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54節

沈寧聽說隻是找人這種小忙,二話沒說就應下了,就算不提四寶和督主的關係,四寶平時也是個討喜又會說話會做人的,一口一個叔叫的親近,他不介意幫這點小忙。

沈寧想了想道:“人是什麽時候不見的。”

四寶沉了沉心:“前天不見的,昨天深夜那管事勾結牙人的事情敗露,今天上午我才知道的。”

沈寧轉頭吩咐道:“命人先去那些沒正經的青樓楚館暗娼館畫舫這些地方搜索,若是這裏沒有,就去酒樓畫舫之類的,若是還沒有,就召集那些三教九流,爭取先把那牙人找出來,再審問詳細。”

四寶一聽臉都嚇白了:“青青青青樓?”

沈寧對裏頭的門道顯然很清楚:“自然,一般正經的牙人和青樓楚館絕不敢收下來路不明的女子,哪怕是傾國傾城呢,他們也絕對不敢,萬一鬧出來就吃不了兜著走。隻有這些野路子的牙人才會做這些私下買賣。”

四寶聽的心肝直顫,左右坐也坐不住,幹脆跟他們一起翻公文查線索。

北鎮撫司辦事果然效率出眾,沒到半個時辰就查出了些眉目,說是長明河邊有家暗娼館昨日新收了個女子,時間相貌都跟鶴鳴吻合。

四寶拿著證據就要去找人,沈寧拉住她道:“你知道那些暗娼館裏養了多少打手嗎?你仔細被人揍個鼻青臉腫出來。”

這點四寶倒是胸有成竹:“您放心,我在恭儉胡同還認識不少弟兄,等會兒我就過去拉他們一道去那個暗娼館要人,反正他們是幹違法生意的,畢竟底氣不足,到時候我拿了銀子帶了人軟硬兼施,他們也沒必要硬留著鶴鳴不放。”

這法子倒是不錯,沈寧沒想到她還有這份處事能耐,稍稍改變了對她往日不靠譜的印象,但想了想竟把謝喬川叫來:“雖說這種暗娼館一般不會有特別硬的後台,這家似乎也沒什麽背景,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讓他也跟你一道去吧。”

別的錦衣衛和東廠番子都有差事在身,他不知道督主因為吃了一桶老陳醋才把謝喬川調走,想著兩人畢竟是熟人,辦事也方便。

四寶顧不得多想,三言兩語跟謝喬川說清楚情況,拽著他就往恭儉胡同走,沒想到她的朋友都派出去當差了,要過上一陣才能回來,她現在正趕時間哪裏等得起?急的簡直要抓破頭皮,還是恭儉胡同的監官見她著急,出了個主意:“你留個地址下來,他們回來了我讓他們去那裏幫你。”

四寶忙把沈寧給的暗娼館地址留下來,謝喬川思忖片刻:“咱們先去那裏探探情況如何,再做決定。”

四寶想了想便點頭同意了,她現在不怎麽信得過趙家,於是也沒把這事兒告訴趙家,兩人就這麽展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挽救失足少女行動。

沈寧左思右想還是覺著有點不放心,幹脆命人遞話給了在宮外辦事兒的陸縝,讓他知道了整件事的始末。

陸縝禁不住按了按眉心,這小東西還真沒有一天消停的時候,最可恨的是明明愛惹事卻非要事事瞞著他,看回頭他怎麽收拾她!

第六十一章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兩個太監並肩逛青樓!

謝喬川和四寶兩個太監就並肩往長明河走,長明河不少中等的青樓楚館,不過大都是沒過明路的,官府屢禁不止,到後來也隻能睜隻眼閉隻眼了,兩人按著地址往哪家暗娼館走,數著門牌號,老遠就見一家名叫‘含情軒’的楚館。

含情館不大,看起來也不是什麽上檔次的楚館,一眼就能望到頭,四寶擺出一副暴發戶的德行,昂著膀子吊著眼睛進了含情軒,立刻有龜公上來迎人:“兩位少爺來了,想要找什麽樣的姑娘?”

