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20節

陸縝見她一臉高興地捧著銀子回來,淡然瞧她一眼:“下回行事之前多思多想,不要憑著一時衝動做事,這輩子都難成大器。”

四寶愣了會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扔碗的事兒,頓時囧了:“…是。”= =

陸縝又似笑非笑地道:“不過你是衝冠一怒為紅顏,這點銀錢花的也值了。”

四寶:“…您說笑了。”= =

所以督主到底是心疼碗不爽呢?還是因為看她‘衝冠一怒為紅顏’不爽呢?

督主心,海底針啊。

陸縝看她一臉糾結,麵色微有和緩,轉了話頭道:“你準備著換身衣服,明天隨我出宮一趟。”

四寶對出宮有點心理陰影,但想到跟他一起出宮,就沒什麽可怕的了,點頭應了個是。

她的便服一共就兩身,一套夏裝一套冬裝,按照這個季節來看根本沒得選,她準備好衣裳就睡下了。

第二天陸縝就看見她穿了身灰色的棉襖,戴著頂厚厚的帽子走到自己跟前,他一直覺著四寶那身在宮裏穿的宦官製服已經夠難看的了,沒想到一山還有一山高,顯然這身衣服又攀登上了新的高峰,得虧四寶的顏值高才能穩住,要是換個姿色尋常的,穿上這一身指不定得多辣眼睛。

陸縝外麵罩著玉色大氅,裏麵穿著素白的直綴,腰間一根玉帶,顧盼生輝,風韻天成,看著像是世家裏尊養出來的公子,把站在一邊的四寶襯的更像叫花子了。

四寶本來還以為就是尋常出宮辦事兒,看見他才覺著自己的打扮有點拿不出手,但她也沒辦法,現做衣裳又來不及,不好意思地縮了縮脖子:“督主,咱們這就走?”

陸縝開始看這一身覺得眼睛被蟄了一下,後來越看竟瞧出幾分可愛來,覺著自己最近也神神顛顛的了,不由搖了搖頭:“上馬車吧。”

他的馬車自也不凡,外麵看著低調雅致,裏頭卻布置清雅,像是一座縮小版的行宮,底下鋪了厚厚的毛毯子,當中置了一處小幾,上麵放了茶水,旁邊的精巧黃花梨木櫃子裏還放了蜜餞點心。

他上車之後瞧了她一會兒,看的四寶直想逃到車外麵坐著,他才問道:“你沒有旁的衣裳了?”

四寶被問的麵上尷尬:“奴才在宮裏穿的倒有幾身換洗的,冬日的常服就這一身,還是當初才進宮的時候做的,裏頭的棉花好,外麵的料子也不錯,改了好幾遭了還能湊合著穿。”

陸縝真不知道什麽樣的刻薄人家才會一身破棉襖就把孩子打發進宮裏,想到他前日喂了口粥四寶就感動的眼淚汪汪,他頗是憐惜地看了她一眼,難怪隻要一提起家裏的事兒她總是避而不談。

他對著外麵吩咐了一句,馬車半路就拐了道。

四寶正不明所以,馬車就在京裏名氣最大的瑞蚨祥停了下來,這可是最受大戶人家青睞的成衣店,一件普通上衣夠尋常人家三五年的花銷了。

她嚇了一跳,連連擺手道:“奴才在普通的店麵買就行了,這家也太貴了。”

陸縝偏頭看了她一眼,沒說話,四寶瞬間就頓悟了,老老實實地跟著進了店裏,就見裏麵陳設優雅古樸,衣裳倒是沒有擺出很多,但擺出來的件件都是京裏最時興的款式。

陸縝也沒有多少逛店的經驗,向來都是一等一的裁縫上門給他量身訂做,店裏招呼客人的門迎迎上來問道:“爺要看什麽衣服?”

他見四寶正四下打量:“給她挑幾身。”

門迎問道:“您要成衣還是定製的?”

