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19節

  李太醫也是眉眼通挑的人物,聞言忙把詫異收了,規規矩矩客客氣氣地請四寶起身,還往她手上搭了塊白布,這才坐在一邊開始準備診脈,殷勤小心比伺候宮裏的娘娘也不逞躲讓。

  四寶張著嘴看了會兒,見他要伸手號脈了才想起一件事兒來,忙往後一縮,爬在床沿假裝幹嘔,捂著嘴義正言辭地道:“太醫您離我遠點,我這人有個毛病,跟我不熟的人一碰我我就犯惡心,您還是別給我號脈了,看著抓幾服藥就得了!”

  她雖然不大懂中醫,但是萬一從脈象上能看出男女呢?

  李太醫:“…”這什麽破毛病啊!

  要是擱在往常他肯定早就甩袖走人了,但既然廠公特地吩咐過,他也不敢有所怠慢,頗是鬱悶地看了眼四寶,壓著火氣道:“那你湊近了讓我看幾眼,這總可以吧?”

  四寶勉強點了點頭,湊過去讓他仔細打量,中醫講究個‘望聞問切’,也不光隻能診脈,他看了看她舌苔,又觀她麵色,左右看了一圈,這才提筆給她開了張方子。

  他寫著寫著又看了看這幅柔柔弱弱的小身板,搖了搖頭,把各樣藥斟酌著減了些。

  四寶閉眼躺了會兒,就見一個小太監端著藥走了進來,把藥湊到她唇邊:“寶公公,成安讓我伺候你吃藥。”

  四寶勉強探出一隻手來:“我自己來,你先出去吧。”

  小太監出去之後她才湊到碗邊兒喝了口,被苦的簡直麵無人色,忍著滿嘴的苦澀喝幹了一碗藥,緩了會兒覺得身上鬆快些了,覺得屋裏一股難聞的藥味,聞的人胸口發悶,就走過去把窗戶開了條縫兒。

  她做完這些就又把自己塞回被窩睡覺,這回睡了約莫一個時辰,就聽見一陣響動,她撐著身子抬起來,就看見一個頎長的身影邁了進來,她忙爬起來:“督主。”

  陸縝抬手按在她肩頭把她按下去:“你躺著吧。”

  她隻穿了一件中衣,衣料輕薄,他似乎已經隔著衣料摸到了那片柔嫩的肌膚,收回手阻止自己亂想,問道:“吃過藥了嗎?”

  他今天事情不算多,所以閑下來的時候總覺著哪裏不對,好像缺了些什麽,一出了自己書房,腳步一轉自然而然地就到這裏來了。

  四寶點了點頭,她肚子正好這時候咕嚕了一聲,她臉上立刻紅了起來,訥訥道:“奴才早上沒吃飯,失禮了…”

  陸縝一笑,問她想吃什麽。

  四寶目光炯炯地看著他,原本因為生病有些萎靡的臉立刻煥發了光彩:“奴才…能自己點嗎?”

  他含笑不答,四寶以為他是默許,沒想到司禮監還有這種員工福利,人也精神了,坐起來激動道:“我想吃烤鴨,烤鴨皮要烤的酥脆,鴨肉要嫩滑,鴨骨頭最好能熬一鍋老鴨湯,不過沒有也可以,這個不強求啊哈哈哈,再攤上兩張薄煎餅配上大蔥和醬!”

  陸縝不置可否地唔了聲,等底下人把飯菜端上來,四寶滿懷期待地探頭看了眼,就看到了…一碗白兮兮的銀耳蓮子粥。說好的北京烤鴨呢親?小心給你零分差評哦親!

  陸縝一張玉麵在她看來無情的好比秋風掃落葉,從容道:“太醫叮囑過你身子還沒大好,不能吃太過油膩不好克化的。”

  他說完又斜了她一眼:“難為你著了風寒還這麽有胃口,烤鴨?虧你想得出來。”

  四寶:“…”她想吃肉!

