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40節

元德帝皺了皺眉,陸縝看他一眼,淡然道:“想必是他們辦事不利,觸怒了昭儀,換兩個伶俐的去吧。”他欠身道:“臣禦下不力,讓皇上見笑了。”

元德帝忽想起陳禦史似乎是陳昭儀的家中長輩,難怪陳昭儀這般刁難司禮監,他素來不愛後宮參合朝中事,心裏的不愉更添了幾分,探完病就直接走了。

這眼藥看的四寶歎為觀止,正想跟陸縝交流一下心得,就見陸縝滿目陰沉地轉過身,她被這眼神嚇了一跳,小心問道:“督主,您怎麽了?”

陸縝雖然知道元德帝是著意試探,但心裏還是不大痛快,揚了揚眉梢:“沒怎麽,隻是覺著你能耐不小,皇上才瞧了你幾眼,就要出聲把你收到禦前去了。”他伸手捏住她下巴:“你方才怎麽不就勢應下?去禦前當差不是更有前程?”

四寶簡直冤死,明明她一句話沒說,搞得跟她有意攀高枝似的!她心裏也十分不痛快,不過對著陸縝卻不敢發火,腦袋往後仰了仰,把下巴從他手裏拯救出來,辯白道:“您都說了我是個笨的,哪有去禦前當差的能耐?再說皇上說什麽做什麽我也管不著啊,我要是辦砸了差事您打我罵我都成,但您要是為著這個覺著我不忠心,我是萬萬不敢認的。”

陸縝知道這事兒確實怨不得她,但想到還有別人對她覬覦就生出一種想要殺人的衝動:“你說得對,這事兒原也怨不得你,是我的不是。”他說完頓了下才古怪地笑了笑:“打你罵你?自打你來了司禮監,我什麽時候彈過你一個指甲?”

這話倒是沒錯,有時候四寶做錯事兒馮幹爹還免不了揪她耳朵呢,但督主卻是碰都沒碰過她的。

既然老板服了軟四寶當然得鋪個台階下,順道兒表忠心道:“我對您一片丹心日月可鑒,別說是皇上了,就算是太祖皇帝在世要我過去,我也隻一心一意地服侍您。”說完已經被自己的情商折服了。

真是沒什麽比這話更熨帖了,陸縝隻覺得渾身暖洋洋的舒坦,伸手在她臉頰上刮了刮:“小東西,人不大膽子不小,竟連皇上和太祖一道編排上了。”

小丫頭表忠心的話都說的這麽曖昧,果然是對他有好感的吧?

第四十七章

元德帝一走,在司禮監當差的日子就又恢複了風平浪靜,就是四寶最近很是鬱悶,她皮膚本就屬於容易留下印子的那種,上回被貓撓了一下好倒是好了,就是從眼皮到眼尾處一抹紅痕,誰見了都要問一句。

陸縝身上大好的第一件事兒就是痛快洗了個澡,出來後見她對著靶鏡左看右看,似笑非笑地道:“你又不是姑娘家,這般看重容貌作甚?”

四寶想到陸縝私宅裏那大大小小的幾麵鏡子,心裏幹笑您可沒立場吐槽我,她放下靶鏡答道:“我這不是怕出去了不好見人嗎?”

陸縝上下打量她幾眼,有個沉寂許久的念頭自然而然冒了出來,笑的飽含深意:“這有什麽,用妝容遮掩一二就是了。”

四寶身子一抖,手裏的靶鏡差點掉在地上:“妝…妝容?!”

好吧太監堆兒裏怪人多,化妝神馬的在太監群裏都不算新鮮事了,甚至還三五成群討論保養皮膚和化妝的心得,司禮監的柳秉筆不也愛塗脂抹粉的,說話掐著嗓子走路邁著小碎步,人家差事辦的照樣利索,這沒啥好歧視的,但這事兒是督主提出來的就格外怪異了!

她禁不住偷瞄了督主一眼,他老人家不會也有愛好吧,平時也沒見他在自己臉上塗塗抹抹啊!難道他在人前一本正經,在人後就開始cos東方不敗?她腦補出陸縝一邊給自己塗紅臉蛋一邊繡花的情景,又差點被自己的腦補給生生嚇死。

陸縝一撩曳撒下擺坐下,挑唇笑道:“怎麽?很稀奇嗎?”

