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53節

四寶正要咽下最後一個,陸縝邊用絹子掖著嘴角邊似笑非笑地問了句:“對了,上午你險些落馬的時候有個東廠的接住了你,那人你可認識?”

四寶一口餛飩嗆在嗓子眼裏。

……

就在四寶接受陸提督審問的時候,趙清瀾也迎來了一場大麻煩,他看著坐在上首容貌秀美麵色端肅的婦人,詫異問道:“娘,您怎麽到京城來了,您不是…”

趙夫人淩厲的目光刀子般掃過被他擋在身後的鶴鳴,眸光微微一沉,又重重一拍案幾,沉聲直接截斷他的話:“難為你眼裏還有我這個娘我要是再不來,你是不是要翻天了?”

第六十章

四寶被嗆的捂著嘴巴連連咳嗽,陸縝不緊不慢地給她拍著後背,過了半天看她還在咳嗽,悠悠道:“別裝樣了,仔細沒病也咳出毛病來。”

其實她和謝喬川就是正經的朋友,但被陸縝這麽一問她就有點意料之外的心虛

四寶站直了身子訕訕笑道:“他原跟我當過幾天幹兄弟,後來不知道和我幹爹鬧了什麽矛盾,我幹爹突然就不認他了,然後他又在司禮監當差,我跟他這才熟悉起來,算是不錯的朋友。”

陸縝見她大方承認,臉上這才緩和了些,又問道:“我記得你原來殺了十三皇子派去擒拿你的兩個侍衛,當時也是他在你身邊?”

四寶心說你可真是古代版活體百度啊,她邊在心裏吐槽邊道:“是啊,當時多虧了他。”她當時怕牽連到謝喬川才咬死了沒說,現在陸縝既然能提出來,想必是知道了,她也沒再瞞著,隻小心問道:“您…不會為了這個責罰他吧?”

陸縝兩手優雅地交疊著,抬頭衝她笑了笑:“他救了你,賞他還來不及,怎麽會罰他?”

四寶給他笑的縮了縮脖子:“那我替他謝謝您了。”

陸縝又隨意問了幾句,兩人開始進攻下一道獅子頭,這道菜口感細膩味道濃厚,也相當驚豔,相比之下素八珍就失色許多,不過口味也算上乘了。

陸縝本就吃的差不多,不過是陪她用飯,四寶沒吃完就已經有了七八分飽,攤在帽椅裏,咬著筷頭看著剩下的一個獅子頭糾結。

陸縝在她臉頰上戳了一下,見她不解地看過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見鼓起來就讓人把剩菜拿去扔了,不讓她再吃:“吃不完便吃不完吧,硬塞進去仔細對腸胃不好。”

四寶囧…總覺得督主在養娃,她訥訥道:“我這不是怕浪費嗎。”她上輩子吃飯的時候也想剩多少剩多少,吃完飯把碗一推,拽的跟大爺一樣,後來穿過來想吃頓好的都吃不著,所以也養成了她不剩飯的習慣。

她說完葛優癱在椅子裏,順嘴說了句段子:“扶我起來,我還能再吃!”

陸縝看了眼那尖俏的下巴,他雖然挺想給她催肥,但肯定不是付出撐壞腸胃的代價:“你若是喜歡,就把百味樓的廚子請到司禮監來天天做給你吃。”

四寶放下筷子道:“我就是這麽一說,皇上也愛吃這家東西,萬一你把廚子請來了,皇上也見天地跑到司禮監來蹭飯怎麽辦?”說完覺著自己十分地深謀遠慮。

陸縝搖頭失笑,兩人閑話一時,外麵忽然有人報道:“督主,廣閑王求見您。”

陸縝挑了挑眉:“讓他進來吧。”

廣閑王是帶著厚禮來的,什麽金銀珠寶古董字畫,他一見陸縝就聲淚俱下涕泗橫流地陳情,說自己多麽多麽無辜,其實對四寶監官完全沒有旁的意思,還隱隱暗示是皇上逼他說的那番話,就差沒抱著陸縝的大腿說自己多麽無辜。

陸縝不置可否地道:“王爺太客氣了。”他禮也沒收,敷衍了廣閑王幾句就送客,廣閑王生怕他還記恨著,卻也不能強留,心裏七上八下地走了。

四寶在一邊看的捂嘴直樂:“王爺也算是個妙人。”眼淚說來就來的,她又問道:“不過平白有人送禮上門您幹嘛不收?”

