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29節

  馮青鬆半點不引以為恥,反引以為榮:“你小子懂什麽,反正一手二手不都是個看,二手的可比一手的便宜了四成呢,再說也有八成新,不會影響你看書的!”

  四寶隨手翻了幾本,見紙張雖然有些翻動過的痕跡,但大體還是新的,也沒什麽油汙痕跡,湊合著也能用,於是勉強點了點頭:“差強人意。”

  雖然馮青鬆聽不懂成語,但是看她表情還是能看出來一二的,他老人家沒被奉承好,心裏不爽了,氣的大罵:“你個狗小子不識好歹,白吃棗還嫌棄棗核大,不要就還給我!”

  四寶忙把書往懷裏一摟,嘿嘿笑道:“要的要的,不要不是白辜負您老人家的一番心意了。”

  她笑嘻嘻地哄了馮青鬆幾句,見他老人家臉上終於露了笑模樣,這才抱著一遝書本子往司禮監走。她下午還有事兒,也沒來得及齊齊翻看一遍,就把一遝書放回了屋裏。

  宮裏舉行的搜藏活動今兒下午正好輪到司禮監,成安和沈寧到她屋裏例行檢查,本來就是走個過場應付差事,也沒有多認真,誰知道沈寧隨手拿起一本書翻了翻,臉色瞬間就綠了,然後‘操’了一聲。

  成安莫名其妙,湊過去看了眼之後,也忍不住操了聲,兩人目光震驚,用一種看變態的目光看著四寶。

  四寶比他倆還莫名其妙:“怎麽了?”然後湊過去一看,從臉一直紅到脖子根:“艸!”

  書的封皮很正經,是本論語的封皮,但是裏麵的內容就很火辣了,第一頁就是一個打扮清貴的夫人羅衫半褪,旁邊是個身高八尺,皮膚黝黑的半裸漢子,第二頁就更勁爆了,兩人已經全身赤裸,摟抱在一起開始入巷…

  這整的跟小黃漫似的,還有劇情有H的。

  四寶懵逼了一會兒,紅著臉拚命擺手:“這真不是我買的啊!這套書是別人送的!安叔您要相信我啊!”

  她略一琢磨就明白了,這套書的主人估計把論語的封皮換到春宮秘戲上,然後賣書的時候也沒多看,一並賣了出去,馮青鬆又不認字,更沒有買之前翻看的習慣,所以她就這麽一路夾帶進了司禮監。

  別人都是坑爹,她是快被爹給坑死了!

  沈寧和成安臉色十分複雜,成安更是道:“寶啊,你年紀也不小了啊…不過看這個就不怕越看越憋的慌嗎?”

  四寶:“…我真沒有!”

  成安壓根不信,不過這個年紀的少年看點小黃書也挺正常的,可惜四寶倒黴,剛好撞槍口上了,要是他一個人在,也能幫四寶遮掩過去,可惜沈寧也在…

  他想了想,歎了口氣:“你是督主身邊的長隨,我們倆不好處置,這書還是交給督主吧。”

  反正依著督主對這小子的寵信程度,想必也不會把四寶怎麽樣,頂多就是說幾句完事兒了。

  沈寧沒啥異議,四寶就一臉苦相地被拎去了陸縝身邊,他聽完事情的前因後果,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先揮手讓沈寧和成安退下,顏色和悅地問道:“你怎麽會想到看春宮?”

  四寶正要解釋,就見他撫著下巴琢磨道:“你要看也該看的是龍陽逸史啊。”

  四寶:“…”

  她正要解釋,就見陸縝隨手翻了翻那春宮,四寶覺著莫名違和,督主這樣的神仙人物,應該看正經的書才對吧…

  沒想到督主不光翻看了幾眼,甚至還饒有興致地跟她探討起來:“你都看到了什麽?”

  四寶想著督主居然跟自己探討這種問題,臉止不住地紅了,雖然督主是太監,但平時光看那那張臉,自然而然就能忽略掉這件事兒,她眼神亂飄,訥訥道:“我…真的什麽都沒看見啊。”

  陸縝前些日子從李婕妤那事兒過後就有心教教他這些事,免得她被旁人哄了去,今日正好是個機會,他於是開始循循善誘:“若是在尋常大戶人家,你這個年紀早就有人專門教導鴻蒙倫常,甚至還會尋通房丫鬟專門伺候,這不過一本春宮而已。”

  四寶見怎麽說他們都不信,幹脆破罐破摔:“督主說的在理,您想說什麽?”

  陸縝含笑問道:“你都看到了什麽?”

  四寶實在難以理解為什麽督主會跟她討論這種問題!懵逼了會兒才紅著臉結結巴巴地道:“就…一男一女光著身子摟抱在一起唄…”

  陸縝挑了挑眉:“還有什麽?”

  四寶心說完了,她家督主形象徹底沒了,於是自暴自棄地道:“反正…他們的表情好像挺高興的,摟著的姿勢也挺多的。”

  陸縝噎了一下,才繼續開始教導大業:“你注意到男人身上有什麽了嗎?”

