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28節

  四寶怔了怔才想起來自己好像真說過,隻是沒想到丫這麽小心眼,她多久之前說的話還記著呢。

  她囧道:“我開玩笑的你也當真了。”

  謝喬川哼了聲,斜了她一眼:“禍從口出,你就是管不住這張嘴。”

  四寶給呲噠了一頓,不由得撇撇嘴,他徑直進了宮室內檢查,兩隻眼睛跟自帶探照燈似的,桌子角後頭指甲蓋大小的一片灰都能看見,青磚縫裏一根頭發絲都瞧著,總之要多龜毛有多龜毛。

  四寶在他屁股後麵垂頭喪氣地聽訓,本來已經對今年的升官不抱希望了,幸好謝喬川夠意思,每說一處都會順手幫她收拾了,因此他逛了一圈下來整個宮室反倒更加整潔。

  四寶小心翼翼地道:“謝大人,謝大佬,謝哥,考評的事兒…”她現在已經不敢奢望甲等了,隻求謝喬川給她的丙等讓她及格。

  謝喬川像是故意逗她,動作跟電影慢鏡頭似的,慢慢地提起筆,慢慢地落在紙上,慢慢地寫出了一個甲字。

  四寶:“…”雖然結果好的出人意料,但她怎麽還是那麽想抽這貨呢!

  她等謝喬川檢查完,兩人一並結伴回去,沒想到才檢查到一半,天上就洋洋灑灑地落下了雪花,她奇道:“今年的天氣可真怪,一個冬天也沒怎麽下雪,明明都要開春了,怎麽這時候竟下起雪來。”

  她伸手接了片雪花,又抬頭看了看天:“看著還不小呢,咱們得早點回去了。”

  謝喬川進宮之前常居在暖和濕潤的南方,攏共也沒見過幾場雪,放下手裏的差事欣賞了會兒雪景,聞言瞥著她:“你說不小就不小了?我覺著這雪下不長久。”

  四寶懶得跟一條南方狗廢話,畢竟社會會教他做人的。

  謝喬川果然被教做人了一把,等到檢查完了地麵上已經積了半尺來高的雪,兩人都給凍的瑟瑟發抖,一腳深一腳淺地往司禮監走。

  四寶對下雪的適應能力比他強的多了,眼見著兩人走入一處無人的夾道,她還有閑心悄咪咪地捏了一團雪在手裏,輕快地叫了聲:“小謝。”

  謝喬川轉過頭看著她,她趁著他轉頭的當口,一把把雪拍到他脖子上。

  謝喬川:“…”這個社會太複雜了,他需要靜一靜。

  他先是被凍的一個激靈,然後才捂著脖子惱道:“你…”

  四寶見他一副受驚的樣子,難免暗暗自責起來,高估了南方同誌的承受能力,老老實實地把另一團雪塞進他手裏,誠懇道:“我錯了,你砸回來吧。”

  謝喬川:“…”

  他看著四寶撲閃的星星眼,這讓他怎麽下得去手!

  他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別假惺惺的了,趕緊走吧。”

  四寶沒理會他的臭臉,走過去跟他勾肩搭背:“聽說愛笑的男孩子運氣好,來笑一個~”

  “…”

  “大腳~”

  “…”

  “腳腳~”

  “閉嘴!”

第三十六章

  四寶以逗謝喬川為樂,一路眉開眼笑地回了司禮監,等進了後麵陸縝的書房,他幫她拂落肩頭的雪花,含笑問道:“什麽事兒這麽高興。”

  四寶心情正好,沒注意到他過分親密的動作,洋洋得意:“督主,我這回考評得了個甲等。”

  陸縝唔了聲:“確實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兒,你的品級也該往上升一升了。”

  四寶喜不自勝,成安聽的連連翻白眼,就看督主對這小子的架勢,就算她升的再高也得留在司禮監給督主當長隨,有什麽樂嗬的。

  四寶傻樂了一會兒,見陸縝取了大氅過來,一副要出門的架勢,她見天色已經晚了,不由得奇道:“您還有事兒要辦?”

  陸縝頷首,對她也沒什麽可瞞的:“還是上回三皇子提出的設立內書堂之事。”

  四寶更奇怪了:“您不是說三皇子沒安好心嗎?”

  陸縝隨意笑道:“他雖然沒安好心,但事情卻實打實對司禮監有好處,想法子推他出來擔責就是。”

  四寶覺著自己又上了一課,點頭哦了聲,他卻不欲多說這些勾心鬥角的事,正準備帶上雪笠出門,忽然轉頭笑問了句:“你想上學嗎?”

