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36節

陸縝方才急著按壓救人,沒來得及多想,現在反應過來才覺著…手感好似不大對勁,那地方平倒是很平了,就是好像有什麽東西牢牢地綁縛著。

他心頭亂跳,呼吸都有幾分不穩了,前些日子的各種懷疑和心思紛遝而至,他慢慢地把手伸過去——四寶究竟是男人還是女人,馬上他就要知道了。

他解開她前襟,雪白的肌膚在層疊的衣料下顯了出來,他不自覺地屏住呼吸,毫不停留地解到最裏層,快了,就快了…最裏麵緊緊裹著一層細白的麻布,此時已經被水浸透了,難怪她方才遊的那麽費力,他見到這裹胸布手指不由顫了顫,不過也隻頓了一瞬,就毫不猶豫地把它扯開了。

手下的觸感異常柔軟,少女的前胸微微賁起,胸前一對兒瑩軟曼妙,最頂端隱約露出兩點純潔無暇的粉色,被寒風一吹就顫巍巍挺立了起來。

陸縝往下解準備解腰帶的手也頓住了,十分罕見的露出呆頭鵝一般的木愣表情,人還沒有回過神來,心卻已經被巨大的喜悅淹沒了,從指尖到肩頭都微微顫抖起來。

四寶是姑娘!她竟然真的是個姑娘!他的祈願真的成功了,他也不用再強迫自己喜歡男人了!

他這輩子不信鬼神,但此時真有一種感謝上蒼的衝動,又低頭看向四寶,伸手把她摟在懷裏,覺著又愛又憐又釋然,偏又有一種被騙了這麽久的憋悶,簡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她柔嫩的臉頰:“小東西,騙的我那麽慘就如你的意了,看我回頭怎麽罰你。”

小騙子!

他收回手,愛不釋手地在她臉頰上摩挲了會兒,抑製不住地從她眉心吻到了鼻梁,過了許久深吸一口氣,勉強沉了沉心,理了理思緒,本是想著等她醒了直接挑破,但想想又覺著直接說出來實在沒趣,想到自己這些日子勞心勞力的糾結,總得從這小混蛋身上找點補回來才是。

小混蛋不是口口聲聲說她要在上麵嗎?陸縝想到此處,他唇角不由得勾了勾。

他拿定了主意就幫她把裹胸布重新纏好,既保證原模原樣又不至於影響她呼吸,再把衣裳重新幫她穿戴好,伸手把她摟在懷裏等她醒來。

他低頭在她粉臉兒上輕輕親了一下,咬著牙笑:“小東西。”

四寶又累又困,恨不能一直睡下去,卻無奈被夜裏的涼風生生吹醒了,她一抬頭就看見督主玉琢樣的下巴,她怔了怔才一翻身慌忙滾出來:“督主?”

這時候天已經全黑,她下意識地低頭看了眼身上,見沒什麽不對才鬆了口氣,又茫然地抬頭看了看天色:“這是哪兒?”

陸縝淺笑,雖然發梢衣角還淌著水,但是風華不減:“你慌什麽?”

他故意伸出手:“可是身上有什麽不好,來讓我瞧瞧。”

四寶忙往後退了幾步,連連擺手:“沒沒沒,我身上挺好的,咱們這是在哪兒啊。”

陸縝抬頭看了眼月色,勉強辨認了一下方向:“咱們被水衝到對岸了,現在怕是已經在城外,得找條道兒才能回去。”

他說完一雙笑眼就挪也不挪地看著四寶,她給督主看的毛骨悚然,總覺著哪裏怪怪的,半晌才訥訥地轉移了話題:“督主您說這刺客怎麽突然就來了,究竟是誰派來的,準備刺殺誰啊?”

陸縝目光始終不離她左右,唔了聲笑道:“是我派來的。”

四寶:“…”臥槽!!!