她呆呆地看了他一會兒,下意識地點頭道:“很稀奇…”她說完才覺出不對,慌忙擺手:“不不不,不稀奇不稀奇。”

陸縝當然沒猜出來她大的好比黑洞的腦洞,目光在她臉上流連許久,在認真地思考什麽妝容更適合她。

四寶給他打量的全身發毛,不由得側了側臉,訕訕道:“化妝…也不是不行,就是我不會化妝啊,要不我讓柳秉筆幫忙化一個遮掩過去?”

“何須用他?”他伸手讓她過來:“過來,我幫你描補描補。”

督主居然要幫她上妝,四寶覺著這個世界格外玄幻了!但轉念一想,沒準是督主平時找不到人打扮,自己為了端著架子,又不好天天塗脂抹粉的,於是拿她來練練手,她這麽一想心裏就放寬了許多,一溜小跑地走過去在他身邊的矮凳上坐了。

她還是覺著哪裏不對,忍不住抬頭問道:“督主…您會梳妝嗎?”

陸縝唔了聲:“勉強會些。”這就不得不說他手底下的幾個秉筆和監官了,有幾個對描眉梳妝格外感興趣的,常紮堆兒湊在一處討論這些,他無意中也聽過幾回,純粹是記性好想忘也忘不掉,沒想到這裏倒是派上用場了。

他話音剛落,就見四寶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瞟了她一眼問道:“怎麽?”

四寶擺擺手,嗬嗬傻笑:“沒怎麽沒怎麽,會上妝挺好的。”看來督主沒少背著人偷偷練習啊…算了,她就老實讓他練手吧,權當她關愛心理障礙人士了。

他讓成安從柳秉筆那裏拿了要用的東西過來,柳秉筆對自己的一張臉愛惜的不行,東西也都是高麗進上來的一等貨色,他還特地用花汁蒸煮了一遍,顏色格外鮮亮。他低頭嗅了嗅,香味清幽雅致,又伸手撚了撚,質地細膩柔潔,他還算滿意,頷首道:“就用這個吧。”

他說完也不管四寶一臉詭異,取了朱丹在眼尾處勾勒起來,他小心避開紅腫處,斟酌著下筆,轉眼一枝桃花就在她眼尾婉轉成型,原本紅腫的地方像是自然而帶的暈粉色,他貼了一枚小小的晶亮花鈿在花心處,整枝花更加鮮煥,襯得人也越發灼目,比花更嬌美。

四寶幾次想照鏡子都被他攔下了,隻好眼珠子不住往眼尾處斜,雖然一開始心不甘情不願的,但這時候也不覺好奇起來,督主到底給她化成什麽樣了啊?

他本來想畫個花鈿過過癮便住手的,畫完了卻有些控製不住,又換了黛筆勾勒出一對兒大而明麗的杏仁眼,她本就是天生的好相貌,被他細細斟酌著下筆描繪,那一雙盈盈秋水卻更加瀲灩,一回眸一轉身就能奪人視線,尤其是他,看著看著便不由得陷了進去。

四寶正百無聊賴地數著手指頭玩,一抬頭就看見他盯著自己走神:“督主,您怎麽了?”

陸縝強壓著俯下身親吻她眉眼的衝動,左右仔細打量著她,這眉目簡直不能更精致了,就是身上的太監衣裳依然十分礙眼,唔…得再想個法子哄她換套女子衣裙穿上看看。

他本來幫她裝扮是一時興起,但這個念頭一旦升起來怎麽都壓抑不住,想要親手把四寶打扮成他最喜歡最好看的樣子。

他正思量間,柳秉筆敲門進來回報事情,他說完正事兒,見四寶臉上的妝容就驚喜道:“喲,你小子終於學著打扮了,不錯不錯,化的還可圈可點的!”

四寶不敢說這是督主硬要給她化的,隻好訕笑:“您過獎了過獎了。”她說完瞄了瞄柳秉筆,就見他用黛青在眼睛邊兒上描了一圈——居然還是挺時髦的煙熏妝!

