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4節

  這油紙傘能擋大風擋大雪,分量也實在,四寶兩手托著油紙傘,托了會兒手臂就開始發顫,成安伸手就想接過來,沒留神陸縝先他一步,伸手接過那傘,閑閑問道:“你還有別的事兒?”

  四寶憋的腦子缺氧都沒憋出一個理由來,半晌才擠出一句:“沒別的了,就是想瞻仰瞻仰您。”

  陸縝眼底掠過一絲笑影,哦了聲:“瞻仰不是給死人用的嗎?”

  四寶腦子大概是真憋缺氧了:“那…參觀參觀?”

  陸縝:“…”

  她哎了聲,反應極快地輕輕往自己嘴巴上拍一下:“奴才嘴笨,一見您那崇敬之情就如滔滔江水連綿而出,歡喜的連話都不會說了,督主恕罪!”

  為了不被拍死在沙灘上,成安覺著自己的詞庫可能需要更新一下了,瞧這小詞一套一套的還。

  四寶被自己給麻的神魂顛倒,突然下巴一涼,被油紙傘輕輕托了起來,陸縝語帶調笑:“你不是想參觀嗎?低著頭怎麽參觀?”

  四寶沒想到他還有開玩笑的閑情,認知又被刷新了一遍。他把傘隨手交到成安手裏:“出來回話。”

  四寶把賬本子整理好,抱起來出了門,陸縝今兒換了身常服,不過穿他身上也格外清雅,他讓她在身邊跟著,隨意閑話幾句:“最近幾日可有看新的棋譜啊?”

  她最近差點沒被和嬪整出心理疾病來,哪裏有閑工夫琢磨別的。不過這話也不好直接說,她潤色了一下才道:“回您的話,最近事兒忙,各宮的貴人都催得緊,畢竟正事兒要緊,棋譜再好也隻能暫放下了。”

  陸縝哦了聲:“貴人都催的緊?”他皂靴踏在積雪上,發出咯吱的輕微響聲。

  四寶估計他是又聽出來了,幹笑了一聲,不敢再耍小聰明。

  陸縝確實不喜歡人在他麵前掉鬼,不過見她白白淨淨斯文靈秀的一張臉,就是耍小聰明也隻讓人覺著分外靈動,這時見她不敢再說話,不自覺微皺了下眉,也默然了。

  一行人並道出了東廠,四寶正琢磨著怎麽再起個話頭搭訕,人就已經出去準備分道兒走了,陸縝道:“既辦完了事兒,就先回去吧。”

  四寶陡然生出一種吾命休矣的感慨,一步三回頭地往內官監走,成安斟酌了半晌才道:“督主,四寶這孩子…”

  陸縝瞥他一眼,他立馬安分了。

  四寶愁眉苦臉地回了內官監,一進去就覺著氣氛不大對,馮青鬆帶著幾個人站在廊下,一個妃嬪宮裏總管太監打扮的人站在院裏,兩邊竟有些對峙的意思。

  她腳步頓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往馮青鬆身後一轉,就覺著總管太監目光在她身上掃了幾圈,帶著不大明顯的惡意:“這就是你那幹兒子,果真水靈。”

  他用絹子捂著嘴咳了幾聲,背著手道:“娘娘瞧這孩子生的水靈,想把四寶調到長清宮伺候,就問問你肯不肯放人了。”

  四寶一聽就知道是和嬪宮裏的人,這是準備把她要到身邊好生整治了?

  其實和嬪也很鬱悶,本以為區區一小個太監,拉過去隨意杖斃也就完了,哪想到廢了這麽多周折,十三皇子還跟她鬧了一場,人到現在卻還活蹦亂跳的,她原本七分火氣也暴漲成了十二分。

  馮青鬆知道這時候一鬆口四寶就是個死,他也不是什麽舍己為人的人,但到底處了近兩年也不少情分,這時隻能客氣笑笑:“這孩子也就驢糞蛋兒外麵光,外麵看著精明,其實內裏蠢笨得很,也就隻配在咱們內官監打打雜,就怕帶回去驚擾了和嬪娘娘,那就不美了。”

  總管太監臉往下一沉:“驚擾不驚擾的,還不是娘娘說了算,咱們當奴才的照著吩咐來也就是了,你還要違抗不成?”

