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55節

  四寶在心裏給陸縝這波令人窒息的操作雙擊666,晃了晃酸痛的膀子,看著鶴鳴問道:“鶴鳴,你想在哪裏落腳?”

  鶴鳴正要說話,趙清瀾忙道:“我已經跟我娘說好了,你給我個改正的機會,先跟我回去,行嗎?”

  鶴鳴思路清晰,聞言搖頭道:“少爺別這樣說,你不欠我什麽,當然也談不上改正,我隻是怕我回去又給你惹來禍事。”

  陸縝自也瞧出兩人的端倪,他對這種事兒本來從不關心,不過此時格外想把兩人湊對兒,好讓她離了他家四寶,難得出言道:“聖上吩咐過,讓你暫先留在趙家,若你不在,聖上怕是會怪罪下來。”

  四寶覺著元德帝那話估計是怕鶴鳴亂跑隨口一說的,但也難保他不會拿這個挑事,於是勸道:“是啊,鶴鳴你就先回去吧。”她想了想又道:“你要是害怕趙夫人,等會兒我送你回去。”

  陸縝:“…”

  鶴鳴見到她心中難免酸澀,沉默許久才點頭應了,強笑著對四寶道:“多謝你了,你看看,我又麻煩你了,我怎麽總是給你添麻煩呢。”

  四寶正要說話,陸縝就已經漫不經心地道:“既然知道自己麻煩,以後就少惹些事,免得再帶累旁人。”

  四寶覺著這話說的也太狠了,鶴鳴聽完這話臉色不禁一白,又忍不住看了眼四寶,低應了個是。

  陸縝輕描淡寫幹掉兩個潛在情敵,這才上了馬車。

  四寶嘴快完了才心虛地看了眼陸縝,他倒是沒過多表示,也幸好從這回宮的路和去趙家的路在一條道上不用繞路,她送鶴鳴回了趙府,自然也見到了那位傳說中很厲害的趙家夫人。

  趙夫人麵色複雜地看向鶴鳴,沉默半晌才道:“你們回來了?”她雖然不想把鶴鳴留在趙家,但也絕對沒想過發賣處置這些套路,畢竟人家又不是她家丫鬟,如今鬧出這檔事兒來,她心裏也十分歉疚。

  趙清瀾聞言隻低低道:“回來了。”

  趙夫人見兒子死心眼至此,心裏又添一重煩悶,情不自禁地把鶴鳴看了又看。

  憑良心說一句,她雖然這幾日被此事攪和的心煩,但心裏對鶴鳴卻沒有多少惡感的,甚至可以說頗為欣賞,她相貌好品行好,活計出眾,做事也大方得體,在內能攏的住夫婿,在外能料理家事。這樣的十項全能的能幹姑娘,哪怕是出身窮門小戶,她也要千方百計幫兒子聘娶過來,有這樣的兒媳,做婆婆的能少操多少心。

  但偏偏她入過宮還被皇上瞧上了,這兩點就絕對不行,兒子的前程和家裏的安危是她的底線!況且兒子還為了她屢次挑釁她身為大家長的威嚴,必要時候她拚著和兒子翻臉,直接把鶴鳴送進宮裏也在所不惜!

  趙夫人實在給不出什麽好臉色,頓了頓才道:“既回來了,就先下去休息吧,明日再說,我已經命人給鶴鳴姑娘準備好屋子了。”

  鶴鳴被趙家下人恭敬地帶了出去,她最後看了眼四寶,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心事重重地歎了聲。

  四寶沒留意到鶴鳴的複雜心情,倒是見趙夫人跟自己想象的不大一樣,不覺怔了怔,頓了下才把準備好的說辭拿出來:“夫人,我是鶴鳴在宮中的朋友,有句話想要跟夫人說道說道,不知夫人願意聽否?”

