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14節

  他不由得笑了笑,成安想湊過來叫人,也被他抬手止了,低聲吩咐道:“等她醒了就放她回去吧。”

  成安見怪不怪地應了個是,陸縝還有事兒要辦,轉身披上大氅,自己先出去了。

  四寶有生物鍾管著,其實醒的也不算太晚,一見要守的人都起來上工了,自己這個守夜的竟然睡過去了,不由得汗顏。

  幸好司禮監得了囑咐沒人刁難她,和和氣氣地給了她一支筆,讓她把陸督主這三個字寫上一千遍,最好寫到做夢都念叨這個名字。

  四寶:“…”能不提這茬了嗎!

  雖然隻有三個字,但是寫上一千遍也有三千字了,而且還是用毛筆寫的,寫到最後手都不聽使喚,等她寫完手腕子都快累斷了,揉著膀子放下筆往出走。

  陸縝回來之後,見到那越往後越發沒形的字,不覺挑眉哼笑一聲。

  她一回內官監就發現氣氛有點不對,馮青鬆一見她就笑眯眯笑眯眯滴,一激動瞎用詞的毛病又犯了:“四寶啊,你跟督主睡了啊?”

  四寶:“…”

  她差點給堵了個岔氣,半天才道:“您老兒能不能不要瞎用詞,我那是守夜,守夜!”

  馮青鬆擺了擺手:“差不多差不多,您小子可成了咱們內官監的紅人了!”

  四寶疑惑地瞧著他,等到出去忙活的時候才感受到了他說的紅人什麽意思,平時跟她關係不錯的自不用說,十二個時辰地圍著她問她討督主喜歡的秘訣,然後在她身上東摸一把西扯一把的,她出去一圈衣裳扣子都被拽掉好幾個。

  更奇葩的還有一個跟她素有嫌隙的也湊過來在她跟前,吭哧吭哧支支吾吾半天不說話,最後四寶實在是等的不耐煩了:“你有事兒說事兒,沒事兒我還要忙活呢。”

  那人就突然跳起來,猝不及防地在她臉上重重揪了一把,然後轉身跑掉了。

  四寶摸著臉半天沒回過神來,回到屋裏重重一甩簾子,跟馮青鬆憤憤抱怨道:“您說這都什麽人呐,有病吧這是!”

  她皮膚嬌嫩,很容易留下痕跡的,就這麽捏一下就是個印子。

  馮青鬆扔了盒消腫的膏子給她:“經過昨天跟你去司禮監的那倆小子一傳,現在整個內官監都知道你是督主跟前紅人了,都想著摸你一把蹭蹭喜氣。還都說不管有什麽事,摸你一把就能心想事成。”

  他說完不知道想到什麽似的,樂不可支:“聽說幾個小的還商量著把你的畫像畫下來,到時候掛在牆頭上,更靈驗。”

  四寶囧囧地想,她這是成錦鯉了啊。

  說來也怪了,她雖然對督主了解不多,但也知道不是個大善人,她犯了這麽多忌諱還能安安穩穩地待到現在,督主不會真是她家親戚吧?

  她自己瞎腦補了一會兒,見又有好幾個小子趴在窗邊要一睹她這條錦鯉的真容,她給煩的夠嗆,索性在屋裏多呆了會兒。

  她等了會兒見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剛準備出門去,就見鶴鳴踉踉蹌蹌地衝進內官監,一手捂著臉頰,頭發還有些散亂。

  四寶見著鶴鳴總有些尷尬,本來想避開的,見兩頰腫起了老高,頓時一驚,也顧不得躲避了,上前扶住她問道:“你怎麽了啊?”

  鶴鳴還算沉得住氣,雖然眼圈紅了,還是偏了偏頭讓頭發遮住臉,低聲道:“咱們進屋再說。”

  四寶忙把她扶進屋,又翻出消腫的膏子來遞給她,壓低聲音道:“你被誰給打了?”

  鶴鳴用絹子把眼角的幾滴淚掖去,歎了口氣輕聲道:“和嬪娘娘。”

  四寶聽見這名號就心煩,她也不等她再問,主動把事情的始末說了,原來她方才出門幫賢妃娘娘取東西,路上竟無意中遇見了聖駕,聖上見她生的靈俏活潑,所以問詢了幾句,沒想到正備在花園裏賞花的和嬪娘娘撞見了。

  一壇醋就此打翻,和嬪等皇上走遠了就冒出來把鶴鳴堵住,隨意尋了個由頭掌嘴,她臉就是這麽腫的。

  四寶憤憤啐道:“她是不是有毛病啊,宮裏顏色好的宮女多了去了,她一個個嫉恨能恨的過來嗎?說起來自己也不過是個妃妾…”

  鶴鳴見她越說越沒譜,忙掩住她的嘴:“你不要命了!”

  四寶頗是鬱悶地歎了口氣,她除了幫鶴鳴抱幾句不平也沒什麽能幹的,她連和嬪身邊的一個總管太監都惹不起呢,有時候覺著權勢真是個好東西啊,她要是能混到督主那種地位,想讓誰倒黴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

  她一邊給鶴鳴上藥一邊問道:“你怎麽不直接回賢妃娘娘哪兒告和嬪一狀啊?跑來內官監做什麽?”

