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30節

四寶大頭一揚:“督主,我覺著我能拿全對。”

陸縝見她得意洋洋的小模樣有趣,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覺著一頭青絲觸感極好,多摸了幾把才輕笑道:“話說的倒是很滿,不知道說話做事留三分的道理?”

四寶給他擼毛擼的挺舒服的,難得沒有躲開,笑道:“主要是題目簡單,幾乎三四歲開過蒙的都能答出來,沒什麽太深奧的題,早知道我就辛苦這一個月了。”

陸縝多摸了幾把,心滿意足地收回手:“李大儒學識淵博,在教書方麵也頗有心得,手下出過不少能人,現在在朝中都身居要職。”

最重要的是,如果書讀的好,再加上她這份機靈勁,以後提拔也方便。

四寶認真記下,等過幾日成績下來,她果然考的挺好,雖然不熟意料之中的全對,但也對了至少八成,錯的二成都是書寫錯誤——她下手快了愛寫簡體字的毛病總改不過來。

不過考的好了也不是沒有獎勵的,比如她就被分到更深層次的書堂裏,而不用跟其他小太監一起啟蒙。

陸縝瞧人的眼光很準,這位李大儒雖說看宦官橫豎不順眼,但既然接了這份差事,教導起來也極用心,除了每日一張臭臉,幾乎讓人挑不出什麽毛病來。

內書堂每月五次課,一次一天,也不會十分耽誤差事,而且就設在司禮監旁邊,對四寶來說可謂得天獨厚的優勢,旁人要早早地起來準備上課,她隻用踩著點起走幾步路就到了。

偶爾督主出來辦事還會過來瞧她幾眼,然後兩人一道兒回去,就跟接小學生似的,四寶也是背著書包乖乖地跟督主回家。

四寶有一回下課,發現馮青鬆悄咪咪躲在教師的柱子後麵暗中觀察,她還以為馮青鬆是來探望她的,高興地噔噔蹬跑過去招呼道:“幹爹您怎麽過來了?也沒提前跟我說一聲。”

馮青鬆老臉一紅,拿出這些年在宮裏曆練的本事,咳了聲淡定道:“我…偶然路過這裏,就想著過來瞧瞧你。”

四寶看他手裏還拿了幾張紙和一根炭筆,紙上還有幾筆鬼畫符一樣的字,她狐疑道:“您來瞧我拿紙筆幹什麽?”

馮青鬆表情更尷尬:“誰說我拿的了,分明是路上撿的!”

四寶有點明白了,壞笑道:“那您躲在柱子後麵幹什麽?”

馮青鬆臉紅脖子粗的:“你管我,這地兒涼快行不行!”

四寶撇撇嘴:“您就直說您是來聽課的不就完了。”

馮青鬆怒:“誰聽課了,哪個要聽課了,我都這麽大把年紀了,還能跟你們這群小娃子一起聽課?!”

其實他也報名想來內書堂學些東西的,可惜李鴻收人有標準,見他年紀大了,直接給拒了,他又不好意思拉下臉來求人,隻好悄悄跑過來蹭課聽。

四寶笑眯眯地道:“年紀大怎麽了?老驥伏櫪,誌在千裏,活到老學到老嗎,誰敢因為您年紀大了嫌棄您我就跟誰急。”

這話倒還算中聽,再加上馮青鬆今天認了十好幾個字,心情不錯,就不跟她計較了,眉開眼笑地問道:“想吃點什麽,今兒幹爹請客。”

爺倆講著笑話出了內書堂,四寶正要報菜名,就見督主迎麵走過來,兩人忙嗬腰行禮。

陸縝見到她,目光沒在馮青鬆身上停留片刻,神色溫緩:“學完了?”

四寶點了點頭,他又隨意問道:“學的怎麽樣?”