四寶被問的卡了殼,下意識地瞄了眼謝喬川,他也是想了想才答道:“要清倌人。”

四寶從錢袋裏摸出一錠最大的銀子遞過去,忙附和道:“對,要清倌人,而且隻要清倌人,小爺我不差錢,不許拿那些塞了魚鰾鴿子血的糊弄小爺我!”

這下換謝喬川對四寶刮目相看了,這還是個姑娘嗎!太特麽淵博了,這種事兒都知道!

龜公麵露為難,下意識地往最後一間小屋瞟了眼:“清倌人倒是有,不過是才送來的,性子暴烈著呢,恐怕傷著您…您若是喜歡年紀小的,小的找幾個溫柔小意的年輕姑娘來服侍您,如何?”

四寶一聽有門,順著他的目光往最後一間小屋看了眼,心裏頭有了底,堅持道:“不成,都跟你說了小爺不差錢,隻要清倌人,別的絕對不行!”

龜公又下意識地往後麵瞧了眼,仍舊伏低做小地陪著笑臉,不過話卻不留餘地:“一看就知道您是個金貴人,把那些沒調解好的清倌人叫出來伺候怕傷了您,我們可賠償不起,您若是有興致,不如留個名帖下來,趕明我們調教好了您再來捧場?”

四寶仍舊搖頭,一臉蠻橫:“不成,小爺就今兒個有興致,你手頭有人就別藏著掖著了,出了事兒我自己擔著!”

楚館的人雖說愛財,但也自有一套規矩,不是客人說什麽就是什麽的,龜公見她執著若此,心頭已經起了疑心,使了個眼色讓館裏養的打手過來,眼看著就要把兩人團團圍住,他邊賠笑道:“實在抱歉,這是真不行。”

四寶還要再說,忽然見周遭已經有人圍了上來,她悄悄拉了下謝喬川袖子,她麵上做出掃興狀:“罷了罷了,真個掃興,虧小爺我還聽了別人的介紹特地尋摸到你這裏來,什麽破地方!”

龜公見她一副紈絝少爺的架勢,疑心消退幾分,仍舊殷勤地送她到門口。

兩人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徹底暗了,四寶一出門就麵露興奮地對謝喬川道:“我可能知道鶴鳴被他們藏在哪了!”

謝喬川方才也看見了那龜公的眼神,兩人躡手躡腳地繞到後巷,這座楚館的後牆很高,四寶估摸著兩人疊羅漢也疊不進去,沿著高牆細細地摸索一番,終於摸到一處一尺多寬,外邊雜草叢生的狗洞。

她比劃了一下身高,估摸著謝喬川鑽不進去,自己悄悄探進去半個腦袋,就見幾個打手在最後一間屋前後來回巡邏,隱約還能聽見女子地沉聲叱罵,模糊中能聽出是鶴鳴的聲音,聲音雖驚而不亂,四寶禁不住悄悄攥了攥拳頭,看來鶴鳴也在想法自救,她心裏更有底了。

四寶正要把腦袋縮回去,就見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妝容豔麗,看起來應該是老鴇的女人扭著腰肢沉著臉進了最後一間小黑屋,身後還跟了一個身材高大的壯漢,她心裏一沉,暗道一聲不好,缺見一個打手已經巡視到這邊了,她隻得無奈先退出去。

她把方才見過的事兒飛快跟謝喬川說了一遍,壓低聲音道:“他們怕是見鶴鳴拚死反抗,要用些強硬手段了,咱們來不及等人過來了,先想法兒子鬧一場才是。”

謝喬川忍不住問道;“你一個姑娘家,怎麽對這些青樓手段這麽熟悉?”

四寶總不能跟他說這是上輩子瞎幾把上網看帖的下場,隻好敷衍道:“姑娘怎麽了?沒見過學識淵博的姑娘嗎?”