她懵逼道:“您開玩笑的…對吧?”如果不是開玩笑,那他沒事安排人在畫舫上行刺幹什麽?哎不對不對,重點是她什麽時候和督主推心置腹到這種地步了!就算人真是督主派的,他也沒必要告訴自己吧,難道督主已經準備磨刀霍霍向她了?!

陸縝笑而不答,四寶當然不敢多問,她一下子嚇跪了:“奴才什麽都沒聽見,奴才什麽都不知道,督主您高抬貴手饒奴才一命吧!”

陸縝伸手把她扶起來,語調溫緩:“疼你還來不得,怎麽舍得殺你?”

四寶被他今晚上一係列反常弄的有些精神崩潰,呆呆地看著他半晌,仿佛他臉上突然開出了一朵喇叭花。

陸縝似是全無所覺,伸手把她攬在懷裏,低聲問道:“你還冷不冷?”

四寶覺著今晚上真是活見鬼了,忍不住悄悄掐了自己胳膊一下,疼的她哎呦了一聲,果然不是在做夢。

他以為她還是冷,伸手想把人摟的更緊,四寶已經慌手慌腳地掙脫出來了:“奴才…奴才不冷…阿嚏!”

陸縝忙想把身上的長衣脫下來給她披上,發現自己也是從裏到外都濕透了,他隻得拉著她的手往遠處走,邊走邊道:“先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人家,找一身幹淨衣裳先換上。”

他說完又忍不住看了四寶一眼,他不止一次覺著四寶長相女氣,但在知道沈家事之前,卻從來沒有向那邊想過,現在再看她,細長柔媚的杏眼,烏黑清澈的瞳仁,卷長濃密的長睫,嫣紅柔嫩的唇瓣,怎麽瞧都沒有半分男人的影子,他為什麽用了那麽久才發現的?

仔細想想原來有好些機會他都能發現,隻是被她的花言巧語遮掩了回去,他想到這處,又忍不住在心裏重重地念一句,可恨的小騙子!

四寶腦子裏反複想的還是方才刺殺的事兒,她硬是把心裏的疑惑狠狠地壓了回去,一抬頭就見督主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自己,忍不住縮著脖子低聲道:“督主…”

好歹她也算救主有功,怎麽督主看她的目光跟要吃人差不多?

陸縝見她一臉的可憐巴巴,這才慢慢地收回目光,閑聊般的道:“你入宮之前可有姐妹?”

四寶對這些問題格外敏感,思忖片刻才決定說實話:“我家裏有個一母同胞的姐姐,跟我同年的”

陸縝唇邊一縷曖昧的笑:“她長的像你嗎?”

四寶被問的更加緊張,忐忑道:“像當然是有些像的,不過也就三四分相似。督主您問這個做什麽?”

陸縝笑看她一眼:“我隻是在想,你五官生的精巧,可惜卻是個太監,若你姐姐生的像你,那該是何等的貌美。”

四寶都不知道這麽無厘頭的事兒他是怎麽想出來的,隻得幹巴巴地賠笑了幾聲:“督主謬讚了。”她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陸縝宛如天人的側臉,大著膽子道:“有您在,這世上誰能稱得上是美人?”

陸縝見她偷瞄自己,心中自是滿足,正要再說些什麽,忽然見前頭隱隱燈火,四寶驚喜道:“督主您看,前麵有人家!”

兩人被衝上岸的地方離京城不遠,所以沒走多久就看到了京郊的一戶農莊,陸縝暗道一聲遺憾,四寶身上濕漉漉的簡直要難受死,而且雖然天氣漸暖,但晚上還是很冷的,她一見到農莊立刻興衝衝地跑過去敲門借問。

她到底還是缺少些在鄉下生活的經驗,剛走進門口要敲門,一條通體烏黑的大狗就從一邊撲了過來,她嚇得兩條腿都軟了,陸縝三兩步走過去將她護在懷裏,又帶著她輕巧轉了個圈,側身躲過大狗的攻擊,他抬腳正要把狗踹開,農莊裏的人就已經聽到動靜,拿著油燈跑出來,大聲叫道:“大黑!”

