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47節

謝喬川先是疑惑,再是恍然:“原來薑糖水是用生薑和紅糖做的,我原以為有種糖叫薑糖呢。”

四寶:“…”

謝喬川不知不覺承擔起身為男人的責任來,沉吟道:“這個交給我來想辦法,你隻管歇著。”他頓了下,又問道:“你…為什麽會進宮?”

四寶不欲說太多家裏的事兒,隨意解釋道:“當初我家裏兄弟在入宮淨身的名單上,我爹娘想要給家裏留後,就塞了錢那我頂替進來了。”

謝喬川眸光微冷:“世上竟有這樣狠毒的爹娘,這種人根本不配為人父母。”

四寶被他發現女兒身的秘密本就不是自願的,此時也沒有跟他分享自己情緒的欲望,聞言隻是扯了扯嘴角:“反正從此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了。”

謝喬川目光柔緩地看著她,低聲道:“生薑和紅糖我去幫你想想法子。”他說完大步出了門,在門口停下了腳步,表情有些不自在,不過仍是問道:“你…你進宮之前有訂過親嗎?”

四寶腰酸背痛,肚子還疼的要死,無暇思考他為什麽問這麽詭異的問題:“都過去多少年了,我哪兒記得啊。就算真訂過親,你覺著我這情況有誰敢娶?”

謝喬川眼裏漫上幾分喜意,一言不發地出去了,他也算是神通廣大,不知道從哪裏真弄了一碗薑糖茶來,端過來給四寶:“我自己住的,你趁熱喝吧。”

四寶狐疑地看了眼小碗,就見裏頭黑黢黢的紅糖水裏飄著一整塊巨大的沒去皮的生薑,她沉默片刻才道:“你為什麽不把生薑去皮切成小片,這樣更好煮。”

謝喬川微怔:“還要切片?”

四寶:“…”罷了,有的喝就不錯了,她咕嘟咕嘟把一碗紅糖薑茶喝完,覺著身上一暖,小腹的劇痛驅散不少,真心感激道:“多謝你了。”

謝喬川撇開頭:“舉手之勞而已。”他默了會兒,又把腦袋撇回來,低聲道:“你要是喜歡,我可以經常煮給你。”

四寶:“…謝謝,不好麻煩你。”

四寶這情況肯定是沒法幹活了,硬撐了幾天,實在是撐不下去了,隻好跑去跟沈寧告假,沈寧隻道她腦袋上的傷還沒好全,也沒過分責怪她,隻是又命人把她送回了宮裏。

四寶:“…”所以她折騰來折騰去到底是為了啥!

陸縝對她的突然回宮倒是沒什麽說頭,上下打量她幾眼,表現的隻像是個關心下屬的好上司,神色淡然地問道:“沈寧說你舊疾複發,身子不爽利,可要請太醫瞧瞧?”

四寶對他的‘正常’表現舒了口氣之餘又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詭異,嗬了嗬腰道:“不必了,奴才就是腹痛,緩了這幾日已經好些了。”

陸縝不動聲色地掠過她有些蒼白的麵容,淡漠應了聲:“既如此,你先下去歇著吧。”

自打四寶進司禮監,就沒在督主身上受到過這種冷遇,成安都覺著頗是怪異,忍不住出聲道:“督主,奴才看四寶這小子臉色實在不大好,要不要請太醫來…”

陸縝抬手止了他的話頭,看也不看他:“內閣的折子取完了嗎?”成安再不好多嘴,悶頭出去忙活了。

陸縝這才放下手裏的朱筆,捏了捏眉心,偏頭讓人把送四寶回來的底下人叫進來問話,他旁敲側擊地問了幾句四寶的病情,知道她最近一直腹痛,著意跟人疏遠著,脾氣也格外差,他心裏有了點底兒,又吩咐廚下人把食材全換成補氣養血的。

四寶有沒有補好不知道,但司禮監的內宦們各個補的紅光滿麵,有各別血氣旺的還流了好幾天鼻血。

陸縝麵上看著一派淡然,心裏著實操心不少,十二監還管著宮裏妃嬪的起居注,他懂的可比謝喬川那樣的愣頭多多了,四寶要是來了月信,有沒有足夠的貼司,會不會被人發現?要是走路上漏出來了怎麽辦?零零碎碎的事兒想下來,他比四寶自己想的還多。