謝喬川:“…”這他媽哪兒跟哪兒啊!

四寶急的頭上快冒煙了,拉著謝喬川跑到巷子口轉了一圈,見巷口有賣煙花爆竹的,她眼睛不由得一亮,看過無數電視劇的腦子在這一刻發揮了價值,她買了十好幾個最大最響的爆竹,借著夜色的遮掩悄悄繞到後巷,由謝喬川投擲,點燃了挨個扔到含情軒的後院裏。

幸好含情軒隻是小地方,沒養太多打手,查的也不是很嚴,兩人這才得以實行計劃,轉眼三個二踢腳炸響,含情軒的後院裏很快傳出了女人的尖叫聲和喝罵聲。

四寶趁機又從狗洞裏扔了一個進去,不過含情軒裏的人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意識到有人搗亂,操著棍棒就要出來收拾人,不過他們不傻,四寶和謝喬川更精,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硬是繞著後巷跑了大半圈沒讓他們逮到。

於是陸縝來到這長明河後巷的時候就看到了這麽一副奇景,四寶和謝喬川滿臉黑灰地蹲在一處隱秘的地方,好幾個打手繞著那處走了好幾回都沒發現,反而由著四寶一個炮仗接一個炮仗扔進院子裏。

陸縝差點給生生氣笑,這小混蛋說她膽子大吧,對著他大半都是一副畢恭畢敬的慫樣,說她膽子小吧,什麽樣膽大妄為的點子都敢想敢幹,他簡直是哭笑不得,跳下馬車走過去,才說了一個字:“你…”

四寶已經忙暈了頭了,聽到聲音二話沒說就往他懷裏塞了一個炮仗:“趕緊扔別廢話,這個扔完了咱們還得換地方。”

陸縝:“…”

謝喬川已經意識到不對來了,一轉頭看見陸縝,臉色不禁一變,四寶還沒得到回應,不耐煩地轉過頭:“手腳麻利點,回頭咱倆被逮住了都吃不了兜著…走,恩?!”

她看到陸縝那張臉差點沒嚇得跳起來,手裏的炮仗嘩啦啦灑了一地:“啊!!!艸!!!”

陸縝:“…”

四寶慌道:“您怎麽來了?”她頓了一下又道:“您來找姑娘?”臥槽不會這麽巧吧,陸縝出門嫖個娼都能遇到她?!

陸縝:“…”

他身手把她從地上拉起來,咬牙道:“找的不就是你這個…”

他說到一半,才意識到謝喬川在旁,冷哼了聲:“混賬。”

謝喬川也起身行禮,見陸縝拉著她胳膊想把她拉起來,下意識地伸手想要攔著,不過他下手看似很重,實際上小心控製著力道,他這才收回手,但心裏不由得冒出一種極為怪異的感覺來。

這時候幾個打手重新追了上來,眼看著搗亂的人就要被逮到,操起棍棒獰笑道:“兩個小兔崽子…”

陸縝隻蹙了蹙眉,不知道從哪裏摸出幾個穿著尋常衣裳的番子來,三拳兩腳就把幾個打手幹翻在地,讓他們連近身都沒近成。

四寶跟著陸縝大搖大擺地出了後巷,正好她在恭儉胡同叫的弟兄也趕了過來,陸縝還沒來得及問她一句,她就匆匆把陸縝推到馬車邊兒上:“這事您還是別插手了,您一插手就怕皇上也知道了,我來解決吧。”

陸縝甚至沒來得及過問,四寶就轉身跑了,謝喬川躊躇一瞬,也跟了上去,他隻能沉著臉看著兩人。

成安靠在馬車邊,見四寶一揮手就召集人殺入了含情軒,不由得嘿嘿笑道:“四寶這小子膽子大是大,不過還挺有主意的,人緣也不錯。”

他才說完就被陸縝的冷眼看了個透心涼,忙改口道:“不過人緣再好也不能胡作非為,像這樣下去,早晚有一天要惹出潑天大禍來,得好好教訓教訓他才是!”