  鶴鳴瞪她:“怎麽?你不歡迎我了?”

  四寶擺擺手:“我哪兒敢?”

  鶴鳴又是一歎:“我想著頂著這麽大個巴掌印子在宮裏亂走也不好看,和嬪娘娘指不定又要拿這個生事,再說就是說了,娘娘也未必願意為了我這麽一個二等宮女得罪正得寵的和嬪,反正先把藥上了吧,她若是問了我就說,她要是不問就算了吧。”

  四寶見她神情懨懨的,就問道:“後天我要出宮一趟,你有什麽想要的嗎?我帶給你。”

  鶴鳴抿嘴一笑:“聽說你現在在督主麵前也得臉,可威風著呢。”她取出幾兩碎銀子遞給她:“我也沒什麽要買的,你幫我捎幾根繡針幾把絲線回來吧,記住要明德軒的啊。”

  四寶接過來道:“買針線也用不了這麽多,剩下的我可就當跑腿費了。”

  鶴鳴瞠大了眼,作勢要打她:“你敢?”

  兩人說笑一陣,四寶起身送鶴鳴出去,馮青鬆連連嘖嘖:“多好的姑娘啊,就是眼神不好。”

  四寶假裝沒聽見,專心準備後天出宮的事兒。

第二十二章

  出宮前一天還得去司禮監一趟,她都說好了和謝喬川一起出宮,自然得商議出去的時間見麵的地點,正好撞見陸縝也在司禮監辦事,她就順道兒湊過去問候,他沒想到一見她就托腮問道:“前日睡的可好?”

  四寶麵露訕然:“您快別打趣奴才了,奴才簡直無地自容,本想著小小眯一會兒呢,不知怎麽的就睡過去了。”

  就是以她的臉皮厚度也覺著有些不好意思,忙轉了話頭問道:“奴才明兒個要出宮一趟,您有什麽要我幫您捎帶的嗎?”

  這當然是一句廢話,她買得起的督主也看不上,能入督主眼睛的她肯定也買不起,不過禮貌性地問一下下還是有必要的。

  陸縝饒有興致地道:“你要出宮?”他唔了聲:“你在街上瞧見有什麽新鮮的,隨意幫我帶一個回來吧。”

  四寶忙應下了,又和謝喬川約好了時間地點,第二天踩著點去了側門,就見謝喬川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見到她先皺了皺挺秀的眉毛:“你怎麽這麽晚才來?”

  四寶冤枉死了,據理力爭:“我哪有來晚了,我可是準點到的,明明是你來的太早了好不好,不信咱們找個更漏看看時間?”

  謝喬川斜眼看她:“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就是有你這樣經常踩著點不提早的,所以辦事兒才容易遲到。”

  四寶原來覺得他挺高冷的一人,沒想到叨逼叨起來這麽能說,她伸手把他肩膀一攬,壞笑道:“少拿高帽子扣我了,你說你是不是在宮外有個相好的,所以才這麽急著出去?”

  謝喬川先是被她的動作弄的有些不自在,略帶尷尬地側了側身,聽她說完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直接抬步道:“少廢話,快走吧。”

  四寶撇撇嘴,兩人出了宮門又走了一段,他不經意般的輕聲問道:“你在宮外有人?”

  四寶沒反應過來:“什麽人?”

  謝喬川道:“相好的。”

  四寶:“…當然沒有,我沒錢沒勢的,也得有人能看上我啊。”

  謝喬川唇邊笑意隱約,似乎心情不錯,隨意道:“那咱們差不多,就這麽搭伴也不差。”

  四寶還記著他說他腳小個子矮的仇呢,堅決搖頭道:“不要,我不跟腳大的人搭伴!”

  謝喬川:“…”

  四寶看著他想殺人的目光,揣著小布兜一溜煙跑了。

  出宮是個熱門差事,不光能去宮外透透氣,還能幫宮裏的人捎帶些東西,中間賺點油水什麽的,這也是她唯一覺著太監比宮女好的地方了,要不是她最近比較得臉,這差事還落不到她頭上。

  兩人雖然隸屬不同的部門,但辦差事的地方都離宮很遠,反倒是購物的地方離皇宮比較近,四寶要求先幫人把東西買好再辦公,反正差事不重。

  兩人買了幾樣東西,深覺著購物觀念不合,四寶才走了半段手裏就拿了三四樣小吃,謝喬川一邊鄙視她,一邊進熏香店花了幾兩銀子買了一小塊品流不錯的熏香,剩下的一點錢買了兩套舒適的貼身衣物,雖然他錢比四寶多,但兜裏差不多快掏幹淨了。

  四寶報以鄙視:“你買熏香有什麽用,幹一會兒活就一身臭汗了,買了也是白白浪費!”