  他見她小臉霜打的茄子一般,難得發了善心,伸手取過青花纏枝的小碗準備遞給她,哪裏想到四寶誤解了他的動作,見他端碗過來,怔了一下,滿臉地感動,隨即乖乖地張嘴等投喂。

  陸縝:“…”

  給人喂飯對他來說還是個新鮮差事,以至於他頓了下才反應過來,隨即看四寶滿臉的感動,還是用沉甸甸素銀勺子,舀了滿滿一勺甜香的粥給她喂到嘴裏。

  四寶感動的熱淚盈眶,她昨天怎麽會覺著督主更年期呢!督主人太好了,居然親手給他喂粥,她那便宜爹娘都沒給她喂過飯呢,太禮賢下士了!

  她感動了會兒,一口咽下去,見陸縝又要舀一勺,極有眼色地伸手接過來:“哪能勞煩您呢,奴才自己來吧。”

  陸縝有了些手感,正要把喂粥大業進行到底,見她主動伸手接了,手下一頓才遞給她,不過也沒多說什麽。

  一碗粥也不算多,她稀裏呼嚕一口氣吃完,正要再道謝,就聽見外麵有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進來,她聽著是鶴鳴的聲音,忙探頭往外一瞧,就見鶴鳴拎著個提籃,就在不遠處被司禮監的幾個太監圍著。

  司禮監尋常是不許人隨意出入的,鶴鳴出來一趟更是不易,她是聽說四寶得病,特地來探病的,經過層層遞話才被準許進來,沒想到才進來就被人圍住了,饒是她膽子不小也被嚇了一跳。

  司禮監的小太監們真是好久都見不得一回異性,何況還是像鶴鳴一樣標致秀麗的,認真說起來他們也沒有什麽惡意,就是湊過去跟好看的宮女姐姐問個好獻獻殷勤。

  四寶老遠看著還以為鶴鳴被調戲,一看之下就炸了,腦子一熱把督主在身邊也忘了,順手抄起喝完藥的空碗拉開窗戶就砸過去,啞著嗓子罵道:“狗才!你們幹什麽呢!”

  陸縝在一邊淡然道:“看來你精神不錯啊。”還病著就又摔碗又罵人的。

  四寶:“…”

  陸縝頗有些不痛快,這小斷袖不是說自己不喜歡女人嗎?不是睡覺的時候還抱著他的畫冊嗎?怎麽對這個宮女這麽護著,還想男女通吃腳踏兩隻船不成?

  外麵圍成一圈的小太監們也嚇了一跳,成安聽到動靜把這群淘小子們都攆走,鶴鳴終於得以進來探望。

  鶴鳴進來的時候陸縝還在,她初見這位鼎鼎大名的督主,看第一眼時覺得極為驚豔,接著那份氣勢就湧了過來,催逼的人喘不過氣兒,她再不敢多看,忙不迭地跪下行禮。

  陸縝打量她幾眼才記起是跟四寶在柳樹下說話的宮婢,容貌算是不錯,不過以他的眼光看也就那樣了。

  他跟鶴鳴本沒有交際,但想到方才四寶扔碗那一幕,看到她有些莫名不悅,默然片刻才道:“起來吧。”一抬皂靴出去了。

  鶴鳴等他走遠了才敢起身,邊扶著膝蓋邊擦汗,對著四寶低聲道:“這就是廠督?這份氣勢可真了不得,活生生要嚇死人了。”

  她感慨不迭:“我才見他一眼都這樣了,你天天在他身邊當差,指不定多提著心呢。不過他怎麽在你屋裏,你做錯了事兒他過來罵你?”