柳秉筆好這個,驚豔之下難免多絮叨幾句:“我早就說你是個好苗子,本來一開始我就想教教你怎麽梳妝打扮,沒想到成安那個臭人總是攔著不許,他那樣的懂什麽呢?你以後沒事就來跟我學學怎麽梳妝,保管讓你每回出門都美美噠。”

四寶:“…我謝您嘞。”= =她看著柳秉筆臉上的非主流妝容,忙不迭擺手道:“您自己研究吧,我活多,沒時間整天研究這個。”

柳秉筆還想再碎碎念幾句,陸縝已經蹙起眉:“你還有事?沒事還不回去當差?”

柳秉筆縮著脖子退了,陸縝把從他那裏借來的東西一股腦扔給他,讓他帶走,這回是借用,他的四寶才不用別人的東西。

四寶被柳秉筆一讚也好奇起來,扭著脖子就想照鏡子,被陸縝按住腦袋,他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塊絹子來,把才上好的妝容全擦了。他是難得別扭,自己也高興別人誇四寶好看,但又不怎麽高興別人一直盯著她看。

四寶:“…”督主您就是閑著沒事幹了吧!

反正最後浪費半個時辰化妝,就她自己啥都沒看見,四寶兀自鬱悶了會兒,陸縝忽然摸著下巴琢磨道:“你穿過女人的衣裳嗎?”

四寶身上的毛一下子炸了,差點沒蹦起來,矢口否認道:“我沒有,我可是正兒八經的爺們!”

陸縝:“…”

原來不知道四寶身份還好,現在知道了,聽這話怎麽聽怎麽…別扭。他噎了下才繼續保持笑意不變:“那我就有件事兒要跟你說了。”

四寶很想問一句我能不能選擇不聽,不過陸縝也沒給她說話的機會,從容道:“上回陳禦史那事兒你還記得嗎?”他見四寶點頭才繼續道:“陳禦史上回強闖我的寢室,見到我床上有人,雖然他人是打發走了,但我有對食的風聲卻傳了出去,有人宴請我的時候,在帖子上寫了陸提督夫婦,所以未免人笑話,我得帶個對食過去赴宴。”

這理由吧,乍一聽沒什麽問題,但是往深了想怎麽想怎麽別扭啊,不過陸縝也沒給她細細思考的機會,直接問道:“你覺著如何?”

四寶呆了會兒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陸縝看她一臉呆滯的模樣好笑,輕笑幾聲才道:“自然是你。”

四寶白著臉連連擺手:“這不成啊,我又不是真女人,您帶我出去要是被發現了不是更丟人?”

陸縝麵不改色地攏了攏腕子上的佛珠:“你眉眼本就偏女氣,隻要裝扮得當就沒人能瞧出來,再說也不會有人掀開你裙子細看的,誰會瞧出不對來?”

四寶也不知道他怎麽就起了牛心非要搞女裝大佬來,苦口婆心地勸道:“我是真不成啊…您幹嘛不找個真女人呢?您府上有不少丫鬟吧?要是嫌丫鬟模樣不好,可以去青樓找一個花魁行首什麽的,怎麽著也比我強啊,再說我這臉要是被人認出來,那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陸縝斜睨她一眼,蹙眉滿眼嫌棄:“帶個花魁去赴宴,虧你想的出來,而且那樣的人我也不會讓她近身。”他略帶希冀地看她一眼:“你到時候就蒙個麵紗出門,隻需裝裝樣子即可,不會有人認出來的。”

四寶還想說話,陸縝已經把她的退路堵死,似笑非笑地道:“是誰想出這樣的餿主意躺在我床上,害宮裏傳出我有對食的留言來?”

四寶一下子被噎住,這話她還真沒法接,可不就是她害的嗎!自作孽不可活啊!

她本來已經打算答應了,就聽他又悠悠然道:“你一心為主,品階也該往上升一升了,你意下如何啊?”

