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25節

……

西山素來是埋葬橫死宮女的地方,因為陰氣太重,所以山腳下開了好幾家道觀佛寺鎮壓著,久而久之倒是成了一處求神拜佛的好去處。

鶴鳴不知道自己在這一片走了多久,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自己叫什麽,自己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也隻是這麽漫無目的地走著,幸虧她衣衫襤褸又蓬頭垢麵,這才沒引來歹人的覬覦。

她那日雖然喝了賢妃給的藥假死過去,但胸中還存留著一口氣,身體被放到一幅薄棺裏抬出宮的時候,兩個抬棺木的小火者上山的時候沒抬穩,她在棺木裏重重磕了一下,一口氣倒過來,就這麽醒了,隻是把什麽事兒都忘幹淨了,腦袋還腫起一個大包。

西山本來就邪門的事情多,兩個小火者聽見棺木裏有動靜,登時嚇得屁滾尿流,也沒敢再封棺,撂下棺木就跑開了,也幸好兩人沒把棺木釘死,她才得以爬出來,這些天胡亂遊蕩,都是靠周遭的道觀接濟為生的。

道觀的人隻當她有些瘋病,隻敢給些吃食,不敢把她往道觀裏另,白天道觀有客人的時候她不敢過來,隻好遠遠地在附近亂走。

這日她身上傷勢發作,疼的捂著腰背連連吸氣,站起來正要往道觀求助,卻吃不住身上難受,仰麵躺在山道上大口喘著。

這時有兩個少年從騎馬路過這裏,見她這般慘狀,忙翻身下了馬,其中一個年紀小些,約莫十五六歲,相貌俊秀之極的少年從腰間取下竹筒,往她嘴巴上滴了些水,見她眼睛稍稍恢複了些清明,這才問道:“看著好像是個姑娘,怎麽會躺在這裏?”

另一個年紀大些,約有十八九歲,不若他旁邊人那般俊秀非凡,但也是難得的好相貌,他正要說話,鶴鳴突然伸手扯住他衣裳,氣若遊絲地道:“救,救我…”

小些的俊俏少年忙把身上的現銀掏出來遞給她:“你用這些銀子去買些吃食,再去請個好大夫吧。”

大些的少年忙攔住他,哭笑不得地道:“華采兄萬萬不可如此,以這位姑娘現在的模樣,就是有錢也買不了東西,萬一引來歹人的覬覦就不好了。”

他在心裏暗歎一聲,他這位好友人倒是好人,就是被家裏養的著實天真了些。

華采一聽也有理,為難道:“清瀾兄說說咱們該怎麽辦?”

清瀾同樣也是良善溫和之人,卻並不似好友天真,聞言猶豫了會兒才道:“既然瞧見了,也總不能讓這姑娘就死在咱們眼前,我等會兒去問問家裏的管事,讓他幫著找個醫館救治一二。”

華采笑道:“這主意不錯。”又低頭問道:“姑娘,你願意暫先跟我們一道兒回府嗎?”

鶴鳴怔怔地看著他,總覺著他相貌異常熟悉,好似在哪裏見過,隻是並不是這張臉,她怔怔地看了好一會兒,久到兩人差點以為她又昏過去的時候,她才遲緩地點了點頭。

……

四寶原來是無事也喜歡往督主跟前湊,力求多刷一刷督主的好感度的,但她最近就不大喜歡瞎湊了,總覺著督主看她的眼神怪怪的,看涼氣一股一股地往她脊背上躥。

不得不說四寶的直覺還是相當敏銳的,陸縝最近確實有事沒事兒總抽空打量她,腦子裏都想的是一個問題,他為什麽會對一個太監產生異樣情愫呢?

他這麽些年並沒有對什麽人動過心思,卻也從沒覺著自己有龍陽之好,更何況是對一個太監動心了,想想還是覺著讓人費解。

難道說因為四寶生的比司禮監所有人加一塊都要好,所以他才動心?可這樣也說不通啊,他不是沒見過風采卓絕之人,隻要他想,弄幾個絕色美人來身邊伺候也不是什麽難事,可他從來沒動過這份心思,就連底下人送來的他也給退回去,他秉性多疑,並不喜生人近身伺候。

可若是說他是日久生情也說不上,他身邊聽候拆遷的沈寧成安等人哪個不是跟他多年的,其中也有幾個相貌上好的,但他連半點興致也沒有,想想假如是這幾個拿著自己衣裳亂聞,他估計能把人砍了再扔出去喂狗。

但如果把這些人換成四寶…他情不自禁想著,過了會兒才發現身上有些異樣的熱,忙喝了口清茶,壓住亂飛的思緒。

這時候他胡思亂想的主角走過來,她臉被熏的有些紅,眼睛還帶著濕漉漉的水汽,讓人禁不住地生出想把她摟在懷裏蹂躪一番再愛憐一番的衝動。

陸縝忍不住重重地捏著眉頭,自己這都是想些什麽亂七八糟的。

四寶當然不知道督主心裏在想什麽,用袖子抹了把汗濕的臉:“督主,您要沐身的水準備好了,您是現在沐身還是等會兒?”