他沒想到陸縝麵色更冷:“要教訓也輪不著你來教訓,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事,管好你自己。”

成安:“…”tat西湖的水他老成的淚啊~~~

督主護短真的都護到這個份上了?!

既有了人手,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四寶就懶得再跟他們繞彎子說廢話,直接走進去對含情軒的掌櫃的說:“要麽把你們昨日收進來的姑娘乖乖交出來,我再給你一筆銀子,要麽我砸了你這館子,再把人帶走,你選一樣吧。”

掌櫃的麵上陰晴不定,雖然含情軒有後台,但背後也隻是個從六品的閑差,他不知道眼前這人的來路如何,不敢輕舉妄動,正要陪著笑臉試探幾句,四寶已經重重一揮手,身後有個虎背熊腰的哥們一拳把櫃台打穿了,她厲聲問道:“放不放一句話!”

掌櫃的臉色忽青忽白,左右權衡一番,還是保下整個館子比較重要,反正好看的姑娘還能再買,館子被人砸了想要開起來可就難了,他咬了咬牙,命人把鶴鳴架上來。

四寶先上下打量她一番,見鶴鳴身上的衣裳還算完好,不過臉頰高高腫起,纖纖手指上還有幾個針眼,可見被人用了容嬤嬤的神針絕技,眼睛半閉著,神智也不大清明,應當是下了藥。

四寶一見就怒從心頭起:“這是誰幹的?”

那個老鴇打扮的女人被人瑟縮著推了出來,四寶二話不說就在她臉上扇了幾耳光:“瞎了你的狗眼,誰的人你都敢動!自己扇!”

老鴇哭喪著一張臉開始扇自己嘴巴子,四寶走到外街掏出幾兩銀子,對二十多個熟人拱手道:“今天辛苦諸位了,這些是茶水錢,勞煩諸位收下,我回頭有空了請大家吃飯。”

雖說關係好,但該盡的禮數還是要盡,眾人推讓了幾句便笑著散了。

四寶見鶴鳴神色迷迷瞪瞪的,架著她出去想幫她倒點涼水,沒想到鶴鳴一到外麵,被清涼的夜風一吹,神智竟然恢複了幾分。

她呆呆地看了四寶半晌,四寶還以為她被嚇傻了,小心問道:“鶴鳴,你沒事吧?”

鶴鳴嘴唇顫了顫,突然伸手緊緊地抱住她,聲音帶著哭腔:“四寶,我…”

四寶有點尷尬,不過還是輕拍著她的背哄道:“我在呢我在呢。”

趙清瀾不眠不休了一夜,幾乎把親娘得罪完了,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關係終於找到管事聯係上的那個牙人,他騎馬拎著被揍得鼻青臉腫的牙人才趕到長明河,就見到鶴鳴緊緊摟著四寶這一幕…

他在街頭,陸縝的馬車正好在街尾,而謝喬川就在不遠處,四寶和鶴鳴站的地方又極醒目,相擁的身影在蓮燈下搖曳,近看遠看都宛然一雙璧人,此情此景幾乎可以入畫。

趙清瀾是暗自懊惱,都是他來遲一步這才讓鶴鳴屢屢遇險,平白讓她受了這麽多苦,也難怪鶴鳴傾心於大沈兄弟,要是他能再快些就好了!

陸縝想著這小混賬忙裏忙外了一天,到現在連句囫圇話都沒跟他說,就為了眼前這宮女,現在兩人還當著他的麵摟摟抱抱,他是死人不成?!