四寶想了想道:“回督主的話,還可以,有些當時沒琢磨透的地方,奴才就用筆記下來了。”

馮青鬆一聽忍不住了,下意識地伸手彈了她一個腦蹦,怒罵:“好不容易請來的老師你不問,自己瞎琢磨什麽啊?!你自己琢磨能琢磨通透嗎,你…”

他一串話才罵了一半,就連陸縝一個眼風掃過來,掃的他臉上一涼,原本伸出去準備再彈一個腦蹦的手硬生生縮了回來。

陸縝伸手,不經意般的幫四寶揉了揉她被彈過的地方,低頭又溫言問了幾句,四寶正專心收拾書包,沒有覺察,倒是馮青鬆把這一幕盡收眼,心裏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他自認是個不錯的幹爹,對四寶教導也盡心盡力,從來沒問她要過孝敬銀子,還時不時貼補她一二,但今天見了督主這樣的,才知道什麽叫山外有山,這別說是幹爹了,親爹都不帶這麽好的,督主不會想跟他搶幹兒子吧?!

不能怪他老人家腦洞大,實在是他除了這個想不出別的了,於是馮幹爹忍不住開始糾結起來,假如督主真要收四寶當幹兒子,他到底從還是不從呢?從了的話找個有良心的幹兒子不容易,不從的話督主會不會整死他?

他到底還是不常來司禮監,心理承受能力差了點,要是成安沈寧等人看見了就不會震驚到浮想聯翩了。

馮青鬆這邊長籲短歎,煮熟的鴨子飛了養大的兒子跑了,那邊兩人完全沒覺察到他的哀愁,四寶衝他揮了揮手,背著書包跟督主進了司禮監。

陸縝笑問她:“課上的怎麽樣?”

四寶點了點頭:“挺好的,李大儒可耐心了,我本以為他脾氣不好,性子肯定也急,沒想到教書卻很盡心,有什麽問題他都耐心答了。”

相比之下其他幾個老師就有些敷衍了,雖然並不明顯,而且該教的也都教了,不過細心程度一看便知。

她順口又拍了一句:“當初要不是您慧眼識珠,李大儒也不能進內書堂。”

陸縝一哂:“李大儒素來嚴厲,還以為你會叫苦不迭。”

四寶露出了一個迷之微笑:“尚可尚可。”

她可是經曆過寒暑假最後兩天生死時速趕作業的社會主義好青年!還有什麽能難的倒她!

陸縝見她粉唇彎起,強忍住撫上去的衝動,又想到擱在櫃子裏的兩本龍陽,心裏難免有些怪異,掩嘴咳了聲:“你哪些沒聽懂的嗎?”

四寶確實有幾處沒聽明白,本來想拿去問謝喬川的,聽他問起來,遲疑了一下才把筆記拿出來給他看:“確實有幾處沒聽明白的地方。”

她本來以為督主隻是隨口一問,沒想到他真接過小冊看了起來,看了第一眼就緩緩道:“這字…”

四寶臉一紅,她有時候下手快了就不由自主地開始寫簡體字,而且字跡慘不忍睹。

陸縝頓了下,硬是忍著強迫症,緩聲道:“也算不錯了,在宮裏像你一樣能寫會算的也不多。”

四寶給他說的臉更紅了,他見一邊的墨硯上搭了支毛筆,便順手取來幫她寫了幾個字,讓她坐在一邊臨摹,她拿起筆來認真摹了起來。

他就在一邊靜靜看著,她細長好看的眉毛迤邐而下,如夜色濃黛,襯得一張臉更加白皙俊秀,隻看著就叫人覺著愛不釋手,總讓人浮想聯翩,想著親上去會是什麽樣的感覺?

他冷不丁冒出這個念頭來,人真像著了魔似的,不受控製地湊了過去,近了,更近了…直到能聞見她粉臉兒上的甜香,眼看著就要一親芳澤,她身子忽然一矮,人瞬間就出溜下去。

陸縝:“…”

他終於回過神,伸手把她拉起來,半點同情也生不出來,麵無表情地道:“坐就好好坐著,亂動什麽?”

四寶一邊揉腰一邊幹笑:“我這是…習慣了,有時候控製不住自己個啊。”

她頓了下,又咬牙切齒起來:“我一定要把這個毛病改了,改不了我就把自己砍了!”

