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34節

第四十一章

四寶腿腳利落,三兩下就從一邊拐了出去,周遭人多,雖然有不少看熱鬧的,但是大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因此上來幫忙的卻一個沒有,她衝著人群翻了個白眼,咬牙加快腳步往拿著她錢袋的偷兒那裏堵過去。

沈華采看著是一介弱質書生,但體力著實不錯,竟很快從後麵追了上來,四寶腳步也不慢,兩人前後把偷兒堵住,四寶伸手厲聲道:“把錢交出來,不然送你去見官!”

偷兒前後看了看,見自己沒逃脫成,眼底閃過一絲凶光,把麵前的四寶重重推開,又把錢袋子高高地拋到一邊,趁著兩人分神的功夫瞅準機會跑了出來,沈華采匆忙衝過來扶住四寶,等她剛站穩了,立刻衝過去要撿散落在地上的銅錢,沒留神街道那邊飛快地奔過來兩匹快馬,在街道上橫衝直撞。

沈華采蹲下身子躲閃不及,眼看著馬蹄子就要往他腦袋上踩,四寶眼疾手快地把他拉起來,怒罵道:“你瘋了嗎?不要命了?!”

沈華采手裏還抓著幾兩散碎銀子,呆呆地看了她半天,忽然吐出一句,語帶哀求:“你再多罵我幾句。”

四寶:“…”= =救命!她好像遇見了一個變態抖m!

他聲音漸低,幾乎輕不可聞,嘴唇輕輕顫抖:“我小時候做錯事兒,你就是這麽數落我的。”

她沉默片刻,懶得再理會沈華采,一把甩開他的手,自顧自把散錢收進荷包裏,沈華采也沒敢再提要求,一言不發地跟在她身後,默默地幫她收拾,好像做錯了事兒的小學生,四寶顧不得嫌隙,先就近找了個衙門報案,雖然明知道衙門不會管這些小偷小摸,但也聊勝於無了。

沈華采一直默不作聲地跟在她身後小心護著她,幾次想要開口,都被她冷臉堵了回去,直到快走到恭儉胡同,四寶才忍無可忍地道:“你有病啊!一直跟著我到底想幹什麽?很恐怖你知道嗎?”

沈華采舉手做指天發誓狀:“寶…公公,我沒有一直跟著你,方才不過是湊巧,老師說他忘了拿備課的課案,特地派我出宮來拿,我剛才真是無意中撞見的。”

四寶半信半疑,搖搖頭進了恭儉胡同交接差事,等差事辦完見沈華采還在外頭等著,皺眉道:“你還不走?”

沈華采張了張嘴:“我想跟你說幾句話…”

四寶正要直接拒了,忽的住了嘴,冷眼看去就見沈華采眉眼低垂,一臉落寞,她暗暗冷笑,想看看這所謂的同胞親弟有幾分真心,轉口道:“好啊,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先不要纏著我了,後日我還有事兒要出宮一趟,你要是真有話說,正午午時就在長風街街口等我,逾期不候。”

沈華采眼睛一下子亮了,四寶才不管他什麽心情,她隻急著把人打發走,敷衍完就直接走人了,她最近確實還要出宮辦事兒,不過不是後天,是大後天。

她本來也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反正想著沈華采沒等到人自然而然就走了,估摸著被騙一次也不會再來纏著她,但大後天出宮當差的時候她鬼使神差地往長風街口瞄了眼,竟然真的看見沈華采在柳樹下帶著,兩隻手很沒形象地縮在袖子裏,眼底下兩圈大大的青黛,麵色顯得很是疲憊。

四寶沒想到真遇到牛心的人了,她正無語的時候,沈華采已經眼尖瞧見了她,麵上的疲憊一掃而空,伸手奮力揮了揮手,眨巴著大眼睛一臉希冀地看著她。

四寶隻得走過去,挑眉問道:“我不是讓你昨天等著嗎?怎麽你今兒倒過來了?”

沈華采明明有理,竟然被她問出幾分沒理的窘態,不好意思地道:“我昨兒也來了,怕你記錯了時間,所以一直在這裏等著,幸好你過來了。”

四寶瞪大了眼睛:“你就這麽等了一天,見沒人過來為什麽不回去?”

沈華采更為不好意思,指了指旁邊的茶攤:“也沒有幹等,還在茶攤上坐了一陣。我怕萬一你忙耽誤了功夫,我要是回去了就再也見不找你了。”

四寶更煩了,既煩他這樣老實,又煩自己心軟,早知道就不過來看了!她狠狠心冷笑道:“我明明白白告訴你,我不是忙忘了功夫,我就是看你不順眼想騙你白等,這下你滿意了吧?!”

