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第50節

如果如意有個襯得當的娘家也還罷了,或者在京裏有些根基,到時候也不至於讓人搓圓掐扁,客死他鄉,他們兩個消息都不知道!

紀氏想著,好像預見了將來她和薑元兩口子千裏奔赴京城給如意收屍的場景。

如果薑元外出謀商,帶回來一個小的,還生了兒子,她會怎麽處置?她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還要捏小人,上頭寫上那狐狸精的生辰八字日日又針去刺她!

想到這裏,她的心口就像是被針紮似的,身子也跟著輕輕顫了起來,上去輕輕抱了抱薑如意:“這都是命,命裏該有,由不得咱們說不。”

黃丫回來,福了個身說:“隔壁帳子的那位要來給姑娘太太賠罪,外頭侍衛不讓,才又鬧了起來。”

薑如意吃了一驚,氣憤之餘,她覺得小顧氏是故意跟她對著幹,就是為了讓她不痛快。

她敢直接這麽把紀氏扣下,堂而皇之的,誰給她的膽子?

她大膽設想了一下,恃寵而驕,這寵,也就隻能錢昱能給她了。

她剛懷了孩子他就找別人了,心裏就像是被什麽東西紮了一下,悶悶一痛。

人家就是故意給她找不自在,她越氣,人家越得意,那她更不能生氣了,問黃丫:“她現在人呢?”

“還在外頭站著,說是姑娘若不肯見她,便一直守在外頭。”

薑如意笑了一聲:“是守我還是守別人?”

紀氏鼓了她一眼:“再這麽沒遮沒攔地說話,嘴給人撕爛了都不知道!”想再上手打她兩下,還是忍了回去。

想再說兩句,讓女兒千萬不要妒忌,恩寵這種東西是求不來的,再說了,就算吃醋,也輪不到她的身上,人家正房夫人還沒說什麽呢。

看看女兒一張白森森的小臉,一點血色都沒有,紀氏把一肚子的話重新咽了回去。

月上三竿,紀氏堅持要回家去:“你爹還等著你消息呢。我要是不回去,恐怕他一晚上都睡不著。”

薑如意一路小跑回到裏間,捧著幾個小匣子又跑出來,紀氏哎喲地喊著,上前扶住她:“我的小祖宗!你這肚子裏可還揣著一個小祖宗呢!”

這話逗得黃丫樂個不停,薑如意瞪她一眼,把手裏朱木小匣蓋子逐一掀開,裏頭一片珠光寶氣,錢昱這些天賞她的寶貝疙瘩全都在這兒了,算是薑如意的全部家當。

紀氏用手捂住蓋子,推回去:“我不要,你給我,我也沒處戴啊,到時候再招來外賊。”

薑如意對黃丫道:“你再去瞧瞧外頭那個走了沒。”

黃丫沒多想,弓著腰退了出去,薑如意把紀氏拽過來:“娘親,你出去後,把這些珠寶都換做銀子銀票,金陵城就不要留了。等我脫身了,就去找你和爹爹。”

紀氏一口心差點沒從嗓子眼兒裏跳出來,一雙眼睛瞪得銅鈴大。

薑如意摸著肚子,她的心也跟著突突跳,額頭上都冒了一層汗,在帳子裏來回轉著圈:“反正這個孩子我肯定要,也不會讓他去做別人家的庶子,放在砧板上去讓人魚肉。”

說的紀氏心驚肉跳,捧著一疊精致的小匣子茫茫然地出了帳子,照原路走到軍營外頭,看到自家的馬車仍在小路旁停著,車夫和丫鬟正在舉著燈籠在馬車外頭伸著脖子等她。

兩個丫鬟跑過來,一個往她懷裏塞暖爐,一個給她係披風:“太太懷裏捧著什麽?奴才幫您拿著吧。”上手要接,紀氏猛一回神,緊緊攥住匣子往懷裏一縮,那丫鬟嚇了一跳,不敢再多事。