這大黑狗也算是訓練有素,一聽到嗬斥立刻靜止不動了,院裏的兩口子攜手出來,見到陸縝和四寶驚疑道:“你們是…?”

四寶忙上前解釋道:“大叔大嬸,我和我家公子來這附近遊湖,沒想到路上遇見水匪不慎落水,我們倉皇逃至此地,還望大叔大嬸能行個方便,借我們兩套幹淨衣裳。”

她本想說借宿的,但估摸著大晚上的兩人不會輕易同意,於是就退而求其次了。

她生就一副討喜麵相,不論男女老少都是越看越愛,兩口子打量幾眼就漸漸放下戒心,道了聲:“你等著。”轉身拿了兩套衣服出來。

四寶把大的那套遞給陸縝,猛地想起一個問題來,她…怎麽換啊?

她左右看了看,發現這戶人家後麵搭了一處晾衣服的地方,上麵晾了好些被褥啥的,剛好能遮掩一二,她比了個請的手勢:“您先去那邊換吧。”

陸縝似笑非笑地瞧著她:“都是太監,你矯情個什麽?一道兒換了就是。”

四寶硬著頭皮道:“我這不是怕…不留神用眼睛褻瀆了您的玉體嗎。”

陸縝:“…”

他見這小東西把這般不靠譜的理由都拿出來了,還能再多說什麽?拿了衣裳走到被褥後麵去換。雖說人靠衣裝,但是人長的好看到一定境界了,就是穿粗麻布衣也風采照人,四寶見他換完心裏難免讚歎一句,一溜煙拿著自己的衣裳去後麵換了。

她想著速戰速決,等脫到隻剩裹胸布的時候卻發起了愁,裹胸布都濕透了,不換當然不行,不然胸前都得印出輪廓來,可是問題是她也沒有備用的啊!幸好人在情急之下的潛力是無限的,那家農戶給的衣裳比較齊全,她把裏麵的中衣翻出來扯下一半,在胸口牢牢纏緊了,剩下的一半勉強穿在身上,有點露臍裝的即視感,不過這時候也沒功夫窮講究了,她匆匆把外衣一套,終於穿戴妥當了。

陸縝聽到那邊傳來撕扯布料的聲音先是怔了怔,隨即就明白過來,所以說四寶現在應該是在換…裹胸布?

他升起這個念頭,心跳就再壓抑不住,方才驚喜之下沒來得及仔細看,這回能不能…他正要伸手掀開礙事的被褥好瞧清後麵的美景,就見村口大亮,幾十個番子拿著火把在村口,隱隱有人高聲喚道:“督主!”

陸縝:“…”

作為一個辦事利落的好奴才,成安很快就帶著人找了過來,上下打量之後,見陸縝無事才鬆了口氣:“幸好您沒事兒,不然奴才有幾條命都不夠賠的。”

陸縝麵無表情。

成安見督主無事才想起四寶來,想著要是這小子有什麽三長兩短,老馮指不定就要跟他拚命,忙低聲問道:“督主,您看見四寶了嗎?”

陸縝完全不想理她,成安聽見被褥後麵有動靜,忙想掀開來看,陸縝目光淩厲地看了過來,他嚇得一個激靈,硬生生地縮回了手。

tat督主好凶。

很快四寶的腦袋從被褥後麵探了出來,驚喜叫道:“安叔,您來找我們了!”

陸縝一見到她,滿臉的風刀霜劍立刻變成了融融春月,伸手幫她一頭濕發攏起來:“還算他們手腳麻利,你收拾好了嗎?收拾好了咱們就先回去。”

成安心塞了幾秒鍾就習慣了,張羅著把馬車拉進來,又給了這裏的農戶幾兩賞銀,然後恭敬地請陸縝上馬車。

怕他身上寒氣未散,馬車上特地生了個小銅爐,陸縝走路的時候本來還好好的,被這銅爐的熱氣一烘,麵上竟顯出幾分病態的潮紅,咽喉間也有些發癢,他自製力頗好,隻掩嘴輕咳了幾聲就抑製住了。

四寶不無擔憂地道:“督主,您還冷不冷?要不要我再把爐子生的旺點,或者再給您添一件衣裳?”

