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17節

內官監其他的人也對她調任司禮監沒啥表示,都覺著早該如此,竟連一個挽留她的人都沒有,讓她又森森地體會了一把世態炎涼。

馮青鬆幫她整理好東西,眉飛色舞地道:“記得啊,不管到哪裏,我都是你幹爹。”

四寶有氣無力地哦了聲,馮青鬆壓低了聲音道:“最近肯定不少人想收你當幹兒子,記住除了我你誰都不準認啊。”

四寶:“…”

她翻著白眼回了句:“那要是督主想認我當幹兒子呢?”

馮青鬆被問的卡了殼,她噎了他一回之後,擠眉弄眼地做了個鬼臉跑了。

有了上回的共患難事件之後,四寶現在覺著宮裏跟她最好的除了銀子和她幹爹,還有就是謝喬川了。

他住的地方在最偏的一個角落裏,不過隻有他一個人住,於是她拎著大包小包去司禮監找到了他的住處,嘚瑟道:“大腳啊,咱們倆以後就是同僚了!你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謝喬川:“…”= =怎麽那麽想抽她呢。

他確實挺驚喜挺意外的,如果四寶沒加那個詭異的外號,他相信他會更驚喜。

他伸手幫她把包裹放到一邊,挑眉問道:“你怎麽會突然調任?”

四寶認真地想了一下:“臉型好吧。”

謝喬川:“…”

他看了她還帶了點嬰兒肥的小臉,確實生出了想捏一把的衝動。

他不自在地咳了聲,喝了口白水掩飾:“你打算住哪裏?”

四寶搖頭:“我還沒想好,看司禮監怎麽安排了,反正這裏地方大,總不至於沒有我住的地方吧。”

她在昔日戰友跟前自在許多,自來熟地給自己倒了盞水,喝了口又嫌棄道:“怎麽不放點茶葉進去,司禮監不是有份例的茶葉嗎,難道有人克扣你?”

謝喬川的表情比她還嫌棄,蹙眉看著窗外的一堆垃圾:“發來的我已經扔了,喝那些下等的綠茶渣滓跟吃泔水有什麽分別?”

四寶差點一口泔水…不對,一口白水噴出來,皮笑肉不笑地道:“不好意思,喝了三年多泔水的在這裏,您老有什麽意見嗎?”

謝喬川捧著茶盞,姿態悠然喝了口白水,不看他那身裝扮,瞧這相貌風儀,倒像是哪家閑聽花落的世家公子:“那是你沒喝過真正的好茶。”

四寶:“…嘚瑟毛!”你咋不上天和太陽肩並肩呢?

雖然兩人曾經是共患難過的戰友,但是三觀問題一時無法調和。她又有點不服氣:“誰說我沒喝過好茶,我入宮前家裏也是官宦人家,一點茶葉還是用得起的!”

謝喬川挑了挑眉:“官居幾品?”

這一下把四寶問住了,怔了下才道:“五品…還是從四品來著?”

謝喬川理了理袖口,散漫地拱了拱手:“家祖不才,曾任二品總督。”

四寶瞧不慣他一臉嘚瑟樣兒,斜著眼睛報以鄙視:“就是當了首輔又能怎地?你現在不還是進了宮?”

要是擱在剛進宮那陣,聽見這話謝喬川指定翻臉,但是他這些年臉皮都練厚了,淡然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他說完又好奇問道:“你既是官宦之後,想必也是家裏犯事兒進來的,犯下的是什麽罪名?”

四寶不大想談家裏的事,含糊說了幾句便轉了話頭道:“告訴你個好消息,咱們上回殺人的事兒已經沒過去了,也不用擔心和嬪和十三殿下那邊會找上門來。”

謝喬川頷首道:“我亦有耳聞。”

四寶見他一臉淡定,顯得她格外的慫,她鬱悶道:“你怎麽半點都不緊張呢?咱們可是生生弄死了兩個人啊。”

謝喬川豎起一根修長手指在她麵前晃了晃:“心存歹意那叫害人,咱們不過自保而已,我不殺他們,他們就要殺了你我,殺了他們我問心無愧,我做事兒,隻求對得起自己。”

四寶神情複雜地歎了口氣道:“你這話倒是跟督主有點像。”

這句謝喬川沒聽清:“什麽?”

四寶搖搖頭,轉移了這個相對有些沉重的話題:“你說上麵會給我分在哪兒住啊?”

