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督主,好巧

第11節

  四寶見她不再說話,也不敢再多嘴,提著心扶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和嬪身子忽然一歪,嘴裏輕輕哎了一聲,遞了個眼色過去,她身後的一等宮女一把把四寶甩開,厲聲道:“狗才!你怎麽伺候的?平平的地麵也能把娘娘給摔了!”

  四寶還能說個6,慌忙跪下去告饒道:“娘娘仁厚,還請娘娘明鑒,奴才不是誠心的。”

  宮女聲調更高:“犯了錯兒還敢狡辯,快來人把他拖下去先掌嘴三十!”

  和嬪靜靜地看著,她這個位份的人,沒必要特地去跟一個太監為難,沒得失了身份,隻要把意圖稍稍表露出來,自有底下人順著她的意思幫她完成。

  四寶猶豫一瞬,暫且沒把陸縝給她的牙牌掏出來,眼看著幾個麵相尖酸的太監走過來,立即叩頭道:“奴才想著放煙火的時候快開始了,怕娘娘去晚了聖上著急,所以不留神走的快了些,娘娘寬宏,還請娘娘恕罪。”

  這話一說了皇上還在城牆上,鬧大了不好看,二也提了和嬪的盛寵,把話說圓了也沒得罪人,要是尋常主子沒準就抬手放過了,可和嬪就是要尋她茬的,怎麽會輕輕放過?

  和嬪身邊的宮女冷笑一聲,繼續道:“好伶俐的口齒,我看你是…”

  和嬪不想再讓四寶伶牙俐齒地繞下去,出聲直接下了決斷:“罷了,大吉的日子我也不想見血,賞四十個板子讓他長長記性這事兒便算了。”

  四寶差點暈過去,四十個板子啊!不死她也殘了,而且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挨板子,她想想麵皮就火辣辣的,正要把心一橫把陸縝賞的牌子掏出,身後皂靴踏在雪地上的聲音由遠及近傳了過來。

  陸縝排場仍舊煊赫,他目光掃了一圈,看見四寶垂頭喪氣,濃長的眉毛不由得蹙了蹙:“怎麽回事?”

  隻要是宮裏發生的大小事兒,就沒有他過問不得的,身邊立即有人回稟了,和嬪先發製人:“廠公既過問了,那我也照實說了,雖說這奴才是十二監的人,但他險些摔了我,這人我總還罰得吧?”

  陸縝靜靜聽完,臉上笑意不減,用帕子半掩著淡色薄唇,輕輕咳嗽幾聲:“娘娘說的在理,可娘娘終歸也沒摔著,皇上還攜百官在上頭等著呢,後麵也有妃嬪排著隊要上城牆,鬧大了終歸傷的是宮裏的體麵,還望娘娘三思,也體惜體惜聖上。”

  和嬪忍著怒氣:“廠公口口聲聲拿皇上來威脅我,是執意要護著這奴才了?!”

  陸縝垂下長睫攏了攏大氅,顯然並沒有把她虛張聲勢的威脅放在心上,眼底幾分森冷:“臣不敢,娘娘既選了旁人攙著,說明是身邊伺候的人不得力,娘娘若要罰,不如先把身邊的人罰了,這孩子是我們司禮監的人,怎好讓娘娘費心?倘真有什麽做的不當的地方,我帶回去自會重責。”

  這話就是要把人強行帶走的意思,半點餘地不留。

  他說完淡聲吩咐道:“把人帶下去吧,這樣不得用的,也不能留在宮裏伺候的。”他目光又落在方才出聲的大宮女身上,看著她亂顫的身子,唇角勾了勾,神情卻很漠然:“挑唆主子,目無尊上,也一並帶下去。”

  轉眼幾個人上來把那太監和宮婢拖了下去,和嬪臉色忽青忽白,似乎想攔,但強權麵前不得不低頭,睜著一雙美眸,眼睜睜地看著陸縝把人拖走,又帶著四寶上了城牆。

  她今兒是丟了大人了,想罰人沒罰成不說,身邊得用的還被陸縝拖出去杖責,眼看著他上了城牆,重重用腳踢著地麵的一塊磚石,恨聲道:“這個閹…”

