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7節

  馮青鬆滿臉不信:“你們要是沒什麽關係,犯了這種事兒他讓你換件衣裳就算完了。”

  他說完看著四寶這張俊俏過分的臉,又想到督主那張驚為天人的臉,頓時覺著自己的猜測還是有道理的。

  四寶也覺著挺神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大概是…臉型好吧。”

  馮青鬆完全腦補到別處去了,點頭附和:“的確是。”

  第二天又是忙碌的一天,既然沒死就得繼續堅守崗位,四寶送份例的東西是按著位份從上往下送的,今兒輪到賢妃的康樂宮,賢妃是個寬厚人,對下體恤,打賞也大方,所以四寶一大早就去請好了。

  沒想到來的太早,賢妃還在太後那裏說話,她隻能在一邊幹等著,忽然肩頭被人從後麵拍了一下:“好些日子沒見你了,你怎麽這麽早就過來了?”

  四寶扭頭一看,見是個熟人,賢妃宮裏負責管陳設器皿的正八品宮女鶴鳴,她剛進宮的時候年輕氣盛,意氣之下幫著還是小宮女的鶴鳴報了不平,兩人就這麽熟悉起來了。

  她不知怎麽的眼神有些躲閃,不大敢看鶴鳴的臉:“反正沒事兒,早幹完早完事兒啊。”

  她頓了下,故意堆出滿臉猥瑣:“賢妃娘娘一向寬厚,我就想趕早點在她麵前賣個好,也能多得些賞錢,好過個肥年!”

  鶴鳴生的俏麗,一雙明眸大方直視著她,嗔笑道:“你知道我不是問這個,這些天怎麽也不見你來看看我?你貴人事忙,難不成把我給忘了?”

  四寶敷衍:“最近不是臨近年關了,我忙啊。”

  鶴鳴似也不在意她的敷衍,抿嘴一笑:“我幫你新納了個鞋墊,回頭你試試看合腳不合腳。”

  四寶麵色一苦,正想著怎麽拒絕,就見賢妃的倚仗先進來了,她忙不迭地道:“回頭再說,我得先給賢妃娘娘把東西送到了。”

  她連忙加快腳步迎過去,同時在心裏暗暗捏了把汗,最難消受美人恩啊!

第十章

  賢妃如今已經二十七八,但因著保養得宜,看起來仍如雙十年華,她穿著素雅,一眼望去人淡如菊,怎麽看怎麽有一股溫柔似水的味道。

  皇上頗喜愛她性子溫柔恬淡,所以她的寵愛雖比不上和嬪柳婕妤這些年輕貌美的妃嬪,但這些年聖寵也一直沒斷過。

  她在玫瑰曲背交椅上款款落座,看著四寶和氣笑笑:“今兒在太後那邊多說了幾句,難為你這麽早來等著了。”

  說來賢妃和四寶還算有些緣法,她當初才入宮的時候有個小太監一直伺候左右,對她忠心耿耿,主仆情分深厚,可惜後來遭了毒手,她頗為傷懷,後來見了四寶,總覺著她眉眼和當初那小太監有幾分相似,自此待她也和別個不同,總賞些布匹點心下去。

  四寶嗬了嗬腰,笑道:“想著要來給娘娘送東西,激動的一宿沒睡,生怕有個什麽疏漏的,所以早上自然來的早些。”

  賢妃笑起來:“你這嘴越發討人喜歡了。”

  四寶道:“哪裏哪裏,都是娘娘您提點的好。”她頓了下又道:“這個月的您宮裏要用的銀絲炭竹炭,還有新打的銅鏡妝奩,我都給您帶過來了,請您過眼。”

  她說完又低了低聲音,補一句:“各樣炭我都是親自瞧過的,不會拿那些渣滓來糊弄您,銅鏡是純銅,妝奩也是京裏最新的款式,不是那次等的東西。”

  賢妃待她不差,這些力所能及的事兒她都盡量置辦周全了。

  賢妃嘴角含笑:“你辦事兒素來是妥帖,我不用看都知道是上等東西,也沒什麽不放心的。”

  她笑歎一句:“我宮裏倒是缺你這麽一個貼心人,不過你在內官監辦事得力,這也挺好的。”

  鶴鳴就站在她身後,聽她誇讚四寶,比自己得了獎賞還高興,忙低了頭抿了抿唇角,不讓笑意太過明顯。

  四寶忙道:“您說的哪裏話,您宮裏個頂個的都是伶俐人,我這個笨的就隻配在內官監廝混了。”

  賢妃又是一笑,轉頭吩咐:“去把我前兒才打的錁子拿過來。”

  四寶等的就是這一句啊,賢妃打賞十分大方,一給就給了四五個梅花樣式的金錁子,她笑的嘴巴都快咧到後腦勺了,直道娘娘仁厚。

  賢妃被她哄的笑個不停,笑了會兒才問道:“和嬪前日與你為難了?”