陸縝放下茶盞,調開視線起身道:“走吧。”

陸縝洗澡也不愛讓人近身,四寶正要退走,他忽然問道:“水溫你試過了嗎?”

四寶怔了怔才道:“奴才方才試過了,又讓他們多加了些熱水,奴才再去試試吧。”

她說完推開浴間的門走了進去,又撈起袖子用拐肘試了試,對著督主道:“督主,水溫正好。”

四寶頭發烏黑濃密,身上的體毛卻很少,一點也不像尋常男人一樣毛剌剌的,肌膚也顯得嬌嫩如玉,此時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臂來,半浸在溫熱的水裏,實在是賞心悅目。

他淡然指使她多試了會兒,眯起眼細細欣賞,這才不動聲色地道:“你退下吧。”

四寶當然不知道自己老板有點往癡漢進化的趨勢,恭敬地正要退下,臨走之前又補了句:“督主,我給您備好了幹淨衣裳,我就在不遠處候著,您要是洗完了就招呼一聲,我把衣裳遞給您。”

陸縝微微頷首,她正要出門,卻無奈浴間的地麵濕滑,她不小心一個趔趄,眼看著就要摔倒,他反應極快地攔住她的腰把她扶穩了,緩聲問道:“可有摔著?”

四寶忙直起身道:“奴才沒有,多謝您了。”

陸縝把扶過她腰肢的右手縮回袖子裏,借著廣袖的遮掩輕輕撚了撚,唔…小東西看著挺瘦,一把腰肢倒是十分的輕軟柔腴。

他不著邊際地想了想,才緩緩回神,聽她自稱奴才就格外刺耳,淡然道:“你總奴才主子的,聽著實在別扭,說到底司禮監也不是我開的,你也不是我家奴,都是替皇上盡忠。”

這理由倒是十分冠冕堂皇,可是安叔他們天天叫也沒見您別扭啊…四寶暗說督主的大姨夫怎麽還沒走,一邊道:“那依您的意思,奴才該自稱什麽?”

陸縝笑眼看她:“說‘我’便可。”

四寶還是覺著怪怪的,主要不是稱呼怪,是督主怪,頓了下才道:“那您要是聽的實在難受…要不奴才人前照舊,人後再自稱‘我’?”

陸縝隻好退而求其次,和顏悅色地道:“也可,稱一聲來聽聽。”

四寶道:“奴…額,我先退下了,您慢慢洗,有什麽事兒就吩咐一聲。”

陸縝這才心滿意足地放她走人。

四寶出去之後幫他把衣裳整理好,又順手把屋裏打掃了一遍,他洗澡一般都不快,等她收拾完他才堪堪出來,她忙把幹淨的外衣遞過去:“督主,您小心著涼。”

陸縝接過來,低頭看了眼才發現這衣裳是她上回洗衣服的時候聞過的那件,那天他不知怎麽的,也沒有出言喝止,眼睜睜地看著這小斷袖一臉陶醉地聞了好一陣。

他不覺怔了怔才接過來穿好,心裏總有股莫名怪異的感覺,理了理衣袍,看著她問道:“你有沒有對這衣裳做過什麽?”

四寶一臉黑人問號:“奴…額,我沒有啊。”在她看來聞幾鼻子根本不算事兒,她鼻子上又沒長鉤子,還能把衣裳聞出個洞來啊?

