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12節

  四寶斜眼看他的傲嬌臉,兩人自打共患難之後關係陡然近了不少,又閑話幾句,馮青鬆正好有事兒找她,看到兩人走的這般近,麵色有些不喜,不過倒也沒說什麽。

  謝喬川全不在意,神色如常地拱手:“師父。”

  馮青鬆擺擺手:“不敢當,如今你已經入了司禮監,我哪裏當得你一聲師父?”

  他又瞧了眼四寶:“四寶,你跟我過來,我有事兒要交代給你。”

  四寶哦了聲,揮手跟謝喬川道了別,老實跟在馮青鬆身後,他一進屋就來拎她耳朵:“我跟你說的你怎麽總也不長記性啊?”

  四寶‘哎呦’了一聲,忙捂著耳朵躲開:“那人家好歹救過我一回,我總不能理都不理人家吧,多得罪人的。”

  馮青鬆也沒心思就這個問題跟她瞎扯,叮囑道:“反正你自己多留點心,他可不是省油的燈,你小心別被坑了。”

  他叮囑完才道:“新來的人裏有兩個刺頭,老李他們忙不過來,正好你最近忙過這一陣了,你這個年紀也該學著調理人了,等會兒去教教他們規矩,還有怎麽在內官監當差,要是兩人出了什麽岔子,我可拿你是問啊。”

  找幹兒子就是為了以後後繼有人,所以他還特地選了兩個不好管教的,硬起心腸扔給四寶,讓她也好好曆練曆練。

  四寶想著自己現在居然也能帶人了,頓時有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拍著胸脯一口應下:“我還當多大的事兒呢,不就是調理兩個新人,保管給您把毛捋順了。”

  馮青鬆斜眼看她摩拳擦掌,暗道你小子試一試就知道了。

  調理人也是要講究方式方法滴,四寶先禮後兵,讓那倆小子同屋的客客氣氣地提醒了他們,讓他們未時到西院候著。

  她自己看著更漏,等到未時準點到了西院,兩人卻還沒來,她耐下性子等了一刻鍾,兩個長的妖妖調調麵色青白的小太監這才姍姍來遲。

第十八章

  太監是一個相當容易出娘炮的團體,但兩人這身上的妖嬈勁兒卻也不多見,四寶和和氣氣地問道:“你們來了這內官監,大家就是共事了,宮裏伺候的人上萬,能共事一場也是緣分,你們不如先來介紹介紹自己?”

  兩人不是傻子,這回來遲也是有意為之,為的就是試探試探新領導的底線,人是賤皮賤肉,他們見她客客氣氣,反而露出幾分不屑,不過也沒表露在臉上,異口同聲地道:“小的叫憐花。”“小的叫惜月,我們都是從十三皇子宮裏出來的。”

  四寶正在喝茶,差點一口茶從嘴裏噴出來,難怪她幹爹看她的眼神意味深長呢!

  她想到十三皇子那秉性,又看著兩人沒塗脂抹粉也油頭粉麵的樣子,忍不住就往兩人身上多瞄了幾眼,不知兩位的菊花尚還安好嗎?

  她自顧自瞎YY了會兒,打量片刻,看到兩人眼裏的些微不屑,立刻改變了戰略,笑嗬嗬地道:“這名字極雅致,我叫四寶,年紀不必你們大,輩分卻略長你們一些,你們可以叫我一聲寶公公。”

  兩人就掐著嗓子叫了聲寶公公,惜月格外還叫了一聲寶哥哥,然後飛了一個媚眼過來。

  四寶:“…”她不是賈寶玉謝謝!而且惜月可能是她見過的最辣眼睛的林妹妹…

  四寶清了清嗓子:“介紹是介紹完了,咱們彼此也都算是認識了,現在開始說一說規矩,先說說你們兩人為什麽遲到了一刻鍾?”

