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49節

四寶嘴裏含糊了幾聲,柔軟纖細的身子像蛇一樣的往上爬,袖口滑落,雪一樣的手臂攬住他的脖子,對準突起的喉結就一口咬了下去。

陸縝從沒見她如此主動,再說他如今知道四寶心意,也不會自戀地以為四寶突然就看上她了,盡管理智如此,但他還是愣了愣,半晌才終於從巨大的震驚之中反應過來,目光下意識地落在桌上的一盤子點心上,有人給四寶下藥了?誰會沒事給一個宦官下春藥呢?

不過四寶的情況也不允許他多想,她兩隻手在他腰上亂摸一氣,抓住腰帶就往外扯,好像酒鬼見到陳年佳釀,色狼見到絕世美人,嘴唇也沒消停,隔著夏日的薄衫來回亂親。

陸縝原以為她是太監,雖喜歡她,但心裏那道坎始終邁不過去,所以一時並未動過挨她身子的念頭,後來知道她是女子,雖然動過心思,但礙於這幾日兩人的關係百轉千回,他卻一直沒碰她,如今心心念念想要采摘的嬌花自己迫不及待地送到他嘴邊,他卻有幾分哭笑不得,他對這事兒自然是期待的,但兩人關係如今才和緩些,要是貿貿然成事,會不會比往日更僵?

屋裏有現成的冰塊鎮著,他取了一小塊含在嘴裏,親吻著她的嘴唇渡給她,想讓她清醒片刻再做決定,不料她卻越發糾纏了,硬是咬著他的唇瓣。

他恨不得把她拆吃入腹,但還是伸手按住她急匆匆要解自己腰帶的手,給她最後一次機會:“四寶,你想好了要這樣?”

四寶神智已經不剩下幾分了,憋著哭腔道:“我,我難受。”她伸手扯著他衣領,囈語般的道:“我想要你。”

柳下惠對女人來說或許是品德高尚的代表,但對於男人來說,可不是什麽褒義詞,既然佳人盛情至此,陸縝也就不再多想,引著她的手在玉帶的麒麟頭上按了下,玉帶便自然而然地鬆開了,前襟敞開一大片,四寶緊緊地靠在他的懷抱裏,他卻忽然又伸手按住她的肩頭,似乎是有意磨她,他將嘴唇貼在她的耳邊,似笑非笑地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敢說,如果四寶隨便回答一個男人的名字,那他就由著四寶欲火焚身也不會再管她。

幸好四寶這回沒掉鏈子,一邊努力扒拉著他的衣服,一邊在他手底下掙紮:“督主啊!”

陸縝含笑問道:“你想要誰?”

四寶聲音已經帶著濃重的鼻音:“督主,我隻想要督主,您快幫幫我吧!”

陸縝這回終於是心滿意足,卻還是想逗逗她,按住她的手仍是沒鬆開:“明知道我跟你一樣是個太監,還想跟我做什麽?”

四寶最後一根名為理智的弦被身上越燒越旺的火徹底燒斷了,杏眼裏含著淚花:“我不是太監,我是女人,我好難受啊…”她現在甚至沒法去想陸縝下麵可能也缺了一根的問題了,反正太監借以道具…應該也可以?

陸縝聽到想聽的,終於不再逗她,卻也不幫忙,任由她急的額上冒汗,他隻在一邊笑吟吟地看著,直到她又哭哭啼啼的時候,他才輕巧把她抱了個滿懷放在床榻上:“小笨蛋,解個衣裳都解了這麽久。”

陸縝想到她馬上就要完完全全的屬於他,心裏的愉悅和征服感就前所未有的高漲了起來,這種征服的快感甚至比他擊敗了朝堂上的勁敵還要高上數倍,一尾蛟龍躍躍欲試。

他彎腰親了親她:“怎麽樣?”

沒想到四寶疼的受不住,仰麵眼淚大顆大顆地滾落下來。不過四寶畢竟是四寶,就是這樣嘴上也沒閑著:“給我刀,我要自殺!”

陸縝:“…”

陸縝真正覺著磨人精這個稱呼不是白叫的,她一邊主動纏著他,一邊又嫌疼不讓她近身,兩人廝磨糾纏了半個時辰,他就這麽在她腿窩處泄了身!