陸縝輕輕吐納一口,也沒覺著有什麽,見她指尖凍的蒼白,把手裏的手爐遞給她,搖頭道:“不必了,大冷大熱最易生病,先這樣吧,你呢?身上有什麽不對的地方嗎?”

督主自己都遭了那麽大罪了還有心惦記著她!四寶覺著自己又一次被感動了:“我沒事,我身體底子好著呢,不信您瞧…”

她說著還想給陸縝表演幾個高難度動作以證實自己力大如牛,被他一巴掌按下,隻得老老實實地坐在了馬車裏。

今晚上實在是累得夠嗆,四寶一歇下來就覺著筋疲力竭,不知不覺就靠著車圍子睡著了,陸縝趁機又捏捏她的臉揉揉她的手,也沒讓馬車停下,直接駛進了司禮監。

馬車甫一停下,陸縝便拿大氅把人裹著抱下了馬車,四寶睡的好比一條傻狗,半點感覺都沒有,縮在他懷裏仍舊睡的很香。

陸縝忍不住伸手戳了戳那兩瓣柔唇,小丫頭,睡的這麽死,回頭被人拐去賣了都不知道。

沈寧正在馬車外麵候著,他是有對食的人,對有些事兒可比成安敏感得多,一看到大氅裏那張白嫩嫩的小臉,忙低下頭不敢再看,恭敬回報道:“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布置妥當了。”

他頓了下才道:“今兒晚上派去的人手裏一半是咱們的心腹死士,一半是從荒蠻之地運來的悍匪死囚,已經命人處置了。”他做了個單掌下切的手勢:“督主放心,不會走漏半點消息的。”

陸縝嗯了聲,又問道:“三皇子和四皇子那邊呢?”

沈寧輕輕一笑:“兩人本來就勢同水火,咱們這麽一澆油,兩人自然而然地都以為是彼此幹的,兩位殿下直接就鬧上了禦前,現在聖上怕是正頭疼著呢,您放心,經此一事,他們再也沒騰不出手來算計東廠了,就算以後再想籠絡您,這件事一鬧,咱們也能輕易拒了。”

陸縝回屋把四寶安置好,反身回來繼續吩咐,他淡然笑了笑:“兩個皇子遇刺這事兒動靜不小,咱們東廠也得做出個樣子來,你去傳我的令,讓底下的番子領了牌子,把今天去的所有人的家裏好好搜查一番,有幾個格外跳噠的…”他雙目微眯,報出幾個名字來,漠然道:“這幾個人好生查一查,往深了挖,隻要逮住一點錯處就盯緊了,至於旁的人…也好生查查,借此敲打一二。”

佯裝行刺看著是行險,但是既挑撥了兩位皇子,又讓東廠從容脫身,還能狠狠整治那起子文官,一舉三得,再說陸縝心裏也自有長遠的籌謀,沈寧心裏暗道一聲佩服,還想說話,就見陸縝麵上浮現幾分病態的潮紅,他嚇了一跳,慌忙道:“督主您先歇著吧,接下來的事交給奴才幾個料理,您可千萬要保重身子啊。”

當然為了洗脫嫌疑,陸縝當然也是刺殺目標之一,隻是沒想到倆皇子沒事兒,他倒是真倒了黴。

陸縝也不是嘴硬愛逞能的,他麵有疲態地伸手揉了揉眉心,頷首示意沈寧先退下了。

這場由刺殺所引發的嘴皮子戰一直持續到第二天中午,下午的時候皇上實在被煩的無法了,命人傳喚陸縝去嘉明殿。

四寶心裏就沒存那麽多事兒了,一覺睡到下午才起來,她看到太陽高懸的時候都嚇了一跳,匆匆忙忙穿戴好跑出去,陸縝已經準備要去見皇上了。

四寶見他臉色實在不大好,玉麵蒼白,濃長的眉毛若有似無蹙著,唇色比往日更淡了幾分,看著便似不大康健,她擔憂道:“督主…您真的沒事吧?”