  這話真把四寶給問住了,怔了怔才道:“額…身材挺好的,手臂挺粗的。”

  陸縝嗓音輕緩,臉上還帶著笑意,尤其是一雙狹長的眼睛,笑起來溫柔深邃,半點看不出來是在討論這種不可描述的事。

  他繼續誘之:“還有呢?跟女人有什麽區別?”

  四寶靈光一現:“啊!他們有…”小JJ,她說到一半突然刹了車。

  陸縝頷首:“看來你已經有些明白了,男人深邃雖然有,但是你我都知道,太監入宮時淨過身,卻是沒有的這樣東西。”

  四寶簡直茫然:“督主您到底想說些什麽?”

  陸縝啜了口茶,既怕說的太淺了她聽不懂,又怕說的太重了嚇著她,斟酌了一下詞句才道:“你方才說春宮上男女的表情都很高興,作為太監,沒有了那樣東西,卻享受不了男女之間的妙處,不過幸好,男人和男人之間也有一些能得趣的法子…正好你也不喜歡女人…”

  他邊說著心裏邊有些同情自己,可憐他才意識到自己喜歡一個小太監的事兒,就得給別人上龍陽的課程了。

  四寶聽的一臉懵逼,聽到這句才恍然大悟,忍不住問道:“督主這話的意思,是您也不喜歡女人喜歡男人?”

  難怪督主對她這麽好,原來是找著同類了,所以惺惺相惜?!難怪今天按捺不住拉著她探討。

  陸縝:“…”

  這個問題太深刻了,導致他完全不知道怎麽回答。

  他默然片刻才道:“這你就不要過問了,你隻需記住,身為太監雖然沒法享受男歡女愛,但是從旁的地方一樣可惜得趣,並不必拘於男女,等緣分到了,也不必驚詫,安心享受就是。”

  四寶還以為他是欲蓋彌彰,又給他說的暈暈乎乎的,被他抬抬手讓退下了,莫名其妙地回了自己屋裏才想起一個問題,督主到底想說啥?

  四寶那本春宮當然給陸縝沒收了,他換成了兩本龍陽專用的春宮,自己先翻開一眼,就給難受的去洗了個澡換了身衣裳,恨不能把兩本書燒了幹淨。

  他很清楚自己不喜歡男人,更不喜歡太監,卻偏偏喜歡上了四寶,斜躺在白玉池子裏的時候忍不住把春宮裏的臉替換成了四寶的,這才覺著生出些歡喜,沒有方才那種厭煩了。

  他換好衣裳回屋,見到那兩本書,厭煩之心又起,隨手扔到抽屜裏,和四寶那本春宮擺在了一塊。

  算了,等他什麽時候自己能看的進去了再送給四寶不遲。

  ……

  李鴻李大儒的家裏,老頭子聽完聖上的口諭就勃然大怒:“荒唐!皇上的耳根子也太軟了些,竟然要讓我去教導一眾閹人,等著他們學成了本事再擾亂朝綱嗎?!”

  他門下的十餘弟子皆都噤若寒蟬,隻有新收進來的沈華采一人眼底露出激動,指尖都微微顫了起來,這些年寒窗苦讀,他終於看到找著人的希望了。

  他到底年紀太輕,涉世未深,還有些沉不住氣,生怕李大儒一時衝動直接拒了,忙上前一步:“老師,請聽學生一言。”

  沈華采是他一眾弟子中年紀最輕的一個,一般人年紀大了,都偏疼小的,李鴻略緩了緩神色:“你有什麽想說的?”

  沈華采方才是一時衝動才站了出來,不過幸好年紀輕輕就能中秀才的腦子反應也不慢,低聲恭敬道:“老師,昔年孔聖公以三千弟子聞名於天下,這些人中有正有邪,有賢德有蠢笨,可聖公從不以愚魯之人為嫌,反而一視同仁。學生不才,卻覺著與其因為他們是閹人而嫌棄,不若悉心教導,就算不能成材,也能教他們做正直磊落之人。”

  陸縝從不打無準備之仗,李鴻門下一半弟子都被東廠打過招呼,見有人起了頭,立刻跟著相應勸說。

  李鴻雖然頑固,但也不是不講道理之輩,怒氣為之一泄,低頭認真思索起來。

第三十七章

  春宮這事兒再沒有後續,四寶也就沒再多想,反正督主神神叨叨一回也挺罕見,幹脆把它存放在心裏當做一份美(奇)好(葩)的回憶算了。

  她最近開始認真準備起來內書堂的入門考,那份兒認真勁兒比高考還猶有過之,就是經學這東西她到底接觸的不多,又沒人在旁教導,她隻好捧著書本子死記硬背。

  督主教她應該是綽綽有餘,但他老人家每天幾乎從早忙到晚,四寶也不好意思拿這事兒去打擾他,後來大概是記得太入神,有時候走在路上都忍不住開始喃喃自語。

  “孔子曰‘吾當之直著異於世,世世世…”

  四寶一背不出來就開始急的又動胳膊又撓腿的,謝喬川正好和她同路,見狀忍不住插口道:“吾當之直著異於世,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也。”

  四寶怒:“你插什麽嘴!我能背出來!”她頓了下,又腆著臉問道:“話說…這話什麽意思來著?”