  四寶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能多學點東西總是好的,他一笑:“所以這事兒無論如何都要辦成了。”

  四寶呆呆地看著他離開,忽然覺得臉上有些熱,忙回屋用涼水潑了把臉。

  原本已經過了立春,這些日子氣候漸漸回暖,不知怎麽的,京裏又開始下起大雪來,還洋洋灑灑地下了兩天,地麵都積起了厚厚的雪,有些主子體恤,就不讓底下人在這天氣出來辦事兒,有的刻薄些的,底下人也隻能罵一聲苦逼。

  四寶好幾年沒瞧見這麽大的雪,瞧得心裏發癢,等到一日空閑了,就悄咪咪召集了一班狐朋狗友,到人最少的皇庫那邊打雪仗,還硬把謝喬川給拉上了。

  謝喬川一見她又不幹正事就黑了臉,四寶搖頭道:“我這是為了你好,你看看你在宮裏呆了幾年了,相熟的朋友卻沒幾個,玩一圈好歹多認幾個人,交心不交心的先不說,好歹多個朋友多條路啊。”

  謝喬川微怔了怔,心裏一道熱流湧過。

  四寶知道他其實心裏還是有些瞧不上太監的,不過這種心思也能理解,畢竟當了那麽多年世家公子。她於是著意拉著他往人堆兒湊。

  謝喬川本來開始還覺著有些放不開,到後來漸漸得了趣,把原來看過的兵書上的一些兵法簡略運用到打雪仗裏,轉眼就把對麵打的落花流水,狐朋狗友們勾肩搭背凱旋而歸。

  有個黃門大概是玩的上癮了,快到司禮監的時候,捏起一團雪又衝著四寶扔了過來,四寶眼疾手快地躲開,沒想到陸縝才要抬步進司禮監,雪團好死不死地正衝著他飛了過去。

  四寶:“…”

  她會說她這回一點也沒有意外,反而有一種宿命般的感慨,想想看督主自打認識她以後,被火燒過,被她砸過,還被她背後念叨過,現在又要被雪球砸…督主,你好口年!

  她瞎想歸瞎想,動作可一點不慢,毫不猶豫地衝上去就要幫督主擋災。

  以陸縝的眼力早看見雪球飛過來了,本來輕鬆就能躲開,結果眼看著四寶直衝過來,他隻好站在原地不動,把她接住了,兩人齊齊趔趄了幾步。

  然後雪團吧唧一聲,砸到四寶的後腦勺上…

  陸縝看著她被砸的開了雪花的腦袋,麵色不由一沉,成安反應迅速地道:“還不快把這狗小子拖下去敲幾板子!”

  四寶本來正呲牙揉著後腦勺,聞言驚了一驚,還以為陸縝是差點被砸心裏不爽。

  他又不好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辯駁他的決定,隻得趁著他往進走的時候,扯著他的袖子小聲道:“督主,我們都是鬧著玩的…再說他也沒少挨我砸,算是給您報仇了。”

  跟她玩一回就要挨板子,以後誰還敢跟她玩了!

  陸縝不答,伸手幫她揉了揉腦袋,垂眸問道:“頭還疼嗎?”

  四寶無所謂地把腦袋上的雪甩掉:“不疼啊,反正雪一會兒就化了,又不是用石頭砸的。”

  陸縝看她一臉不走心的樣子,不由得挑了挑眉,又看了成安一眼,成安這才會意,去把那倒黴鬼從板子底下解救出來。

  陸縝和四寶並排進了屋,屋裏都燒著地龍燃著爐子,一進去便覺著溫暖如春,他低頭這才看見她手指頭都凍的通紅,不覺擰眉問道:“你幹什麽去了?”

  說完伸手包住她的手,他手指修長,手心溫暖,剛好能把她的小肉手包裹進去,驅散了涼氣。

  作為一個身懷秘密的人,四寶格外不喜歡跟人有肢體接觸,忍不住退了幾步抽回手,幹笑答道:“就是去當差,外邊天氣冷,一不小心就成這樣了。”

  她總不能說她跟人出去瘋玩了吧。

  陸縝狀似不經意地抽回手,淡然道:“下回出去多穿點。”

  這下就很正常了,四寶忙不迭應了,不過她剛才打雪仗的時候被扔了一身的雪,這時候被火爐一烤都化了小半,她怕再待下去要不好,忙不迭地道:“督主,我先下去換身衣裳再回來伺候。”

  陸縝見她身上還有些積雪,也怕她著涼,於是點頭應了。

  他等她走了之後,才仰頭看著窗外紛飛的雪花,喟歎一聲,耐心點。

  小東西看著愛笑愛鬧脾氣好,其實警惕性很重,尋常也不愛跟人親近,他甚至猜想是不是四寶家裏人從小對她不好,所以她長大了對誰都防備著?

  他腦補完了又難免有些鬱鬱然,當初要不是這小東西言行處處曖昧,又摟著他的畫像睡覺,他也未必會這麽上心,現在這算什麽?撩完了就跑?