  兩人見她一開始不提這茬兒,以為這事兒已經沒過去了,這時候見她臉沉下來問話,心裏都齊齊跳了跳,憐花要鎮定些,低聲道:“回寶公公的話,我們才來,不知道內官監的規矩,所以中午起的晚了些…”

  四寶先是一笑:“睡晚了啊。”然後立刻翻了臉:“那就每人掌嘴二十下,給你們醒醒神。”

  憐花一怔,惜月頭一個尖叫起來:“憑什麽?!我們在十三皇子宮裏伺候的時候不過遲到多久,皇子都不會說一句的,你不過…”他要說後半句的時候被憐花硬掐了回去。

  四寶本來隻是想嚴厲斥責一番的,不過聽見兩人出處立刻改了想法,兩人來曆不差,要是不狠狠壓一壓,以後更難管教。

  她無所謂地吹了吹指甲:“我不管你們是從哪兒來的,既然來了內官監,那就得守我們內官監的規矩,別說你原來怎麽怎麽的,你有本事就別被下放到十二監,沒本事就給我安生幹活!我可是清清楚楚讓人把話傳到了,你們既然跟我作對,非要遲這麽一時半刻的,挨罰也是你們活該。”

  她說完撇撇嘴:“十三皇子我是招惹不起,可你們是十三皇子嗎?還是跟皇子有什麽親近關係?!”

  她說完也不廢話,豪邁地一揮手:“給我打。”

  幾個小火者摩拳擦掌地衝過來,把惜月和憐花按在底下啪啪扇著嘴巴子。

  處罰是目的不是手段,四寶等他們挨打完,又回身取了藥過來,親手給他們抹上,一臉的推心置腹:“我知道你們心裏正罵著我呢,我跟你們無冤無仇的,你以為我樂意罰你們呐?規矩就是規矩,這規矩也不是我定下的。”

  她把藥瓶子遞過去:“你們在宮裏的日子還長,日後自有前程,也犯不著跟我置氣,咱們才能兩廂安好,難道對你們有什麽不好嗎?”

  兩人不知道心裏服氣沒服氣,都知道這位寶公公不好招惹了,麵上諾諾地應了個是,幹活也一改往日的懶散,東西也整理的井井有條。

  四寶打一巴掌給個甜棗,笑嗬嗬地表揚道:“這不是幹的挺好的嗎,隻要有心,鐵杵也能磨成針。”

  兩人腫著臉賠笑幾句,憐花是有些服氣了,惜月還是憤憤的,捂著一張臉回屋就罵道:“都是太監,她可得意什麽啊!憑什麽就敢上手打咱們了!”

  他們這種沒品階的小太監除非有幹爹帶,其餘的都是四五個人擠一個屋,憐花沒接話,有個同屋接口道:“怎麽打不得?寶公公不光是馮監官的幹兒子,聽說在督主麵前也得臉,她…”

  他話還沒說話,惜月就嗤笑了一聲,壓根不信:“就她?!從七品的芝麻小宦,督主是何等人物?能瞧上她?!做白日夢呢!”

  同屋的撇撇嘴,伸手比劃一下:“你還別不信,聽說督主還賞賜過寶公公一塊好玉呢。”

  惜月一個字都不信,捂著臉的手都放下來擺了擺,人已經笑倒在炕上:“吹過頭了吧,督主憑什麽賞賜她東西?她是幫著治理國事了還是救駕有功了?連見督主一麵她都不配!你快閉嘴吧,聽的我牙酸,要這樣我還說我在聖上麵前也極得臉呢,反正就是上下嘴皮子一碰的事兒,她有本事把那玉佩拿出來讓咱們瞧瞧啊!”

  同屋的見他不信,也就不再跟這傻子廢話了,他是個有心眼的,把原話傳給了四寶,四寶聽完也很無語,擺擺手示意算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怎麽想吧。”

  她總不能把督主拉過來展示吧,不過這口氣憋在胸口真讓人咽不下去,她摸著下巴琢磨怎麽讓這個蠢的見見世麵。

  馮青鬆下午也忙完回來,見那倆小子活兒幹的還算利落,不由得對四寶呦嗬一聲:“你小子成啊你,一下午就把人調理好了。”

  四寶難得沒嘚瑟,搖頭道:“好什麽啊,就是打了一頓麵上這才唯唯諾諾的,內裏半點不服氣。”

  馮青鬆這回倒是沒潑冷水,寬慰道:“慢慢來吧,這兩個本來就是給你練手的。”

  他頓了下又道:“你下午隨我去司禮監一趟,這眼看著要到元宵節,咱們十二監忙活了一年,也得商議著熱鬧熱鬧。”