陸縝翻開一本折子:“也不是什麽禮都能收的。”他擔心元德帝的那邊還在盯著,因此隻說了幾句虛話,別的事兒也就罷了,他不能拿四寶冒險。

四寶見他看折子的時間到了,自覺收拾好碗筷退出去,陸縝等他走了才叫來沈寧吩咐道:“那個謝家的後人,把他隨意打發到宮外辦差吧,暫時不要留在司禮監了。”他頓了下又道:“不過官職薪俸上也不要刻薄了他。”他可不想四寶覺著欠了他人情。

沈寧怔了怔才應了個是。

四寶本來想去外邊散散的,沒想到才出二門,就見謝喬川走路姿勢別扭地往進走著,他麵色格外漠然,薄唇緊緊抿著,一抬眼看見四寶神色才緩和下來:“你怎麽過來了?”

四寶道:“我出來散散步,你怎麽了?”謝喬川聽她不是特意來找自己的,麵上不覺微露失望,四寶繞到他身後看了眼,就見他身上一道一道的血痕,她驚愕道:“誰打你了?”

謝喬川不欲多說,隨意道:“今天不小心犯了點錯,沈大人罰了我二十鞭。”

四寶一把拽住他:“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早上為了救我才挨的打?”她說完也不等他回答,就頗為歉疚地道:“都是我不好,要是能再小心點就不會有這事了。”

雖然他救四寶不算救錯了,但規矩就是規矩,他今天的任務是隱藏起來保護好皇上,沒做好這點就要受罰,要不然以後出去緊要辦差的時候也由著自己的性子胡來,那多少人的心血有可能就此白費了,所以倒不是沈寧著意刻薄他。

謝喬川跟妹子聊天的技能顯然為負值,而且總忍不住下意識地把四寶當男人,很不客氣地道:“你的騎術確實差勁。”他說完才反應過來四寶是個姑娘,不比男人臉皮厚,緩了緩道:“不過你本來不善騎馬,再怎麽小心也無用,這不能怪你。”

瞧瞧這情商喲…他不說這後半句還好,一說四寶更加無地自容,主動道:“我那邊還有沒用完的傷藥,我拿來你用吧。”

四寶返身回去取了上好的傷藥特地送到他屋裏,謝喬川已經脫了外衣,隻著血跡斑斑的中衣,她隻看了一眼就不忍心多看:“別人打你你就由著他打?不會撒個潑打個滾叫個疼什麽的?”

謝喬川:“…”這話他連接都懶得接,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

四寶把手裏的藥遞給他,又拍了拍錢袋子,豪氣道:“有什麽不好的跟兄弟說,兄弟給你請最貴的大夫買最好的藥。”

謝喬川:“…”他輕聲重複:“兄弟?”

四寶反應過來,一揮手:“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謝喬川接過藥,麵上五分希冀五分赧然:“你…能不能幫我上藥?”他掩飾般的咳了聲:“我夠不著後背。”

這下換四寶閉嘴了,要是擱在原來她衝著謝喬川救她,肯定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但一來謝喬川知道她的身份,二來有督主那番話在先,她怎麽想怎麽別扭,小心建議道:“要不我從後麵給你舉個鏡子,你照著塗藥?”

謝喬川:“…”他歎了口氣,不知道是鬱悶四寶拒絕他,還是該鬱悶自己方才的念頭太不君子:“不用了,你幫我隨意叫個人進來吧。”

四寶就叫了個熟人進去幫他塗藥,她站在窗邊問道:“你這傷是誰讓打的?”

謝喬川側了側身,頎長的脖頸和堅硬的胸膛就露了半邊出來,他淡然道:“是沈寧大人吩咐的,他說我做事衝動,有違東廠的規矩,打二十鞭讓我長長記性。”

四寶勸他道:“這也是為你好,怕你以後吃虧。”

謝喬川閉了閉眼:“我知道。”

謝喬川傷好之後沒幾天就被派遣到外麵辦差了,不過怎麽說也是升遷,四寶還是很替他高興的,送了倆大肘子一隻燒雞給他慶賀,謝喬川看著油膩膩的肘子和燒雞嘴角直抽,卻沒忍心直接拒絕,隻好硬著頭皮吃了半個肘子。

大概是最近事情真的不少,陸縝都格外忙活起來,連跟她說笑打趣的時間都少了許多,司禮監上下就屬四寶最閑,她板著手指盤算了一下,沈華采的考試也快開始了,她要不要拿點東西去慰問慰問呢?