  身邊有年長的姑姑重重捏了她一把:“娘娘慎言。”

  要說還是底下人知趣,鐵打的廠公流水的宮妃,倘真把人得罪狠了,指不定明日就是一碗毒酒三尺白綾等著呢。

  她身子一僵,不甘不願地住了嘴,又回首看了幾眼身後幾個看熱鬧的嬪,將手裏的帕子一甩,高昂著頭上了城牆。

  四寶被成安拉起來之後人就蔫蔫的,陸縝見她垂頭喪氣,全然不見往日活潑討喜的精氣神,不由低問一句:“你怎麽了?”

  四寶訕訕道:“又給您添麻煩了。”

  陸縝側眼看著她,似乎覺著她說了句廢話:“你添的麻煩還少嗎?”

  四寶越發鬱鬱,他是完全沒把方才那事兒放在心上,小場麵都稱不上,他頓了下又道:“過年就該高高興興的,你這樣的,小心明年一年都愁眉苦臉。”

  四寶硬是擠出一個笑來,他又道:“左右你又無事,何苦一直惦記著,反倒攪了自己的心境。”

  她嗯了聲,又突然想到有這麽一個大靠山在,頓時覺得整個人都安心不少,腰背停止了,腿也不打晃了,昂首闊步地扶著陸縝往上走。

  陸縝見她表情變幻,也不由得笑了笑。

  他倒是沒覺著有什麽,和嬪最近手伸的有些長,也該敲打敲打了。

  元德帝已經在皇城牆上等了有一會兒了,見他過來,隨意問道:“下麵怎麽回事?”

  陸縝欠了欠身,照實答了,末了又加一句:“臣想著今兒是年三十,若是鬧大了皇家臉上無光,見了血也不大吉利,所以攔了和嬪娘娘,還請皇上見諒。”

  元德帝才幹隻能稱得上是中上,但也不是受女人擺布的昏君,聞言擺了擺手:“你做的沒錯,朕怎會怪你?”

  他又略有不悅地道:“和嬪不過是嬪位,‘娘娘’二字她還受不得。”

  陸縝知道和嬪這新鮮勁已經過了大半,也不再拱火,聞言隻笑了笑。

  四寶生的招眼,是個人都難免多看幾眼,元德帝見他身後多了個俊秀非常的小太監,目光落在她身上,正想詢問幾句。

  陸縝忽上前一步,跟他商議起正事兒來,元德帝的注意力被轉移了,收回目光跟他討論幾句。

  陸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跟四寶有些孽緣,極討厭她被旁人覬覦,皇上多看四寶幾眼他就忍不住上前轉了話頭。

  但仔細想想元德帝又不像這小東西一樣有斷袖之癖,他這般小心真不知是為了什麽。

  陸縝一邊思忖一邊跟元德帝應和幾句,等說完了話,特意退開了幾步,帶著四寶找了個看煙花的好位置準備欣賞煙火。

  和嬪上來之後想往元德帝跟前吹吹風,要是往常倒還罷了,今日元德帝對她正有些不喜,見她還這般不知趣,神色更為冷淡,和嬪訕訕地自己退了。

  四寶用眼措瞄見和嬪一臉衰樣,低下頭幸災樂禍,肩膀都一聳一聳的了。

  陸縝屈指在她頭頂輕敲一記:“別笑了,專心看煙火。”

  四寶忙抹了把臉把表情一收,揚著大頭專心看著煙花。

  上輩子由於煙花管製,就是大過年都少年漫天煙花璀璨的景象,她穿過來之後身份又太低,隻能在宮裏偷瞄幾眼,從來沒有這麽近距離觀看過。

  不過今兒個算是全補了回來,而且皇宮裏的匠人手藝高超,不光造出了普通的七彩煙火,還造出了各種形態的煙火來,更有不少百姓也湊趣跟著放了起來,夜空燦爛非常,宮裏宮外都是一派其樂融融。

  煙火每年都有,陸縝早已經沒什麽新鮮了,看她興奮的小臉紅撲撲的,也不覺起了興致,負手在身後,跟她一並欣賞。

  宮裏的煙火足足放了一個時辰才放完,眾人依次下樓之後,四寶自覺和督主的關係得到了質的飛躍,興衝衝地道:“督主你覺著今年的煙花好看嗎?”

