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57節

  四寶心裏大大地鬆了口氣,陸縝一派淡然,寬慰道:“皇上仁德,鶴鳴如今隻是一介民女,皇上這是順遂民意罷了。”

  還是陸縝知道元德帝想聽什麽,他臉色不覺緩了緩,隻是難免又問了句,表情有些難以啟齒:“她和趙家少爺…”

  陸縝這回沒再接話了,隻淡淡一笑,不過幸好元德帝自己想轉過來,既然已經決定放人,倒不如把事情做的漂亮點,痛快放人之後管她以後嫁給誰,一邊放行一邊又時不時過問,實在是心口不一,無端惹人恥笑。

  當然元德帝能想明白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對鶴鳴沒有那麽多深情,最多隻是有點新鮮的喜歡而已,略矯情個幾日也就過去了。人的位置越高就越要臉麵,鶴鳴又執意不想進宮,他也做不出拉下臉來強逼人進宮的事兒,哪怕強逼進去了,以後伺候他的時候陽奉陰違,兩邊都不痛快,倒不如痛快點允了她,還能落下個成人之美的名聲。

  以上種種,元德帝這才同意放鶴鳴出宮。

  趙府裏頭,元德帝剛一走,趙清瀾終於想法兒衝了出來,來到鶴鳴院子裏問道:“鶴鳴,你沒事吧?”

  鶴鳴今天已經是筋疲力竭,聞言隻麵露疲憊地笑了笑:“多謝少爺記掛,皇上是明君,已經允了我革除宮籍留在宮外了。”

  趙清瀾喜不自勝:“真的嗎?”

  鶴鳴點了點頭,趙清瀾驚喜之下忍不住想握她的手,她略帶尷尬地抽了回來,低聲道:“曾經承蒙少爺搭救,我不勝感激,我這裏還有些散碎銀子,打算在外麵租個小鋪麵,前麵做生意後麵住人,欠少爺的銀錢我會慢慢還,我知道我能耐有限,但少爺若是有什麽麻煩了,以後也可以來找我。”

  趙清瀾像是遭到了當頭一棒,半晌都沒有回過神來,怔了好久才道:“你,你為什麽突然要走,是在家裏住的不好,還是下人伺候的不周全?還是有什麽不妥貼的?”

  鶴鳴耐心道:“都不是,少爺,我現在雖然是自由身,但保不齊皇上哪天追究下來,我還能一個人擔著,若是再住在你們家,隻怕要牽連到你們頭上,少爺功名要緊,不值當為我這樣費心的。”她也想有自己的生活和活計,並不想靠寄人籬下為生。

  趙清瀾神情發苦:“你知道我…”

  鶴鳴想想方才的四寶,情形和現在何等相似?隻不過角色調換罷了,她見趙清瀾沒明說,也隻低聲勸道:“少爺,你的家族和前程要緊,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我再不能耽擱你了。”

  趙清瀾抿著唇,沉鬱地歎了聲。

  ……

  四寶被元德帝那個老牛吃嫩草的矯情勁險些給惡心出個好歹來,麵上雖不敢表露,但心裏不住地撇嘴,被這麽一惡心倒忘記了身上那難以忍受的癢癢,等元德帝一走那個癢就成倍地泛了起來,難受的她抓耳撓腮。

  陸縝見她脖頸都被撓出指甲印來了,忙按住她的手,擰眉道:“你怎麽了?”

  四寶還是忍不住縮脖子動肩膀的:“不知道啊,早上一起來身上的癢癢的要命。”

  陸縝伸手要拉她衣裳細看,四寶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擺出防禦姿勢:“您要幹什麽?”

  陸縝抿唇斜了她一眼,顯得很是不悅,四寶想想覺得自己也沒啥節操了,任由他把衣裳拉開,就見胳膊肘到腋下,後背到腰臀,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紅色疹子,她自己都給嚇住了:“我,我這是怎麽了?”

  作為一個腦補達人,她開始可勁兒腦補起來,顫聲道:“我這是被人下毒了?得絕症了?被毒蟲咬了?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陸縝突然歎了聲,四寶給他歎的更加七上八下,含淚道:“您有什麽話就直說吧,我能受得住。”

  陸縝道:“你這應該是…”他幽幽道:“長痱子了。”

  四寶:“…”神他媽痱子啊!搞得她又是想臨別贈言又是雙目含淚跟戲精似的!

  她聽說是痱子眼淚一下子就收了回去,忍不住地伸手想撓癢癢,邊撓癢還邊嘀咕道:“怎麽能長痱子了呢,我也沒幹什麽啊。”

  陸縝按住她的手不讓她亂動,半笑不笑地問道:“誰昨天晚上把被子裹得那麽嚴實?”他伸手在她臉上捏了一下:“你昨晚躲誰呢?恩?”