謝喬川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別扭,以手背掩嘴輕輕咳了聲:“我這間屋有張床還空著。”

如果四寶是個真太監,或者謝喬川也是個妹子,她肯定二話不說就同意了,但是世界上沒有如果這一說,她支支吾吾地道:“未必啊…不知道上麵怎麽分派。”

謝喬川嘴角一沉,表情顯然不爽,四寶很有眼色地拿著包裹準備走人:“我先去報道領名牌了,回頭再找你說話。”

謝喬川跟她一並走了出來,臉雖然還臭著,但是看她大包小包提的費勁,還是伸手幫她拎了起來。

他那屋子整個灰撲撲暗沉沉的,光線也十分暗淡,走出去之後四寶才發現他換了身簇新的袍服,樣式也略有變化,她奇道:“你升官了?”

謝喬川隨意點了點頭:“勉強算個小管事。”

四寶替他高興,又有些不滿地道:“你怎麽沒早點告訴我?太不夠意思了吧。”

謝喬川淡淡道:“不過升了半品,跟沒升有什麽區別?這也值當一說?”

他頓了下還嫌不夠,又斜睨著她,果斷補刀:“你是姑娘嗎?丁點大的小事兒都要拿來大呼小叫的。”

四寶:“…”紮心了老鐵。

他倆真是徹頭徹尾的合!不!來!

她都不知道該同情一下被歧視的自己還是該同情一下姑娘們了。

她壓住心頭的一口老血,這才問起他升官的經過來,他卻搖頭道:“不知道,莫名其妙地就升了半品。”

兩人腦洞再大也猜不到是成安得了督主的吩咐,把那日陪四寶出去的人查了出來,又悄咪咪地給他升了官職,調到更熱門的崗位去了。

兩人沒猜出個所以然,等報道完她就和他告別,轉頭去尋到了成安,問她來司禮監能做什麽?

司禮監其實不缺人手,成安一時也沒想好她能做什麽,活太重了怕督主不高興,技術性的又怕她出錯,想了會兒才道:“你就在督主身邊當個長隨吧。”

四寶又問長隨是幹什麽的,成安舉例子道:“督主餓了你給他準備吃食,冷了你要準備衣裳,累了你要捏肩捶腿,困了你要在身邊提醒他休息,沒什麽固定的差事,但督主身邊的事兒你必須得料理妥當了。”

這哪裏是督主身邊的長隨,簡直是督主的老婆啊!四寶腦補完之後,又被自己的腦補雷的五顏六色的,囧囧地應下了,又問道:“安叔,那我住哪兒啊?”

司禮監後麵有一間院子是專供督主休憩的,成安想了想:“我在後麵的院子給你安排住處吧,不過督主的規矩多,你沒事不要亂聽亂看亂走,小心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四寶認真記下,忙不迭地點頭應了。

走完程序之後她就正式是司禮監的一員了——雖然她覺著和以往沒啥不同= =,就是能偷窺督主那張盛世美顏的時間變多了。

四寶原來沒把馮青鬆給她的那本冊子放在心上,不過既然開始伺候督主,她最近就把這本冊子小心揣在身上,趁著沒人的時候暗搓搓地拿出來翻閱幾頁,好牢記在心,力求在督主跟前不出紕漏。

陸縝經常一天大半時間不在司禮監,今兒中午難得在司禮監坐著批紅,成安用托盤端了三碟子點心過來,輕聲道:“督主,皇上賞了幾樣點心過來,您要不要先用著?”

陸縝漫應了聲,四寶很有眼色地伸手幫忙接過來,她記得督主似乎也不愛吃甜的,便把一盤看起來不太甜的青團放在他手邊,誰知他咬了一口便放下了。

四寶還以為自己哪兒出錯了,眼巴巴地看著他,就連陸縝這樣專心看折子的人都有所覺察,偏頭瞧了她一眼,兩人的眼神正對著,他沉吟片刻:“你餓了?”

不然為什麽用餓鬼一樣的目光盯著他?

四寶怔道:“奴才沒…”

他隨意把托盤往她那邊推了推,三碟子點心都堆在她麵前,他又低頭看起了折子:“那你就把這些全吃了吧。”

四寶:“…”qaq她真的不愛吃甜食啊!

成安:“…”啊!督主多麽疼愛四寶,自己就吃了一口全便宜這小子了!