陸縝就知道這小斷袖抵死不會承認,哼了聲:“你先下去吧。”

四寶:“…”督主真是越來越奇葩了。

雖然督主最近很詭異,但是她的活兒還是要照常幹的,尤其是修整宮室已經接近尾聲,她一開始攬這份差事是為了查找扳倒賢妃的證據,如今賢妃雖然倒了,但她還得接著幹活,再說她也不是幹一半就拍拍屁股走人的性子。

她今兒早上照常去巡視一番,就見有個小火者急匆匆地跑了過來:“寶公公,李婕妤那邊又鬧開了,堵在門口硬擰著不讓咱們修繕桃李閣。”

收拾宮室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對那些一宮主位影響不大,但對那些擠在一起住著的婕妤美人影響可就大了,所以總有些個脾氣不好的要鬧騰一番。

桃李閣原來是李婕妤和兩個美人同住,兩個美人一個病逝一個搬走,如今就剩下她一個,本來獨自一人住的好好的,要修繕宮室一則吵鬧,二則肯定要搬進來新人,所以她鬧起來倒也能理解。

四寶忙趕過去調解,就見李婕妤身邊的侍婢在門口堵著,見到她來才錯開身,衝她笑道:“寶公公來了?闔宮上下就寶公公一個講理懂事的,我們婕妤正等著您來說道說道呢。”

四寶衝她笑著拱了拱手:“姐姐快別笑話我了,若論知禮懂事兒,我哪裏比得過姐姐。”

所以怨不得好些宮女都愛跟她說話,就連那些苦大仇深的中老年姑姑見到她都眉開眼笑的,這話讓人聽著心裏就高興。

宮女笑的合不攏嘴,十分殷勤地把她引進了院裏,李婕妤本來正喝茶吃點心,見四寶過來眼睛不由一亮,轉了轉發間的金釵:“寶公公來了?”

其實四寶本來也能搬出聖旨來壓人一頭,不過這樣可就把人得罪狠了,當差不是這麽個當法,她於是笑道:“給婕妤請安。”

她說完吸了口氣,險些被脂粉味兒衝了個跟頭,這位婕妤抹了多少脂粉啊這是。

李婕妤年近三十卻沒掙上個嬪位,其前程可想而知,這些年早斷了恩寵,濃妝也沒能擋住眼角細細的紋路和略顯頹唐的氣色。

四寶抬眼悄悄打量她,其實李婕妤長的不難看,在後宮裏也算不錯了,可惜美則美矣沒什麽特色,就跟上輩子的網紅臉一樣,一眼看過去挺好看的,一閉眼就忘了長啥樣了,這張臉難怪在後宮難出頭,更何況這位的出身也不高。

李婕妤瞧了她一眼,見她正悄悄打量自己,不覺一笑,隨意揚了揚手裏的絹子:“你這些日子都跑到哪裏去了,怎麽最近都不見你來?”

李婕妤她當初見過幾麵,不過不算特別熟,四寶心說我什麽時候和您老人家這麽熟了,一邊答道:“奴才最近手頭差事不少,沒顧得上給您請安,實在是罪過了。”

她眼看著差不多到飯點了,想著速戰速決:“您有什麽問題大可跟奴才說說,除了桃李閣不得不修,旁的事兒都好說,您…”

李婕妤給她一張巧嘴哄的高興,不在意地道:“我在這兒住的好好的,既沒漏風也沒漏雨,好端端地幹嗎要修它?鬧哄哄地吵得我頭疼。”

四寶忙笑道:“婕妤,桃李閣自然是人傑地靈的好地方,但總歸有些年頭了,外邊瞧著也有些陳舊,倒不如翻修一遍,您住著也舒坦,外麵也鮮亮,翻修之後跟新屋是一樣的。”

李婕妤尖尖指甲在她唇上一點,吃吃笑道:“我就喜歡你這張巧嘴,多難聽的話經你一說,也能變成天大的好事兒。”

四寶不大愛跟人這麽親近,不著痕跡地躲過了,笑嗬嗬地道:“這本來就是好事兒,聖上體恤您和諸位主子呢,就是不用奴才說它也是天大的好事兒。”

她說完又要再勸,李婕妤倒像是心思不在這上頭,反倒是對四寶本身更感興趣,心不在焉聽了會兒,輕輕拈了了塊糕點往紅唇送,見她呆頭鵝一般毫無反應,就不動聲色地把話頭往她身上引。

諸如“你本來姓什麽叫什麽?”“可認字嗎?”“你今年多大了?”之類的話,李婕妤問的不亦樂乎,一雙描繪精致的妙目不住往四寶身上招呼。

四寶給問的十分不耐,但又不好表露出來,隻得耐著性子道:“奴才勉強認得幾個字,今年才過十六,虛歲十七。娘娘還有什麽要問的嗎?”

