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6節

  四寶:“…”TAT搞啥子哦!

第八章

  十三皇子名喚魏闕,為人當真糟蹋了這麽個好名字,好色如命不說,還不論男女,甚至聽說在他宮裏連模樣稍好的太監都被拉去嚐了鮮兒。

  他相貌也算得上英俊,可惜麵色發白眼底發青,一副酒色過度的模樣,今日一身皇子常服,頭上卻戴了文人的方巾,腳下卻穿的是武人的皮靴,整個一古代殺馬特,皇宮非主流。

  四寶覺著自己真的該剪幾條錦鯉在屋裏貼著了,她本來轉身想跑,見實在走不脫了,這才腳步一頓,把身子矮的低低的,悶聲行禮:“奴才給殿下請安。”

  魏闕把身邊的奴才留在原地,自己上前幾步好跟心裏內定的小情兒說話,吊兒郎當地立在她身前:“本殿下方才叫你你怎麽沒答應呢?”

  四寶低著頭幹笑:“回殿下的話,奴才耳朵不大好使。”

  魏闕本來有些火氣,這時候細細打量她,越看越是膚白貌美,嬌媚非常。

  他那點火氣不知不覺就下去了,大冷天手裏拿把扇子也不嫌嘚瑟,用扇柄把她的下巴挑起來:“頭低那麽低做什麽,讓本殿下好好瞧瞧,好些日子沒見你了,可把我給想壞了。”

  四寶幾步躲開:“殿下說笑了,您有什麽要吩咐奴才的嗎?若是沒有,奴才還有差事呢,這就先告退了了。”

  她簡直要瘋!十三皇子這樣的她真是第一回遇見,宮裏的主子大都喜歡身嬌體軟的美女,極個別好男風的,那也隻對有小丁丁的感興趣,而太監兩邊都挨不著,這位皇子真是重口的…太有新意了!

  她越躲魏闕越來勁,一把扯住她腕子:“你急什麽啊?我還能活吃了你不成?就是想跟你說說話,你再急著走可就不是說話能打發的。”

  四寶深吸一口氣,鎮定下來,微笑道:“不瞞您說,奴才要給淑貴妃娘娘那兒送東西呢,送晚了我挨一頓板子是小,您要是吃了掛落,奴才怎麽擔待得起?”

  魏闕聽完一怔,他雖是個渾人,卻也知道淑貴妃如今執掌六宮,不是輕易能得罪的,手下不由得鬆了鬆,她趁機鬆開手臂正要走人,就見不遠處站著的一個魏闕手下的太監走過來,在他耳邊耳語幾句。

  四寶定睛一看,尼瑪,又是個熟人,是她在西華門遇見的趙玉,不知怎麽又跟著魏闕混了。

  趙玉說完眼神略帶惡意地看了她一眼,魏闕哈哈笑道:“險些被你給騙過去,要給淑貴妃的東西你昨日不都送過去了嗎?”

  四寶怒瞪了趙玉一眼,魏闕也當真不是尋常人,不怒反喜,伸手就要摸她肩膀,一邊湊到她身邊上下嗅聞起來:“本殿下就喜歡你這個機靈勁,過來過來,讓我好好摸一摸,你一個小太監,身子怎麽比好些娘娘還要香?”

  四寶臉色微變,強壓住惱怒和心慌,轉了神色道:“奴才殘破之軀,怎敢汙了殿下的手?”

  她眼珠子一轉,往後退了幾步,帶了幾分嗔怨:“您上回不過跟我說了幾句話,我險些沒叫和嬪娘娘打死,您現在又動手動腳的,嘴上說著疼奴才,心裏巴不得我死吧?”

  魏闕第一次瞧她這模樣,看的口水險些流下來,想到和嬪卻有些頭疼,下意識地鬆開手,笑道:“好好好,我疼你,這就放手。”

  四寶一口氣還沒鬆完,他就又冒出幺蛾子來:“我最近新學了一首詩,念給你來聽聽‘可憐周小童,微笑摘蘭叢;鮮膚勝粉白,曼臉若桃紅…’你說,這說的像不像你?”