  趙夫人這才注意到她,點頭道:“請講。”

  四寶笑了笑:“鶴鳴總歸是宮裏的人,也不是任由夫人處置的,我知道夫人擔心兒子前程,但這樣的事最好不要在做了,不管以後如何…現在你們趙家上下都得對鶴鳴好生照料著,倘她在趙家有個什麽閃失,於趙家就是滅頂之災,還望夫人三思。”

  這件事站在趙夫人的立場想,其實不算做錯了,但帶來的後果卻無疑很嚴重,倘若今兒沒找到鶴鳴,皇上一怒之下追究下來,整個趙家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這話很不客氣,趙夫人臉色先是有些難看,想了想才肅容道:“多謝提醒,我省的了。”

  還是跟明白人說話舒坦,四寶聽她應答誠懇,神色也緩了緩,轉身走了。

  她本來以為陸縝已經走了,沒想到他的馬車還在趙府不遠處等著,她怔了怔才走過去,才走到跟前,陸縝的手就從裏伸出來把她拎進了馬車裏。

  四寶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腦袋朝下躺在馬車裏毛茸茸的毯子上,屁股被他重重拍了一下:“知道你今天錯兒哪兒了嗎?!”

第六十二章

  四寶先是怔了一下,隨即臉上漲的通紅,劃拉著四肢就要掙紮起來,她從四歲之後就再沒被人打過屁股好不好!雖然陸縝著意放輕了力道,因此並不痛,但是這屬於精神攻擊啊!

  她一張臉幾乎紅的發紫,也顧不得身份尊卑了:“你你你,你幹什麽呢!憑什麽打我!”她想到馬車外頭還有人,忙壓低聲音道:“我做錯什麽了我!”

  救人有錯嗎?托朋友幫忙有錯嗎?她最後不是還把人成功營救出來了,半點沒麻煩陸縝,簡直是魏朝版007啊,她都快被自己的智商和情商折服了好不好!哪裏有錯!

  陸縝臉色像是結了一層冰碴子似的,捏著她的下巴把她的臉抬起來:“你好好想想。”

  四寶忙活了一天,鶴鳴見她一臉悵然絕望不說,謝喬川看都沒看她一眼冷著臉扭頭就走,陸縝也是滿臉氣哼哼的樣子,她折騰這麽久連口熱飯也沒吃上到底她招誰惹誰了,做好人還做出毛病來了!

  她想著想著也搓火了,不過目光對準陸縝那張臉又慫了回去,裝模作樣地想了想,這才衝出一句:“我想不出來!”

  陸縝見這小東西還敢嘴硬,長而漂亮的眼睛微微一眯,把她從車圍子上拎起來,柔軟的身子對折按在自己膝頭,這姿勢…四寶頭朝下就要掙紮,卻被他製的死死的,三兩下就把下衣扒拉下來。

  四寶:“…”臥槽限製級來的猝不及防啊!!

  雖然兩人已經鼓掌過一回了(她以為的),但這種強行歡好恕她接受無能啊,她又不是抖M!她怔了會兒才拚命掙紮起來,半天從嗓子裏憋出一句:“你不是說,不是說以後不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嗎!你說話不算數是不是男…”

  最後一個‘人’字還沒說完,四寶又挨了一巴掌,這回沒有褲子衣袍的遮掩,那份感覺就更強烈了,疼倒不是很疼,就是太他媽…刺激了!!

  陸縝嗤笑了聲:“你想什麽歪念頭呢?”他又是一掌下去:“這是罰你胡思亂想。”又再來一掌:“這是罰你嘴裏不幹淨胡亂罵人!”他冷哼了聲:“我是不是男人你還不清楚嗎?你要是當真不清楚,等會兒就讓你好生明白明白。”

  四寶全身上下皮膚都嬌嫩之極,肌膚更是吹彈可破,挨了幾個巴掌,轉眼紅印子就浮了上來,看上去好不可笑。

  不過現在四寶可笑不出來,她血液都集中到臉上了,咬著牙,反手就要去捂住:“你放我下來!”

  陸縝才不理她,一手把她的手撥拉下去,又輕輕拍了一下,不過這回力道更輕:“你今天錯哪了?”

  四寶絞盡腦汁地想了半天,實在想不出靠譜的了:“我,我早上吃飯的時候沒擦嘴?”她仔細回憶了一下:“不對,我好像擦了啊。”

  陸縝:“…”

  他就知道這小東西隻有動歪腦筋的時候才靠譜點!他氣不過,又是一巴掌拍了下去,轉眼就緋紅一片。

  四寶憋了半天實在是憋不出來了,隻好跟陸縝商量道:“我,我真不知道啊,要不你直接說我哪裏錯了,想要我怎麽認錯,你想聽什麽,我潤色一下再跟你說成不成?”