  馮青鬆內裏火急火燎的,掩嘴咳了聲拖延時間,等到總管太監麵有不耐了,他才把心一橫:“那就真是不巧了,督主也看上了這孩子,想要過去伺候茶水,這可如何是好啊…”

  總管太監並不信他鬼話,冷笑一聲:“我說老馮啊,你是越活越回去了!督主要人那咱們是少不得要給幾分薄麵,但你一開始怎麽不說清楚?現在再來說這話,是瞧我好糊弄,還是沒把和嬪娘娘放在眼裏?!”

  馮青鬆現在也隻想到再去成安那邊通通路子,正欲再編幾句把話說圓了,遠遠就見內官監有人跨進來,定睛一看是東廠的人,手裏還捧著本書。

  那人走進來眼睛先轉一圈,目光隨即落在四寶身上,把手裏的書遞給她:“這是督主吩咐給你的,讓你好生看看,你準備準備,下午去東廠一趟。”

  這神轉折來的措手不及,四寶愣了會兒才雙手捧著接過來,就見封皮上寫著《千層寶閣》四個字——是本絕版的棋譜。

  她怔忪完之後渾身簡直猶如陽光普照,脖子也不縮了,氣勢也起來了,故意往總管太監臉上掃了一圈,含著笑欠身行禮:“替我謝謝督主他老人家。”

  東廠的人把話和東西帶到就走了,雖然也沒多說什麽,但足以表明態度。

  馮青鬆將眉毛一挑,和氣地笑了笑:“對不住和嬪娘娘了。”

  就是皇後敢不敢不給那尊大佛的麵子還兩說,反正和嬪肯定是得罪不起的,總管太監臉兒變得也快,一轉眼就是一副笑模樣:“哪有哪有,我一看這孩子就是有前程的,既然督主瞧上了,那娘娘想必也能體諒,我這就回話去了。”

  四寶眼看著他走人,把棋譜抱在懷裏長舒了口氣:“可算是得救了。”

  馮青鬆也感歎道:“你小子,真是天生的好運道啊。”

  四寶下午特意換了身比較新的衣裳去了東廠裏,下午陸縝果然在,不過還在給折子批紅,她袖著手規規矩矩地低頭等著。

  她本來以為陸縝壓根沒覺察她到了,卻不知道陸縝時不時瞧她一眼,有這麽個水靈人兒在跟前伺候,看折子看累了也能歇歇眼睛。

  他罕見地生出一種從馮青鬆那裏把他的寶貝幹兒子搶過來的衝動,不過這事兒實在是跌份兒,他也隻是一想便掠過這一茬。

  等把折子批完,他照舊命人擺好棋盤,這回格外命人多擺了兩壺茶一盤子點心,輕描淡寫:“這回可該夠你吃喝了吧。”

  她一聽就知道他還記得上回她把手伸到他茶碗上的事兒,不由得暗暗捏了把汗,幹笑道:“夠了夠了。”又照例拍一句馬屁:“看著您,就是不吃不喝心裏也舒坦。”

  輕音軟語讓人不信都不行,陸縝不由抬眼瞧了瞧她,總覺得這小子拍馬屁跟說情話似的。

  他也沒再多話,照例把白子推給她,讓她先行一步,這一場又是毫無意外的吊打,不過不同的是四寶不用喝茶解壓了,她改抖腿了!

  她本來是想把手伸向那茶杯的,沒想到督主同時也伸手拿茶杯,兩人的手在半空中交握,她又不留神在人家的手背上摸了把…雖然督主沒說什麽,她是再不敢拿了。

  她一開始還隻是小幅度的抖,越往後頻率越快幅度越大,後麵伺候的成安都看不下去了,又怕驚擾陸縝下棋,重重地咳了聲,用拂塵在她膝頭輕輕敲了一下。

  四寶一下子老實了,不過也沒老實多久,又開始抖起了腿子,成安正想給她一下,她就苦著臉扭過頭:“安叔,要不您把我按住吧?”