  四寶:“…”像屁,這他媽說的是孌童!

  魏闕不依不饒,非要她給個答案,然後再香一個,她被糾纏的無法,路過有好幾波宮女路過都看見了,不遠處一道清淡板正的聲音傳了過來:“給殿下請安。”

  四寶趁機總算掙脫了幾步,轉頭去看,就見自己那便宜幹哥謝喬川站在不遠處,微微欠身向魏闕行禮,身後還跟著兩個小火者,看樣子也是去辦事兒了。

  魏闕上下打量謝喬川幾眼,眼睛不覺一亮,但又覺著他五官過分英氣分明,不如四寶這樣白嫩嬌媚的討喜,神色便淡了下來:“你有什麽事兒?”

  謝喬川目光恰到好處的落在四寶身上:“我們掌印說上回內官監送來的賬目有些問題,要讓他過去重新對一遍,殿下您看這…”

  魏闕是個渾的,趙玉卻知道四寶這幾天頗入督主的眼,他雖挺高興看見四寶倒黴,也不敢把人整的太慘,在一邊低聲勸了幾句,她隱約聽到‘和嬪娘娘…吩咐…’

  魏闕臉色沉了下來,半晌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揮了揮手:“去吧,有機會記得來尋我啊。”

  他看著四寶遠去,三番兩次都沒把鮮肉吃到嘴裏,麵上滿是不甘,趙玉發揮狗腿子本色在他耳邊低低說了幾句,他伸手在他肩頭一拍,麵露喜色:“還是你有主意。”

  四寶如蒙大赦,一溜煙就跟著謝喬川跑了,由於他的表情太過肅正,以至於她壓根沒往他胡說的那個地方想,不由問道:“小謝兄弟,我賬目出什麽問題了?”不應該啊!

  謝喬川還是一副拿大的德行,瞟了她一眼,似乎覺著她的問題回答了侮辱智商。

  四寶一下子反應過來,攥住他的袖子感動道:“多謝謝兄弟啊!”

  所以說偶爾還是可以做做好人的,一個花卷夾菜一碗糖蒸酥酪換得她擺脫十三皇子的糾纏,簡直超值啊!

  謝喬川把袖子抽回來,低聲道:“做戲做全套,你等會兒去司禮監一趟,做做樣子。”

  四寶感激不盡地送他走了,等忙完了事兒回去把事情跟馮青鬆一說,喝了碗茶水意猶未盡地道:“您說您放著這麽好的幹兒子不要,把他蹬了幹嘛啊?”

  馮青鬆凝神聽了,長出了口氣:“他對你還不錯,看來還有幾分情分在。”

  他頓了下又道:“我也是後來才知道,他是犯官之後,而且家裏犯的是謀逆大罪,我怕出了什麽事兒牽連到我頭上。”

  四寶抹了抹嘴巴,不以為然地道:“犯官之後算得了什麽?我家裏也是犯了事兒才把我送進來,挨了那一刀就是玉皇大帝的後人也斷根兒了。”

  馮青鬆不知道怎麽跟她說,翻著白眼看著她,幹脆叮囑道:“那小子不知道是不是家道中落的原因,行事陰得很,你小心著點,別走太近,但也別得罪人,你看他這才多久就進了司禮監,可見他手腕了。”

  四寶一想也有些道理,模棱兩可地道:“以後的事兒以後再說吧,這回我得好好謝謝他。”

  她還記著要到司禮監圓謊的事兒,下午忙完之後天色已經暗了,正好有東西要送去司禮監,她就叫了個小火者幫忙提燈,自己抱著一遝公文往那邊趕。

  說來也是趕巧,她往進走的時候正碰上了陸縝帶著人出門,她彎下腰正準備行禮,在她身前提燈的小火者大抵是頭一次見到督主,有些慌了手腳,不知道是先顧著手裏的燈還是先行禮。