沈華采歎了聲:“我知道。”他默了會兒,又低聲道:“我做錯了,我應該受著的。”

四寶就是吃軟不吃硬,聽完這話更是燥的不行,帶著他到了一處隱蔽的茶鋪,惡聲惡氣地道:“你不是有話想說嗎?我給你個機會,你說吧。”

沈華采抿了抿唇,抬眼飛快地看了她一眼,低聲道:“對不起。”

四寶抱胸冷笑:“你要說的就是這個?”

沈華采不敢在看她,看著桌麵的茶碗輕聲道:“我小時候不知道淨身進宮是什麽意思,隻是常看見爹娘滿麵愁容…宮裏派人來的那天,我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娘給我端了碗‘安神茶’,我喝完之後一覺睡到第二天晚上,醒來之後第一件事兒就是要找你,一直追到城門口,怎麽追都追不上,後來跑的嗓子冒了血,爹命人強行把我捆了回去…”

四寶搭在雜木桌上的手指動了一下,沉默不語。

他麵色悵然:“我天天鬧著要找你,隻要一鬧起來,爹就把我關在黑屋子裏說是要給我敗火,關的時候多了,我就把咱們小時候玩過的東西也放在黑屋子裏,想你的時候就挨個摸一遍,後來爹娘見關著我沒用,就告訴我,讓我好好讀書,隻要能讀好書,做了大官,以後就能見著你,把你接出來讓你享福。”

四寶不覺怔住了,默然道:“我以為爹很疼愛你的。”

沈華采把粗茶一口飲盡,反倒奇怪地看她一眼,聲音沉悶:“爹素來就是這樣,你忘了嗎?小時候我不肯讀書,他就抄著戒尺在後麵逼我,夏天生痱子了要念書,冬天身上生凍瘡了還要讀,你…之後爹更是變本加厲,生怕我念不好不能重振家裏。”

她又沉默了,原身的記憶殘存的不多,她一直以為原身的親爹讓女兒代替兒子進宮是因為過分溺愛兒子,現在聽了沈華采是敘述,似乎沈夙也沒有多麽寵溺兒子,硬要保下沈華采的原因,隻是因為他是個兒子,一個能讀書能娶妻,能為沈家傳宗接代的兒子而已,這樣念下來,生生把沈華采念成了一個天真的書呆子也就不奇怪了。

倘若沈家還有第二個兒子,有香火留存,他還會不會冒此大險讓閨女頂替兒子進宮呢?

四寶搖搖頭,甩掉心裏的念頭,沈華采繼續低聲道:“後來爹先說你過世,後又幫我改了名字,重新捏造了個身份,說我是…”他頓了下才無奈道:“說我是風塵女子所出,經過多年才認祖歸宗。”

四寶冷哼,語帶輕蔑:“他可真是個能人。”

沈華采沒有反駁,又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硬是忍住了沒把稱呼叫出來,低聲道:“我原本想著咱們小時候那樣好,所以開始你不理我,我很難過…最近我回去一直在想,如果把咱們倆換個個兒,我會怎麽辦?後來我左思右想,我也沒法原諒自己,現在更不能腆著臉求你原諒…”

四寶明知他也是無奈,但那又如何?自從姐弟倆被偷梁換柱那一刻,什麽都變了,她想到原身那個小姑娘,輕輕搖了搖頭:“回不去了。”

確確實實回不去了,而且隻有她知道為什麽回不去了,原身已經死了,沈華采就是道一萬句歉他姐姐都沒法聽見了。

沈華采急急道:“我真的不會再求你諒解我,以後也不會再纏著你,我隻是想著你以後有什麽麻煩,有什麽難處,來告訴我好嗎?我想能幫你做些什麽,不論遇到什麽,我都能站在你後麵。”他現在徹底想明白了,也不敢再奢求親姐原諒,能做些什麽恕罪就已經知足了。

四寶沉吟片刻,歎了口氣道:“這事兒不是當年的你我能控製的,你這麽執著又是何苦?咱們各自安好就罷了。”

沈華采低聲道:“姐姐說的我都知道,隻是我和姐姐,終歸是血濃於水的同胞姐弟。”

四寶除了歎氣還是歎氣,她本來不想和沈家人再有什麽牽扯,但也沒打算一輩子在宮裏當太監,什麽時候有恩典了還能放出一批下人,這麽一想,在宮外認識個有功名在身的人辦事也不算太壞,以後倘真出了宮,也不會隨便受人欺負。

她收回飄遠的思緒,眼看著沈華采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搖頭道:“再說吧,時間差不多到了,我要趕著回宮了。”

也許原身聽完沈華采的一番話會有所觸動,但對她而言,權衡利弊才是最重要的。

沈華采沒聽到她直接否定已經是萬幸,也不敢再多問,眼巴巴地目送她走了。

一路上四寶心情格外沉鬱,一直到進宮都拉著個臉,她見陸縝沒回來,本想進屋躺一會兒的,沒想到皇城這地邪門,才想到陸縝,他就騎著快馬進來了。

他邊騎馬邊吩咐道:“後日是四皇子設宴的日子,你隨意幫我備一份兒看的過去的禮送到他府上,別讓人瞧不過眼,也別逾越太過。”