  謝喬川:“…”他被四寶的臉皮震驚住了:“你還能再無恥點嗎?”

  四寶理所當然:“能啊。”

  謝喬川:“…罷了,不跟你爭這個,這話的意思要連接上麵葉公同孔聖說的話,解釋出來的意思就是,父親為兒子藏匿劣跡,兒子為父親藏匿劣跡,這就是其中的直白坦率。”

  四寶撇撇嘴吐槽:“這可倒好,父子倆都爛到一窩去了。”

  謝喬川骨子裏還保留著世家子的清貴和讀書人的自持,聽她這番褻瀆聖人的話,衝她哼了一聲,傲嬌地轉過頭不想理她。

  四寶忙轉了表情,換出一副星星眼:“你好厲害,這麽難的居然都會!”

  謝喬川雖然知道這小混蛋善於哄人,臉色還是不由得緩了緩,嘴上仍不留情麵:“論語年幼開蒙的時候要背誦的,不會的也隻有你了。”

  四寶臉皮厚,不以為意地道:“誰說的,你去宮裏上下問一圈,不會的站在一塊能把青磚地給踩塌了。”

  她貧完才想起一事兒來:“不過內書堂的事兒你應該知道了吧,你既然學識這麽淵博,打算報名考進去嗎?”

  謝喬川搖頭:“不打算。”他忽的歎了聲:“若不是家中陡然遭逢大變,我怕早都是舉人了,內書堂設的不過是開蒙班,我學不學都沒區別。”

  他沒說幾句話就帶了股自戀的味道,典型的謝氏風格,四寶都聽習慣了,解釋道:“那倒也不是,聽說除了開蒙書堂,還有內容深好些的書堂,你不去試試怎麽知道?”

  謝喬川道:“聽你這話音,你是打算去考了?”

  四寶挺了挺胸:“是啊,有這麽好的機會,我當然要考一回試試了。”

  謝喬川微微一笑,冷水潑的嘩啦啦:“拿什麽考?背了不到一半的論語?”

  四寶把頭一縮,蔫了。

  謝喬川不著痕跡地看了她一眼,輕描淡寫:“論語我八歲的時候就倒背如流了。”

  四寶心領神會,嘿嘿笑道:“那你教教我唄,我請你吃包子。”

  謝喬川心滿意足,麵上還是矜持地頷首:“還算你有幾分眼光,以後休假或者無事的時候就帶了書來找我。”

  四寶點頭應了,然後就開始了長達小半個月的魔鬼訓練生涯…

  謝喬川不一定講的最好的師父,但肯定是最嚴厲的,也不知道他從哪裏找到一根細竹棍,一下午背下來四寶手差點沒給打腫,哭喪著臉:“我明天還怎麽幹活啊!”

  謝喬川見她白嫩的掌心通紅一片,也格外自責起來,暗惱自己下手太重,皺眉道:“你不會躲開?”

  四寶一口淩霄血堵在喉嚨裏:“你師父打你的時候你敢躲?!”

  謝喬川一想也是,給她抹好藥膏親自送她出門。

  他等她走了之後,唯一想了一件事為什麽四寶的手掌比姑娘還要嫩滑呢?

  內書堂的入堂考試定在一個月後,四寶也認認真真看了一個月的書,考試那天陸縝特地放了她一天假,淺笑道:“考的好了回來有獎勵。”

  四寶緊張起來格外悲觀:“多謝督主,那要是考的不好呢?”

  陸縝沉吟道:“那就扣你…半年的薪俸。”

  四寶:“…QAQ”她不想考了。

  雖然被督主搞得亞曆山大,但四寶還是英勇地去了考場,等發下卷子一看,差點沒氣死,上麵都是些三五歲小兒背誦的內容,諸如百家姓千字文之類的,再高深一點考的也是論語中耳熟能詳的內容,她感受到了出題人深深的惡意…

  所以她這個月累死累活的到底是為了啥!

  她其實是真冤枉李鴻了,老頭子知道內宦的平均水平比較低,所以把門檻也設置的很低,可見是真心想要收人教導,而且就是這等簡單的題還有好些人答不出來。

  四寶答完之後見考場上有小半人都抓耳撓腮,賊眼東瞄西瞄,頓時有一種迷之成就感,回頭瞪了一眼想要偷看她卷子的惜月,胸有成竹地交上了答卷。

  她回去之後陸縝便問道:“答的如何?”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有味 寵妻日常(襲夫人成長實錄) 大香師 歡喜田園:掌家幺女 燕太子的飼養日記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