  這時候就考驗心理素質了,不過這小火者的心裏素質顯然不咋地,手下一個打滑紙燈籠就被吹的飛了出去,這紙燈算是毀了,不過現在也不是關心燈籠的時候。

  一簇光猛地燃燒起來,轉眼又被吹的四散,冷風卷著未燃燒殆盡的紙屑和燈油,直接衝著陸縝飄了過去,落到他膝蓋繡著的金蟒處。

  眾人都未反應過來,就見原本星點的火苗蹭的拔高了幾寸,在他膝蓋處燃起來,一下子往大腿去了。

  四寶:她好絕望!

第九章

  陸縝下意識地想躲開,不過他就是速度再快,也沒有風的速度快,眼看著火苗竄了上來,四寶絕望完就幾個跨步衝上去補救,兩隻手對著火苗連拍帶打,力求把影響降到最小。

  冬天的衣裳不薄,陸縝倒是沒燙著,就是四寶她兩隻軟綿綿的手在他大腿根的地方來回拍打,還不停地上下遊移,雖然有大氅擋著,力道倒是不重,那份刺激卻是實實在在的。

  就是隔著衣料,他都能感受到那溫軟滑膩的手指在他腿上來回撫弄。

  他身子都不覺緊了緊,呼吸一滯,他怕再由著她亂摸下去要不好,深吸一口氣:“夠了,停手!”

  四寶慌慌張張地停了手,才發現火苗早都已經給拍滅了,本來就不算大,而且他的衣料都是上好的蠶絲,也不易燃,就是上好的料子都給熏黑了,上麵的金蟒都給燒掉兩個角。

  她噗通跪下來:“奴才該死,奴才沒看好底下人!”

  原本負責打燈的小火者早就眼睛一翻,尖叫一聲,嚇得暈死過去。

  陸縝今兒是領教了什麽叫無妄之災了。他目光幽淡地看了看她,一張小臉嚇得雪白,彎腰跪在他麵前,身上的衣袍被寒風一吹更顯得空蕩,貼著格外細瘦的腰杆子,人也格外惶惶。

  他看她嚇成這樣,心裏的火氣下去了些,移開目光落在那小火者身上,蹙眉道:“這個…”

  四寶心提到嗓子眼,雖說這人是自己作的,但是好歹是她帶出來幫她打燈的,要是就這麽被杖斃了,她估摸著心裏得堵死,再說他要是真被打死了,那她這個把人帶出來的下場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開了腔正要求饒,就聽陸縝道:“拖下去打二十板子,讓內官監好好教教他規矩。”

  她暗鬆了口氣,皮肉受苦總比丟了命強,遞減到她這裏估計就十個板子了吧…她可憐的臀部啊!

  陸縝倒是沒惦記她的屁股,垂眼見她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暗哼了一聲,轉身返回了司禮監:“你跟我過來。”

  成安也替這小子鬆了口氣,同時又有點鬱悶,就剛才那事兒算成合謀行刺都不是問題,督主最近莫不是開始信佛了?

  他又吩咐道:“跟皇上告個罪,說我有事兒,暫不能去前殿了,你們幾個記得把公文送到。”

  成安幾個領命去了。

  四寶不敢耽擱,一溜煙爬起來跟在他身後,兩人進了正堂卻沒停下來,他帶著她直接進了暖閣,這暖閣她還是第一次進來,顯然是供他休憩的地方,裏麵陳設淡雅精致,最裏頭還放置著一張紅木的美人榻,一進這暖閣渾身都暖和起來了。

  陸縝細白手指點著榻邊兒放著的黃花梨木櫃子,又瞥她一眼:“把裏麵的衣裳取一套出來。”

  四寶正琢磨著這話有點怪,一打開衣櫃發現裏麵的衣裳都是成套成套放置整齊的,就連腰帶和鞋子都搭配齊全,這是何等的強迫症啊!