沈寧應了個是,陸縝現在哪個皇子的臉色都不必看,隻需要把皇上給的差事辦好,他這個東廠督主就能坐的穩如泰山,至於兩個皇子的明爭暗鬥,他大可以站幹岸看熱鬧,既不必近也不必遠,等兩人分出個你死我活,他再拱手道一聲恭喜,不管誰當皇帝,左右魏朝離不開東廠。

沈寧再應一聲,又請示道:“督主,朝中的實力盤根錯節,咱們說是片葉不沾身,但有些事兒上終究難躲得過去,兩個皇子那邊又逼得緊…看來也不打算給咱們看熱鬧的機會,咱們是不是…”

陸縝眯了眯眼,唇角勾了勾,笑容冷淡:“得想個法子從這趟渾水裏淌出來才是。”

沈寧還想細問,就見四寶已經從門裏迎了出來,陸縝的目光一下子放在她身上,顯然注意力已經不在朝事上了。

沈寧心裏暗歎一聲,悄悄聳了聳肩。

四寶拽著韁繩把馬兒牽去馬廄,陸縝一見到她立刻投入高度關注,見她嘴角耷拉著,伸手在她臉上刮了刮:“怎麽了臉色這麽難看?可是有人短了你月錢了?”

四寶心裏有事兒,一時沒躲開,忙搖頭道:“沒有…奴才就是…午飯吃的有點多,撐著了。”

陸縝笑看她一眼:“既然如此,皇上新得了兩匹寶馬,下午要去馬場試馬,你跟我一道去吧,路上也消消食。”

四寶心說您可真是個熱情積極的好上司啊,她張了張嘴,囧道:“還是算了吧,奴才不會騎馬啊,而且奴才有點怕馬,摔著了事小,給您丟人事大。”

陸縝道:“這無妨,你可以先從性子溫馴,個頭矮小的馬兒開始練起。”

既然他盛情難卻,四寶隻好道:“但憑您做主。”

陸縝是典型的實幹派,上下打量她幾眼,突然就起了興致,正好司禮監的經庫後麵也有處空地,他就命人挑了一匹最溫馴的馬兒出來讓她試試手。

四寶看到高大的馬匹就頭皮發麻,躊躇著不肯上前:“要不還是算了吧…我尋常也用不著騎馬。”

陸縝笑看著她,自然不會把心裏的小心思說出來,給的理由冠冕堂皇:“我身邊當差的多多少少都會些騎術,以後出去辦事兒也不會耽誤差事,你不想學也無妨,我本想著等你學會了給你專門配一匹馬代步,既然你不願意,那就…”

司禮監的馬都是好馬,一匹幾十兩銀子都打不住,四寶眼睛亮成了兩枚元寶,堅定道:“我學!”她嘿嘿笑著道:“督主體恤,我怎敢不遵從。”

陸縝笑著乜了她一眼。

四寶看著眼前的高頭大馬,咬咬牙為那幾十兩銀子拚了,按照旁邊馴馬師父的教導,抖開韁繩就要跨坐上去,沒想到第一步就出了問題,她在馬蹬上沒踩穩當,身子一晃眼看著就要跌下來,馴馬的師父也不是沒見過這種熊樣的,下意識地伸手就要接人,沒想到立在一邊的督主更快,一把就把人托住了。

——就是托的地方不太對勁。

陸縝怔了怔才反應過來自己兩手放在她那裏,兩瓣臀部挺翹柔滑,握在手裏沉甸甸的,通過手掌隱約能勾勒出來水蜜桃一樣的形狀,想必這具身子嚐起來也是一般美味。

四寶聞著他身上如蘭似麝的香氣有些不自在,特別是今兒督主穿了一身窄袖的短裝,華貴之中平添幾分利落,而且春天的衣裳本來就薄,她會說她不留神摸到督主胸肌了嗎!tat,她不禁又想到督主居然有胸肌啊!她以為他老人家那樣新月清輝花樹堆雪一般的臉,配合的身材肯定是白斬雞,沒想到衣裳底下居然還有肌肉,把美貌和好身材同時給一個人,老天爺真是太不公平了!