  陸縝乜了她一眼:“你放的?”

  四寶腦袋一縮:“我,我看的。”

  陸縝:“…”

  她莫名其妙地瞎樂了會兒,才後知後覺地擔憂起來,低聲問道:“督主,和嬪娘娘如今正得聖寵,您方才那般對她,她能善罷甘休嗎?”

  陸縝不以為意,不過四寶擔憂倒是讓他挺受用的:“除了皇後是正宮嫡妻,旁的妃嬪不過是聖上枕邊的小菜,這道用膩了便換另一道,喜歡了就多吃幾頓,不喜歡略嚐嚐就撂開手,總歸不會長年累月的吃一道。”

  四寶聽明白了,摸著下巴還是不大放心:“可是和嬪娘娘生的那麽好看,萬一吹吹枕頭風…”

  陸縝顯然對她的審美不認可,表情無甚變化:“是嗎?”他又低頭瞧她一眼:“並不比你好看。”

第十七章

  四寶聽他前一句,本想感慨一句您老人家天天照鏡子看自個兒,自然覺著這世上沒有美人了,聽到後一句卻怔了怔,心裏美滋滋美滋滋,假謙道:“您這話就是折煞了,奴才不過一個太監,和嬪娘娘卻是京中出了名的美人,奴才敢跟她比?”

  她說完又不禁生出一股迷之感動,自打她進宮之後就再沒人誇過她好看了,倒不是她顏值降低,而是誰沒事兒去誇一個太監長的好看啊= =,那也太變態了!

  陸縝不過隨口一言,見她抿著嘴偷笑的樣子不由認真打量起她來,他一直知道這小子生的極俊俏,細看一圈發現她果然招眼,還真不比和嬪差了,眼睛大而有神,五官精雕細琢,就連肌膚都比和嬪更為白嫩,隻是一身灰撲撲的太監裝扮,掩住了大半的容色。

  若是再過幾年眉眼長開,宮裏多少宮妃拍馬都追不上。她若隻是容貌好倒還罷了,眉目間自有股水樣的靈秀,通身便是一個‘妙’字。

  他仔細打量著她,想完之後又覺著自己無趣,那些宮妃和四寶本就沒什麽可比的。

  才放完煙花味道有些難聞,他用絹子掩了掩鼻子,轉了話頭:“我給你的牙牌你怎麽沒用上?”

  四寶鼓了鼓嘴,鬱悶道:“和嬪娘娘的性子您不知道,我卻是有些清楚的,拿了牙牌出來有些威逼的意思,打了是得罪您,不打吧麵兒上又過不去,她那人脾氣上來什麽都不管不顧的,倘若真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下了她的麵子,把她逼急了,那可不是一頓打能交代的事兒。”

  她說完又難免憤憤:“說來奴才也是無妄之災,娘娘她自己管教不好兒子,憑什麽都賴在我頭上?難道把我打殘了十三皇子就能消停了?”

  他低頭一笑:“你倒是機靈。”說罷又是一哂:“不過借你立威,不想在養子麵前顯得沒能耐罷了。”

  四寶狗腿道:“都是您教導的好,要不是您今日及時過來,我估計早給和嬪娘娘打開花了。”

  他看了成安一眼,成安從袖子裏摸出一封紅包,他接過來遞給她:“這是給你的壓歲錢,也不枉費你說了一籮筐好話了。”

  四寶覺得真是因禍得福啊,喜滋滋地收下紅包,捏在手裏掂量掂量,覺得頗為豐厚,肉麻話又說了一車皮,要是別人說倒還罷了,她聲音輕軟,長相又秀致,簡直如說情話一般,陸縝都覺著有些消受不得,揮了揮手讓她走了。

  四寶歡歡喜喜地回了內官監,把今天的事兒哇啦哇啦給馮青鬆一說,他本來聽到督主對這小子的特殊對待都麻木了,但是聽到督主為了他和和嬪硬杠還是吃了一驚,同時在心裏酸溜溜暗搓搓地揣測,督主不會是想跟他搶幹兒子吧?