他甚至特意翻書查了下帖司是怎麽做的,讓人買來製作材料和份例一並發下去。

自從四寶和陸縝鬧矛盾開始,周遭人的態度就隱隱有些變化,雖然沒人腦殘到直接上來踩人,但冷眼看笑話總少不了,背後議論的更多,四寶在黃化門遇到的那廝就背後嚼了幾句舌根:“…還當他四寶有多少狐媚手段呢?原來也就那點本事,靠賣屁股上了督主的床,現在督主玩夠了睡膩了就把人給扔了,以後更有他倒黴的時候。”

他要是扯別的事兒倒也罷了,宮裏素來拜高踩低,她也有這個心裏覺悟,偏偏要把這事兒拿出來說嘴,四寶心頭的火兒騰就冒了出來,她才不是那等忍氣吞聲的,衝上去就照他臉上扇了兩巴掌:“你再說一句試試?!”

那人先是有些畏懼地一縮,繼而梗著脖子大聲道:“怎麽了你?!你做下那種惡心巴拉的事兒還不許人說了?!”

四寶毫不猶豫地給了他一腳,兩人就這麽打了有一炷香的功夫,直到眾人回過神來才把兩人拉開,他嘴皮子利落,力氣卻不大,臉被打腫了,身上也被踩了幾個腳印子,不過四寶顴骨也青了好大一片。

陸縝知道這事兒也隻是淡然哦了聲,倒是成安拉著偏架,先把那人罰了一通,然後才取了藥膏過來給四寶上藥:“你說說你也是,犯得著跟那種狗東西計較嗎?”

四寶疼的呲牙咧嘴,成安半點不同情她:“該,要是擱在原來督主還看重你的時候,這幫人別說跟你動手了,碰你一根手指頭都不敢,你看看現在?有多大的事兒,你認個錯不就完了嗎?”

四寶捂著臉苦笑一聲,她也不是不知道低頭認慫的道理,可她和督主的事兒也不是認個錯就能解決的了的。

成安把藥膏子就絮絮叨叨地走了,四寶還是比較在意形象的,再加上她明日要出宮辦差,取了藥膏準備努力把淤血揉散,就聽外麵有人叫了聲:“四寶,有人找你!”

四寶用帕子捂著臉出了司禮監,就見倚綠挎著個小籃子在外麵等著,見她先問道:“寶公公,聽說你上回腦袋上受了傷,現在好點了嗎?”她咬了咬下唇,把手裏的小籃子遞給她:“我也買不起什麽貴重補品,就悄悄做了幾個芝麻餅,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這情形倒是讓她想到鶴鳴來司禮監探病的場景,她心頭不由得一暖,接過小籃子笑著道:“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倒是你最近如何了?”

倚綠苦笑一聲,伸手拉開袖子,就見雪白的手臂上有不少傷痕,燙的擰的都有,她輕輕歎了聲:“我上回直接跟枕…跟王昭儀說了,說我不想給太監做對食,求她不要逼我,她當時滿臉歉疚,扶我起來好言安慰了幾句,我當時還想是不是誤會王昭儀了,她其實是個好的,沒想到她接下來就變本加厲地折騰起我來,她自己雖然沒動手,卻指使手下人動手,她隻袖手看著,這樣…比給太監當對食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說完禁不住掩淚,四寶聽了心裏也很是不落忍,看著她俊秀不亞於枕琴的相貌,暗道可惜,寬慰道:“要不要我幫你想個法子,調任到別的妃嬪那裏去當差,隻是得寵的妃嬪宮裏怕是很難進了。”

倚綠聽完這話,眼裏閃過一道異樣的亮光,垂眸苦澀道:“跟誰還不是一樣?”她取出一把散碎銀子來,抓住四寶的手哀聲求道:“寶公公,你幫我個忙好不好?”