  陸縝:“…”

  他忍不住又拍了兩下。倒是四寶竟有點詭異的別樣感覺,腳趾不安分地蜷縮起來,臉上像是要冒火。

  陸縝見靠她自己是想不出來了,隻得把她按在膝蓋上,冷冷提醒道:“你今天遇到這樣的麻煩,為什麽不派人來告訴我?”

  四寶自打見到他來就知道是沈寧告了密,忍不住在心裏吐糟了一下寧叔的大嘴巴,卻沒想到陸縝為這個發火,頓了下才道:“可是…今天出事兒的是鶴鳴,你也有你的事情要做,她跟你又沒什麽關係,我不能為了她強逼著你四處奔走吧?再說我覺著我能自己處理得當啊…”她說著說著努力揚起脖子看了眼陸縝的臉色,聲音越來越輕了…

  這話可以說十分有道理,不光有道理,簡直是得體妥帖深明大義了!偏陸縝對她分的這麽清明半點不覺得高興,又是一下。

  四寶哎呦一聲,這回可不光是羞恥的,其中夾雜了點別樣的婉轉。

  他正惱著所以沒聽出來,默然道:“你跟我要一是一二是二算得這麽清?那那個宮女呢?你跟她就半點不計較了?!”

  他說著突然正對上四寶清涼的杏眼,一雙杏眼婉媚如水,他瞧得心頭一漾。

  四寶沒覺察到,頓了會兒才悶悶道:“我是怕麻煩您太多您嫌我煩了。”她聲音非常輕,還夾雜著濃重的鼻音,陸縝幾乎沒有聽清她說什麽,她就已經轉了話頭,一本正經地道:“要是哪一天您落難了,我也會這麽奮力搭救您的。”

  陸縝神色緩了緩,嘴上還是淡然道:“我沒那麽大的晦氣。”

  四寶聽出他語氣鬆動,正想插科打諢幾句就翻身起來,他突然彎下腰,在那雪白的背上輕輕咬了個牙印:“這是賞你的,一天下來終於說了句像樣的。”

  按說此情此景應該很纏綿,不過四寶天生沒啥浪漫細胞,腦子裏想的都是如果這時候放屁陸縝會不會把她捶死之類的陸縝能聽到她心聲也會考慮把她捶死的念頭…

  四寶掙紮了半天終於獲得了赦免權,吭哧吭哧地從他膝蓋上爬下來,用袍子擋住兩條腿,忍不住低低嘀咕了句:“我要是您的話,身邊人做事能不麻煩我,我都恨不得每天燒三柱高香慶祝…”

  她說著見陸縝的眉毛又揚高了,忙抱頭嚷嚷道:“我錯了我錯了,我啥都沒說!”

  陸縝:“…”

  他有時候也好奇自己怎麽會喜歡上這麽一個小奇葩,得生生折去十年的壽啊。

  四寶盤膝坐在他對麵再不敢開口,不過總還是覺著哪裏怪怪的,尤其是想到自己下身什麽都沒穿…她不住地用衣裳下擺把自己遮擋掩飾,雖然古代穿的都是長袍廣袖,但她稍一挪動,兩條細白的腿還是在衣裳下頭若隱若現,她隻得遮了又遮。

  陸縝見她窘迫,沉悶了一天的心情終於好了不少,伸手按在她亂動的手上,聲口曖昧,揚唇淺笑;“別遮了,你身上有哪處是我沒看過的。”

  四寶:“…”

  她鬱悶地說不出話來,沒多久馬車的行駛速度便慢了下來,四寶突然著了慌,掀開簾子一看果然是馬上要進宮了,她急慌慌地道:“我這樣…怎麽下去啊?!”

  下身連一條褲子都沒穿,被人看見了傳出去要成司禮監年度十大熱門笑話之一了!

  她正急著想要不要把桌布扯下來往自己身上裹一圈,兜頭就被一件天青的薄披風罩住,陸縝身上特有的香氣縈繞不散,她隻扒拉出一個腦袋來,陸縝就已經將她打橫抱起來:“這樣旁人不就看不見了?”

  四寶想的有點多:“萬一有哪個人眼睛尖呢?”