  她邊感慨邊照著他身上的取了一件出來,猶豫著看他一眼,他斜睨過來:“更衣不會嗎?”

  他身上就那件素白的綢褲被燒的最慘,不光被燒出了一片黢黑,還被她揉的皺皺巴巴的。她下意識地想歪了,期期艾艾地道:“奴才手笨,怕伺候不好您…”

  陸縝眯了眯眼,也不說話,四寶知道這就是沒有講話的餘地了,認命地歎了口氣,拿著豁出去的架勢,伸手去扯他腰間的玉帶。

  陸縝:“…”

  他給這豪放的架勢驚了一驚,頓了下才退開幾步,擰眉道:“你做什麽?”

  這小東西不會真有什麽古怪的嗜好吧?

  四寶手尷尬地伸在半空中,結結巴巴地道:“不,不是您讓我幫您換衣裳嗎?”

  陸縝目光淡淡地看她:“褲子不用你管,伺候我把上身換了。”

  他想到她方才的扭捏,不覺鬱鬱然,就算她主動想要給他換褲子他還不會同意呢,她扭捏個什麽勁兒啊!

  四寶耳根都燒起來,原來人家說的換衣裳真的是衣裳!同時又在心裏頭鬆了口氣,雖然督主那張臉好看的不像話,但她真的對一個太監的裸體沒什麽興趣啊。

  她邊胡思亂想,邊幫他解下肩頭的大氅,又小心解開外麵的長衣,這回他身上隻剩中衣了,擱著薄薄一件中衣也能看出來分明的線條,身條比例絕佳。

  她耳根又不知不覺燒起來,鼻尖冒起細汗。

  陸縝一垂眼便看見了,他現在真是搞不明白,方才那麽豪放地扯他腰帶沒見她臉紅,怎麽給他正兒八經地換件衣裳臉反倒紅起來,這臉皮兒到底是太厚還是太薄?

  四寶不敢再多看,急急忙忙給他穿戴好,悶聲道:“督主,給您換好了。”

  陸縝伸手抬起她下巴,眯起眼審視著她:“好了便好了,你臉紅什麽?”

  四寶幹笑道:“太,太熱了。”

  他哼了聲,也沒再追究,反正皇上那裏指定是去不成了,他正好騰出空來料理料理這小子:“你知道你今兒燒的是什麽衣裳嗎?”

  四寶第一反應是:“督主明鑒,不是我燒的啊!”

  陸縝不理她,繼續道:“是皇上賞賜的蟒袍。”

  其實皇上賜了好幾件下來,就算少一件皇上也不會覺察。

  四寶秒懂,一把抱住他大腿,眼淚盈眶:“督主,奴才還沒對您盡忠呢,不想就這麽去了啊!”

  陸縝給她一抱,身子不自覺坐直了,覺著半個香軟身子都掛在他腿上,頓時把想要敲打她的話都忘了。

  他怔了一瞬才回過神:“你先起來。”

  四寶抹著淚起了身,他張了張嘴,看著她劈裏啪啦地往下掉淚,心頭陡然生出一股無力感,一改在朝堂上叱吒風雲的淩厲,擺擺手:“罷了,你先回去吧。”

  四寶都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麽混過去了,一臉懵逼地看著他,他半笑不笑:“怎麽?還想我請你?”

  四寶再不敢瞎想,告了個罪,連滾帶爬地跑出去了。

  她有事兒也不瞞著馮青鬆,就把今日的事兒告訴他了,他聽的目瞪口呆,突然湊近了猥瑣地打量四寶幾眼:“四寶,你小子老實告訴我,你不會是督主流落在宮外的私生子吧?”

  所以說他和成安是一對兒好基友呢,猥瑣起來都這麽一致。

  四寶一口茶水嗆在嗓子眼裏:“爹,您真是我親爹!我和督主至多差了七八歲,私生毛啊私生!”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