上了車,丫鬟聞到藥味,給紀氏奉了參茶,想問一問,另一個丫鬟扯了扯她的袖子讓她不要多事。

紀氏用指甲摳著小匣子上頭的朱漆,摳了一層漆皮下來,她辛苦留了半年的指甲也給毀了。

索性今晚就商量著和薑文離開金陵,讓如意沒有後顧之憂。

這些珠寶也不用兌了,免得再招來禍患。

其實,如意今天不這麽說,薑元也跟她說了好幾次打算搬家了,目前看著金陵雖然安定,但是自古就是一個多事之地,這裏產量肥沃,又處於關要之地,誰看著不眼紅?要不然,怎麽就讓遠在北軍的北軍不顧嚴寒,千裏奔赴來攻城呢?而且還來的是位皇族的貴人。

隻要還打仗,金陵城絕對戰火不停。

就是放心不下如意,才遲遲沒有動身。

這樣也好。

紀氏定了定心,更抱緊了懷裏的匣子,身子跟著馬車來回輕晃著餓,眼皮越來越重,沉沉地闔上了。

突然馬車一停,她重心不穩,差點栽下去,兩邊丫鬟扶住她:“太太當心!”

一個丫鬟掀開簾子去罵車夫,沒看到人,外頭一片燈火通明,車夫早就跌下了馬,跪在地上朝著那邊磕頭作揖,嘴裏不停地喊著諸位爺爺好。

張鄂甩著鞭子騎馬緩緩過來,走到馬車窗戶邊,溫和有禮地問了一聲:“裏頭可是薑太太?”

兩個丫鬟回了,紀氏順著窗戶往張鄂看過去,遠遠看見一列隊伍,都高高地騎在馬上,為首是位年輕公子,冷冰冰的一張臉,映在亮晃晃的燈火下,一點笑模樣沒有,頭朝著這邊,好像是在看她。

兩人目光相觸,紀氏後背泛起寒意,錢昱對她輕輕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張鄂在馬上拱手行了個禮,調轉馬頭回去向錢昱回話,過了一會又打著馬過來,隔著簾子問紀氏:“夫人怎麽這會兒子才出來?是裏頭有什麽事兒扔給耽擱了?”

紀氏隨便說了個理由,張鄂說現在夜色已深,此去城中還有二十裏路,他們家爺留她就在營中歇息一晚,明日天亮再走。

紀氏心裏有事兒,聽到要留她在軍營住一晚,還以為事發了,嚇得聲音都帶了哆嗦,顫巍巍說不出一句整話。

張鄂和紀氏打過一次交道,頓時覺得有些奇怪,以為紀氏是在營子裏受了什麽委屈,或是遭人刁難,就又多問了幾句,再調轉回去把兩人的對話給錢昱學了一遍。

錢昱在席上吃了些酒,這會兒正好上頭了,加上還吹了一路冷風,氣血都往臉上湧,就讓張鄂帶紀氏上前回話。

紀氏顫巍巍地過來跪下磕頭,錢昱皺眉揉了揉額頭:“起來說話。”

結果問了三兩句不到的話,紀氏就把今天被打,還有如意跟她商量的事兒一字不落全都交代了。

說完衝噗通一聲重新跪地,頭磕在地上大氣不敢出。

連張鄂臉色都變了,下馬屈膝跪地,不敢去看上頭錢昱臉色。

過了會兒,錢昱抬抬手:“都起來。”又命張鄂去把紀氏說的那幾個匣子拿過來一驗,揭開蓋子一看,可不都是這些日子他零零散散賞給她的玩意兒。

錢昱這會兒連眸子都冷了,一張臉沉得比夜色還要黑,眼睛看著那幾個匣子,冷笑道:“這薑氏倒是大方!”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皇家媳婦生存手冊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章節目錄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南北小公子  所寫的皇家媳婦生存手冊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皇家媳婦生存手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