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26節

  四寶眯眼瞧了瞧,認真想了會,小聲猜道:“這是…三皇子嗎?”

  陸縝略帶怪異地瞧了她一眼:“你怎麽瞧出來的?”

  四寶撓了撓頭:“那位靴子上繡了金蟒,打扮用度也是皇家人才能穿戴的,這個年歲不是三皇子就是四皇子了,不過聽說四皇子好武,這位一身文氣,定然不是,剩下的就隻有三皇子了。”

  太子早逝,如今儲君之位空懸,三皇子和四皇子都是奪嫡的熱門人選,三皇子隻是尋常宮妃所出,當年被先皇後養在膝下,勉強占了個嫡出的名分,但皇後一逝,他這樣的就有些尷尬了。

  四皇子是淑貴妃所出,勝在生母還在,且身份高貴,後宮也能說得上話,倘若以後淑貴妃一朝封後,他繼承皇位的可能性也很大。若論才能,兩人一文一武倒還真不好比較。

  陸縝伸手摸摸她的呆毛:“猜的不錯。”

  四寶目光炯炯地看著他,所以獎勵是啥子?

  陸縝被她看的心頭漾開,正欲說話,馬車這時候停了下來,他隻好先下了馬車,拱手道:“殿下。”

  三皇子魏信笑起來十分溫文爾雅,上下打量陸縝幾眼,雖然不是第一次見了,但還是忍不住暗讚好個風流人物,心中自有計較,這才頷首還禮道:“廠公。”

  他說完比了個請的手勢,讓陸縝先請一步,目光不由得落在陸縝身後,他身邊的人他差不多都認識,唯獨四寶是個生臉兒,生的又極招人,他難免多看了幾眼。

  陸縝偏頭看了過來,他忙收回目光,引著他往院裏走。

  院裏已經擺好了酒菜,酒是陳年佳釀,菜是山珍海味,還有幾位朝中重臣作陪,四寶瞧得有點饞,不過也知道場合,十分老實地低頭不敢再看。

  酒過三巡,眾人推杯換盞寒暄一時,漸漸把話頭引到正題上了,魏信先開了口:“廠公統率東廠和司禮監,對內中情形最為清楚,我上回跟父皇提的事兒,不知廠公意下如何?”

  陸縝沾了沾唇就放下酒盞,含笑道:“不知殿下說的是哪一件?”

  魏信見他裝模作樣,也隻好配合:“就是在宮中設立內書堂之事,此事若是成了,於朝廷內外也是大有好處的。”

  陸縝悠哉打著太極:“殿下說的在理,隻是臣人微言輕,恐怕幫不上什麽忙。”

  他說一句頂的上外朝元輔十句,他若是還人微言輕,隻怕世上再沒有說話頂用的人了。

  魏信眼看著被他噎了一回,就聽他繼續道:“臣知道聖上是好意,隻是這事兒牽扯內宦,臣自知掌管內宦,更應該在此事上避嫌,說的太多恐皇上不喜。”

  四寶在他身後聽著聽著,也漸漸聽出些門道來了,元德帝寵信宦官眾所周知,不過這也不能全怪他,當年文官極盛,就連廢帝立帝都說一不二,所以元德帝扶持了宦官來打壓文臣,這些年文官氣焰已經完全被東廠壓製,但元德帝大概是留下了心理陰影,對內宦的寵信有增無減。

  三皇子提出設立的內書堂,其實不算什麽大事兒,就是要請大儒進宮,在宮裏設一處專供太監們讀書認字的學堂,這個提議無異十分合元德帝的心意,隻是牽涉到內宦,所以得請陸縝過來,問問他的意思。

  可惜到了宴會結束陸縝也沒給準話,魏信打太極打不過他,隻得忍著鬱悶讓人送行,陸縝忽的從容轉身:“殿下這份心意,臣心領了,這事兒臣會在皇上麵前提一提,至於成不成,臣也不敢擔保。”

  魏信本來已經不抱希望了,聽他這般眼睛微微一亮,拱手道:“有勞廠公了。”