陸縝自然也覺察到了,身子不自覺地僵了僵,下意識地想到了上回自己做的春夢,纖纖玉手也是這樣在她胸前來回撫弄…

兩人的思緒一時都如草泥馬一般狂奔出去,四寶在他懷裏別扭地動了動,臀部有意無意地蹭過他腰間,他臉色微微一變,身子更僵了幾分,深吸了口氣,竭力穩住把人放在地上,麵不改色地道:“下回注意聽人講解,別急吼吼地握住韁繩就往上衝,一不留神仗著自己年輕力壯就斷了胳膊腿兒也是有的。”

四寶老老實實地答應了,雖然她覺著督主最近有點怪怪的…尤其是還摸了她屁股= =但是想想督主也是個太監,而且她在督主眼裏也是個太監,好像就沒什麽不對了,太監不能算男人,這點眾所周知。

要是陸縝知道她心裏的想法,估計恨不得立馬讓她知道什麽叫真男人。

陸縝見她騎上了馬,這才折返回自己屋裏,拿出許久未碰的畫筆,用細細的軟毛勾勒出一張眼含春水的美人圖,圖已半成,能看出該美人長了一張四寶的臉,美人風情萬種,眸光柔媚如絲,身上的羅衫鬆散披著,隻能看出臀部挺翹,腰肢細軟,倒也看不出是男是女,美人的一隻手向前伸著,似乎要伸手拉什麽人。

陸縝伸出手,搭在美人伸出的手掌上,他空自搭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丹青未完,正欲提筆再畫,筆在空中懸了半刻,竟不知道該把畫中美人畫上男性特征還是女性特征。

他懸腕半晌,最終還是輕歎了聲,把筆扔在一邊,畫小心折好放在抽屜裏。

到底是男還是女,他若是再沒個底兒,是男是女他都認了,反正心思是被她牽絆住了,他現在隻求一個結果,要是再胡思亂想下去,隻怕自己都能把自己折騰出毛病來。

四寶在外頭練馬剛有了點感覺,就見陸縝信步邁了出來,眼帶深意地看著她,四寶雖然別的地方很遲鈍,但是有些地方還是無比精準的,給他看的後脊背發涼,忍不住轉過腦袋看了他一眼,見他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她踩著馬蹬下了馬,牽著馬小碎步跑過去,欠身問道:“督主,您有什麽吩咐?”

她下馬下的急,手背上濺了幾點泥,陸縝沒答話,從懷裏取出帕子來,小心幫她把手背上的泥點拭去了,動作溫柔輕緩,像是擦拭著什麽稀世珍寶一般。

四寶表情詭異地抽回手,陸縝手腕一頓,輕咳一聲掩飾過去,隨手把帕子塞到她手裏:“下回把身上收拾幹淨了,你明知我見不得人身上邋遢。”

這話才像是陸縝說的,四寶稍稍收斂詭異的表情,心情平複了點,但是她會說她覺著督主最近發病的概率越來越高了嗎。= =

陸縝閑聊一般地問道:“你進宮也有不少年頭了,一直煢煢一個人,雖然你喜好與常人不同,但有沒有想過找個伴兒陪著?”

這是最近督主不正常的地方之二,最近對她的性取向格外關注,有事沒事兒就念叨幾句。

四寶擔心他一高興又給自己拉郎配,哼哼唧唧,隨意扯出個擋箭牌來:“既然您問了那奴才也不敢瞞著您,我最近跟禦馬監有個叫來順的跟我玩的挺好,說話聊天也投機,我覺著他跟我挺配的。”

陸縝:“…”

他沒想到自己隨意一問,竟問出個情敵來,臉上登時僵了僵,半晌才冷著臉道:“你就那麽喜歡底下的泥腿子?白日裏忙活一天,沒得滾一身髒臭,這樣的人你也樂意讓他近身?”

他同時在心裏頭把這個名字暗暗記下,準備找個機會就把人打發的遠遠的,讓他再沒機會近四寶的身。

四寶知道他潔癖各種嚴重,也不以為意,賊眼左右一瞄,看見陸縝身後伺候的沈寧:“那就沈大人吧,奴才喜歡沈大人這樣長得俊還有本事的。”

陸縝:“…”

沈寧:“…”我招你惹你了你小子這麽害我!他慌忙擺手道:“你小子別胡說,我喜歡女人,再說我可是有對食的,我對食還在禦前當女官呢!”

陸縝臉色這才緩了緩,四寶本來就是瞎扯,聞言倒也沒啥可惜的:“那真是太不巧了。”

沈寧:“…”你到底看上我哪兒了!我改!我改還不行嗎!

陸縝淡淡看她一眼;“你就不能想個沒對食又幹淨整潔的嗎?”

四寶歎了口氣:“那樣的人可不好找啊。”她見陸縝還要說話,擔心他老人家要給她推薦人選,狠了狠心下一劑猛藥:“您知道為什麽奴才這些年都沒有找著人嗎?那是因為,奴才雖然喜歡男人,但是吧…”她用拇指往上頂了頂,壓低了聲音:“我喜歡當上麵的那個。”

陸縝:“…”

沈寧:“…”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四寶,你行的!

第四十二章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奸臣寵妻日常一品貴女公主要下嫁亂君心美人圖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