  他說熱鬧的意思其實就是十二監聚在一起搞一處文藝匯演,倘真有好的,沒準還能在元宵節宮宴的時候在主子跟前露一回臉。

  四寶自己總結了一下,不由得腦補出一群太監跳鋼管舞的情形,瞬間感覺眼睛被辣了一下,連帶著對看熱鬧都喪失興趣了,搖頭道:“您自己去吧,我就不去湊那個熱鬧了。”

  以她的身份本來往年也沒她什麽事兒,不過誰讓她得了督主青眼呢,連帶著馮青鬆的身份也跟著水漲船高,隱隱有接任內官監掌印的架勢,所以他說什麽也得把四寶帶上。

  他搖了搖拂塵:“不想去也得給我過去,你也有好些日子沒見督主了吧,過去露露臉,問個安,也是你的孝心。”

  四寶被孝心這詞雷了下,又覺著馮青鬆說的也有道理,於是捯飭捯飭了行頭,規規矩矩地跟著馮青鬆去了司禮監。

  一見十二監的掌印秉筆都到齊了大半,他們可不比惜月那種蠢蛋,一個個消息靈通的跟什麽似的,知道四寶最近在督主跟前得臉,個個臉上都和顏悅色的,好幾個掌印上了年紀,滿是褶子的老臉笑成了一朵朵盛開的菊花,把四寶嚇得打了個激靈。

  成安挑起簾子,陸縝一身圓領玉色常服邁了進來,見四寶被一群掌印圍在中間,好像有些受驚,眼珠子不安地轉來轉去,他蹙了蹙眉,輕輕咳了聲。

  眾掌印回過神來,見到他都暗自納悶,這事兒說來也不算大事兒,往年他都是讓底下人吩咐一句,自己是從不露麵的,怎麽今年倒轉了性?

  他們在心裏胡亂猜測,又不敢說出來,就見陸縝一撩衣裳下巴,在桌案前穩當坐了,托著茶盞子道:“諸位都說說吧。”

  眾人便你一言我一語地商量起來,四寶沒有插嘴的餘地,在一邊安安靜靜地聽著,聽著聽著發現十二監的能人還真不少,有會彈琴彈古箏的,唱京劇唱昆曲的,甚至還有會表演戲法的。

  有的掌印直接把人帶過來現場表演了一段,四寶這種沒啥藝術細菌的都忍不住鼓掌叫好。

  陸縝全程心思不在事情上,目光若有似無落在四寶身上,饒有興致地打量她眉梢飛揚的神色。

  眾人隱約覺察出督主不怎麽上心,更加摸不著頭腦,有個人小心玩笑道:“聽說樂坊裏近來很流行《春鶯囀》這一支舞,可惜隻有女子跳起來才好看,咱們一群爺們也隻能想想了。”

  太監明明淨了身,偏偏還愛稱自己是爺們。

  有位和馮青鬆素來不大對付的秉筆往爺倆這邊看了眼,笑嗬嗬地道:“那也不然,咱們還可以找人串個女裝啊,我看馮監官這幹兒子就不錯,一般漂亮姑娘都不敢在他跟前稱美人了。”

  陸縝原就心不在焉,聽了這句話目光凝落在四寶身上,唇角莫名地勾了勾:“倒也未嚐不可。”

第十九章

  陸縝說完就開始漫無目的地想著四寶穿女裝的樣子,唔…馬麵裙和廣袖褙子倒是不錯,就是太成熟了些,不怎麽適合她年紀,想想還是齊胸襦裙和半臂好些,四寶穿上襦裙的樣子,想想都覺著嫩的能掐出水來了。

  他從進來一開始就一句話沒說,有時候太監的自尊心比真男人更甚,馮青鬆本來還想反駁的,但是聽督主發了話,忙閉上了嘴。

  倒是四寶臉色一下子變了,一蹦三尺高,差點沒躥到房梁上去,尖聲道:“不成啊!”