  盛夏夜裏裹一晚上被子長痱子也正常,四寶終於放下心來,強行辯解道:“我這是…昨晚上做了噩夢,嚇得順手就扯了個被子裹上了。”

  陸縝乜了她一眼,雖然長痱子不是大事,但他還是讓四寶在紗帳裏趴著,請來東廠的大夫診治,大夫見是小毛病,拿出一罐自己特調的痱子粉就轉身走人了。

  她的痱子大都長在後背,用粉撲撲的時候格外不方便,都看不清哪兒是哪兒,她抬眼看向陸縝,用眼神尋求幫助。

  他往常沒事兒也要強攬住她狎昵一番的,不料現在卻一本正經起來,拿起一本書氣定神閑地翻著,好似沒看見她的眼神。

  四寶默默地瞅了他一眼,費勁地自己彎著胳膊努力了會兒,最後還是逼不得已放棄了,低聲道:“督主您…能不能幫我個小忙?”

  陸縝從容放下手裏的書:“怎麽?”

  四寶看了眼那罐痱子粉:“您能幫我抹一下痱子粉嗎?”

  陸縝一手撐著下巴,悠然淺笑:“我可不敢再碰你了,要是又嚇得你裹著被子再生一身痱子該如何是好?”

  四寶雖然一直知道他性子陰晴不定的,不過還是給噎了下:“您瞧您說的,沒,沒有的事兒,我真是做了噩夢。”

  陸縝見她一臉訕然,也不再逗她,接過粉撲就要往她身上抹,手伸到一般卻又停住了,眯眼想到兩人親近溫存的時候都是他一味主動,這小東西要麽就是躲躲閃閃,要麽就是一臉逆來順受,這麽一想臉色便又淡了下來。

  四寶見痱子粉遲遲沒有抹到自己身上,忍不住扭頭看了他一眼,以眼神詢問你又怎麽了?

  陸縝長睫低垂:“親我一下。”

  四寶:“…”真是沒有征兆沒有提示沒有預告啊!

  她也不知道陸縝又抽的哪門子瘋,一臉蛋疼地看了他好幾眼,這才穿好衣裳從床上坐起來,對比了一下身高:“你彎下腰?”

  陸縝配合地傾身,她伸手攬住他的脖子,主動把雙唇送了上去,開始覺著有點別扭,不過後來覺著陸縝雙唇潤澤,唇齒間一股淡香,親起來竟然很舒服,於是又開始後悔自己怎麽沒多親幾回,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呐!她遲疑了一下,學著他平時的樣子,把雙唇探入他唇間,青澀禮貌地探尋著。

  這不是兩人第一次親吻,但對陸縝來說,絕對是感覺最特別的一回,大抵是因為她主動的緣故,讓他整顆心的歡喜起來,像是一朵不著邊際的雲,久久不能落回地麵上。

  兩人親了好一會兒,還是四寶肺活量不夠才主動分開,她昏頭昏腦地差點忘了痱子粉的事,一斜眼才瞄見粉罐,征詢道:“現在能抹痱子粉了吧?”

  陸縝一言不發地取了粉撲給她往身上細細撲著,藥粉一上身她就覺著渾身清涼,連帶著身上也沒那麽癢了。四寶嘴巴閑不住,得了便宜還賣乖:“要是您以後身上也長痱子了,我肯定也認認真真地給您抹藥。”

  陸縝聞言伸出修長的手指在她腰窩出輕輕戳了幾下,雖然長了疹子手感不如往日,但是瞧她一縮一縮的反應格外有趣,他一邊逗她一邊淡然道:“你這輩子都沒這個機會了。”

  四寶一拍腦門故意道:“哦對了,您有安叔在,他可以給您抹。”

  陸縝想到那場景臉色就不大好看了,在她臀尖輕捏了一下:“還敢胡言亂語?上回還沒受夠罰?”

  四寶被捏的哎呦了一聲,拱著屁股想要躲開,不料正送到他手掌裏,他輕輕歎了聲:“這麽性急?”

  四寶這下死活不動了,臉上一紅再不做聲,一罐藥粉終於抹完,陸縝慢悠悠往她心口又插了一刀:“以後別幹這種蠢事了。”

  四寶:“…是。”

  不知道是不是因著被鶴鳴拒絕的緣故,最近元德帝心氣不大順,也格外能找事,十二監上下都忙活起來,就連四寶這種大閑人都忙的腳不沾地,轉眼人就瘦了一圈,小臉上好不容易養出來的肉迅速消減下去,也讓陸縝的催肥大計暫時擱淺。

  他見她整日都悶不做聲地隻顧著忙活,人也難得沉默,他心裏自是不喜,叫住她直接道:“明天你不用做活了,跟我出去轉轉。”

  四寶這幾天確實悶得慌,聞言眼睛一亮:“去哪裏轉?”