  四寶扶著陸縝上了馬車,到了車上忍不住插嘴道:“奴才覺著這事兒瞧著頗有好處,督主您…”

  陸縝不喜歡底下人隨意插嘴他的決定,這也是旁人都知道的,不過今天眼見心情不錯,一笑道:“世上沒有天下掉餡餅的好事。”

  他見四寶皺眉苦思,難得多一句嘴解釋:“東廠和文官這些年本就頗多齟齬,成立內書堂勢必要得罪文官,他想把我推出去收文官攻訐,自己在皇上麵前落好兒,我雖不擔心那些酸儒,但世上哪有那麽便宜的事,好處都讓他一個人占了,壞處全扔給旁人擔著。”

  四寶恍然,咋舌道:“原來如此,三皇子可真精啊。”她說完又看了眼陸縝,習慣性拍馬:“當然您更精明,他跟您比是小巫見大巫了。”

  陸縝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翹起的鼻子,見她怔怔地看著自己,臉上慢慢地紅了起來,這才收回手:“說好要獎你的,你想要什麽?”

  他說完就見四寶眼睛一下子亮了,含笑意味深長地補了句:“想要什麽都可以說出來,你隻管提便是。”

  四寶拚命眨著大眼,陸縝見她這般高興,也不由得心情愉悅,有些期待地等她回答,就聽她激動道:“督主,咱們下午能去風荷園用飯嗎?”

  陸縝:“…”

  他臉上的笑意淡了幾分:“可以,不過你付錢。”

  四寶一下子蔫了:“那算了,咱們還是去吃包子吧。”

  陸縝斜睨她一眼,歎:“你也隻有這點出息了。”

  四寶頻頻掀開車簾張望,確定這條是去風荷園的路,心情頓時舒暢起來,看來督主還是很守承諾的嗎。

  馬車路上經過一家買糖葫蘆的小店麵,陸縝就見四寶兩眼放光,直勾勾地盯著垛子上插著的幾串糖葫蘆,他就吩咐成安每樣買了一串過來遞給她:“吃吧。”

  四寶老感動了,毫不猶豫地發卡:“督主,您真是個好人。”

  陸縝隨意從木櫃裏取出一本書翻閱起來,隨口道:“請你吃幾串糖葫蘆你便覺著是好人了?幸好你現在是在宮裏,要是在外麵,豈不是三兩下就被人拐走?”

  四寶舔著外麵一層晶亮的糖漿:“哪兒能啊,這不是您給我買的嗎。”

  陸縝才翻了幾頁,目光又忍不住落在正在吃糖葫蘆的四寶身上。

  她也不直接嚼著吃,而是伸出粉粉嫩嫩的舌尖,先舔上一圈,然後擱在嘴裏慢慢地吸吮,腮幫子被撐的微微鼓起,香軟的舌頭忽出忽進,讓人抑製不住的浮想聯翩,想著她含的不是糖葫蘆…

  四寶見他看過來,一邊舔著糖稀,一邊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陸縝:“…”

  他有時候真的懷疑這小斷袖是不是故意的,每當他起了疑心的時候,她又一臉懵懂無辜,讓人不得不把火氣硬生生地憋回去。

  陸縝深吸一口氣,強壓住被她無意中撩起的火兒,調開視線沉聲道:“你要麽就好好吃,要麽就不吃。”

  四寶:“…”她好無辜!!

  她有時候真想搖著督主的領子問他,督主我到底哪裏做錯了你縮啊你縮啊!你不說我怎麽會知道!!

  她又不知道自己錯哪兒,也不敢享受吃外麵的糖漿,隻好悶頭用吃擼串的姿勢把一串糖葫蘆迅速解決掉。

  陸縝發現自己不但沒痛快,反而更憋悶了…

  兩人就這麽一直沉默到了風荷園,陸縝方才在三皇子那裏也沒動幾筷子,讓小二把招牌菜各上了一樣。

  四寶鬱悶了會兒,見到珍饈上桌,一張嘴就開始叭叭叭說了起來,旁的菜倒也罷了,就是最中間的一隻瓷盅裏放了碗乳白色的濃湯,上麵就飄了翠綠的香蔥和幾塊豆腐,她一見就大呼坑爹。