  四寶叨逼叨完把手一伸:“幹爹,您的壓歲錢呢?”

  馮青鬆還沉浸在我兒子可能明天就不是我兒子的惆悵中,聞言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錢錢錢,就知道錢,你拜過年了嗎?!”

  四寶撇撇嘴:“這有什麽難的?”

  她說完彎下腰給馮青鬆鞠了三個躬,他是個老摳兒,大過年的難得放血,拿了一會兒喬,磨磨蹭蹭地拿出一個紅包來,當然比陸縝給的要薄的多了。

  四寶裝模作樣地感歎道:“還是督主好啊。”

  馮青鬆鄙夷地看她一臉傻白甜樣兒:“傻樣!給你幾兩銀子你就覺著他是好人了?督主心狠手辣的樣子你是沒見識過,倘若沒有些手段,他能鎮得住東廠的探子和錦衣衛的番子?”

  四寶還真覺著督主人挺好的,反正對她是沒的說。

  他又囑咐道:“對你好你就生受著,不過凡事多留點心,別一不小心把人得罪了,我給你那冊子還在沒?沒事拿出來翻翻看看。”

  ……

  過年是主子的事兒,下人們至多多發點份例和俸祿,熱鬧完年三十兒年初一就開始繼續忙活起來。

  內官監最近有一批新人要下放進來,四寶忙著教導新人,好幾天都沒功夫去司禮監進行抱大腿的偉業了。

  而且十五一過她還有一趟能出宮采買的機會,她正眼巴巴地等著這一天呢。

  她晌午剛去皇壇庫核對完東西,就見上回打她的那幾個王太監帶著底下幾個吆喝的直衝她趕了過來,四寶給嚇了一跳,擺開陣勢警惕道:“你們又要幹什麽?”

  沒想到王太監居然‘噗通’一聲給她跪下來了,憋著嗓子哭喪著臉:“四寶,四大爺,寶大哥,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上回無意中傷了您老人家,還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們哥幾個吧,別再跟我們為難了,我們被敲了幾板子扔到西華門已經夠慘的了,你可給我們留條活路吧!”

  說完還自抽了幾耳光,四寶一臉莫名其妙:“我什麽時候跟你們為難了?”

  幾個人正想說話,就見謝喬川從大門處走了進來,幾個人嚇得戰戰兢兢,他抬了抬眼皮子,幾個人哄的一聲做鳥獸散了。

  四寶看他一副大佬的架勢,怔忪了會兒才道:“是你幹的?你事後又整治他們了?”

  謝喬川抱胸看著她:“你覺著解氣嗎?”

  四寶:“額…還可以?”

  大腳啊大腳,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大腳!

  謝喬川皺了皺眉:“你要是沒解氣,我就再把把他們叫過來。”

  四寶嚇了一跳,忙攔住他:“算了吧算了吧,你這個人做事怎麽那麽絕呢,凡事留一線事後好相見嗎。”

  謝喬川顯然對她的觀點不能苟同,揚了揚劍眉:“一不做二不休,你不把他們一次整治得再也爬不起來,就等著他們重新爬回到你頭上作威作福吧。”

  四寶想反駁,但覺著他說的好像也有些道理,兩人三觀不合,正琢磨著該怎麽回話,他突然湊近了低聲道:“聽說你過些日子要出宮?”

  四寶點了點頭,退開幾步表情古怪地看著他:“是啊,你要問就直接問,神神秘秘地做什麽?”

  謝喬川麵上略有幾分不自在,掩嘴低低咳了聲:“那可巧了,我也要出宮辦事兒,跟你恰好是一天。”

  四寶笑道:“那咱們一起出去,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謝喬川看她笑的燦然,愣了愣才故作勉強地頷首:“既然你都這麽說了,那就一道走吧。”

督主,好巧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督主,好巧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作者:七杯酒  所寫的督主,好巧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督主,好巧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