  四寶:“…”

第二十八章

  四寶不知道是不是跟陸縝處的時間長的緣故,開始的時候也覺得他氣勢懾人,現在倒覺著他真是個好人,鬱悶道:“我沒做錯事,再說他也沒有多嚇人,習慣了就好了,我倒是覺著督主人挺好的。”

  她說著手舞足蹈地舉了些督主對她好的例子,比如救她出和嬪的魔爪,給她請太醫,給她親手喂飯什麽的。

  鶴鳴聽著聽著,總覺著心裏有些說不出的怪異,督主她雖然隻瞧了一眼,但也知道那不是個好相與的人物,怎麽對四寶這般青睞,好的簡直不正常。

  她搖了搖頭,強壓下心裏的古怪感覺,抬頭衝她一笑,滿眼笑意:“你現在是督主眼前的紅人,自然威風了,方才那麽大個碗扔過去,我都嚇了一跳,竟然沒人敢責罵你。”

  四寶咳了聲道:“我以為你被人調戲…”

  鶴鳴眯起眼笑的狡黠:“我被人調戲,你急什麽?”

  四寶噎住,她是真的挺喜歡鶴鳴的,但絕對不是百合的那種,就好像走在街上看見自己的好姐妹被幾個男人圍住,她肯定也二話不說挽袖子上啊!

  鶴鳴見她又不說話了,麵露失望,笑意也盡數淡了,臉上沒了笑影,便露出眉間堆砌的濃濃愁雲來。

  四寶正低頭裝傻,沒看到她滿麵愁緒,默了會兒才問道:“你怎麽過來了?你是怎麽知道我生病的?”

  鶴鳴笑一笑,眉間愁緒不散:“也是趕巧了,娘娘今日身子不適,今天李太醫正好過去請脈,我送他出門的時候閑話幾句才知道你也病了,問了娘娘之後,她給了牌子允準我過來的。”

  她說完又頗是不痛快地哼了聲:“要不是我特意打聽,現在還不知道你已經調任司禮監呢。”

  四寶歎道:“娘娘脾氣可真好。”又擺了擺手:“我本來想告訴你來著,這不是最近忙嗎。”

  她見鶴鳴臉色不大好,又問道:“你怎麽了?和嬪娘娘又刁難你了?”

  鶴鳴擺擺手,麵上有些沉鬱:“做主子的責罵幾句,也不能說是刁難。”

  她似乎想說什麽,欲言又止,半晌還是把手邊的提籃拿過來,取出一碗清湯麵和幾樣清淡小菜取出來:“湯啊藥啊我也不懂,所以隻能給你做點菜端過來了,幸好現在還沒涼,你趁熱吃。”

  四寶病中沒啥胃口,剛吃了一碗白粥,現在又有些吃不下,伸手接過盤子碟子放到爐子邊兒:“先擱這裏熱著吧,我過一會兒再吃,現在實在是吃不下了。”

  要是平時鶴鳴肯定要追問幾句,這時候卻笑著應了,眼裏似乎有淚光一閃而過,轉眼又沒過去,她托腮靜靜地凝視四寶半晌,四寶給她看的渾身不自在,動了動肩膀轉過頭:“你老看我幹什麽?你想什麽呢?”

  鶴鳴沉默片刻才笑了笑,下意識地摸了摸頭上的素銀珠花:“沒什麽,一些癡念頭罷了。”

  這話四寶不敢再接,抬頭假裝盯著天花板出神,鶴鳴又靜默了會兒,忽然問道:“四寶,你心裏有過誰嗎?”

  四寶堅決否了這個敏感話題:“沒有!”

  有一瞬間鶴鳴似乎又要流淚,不過終究沒流出來,怔怔看著她:“這樣…也好。”

  她說著用絹子胡亂抹了把臉,起身道:“好了,時候不早了,我還得回去當差,你好好休息吧,早點把身子養好。”

  四寶披上衣服要送她,被她堅決攔下了,她回屋之後才回過味來,覺著鶴鳴今兒個格外的古怪,但要說具體的她也說不出來,隻好一臉納悶地回了屋。

  這這病本就是最近勞累,上回出宮被嚇了一遭,再加上昨夜冷風一吹,這才受了風寒,大概是李太醫給的藥方真的挺管用,她身體底子又好,第二日就覺著身上舒坦多了,一到感覺沒什麽不適了,換好衣裳又去督主麵前當差。

  陸縝的朱筆一勾,微微抬眼看著她:“怎麽不多修養幾日?”