這般威逼加利誘,四寶還能說什麽,反正她左右不是陸縝的對手,蔫蔫道:“但憑您做主。”她隻得在心裏安慰自己,反正到時候蒙著麵也未必別人也不一定能看出什麽來,就算看出來了反正宮裏的太監比她娘的多了去了,肯定不會多想。

自打她上回差點被陳昭儀收拾,陸縝就動了給她升品階的心思,手掌一揮直接把人從從七品升到了從五品,不過職位不變,隻對外掛了個監官的稱號,實際上…還是以伺候陸縝為主,不過有了這個品階在,就是她下回再遇到陳昭儀,陳昭儀也不能把她如何了。

四寶本人都被督主的大手筆嚇了一跳,甚至沒啥節操地想如果穿女裝的代價就是直接跳二級,那她多穿幾次女裝也完全沒問題啊!

馮青鬆過來道賀的時候連連感慨:“你老子我在宮裏熬油似的熬了十多年,一個多月前才勉強升了個從四品,你小子倒好,每天就在司禮監吃吃喝喝一下子升了兩級,這就是命啊!”

四寶半點不謙虛,得意道:“那沒辦法,主要是臉型好。”

馮青鬆現在是徹底認識到臉好的威力了,難得附和道:“這倒也是,人長的好是福氣啊。”

爺倆閑扯幾句她才送馮青鬆回去,四寶人緣一向不差,再加上這事兒又頗得臉,這幾天來恭賀的人不斷,搞得她都有點飄飄然了。

而且品階的提升帶來的好處絕對不止是陳昭儀不能隨便揍她,不光俸祿漲了,各樣特權也多了,她原來隻能在宮裏住著,現在混了個監官的名號,就能在宮外買宅子置辦鋪麵田地,就像她幹爹,在恭儉胡同不遠處就有所小宅子,在京郊也掛名買了兩百多畝水田,以後就算出了宮也能當個小地主。

京裏房價貴,四寶暫時沒有買房的打算,不過買上幾畝地租上一間鋪子做生意還是可以考慮考慮的,她心裏既然有了計較,趁著一回出宮辦事兒,幹脆去尋靠譜的牙婆看鋪麵,沒想到剛走到街口,老遠就看見沈華采手裏拎著兩個包袱,後麵還跟著幾個搬搬抬抬的下人,看樣子是準備搬家。

經過上回的事情,兩人的關係自不同往日,隻是她見到沈華采還有些猶豫,沈華采眼睛尖,一眼就看見她了,他在宮外不好叫人,興高采烈地揮手:“寶公公,寶公公。”

四寶:“…”

她見周遭已經有人看了過來,恨不得一把捂住他的嘴,無奈地走過去翻了個白眼:“你小點聲!”她索性主動問道:“你這是要搬家?”

沈華采一指街尾的一幢清幽宅院,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進京也有些日子了,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宅子,本來在朋友家的別院借住,這回好不容易找到合適的,反正我接下來至少得在京裏呆上三五年,所以就幹脆把這座宅子買了下來。”

四寶點點頭:“這地界不錯,反正就算以後你不在京城呆了想要脫手也能賣得出去,沒準還能賺上一筆,反正京裏的宅子從來不愁賣。”她雖然暫時沒有買房的念頭,不過還是順嘴了解一句:“多錢買的,應該不便宜吧?”

沈華采笑了笑道:“這家主人急著離京赴任,所以價錢開的十分公道,才不到一千兩銀子。”

四寶:“…”她錯了,她不該問這麽拉仇恨的話。

沈華采見她突然沉默下來,還以為自己說錯什麽話了,慌裏慌張地問道:“…哥,你怎麽了?”

四寶捂著心口,一臉滄桑:“我心口疼。”

沈華采嚇住,慌忙道:“要不要我去請大夫,你走得了嗎?我先背你去屋裏躺會兒!”

四寶:“…”

她見沈華采差點嚇出個好歹了,好說歹說才算把人勸住,沈華采知道她沒事兒又來了興致,興致高昂地邀請她去他新宅看看,四寶本來想拒了的,見他一臉懇求又狠不下心來,隻得點頭應了。

沈華采在京裏是一個人住,所以宅子買的不大,隻買了一出二進二出的小宅院,但裏麵布置的還算清幽,各色家具也是十分齊全,很適合讀書人居住,四寶連連點頭:“這宅子不錯,清靜也不至於太過偏僻,你眼光挺好。”