  成安心說你個小兔崽子還敢使喚起老子來了!正準備往她後腦勺扇一巴掌,就見陸縝抬了抬眼皮看著他,他反應迅速地半道兒轉向,兩手牢牢地按住四寶的肩膀。

  四寶這下終於不抖腿了,她上半身都開始晃了,跟抽了羊癲瘋似的!

  成安倒是給嚇住了:“四寶你怎麽了你?發羊癲瘋了?!”

  四寶:“…沒,我這是毛病。QAQ”

  她抖起腿來自己都害怕,上輩子有一回被幾個舍友強行摁住,結果整個身子都不由自主地抖了起來,差點被送到校醫院!

  幸好這時候一盤棋也快下完了,陸縝落下最後一子便命人收了棋盤,倒也沒說什麽,回身繼續看折子了。

  陸縝看折子的時候腿不自覺抖了幾下,等反應過來才覺著不妥,放下折子在屋裏轉了轉,這才回到原位板正坐了,伸著一雙長腿,強行壓抑抖腿的迷之衝動。

  成安把這一幕盡收眼底,想到四寶抖腿那魔性的場景,站著站著大腿也不由自主地跟著抖了起來,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忙扇了自己一巴掌。

  四寶這小子,有毒啊!

第六章

  四寶從東廠出來的時候不由得感慨了一下上輩子的抖腿歲月,當時宿舍其他幾個妹子不但沒把她糾正過來,反而都被傳染了抖腿的毛病,有時候換個衣裳都得抖兩腿,搞得其他宿舍的人來一看還以為她們宿舍聚眾吸毒了呢。

  她越回憶越憂傷,有帶著一臉明媚憂傷回了內官監,馮青鬆連聲問道:“怎麽樣怎麽樣?”

  四寶沒答話,揚著大頭做了個拍胸脯的動作,馮青鬆鬆了口氣:“你合了督主的眼緣兒,這是好事。”

  他說完又見四寶一臉嘚瑟,沒好氣地哼一聲:“不過像他那種級別的人物,喜歡什麽討厭什麽都是一陣一陣的,你再得意,指不定哪天就跳噠著栽下來,底下一堆人等著收拾你,到那時候才真是屍骨無存!”

  四寶大頭一縮,嘟囔道:“我人緣哪有這麽差?”

  馮青鬆斜了她一眼,四寶想到和嬪那窮追猛打的架勢,也不敢嘚瑟了。

  馮青鬆把她氣焰打壓下來,心裏舒坦了點,帶了點羨慕地道:“不過你小子也別喪氣,你這幾天見督主的時間,比你幹爹我這些年見他的時間都長。督主人怎麽樣?”

  四寶想了想:“督主心思好像挺琢磨不透的,待我還挺和氣,我有時候出了錯他也沒說什麽。”她又補一句:“長的尤其好看,瞧一眼都覺著不枉此生啦!”說完還嘖嘖兩聲,表示對美色的回味。

  這麽一個美人,一張世人都要偏愛的好皮相,可惜卻是個太監。

  馮青鬆笑的眯起眼睛,不知道的還以為在誇他呢:“那是,督主那叫秀外慧中。”

  四寶:“…”幹爹,您語文老師的棺材板我快按不住了!

  她一口茶水差點沒噴出來:“您老兒不會用詞就別瞎用好不好,秀外慧中?他還溫柔嫻淑哩!”

  馮青鬆自己大字不認識幾個,偏還愛亂用詞,有一回天熱吧,他直接說一句熱死了不就完了,他倒好,來了句‘我都熱的欲火焚身’了,險些沒把四寶嚇死!

  馮青鬆衝她翻了個白眼,忽然麵露糾結,在屋裏走了幾圈,咬咬牙像是下定了決心,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本小冊子小心翼翼地給她:“你瞧瞧這個。”

  四寶翻開一眼,頭一頁就是督主的畫像,再往後翻,記錄的是督主的日常喜好,不過很少,還都是零零散散的,她‘啪’地一聲合上了,麵露震驚地看著馮青鬆:“幹爹,你尋常摸幾個宮女也就罷了,沒想到你竟然把主意打到督主頭上了!”

  都說色字頭上一把刀,她幹爹頭上這是四十米的大砍刀啊!