她是說幹就幹的行動派,想完之後急吼吼地就準備出宮,陸縝揉了揉眉心看著她:“正好我也要出宮辦事兒,你等會兒跟我一道走吧。”

四寶正想客氣客氣,忽然被他抱過來放在自己腿上,這個姿勢…她忍不住要掙紮,他麵有疲態地摁了摁額角:“別動,讓我抱會。”

四寶不好意思再動:“您最近很忙呐?”

陸縝輕嗤了聲:“陳參政馬上就要卸任進京,蜀中素來富饒,多少人盯著這個位置呢,能不忙亂?”他不欲跟她說太多朝堂的事兒,隻輕描淡寫提了一句,咬著她的耳垂道:“好幾日沒和你溫存了,可有想我?”他輕輕在她下巴上刮了一下,語調狎昵:“瞧你最近在我眼前晃來晃去,可是耐不住了?”

四寶一個白眼差點翻到腦仁裏,靠,是誰批折子的時候不準她出屋硬要把她拽在身邊的,古代又沒有手機電腦啥的,她不晃來晃去她幹嘛啊!

她沒忍住道:“督主,您說這話就不會臉紅嗎?”

陸縝竟然嗯了聲:“有點。”他傾下身親吻她粉嫩的脖頸:“所以是我騙你的,是我耐不住了。”他說著輕巧把她轉了個身,像是抱小孩一樣摟抱著她。

四寶覺著渾身不自在,忍不住動了動身子,想到那回喂飯的事兒,無奈地揶揄道:“您以後要是有孩子了,養孩子肯定是把好手。”

陸縝咬牙笑道:“你以為我在養孩子?”四寶聳了聳肩沒說話,他卻禁不住問道:“在你強拉著我給你解藥性之前,你究竟拿我當什麽?”

四寶:“…”能不提這茬了嗎!她被這有點怨婦的問題問的背不住,噎了下才道:“就…頂頭上司。”

陸縝懲罰般的在她敏感的頸窩處輕咬了口,像是叼住獵物的猛獸,專注獵物最脆弱的地方:“還有呢?”

四寶想縮脖子,又被他舔弄的身子發軟,一雙杏眼泛著迷蒙的水光,半晌才死鴨子嘴硬:“再親近點…就是兄長長輩這樣的,旁的就再沒有了!”

四寶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手就已經在她的腰窩處來回撫弄,哼笑了聲:“長輩?你有要對你做這種事的長輩嗎?”他在她唇畔重重親了口,直親的她嘴唇泛紅:“還是這樣的?”

四寶差點叫饒命,一邊服軟一邊轉移話題:“那什麽…咱們等會還得出去呢,這樣多不好。”

陸縝欺身挨近了:“怎麽樣不好?”他在她耳邊輕嗬了口氣:“說出來就放過你。”

四寶一臉羞恥,腰卻被他攬住了死活鬆不開,隻得忍辱負重:“親我…不好,咬我…也不好。”

陸縝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麽個不好法啊。”

四寶:“…”你他媽…

陸縝見她一臉想打人又不敢動手的糾結,終於放過她,起身理了理有些褶皺的衣裳下擺,邊挑唇笑道:“你這麽纏人愛撒嬌可怎生是好?以後離了我可怎麽辦?”

四寶擺出冷漠jpg:“…您開心就好。”

她取了常服幫他換上,還細心把前襟的褶皺抹平,兩人這才出了門,四寶路上見有打著廣告買文房四寶的,跳下馬車狠狠心給沈華采買了一套,沈華采本來正擰著眉頭看一封書信,看上去鬱鬱不樂,見到她先是怔了怔,把手裏拿著的信紙壓在書本底下,笑問道:“姐,你怎麽有空過來?”

他神色有些許不自在,四寶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看什麽呢還藏的那麽嚴實?難道是在看春宮?”

沈華采:“…”他紅著臉道:“我沒有!”

四寶嘻嘻哈哈:“沒有就沒有唄,我就說一句你急什麽,其實…我是來問你上回破皮的地方好了沒的。”

沈華采:“…”他臉都快燒起來了,忍無可忍地道:“咱們不是說好不提這茬的嗎!”