沈華采命人上茶來,靦腆地笑笑:“我自己也不會挑宅院,都是家裏的管事幫忙置辦的。”他默了會兒,飛快地看了她一眼:“我本來想著以後要是能考中進士,估摸著就是留在翰林院當差,到時候要是能遇見皇上恩典從宮裏放人,就把你接出來跟我一道兒住,以後我若是外放,也帶著你一起去,好能照料你,到了一個沒人認識你的地方,你也不用躲躲藏藏的過日子了。”

四寶聽完不覺怔了怔,她一直拿沈華采當不懂事的小孩子看,沒想到他竟然想的這麽長遠,其實按照沈華采的規劃走似乎也不錯,不過她可不敢輕易把希望寄托在別人的身上,聞言隻是笑笑:“別說傻話了,這宅子也不是你自己掙錢買的,是你父親給的錢,你還有他們需要照料呢,哪能跟我一道過日子?別說咱們倆現在這情況,就算是住在一起的親姐弟,也有彼此的生活。”

沈華采頓時蔫了,四寶又勸道:“你也別想東想西的了,現在安生讀書最要緊,男人有了前程什麽那就什麽都有了,我在宮裏也沒你想的那麽慘,上回隻是個意外。”

沈華采這才稍稍振作了些精神,對她笑道;“我讓人買了幾塊東街趙二的驢打滾,我上回吃了覺著不錯,你也嚐嚐看。”

四寶含笑應了,轉眼一個眉目嬌嬈的丫鬟就端上來點心和茶水,這丫鬟見她打扮尋常,估計以為是哪個來打秋風的窮親戚,雖然沒有明著表露什麽,但手下難免有些敷衍,要茶要水總是慢上半拍,一雙帶了幾分水秀的眼睛壓根不往她身上看,隻時不時地往沈華采身上瞄著,他嫌她繞來繞去的煩人,揮手把人打發下去了。

尋常大戶人家的丫鬟絕不敢這樣沒規矩,這丫鬟估計是才采買來的,心裏還不大安分,四寶正想著要不要提醒提醒沈華采,就見沈家的管事低聲在沈華采耳邊說了句什麽,他眼睛一亮:“清瀾兄來了!”

他轉向四寶笑道:“哥,我等會兒介紹你們認識認識,他為人再好不過,我這一路能平安到京城多虧了清瀾兄照拂了。”

……

自打鶴鳴來了趙家,趙清瀾就覺著人生簡直太過順遂,沒有半點不如意的,鶴鳴並不打算在趙家吃白飯,她一個人幹活能頂的上十個人,從一開始接手他的活計就把什麽都打點的井井有條,每天早上起來鞋履衣裳都是擺放整齊的,就在伸伸手就能夠得著的地方,每天吃完飯手邊肯定會有一盤削好的新鮮瓜果,晚上睡覺的時候熏香也都燃好了,有時候睡的晚了,鶴鳴也會及時端來美味的宵夜,而且他吃了這麽久了竟沒有一次重樣的。

就是趙家管事一開始對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子頗有微詞,但這些日子相處下來,也隻有一個‘好’字,旁的人更不用說。

趙清瀾也本也不是那等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憊懶紈絝,但在這天堂一般幸福的日子裏,他也忍不住墮落了,他有時候甚至在想,假如‘小環’的家裏人來找她,他是否能狠得下心把她還給家裏人。當然作為一個道德標準很高的人,他很是為自己的陰暗念頭羞愧了一陣子。

趙清瀾從學館回來的時候在街上有賣花姑娘在買新鮮花朵的,他鬼使神差地買了一把看起來和‘小環’很配的茶花,可惜糾結了一上午,花兒都有點打蔫了,他還沒想好怎麽送出去。

鶴鳴匆匆走進來輕聲喚道:“公子?”

趙清瀾有點心緒地瞄了眼插在花瓶裏的花兒,柔聲問道:“小環,怎麽了?”

鶴鳴反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今天沈公子喬遷新居,您昨日不是答應了要幫著去暖屋的嗎?”

趙清瀾沒好意思承認自己心不在焉,把友人要搬家的事兒都給忘了,又看了眼那一把茶花,起身道:“我險些忘了,多虧你提醒了。”

鶴鳴笑了笑,幫他取過披風給他披上。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卿不自衿郡王的嬌軟白月光佳偶酌風流,江山誰主琅妻嬛嬛官夫人晉升路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