四寶看了眼那銀子,差不多是倚綠全部積蓄,她便沒伸手接,隻是道:“你先說說看,能幫的我一定幫。”

倚綠堅持把銀子塞給她,神情猶豫:“你出宮的話,能不能幫我捎一柄檀香小扇和一對兒珍珠耳環來?不用多好的,樣子差不多就行。”

四寶聽這要求十分莫名,見她吞吞吐吐的,神色便也淡了幾分,倚綠瞧出她神情有異,正要解釋,就見她擺手道:“幫你捎東西可以,我也不知道你要做什麽,你也不用告訴我,以後有什麽事兒也與我無關,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倚綠見她肯幫忙,已經鬆了口氣,感激地欠身行禮:“我明白的。”

四寶點了點頭,轉身進了司禮監,她其實很不喜歡參合進這些事情裏,但倚綠到底是故人,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被枕琴磋磨死。

司禮監門口發生的事兒當然瞞不過陸縝,他倒是沒想到四寶一轉眼又跟個小宮女搭上了手,京裏的貴介公子也不見得有她這般旺的桃花。

四寶一回去,就見他目光又有意無意落在自己身上,出言問道:“你出去見誰了?”問完才發覺自己語調不太對,掩飾般的輕咳了聲。

四寶想到上回對食那事兒,身子不由得貼牆縮了縮,低聲含糊道:“回督主的話,是奴才原來的一個朋友,她托奴才幫忙從宮外捎點東西回來。”

陸縝明知道這時候不說話才是最好的,偏偏就忍不住,冷哼了聲:“你是在司禮監當差又不是開鋪麵的,差事未必當的有多好,整日兜攬這些無聊的事做什麽?”

這話有暗責她不敬業的意思,四寶臉色格外禁不住變了變,但上頭人說你還能反駁回去不成,隻好低低應了個是。

陸縝自知失言,他這幾日明明都在想做些什麽和緩氣氛的,可是一見到她跟旁人在一起又忍不住惱意,默了下才道:“你先下去吧。”

四寶垂頭退了出去。

她給這麽一鬧也覺著心力交瘁,再也提不起心來想別的事兒,第二天匆匆買好東西就塞給了倚綠。

她本來沒覺著這事兒跟自己有什麽幹係了,直到沒過幾天又聽到倚綠被皇上臨幸封為淑女的消息,心裏這才有些了然,雖然不知道倚綠是怎麽做到的,但是能從枕琴的掌控下逃出來當然最好,雖說成為宮妃也是萬般勾心鬥角,但總比當奴才任人作踐的強。

倚綠賜住的是離石蘭軒不遠的桃李軒,她是新近搬進去的,要收拾的地方不少,正好收拾的活計落到四寶頭上,她到了地方,見倚綠一身簇新的月白色襦裙,顯得頗是清麗明媚,氣色也比往日好上不少,她欠身行了個禮:“李淑女,份例的東西已經給您收拾妥當了,您看看還有什麽疏漏的地方,咱們也好添補。”

倚綠是個知道恩義的,這點就比枕琴強上許多,她見到四寶麵上感激不盡,忙伸手把她扶起來道:“寶公公別這樣,我挺不習慣的,咱們就正經地說說話好不好?”

四寶起身躲開她的手,還是多嘴提了一句:“淑女,現在咱們身份有別,再不能像以往那樣沒規沒矩了。”

倚綠知道這是實打實的好話,收回手麵上感激更甚:“我知道的,我隻是…”她咬了咬下唇,不讓底下人跟著,兩人並肩走到桃李閣後麵一處僻靜的小池邊,雙膝一彎就要給四寶行禮,垂淚道:“我也是經過了這麽多事兒,才知道什麽是真心什麽是假意,你肯在要命的當口拉拔我一把,我已經感激的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四寶忙把她拉住,慌忙道:“淑女客氣了,我其實也沒做什麽,就是幫你買了幾樣東西而已。”

倚綠搖搖頭,堅決道:“事兒雖小,但也不是人人都能盡心幫忙辦的,王昭儀本來,你等於是救了我的命。”

四寶心裏也有些感動,卻不好說什麽讓她更激動,隻謙遜地笑了笑。她本來已經打算走人的,忽然腦後一道勁風襲了過來,她忙側頭躲開,背後的木棒一下子打到她肩膀上,她痛的‘哎呦’了一聲,身子一矮,急忙側開身躲過了第二下。

