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39節

  陸縝:“…”

  他覺著自己沒病都快給四寶唱出毛病來了,忙擺手讓她不要再唱,四寶一臉遺憾地閉了嘴,一閉上眼腦子裏還是不住地回響著‘藥別停藥別停藥別停停停停~’的魔性歌聲。

  陸縝習過武,而且本事頗高,身體底子也好,他也是仗著這點才敢在落水之後不及時靜養,還裏裏外外忙活了這麽多,這也直接導致他病情加重——他中午明明看起來好了不少,下午竟然又發起燒來。

  其實想想也能理解,他本來身上就發著熱,身邊又有個暫時隻能看不能吃的四寶,心裏更存了股火,能好的起來就怪了。

  四寶險些沒給嚇死,慌忙請了太醫來診治,太醫不光開了藥方,還叮囑道:“光喝藥怕是一時半刻難見效,你們取些烈酒來給廠公擦身吧,記得,酒必須越烈越好。”

  司禮監上下不得飲酒,有十來壇用來待客的陳釀也不是烈性酒,成安忙命人出宮去買,四寶趕忙道:“出宮就怕來不及,我記得皇壇庫存放了幾壇烈酒,我這就去取過來。”

  陸縝雖然發燒,但也沒燒暈過去,隻是身上輕飄飄的不舒服,聞言竟然還有閑心亂想,沒羞沒臊的小丫頭,給男人擦身這話也能隨隨便便說嗎?幸虧是他。

  成安連忙翻出皇壇庫的鑰匙遞給她,四寶帶了幾個小火者去拿酒,一步也不敢耽擱地往回折返,皇壇庫離司禮監不遠,但是走近路的話,中間要穿過一個景致頗好小園子,園中有一座快綠亭,她離近了才看見有一眾宮女立在亭子外,應該是有妃嬪在亭子裏賞景取樂。

  她不想惹事兒,正準備繞開走,沒想到宮妃懷裏抱著一隻貓正煩躁不安地胡亂扭著,聞到生人的氣味更加焦躁,喵嗚叫喚了一聲,上躥下跳地跑過來沒幾下就跳到四寶的腦袋上,對準她的右眼就要撓下一爪子。

第四十六章

  這一爪子要是撓實在了,四寶一隻眼睛就要廢了,而且廢了還沒地喊冤去,幸好她情急之中慌忙側了側頭,貓兒的爪子隻從她眼尾處劃過,幸好這貓兒不大,爪子也嫩的很,倒也沒有勾破皮兒,隻勾出一道細長的紅痕。

  一到春天貓兒也暴躁得很,她慌忙把貓大爺從腦袋上摘下來,那邊亭中坐著的人已經看了過來,一道威嚴的聲音問道:“怎麽回事?”

  四寶認出這是元德帝的聲音,暗叫一聲不好,怎麽皇上這麽閑跑到這裏來賞景了?!

  這時候宮婢分開一條道,四寶被皇上身邊的近侍給拿去請罪,她小心瞄了眼,果然見元德帝坐在亭中賞景,旁邊坐著新近得寵的兩位宮妃,其中一個是她的老熟人——才升了昭儀的枕琴,另一個身形纖瘦窈窕,肌膚白皙,雖不算絕色,但也異常清麗嫻雅,眉目間很有幾分書卷氣,她一身天青色廣袖對襟褙子,雖然不比一邊的枕琴豔麗,但自有股清華氣韻——正是最近新選進來格外得寵的陳昭儀。

  四寶一見這位先暗叫一聲不好,陳昭儀出身簪纓世家,大概是受家裏影響,她厭惡宦官也是宮裏出了名的。

  四寶有個朋友在陳昭儀宮裏當差,本來以為跟個得寵的主子以後會有前程,哪裏想到犯了一點小錯就差點被陳昭儀給生生打死,求爺爺告奶奶才算是從石蘭軒調出來,撿回一條小命,陳昭儀宮裏大半的內宦都被折騰的半死不活,從此她的名聲也算是傳開了。

