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3節

陸縝下的悠然自得,還有閑情看她白子被圍剿時候的表情,時而咬牙鼓腮幫,時而皺眉眼抽筋,臉上的表情豐富多彩,比下棋本身還有意思。

他本來可以早點結束棋局的,不過為了多瞧幾眼她呲牙咧嘴的表情,竟硬生生把閃電局拉長了。

四寶臉色一下子綠了,她這人還有個毛病,緊張起來就要不停地喝水,這時候戰況正激烈,她前胸後背出了一身的汗,覺得裹胸布都纏的更緊了,越是這樣越想喝水,咕嘟咕嘟喝完了自己茶碗裏的,再往前一摸,卻摸到一雙骨節分明的,微涼的手。

她嚇了一跳,抬眼才瞧見自己的手摸到督主的茶盞子上了,正好督主也在取茶,她正握住了人家的手,她忙鬆開手站起身:“督主恕罪。”

她不光用眼神猥褻了督主的玉體,居然還上手摸了督主的…額…玉手?

陸縝瞥了眼那軟綿綿的小肉手,一笑:“無妨,坐下吧。”

他又看了眼她空空的茶碗:“再蓄一壺茶來。”

四寶一聽就知道精神折磨還得繼續,不由哀怨,她現在最難受的不是腦子,是胸口!裹胸布本來纏的就緊,一汗濕貼在身上越發難受,她又怕被人瞧出端倪來,強忍著不敢亂動。

嚶嚶嚶,抱大腿真是個體力活啊!qaq

小劇場:四寶“督主我陪你下棋了,你看我這算是抱上大腿不?”

陸縝“……”

四寶“督主我喝你茶了,你看我這算抱上你的大腿不?”

陸縝:“…”

四寶“督主我模你手了,你看我這算抱上大腿不?”

陸縝伸腿“腿給你,閉嘴!”

第四章

督主這裏的好茶喝了一杯又一杯,等喝到第八杯的時候,四寶的裏衣都快濕的差不多了,腦汁也差不多快熬幹。

陸縝見她一臉擠眉弄眼的苦逼樣,看她表情的興趣稍減,緩緩落下最後一子,黑蛟從中截斷,白龍收官,終於結束了這場吊打。

四寶雖然輸了,但還是跟著長出了一口氣。督主實在是太缺德了啊qaq,明明穩贏的局麵,硬生生要吊著她,等玩夠了才給個痛快。

她擦了擦額上的汗,雖然被虐的很慘但還是沒忘了拍馬:“督主好棋藝啊!就是呂範在世也不過如此!”

陸縝勾了勾唇,瞧她一眼:“你也算年少多才了。”

四寶激動了,她被督主誇獎了啊!這算是抱上大腿了不!

他坐的久了也覺著乏累,撩起曳撒下擺起了身,半副輝煌的廣袖垂下,往外瞧了眼天色:“也到了下差的點兒了。”

四寶跟著探頭往外看了看,果然天色已經黑了,她又往門外瞅了幾眼,表情像是沒等到家長來接的小學生:“我幹爹沒來接我啊。”

成安十分鄙視:“你小子多大了,自己沒長腿啊!”

四寶幹笑:“這不是怕宮道路長,又遇見什麽事兒嗎。”她可是被上回遇見十三皇子的無妄之災嚇怕了。

陸縝取過掛在雞翅木衣架上的大氅:“一道走一段吧。”

四寶一聽立刻喜滋滋,也不再糾結了,陸縝見她一臉雀躍,心頭也不禁為之一鬆,跟著淺淺笑了笑。

等幾人走到廊下,才發現天上竟飄起雪花來,成安是地道京裏人,伸手接了幾粒雪在手裏,斷言道:“等會兒肯定得下大。”

他反應也快,一轉身就遣人回屋拿傘了,等傘拿來了他有心幫四寶再在督主跟前賣個好,衝她擠了幾下眼睛。

作為一個完全不能理解下雪天為什麽要打傘就連下雨天都可以淋雨的壯士,四寶沒接收到他眼裏的深層信號,反而一臉莫名地看著他。

成安簡直要愁死,果然人無完人,馮青鬆這徒弟長的好是好,就是腦子笨了點。

在一邊作為當事人的陸縝都瞧不下去了,半笑不笑地看他一眼,伸手接過成安手裏的傘:“走吧。”

成安鬆了口氣,機靈地把傘撐開:“奴才來奴才來。”

陸縝先一步下了台階,成安在後麵小心翼翼地撐著傘,一溜寒風吹過來,四寶不由得縮了縮脖子。

這傘做的大氣,兩個人撐著都有富裕,四寶就跟在一邊蹭著,一手幫忙挑著燈籠,他本就好看至極的臉被燭光一映,越發顯得膚色瑩然。

四寶難免偷瞄了幾眼,他忽的停住了腳步,她腳步不及時差點撞上,幸好在距離他幾寸的地方硬生刹住了車,略帶疑惑地道:“督主?”