她還以為是倚綠心存歹念,想要把她引到這裏來殺人滅口,沒想到倚綠也是捂著嘴滿臉驚慌,她怔忪了一瞬才反應過來,正要開口呼救,身後一隻手就伸了出來,用一塊帕子死死捂住她口鼻,一股香味充盈了倚綠的鼻端,她沒掙紮幾下,就昏了過去。

四寶心裏艸了聲,不過她本事再好也躲不過兩個人的夾擊,很快另一隻手伸過來也捂住她的鼻子,她看見倚綠被迷,心裏有了準備,奮力屏住呼吸,隻吸入了一小口,不過頭腦也很快昏沉起來,兩個刺客就開始搬抬她。

襲擊她的兩人大概以為她是真暈了過去,一邊搬人一邊罵道:“在桃李軒蹲了幾天才逮著這麽個機會,這小子還挺無情,相好都跟皇上睡了,他也不說趕緊來看一眼!”他說完忍不住說伸手掐了掐四寶的臉,笑的格外淫邪:“不過你別說,這小子長的還真好看,比李淑女還要漂亮得多,難怪李淑女能看上。”

他說完又嘖嘖道:“不過再好看也沒用,誰讓她幫著她相好的李淑女入了聖上的眼,得罪了咱們王昭…”

旁邊的人大概是不耐煩了,伸腿踢了他一腳,低聲喝罵道:“廢話那麽多做什麽,趕緊幹活!”

那人把兩人搬到了地方,又忍不住嘴欠,繼續問道:“不過聽說這小子在司禮監很得督主青眼,咱們這麽做會不會…”

另一人不屑地冷笑了聲:“他前些日子惹事徹底把督主得罪了,沒有督主他算哪根蔥?咱們昭儀豈會打無準備之仗,算準了這點才敢…”他忙住了嘴,冷冷瞪了開口那人一眼,一言不發地忙活去了。

四寶迷迷糊糊隻聽了這麽多,然後就感覺自己被抬到了倚綠身上,那兩人就功成身退了。

四寶吸入的迷香少,其實沒有全暈過去,她眼前黑了會兒就恢複了知覺,感覺到自己躺在倚綠身上,她費盡全力才把眼睛睜開一道小縫,果然見倚綠衣衫不整地躺在她身下,兩人就以一種極其曖昧的姿勢躺在一處較為隱蔽的草叢裏。

她見這幅情形,再加上方才聽到那兩人的對話,心裏已經把枕琴的算計猜出了七八,她和倚綠相熟,估摸著枕琴也是捏住了這點,她忍不住在心裏罵了一串國罵,隻恨自己詞匯量不夠豐富,現在著急也沒用,她急忙想要挪動身子脫身,沒想到這迷香甚是給力,她現在就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得。

但是她若是再不能動,就是全身長滿了嘴也不可能說清了,到時候兩人絕對是杖斃的命!

這時候桃李閣那邊已經傳來了陣陣騷亂,按照套路,她估摸著八成是枕琴帶人來捉奸了,她心裏簡直要急死,牙都快咬碎了也無濟於事。

那邊元德帝的聲音先傳了過來,顯得極為不愉:“…宮裏碎嘴子的人多,朕原以為你是少有的清明人,怎麽也能信那些捕風捉影的事?”

接著便是枕琴的聲音,不卑不亢之餘恰到好處地帶了幾分委屈:“若是無憑無據,妾怎麽敢胡言亂語,王淑女和那內宦早有些曖昧,隻是我平日對她太過信任,所以從沒懷疑過她,這回要不是我派手下人往桃李軒送東西,恰好撞見兩人私通,妾也絕不敢驚動皇上的!”

她聲音漸漸低柔下來:“妾是怕傳出去有損天家顏麵,倚綠是我的好姐妹,她做出這等事,我怎能不難過?”