謝喬川想的就更複雜了,四寶不是姑娘嗎?為什麽會跟另一個姑娘抱的如此親密,難道她…

於是站在或遠或近的三個男人越想越是醋海翻波,活生生把自己腦補成了三壇醋缸,打翻了幾乎要淹沒整個長明河…

四寶對妹子抱沒什麽感覺,哄了鶴鳴幾句,眼見著趙清瀾也過來了,她今日雖然對趙清瀾諸多不滿,還是輕聲道:“趙公子來了。”

其實趙清瀾來的也不算晚,但對女人來說,誰把她從苦海裏救出來總歸是不一樣。鶴鳴怔了怔,這才福身道謝,有些過意不去:“又麻煩少爺了。”

她不說還好,一說趙清瀾簡直慚愧的無地自容,歉然道:“本就是我娘的不是,若不是她執意要讓你離開趙家,你也不會被歹人所害…”

鶴鳴雖然這幾天沒少吃苦頭,但說話還是很公允,平靜道:“少爺,夫人的話其實沒有錯,你有大好的前程,不能被我耽擱了,我也是自己要走的,隻是沒想到發生這樣的意外,你千萬不要為此自責。”

趙清瀾見她平靜的麵容,心頭悶痛:“我…”

四寶對接下來的狗血劇情沒啥興趣,但沒想到自己還要迎來一波更大的狗血,她正要退場,謝喬川走過來似乎有話想問,她張了張嘴,半個字還沒吐出來,陸縝又突然橫亙在兩人之間,伸手在她臉上刮了刮,語調親昵:“在外頭玩瘋了嗎?這麽晚了還不回宮?”

兩人在屋裏的親密動作比這多了去了,但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秀恩愛讓四寶的臉徹底紅了,被他刮過的地方火辣辣,半晌才憋出一句來:“這,這就回。”

她想走卻有點邁不開腿,是自己個兒回去呢,還是跟陸縝一起回去?

陸縝忽然傾下身攬住她的腰,貼在她耳邊笑嗔了句:“自個走不了嗎?還是這麽愛撒嬌,拿你無法。”

四寶隻能看見他前襟繡著的雲紋,祥雲紋路不斷擴大,就連上麵的銀線都更瞧清,接著就是一股如蘭似麝的香氣充入鼻端,她就這麽被他緊緊攬入懷裏,臉已經燙的喪失了知覺,心裏隻想著完蛋了完蛋了,以後沒臉在朋友跟前做人了。

她掙紮了片刻,才把腦袋從他懷裏掙紮出來,強笑著給自己挽尊:“您說笑了。”不過因著皮膚泛紅,這話說的也像是情人之間的調笑一般。

兩人之間流轉的曖昧情愫就是瞎子都能看出來,鶴鳴先是迷茫地呆住了,過了會兒才死死地捂住嘴,用盡全身的力氣才不讓自己尖叫出來,四寶竟然和督主…這兩人怎麽會!

趙清瀾也是一驚,不過南邊龍陽之風比北地更盛,他鎮定的可比鶴鳴快,再看陸縝衣著相貌行止清華無匹,心裏已經猜到了七八分,不覺暗自扼腕。他覺著四寶雖然相貌娘氣了點,但為人處世絕對稱得上是豪氣大義了,對朋友也很夠意思,沒想到委身於自己上司了。他這時候也不覺得幸災樂禍,隻是有點替四寶惋惜。

最震驚的是謝喬川,他臉色忽青忽白,不可置信地看著四寶,覺著耳邊的聲音都有些模糊了,差丁點就沒忍住把四寶從陸縝的懷裏強拽出來,等回過神來的時候,指甲已經刺進肉裏,肩膀不自覺地微顫著。

陸縝邊在四寶身上輕輕拍著,邊抬眼看向謝喬川,見到他眼裏滿是不可置信和腦分,他譏誚地揚了揚唇角,眼底浮起了一層碎冰,忽然袖子被四寶輕扯了一下,她咬著牙根道:“咱們能回去再…這樣嗎?”

他似乎是歎了聲,眼底的寒意盡消,無奈化成了似水柔情:“就依你,回去再…”他意味不明地輕笑了聲。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奸臣寵妻日常一品貴女公主要下嫁亂君心美人圖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