  陸縝:“…”

  她把小腿往回縮了又縮,差點從他懷裏掉出去,陸縝無奈伸手按住她:“別動。”

  轉眼馬車已經停了下來,外邊伺候的人都凝心靜氣地等著陸縝下馬車,就聽車裏突然傳來一聲冷斥:“都轉過身去。”

  眾人麵麵相覷,但還是十分老實地背過身去,陸縝這才抱著她下了馬車。

  四寶頗為同情地看了陸縝一眼,想當初她初見他的時候他是多麽風雅清貴的一個人啊,現在時不時都向著咆哮帝濤哥的方向進化了…

  陸縝直接抱著她進了屋,四寶正要找條褲子給自己套上,他忽然就直愣愣地親了過來,四寶躲閃不及,兩人不知怎麽就親到一處,一並滾到他屋裏那張羅漢床上。

  四寶懵了一瞬才勉強抵開他:“唔…現在不行。”

  太醫叮囑過她現在月事不調,婦人內疾不輕,最好養好了身子再行房事,再說他現在還沒安排周全,萬一四寶有了孩子,對她來說就太過危險了,再說他也不想四寶和孩子以後身份不明,以上種種加起來,所以他這些日子雖然常有情動,但是一直沒有碰她。

  不過這些四寶都不知道,陸縝見她拒絕,忍不住咬著她耳垂問道:“為什麽不成?”

  四寶訥訥道:“我,我也不知道啊。”雖然已經那啥過,但上回她是神誌不清了,這回神智清明的時候,總覺著哪裏怪怪的,她認真想了想才道:“可能我心裏還把您當個太…咳咳,您懂得。”

  陸縝:“…”

  四寶開始想著要不要發揮現代人的豪邁作風,把衣裳一敞,直接說來啊快活啊~~想想那場景就夠雷人的…

  陸縝無奈把她香軟嫩滑的手一撚,銜住她一隻白玉般精巧的耳朵,聲調帶了幾分纏綿的含糊:“旁的法子也能得趣…”

  四寶怔了怔,手就猝不及防地被他按在了…慌得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裏放了。

  這樣青澀的反應意外地取悅了陸縝,他按著她的手輕笑了聲,狹長上挑的眼梢曖昧朦朧:“我來教你。”

  四寶半晌才哆哆嗦嗦地道:“我手勁不行,怕用勁太重萬一給您…要不您自己來?”就不能像她弟一樣當個自力更生的正經人嗎!

  他輕笑一聲拒了:“不成。”他綿綿吻著她的臉頰,跟她癡纏:“那你可得小心點,要是一不留神弄壞了,你下半輩子別想快活了。”

  四寶:“…”我謝您這麽替我的下半生和下半身著想!

  她雖然閉著眼睛沒敢看,但也覺著很驚人,又過了不知道多久,兩隻爪子都快被折騰廢了才算完事。

  四寶顫著胳膊在床上仰麵癱了會,又紅著臉跳下床去洗手了,沒想到人在洗手盆前麵,兩條胳膊累的都抬不起來,從膀子到手腕再沒有一點力氣。

  男人得到滿足之後,心情大都會很好,陸縝笑吟吟地握住她的手放進溫水裏搓著香胰子,她忽然狐疑地瞧著他,感謝上輩子看的那些亂七八糟的科普貼,她記得男人有的幾分鍾也就結束了,怎麽他那麽能折騰,會不會有什麽毛病啊?

  她兩隻失去知覺的手任由陸縝擺弄,目光探照燈似的在他身上掃了幾圈,帶了那麽點猥瑣地問道:“您平時…自己弄過嗎?”

  陸縝:“…”他給她洗手的手不覺一頓。

  四寶神神叨叨地繼續問道:“您給自己弄的時候也是這麽長時間?”所以他拉著她擼隻是為了怕麻煩?還是怕明天手酸了看不了折子?

  陸縝忍無可忍,還沾著水的手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閉嘴!”

  看吧看吧,又往咆哮帝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四寶洗幹淨手,兩隻胳膊還是跟脫臼了似的垂著,隻得往躺椅上一靠,喃喃道:“不知道鶴鳴現在怎麽樣了?受了那麽大驚嚇,今晚上肯定不好過吧,也不知道趙夫人會不會再刁難她。”想想又覺著不大可能,趙夫人算是個明白人了,不會為著一時意氣做無聊事的。

  陸縝正用幹淨的巾子擦著手,聞言冷哼了聲:“你對她倒是盡心。”

  四寶難得一本正經,還說出一句很有哲理的話來:“不是哪個朋友都是陪你從苦日子熬過來的,每個這樣的朋友都得珍惜著,這世道共富貴容易,同吃苦難呐。”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