  “這湯我方才瞄了眼,一碗湯頂尋常人家大半年的嚼用了,怎麽就是綠菜豆腐湯啊,坑人也不是這麽個坑法。”

  陸縝一哂:“好些珍貴食材你沒見著,不代表店裏沒用,隻是都化到這湯裏了,你自然見不著,就是豆腐也不是尋常豆腐,你嚐嚐就知道了。”

  四寶伸手給自己舀了一碗,鮮美倒真是鮮美無比,但也沒有吃一口就讓人飄飄欲仙的味道,想想還是覺著不值這個價,咕噥道:“還不如把那些山珍食材拿出來做了,都燉在一鍋湯裏,浪費的不行。”

  有錢人的世界她真的不懂啊。

  陸縝平素吃的清淡,也沒有太多口腹之欲,吃的也就不怎麽走心,每上一道菜,四寶都要品評一句,他聽的倒吃的更用心。

  四寶吃的差不多了,又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抖起腿來,陸縝看著差點也跟著抖起來,就是一邊伺候的小二等人也跟著抖了幾腿子,他忙出聲喝止了。

  四寶這小東西,真是劇毒啊!

  兩人吃完最後一道羊包鵝,四寶挺著吃撐的肚子回了宮,陸縝差不多連著一個月都住在宮裏了,晚上本想回京中別院住一晚的,但多瞧了四寶幾眼便改了主意。

  等到了晚上,兩人各自安寢,陸縝又把這幾日反複思索的問題拿出來繼續想著,他到底是為什麽會喜歡一個太監呢?

  他想到下午抖腿的那一幕,難道是因為四寶感染力太強,所以他不知不覺就喜歡上了?

  作為一個凡事當斷則斷的人,這般糾結實屬難得了。他雖然從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什麽人,但更沒想到自己不喜歡男人也不喜歡女人,喜好會如此的…怪異。

  他晚上睡的不大好,第二字起的便早,一進書房就見四寶拿著掃把在書房裏收拾打掃,她大概是匆忙出來的,腰帶沒係嚴實,扣子也少扣了一顆,衣裳前襟便有些鬆垮,圓領的袍衫微微敞開,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頸和精巧的鎖骨來。

  四寶起的太早,還是睡眼惺忪的,見到他訝異道:“督主,您這麽早就起來了?”

  陸縝難免多看了幾眼,又怕自己越陷越深,忙調開視線嗯了聲:“難為你勤勉。”

  四寶強忍著打哈欠的衝動,慣性拍馬:“都是您調教的好。再說我辰時還得繼續去幫忙修整宮室呢,就怕您這邊沒收拾幹淨,所以特地早起先收拾了。”

  所以督主起這麽早究竟是為了啥?不會就是為了查她的崗吧?

  幸好陸縝也沒那麽無聊,隻是跟她閑話幾句,用過早飯就開始看公文,四寶站在一邊幫他把他平時習慣用的紙筆都準備好,又掀開梅花墨硯的蓋子開始磨墨。

  正好月底各監的賬目又送上來,陸縝正低頭看著賬目,四寶手下麻利地幫他整理,冷不丁看見內官監的賬本子,不留神翻開一頁就發現了一個錯處,看來這內官監離了她錯算率也直線上升啊!

  四寶有點擔心馮青鬆挨罵,正想著怎麽幫他遮掩,陸縝就已經抬眸看了過來:“怎麽了?”

  四寶隻好老老實實地道:“回督主的話,這賬本上有一處錯的。”

  陸縝伸手接過,悠然感歎道:“我記著原來內官監甚少出錯的。”

  四寶拍著胸脯自豪道:“原來內官監的賬目都是我親自核對的。”

  陸縝笑一笑:“那這本也交給你對吧。”