他道:“成衣便可。”

門迎看了眼四寶的身量,叫了人想給她量尺寸,她嚇得一縮,忙擺手道:“不用量了,我知道我自己的尺寸,你們隻管拿合適的就成。”

她說著把尺寸報了出來。

顧客就是神仙,門迎聽她如此說,就不再多事,選了幾身樣子尺寸都適合她的請她去換。

陸縝相貌極出挑,在哪兒都是鶴立雞群,站在店裏也被不少姑娘夫人悄悄打量,他微感不耐,成安請他到一處僻靜地坐了,他隨意掃了幾眼,目光不由得落在店裏掛著的一套素白半臂和月白襦裙上。

襦裙顏色清淺,但也不過分暗淡,上麵繡著清麗的出水芙蓉,旁邊搭了件素粉色的披肩,完全符合他想象中給四寶穿上的那套。

門迎都是有眼色的,見他多看了這套襦裙幾眼,忙過來介紹道:“爺好眼力,這套襦裙京中現下最時興的樣式,要不要我取下來請您過眼?”

陸縝忍著買下來的衝動,淡然道:“不必了,你先下去吧。”

門迎不敢多說,恭敬地退下了,正好這時候四寶換好衣裳走出來,一身圓領衫,腰間係著靛青的絛子。

到底是人靠衣裝,四寶這麽一收拾更顯得鍾靈毓秀,仿佛天地間的靈氣都湊在她一個人的身上了,尤其一雙水眸輕靈動人,像是哪家偷跑出來的,不識人間疾苦的小公子。

更巧的是這件圓領衫跟他的直綴同色,他隻瞧了幾眼就點頭同意買下來,又挑了幾件差不多的,付了錢重新坐上馬車。

四寶上了車也反應過來兩人穿了同色的衣裳,好像有點情侶裝的意思,她想完又被自己的腦補雷住,等到到了地方才回過神來。

他一下馬車便被幾個官員團團圍住,兩人都是顏值爆表的存在,底下人不敢放肆打量他,看四寶就沒這麽多顧忌了,不住拿眼偷覷著,忙死忙活,有這麽一個人在看著也養眼。

陸縝看他們眼神亂瞄,莫名不愉,臉色微沉,轉而吩咐道:“你先去馬車上待著,若是待的煩了,就讓成安帶著你四處轉轉,隻是不得亂跑。”

成安一點都不想給這小子當保姆,但是督主的吩咐又不敢不從,隻好帶著四寶四處瞎溜達。

陸縝這回出城是特地處理難民入京之事的,等到一條條吩咐下去,把人安置在寺廟道館還有朝廷搭建的粥棚裏,等他堪堪做完的時候已經到下午了,官員又聚攏過來說要擺酒,他自然少不得一番搪塞。

成安和四寶算好了時間溜達回來,陸縝直接上了馬車,她見他眉間幾分疲態,忍不住道:“督主您還沒用飯吧?”

陸縝衝她笑了笑,眉間疲態盡消:“你要請我?”

四寶這回沒猶豫,拍胸脯道:“我請您吃!”

陸縝托腮笑問:“你打算請我吃什麽?”

四寶想著山珍海味他也吃膩了…當然她也請不起,這時候馬車正好路過觀音街,這算是比較平價的美食一條街了,她忙道:“督主,我知道這家街頭有一家八珍包子特別好吃,您要不要嚐嚐?”

成安在外麵聽了,正想說她,陸縝思忖片刻,就已經頷首應了,四寶高高興興地帶著他下了馬車。

這個點不到飯點兒,所以整條街上都沒什麽人,趙家的店就開在街頭,整體還算幹淨,桌子椅子也勉強能坐人——當然這是以陸縝的衛生標準看的。

成安就眼睜睜地看著自家謫仙一般的督主被四寶帶進了一家蒼蠅館子,自打那小子來了司禮監之後,督主的形象都開始崩壞了,成安很憂鬱。tat

店主顯然跟四寶是熟人,一見她就笑著問道:“四寶,是老規矩還是想嚐嚐新菜啊?”

四寶點了一籠羊肉包子一碗羊肉粉絲湯,又另外點了幾個小菜,然後轉頭看著陸縝:“您想吃什麽?”

陸縝神態從容,麵色不變,顯然沒有什麽俗套的富家公子對路邊攤特別鍾愛的橋段,也沒有什麽嫌惡不滿,他點的菜都跟四寶的差不多,隻是把羊肉包子換成了素八珍包子。

等熱騰騰的包子端上來,四寶隨意數了數,高興道:“多送了兩個。”

她留心看了眼,見自己這邊隻多送了一個素的,陸縝那邊就送了個羊肉的…她可在這兒吃了快兩年的包子啊,督主這一回還沒吃到嘴呢!