  四寶當然不知道她老板現在在想啥,她正關了房門取了套幹淨的衣裳準備換上,她裏外脫完之後發現裹胸布也不太緊了,於是又重新把門窗鎖好,對著銅鏡重新纏了起來。

  幸好後麵這片隻有督主能隨意出入,尋常人沒得允許壓根不能入內,不然她也不敢這麽不羈。

  她纏著纏著又格外鬱悶起來,這幾日沒怎麽留心,好像…又長大了些?原來是一馬平川,現在已經隆起山包了,原來連A都不到,現在越看越有往B邁進的趨勢了。

  她估摸著等這對兒長到C杯之日,就是她四寶魂斷皇城之時。要不要想個法子盡早出宮呢?可是想什麽法子好啊?

  四寶長籲短歎了片刻,這才把一對兒累贅重新綁緊了,套上衣服之後,確定重新恢複了一馬平川,她這才敢出門。

  到正廳伺候的時候發現陸縝正在待客,幾個文官畢恭畢敬地行禮落座,拿出公文來雙手遞給他:“廠公,這是設立內書堂的章程,請您過眼,若有個什麽不對的地方,咱們也好訂正了。”

  內書堂的設立就是為了讓一些有天賦有靈氣的小太監能跟著大儒們讀書識字,以後更好的當差,這事兒若辦成了,以後內宦就有源源不斷的人才,對司禮監和東廠都大有裨益,陸縝並不是目光短淺之輩,自也很上心。

  這個年代認字可算是一見了不得的事兒,君不見內官監裏的馮幹爹,明明手腕資曆都不差,就是因為不識字,這些年的升遷才十分緩慢。

  雖然四寶升遷的快,但想想也正常,一來她長得好,二來她有文化,占了這兩條就是天大的福分,機緣肯定要比尋常人多的。

  四寶眼疾手快地給幾人倒茶,她相貌出挑,幾個大人難免多看了幾眼,陸縝合上公文,淡聲道:“章程沒什麽疏漏的地方,但負責開蒙的師長,還是換成李鴻大儒為好。”

  幾個文官麵麵相覷,其中一個打著錦雞補子的硬著頭皮道:“廠公說的不錯,就是李大儒脾氣古怪,雖然如今已經致仕,但身份地位超然,隻怕不會輕易應下。”

  後一個補了句:“再說他老人家才收了兩個得意弟子,正在悉心教導,隻怕也騰不出空來打理內書堂。”

  陸縝笑了笑,嗓音溫雅:“這卻無妨,開蒙是重中之重,寧可晚些,也不能濫竽充數。”

  幾人隻好稱是,陸縝端起茶盞來,他們識趣地告辭了。

  四寶提著茶壺給他續了一杯,馬屁拍的劈啪響:“還是您有本事,不到兩天就把這事兒辦妥當了。”

  陸縝一笑:“什麽才兩天,皇上是答應了不假,這事要準備還得好一陣呢。”

  四寶知道些文官對他們內宦的大多輕鄙嫌惡,不由問道:“可是那些師長們…”

  陸縝知道她想問什麽,淡然一笑:“既然內書堂要成,再不情願也由不得他們了。”

  他又問道:“你不是想去念書嗎?這幾日好好準備著,到時候會有一場入堂的小考。”

  四寶不過是隨口一說,她雖然挺想念書的,但是:“…我都過了開蒙的年紀了,他們會收嗎?”

  陸縝不答,衝她一笑。

  四寶被他這從容一笑迷得小心肝噗噗亂跳,絕色美人傷不起,自信的絕色美人笑起來更傷不起啊。

  四寶不光有上輩子的記憶,還繼承了一部分原身的記憶,知識儲備量不算太差,隻是學習這個東西就是逆水行舟,她身份不高,能學的正經知識太少,所以有一個能學習的機會當然歡喜非常,忙不迭地跟督主道謝。

  陸縝見她嘿嘿直樂,也不由得跟著笑了笑,強忍住伸手捏了捏她粉唇的衝動,抬手讓她幫自己取大氅去。

  最近宮裏頭也不大安生,除了東廠要設立內書堂之事,還有就是皇上心裏不大痛快,這份不痛快自打李婕妤被罰就在,最近終於爆發了出來。

  李婕妤被貶原也隻是小事,但他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了疑心病重,現在看好些宮妃都像是跟太監纏扯不清給他帶了友誼之帽的,於是幹脆下旨,在宮裏舉行了一場徹徹底底的搜藏行動,這回不光是宮妃和宮女,就連太監也被波及了。

  當然這事兒也和四寶沒什麽關係,她最近抽空就開始溫書,為考進內書堂做準備。

  馮青鬆聽了此事心裏大悅,他自己前程也就那樣了,能培養出來一個高材生也不錯,於是粉兒大方地掏出幾兩銀子來,給她把所需的書買了一套,讓她自己過來搬。

  四寶興衝衝地過去搬書,一看卻是一套二手的,嫌棄地直咧嘴:“您也忒摳了吧,好歹也買套新的啊。”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