陸縝:吃完糕點希望小東西的眼睛不要直勾勾地看著他了,看得他簡直心浮氣躁。

對於一個不喜甜食的人來說,吃頭幾塊還罷了,越往後吃越要忍受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折磨,四寶覺得嘴裏膩的發苦,隻好拿出當年吃鯡魚罐頭的勇氣硬往嘴裏塞。

雖然宮裏的糕點都做的十分精巧,但吃完三盤子還是跟要了她的命差不多,喝掉了一壺茶水這才稍稍衝淡嘴裏的甜膩味道。

她折騰完肚子都鼓了起來,陸縝看了都忍不住動了惻隱之心,讓她到裏間躺一會兒。

四寶吃飽了也覺著犯困,想著下午還有一下午要撐過去,便欠身告了個罪,撩起簾子去裏間躺了會兒。

屋裏十分暖和,她躺的也有些久了,以至於陸縝批完折子走進來她都沒察覺,仍舊靠在迎枕上睡的正香,身子還不安分地扭來扭去,外衣的扣子都鬆了兩個。

她睡的像一隻愛睡懶覺的貓,尤其是扣子鬆開,露出的一截雪白頎長的脖頸格外慵懶誘人,陸縝打起簾子怔了片刻,才意識到自己在看什麽,伸手重重揉了揉眉心,掩唇輕咳了聲。

四寶大概是真睡死過去了,這樣居然都沒醒,隻是長長的眼睫輕輕顫了顫。

陸縝若有所思地瞧她一眼,打算留著她醒了再算賬,也沒叫醒她,取了本書就轉身出去了。

她又不知道睡了多久,忙不迭地翻身睜開眼,終於意識到自己起的遲了,慌忙起了身,卻不留神碰到旁邊小幾上的半盞殘水,這下倒好,白水一點沒留全潑在她身上了,而且還是某個相當不可描述的部位——褲襠。

四寶簡直欲哭無淚,伸手手腳麻利地剛把茶盞放置歸位,陸縝就在外間聽到了動靜,打起簾子走了進來,見到她身上狼狽,修長的手微微頓了頓:“你怎麽了?”

四寶知道他是個有些潔癖的,生怕他以為自己這麽大了還尿床,忙欠了欠身想要解釋,沒想到前襟的扣子開了兩顆,懷裏揣著的那本冊子正好掉了出來。

大概她今年真的是犯太歲,這冊子在地上咕嚕咕嚕滾了幾圈,正好在畫著他畫像的那一頁攤開了。

她心裏隻有四個字,吾命休矣!

陸縝眼神很好,一低頭就看見冊子上畫的是什麽了,她想的顯然比她想的要複雜的多,他一開始也以為四寶是尿床了,但卻沒有聞到異味,這就不得不多想些了。

他正好記得宮裏也有些太監,一開始去勢的時候沒掏幹淨,後來又長了出來,甚至跟正常男人沒什麽差別,除了陽精稀少,陽具短小。

他記得四寶跟他說過她是天殘,所以四寶的…會不會也是後來又長出來了?

所以說聰明人就愛多想,陸縝飛快地把腦海裏的信息串聯了一下。

四寶不喜歡女人。

四寶有時候拍馬言語曖昧。

四寶睡覺的時候抱著他的畫像。

四寶甚至疑似抱著他的畫像夢遺了。

陸縝目光幽涼地看向她,覺著自己似乎發現了什麽了不得的事情呢。

第二十六章

陸縝這些年也不是沒有見過性好餘桃的,他雖然相貌絕好又豔名遠播,隻是凶名在外,沒有哪個人真不要命了敢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沒想到這個小斷袖竟然膽大到這個地步,不光存了非分之想,還敢畫下他的畫像來意淫,真不知道說她勇氣可嘉還是好色如命,想想她方才做夢的時候身子還扭來蹭去的,不知道夢到些什麽了?

他想著想著,眯眼看向她。

四寶眼看著他表情高深莫測地看過來,眼淚差點飆出來。

qaq她不是這本冊子的生產者,隻是冊子的搬運工啊!!

陸縝麵色本來已經淡了下來,可見心裏很是不愉,但看見她眼淚汪汪的表情,還有漂亮到雌雄莫辯的相貌,心裏冒起的火氣又熄了幾分,這也就是四寶這張臉了,倘若別的太監或是男人敢這麽幹,這會兒早都被他拖下去杖斃了。

按說作為一個沒有斷袖之癖的男人,被一個小太監用來意淫應該頗覺惡心,但他心裏不但沒有多少嫌惡不適,反而升起些微的愉悅。

他搖了搖頭,甩掉心裏的詭異思緒,下巴微揚:“你還有什麽想說的?”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督主,好巧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奸臣寵妻日常一品貴女公主要下嫁亂君心美人圖皇家小嬌娘本宮就是這樣的女子下一個人間尚書大人,請賜教野棠如熾寵妾為後宮主和掌門都失憶了大內傲嬌學生會罪臣之妻師父,我來替你收屍了嫡女榮華路占卜醫女生存指南郡王的嬌軟白月光卿不自衿官夫人晉升路琅妻嬛嬛酌風流,江山誰主佳偶我的錦衣衛冤家掌中華色繁華錯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童養婿丞相家的小嬌娘綠窗朱戶
  作者:七杯酒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