四寶把手裏的文房四寶遞給他:“開玩笑的,我想著你馬上要科舉了,過來鼓勵鼓勵你,爭取考個好成績出來,以後在李大儒的弟子裏說話更有分量。”

沈華采暗暗捏了捏拳頭:“姐,你放心吧,我這次一定要中個舉人回來。”

四寶又寬慰道:“也別有太大壓力,努力複習照常發揮就行。”說話間丫鬟已經端了茶點上來,她生怕再鬧一出上回的事兒,對這個丫鬟難免多看了幾眼,見她麵相老實,舉止沉穩這才鬆了口氣。

沈華采竟然也難得看出了她的擔憂,忙道:“吃一塹長一智,這回買人我色色都調查清楚了。”

四寶問了幾句他功課,見他胸有成竹,才換了話題,麵露隱憂:“你可知道…趙家最近怎麽樣了?”

沈華采不知道她怎麽突然問起趙家了,想了想才道:“趙兄的母親前幾日進京,他最近可能陪著母親,我已經好幾日沒見他了。”

四寶聽完更覺憂慮,趙清瀾對鶴鳴的心思她能看出來一些,他願意護著鶴鳴不假,可是家中長輩能同意嗎?

大概是京城這地界真的邪門,兩人正說著趙家的事兒,趙清瀾身邊的長隨就急匆匆跑進沈家小院,慌忙對著沈華采道:“沈少爺,小環姑娘丟了!我們家少爺請您派幾個家仆幫著找人呢!”

四寶大驚失色,沈華采也驚道:“這是怎麽回事?!”

畢竟這是家醜,長隨麵露猶豫,不知道該說不該說,不過他對趙清瀾極為忠心,想了想還是咬牙說了,連連苦笑道:“說來是樁難堪事兒,我們夫人因著少爺的關係,不想留小環姑娘再在家裏,於是挑了個少爺不在的時候跟她講明了利害,說她在趙家隻會連累我們少爺,所以要幫她尋個別處的宅子住著,小環姑娘重情義,二話沒說就答應了,夫人便給了她盤纏讓她離開,還讓家裏的管事幫她尋住處…”

趙夫人雖然不喜小環,但也不是那種動輒喊打喊殺的奇葩,她應當是不知道皇上已經見過鶴鳴的事,才做此決定的,而鶴鳴的想法更簡單了,左右進宮是逃不脫,找個遠離趙清瀾皇上又能掌控到的地方住著,到時候直接進宮也不會連累誰。

四寶沉了沉心:“然後呢?既有住處怎麽會找不到人?”

長隨麵露怒容:“那管事是我們趙家的一個三等管事,他女兒在少爺身邊當差,和小環姑娘素來不對付,再加上小環姑娘身上的盤纏豐厚,他被婆娘女兒躥騰了幾句就起了歹心,勾結了個牙人把小環姑娘賣了!”

四寶聽到這裏,已經氣的肺裏冒火:“那牙人呢?!找著了沒?!”

長隨愁著眉搖頭:“這種牙人做的都不是正經買賣,今兒換一個地方明兒換一個地方,等我們找到管事供認的地方的時候人已經沒了蹤影。”

四寶也顧不得說話好聽難聽了,直接問道:“你們少爺是死的不成,家裏出了那麽大事兒他竟沒有半點反應?”

長隨打了個寒噤,連連苦笑:“您快別這麽說,我從來沒見過我們家少爺發這麽大的火,差點把那管事一家打死,夫人說一句他頂一句,夫人險些氣的病倒在床,他當即就動用京裏所有能用的關係找尋小環姑娘。”

四寶臉色有幾分和緩,但想想還是替鶴鳴揪心,她怎麽就那麽命運多舛呢!偏這事兒牽扯到宮裏,還不能報官,要是皇上知道了,那趙清瀾估計就完蛋了。她氣的連連跳腳:“那蠢貨管事呢!打死了沒!”

長隨麵露為難,沈華采拉了她一把:“哥,咱們先去趙家問問情況再說。”

四寶強壓著焦躁搖了搖頭:“你先去問問,我去找幾個朋友幫忙。”

沈華采點頭應了,四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督主,東廠找人還不是分分鍾的事兒?但一來念及他好像從來不跟自己提東廠,可見不想讓她仗勢插手公事,二來她怕他嫌自己又往身上攬麻煩,三來東廠插手要是動靜太大,皇上知道了可怎麽辦?她躊躇片刻,還是租了輛快馬車去北鎮撫司找了沈寧。

如今錦衣衛也歸東廠管,她拿著司禮監的牙牌輕易就進了北鎮撫司,沈寧果然在裏麵調公文,見到她怔了怔才笑道:“四寶,你怎麽有空過來了?”

四寶擺出求人的低姿態:“沈叔,我有事求您幫忙。”她說完便把事情三言兩語跟他說清楚了。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