  馮青鬆:“…”

  他惱羞成怒地搶過小冊子,在四寶頭上敲了幾下:“你個蠢蛋想什麽呢,一天到晚不琢磨正經的!這是我平時沒事兒的時候鑽研的,咱們十二監的人,不了解督主喜好還怎麽往上爬!再說多琢磨琢磨他老人家是怎麽風生水起的也沒壞處。”

  他雖然沒了那啥,但他也喜歡姑娘好不好!

  四寶沒想到她幹爹竟然是督主腦殘粉中的主力軍,噎了下才道:“您自己留著唄,給我幹什麽?”

  馮青鬆麵露幾分深閨棄婦才有的幽怨,哀怨地瞧著她:“我也在十二監待了這麽多年了,督主連我是人是狗都不知道,你小子才露一麵就得了他的眼緣,可見是有些緣法的,這東西你留著,以後指不定能用呢。”

  四寶覺著督主可不是那種喜歡底下人揣度他心思的人,不過她被馮青鬆哀怨的小眼神雷的頭皮發麻,忙把小冊子塞回懷裏:“您老就放心吧。”

  接下來的幾天都過的風平浪靜,和嬪自然是消停不少,但是東廠那邊也再沒消息,就在四寶琢磨著要不要再主動出擊一回的時候,東廠那邊又傳話過來,督主傳喚她過去。

  四寶本來還準備中午小睡一會兒呢,聽完這話匆匆穿上鞋就出去了,沒想到今天北風格外大,等她邁進東廠,兩頰已經被吹的通紅了。

  陸縝正在看公文,施施然批完最後一筆,見她原本雪白嬌俏的小臉上兩團不正常的暈紅:“外麵很冷?”

  他邊說邊給精巧的白玉手爐裏加了兩塊炭,四寶照例先來一句馬屁:“天氣雖然冷,但奴才一想到要見督主,這心就火熱起來了!”

  聽聽這話說的,得虧四寶是個太監,若是個女子,陸縝必定以為四寶在撩撥他。

  他看著她精巧妍好的臉,不知怎麽就生出這個念頭來,都怪這小東西生的太雌雄莫辯了。

  他緩緩收回思緒,將準備遞過去的手爐放在一邊:“既然心腸熱了,那你就靠著這火熱的心取暖吧。”

  四寶:“…”QAQ

  陸縝饒有興致地欣賞她的神態。

  服侍的底下人早早地備上棋盤熱茶和熱點心,陸縝本想這時候把手爐地給她,但想到上回的那茶碗,便把手爐放在一邊的案幾上,等過了會兒抬眼一瞧,果然那手爐自然而然地就出現在四寶手裏了。

  這小東西也是個歪門的人才啊。

  陸縝其實心思隻有三成在下棋上,剩下的七成都在觀察她的各樣小動作,悠悠落下黑子,見她愁眉苦臉的樣子有趣,牽唇笑了笑,牽連出一片風流來:“表情那麽難受做什麽?跟我下棋很不痛快?”

  四寶正在熬著腦汁,聞言頓了下才反應過來:“哪有哪有!跟您下棋簡直暢快淋漓,下完我渾身都舒暢了,簡直能折…多活十年!”

  好險,差點就一不留神把心裏話說出來了嗚嗚…= =

  陸縝似是沒聽出她的口誤,玉一般的手放下棋子,眼底含笑:“既如此,那你不如到司禮監來伺候,還能長命百歲。”

  他不過是無意一句,說完也頓住了,等著她回答。

  四寶就腦補的比較多了,督主大佬為啥莫名其妙地說這一句呢?

  這肯定有他的理由,督主是不會無的放矢的,說不準就是為了試探試探她的人品,你看她要是直接說願意留在司禮監,那就是忘恩負義,忘了馮青鬆對她的提攜之恩,她越想越覺著很有道理,督主肯定是在試探她!

  督主真是太壞了!四寶在心裏捏了把汗,自信滿滿地答道:“回督主的話,奴才還是想留在內官監。”

  陸縝:“…”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有味 寵妻日常(襲夫人成長實錄) 大香師 歡喜田園:掌家幺女 燕太子的飼養日記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