四寶耳朵聽的清清楚楚,一行人的腳步漸漸近了,再近了…

元德帝沉默片刻才道:“若真是實情,朕絕不會輕饒。”

一行人轉眼就走到了草叢裏,元德帝就見倚綠微閉著眼,衣衫不整地躺在草叢裏,卻不見她說的私通之人,他濃眉一皺,冷冷看向枕琴。

枕琴也有些慌了手腳,指向已經蘇醒過來的倚綠沉聲問道:“李淑女,你為何衣衫不整地躺在這裏?!你那對食被你藏在哪兒了?!”

‘被私通’的四寶就藏在不遠處的灌木裏,她方才咬破舌尖才硬是擠出一點力氣來,本想把倚綠一起拖進來藏好,可是枕琴來的太快,她匆忙之間隻能一人先躲了起來。

她透過灌木的縫隙往外看,就見陸縝赫然在元德帝身後跟著,隻是不知為什麽,方才一直沒說話。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看到陸縝的那一瞬心先放下了,就好比吃了強效定心丸,可是一轉眼的功夫心就提了起來,她跟督主非親非故,又把人狠狠地得罪了,陸縝憑什麽會幫她脫身?

不行,要想法兒自救!

四寶暫時呆在灌木裏不敢動彈,打算等人走了才尋個機會脫身出去,忽然像是心有靈犀一般,陸縝不經意般的往灌木裏瞧了眼,目光微凝,不過一瞬的功夫就移開了去。

元德帝麵露狐疑地望向枕琴,枕琴咬牙跪下了:“妾真的不敢欺瞞皇上,李淑女的奸夫便是司禮監的四寶監官,兩人在李淑女有封號之前,兩人便有了首尾,後來李淑女被幸之後,兩人還是藕斷絲連,這都是妾底下人親眼所見,絕無半點虛言!”

元德帝稍微一想就想起四寶是哪個了,下意識地看向陸縝,沉吟道:“陸卿,四寶監官現在人在何處?把他叫過來問話。”

四寶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第五十五章

陸縝這回是趕巧了,他本來正和元德帝商議政事,枕琴就派人請元德帝過去,而且私通這事兒又牽扯上內宦,元德帝便讓他一道兒過來,他的聲音還是慣有的從容淡然,他隻道:“臣不知王昭儀所言之事,臣隻知道四寶方才被臣派去當差了,若皇上想見她,臣這就將人喚回來。”

他說完看了倚綠一眼,倚綠竟然很稀罕地看懂了這一眼暗示,攬著裙擺垂淚道:“妾不知道昭儀姐姐為何要這樣說,妾方才一出來就被人迷暈了。”

枕琴冷冷道:“撇清幹係誰人不會?本就是你自己行止不檢,難道還有人害你不成!?”

元德帝對倚綠還有不少熱乎勁,見她跪在草地上抱著膀子煞是可憐,略一沉吟道:“先回桃李軒再說此事。”

四寶見他們徹底走遠了,忙觀察了四周,確定徹底無人才貓著腰悄悄跑出來,沒想到才邁出幾步半道就撞上成安,成安半句廢話沒說,壓低聲音道:“跟我走!”

四寶一言不發地跟在他身後,成安竟然帶她走了一條從來沒見過的密道,左右繞了一圈,這才大搖大擺地從正門進了桃李閣,她忍不住感激地看了陸縝一眼,陸縝不知道是沒看到還是不想理,隻負手站在原處不理。

元德帝沉聲問道:“你方才在何處?”

四寶已經和成安對好供詞,跪下流暢地答道:“回皇上的話,奴才方才從桃李軒出來就直接回了司禮監,督主又給奴才派遣了別的差事,讓奴才幫著整理公文折子。”

元德帝略一沉吟,又問道:“你可是與李淑女熟識?”

這點想瞞也瞞不了,四寶毫不猶豫地點頭應了,流利答道:“原來奴才常在各宮跑著送份例,跟各宮的姐姐們都十分相熟,不光是李昭儀,就連王昭儀奴才也相熟的。”

元德帝默然看了枕琴一眼,枕琴有備而來,雖然這情形超脫她掌控,但她也沒有十分慌亂,隻冷冷道:“好一張利口,我是認識你不假,可惜知人知麵不知心,誰知道你會和李淑女做下這等齷齪事兒?!”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奸臣寵妻日常一品貴女公主要下嫁亂君心美人圖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