  這句話不知道觸動了他哪根神經,他低頭看了眼手裏的精致熏香,自嘲地笑了笑:“也是。”

  四寶想到他入宮之前的家境,忙把嘴巴閉上了。

  她正想著說些什麽和緩氣氛,他卻沒她這麽閑,再說兩人也都沒錢雇車,全靠一雙腳走,陪她買了幾樣兩人就不得不分開走。

  好像跟四寶在一起他的某些屬性就自動點亮了,反複叮囑道:“記得酉時的時候在長風街邊兒的第一顆柳樹底下見麵,你可不要遲到錯過了宮門落鎖的時間。”

  四寶忙點頭應了,扯著嗓子喊道:“東街那邊老趙家的糖葫蘆你給我捎兩串,一串山楂一串山藥的!”

  謝喬川腳下一個趔趄,深深地看了眼她手裏的豆幹包子土豆串。

  她把手裏的東西吃完才繼續開始買東西,沿著街道一路走到了明德軒,鶴鳴要的東西不多,也不算貴,她想到鶴鳴這些年沒少做針線給自己,於是爽快地從小布兜裏把自己的錢掏出來結了賬。

  用布包包好針線出了明德軒,道路兩邊已經支起了一排攤子,她掏出清單來看還有誰的東西沒買,想了半晌才一拍腦門,要給督主的東西還沒買呢,雖然督主沒具體吩咐,但她也不敢怠慢了,沿著一排小攤晃晃悠悠地逛了起來。

  她邊閑逛邊琢磨著什麽東西比較新鮮,可能是督主覺著新奇的,走著走著在一處專門買扇墜兒的小攤前停了下來,這些扇墜大都是銅製或者銀質的,並不算特別值錢,但勝在花樣精巧別致,男女皆宜。

  她拿起一個扇子形狀的扇墜兒瞧了起來,扇墜兒是銀質的,扇麵的每一道褶都雕刻的十分清晰,最妙的是上麵還刻著隱約的山水紋路,夏天掛在扇子底下肯定好看。

  她拿著扇墜問攤主:“這個墜子多錢?”

  攤主比劃了個數字,她往下砍了一半,兩邊扯了半天,最後攤主減下了三分之一,又搭了個小絡子賣給她,表情可以稱得上是麵無人色了。

  四寶砍價完心情愉快地哼著歌去恭儉胡同準備辦差,沒想到就在這時候,竟然被人給盯上了。

  十三皇子坐在街邊的茶樓二樓,皺眉喝了口味道不怎麽好的茶葉,轉向身後站著的狗腿子趙玉道:“你確定四寶今天出宮?”

  趙玉賠笑道:“回殿下的話,四寶要出宮也不是辦什麽秘事兒,十二監都有輪班的,稍稍一打聽就能知道時候。”

  十三皇子等了會兒便不耐道:“她是走這條路嗎?怎麽現在還不見人?”

  趙玉忙安撫道:“這是去恭儉胡同唯一的巷子,她要去胡同裏辦事兒,不走這兒還能走哪兒,殿下放心,她是用腳走路的,不比咱們坐馬車的快,您放寬心等一陣。”

  十三皇子吊著眼睛看著他:“衝著你這一番話,我可是特地逃了父皇的禁足才跑出來的,要是人沒來,仔細我活剝了你的皮!”

  他原也犯不著為一個太監這樣,不過他這人就是如此,越是沒弄到手的就越惦念著,到了手裏的反倒兩三天就過了新鮮勁兒,更何況四寶的相貌就是放在女人堆兒裏那也是極出挑的,他早被這小太監勾的心癢多時了。

  趙玉忙道:“不敢不敢,奴才有十成的把握。”

  十三皇子重重哼了聲,把茶盞子隨手扔到一邊兒,忽然眼睛又是一亮:“四寶來了!”

  趙玉忙探頭看了眼,就見四寶手裏拎著東西往胡同裏走。

  他急急忙忙站起來,一撩衣裳下擺就要往下走,嘴裏嚷嚷道:“讓我好好地去瞧瞧我的小心肝,一個月多不見可想死我了。”

  趙玉忙攔住他道:“殿下且耐心等等,等她辦完事兒出來咱們再下去也不遲,恭儉胡同到底是十二監的衙門,在這兒鬧大了終究難收場。”

  十三皇子麵上不悅,但想到今天人已經差不多落在她手掌心裏,怎麽也逃不脫,念及此處他這才勉強緩了神色,落座勉強等著。

  四寶用了近一個時辰才辦完手頭的事兒,心裏也輕鬆許多,眼看著離她和謝喬川的約定時間還有一會兒,她正琢磨著再去哪裏逛一圈,就見一輛華貴的馬車急行而來,直接橫在她身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十三皇子撩起簾子雙眼放光地看著她:“四寶,好久不見。”

第二十三章

  四寶懵了一瞬才反應過來,覺得要麽是這個世界瘋了,要麽是自己瘋了,十三皇子是不是有病啊!天涯那麽多芳草不去摘,非得要惦記她這朵狗尾巴花!

  她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勉強笑了笑:“好巧,殿下今日也出宮?”

  十三皇子已經用目光把她身上的衣裳剝了個幹淨,麵上還是竭力矜持,笑嗬嗬地道:“是啊,你說這是不是咱們的緣分?正好你也要回宮,不如就坐上我的馬車,我來捎你一道兒,咱們一起回去,怎麽樣?”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