  陸縝道:“皇上下旨要重修太清觀,太清觀是國觀,我明天會和工部的人一道去看看,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四寶欣然答應了,陸縝不知道出於什麽心裏,變戲法似的又變出了一套女裝來給她,滿懷興致地看著她:“你試試這個。”

  今天這套是嬌嫩鮮豔的鵝黃色,上麵是顏色深點的妝花褙子,底下是迤邐如煙的白紗裙,群上用銀線繡著靜水芙蕖,陸縝親手幫她簪上一對白玉簪,更顯得輕靈秀逸,嬌豔無匹。

  陸縝含笑欣賞了許久才用麵紗幫她遮住臉:“走吧。”

  四寶鬱悶地看了他一眼,反正都要遮臉,幹嘛非要讓她穿女裝?

  陸縝自有安排,不過現在還不好跟她說,反正這回是出來玩的,兩人的心情都很放鬆,特地提早來了半個時辰準備四下溜達。

  太清觀建在半山腰,雖然觀門不許商販買賣東西,但是山腳卻沒有那個限製,兩邊不少賣平安符婚嫁符學業符的小販支起攤子開始兜售,還有賣山上采下來的野果和山泉水的,四寶掀起車簾看的津津有味。

  等到了山腳下,四寶看著那巍峨盤旋的山道,下意識地拉起了陸縝的手,嘀咕道:“看著不怎麽好爬呐。”

  陸縝看著她牽著自己的那隻手,不覺微怔,手腕一轉,使得兩人變成了十指緊扣的姿勢,四寶也毫無所覺,隻拉著他往一邊的小商販處走:“來都來了,咱們去買道平安符吧。”

  好幾個商販旁邊圍了不少人,四寶懶得排隊,挑了個人最少的過去買,就見那攤主抓起一把桃花運符就開始推銷:“哎呦,這位爺和姑娘一看就是兄妹倆,姑娘不給自己兄長買個桃花運符,讓他早日幫你找個賢惠的嫂子照料家事?”

  陸縝:“…”四寶:“…”這眼神為什麽要想不開幹銷售?!

  雖然攤主的眼神和推銷技術爛到炸裂,但東西做的還算良心,比旁邊的攤子都要精致好些,四寶選中了一枚看起來很酷炫的五帝錢,掏錢買下一枚,攤主還額外贈送了一根絡子。

  她猶豫了下,左右看了看,把陸縝腰間的環佩撥開,五帝錢給他掛在腰上:“一會兒拿到觀裏請人給開個光吧,出入平安,出入平安呐。”

  陸縝聽她神神叨叨的,不覺唇角微揚,伸手隔著麵紗在她鼻子上刮了刮:“五帝錢是用來驅邪和助長運勢的,平安符才是用以保平安的。”

  四寶正要說話,就聽一把低沉文雅的嗓音從身邊傳來:“這枚桃木平安符和同心鎖怎麽賣?”

  四寶沒在意,隨意轉頭看了眼,就見一個極是清俊並且風儀出眾的中年人,信手把玩著一枚桃木符,她正覺著這人有些眼熟,還未曾反應及時,原身曾經殘缺的無數記憶就爭前恐後的湧進了腦海,她捂著額頭痛叫了聲,眼前一黑,閉上眼往後仰倒了。

第六十四章

  四寶昏倒之前隻能看到陸縝驚愕焦急的目光,然後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離兩人不遠的那個清俊中年人也嚇了一跳,來不及多看,忙側了側身,又指了指不遠處的一處樹蔭:“這位小娘子怕是中暑了,公子帶她去陰涼處歇一歇吧。”

  陸縝直接打橫抱起四寶朝著樹蔭底下走,成安本來過來想接手的,也被他避開了去,又吩咐成安:“先衝一碗解暑的涼茶,然後請大夫過來。”

  幸好四寶暈了隻暈了一小會兒,一碗涼茶灌下去就迷迷瞪瞪地醒過來了,她先是瞠大了眼睛,方才那中年人是…

  她還沒來得及整理思緒,陸縝就扶住她的肩頭擰眉問道:“你如何了?身上還有哪裏不爽利?”

  四寶扶額,神情有些躲閃:“沒有了,我方才可能是中暑了。”

  要是她不解釋,陸縝也以為她隻是中暑了,不過此時見眉眼低垂,自然而然地生了疑,但見她看著確實不大好的樣子,便也沒再多問,摘下她的麵紗,用清涼的泉水沾濕了帕子,細心給她揩著臉。

  四寶覺得腦袋沒那麽難受了,又看了眼那中年人方才所站的方向,見已經沒了人影,馬車也不知道被拉去了哪裏,心裏不知道是失落還是鬆了口氣,扶額道:“咱們走吧。”

  陸縝蹙眉道:“你現在能走的了路?”