  她也膝下無子,本來也是想收養才死了娘的十三皇子的,沒想到被和嬪半道兒截胡,兩人就此結了梁子,賢妃位份比她高,她宮裏的人和嬪不好動,四寶又素來和康樂宮交好的,所以她上回挨打,多多少少也是她想下賢妃臉子。

  這話不大好接,四寶想了想道:“奴才不懂事,和嬪娘娘教導了幾句。”

  賢妃搖頭道:“怎麽說你也是十二監的人,她也不能隨隨便便就罰了。”她頓了下道:“我回頭跟貴妃娘娘提一句吧。”

  不管她是出於什麽目的,肯為四寶出頭已屬難得,她忙躬身稱不敢,賢妃不再言語了,扭頭看了鶴鳴一眼:“你最近要忙的事兒不少,我就不留你了,讓鶴鳴送送你吧。”

  四寶臉上一僵,低低應了個是。

  鶴鳴是個實心眼的,這一送差點把她送到內官監去,四寶在一棵垂柳下頓住,擺手道:“成了成了,你這都快給我送回家了,你趕緊回去當差吧。”

  鶴鳴發上帶著的兩朵素銀珠花在日光下熠熠生輝,她紅唇一翹,有些俏皮:“你這是在擔心我?”

  四寶簡直要瘋,支吾幾句不敢接這話茬,鶴鳴一樂:“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有東西要送給你。”

  她從懷裏取出一雙鞋墊,鞋墊上繡了精致的並蒂蓮:“前些天就繡好的,一直想給你,盼啊盼啊的,你總是不過來。”

  她繡活一向好,賢妃的一些精致活計都是她一手操辦的,再加上格外用心,一雙鞋墊簡直有藝術品的架勢。

  四寶招架不住:“你自己留著用吧,我不缺鞋墊。”

  鶴鳴哼了聲:“不缺也給我拿著。”

  她又靈俏地一低頭:“你送我的素銀珠花,我最近日日都戴著,你看好看不好看?”

  四寶扶額:“這哪是我送的,你自己掏錢買的,我就是從宮外給你捎回來而已!”

  她衝她一笑,模樣可愛:“我不管,我就把它當成你送的了。”

  垂柳依依,兩人又都一個俏麗一個更是俊美,遠看近看都是一幅畫,陸縝帶著人從遠處看過來,也覺著頗是賞心悅目,等離近了他才瞧清了是四寶那小子,不由得在心裏嘖了聲。

  他本來是陪皇上遊園的,沒想到皇上身子不適出來不得,他又起了興致,自己帶人閑庭信步,沒想到又撞上她了。

  他眯了眯眼細瞧,她對麵站著的宮女七分活潑三分羞澀,四寶倒是格外別扭,扭扭捏捏活像個姑娘,他輕哼一聲,這小東西當差當的不怎麽,勾搭宮女倒是挺有本事的,竟能引得人家倒貼!

  他在這邊自然而然地停了腳步,身後的人也隻得跟著停下,不過四寶和鶴鳴沒說多久就散了,她被迫收了雙鞋墊,正準備轉身往內官監走,一扭頭就看見了這煊赫的排場,為首那人豐姿如玉,如畫眉眼,不是督主又是誰?

  她怔了下才見禮:“給督主請安。”

  陸縝別有意味地看了她一眼:“你倒是越發出息了。”

  四寶一聽這話音就知道方才被他瞧見了,幹笑道:“您說的哪裏話。”

  他信步往前走,隨意道:“看來馮青鬆馬上又要多一個幹兒媳了。”

  四寶正色道:“您這話就叫人慚愧了,人家哪裏能瞧得上我呢,這話傳出去就怕壞了人家清白…”她說完又小心翼翼補充了一句:“您說呢?”

  陸縝心裏起了些不悅,不知是因為她這話,還是因為一個一直對自己千依百順的人竟為了個不相幹的反駁自己。

  他淡淡瞥了她一眼:“你膽子倒是不小。”

  這話差點把四寶又嚇跪,他卻嗤了聲:“人往高處走,男兒立世,有什麽配得上配不上的,若遇見喜歡的,自該努力爭取。”

  男人頂天立地當然沒錯,但她是個太監啊!說這話督主都不覺著蛋疼嗎!

  她一臉苦相:“您教訓的是。”

  論品階她和鶴鳴差不多,但宮女但凡有前程的,都不會在太監堆兒裏尋摸另一半,鶴鳴對她應該是真喜歡,但她是真不喜歡女的啊!更不想禍害人家好姑娘。

  陸縝頓了下,見她一臉扭曲,心裏終於舒坦了點:“方才那宮女是哪個宮裏的?”