陸縝眉毛舒展開,含笑看她:“你這是關心我?”

四寶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諂笑道:“東廠上下都牽掛著您的身子是否安康。”

雖然對這話有點不滿,但是對她點頭道速度很滿意,陸縝頷首讓她跟在身邊。她在陸縝身邊本來是照料些日常瑣事,從不朝堂上的事兒,但見陸縝今天瞧著狀態不佳,她忙不迭跑過去小心攙住他往外走。

陸縝無聲地勾了勾唇,覺著原本的倦怠都驅散不少。

一行人到了嘉明殿,果然見三皇子和四皇子分兩邊站著,底下的屬臣正吐沫橫飛地打著嘴仗,元德帝一天頭大,昨日被請去的文臣本來麵色陰沉地立在一邊,沒有插話,一見陸縝竟然跟打了雞血似的,搶先一步憤然道:“陸都督,你們東廠一大早就帶人挨個敲一眾同僚的家門,進去就蠻不講理地四下翻找,你究竟有沒有把國家律法放在眼裏,真以為東廠能一手遮天不成?!”

四寶悄悄用眼措瞄了眼,見是昨日蹦躂的最歡實的勞什子陳禦史,心裏暗暗冷哼一聲,陸縝看都不看他一眼,走到皇上跟前欠了欠身,倒是沈寧冷笑著答了句:“昨日兩位殿下遇刺,這事兒豈同小可?咱們東廠不過盡了本分例行搜查罷了,陳禦史家是天宮不成,搜都搜不得了?禦使這般慌張莫非是…”

陳禦史沒想到被反咬一口,氣的重重怒哼一聲:“你們要搜查我自無二話,隻是憑什麽光搜查我與同僚的家裏,你們東廠督主昨日不也參加了宴席嗎?憑什麽你們東廠摘得一幹二淨?!要查自然上上下下都要查,包括你們在內!”

他說完之後,陰沉的目光在內宦中逡巡一圈,在四寶身上的時候不由得頓了頓,他隱約記著這小太監好似和陸縝很是親近,應當是心腹之流,既然如此…

他在心裏冷冷一笑,邁出一步向元德帝拱手,看向四寶道:“皇上明鑒,臣昨日見這閹奴鬼鬼祟祟和刺客纏扯不清,似乎有個刺客上船時還著意看了他一眼,而後明明已經落水,水中當時布滿刺客,眼看著他就要被亂刀砍死,沒想到這閹人竟然活了下來,臣以為此事大為可疑,還請皇上將他交由刑部審訊明察。”

第四十四章

什麽鬼鬼祟祟纏扯不清,純屬這陳禦史瞎說,不過他們幹的就是無中生有的差事,瞎扯起來信手拈來,反正當時情況危急,也沒人有閑工夫留心一個小太監,沒憑沒據的事兒,還不是由著他胡謅?可是偏偏從某些方麵來講,禦史和東廠一樣屬於朝中的特權階級,你明知道他是胡謅還沒地兒說理去。

四寶沒想到自己躺著也能中槍,嚇得臉都白了,慌慌張張地跪下來地澄清道:“奴才…奴才沒有。”

陸縝滿目陰戾,幾個呼吸才勉強緩了神色,麵無表情地道:“四寶是我的身邊人,她是個什麽樣我再清楚不過,陳禦史說這話可有證據?可有旁人瞧見了嗎?我知道你因為早上東廠搜查的事兒不痛快,可是這般隨意攀誣旁人,難道你就能脫罪了?”

陸縝自打進來頭一回開口,這下三皇子和四皇子都停止了撕逼,轉過頭看著這場內宦和文官的爭鬥。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