陸縝笑了笑:“好雄心,這話我幫你記下了。”

四寶:“督主…”

她鬱悶完又開始奮筆疾書,陸縝不敢再看她,走到窗邊看著落日餘暉,心思卻不知道飛到了哪裏。

又過了六天才到了去內書堂上課的時候,四寶從來沒想過自己哪天能期待起上學來,一大早就收拾好書包過去準備著,第一節課上完卻發現李大儒還沒來,倒是有幾個小太監議論紛紛。

四寶拉了一個相熟的,湊過去問道:“怎麽回事兒,你們討論什麽呢?”

那人唉聲歎氣:“李大儒昨日不小心從跌了一跤,今兒不能過來上課了,聽說他派了門下的幾個學生要過來給咱們代課。”

李大儒是個敬業的師父,尋常小病小痛的從來不會耽誤上課,這回竟然請了假,可見傷的應該不輕。

四寶正有點擔憂,就聽他又牢騷道:“聽說要來的幾個小學生最大的才十九歲,這樣的能講的好課嗎?”

四寶調侃道:“李師長的徒弟最差也是秀才,這就教不得你了,你是舉人老爺還是進士大人啊?”

他正要回嘴,就見聽門口一陣騷動,門口兩個風度翩翩的少年郎邁了進來,第一個十八九歲的麵如傅粉,形容斯文俊逸,已是十分的好看了,第二個更了不得,雖然看著隻有十五六歲,但已經生的貌若潘安,一雙湛然有神的鳳眼尤其讓人印象深刻——正是趙清瀾和沈華采。

四寶也忍不住多看了沈華采幾眼,不是她自戀,是真覺著這人跟自己有三四分相似,等原身的記憶慢慢浮現出來,臉色一下子變了,強忍住直接走人的衝動,忙低下頭假裝撿筆,不讓他瞧見自己。

沈華采一進來目光就忍不住四下逡巡,旁邊趙清瀾叫了他好幾聲他都沒有聽見,他沒找到想找之人,麵上不覺有些失望。

不過大概是血親之間真有些微妙的感應,他目光一轉終於落到她身上,眼睛幾乎要放出光,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沒讓自己激動顫抖,兩隻手忍不住在袖子裏攥緊了,直勾勾地看著她。

這般灼熱滿懷期待的目光就是四寶也有些招架不住,眼看著被人瞧見了,隻好把腦袋從桌子底下拔出,假裝捂著肚子對身邊朋友道:“我身子不大爽利,你等會兒幫我跟代課的小師長請個假,我先回去了。”

她說完也不管旁邊人聽到沒聽到,把書包往肩膀上一甩捂著肚子就從後門出去了。

沈華采眼見著找了這麽多年的人就要跑了,慌忙就想追上去,趙清瀾嚇了一跳,忙拉住他道:“華采你做什麽?咱們等會兒還等替老師上課呢。”

沈華采聞言稍稍冷靜了些,但還是堅持從趙清瀾的手裏掙脫出來,匆忙道:“我早上估計吃壞肚子了,你幫我頂一下,我去去就來。”然後邁開腿就追了出去。

四寶邊往外走邊暗叫一聲倒黴,早知道他是李大儒的弟子,她當初就不該考進內書堂,她從個人感情上已經對那家子人十分反感了,他們還大大增加了她身份被曝光的風險,想想她就頭大如鬥。

自打那對兒極品爹媽把女兒拿來頂替兒子入宮,四寶和他們一家就是兩路人,真心不想再有什麽瓜葛。

內書堂自也有其規矩,不到時間不準出去,門口自有人把守著,四寶看還有幾盞茶的時間才下課,正準備去茅廁消磨時間,就見沈華采已經追了出來。

他也不知道四寶在宮裏的稱呼,所以不敢亂叫,隻得跟在後麵‘哎哎哎’個不停,哪裏知道四寶根本不理他,一聽見他的聲音掉頭就走。

他忍無可忍,邁開長腿追過去拽住她胳膊,壓低了聲音叫道:“沈折芳!”