  她倒不是擔心穿女裝有傷自尊啥的,主要是怕萬一穿女裝被人瞧出了端倪,那可是掉腦袋的大事兒,而且沒準還要滿門抄斬,宮裏人精可不少,她這些年多少小心。

  她反駁完見屋裏有大半人臉色都變了,這才意識到自己語氣不對,有打督主的臉之嫌。

  她憑著練就出來的定力硬壓下心慌,跪下陳情補救:“奴才手腳笨,跳舞更是沒跳過,我自己丟臉倒還罷了,就怕萬一有個疏漏,丟了十二監的人,丟了您的臉,那可就不好了,還請您恕罪。”

  陸縝見她急赤白臉的,眯了眯眼瞧著她,眼底一絲疑色掠過,唇邊笑意不減,放下茶碗淡然道:“要丟人也不過是在十二監裏,又不會把你送到皇上跟前去,你慌什麽?”

  四寶卡殼了一瞬,頓了頓才憋出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奴才真的不會跳舞…奴才膽子又小,見著人多就手腳出汗渾身冰涼,更別提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跳舞了…”

  陸縝哦了聲,從他的臉上倒也沒看出發火,轉向眾人隨意吩咐道:“你們下去吧,有什麽想法跟沈寧商量著辦。”

  眾人:所以您老人家出來是幹啥?

  他全然沒理會眾人的心思,又轉向四寶道:“你留下。”

  眾人相互對視幾眼,都出了屋子,陸縝輕輕點著桌麵:“你怎麽了?”

  四寶咬死了一個理由:“奴才真的不會跳舞啊。”

  陸縝手指稍稍加了些力道,讓黃花梨木的桌麵發出悶響:“說實話。”

  實話不能說啊!四寶張了張嘴,憋紅了臉才道:“奴才不想在那麽多人麵前穿上女裝塗脂抹粉的跳舞給人看…好丟人。”

  陸縝瞥了她一眼,這話也不實不盡的,不過也算說得過去,他注意力被轉移了:“你不是喜歡男人嗎?”

  四寶憋屈改鬱悶了:“奴才是喜歡男人,可喜歡男人也不代表愛穿女裝啊,奴才是正兒八經的爺們!”

  她又不是女裝大佬,裙子底下有巨獸神馬的。=_=

  陸縝看她一臉憋悶樣兒,唇角揚了揚:“既然如此,你跟我手談一局,若是你能贏了,這事兒就算沒過去,如何?”

  四寶縮了縮脖子:“回督主的話,這…這可比六月飛霜還難。”

  成安見她這不識好歹的樣兒都想罵了,骨氣重要還是命重要?!在他們這等人眼裏,骨氣那就是對底下人擺的,對上頭隻有逢迎的道理,哪像這小子還推三阻四的,穿一次女裝要了她的命一樣!

  偏陸縝麵上笑意隱約,叫成安過來,又讓他背過身去,往他手裏放了枚棋子,淡淡道:“你猜他哪個手裏有棋子,猜中了就一切好說。”

  四寶打起精神來猜左右手,對於一個選擇困難症來說,這事兒簡直痛苦,她冒著汗糾結了半天才咬著壓根道:“右…還是左手吧。”

  成安左手攤開,裏麵空空如也,四寶失望的全身虛脫了似的,成安這時候把右手也張開,同樣是空無一物。

  四寶:“…”TAT感覺被督主耍了怎麽破?

  陸縝逗她也逗差不多了,隨手把掌心裏的棋子擱在一邊兒:“你下去吧。”

  四寶悄悄鬆了口氣,小心問道:“督主…那跳舞的事兒?”

  陸縝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四寶知趣地告退了。

  成安伸手幫陸縝把桌麵上的東西整理好,自己心裏都有些納悶,雖說他拿四寶當侄子看,但他也不得不公道說一句,四寶這些日子搞的事情都夠被杖斃好幾回了,偏偏還活蹦亂跳到現在,看著督主好像對她還越來越滿意了,隻能說是緣分啊緣分。

  不過這小子長相確實招人待見,倘若四寶是個宮女,沒準這會兒已經被督主收用了,隻可惜是個太監,白浪費一張好臉,成安一邊兒收拾東西一邊胡思亂想。

  四寶出了司禮監,發現馮青鬆還是很夠意思地在外麵等著,他見了她忙問道:“督主怎麽說?沒罰你吧?”

  四寶搖頭:“督主罰我幹什麽,十二監那麽多能人也不差我這個啊。”

  馮青鬆撇撇嘴:“你膽子也不小,敢直接駁督主麵子,我看你這腦袋真長屁股上了。”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