兩人一問一答的功夫,李婕妤已經不動聲色地越挪越近,彎下腰讓一對兒挺拔的酥胸有意無意地身上挨來蹭去,嘴上輕輕哎呦一聲:“是嗎?那可真是不小了。”

元德帝如今也上了年紀,處理朝政的同時對後宮便有些兼顧不得,風光的也隻是少數人,宮裏的女人大都寂寞,更何況李婕妤這種年長無寵的,私底下另尋了法子和太監逗趣兒調情,也是別樣消遣,她就是好巧不巧地瞧上四寶了。

四寶上輩子也沒少和宿舍妹子摟摟抱抱,作為一個24k純直女,她當然沒察覺什麽來,隻是被拖得有些不耐,直接問道:“奴才等會兒還有事兒,婕妤想要什麽跟奴才說說,隻要您肯行個方便,讓咱們修繕桃李閣,一切都好說,奴才也盡量照辦。”

李婕妤染了花汁的指甲輕輕在她下巴上一搔:“好啊,你有事兒我也不耽誤你,下回你照舊過來就是了。”

四寶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有點不痛快地出了桃李閣,出來之後還用力擦了擦下巴。

回去之後陸縝聞到她身上衝鼻的脂粉香,忍不住蹙了蹙眉:“你方才做什麽去了?身上是什麽味道?”

第三十四章

四寶見他蹙眉,低頭聞了聞自己袖子,也聞到一股衝鼻的脂粉味,不覺鬱悶道:“回督主的話,奴…我才從桃李閣那邊回來,身上的味道是李婕妤使的脂粉。”

說來也奇怪了,陸縝也愛用香,身上不論何時都沾著一股品流極高的幽香,但她聞著從來不會覺著難受,反而覺得挺好聞的,老是想多聞幾下。

陸縝聞言便失了興致,一個婕妤而已,還不值當他費心去記,隨意問道:“你去她那裏做什麽?”

說話間四寶已經走到他身邊幫他磨墨:“最近不是修繕宮室嗎,李婕妤不想配合,我就過去跟她說道說道。”

她說完忍不住站在督主身邊深深地吸了口氣,還是督主身上的味道好聞吼!

陸縝察覺到她的小動作,偏過頭跟她視線正對上,她被正主發現,有些尷尬地傻笑起來,他語帶調笑地問道:“好聞嗎?”

四寶眨了眨眼,裝傻:“督主說什麽?好聞什麽?還請您明示。”

陸縝唇邊笑意更深:“表情不錯,就是話說的太多,更顯得心虛。”他見四寶臉上一僵,悠然道:“這時候知道裝傻了,上回給我洗衣裳的時候捧著我衣裳聞的是誰?”

他剛說完便有些後悔,這小東西色心挺大,膽子卻小,萬一這麽說了她以後不敢跟他親近了怎麽辦?

四寶臉上越發僵了,她本來覺著還挺正常的事兒,被督主單拎出來這麽一說怎麽就覺著這麽變態呢?

她訥訥解釋道:“奴才是怕哪裏沒洗幹淨,所以就聞了聞…”

這理由爛的不忍直視…幸好陸縝也沒打算認真在這個問題上跟她糾纏,轉了話頭道:“後日隨我出宮去一趟。”

四寶心裏鬆了口氣,忙不迭點頭應了。

隻要有好衣裳穿,她也不想出門的時候邋裏邋遢的,於是下午換上了陸縝上回在宮外給她買的幾套衣裳之一,又配上一根從地攤上淘來的水白玉簪子,收拾停當之後對著鏡子一照,自覺瀟灑無比,翹著大頭去找陸縝了。

陸縝瞧她一身藕紅色直綴,風度翩翩好像讀書少年郎,更顯得粉麵杏眼,俊俏無匹,不覺生出一種想將人私藏起來的衝動,緩了緩才頷首道:“今日還像些樣子,上車吧。”

四寶跟著他上了馬車,她現在自覺跟督主混熟了,尋常說話也隨意許多,看著馬車往宮外駛,難免問一句:“督主,咱們這是去哪兒啊?”

陸縝晃了晃精巧的甜白茶壺:“等到了地方你猜猜看,猜對了有賞。”

聽到有賞賜四寶就跟打了雞血似的,坐直了身子四下張望,就見馬車緩緩地在一處離城中不遠的清幽宅院停了下來,她隱約記得京城裏的好些高格調的館子都是隻對達官貴人開放的,有的甚至標明了什麽品階以下的不得入內,敢放出這話來,可見後台之硬了。

她正掀開簾子悄咪咪地四下亂看,就見一個長身玉立的男子立在小院門前等客,男子大約二十八九,麵如冠玉,眼神湛然,衣著打扮並不如何富麗,但也能瞧出來都是極品的料子,舉止文雅,自然而然地透出一股尊養出來的貴重。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卿不自衿郡王的嬌軟白月光佳偶酌風流,江山誰主琅妻嬛嬛官夫人晉升路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