  四寶腦子裏把這些資料過了一遍,暗暗叫一聲苦逼,忙跪下請罪道:“奴才給聖上請安,奴才不留神驚擾了聖駕,請聖上恕罪。”

  小貓還認得主子,‘喵嗚’一聲就要往陳昭儀膝頭撲過去,陳昭儀本來彎腰要把小貓抱起來,但想到這貓兒被一個太監抱過,蹙了蹙細長的黛眉,不動聲色地挪開了裙擺,不讓小貓撲抓,底下侍女眼疾手快地把貓兒抱了起來。

  元德帝被攪了興致,心裏多少有些不痛快,上頭人才不會管下麵人是不是無辜,他們隻看結果和自己個的心情,也別說他們不講理,他們有理也不會跟奴才講。他正準備叫人把四寶拖下去,又看見她身上的衣裳,多問了句:“你是司禮監的?”

  四寶心頭咚咚亂跳,忙應了聲:“回皇上的話,奴才在司禮監當差。”

  陳昭儀本來怕髒了自己的眼,連看都懶得多看,聽到司禮監三個字兒才側過頭,冷眼打量四寶幾眼,忽然出聲道:“妾記得司禮監離這兒還有段距離吧?尋常當差也不會在宮裏橫衝直撞,怎麽他就偏偏跑到這裏來掃皇上的興致?真是沒得規矩。”

  她音調冷清,元德帝偏就好這一口,她也著意往冷豔路線走,元德帝一聽她說話便笑了笑:“是有些沒規矩了,拖下去敲二十個板子讓他長長記性。”

  既然元德帝都開口了,枕琴自然也不會幫腔說話,隻在一邊坐著喝茶看熱鬧。

  陳昭儀猶嫌罰的輕了,不過也不想顯得自己太過刻薄,隻道:“皇上聖明。”

  四寶暗道一聲苦也,她雖然知道陳昭儀不喜歡宦官,但也沒有想到她沒招誰沒惹誰的,又不是陳昭儀宮裏的下人,陳昭儀竟然會當著皇上的麵兒挑唆,這什麽奇葩女人啊啊啊!

  其實這是她沒有更新資料庫的緣故,陳昭儀的父親是正四品的吏部侍郎,她還有位遠房叔父在禦史台當禦史——正是前些日子被陸縝敲碎了膝蓋骨的那個,所以說當日陳禦史敢那般得寸進尺,也是看著遠房兄長得力的緣故,隻可惜他兄長最後也沒幫他逃脫了罷官抄家的結局。

  四寶撞上陳昭儀的貓是巧合,但既能找找司禮監的茬,哪怕隻是在其中當差的一個小太監,她也樂意。

  四寶眼看著就要讓人拖下去,忙抽了抽鼻子嚎啕:“奴才衝撞了聖上,奴才罪該萬死,就是被杖斃奴才也不敢有二話,隻是還請皇上命人把這幾壇子烈酒送到司禮監,我們家督主就指著這壇子就救命呢!隻要督主無事,奴才就是死也能閉眼了。”

  陳昭儀一聽陸縝的名字,心裏的恨意更甚,巴不得這天下頭號禍害病死了才好,出言道:“好個巧舌如簧的…”

  元德帝本來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聽到陸縝的名兒倒是頓了下,打斷陳昭儀的話,關切問道:“陸卿怎麽了?”他當然知道陸縝病了,他還特意命人送了補品下去,隻是沒想到陸縝病的這麽嚴重。

  四寶用袖子抹淚:“我們督主今兒下午突然發起高熱,太醫說尋常的湯藥治不了,要用烈酒擦身這樣的土方來治,奴才就鬥膽去皇壇庫取了幾壇子烈酒要給督主使…沒想到不留神衝撞了皇上和兩位昭儀,還請您責罰。”

  陸縝發燒是真,隻是沒有這麽嚴重罷了。

  元德帝這才認真看起她來,四寶的外貌還是很有辨識度的,他看完之後就認出來是那個常跟在陸縝身邊的相貌極出挑的小太監。

  一般人對相貌出眾的人總難免寬容些,再加上四寶方才那一番挖心掏肺的剖白,他也比較關切陸縝病情,便緩了神色道:“念在你是忠心為主的份上,這回便罷了,下回若還敢這麽冒失,就連這次的板子一並算上。”