陸縝猝不及防地伸出一隻手握住她的手,手指微涼,掌心卻很溫暖,四寶怔怔地看著他,還沒等她浮想聯翩,他就握著她的手往左邊移了移,舉著風燈的手臂剛好和肩膀平齊,不至於離人太近,以防不慎打翻燈籠傷著人。

他語調平淡:“你幹爹沒教過你怎麽打燈籠?”

四寶的臉紅了,訥訥道:“回督主的話,教過…”

他側眼:“教成這樣?”

四寶臉更紅了:“奴才笨…”

她總不好說她剛才有一瞬間沉迷美色無法自拔了吧…

不過督主怎麽會對底下人的活計這般熟悉?

陸縝看她臉紅起來也很有趣,就沒再說她,多欣賞了幾眼便抬步往前。

不遠處有一溜宮婢提著燈籠往這邊走了過來,成安踮腳看了看,低聲道:“督主,是和嬪宮裏的。”心裏暗道,夜裏還讓宮裏人這般大動靜的出門,真是不怕惹眼的。

四寶現在聽見和嬪倆字就腦袋疼,打著燈籠的手腕都跟著抖了抖,陸縝哂笑:“接著走。”

兩邊人老遠遇上,四寶努力低頭減少存在感,一轉眼又想到現在自己跟在督主他老人家身邊啊!還有什麽可怕的!於是又把腦袋抬起來,昂首挺胸地打著燈籠。

陸縝又瞧她一眼,對她心思了然卻不點破,旁若無人地往前走著,和嬪宮裏的太監宮婢們大都低下了頭,彎腰行禮,有個頗是嬌俏的卻沒縮頭,反而大著膽子往這邊瞧了一眼,見陸縝不曾回首,眼底掠過一絲失望。

成安把一切盡收眼底,在心底鄙夷地笑了笑,和嬪這手伸的可真夠長的,誰都敢惦記,不作不死啊!

兩邊人不過擦著邊兒,一轉眼就過了,陸縝平視前方,看著洋洋灑灑的飛雪,揚唇笑了笑:“聽說你日前得罪了和嬪娘娘?”

四寶聽完先是一怔,雙腿一軟嚇得差點跪下:“督,督主恕罪。”

雖然今天的事兒是她幹爹牽的頭,督主也在宮裏見慣了鉤心鬥角,但也未必見得有人這麽處心積慮的往自己身邊爬,更見不得被人當猴兒耍。

“無妨。”他垂下長睫看她一眼,讓人瞧不清眼底是神色:“我聽說馮青鬆得了個幹兒子,歡喜得緊,若不是因著這事兒,他也不能把你往我身邊送。”

四寶冒著冷汗不知怎麽答話,額上分不清是汗珠還是雪珠。

成安心裏先是一驚,不過聽他說完又鎮定下來,他跟督主這麽多年了,對他多少有幾分了解,他既然直接說出來,想必是見不得身邊人弄鬼,為了給他們抻抻筋骨。

四寶要往內官監去,陸縝一行人卻要出宮,這時已經走到了要分開的地方。

他再沒多言,調開視線邁開步走了,還吩咐一句:“把傘給他一把。”

……

“然後你就這麽回來了?”馮青鬆皺著眉盯著她。

四寶手裏還拎著督主臨走時給的油紙傘,一邊歎氣一邊點頭,又問道:“幹爹,你說督主這條腿到底是抱上了沒啊?”

馮青鬆跟成安想的差不多,不過也拿不準兒,聞言沒好氣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他說完麵色不大好看地道:“今兒下午和嬪宮裏的人又來問了一回,聽說你在東廠才回去的。”

四寶今天已經快被嚇得心力交瘁了,心裏有一句媽賣批不知當講不當講不當講:“和嬪娘娘怎麽就跟我作耗上了?”