  督主不會真想幹做媒拉線的差事吧,別人牽紅線那隻是紅線,他要一牽那就是鋼絲啊!想拒絕都拒絕不了!

  四寶嚇得心肝亂顫,呐呐道:“就…您問這個幹什麽?”

  陸縝乜著她,那份居高臨下的氣勢自然顯露出來,顯然被她反問的很是不愉。

  四寶一慫,咬了咬牙道:“督主,我有個秘密要告訴您。”

  陸縝斜睨著她,十分罕見地配合著傾了身:“什麽?”

  四寶目光炯炯地道:“其實…我不喜歡女人!”所以就不勞煩您老人家保媒了。

  陸縝:“…”

第十一章

  四寶成功‘出櫃’之後就小心翼翼地看著他。

  本朝龍陽之風雖不比前朝盛行,但私下裏的契兄弟卻也沒少多少,太監更是一個比較容易滋生斷袖的群體,所以陸縝一驚之下,低頭看她漂亮的雌雄莫辯的小臉,頓時釋然了,甚至還生出一種理當如此的微妙感覺來。

  陸縝作為一個直的,對龍陽之好不怎麽感冒,甚至可以說有些不喜,不過看著四寶卻生不出什麽厭惡的感覺來,垂眸道:“你…”

  四寶顫聲道:“我…”

  一個字被她說的九曲十八彎,生怕督主一個不爽把她拖下去砍了。

  沒想到陸縝神色很是輕鬆,拂開垂落在眉間的柳葉,邊走邊跟她道:“你是什麽時候發現自己不喜歡女人的?”

  上輩子…四寶被問的噎了下,想了想幹脆下狠心給自己抹黑:“奴才天生就不喜歡女人,而且還是個天殘,小時候別的男孩子看偷看別家姑娘,奴才一點興致都沒有,那時候就知道自己對女人沒能耐了。”

  她說完小心覷了眼陸縝神色,見他麵上沒什麽異色,倒是眼底有幾分不易察覺的憐憫,恩…憐憫???

  他聲調也不由自主地放柔:“既然對女子無意,那你喜歡什麽樣的男人?”他說完覺著自己問的莫名其妙,追加一句:“我倒是記著宮裏有幾個侍衛也喜好男風…”

  四寶簡直要囧死,這哪兒跟哪兒啊!督主改行當月老了啊!她忙紅著臉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不勞您費心,我這樣挺好的。”

  陸縝聽她拒絕,神色越發和藹,滿意地欣賞她滿臉通紅的模樣。同時在心裏暗暗揣測,宮裏的侍衛雖然身手不差,男子氣概也足,不過這瞧這小東西細皮嫩肉的模樣也未必消受得了那些五大三粗的糙漢。

  太醫倒是不粗獷,可惜在宮裏把精氣神都磋磨沒了,一個個腸子裏迂回婉轉的,未免缺乏陽剛氣。

  他想了半天,等回過神兒伸手按了按額角,他都在想些什麽亂七八糟的。

  四寶做了最後的陳詞總結:“鶴鳴是個好姑娘,但我對她實在喜歡不起來,也不想耽誤了人家,當然不能跟她做對食了。”

  陸縝斜睨她一眼,語調微有愉悅:“還算你明白。”他發現這小東西身上還是有閃光點的,總比那些吃鍋望盆的爛人強上許多。

  他頓了下,唇角一勾:“本想給你保媒的,現在瞧來也做不成了。不想找便不找吧,不過方才我問你的問題你還沒回答我,你喜歡什麽樣兒的人,不妨說來聽聽。”

  他豐潤漂亮的唇角自然彎成一個仰月般的弧度,顧盼風流,四寶瞧得怔了下,下意識地道:“像您一樣…好看的。”

  她說完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慌慌張張補救道:“我是說跟您一樣誠實勇敢勤勞和諧民主富強平等…”好像哪裏不對?

  陸縝:“…”

  他嘴角不覺一沉,淡淡道:“不知規矩。”他似乎想說什麽,不過看她一張小臉嚇得慘白,終究也沒說出口,抬了抬手:“你回去吧。”

  四寶在心裏給自己捏了把汗,一轉身匆忙走了。

  陸縝見她走遠,原本沉下的嘴角不知不覺揚了起來,原來這小東西也是個看臉的。

  ……

  “什麽?!督主要給你保媒,你給拒絕了?!”

  馮青鬆本來靠在炕上唱歌自嗨,聽四寶說完差點沒從炕上摔下來。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有味 寵妻日常(襲夫人成長實錄) 大香師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