  四寶忙叩頭道:“皇上寬宏。”

  元德帝記得陸縝似乎對四寶很是護著,他倒是猛然生出一個念頭,假如他真打了四寶,不知道陸縝會作何反應?不過他也不是閑的蛋疼,犯不著為了這麽無聊的事兒跟手下的重臣鬧不愉快,這個念頭隻是笑笑便過去了,他讓身邊的內宦訓斥四寶幾句,隨意道:“拿著東西去給你們督主治病去吧。”

  四寶沒想到這麽容易就蒙混過關,督主的名號果然好用!喜色也不敢表露在臉上,低著頭恭敬倒退著去了。

  皇上都如此說了,陳昭儀還能如何?她美目閃了閃,暗道內宦果然一個個都是擅諂媚溜須的貨色,她在心裏不屑地冷笑一聲。

  陳昭儀陪著皇上賞完春景就回了自己住的石蘭軒,左右見那被四寶碰過的貓兒還是不痛快,扔給身邊的婢女:“要麽扔了要麽溺死,別讓我再看見它。”

  婢女無奈,隻得接過貓兒下去了,陳昭儀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麽心裏疾病,嫌惡地淨了好幾遍身才覺著身上好些。

  四寶拎著幾壇子烈酒才進陸縝的寢室,他寢室一圈人圍著問候,他一概沒理,隻是見她紅著眼眶,右眼邊兒還有一道細長的紅腫,腮邊淚痕猶在,他麵色不經意地一沉,蹙著眉起身問道:“你哭了?怎麽去皇壇庫怎麽用了這麽久?路上發生什麽事兒了?”

  四寶擦了擦嚇出來的汗,心有餘悸地道:“我在路上被陳昭儀的貓兒撓了一下,當時聖上也在,陳昭儀非說我衝撞了聖駕,聖上原本都要把我拖下去打板子了,幸虧我機靈,說要趕回來救您的命,聖上這才放我回來。”

  她說完不無得意地壓低聲音道;“要不是我哭的及時,這會兒指不定不能回來呢。”順道讚了督主一句:“皇上一聽您病了,關心的什麽似的,立刻就放奴才走了。”

  陸縝不知道她瞎高興個什麽勁兒,斜睨她一眼,眉心擰起:“你的品階也該往上升一升了,免得走在路上哪個貓三狗四都能揉搓一把。”

  這話四寶愛聽,討好地傻笑幾聲。

  陳昭儀因為討厭內宦的事兒,在宮裏還出了點名氣,陸縝也對陳昭儀隱約有印象,麵色一冷,很快又調整了神色,好笑地看她一眼,伸手讓她近前:“過來讓我瞧瞧傷的重不重。”

  四寶隻得走過去給他看,他手指沿著紅腫之處虛虛撫過,甚至輕輕在傷口處吹了吹,柔聲問道:“還疼嗎?”

  四寶給他弄的格外不自在,借著放酒壇的動作躲過去,慌忙道:“奴才沒事兒,烈酒拿來了,趕緊讓人給您擦身吧。”

  司禮監的柳秉筆學過幾天推拿,他忙將手裏的帕子一甩,忙上前一步細聲細氣道:“奴才原來跟師父學過推拿,知道按哪個穴位最好,讓奴才幫您擦身吧。”

  陸縝麵不改色;“走開。”

  成安暗暗得意,要論督主的事兒誰能熟悉的過他呢,顯然他也是忘了上午碰的一鼻子灰,嘚瑟地看了眼柳秉筆,上前就要接手:“還是奴才最清楚督主的事兒,奴才來吧。”

  陸縝麵無表情;“不要你。”

  成安:“…”QAQ他到底哪裏做錯了!