  四寶忙道:“平白受了您這麽大的恩惠,奴才實在不好意思再躺著了,反正現在也好的差不多,奴才就過來當差了。”

  陸縝恩了聲,看了成安一眼,成安也不知道督主葫蘆裏買的什麽藥,不過還是按照吩咐清了清嗓子道:“請太醫的診費再加上湯藥錢,還有你昨晚上打碎的瓷碗的價錢,一共五十七兩銀子,你打算什麽時候掏?”

  四寶:“…”

  她恍惚中好像看見了陸剝皮,身子一晃,差點又暈過去,半晌才吐出一個字:“啊?”

  陸縝不搭腔,繼續低頭悠然批著折子,成安可淡定了:“你的藥費都是司禮監墊付的,司禮監的銀子自有定數,總不能白出銀子,開了這個先河以後怎麽辦?”

  四寶垂死掙紮:“那…碗也收錢?”

  成安道:“官窯燒出來的上好瓷碗,而且還是成套的,沒讓你整套賠就不錯了,四兩銀子,謝絕還價。”

  四寶扶額:“我為啥沒有病的一命嗚呼?”

  她的積蓄算下來也才八九十兩,這病一場下來她大半積蓄都沒了,現在真是跳井的心都有了!

  陸縝沒聽見一般批著折子,成安一臉守財奴樣兒,四寶隻好抖著手取了銀子給他,他這才悠然放下手裏的朱筆:“昨日的宮婢呢?怎麽沒再來看你?”

  四寶心頭滴血,看見他也懨懨的:“督主說笑了,人家和我非親非故的,昨日過來看我一眼,盡個朋友本分也就罷了。”

  陸縝狀似無意地問道:“瞧著倒不像是尋常朋友,她不是你的對食?”

  四寶一口虛擬的老血噴出來:“奴才窮的響叮當,哪裏敢要對食啊?兩人在一塊也得喝西北風,那就不叫對食了,那叫對餓!”

  陸縝想到昨日那宮婢,本有話想提點她,見她這般說了,神色也不似作偽,這才把話收了回去,嗯了聲:“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兒。”

  他又看了眼天色:“這沒什麽要你忙的了,先回去歇著吧。”

  成安見她走了,才低聲對陸縝道:“督主,昨日來看四寶的那宮女,好像是聖上新近看上的…”

  陸縝瞥了他一眼,他嚇得住了嘴

  宮裏就是個存不住事兒的地方,她這邊病了才一天,謝喬川就知道了消息,帶著幾包補品過來看她,見她臉色蒼白,精神也有些萎靡,不由得蹙眉道:“你怎麽了?”

  四寶給自己腦袋上捂了塊毛巾,有氣無力地道:“受了風寒唄,還能怎麽著?”

  謝喬川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果然有些燙手:“你怎麽不小心點?”

  四寶打了個噴嚏,鄙視他:“說的跟我想得病似的。”

  謝喬川自知失言,把帶來的補品給她,淡淡道:“這個是順路給你買的。”

  四寶隨意翻了翻,連連咋舌道:“你發財了啊,買這麽多溫補的東西?”

  謝喬川沒跟她說這是他最近攢下來的銀錢,輕描淡寫地道:“最近份例銀子漲了些。”

  四寶知道他也不容易,本來不想收的,他聽到馮青鬆等會兒要來,直接起身走了,她也不知道這兩人究竟有什麽矛盾,無語地搖了搖頭,把補品小心鎖到櫃子裏。

  四寶的主要工作就是幫陸縝磨墨倒茶整理整理書本折子什麽的,活兒也不重,更談不上拖重病情,等她身子徹底好了,就到了司禮監每月一次發餉銀的日子。

  她拿在手裏就舉著手裏一沉,打開數了數,發現除了每月的份例銀子之外,還有多餘的五十三兩,這就是她上回上交的藥錢!

  ——除了扣除了打碎青瓷碗的那四兩銀子。

  尼瑪失而複得簡直激動死了!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