(╯‵□′)╯︵┻━┻尼瑪,賣個包子也看臉啊!

四寶低頭看著外皮晶瑩輕薄的包子皮兒,鬱悶了會兒,用筷子小心夾開包子皮,讓湯汁流出來些,然後拿起一邊的醋壺,小心灌了點醋進去。

陸縝看著麵前的包子微微蹙眉,顯然不知道該怎麽下口,四寶竟覺著這樣的督主有人情味了許多,自告奮勇地道:“您請好吧。”

她依樣把包子皮兒夾了個口子,讓飽滿的湯汁流溢出來,本想倒點醋進去,想到他不愛吃酸的這才作罷,又把包子原樣推給他:“您嚐嚐看,蒸的時候湯都是包在皮裏的,您小心燙嘴。”

陸縝看她一眼,眼裏有淺淺笑意,卻又太過淺淡,讓人瞧不分明,以至於四寶竟覺著他笑了是自己的錯覺。

他顯然對羊肉包子沒什麽興致,嚐了一個就不再吃了,剩下的全便宜了四寶,倒是覺著素八珍包子和幾樣小菜味道不錯,於是她把素八珍直接給他夾了過去。

兩人吃完一頓都覺著吃的差不多了,陸縝看她掏出絹子擦嘴,又掏了錢結賬,溫言問道:“用的怎麽樣?”

四寶總覺著這話應該自己問,表情怪怪的回答:“挺好的,您呢?”

陸縝頷首:“不差。”他說完又微微一笑,又道:“本想帶你去風荷園用飯的,既然你在這裏用的也不錯,倒也省事了。”

風荷園是京裏風味最佳的館子之一…好幾個特色菜都極為出名,聽說就連當今聖上都特地去微服去品嚐過。

四寶:“…”qaq好悲傷,好絕望,好無助。

她為什麽想不開要來吃包子啊!

幸好店家看他們點的多,額外又送了一葷一素兩個包子,稍稍撫慰了她悲痛的心情,她捧著包子又想起自己原來從沒這待遇,這回能贈送這麽多,估計還是看在督主這張臉的份上。

陸縝隻瞧見她用油紙包半擋著臉,又有意無意地偷瞄自己,他思緒又飛到這小斷袖對自己可能懷有的異樣心思上去,完全沒想到自己這張臉在四寶眼裏就值幾個包子…

兩人各有想法地回了宮裏,四寶接著馮青鬆也愛吃這家的包子,於是用油紙包重新包好,拿著兩隻包子去了內官監,馮青鬆見了包子果然高興,樂嗬嗬地道:“難為你小子還惦記著我。”

爺倆正互相說著笑話,就見一個宮婢急匆匆衝進了內官監,臉上淚痕猶在,四寶怔了一下才認出來這是鶴鳴在宮中的好友,她吃了一驚,忙扶住步伐踉蹌的宮女:“你怎麽了?”

宮女這才看見她,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你快去看看鶴鳴吧,她怕是要不行了!”

第二十九章

晴天霹靂大概指的就是此刻了,四寶腦子懵了一下,反手拉住她問道:“怎麽回事兒?我前幾日見她還好好的呢,怎麽這就不行了,別是弄錯了吧!”

她急忙拉住四寶往外扯了幾步:“來不及說了,你先跟我來,鶴鳴現在就在太醫館呢,她最後就想見見你!”

四寶慌的手腳都有點軟了,馮青鬆催她趕緊動身,兩人邊跑她邊道:“今天鶴鳴出去幫賢妃娘娘給德嬪娘娘送東西,路上不知就遇見了和嬪娘娘,她見著鶴鳴就發作起來,非說她不守規矩對她不恭敬,當即就把她拖下去杖責,她挨了二十幾板子便暈了過去,然後就,就…”

四寶白著臉道:“和嬪不是在禁足嗎?”