  沈寧見底下幾個人還躍躍欲試,他倒是瞧出些端倪來了,笑著看了眼四寶:“寶公公是督主長隨,擦身這事兒讓寶公公來吧。”

  四寶還以為把酒拿回來就沒自己什麽事兒了,一臉懵逼地看著他。

  陸縝頷首:“過來。”

  眾人頗為幽怨地退下了,四寶磨磨蹭蹭地走到他床邊,垂死掙紮:“我手笨,要不您另請人來擦吧?”

  陸縝已經開始解上衣了,看著她挑眉道:“這難道不是你的分內活兒?你怕什麽?”

  四寶訥訥道:“那倒是沒有,我主要是…”

  他素白手指慢悠悠解開衣帶,脫下細薄的素紗中衣,絕色美人脫衣讓人不盡神往,一舉手一投足誘惑無限,四寶隻看了一眼臉就又紅了。

  他假裝沒看到,隻淡然道:“都是太監,你身上又沒有多塊什麽,我還能把你吃了不成?”

  這話噎四寶真是再合適不過,她哪裏還敢反駁,有理說不出,賊鬱悶,又看他臉上還有幾分病態的紅潮,咬咬牙答應了。

  她先把酒倒在盆裏,又把幹淨巾子投進去擰幹,帶著一股濃烈的酒氣往陸縝身上擦拭,他趴在枕頭上,心安理得地由著一雙小手在自己的脊背上來回撫弄,難免又有些飄飄然。

  她是第一次這麽清晰直觀地看見督主的…上半身。她本來以為自己對太監的身體肯定沒什麽興致,哪怕是過於親密的擦身呢,沒想到擦著擦著就開始心猿意馬,原因無他——督主的身材好的簡直不像一個太監。

  雖然肌膚白淨如玉,但也沒有像尋常太監一樣的瘦巴巴白斬雞身材,更沒有四寶腦補的那麽柔弱,肌理流暢而適中,既不誇張也不粗獷,力道感卻是實打實的,配上那張驚為天人的臉,完美的讓人挑不出星點瑕疵來。

  四寶不知道是不是聞酒味聞多了的緣故,臉上更加燒了,陸縝本來是趴著的,猝不及防轉過頭來看著她,伸手拿捏她下巴,笑的曖昧莫名:“你臉紅什麽?”

  四寶手一抖,巾子差點掉地上,死鴨子嘴硬:“您看錯了,我沒臉紅,要麽就是這裏頭太熱了。”

  陸縝嘖了聲,揚起唇角笑了笑,半是打趣半是調弄:“你喜歡男人會對男人的身子動心也不是什麽錯處,何必遮遮掩掩的。”

  他要把當初四寶跟他說過的那些混話挨個說回去。

  四寶倒是挺想回一句您又不是男人,不過卻沒這個膽子說出來,半晌才訥訥道:“沒有的事兒,我估計是剛才跑的太急,這會兒臉上也燒起來了。”

  陸縝麵上戲謔更甚,伸手作勢要拿她手裏的巾子:“那不是正好,你要是發燒了,我也幫你擦擦身子。”

  四寶:“…”她真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又一個大坑啊!

  她連忙把督主按住:“我沒事,不勞您老人家費心了,還是我給您擦吧。”

  她把督主的後背擦完了,有點猶豫怎麽讓督主翻身,沒想到陸縝的眼睛跟能看到她心裏似的,沒等她開口就翻過身讓她擦。

  正麵帶來的視覺衝擊更大,四寶不敢亂看,強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毛巾上給他擦邊周身,雖然她竭力避開了一些敏感部位,但毛巾覆蓋麵積大,還是不可避免地掃到…一點,陸縝悶哼了聲,身子一僵,長睫不自覺顫了顫,她慌裏慌張地住了手,小心問道:“督主,您沒事吧?”