馮青鬆把打聽來的消息告訴她:“那日十三皇子調戲你不成,你被和嬪敲了幾板子,沒想到十三皇子回去竟和她鬧上了,聽說還拿她不是生母說事兒,本來她隻是想借著你敲打十三皇子的,現在是非除了你這個奸佞不可了,不然以後在養子麵前都抬不起頭來!”

和嬪位分不算低,但收養皇子終究有些勉強,也是瞧在聖寵的份上,正因為根基不牢,所以才急著立威的。

四寶:“…”

十三皇子是為了顯個頭才長的腦袋吧?那長的是腦袋嗎?是屁股吧!

她這個鬱悶勁兒簡直無以言表,馮青鬆也跟著一塊發愁,不過這時候愁也沒用,馮青鬆衝她擺了擺手:“算了算了,你先去睡吧,現在也商量不出個花兒來。”

他不說還好,一說四寶簡直覺得全身酸痛,尤其是胸口又悶又漲,她認了幹爹之後自己有個小間兒,回屋之後立刻把裹胸布解下來縮在被子讓胸裏舒坦舒坦,又覺得實在悶得難受了,伸手給自己揉了幾下,還覺著怪羞滴!

其實她一般睡覺的時候也會把裹胸布鬆鬆纏著,不過今天又是出汗又是下雪的,實在是難受的要命。

四寶一晚上睡的都不怎麽安生,夢裏和嬪張牙舞爪地向她撲了過來,把她一下子嚇醒了。

接下來的幾天司禮監那邊都沒啥動靜,就連成安都沒傳話過來,倒是和嬪又來要了幾回人,馮青鬆和四寶急的火燒眉毛,四寶不是妃嬪宮裏當差的,其他宮的娘娘不會理會這閑事,不抱上督主這大腿沒準真就要命了!

一轉眼又到了十五對賬的時候,四寶拿出不破樓蘭終不還的信念捧著賬本子去抱大腿,走過牆邊的時候看見他上回給她那把傘,想了想順手抄上了。

她今天運道不太好,賊眼瞄了一圈沒看見陸提督的影子,隻好悻悻然地抱著賬本往西間兒走,今天來核對的是幾個臉嫩的小太監,正湊在一堆兒偷懶下圍棋。

四寶趕著要交賬,催他道:“你快點對賬,我還有事兒呢。”

不要耽誤她抱大腿的正事兒好不好!

小火者甩了甩手,不耐煩道:“你等我贏了,馬上!”

四寶探頭看了眼,頗為鄙夷,一堆臭棋簍子下個甚!

她氣勢十足地一揮手讓他讓開,啪啪啪三下五除二幹翻對手,拉著小火者道:“現在贏了吧,能對賬了吧?再拖拖拉拉小心我告你黑狀!”

小火者委委屈屈:“你也知道是黑狀啊…”

四寶趁他對賬的時候悄聲問道:“督主今天怎麽沒在東廠裏啊?”

他像是耳朵不大好使:“什麽?”

四寶把聲音放大了點,再問一遍,他茫然:“啥?你大點聲。”

四寶咬著牙根,讓字挨個蹦出來:“督主今天怎麽沒在東廠裏你是不是聾了啊!”

小火者伸手一指:“你背後…”

四寶嚇得‘嗷’了一嗓子,僵著脖子轉過頭,就見窗外不遠處立了道秀逸頎長的身影。

第五章

陸縝也是碰巧從廊下路過,倘不是四寶這一嗓子,他還不一定能看見她,見她麵帶訕然,他主動問道:“你有何事?”

四寶眼睜睜地看著他背後靈異樣從身後冒出來,等小心髒平順了才小心覷著他神色,見他神色淡然,也瞧不出什麽來,暗自嘀咕督主他老人家不會把自己忘了吧。

還記得大明湖畔的四寶嗎!

她吐槽歸吐槽,反應倒也不慢,把手裏一直牢牢攥著的傘遞還回去:“上回借您的傘一直沒還,我這心裏老是惦記著,想當麵給您還回去。”

陸縝卻沒接那傘,似笑非笑:“不是成安借給你的嗎?”

四寶麵上一窘,厚著臉皮道:“還是您仁厚,多虧了您的吩咐了,當然也是安叔大方。”

成安在後麵聽的心裏一樂,也有人叫他叔啦!臭小子許你叫了嗎你就叫叔!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奸臣寵妻日常一品貴女公主要下嫁亂君心美人圖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