她吸了吸鼻子道:“前日她才得了皇上喜歡,剛解的禁足,誰知就跟放出一條瘋狗一樣。”

她抹著淚說不下去了,四寶心慌意亂地拿著腰牌跟她去了太醫館,沒想到才走到門口,幾個小火者就抬著個蓋了白布的木板子走了出來,賢妃宮裏的宮女顫巍巍掀開白布,然後尖叫一聲,就哀哀哭了起來。

白布被寒風吹開小半,鶴鳴的半個身子露了出來,眉目俏麗一如往昔,就是眼睛緊緊閉著,再不見生時的靈動,胸口再無起伏,身子也冰涼涼的,四寶伸手去摸她的臉,隻覺得寒涼一片,凍的她下意識地縮回了手。

她簡直不可置信,鶴鳴怎麽就這麽死了呢?這麽堅強的姑娘,前幾天見到她還俏生生地站在自己麵前,怎麽會就這麽死了呢!

幾個和鶴鳴關係素來好的宮女和抬屍的火者說了幾句,又流著淚塞了些銀子過去,小火者這才抬著鶴鳴的屍首往賢妃宮裏那邊走了。

四寶下意識地跟了過去,站在宮門前想到一幕場景,每回都是鶴鳴吐著舌頭笑意融融地來迎她,她看了眼隻掛著兩個宮燈的大門,燭光在寂靜的夜裏格外滲人。

她怔怔看了半晌,踉蹌著往後退了幾步,一扭身跑回了司禮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回去的,她不敢見她,甚至不能接受鶴鳴就這麽死了的事實。

陸縝是頭一個發現她不對的,雖然她灑掃拾掇還是利落的一如往常,但眼神明顯是空洞的,人是在這兒,魂兒已經不知道飛到哪裏去了。

他眉頭微微一擰,伸手按住她正要扣燈罩的手:“你怎麽了?”

四寶一個激靈,似乎這才回過神來,聲音輕飄飄的沒有根:“督主…”

開始的時候是不可置信,伴隨著陣陣沉悶的疼痛,這麽一回過神來,心裏的酸澀簡直像是決堤,但是在難受也不能在主子麵前哭,她艱難地做了個吞咽的動作,把哽咽壓了回去。

陸縝眼睜睜地看著她把眼淚硬憋了回去,猝不及防地生出一種想要把人攬到懷裏細語安慰的衝動,不過幸好他自製力了得,生生把怪異的感覺壓了回去。

他壓在四寶手背上的手卻沒有收回來,看著她問道:“你怎麽了?”

四寶迷離著一雙眼看他半晌,才低聲道:“回督主的話,奴才的一個好姐妹她…”她聲音顫了許久才道:“她死了。”

陸縝今兒個雖然不在宮裏,但是宮裏有事兒卻瞞不過他,他立即問道:“是賢妃宮裏的宮女?”

四寶悶聲點了點頭,這個動作一做就等於真正承認鶴鳴死了,激憤悲痛湧上來,忽的頭腦又是一熱,真生出一股抄起剪子去和和嬪拚命的衝動。

陸縝仍按在她手上,察覺到她手指瞬間緊繃,便安撫似的拍了拍,又稍稍加重了些力道,壓住她的手,他看見她鼻翼翕動,嘴唇緊緊抿著,低聲問道:“你想幹什麽?”

聽到他溫緩清冽的嗓音,四寶一怔,原本有些發熱的頭腦也冷了下來,她這樣的身份別說是和和嬪拚命了,隻怕還沒進到和嬪宮裏就被拖下去打死了。

陸縝見她神情悲慟,心裏陡然對那死去的宮女生出一股陰暗的妒意來,不光是嫉妒,更有些微不可察的羨慕,自己都不知道這又妒又羨從何而來,他壓了壓心緒才問道:“這個宮女對你很重要?”

四寶頭又深深地低下去,漂亮的脖頸彎折下來,聲音少有的沉悶:“奴才,奴才一直把她當親姐姐看。”

陸縝不知該怎麽寬慰她,他想起多年以前,遇到這種事兒也不過是自己硬扛著,頓了半晌才道:“節哀,既然是親近之人,她在地下看見你如此,心裏也不會好受。”

他溫聲道:“你可以歇一日去拜祭她。”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奸臣寵妻日常一品貴女公主要下嫁亂君心美人圖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