陸縝:“…”

他這輩子都沒有這麽丟人的時候,現在真恨不得生吃了這小東西,偏四寶折騰那幾回,已經紓解了藥性,身上又乏的厲害,正仰麵躺在淩亂的被褥上呼呼睡的正香。

陸縝看見她身上青紅的痕跡,心裏天人交戰幾個回合,還是歎了口氣,伸手幫她把被子蓋好,到最後終究沒忍住,在她耳垂處重重咬了一口:“看我明天怎麽收拾你。”

他抱著她重新沐浴完,又換好了床單被褥,好在這一夜過的總算風平浪靜,昨日雖然沒真正成事,但你來我往之下也讓四寶身上累疊了好些痕跡,一起來更是腰酸背痛的,她醒來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頭疼,不由得抱著腦袋哎呦了一聲,撐起身子緩了會兒,昨日的斷續片段就一股腦湧入她的腦海裏,她呆呆地抱著被子坐了會兒,似乎喪失了語言能力,半天才‘臥槽?’了一聲。

為什麽她會獸性大發導致突然掉馬,掉馬完了立刻就失身了!她到底吃錯什麽藥了!還有昨天灼熱的觸感…對,就是那種感覺,肯定不是玉勢角先生之類的東西能辦到的,所以是督主的…可是為什麽督主一個太監會有那玩意啊啊啊啊!!!那兒又不是壁虎的尾巴,說長出來就能長出來!而且還那麽…大。

為什麽她一個晚上要同時經曆自己掉馬,失身和督主長了jj這麽多事兒!

大概是一晚上的刺激實在太多,她臉上反而顯不出什麽表情來,隻是目光呆滯地看著葡萄紋的被麵,恍惚中覺著自己是做夢,難道她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了?!

陸縝其實早就醒了,先給她時間自己慢慢消化,等緩的差不多了才從背後擁住她,笑吟吟問道:“想什麽呢?”

四寶其實沒記住具體的過程,隻記住了些零散模糊的片段,再加上兩人早上又是隻褻衣躺在一起,她下意識地認為兩人已經成了,她畢竟也沒幹過這事兒,又不知道真正行房完了之後是什麽感覺,原來又看過那些雜七雜八的科普貼,知道有的女子初夜並不會落紅,於是沒見著落紅也沒多想。

所以四寶簡直不知道該以何等表情麵對他,撇開旁的事兒不談,昨天算是她獸性大發…把督主強了吧?她居然把堂堂督主東廠之花給強上了!

四寶簡直要吐血,半晌才抖著嘴唇開口道:“督主…咱們,咱們不會有孩子吧?”

陸縝:“…”

他神情古怪地打量了四寶半晌,終於確定她不知道昨晚上沒成事,不由得有種鬆口氣的感覺,畢竟那種丟人的事兒他當然不想讓身邊人知道,再說他也想好好地磨一磨她,帶著些微妙的異樣心思,他便沒把實情告訴她,偏頭隻是一笑:“這可不好說,有了也無妨,你隻管生下來便是。”

四寶硬是把一口老血咽了下去,不是她抗壓能力差,而是劇情變化的太快,她實在跟不上這個神轉折啊!

陸縝忽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讓她看著自己:“你還有沒有什麽事兒想跟我說?”

四寶當然知道他問的是什麽,她最近一直在權衡這件事,聽他問起來立刻指天發誓:“我對您忠心不二,本來早早就想告訴您的,隻是一直沒來得及說,您要信我啊督主!”

陸縝睨她一眼,微微哼了聲,四寶吞了口吐沫,繼續道:“所以您能不能別告訴別人,若是別人知道了,奴才一條命可就…”

她隻是外包裝是個古代人,所以並沒有古代女人那種把貞潔看的比天還重的執念,最關心的當然是自己馬甲被人突然扒掉的後果。

陸縝也注意到這一點,不覺微微皺了皺眉,想她在宮中待的久了,也不能按尋常女子來要求她,便散了心中的思緒,眉梢揚了揚:“這要看你以後表現如何了,若是還是像往常一樣,我隻怕也抑製不住啊。”

四寶忍不住往他身下看了眼,那眼神的意思是,您老人家好像有把柄在我手裏吧?

陸縝見她往他身下看,笑意盈盈地就要掀開被子:“要不要脫下來給你瞧個清楚?”

四寶想到昨晚上那種熱血沸騰的觸感和寬度,慌慌張張地擺了擺手:“您,您怎麽會有…額…”古代這玩意叫什麽來著?陽具?還是大根?好吧這個太邪惡了。

陸縝輕笑,四寶給他笑的渾身直冒毛栗子,也不敢再多問,生怕督主一時興起再要跟她看,隻當督主那玩意是壁虎的尾巴,還在心裏偷偷地給他起了個外號——陸巴牆虎兒。她隻是道:“我的身份煩請您保密,不然您…”

陸縝唔了聲:“這點你不必多想,我若是要說,早都說出去了。”

四寶很敏銳地抓住了重點:“…早都?”她不可置信地道:“您是什麽時候知道的?!”