他頓了下,聲音又有點委屈:“你怎麽不理我?”

四寶麵無表情道:“公子怕是認錯人了吧,奴才名叫四寶,在宮裏當差,您說的名字我連聽都沒聽過。”

沈華采看她神色冷淡,有那麽一瞬間真懷疑自己是不是認錯人了,不過又很快地搖搖頭,肯定道:“我認錯誰也不會認錯你的。”

他沉默了一瞬,聲音更低,卻十分穩當堅毅:“姐!”

四寶:“…”

她忍住用書包砸他腦袋的衝動,一把甩開他的手,眉頭擰成一個疙瘩:“奴才一個太監,怎麽當你姐?公子腦子有毛病就去吃藥,沒事兒別放自己出來嚇人了。”

沈華采更委屈了,又被她的氣勢壓的聲音一低,卻不敢再叫,輕聲道:“你怎麽了?你原來從來不會這麽說話的。”

四寶竭力露出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公子您真的認錯人了,我並不認識您,也不知道誰是您姐,要不我幫您在宮女那邊打聽打聽?您要是再跟著我,我可就叫人了!”

沈華采還要說話,四寶見兩人拉拉扯扯已經被人注意到了,正好這時候大門打開,她一個箭步就邁了出去,沒想到沈華采反應更快,擋在她身前,卻也不敢在說話,隻敢縮著脖子跟在她後麵。

陸縝正帶著人往司禮監走,眼梢瞄見了幾步遠的內書堂,就看見四寶和一個儒生打扮的少年拉拉扯扯的,他不覺蹙了蹙眉。

第三十八章

四寶其實沒見過這家人,她穿來的時候原身被折騰了個半死仍在一床破席上,就衝這個,她這輩子對這家人已經嫌惡至極了。

她其實隻繼承了原身一部分記憶,隻知道家裏的爹娘為了把唯一的兒子保下來,硬是買通了查驗的太監,拿她頂替塞進了宮,雖說古代大都重男輕女,但這般不把閨女當人看,也讓人寒心到了極點。

她對這個一母同胞的孿生弟弟卻沒有多少印象,隻隱約記得兄妹倆小時候感情很好,不過那也不能說明什麽,誰不知道十來歲的小少女冒充太監進宮那就是個死。

不過貪生怕死是人之常情,四寶能理解他身為男人不想被淨身進宮的心情,卻對這事兒沒法原諒,隻往後退開幾步,冷著一張臉道:“公子止步,宮裏不是您想去哪兒就去哪兒的地方,小心給自己惹麻煩。”

沈華采雖然傻白甜,但也知道她心裏還怨恨自己,急的抓耳撓腮地想要解釋,她已經走遠了,他又追了幾步就被侍衛攔下,隻得眼睜睜地看著她進了司禮監。

四寶被這事兒一攪和,心情也差到極點,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原身殘存記憶的緣故,她心裏總有些說不出的感覺,煩得要死,悶頭隻顧往門裏走。

她沒留神差點跟正在聽牆角的陸縝一頭撞上,嚇了一跳:“督主?!”

陸縝用柔潔的絹子掩唇輕咳了聲,不經心般的問道:“方才瞧見你跟人說話,那人是誰?”

四寶保持著神色如常,避重就輕地道:“回督主的話,李大儒今兒生病沒過來,所以派了他的學生過來給我們上課,他是大儒的弟子。”

陸縝挑了挑眉,不過也沒多問:“原來如此,你先回去吧。”

四寶欠身行禮退下,一轉過身眉頭卻又鎖住了。

沈華采失魂落魄地回了內書堂,趙清瀾頭一個發現他不對,忙問道:“華采,你怎麽了?”

沈華采再怎麽傻白甜也知道這事兒非同小可,茫然的一雙眼緩緩有了焦距,緩緩搖頭:“沒什麽,早上吃壞了東西,身子不舒服。”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