  陸縝咬牙道:“繼續。”

  刺激的不是被碰到,而是碰他的人是誰,他本來就忍不住的胡思亂想了,這下更是…他別過頭,她正彎腰幫她擦身,他側臉又無意擦過她柔軟的小腹,頓時更覺著人生艱難,溫香軟玉在側,他卻偏偏病著。

  他眯眼看著四寶,心裏已經開始盤算怎麽找補回來了。

  四寶更加小心,努力保持心手合一,眼睛也不敢亂瞄,終於險之又險地給他擦完了上半身,導致自己出了一頭的大汗,等最後擦完才鬆了口氣,起身抹了把汗:“終於擦好了,您覺著身上好點了嗎?”

  她要是知道督主心裏正盤算什麽,肯定就不會這麽問了,還得巴不得督主晚點好。

  陸縝雖然覺著身上一股難聞的酒味,但也真輕快了不少,半撐著身子起來:“好些了。”

  四寶於公於私都希望他能快點好起來,聞言高興道:“我去再幫您煎一碗藥來。”

  陸縝見她一臉發自內心的高興,也不覺心中歡喜,跟著笑應了聲,他恍惚中想起件事來,好像很久沒有人這麽純然的關心他了。

  大概是烈酒擦身真的起了些效果,陸縝晚上捂了一晚上汗第二天燒終於退了,太醫診治過終於宣布無事,接下來好生將養著便是,他這一病東廠上下都提了口氣,好起來眾人都鬆了口氣。

  元德帝果然對這位廠督很是關心,聽他病愈,還特意趕來探望,見他徹底好了才放下心來:“國事雖重,但陸卿也好好生保重身子才是,朕還希望咱們君臣二人攜手,能夠再創出一個開元之治來。”

  開元之治差不多是魏朝最鼎盛的一段年歲,也是曆代皇上的向往,陸縝仍是溫和一副笑臉,欠了欠身:“多謝皇上關係,臣已經無大礙了,臣也盼著能繼續為皇上出力。”

  元德帝隨意叮囑幾句,四寶剛泡好茶上前來偵查,經上回一事,元德帝是徹底記住這個小太監的臉了,難免多看了幾眼,撚須笑道:“這孩子對你倒是忠心,上回冒死也要給你送烈酒過來,一片赤城,朕瞧著也甚是動容。”

  陸縝想到上回四寶弄的鬼,也不覺跟著笑了笑,他自己目光不離四寶左右,卻不喜旁人多看幾眼,隻含笑謙道:“她也就這一處可取了,旁的甚是平平。”

  元德帝又看了眼四寶,再看看陸縝,忽笑著道:“江福海年邁不記事,朕打算今年過完中秋就送他出宮頤養天年,身邊人手就空了一個出來,剛好缺這麽一個伶俐人在身邊,不知道陸卿肯不肯割愛?”

  四寶不留神也聽見了,倒茶的手不覺一抖,陸縝攏在袖子裏的手指收緊了,皺眉笑道:“這孩子手腳笨拙,腦子也不大靈光,就怕在禦前鬧出什麽笑話來,丟了皇上的顏麵。”

  四寶:“…”

  元德帝不以為意地擺擺手:“你調理出來的人,怎麽會蠢笨?”

  陸縝話雖婉轉,卻是半點不鬆口,絕不給元德帝留話柄的機會:“她這底子笨是天生的,臣調教多時也無用,也就隻配在司禮監端茶灑掃了,不如臣另派個機靈的給您送到禦前去。”

  元德帝當然不會閑著沒事幹跟陸縝搶一個小太監,不過君臣兩個搭夥多年,陸縝做什麽都是一派雲淡風輕,他還從來沒見過他對誰這般上心,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兩眼四寶,笑著道:“既然陸卿舍不得割愛,那便罷了吧。”來司禮監一趟也不是全無收獲的。

  這時候成安走進來,見著元德帝先跪拜行禮,似乎有事兒想稟報,又滿臉為難地左右看了看,最終還是閉了嘴。

  元德帝見狀麵上不覺一沉:“有什麽話就說,吞吞吐吐的做什麽?難道這世上還有什麽話是朕聽不得的嗎?”

  成安見陸縝頷首才硬著頭皮道:“司禮監派去的兩個內監去石蘭軒送份例,被陳昭儀打了個半死送回來,奴才想問督主要不要另派人手過去。”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