  四寶一臉義正言辭:“你不是和幾位大人約好了要遊賞太清觀嗎?不能耽誤了你的正事。”主要是她見那人馬車不在此處,料想他應該是回去了,怕現在折返又遇到那人。她為了展示自己能走,還特意站起來走了幾步。

  陸縝挑眉看她,不過終究是沒再出言反對,兩人並肩慢慢往上走,古代的山道,哪怕是精修的也難免比現代的要崎嶇一些,幸好四寶體力不差,不過走到太清觀的時候也難免累的氣喘籲籲。

  太清觀裏有專門招待女客的地方,還有專負責招待女客的女道姑,年約十七八上下,身穿道袍,手執拂塵,個個都是眉清目秀的好相貌,陸縝本有意將她留在身邊的,見一眾女客都被道姑引著到後殿去了,他也隻得叮囑了幾句,跟著男客往前殿走了。

  倒是隨行的幾位工部大臣麵上有些詫異,原本聽說陸都督身邊豢養了一個俊美的小太監,最近極是寵愛,沒想到才過幾天就換成了一個窈窕多情的小美人,不由得在心裏暗歎一聲,一個太監竟然也如此風流啊。

  四寶跟著道姑悶頭往後殿參觀,這些大臣夫人個個都是精明人,見陸縝方才對她格外叮囑,便知道她在陸都督心裏分量不輕,因此時不時地轉過頭來溫言細語地探問幾句:“姑娘叫什麽”“姑娘今年多大了?”“姑娘是哪裏人?聽口音不像是京城本地人士?”

  四寶給騷擾的煩不勝煩,但也隻能打起精神來小心應付,又見她們問個不住,眼珠子一轉,嗬嗬笑操著一口外地官話:“額叫小芳,虛歲十六,才從村裏進滴城。”村裏有個姑娘叫小芳~~~~~

  眾夫人:“…”

  眾人見她名字土氣說話更土氣,心裏暗暗譏笑,有那自持身份的就再不肯跟她說話了,忽聽一位打扮素雅的夫人掩嘴一笑:“最近天氣這般悶熱,芳姑娘為什麽要以麵紗遮麵,也不嫌悶得慌嗎?”她是那位陸縝得罪狠了的陳侍郎的庶出妹子。

  四寶道:“不知道,督主讓額戴額奏戴咧。”

  陳夫人嘴角抽了抽,還是強忍著跟她說話難受,繼續笑道:“想必姑娘是個天上少有地下無的絕色了,不然都督何必這麽藏著掖著?生怕人搶了去似的,這麽些年除了姑娘之外,我們也沒聽說過都督身邊有什麽人,姑娘當真是好福氣。不知姑娘是什麽時候和都督認識的,?”

  這話就有點逗比了,雖然她知道陸縝莫名其妙地長了一根大丁丁,但是他在別人眼裏可是十足的太監,跟了個太監就是好福氣了?

  四寶心裏撇撇嘴,聽出她話裏的試探之意,繼續撓頭傻笑道:“嗬嗬,額也似這麽覺著滴,額當初可是十裏八鄉一枝花,當初算命的瞎子都說額以後是大富大貴的命呢,結果你看看,可不奏應驗了。”

  陳夫人被嗆的咳了幾聲,血條已經被清到百分之九十,卻還是不死心地用最後一絲血皮探問道:“嗬嗬嗬嗬,我一瞧便知姑娘是富貴之人,瞧著都督對姑娘也頗為愛護,就是不知芳姑娘是怎麽和都督認識的?”

  四寶見她一臉蛋疼還硬要擠出笑來,心裏已經笑的滿地打滾兒,麵上還是一本正經的土鱉樣:“這額可奏不知道咧,聽爹說額是被三頭水牛和幾百畝肥田換過去的,夫人問的是這個意思吧?”

  陳夫人血槽徹底被清空了…她明知道四寶這話可能參了不少水分,但也徹底喪失和她說話的欲望了,這傷敵一百自損一千啊!

  眾夫人心裏也幾欲吐血,撇開太監的身份不談,陸縝的風采相貌談吐氣度也算是魏朝一等一的風流人物了,所以到底看上這個土妞什麽了?!難道就喜歡她這個土勁兒?!

  眾人基本被攪和的喪失了說話的熱情,就連試探的最起勁兒的陳夫人也老老實實地閉了嘴,接下來的一路都異常安靜沉默,四寶瞅準機會做了個頭暈的動作:“哎呦,俺不知怎麽的頭好暈,估計是被太陽曬著了,幾位夫人慢慢逛,俺找個地方歇歇。”

  土也就忍了,還特麽可勁作!合著那太陽就曬你一個人了啊,曬一下就頭暈,你是紙糊的人不成!眾夫人心裏幾百頭草泥馬呼嘯而來又狂奔而去。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