陸縝悠然道:“有一回你睡著了夢遊,脫光了衣裳就鑽到我被窩裏來。”

四寶:“…”

陸縝見她一臉驚恐,這才笑了笑,終於說了實話:“上次你為了救我落水,我看你喘不過氣來,幫你解衣裳的時候發現的。”

四寶扶著大如鬥的頭:“…我謝您嘞。”她張了張嘴:“您為什麽不早點說破呢?”

提起這個,陸縝神色便淡了幾分,乜了她一眼:“我等著你來告訴我。”四寶簡直扼腕,早知道她就不糾結直接說了,還能表示一下忠心,哪裏像現在一團亂。

她坐在床上懷疑了一會兒人生,陸縝也不催促,下巴墊在她肩頭,把玩著她的一縷秀發,時不時用秀發掃過她鼻尖,引得她皺起了鼻子,想翻白眼又硬是忍住的模樣格外招人。

四寶在風中淩亂了一會兒,才重新艱難地開了口:“您昨晚上…為什麽不推開我?”

陸縝手指在她臉上刮了刮:“你一口一個想要督主,硬是扯著我的腰帶不放,我就是想推也推不開。”

四寶:“…”她勉強給自己坐著心理建設,修補自己殘破的玻璃心,怎麽說也是她強上了督主,再說就憑督主這模樣指不定是誰吃虧呢。

陸縝親了親她的柔唇,讓她半靠在自己懷裏:“還有什麽想問的,一並問了吧。”四寶頗不習慣跟人這般親密,但想到兩人都鼓掌過了,再矯情也沒什麽意思,就默默地忍下了,訥訥道:“奴才沒什麽想問的了。”

陸縝挑唇笑道:“奴才?”

四寶大腦正處於死機重啟狀態,愣了愣:“小,小人?”

陸縝伸手點在她心口,微微一笑:“我。”

她被督主蘇了一下,覺著他笑的格外好看,忍不住在心裏偷偷截圖保存,陸縝忽然問道:“是誰給你下的藥?”她呆了呆,彈起來就要下床,匆忙就想跳下床,沒留神腰杆發酸,哎呦一聲又跌了回去。

陸縝本來和她正在溫存,見她這麽風風火火的站起來,蹙眉道:“你怎麽了?”

四寶表情突然猙獰起來,一字一頓地道:“找人算賬!”

……

成安和柳秉筆正擺出農民揣在牆根底下聊天,柳秉筆頗是惆悵,塗的鮮紅如血的唇角也垮了下來:“四寶昨兒和督主…成了?”

他們不清楚四寶和督主之間具體發生了什麽,但是昨晚上陸縝命人打熱水換新床鋪他們可是一清二楚,往日就是四寶守夜也沒有這樣忙亂的,他們雖然不敢出去胡亂傳,但私下議論幾句總免不了。

成安也一臉鬱悶,他可答應馮青鬆要照看四寶,沒想到照看著照看著照看到督主床上去了,馮青鬆知道了還不得找他拚命?偏他還不敢幹涉這事兒!

成安和柳秉筆一向瞧彼此不大順眼,不過這時候還是可以和他吐吐槽的:“可不是,這麽多年了也沒見督主身邊有過誰,原來皇上送了兩個絕色美人到他府上,也被他婉拒了,怎麽就偏偏瞧上四寶呢?”

柳秉筆臉上的惆悵和他如出一轍,難得點頭附和,嫋嫋娜娜地點了點頭:“是啊,我原以為,督主就是要選枕邊人,我也是他頭個要選的,沒想到竟被個外來的小子給搶了先。”他還抽出絹子掖了掖眼淚,摁著臉上的粉道:“可憐我這一片癡心呐~~~~”

果然兩人三句話不到就得吵架,成安啐了他一口:“你出門沒照鏡子吧?仔細看看你那張臉哪點比得上我們四寶,更別說配督主了,妝濃的跟唱大戲的似的!還一片癡心,你那癡心你自己蒸了吃了吧!”

柳秉筆一聽就尖叫一聲,袖子一擼就要衝上來揍人,成安比較擔心他以後沒事兒找四寶的茬,正想給他個厲害瞧瞧,兩人眼看著就要在司禮監演一出全武行,就見四寶穿戴整齊走了出來。

柳秉筆臉上瞬間笑成了一朵菊花,撂下成安就迎了上去,掐著嗓子道:“寶啊,你渴不渴餓不餓?要不要吃點什麽啊?想吃什麽跟你柳叔說,柳叔這就吩咐廚下去做。”

成安:“…”= =節操神馬的,果然在東廠就不存在。

四寶也給他突如其來的熱情嚇得瑟縮了一下,成安一腳把他踢開,拉著四寶走到一處僻靜的地方,麵上有些沉痛地問道:“寶啊,昨晚上…怎麽樣?”