  四寶還惦記著等會兒要去修繕宮室,不過督主既然有吩咐她也不能不搭理,隻好辦了個小杌子坐在一邊認真核對起來。

  陸縝帶了些欣賞地看著她精致嬌嫩的側臉,她一手翻著賬本,一手還搭在桌麵上,他目光又緩緩往下,落在那隻白皙綿軟的手上。

  他忍不住伸手,讓自己修長如玉的手輕輕地覆在那小肉手上,幸好四寶專注看賬本,一時沒有覺察,他心思微動,用手指挨個輕緩地點著她手上圓圓的肉渦。

  他記著好些夫人小姐都愛養貓,尤其愛玩貓的爪子,他本來十分不能理解這種嗜好,現在卻忽然有點理解了。

  他漫無目的地想了會兒,又覺著自己簡直已經無藥可救了,忙不著痕跡地收回了手,幸好四寶對賬的時候認真得很,嘴裏還念念有詞的,壓根沒留意到哪裏不對。

  等她對完賬辰時已經過了三刻,忙把賬目遞給陸縝:“請您掌眼。”

  她也沒留心陸縝目光多在賬本上停留,反而有意無意地落在她身上,見他點了頭,隻顧著告了個罪就忙不迭地往桃李閣那邊趕。

  桃李閣裏頭李婕妤這個釘子戶還沒解決,由於桃李閣旁邊還有幾座小院,桃李閣不收拾,其他的幾座宮室都沒法子修繕。

  四寶覺得李婕妤怪兮兮的,本來不想和她打交道,但看著停工的眾人撓了撓頭,隻好又轉身回去找李大釘子戶。

  李婕妤看樣子正等著她來,話裏話外都帶了幾分嗔怨:“寶公公是司禮監的大忙人,平常連個影兒都見不著,今兒怎麽有空挪動大駕到我這小地方來了?”

  四寶聽這話更覺得不對,看李婕妤的表情也不像是陰陽怪氣的發酸,再說好好的宮妃沒事兒酸一個太監做什麽?

  她聽的忍不住呲了呲牙,沒忍住懟了她一句:“娘娘說笑了,最近事情實在是不少,再說奴才究竟不是在您宮裏聽用的,哪能日日過來?”

  她本以為李婕妤聽了這話要發火,沒想到她臉上反而更見笑容,一雙眼睛更是要媚的滴出水來,直往四寶身上瞟。

  李婕妤這些年在深宮寂寞,也沒少做找小太監調笑逗趣的勾當,看上四寶一是見這小太監長的好,二是見四寶年紀輕輕就入了司禮監,聽說也得廠公賞識,想必是個有前程的,要是有一段露水姻緣,說不得以後還能照拂她一二。

  她以往總覺著四寶好看是好看,就是有些娘氣,不過這麽一硬氣還是頗有幾分男子氣概的,看得她心花怒放心頭發癢,恨不能立刻讓四寶做了入幕之賓。

  她神情柔媚,膩聲道:“我見識也難免淺薄了些,隻知道守著自己小院的一畝三分地,倘有什麽說錯了的,還請寶公公海涵,我在這兒給你賠不是了。”

  她說著竟真要起身賠禮,四寶簡直搞不明白這唱的是哪一出,又不好讓一個正經的從四品宮妃給自己行禮,忙把人扶起來:“婕妤哪裏話,您這就是折煞奴才了。”

  她給李婕妤搞得一頭霧水,實在不想在這事兒上糾纏,直言道:“婕妤,修繕宮室是皇上下的旨,勞煩婕妤行個方便。”

  李婕妤心思壓根不在修繕宮室上,聞言衝她嫵媚一笑:“也不是不成,隻要你陪我用一頓午飯,我下午就給你們騰地方。”

  四寶在宮裏待了幾年,這點警惕心還是有的,忙推拒道:“奴才怎敢跟您同桌用飯?”

  李婕妤怕她又走,自然不允,她給夾纏的頭疼,想了個折中的法子:“那奴才在一邊伺候您用膳,如何?”

  李婕妤退而求其次,點頭答應了,份例的四菜一湯剛端上桌,她手裏的筷子突然掉了,四寶就站在她身後,下意識地彎腰去撿。

  李婕妤撩起裙擺,一抬金蓮,輕輕踩在那筷子上。

第三十五章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有味 寵妻日常(襲夫人成長實錄) 大香師 歡喜田園:掌家幺女 燕太子的飼養日記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