扣好,手勢熟稔:“你可真是沒有半點小心的。”

四寶心裏莫名地生出一股異樣感覺來,不過嘴上還是道:“還不是您再外間一直說話,影響穿衣裳。”她想了想又撇了撇嘴補了一句:“看您這般駕輕就熟的,原來沒少伺候娘娘沐浴更衣吧?”

陸縝無奈道:“惡人先告狀。”他又斜睨了她一眼:“你倒是挺能編排人,我入宮一開始就調到當今聖上身邊當初,後來逐漸升至掌印,一路輔佐他過來的。”

四寶哦了聲,又壞笑道:“看來皇上光著身子的樣子您肯定見過了。”

陸縝無奈地笑了笑,看樣子也不是很在意,手下仍認真幫她扣著扣子:“皇上的玩笑你也敢開?”

四寶怔怔地看他唇邊的淺笑,好像這輩子穿過來還沒人對她這麽好過,馮青鬆對她雖然也好,但是他實行的是散養策略,四寶有手有腳能吃能喝的也不需要他操心,陸縝就不一樣了,對她好的程度堪比前世父母,這也導致她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自理能力逐漸下降。= =

她怔了片刻才感慨道:“您要是我爹娘就好了。”她想了想又道:“娘就算了,你也不會縫縫補補的。”

陸縝:“…”

他對她時不時的胡言亂語已經很習慣了,但偶爾還是會被弄的哭笑不得,扣好扣子之後在她耳垂上輕咬了口;“我可以當你以後孩子的爹。”

四寶臉皮厚度有所增強,隻噎了一下就道:“…喜當爹?”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