四寶;“…”她真的不想一大早跟人討論這個!而且這事怎麽傳的這麽快!

她鬱悶了會兒才含糊道:“就…還成?”她昨天腦子都是昏昏沉沉的,也沒功夫感受督主的技術啥的…

成安東掏西掏掏出一個木盒來,裏麵裝了個圓肚的瓷瓶,一根一看就很邪惡的玉棒,以及一個長了好多毛的銅環,他麵帶歎息地道:“既然事已至此,叔也不勸你什麽了,這些東西你拿著,以後你和督主…的時候也能少受點罪,多得點兒趣。”

四寶:“…我謝您嘞!”

成安繼續介紹,指著那個小瓶子道:“這是梨花膏,用來塗在…你明白的地方的,不光能潤滑,還能助興催情…省得你倒時候疼的厲害。”

四寶聽完一個已經麵無人色了,匆匆衝他揮了揮手:“多謝您的好意,我還有事兒要辦呢。”為什麽安叔會有這種鬼東西!

成安叫了幾聲沒叫住,糾結了半晌,決定還是為老基友唯一的幹兒子的菊發努力一把,拿著盒子去向陸縝推銷:“督主您看…這些是一些助興的物件,您看看要不要…”

陸縝看起來倒是比四寶有興致很多,饒有興致地拿起那銅圈問道:“這個怎麽用?”

成安忙道:“可以套在玉勢上,然後…咳咳。”他這個老臉也不由得紅了一把。

陸縝雖然很有興趣,但也沒收成安給的,打算讓東廠那邊打一整套全新的。

成安還不知道自己幫督主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抱著自己推銷失敗的盒子悵然若失地走了。

四寶想到這一團亂麻就頭疼,拎著昨日的食盒和半盤子點心心煩意亂地去找沈華采要問清楚,出來開門正好也是點翠,她一臉的無精打采,見到四寶更是懶怠:“堂公子來了,有什麽事兒嗎?”

沈華采對外隻稱四寶是她堂兄,四寶還沒來得及開口,點翠目光一下子落在她手裏拎著的食盒上,臉色登時變了,四寶沒注意看她,心煩地皺眉道:“我要找你們少爺,他在嗎?”

點翠也猜出沈華采是把點心全送給她了,不由得心頭滴血,那春風醉她自己就一瓶好不好!本來是想勾搭主子的,沒想到就這麽賠在一個窮親戚身上了,她跟誰說理去!

她心裏恨歸恨,也知道此時不能鬧大:“我們少爺今天不想見客,您有什麽事兒不妨告訴我,我來告訴少爺。”

她沒心情聽這些片話,伸手就要讓點翠讓開,沒想到不留神按在她胸脯上了,點翠現在隻想把她攆走,眼珠一轉,就勢按住她的手大叫道:“非禮啊!”

四寶:“…”

真是醉人的一天呐!

第五十七章

點翠想著先說她非禮自己,讓家丁把她攆走,使她今日對質不成,等再過些時候人們都把細節忘了,她大可以推卸責任,沒想到這一叫喚反倒讓四寶對她起了疑心,又被這一聲差點氣樂了。

她搞基有督主,搞百合曾經也有鶴鳴那樣的美人,誰看的上她啊!

四寶懶得跟她廢話,直接把手抽回來,對趕過來的家丁氣定神閑地道:“我要見你們少爺。”

家丁本來操著棍棒準備打人的,見是沈華采的熟人,倒有些躊躇了,四寶看了眼捂著胸口眼裏掠過慌亂之色的點翠,強壓著性子道:“先叫你們少爺過來,一來我有話要問他,二來他來了就知道我是清白的。”

幾個家丁想著這事兒反正自己也處理不了,幹脆轉身去院裏叫人,點翠想攔一時沒攔住,沈華采轉眼就被叫了出來,他看起來好似真不大好,撇開腿邁著八字步慢吞吞地晃悠過來,見此亂狀愣了下才問道:“什麽事兒?”又轉向四寶:“哥,你怎麽了?”

點翠慌忙搶先一步解釋道:“少爺,堂,堂少爺方才一伸手就在奴婢身上亂摸,他,他想要非禮奴婢。”說完做戲似的流了幾滴淚。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